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9 2:48: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
第8章 把柄与疑虑

“回禀族长,家主,三爷、三爷确有暗疾!”其中一位郎中代表回答。版权huijindi.com

这一句话说出,如同平地惊雷,老族长蹭的一下就从蒲团上直起身来。东方晋大惊失色,站起来一把扯住说话的郎中的衣领,恶狠狠地问:“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有暗疾?说,你收了东方凌多少好处,你竟如此害我?!”

“老夫只是实话实说,还有两位也是一样的诊断啊!”郎中回答。

“叔父,你这话什么意思?这郎中是叔父亲自请来给我把脉的,怎么能说我给了他们好处?”东方凌一脸诧异的看着东方晋问。

“东方凌,你……”

“够了!”东方晋话没说完,老族长厉声喝道。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老三,身染顽疾,不易操劳,特令交出东方家钱庄店铺的生意管理权,从此闭门静养去吧!往后钱庄店铺等管理事项,均有家主操持。”

老族长气的直哆嗦,老泪纵横的沉着声音将东方晋发落了,背过身去。

“族长,我是被冤枉的,族长!”东方晋再三申辩。说明huijindi.com

“带下去!”老族长抬头看着东方家列祖列宗的牌位,痛心疾首的吩咐。几个仆人进来,将东方晋连拉带拽的带了出去。

“叔父,只是静养而已,做什么动怒呢?瞧你,衣服都乱了。”东方凌施施然走去将东方晋的衣襟整理好,俯身低语,“怪只怪,你来招惹我。”

东方晋瞬间变了脸色。

“族长,接下来您看……”东方凌转而恭敬拱手请老族长示下。

“罢了,老夫年纪大了,接下来的事,全凭家主处理吧!”老族长一声叹息,转身由几位长老扶着离去。小说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是!”东方凌躬身施礼,恭敬回答。待老族长等人离去,直起身后,祠堂内只剩下了几位闹事的掌柜三位郎中和畅春园的老鸨梨雪几人。

青儿待老族长走后,忙走进来扶着东方凌,东方凌确实有些体力不支,由青儿扶着跪坐在蒲团上,喘了几口气。几位掌柜和郎中都坐立不安的等着东方凌发落。

“家主,司徒夫人来给家主送衣服了。”这时仆人进来禀报。

东方凌挥手示意进来,司徒雪迈步入内,见东方凌脸色不太好,忙上前为握住东方凌的手,为把了脉。小说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司徒雪将怀里的大氅为东方凌披上。

“无妨,夫人不必担心。”东方凌抬起脸看着眉头紧锁一脸担忧的司徒雪,轻轻的拍了拍司徒雪的手,安慰道。

“起风了,夜里天寒,见家主还没回去,便来看看。”司徒雪回以浅浅一笑。

“你们都散了吧!梨雪姑娘这两日我会派人前去畅春园给姑娘答复,其余众人各自将各自的事务打理好,听候差遣。”东方凌由司徒雪和青儿扶着站起身,身子撑在司徒雪身上,强撑着一口气做了安排。阅读huijindi.com

“是。”众人连忙起身称是,各自心里七上八下的退了出去。

东方凌裹着大氅,由司徒雪和青儿搀扶着出了祠堂。外面的天色已暗了下来,祠堂也已经掌了灯。东方凌和司徒雪各自上了软轿,前面由仆人为掌着灯回了东方府。

园子里早已灯火通明,丫鬟仆人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务。东方凌回了卧房,便倚在软榻上喘着粗气。推荐http://www.huijindi.com/青儿为她解了外面的斗篷,司徒雪忙给端过了熬好的汤药服下,方才好些。

“今儿可多亏了畅春园那两位来的及时,若不然遭罪的可就是家主了!”青儿一边收拾着药碗药罐,一边心有余悸的感叹。

“雪儿,辛苦你了。”

“家主的事,便是雪儿的事,家主如此说见外了不是?”司徒雪坐在东方凌身边的软榻上,看着东方凌含笑回答。

“原来这是安排好的?”青儿看着两人的神情,恍然间明白过来。

“傻青儿,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司徒雪娇抬起手掩唇一笑。

“哎呀,我就说嘛!可是那三位郎中明明是三爷的人,为什么会帮家主呢?还有那几位掌柜,为什么最后也都帮着家主呢?难不成三爷真有暗疾?”青儿依旧疑惑。

“因为那三位郎中和那几位掌柜一样,有把柄在我们手里。”司徒雪看着一头雾水的青儿,一旁倚着的东方凌也不由的笑了。

“把柄?在哪里?”青儿看着二人,更加不明白。

“在梨雪姑娘的身上呀!”司徒雪再也忍不住,伏在东方凌身上开怀笑了起来。

可怜青儿一脸茫然的看着司徒雪。

“梨雪姑娘发髻上插着的簪子,脖子上配着的金锁,手腕上戴着的镯子,腰间系着的金线刺绣嵌宝石腰封,以及腰间佩戴的玉佩,香囊等物,都是那几位郎中和几位掌柜很重视的东西。”东方凌笑着告诉了青儿玄机。

“哦,青儿明白了!这样几位郎中和掌柜都怕梨雪姑娘把他们牵扯进来,就不敢违逆梨雪姑娘的意思了。你们都没注意那几位郎中和那几位掌柜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的,估摸着也吓坏了!”青儿恍然大悟,竟也伏在桌子上笑的直不起腰来。

“聪明。”司徒雪伏在东方凌身上笑得直喘气,东方凌手抚摸着司徒雪的头发,也淡淡的笑了起来。

“如今,只怕那几位郎中和掌柜是寝食难安了!”司徒雪笑着坐起来,看着青儿,略微平复了下情绪。

“是啊,家主没有当即发落他们,恐怕这些日子要在担惊受怕里过日子了。”青儿也深呼一口气,笑着回答。

“只要不给他们发落不发落的明示,往后的日子里,他们乖的很呢!”东方凌平靠在软榻上,一只手枕在脑后,淡淡的一笑,意味深长的说。

“雪儿,又在想什么?”东方凌看司徒雪看着自己走神,轻轻的叫了一声。

“哦,没什么,家主,该用膳了。”司徒雪猛然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转开了话题。

毒医司徒的嫡系传人,也不是碌碌无为之辈。

第9章 喜脉与平静

东方凌顺利将这些年一直放任在庶弟手上的生意管理权收回到了自己手上,也许对于之前那个从小养在园子里足不出户的东方凌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难关,但是对于一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的HR来说,经营古代的生意,还是绰绰有余的。

东方凌身子恢复的好些,便每日传一位掌柜进园子问话,先从各掌柜的口中掌握了初步的信息,再亲自由司徒雪和青儿陪着到各钱庄店铺视察了解。

这日午后,阳光很好,暖暖的照着大地,东方凌穿戴好由司徒雪和青儿陪同着到几个药铺巡查。

自从祠堂之后,以百草堂掌柜为首的几位掌柜明显的对东方凌恭敬收敛了不少,生意打理的兢兢业业,操持的井井有条,东方凌暗自满意。巡查到百草堂,百草堂算是东临国立最大的药铺,老掌柜恭敬的给东方凌及司徒雪讲解着药铺的具体情况,一直跟随在东方凌身边的司徒雪突然脸色发白,额头渗着汗珠,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东方凌顺势伸出胳膊将其搂入怀中,司徒雪晕了过去。青儿急忙帮着搀扶着送进内宅的榻上躺好,只见司徒雪脸色苍白,一身的冷汗。东方凌伸手用衣袖为拭去额头的汗珠,双手握住司徒雪的手,急切的叫着“雪儿”,司徒雪的手冰凉。

“家主,待老奴为夫人把脉看看。”老掌柜忙上前请命。

“好,快!”东方凌一听急忙起身让开,一着急竟忘了自己身在药铺,旁边就有郎中。

青儿用丝帕覆盖在司徒雪的手腕上,老掌柜伸手为司徒雪把着脉。

“恭喜家主,贺喜家主!”老掌柜把完脉,高兴的躬身施礼,向东方凌道喜。

“老掌柜,夫人怎么样了?”东方凌忙伸手示意免礼,紧张的问。

“回禀家主,夫人是喜脉,夫人有喜了。”老掌柜高兴的合不拢嘴。

“恭喜家主,夫人有喜了!”青儿听了也高兴的向东方凌道喜。

“你当真?”东方凌瞬间一头雾水,怎么可能?两个女人,怎么可能有身孕?难道司徒雪……也不可能,司徒雪寸步不离自己左右。东方凌心里暗自猜测,静静的看着老掌柜重复问道。

“家主都高兴傻了,千真万确,不会错的!”老掌柜笑着重复回答。

“那夫人为何会晕倒?”东方凌听完没有再过多追问,转身来到司徒雪身边,怜惜的看着司徒雪,担心的问。

“夫人没什么大碍,只是可能近期操劳过度,身子比较弱,待老夫开些补身子的药膳给夫人服用了,就没事了。”老掌柜一边说着一边开着药方。

“没事就好!”东方凌听说没事,眉头渐渐舒开。

“青儿,叫人备车,带夫人回园子。”东方凌顿了顿,吩咐青儿的同时,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司徒雪,眼神里充满了柔情。

“是,家主,奴婢这就去”青儿应声急忙离去。

马车上,司徒雪靠在东方凌的怀里,东方凌用手臂紧紧护住,青儿为司徒雪盖了件斗篷。东方凌一手握着司徒雪的手,平静的脸上笼罩着淡淡的匪夷所思。这个迷题,也许只有等司徒雪醒来才能解开。

司徒雪服过了养血安神的汤药,静静的躺在床上,东方凌守在床边,紧紧握着司徒雪的手。司徒雪手上的温度渐渐暖了过来,脸色也渐渐的缓和了些,伸手拂了拂司徒雪散落在额头的散发,东方凌脑海里重新收罗着有关司徒雪的所有信息。

八年前,司徒家遭变,一夜之间司徒一族惨遭灭门,司徒雪在父母拼死掩护下才得以幸存,而父母为了救她却不幸身亡。十三岁的司徒雪流落街头,沦为乞丐,遭人欺负。恰巧路遇女扮男装很少出府的东方凌,东方凌看她可怜心生恻隐,便将其带回府中,与自己为伴。司徒雪一直以为东方凌是男子,从第一眼便喜欢上了东方凌,直到后来知道东方凌是女孩儿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

虽然知道东方凌实为女子,但司徒雪对东方凌喜欢已经与性别无关,所以一直陪伴东方凌左右,细心照料,护她周全。东方凌十八岁那年,族中要为她张罗亲事,无奈之下,司徒雪情愿嫁东方凌为妻,做她有名无实的夫人,一直到如今,而东方凌已经从内心深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看着拼尽全力为自己周旋的司徒雪,东方凌心里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感动夹杂着心酸与愧疚,疼爱混合着怜惜与不舍,一时在心里翻江倒海五味杂陈。这一段情,不是夫妻却胜似夫妻,更高于夫妻。

一直被东方凌握着手的司徒雪,手指忽然动了几下,东方凌忙看向司徒雪的眼睛。司徒雪的眼睫毛轻轻的动了两下,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守在身边的东方凌,泛白的脸上浮起一缕淡淡的笑容。

“家主……”司徒雪轻轻的叫了一声。

“雪儿,让你受累了。”东方凌看司徒雪醒过来,眉头渐渐舒开,柔声宽慰。

“让家主担心了!”司徒雪说着,想坐起身来。东方凌忙扶着坐起,在背后垫了了两个软枕靠着。

“如今百草堂和几家店铺大概都知晓我有孕了吧?”司徒雪靠着软枕坐好,转脸扫了一眼房间,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司徒雪大有深意的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看着东方凌轻声的说。

“难道雪儿你……?”东方凌看着司徒雪的神情,瞬间有些明白过来。

“是的,自那日几位掌柜进园子提了子嗣的事后,我便服了可以引起一系列有孕症状的药,所以今日的事,也是算好的。”司徒雪淡淡的说着,脑袋一歪看着东方凌。

“这药可伤身子?如何不告诉我就私自服药?”东方凌听了,脸色一沉,严肃的神情看着司徒雪。

“我可是毒医司徒传人,用药还是有分寸的,告诉你不是怕你不同意嘛!”司徒雪看东方凌微微动了怒,狡黠一笑,拉过东方凌的手带有讨好的撒娇。

“你呀!以后不许这样了!”东方凌看着无奈苦笑,娇嗔的点了一下司徒雪的鼻尖。

“是,家主。”司徒雪调皮的回了一句,看着东方凌,二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窗外,一轮明月悬在中天,窗前,芭蕉的叶子在春夜的暖风里轻轻摇曳。

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誓不为妃 或 君王请下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宠婚虐爱15章(第一卷 无可奈何嫁豪门第15章 大不了我们签合同)

    原标题:宠婚虐爱15章(第一卷无可奈何嫁豪门第15章大不了我们签合同)小说名称:宠婚虐爱第一卷无可奈何嫁豪门第15章大不了我们签合同顾其然看着她瘦弱的肩膀叹了口气,看着她裤子上的血污,猜到她可能因为新闻的事情受了不少的委屈,便伸手拍了拍她的背没有说话。他心里莫名的心疼起来,还带着一股内疚。自己当时虽然救人心切,想做好事,但是却没能忍住,还是和她睡了。她当时被下了药,神志不清,才会缠着自己,若是自己够正人君子,也不至于把她害成这个样子。蔚蓝广告本身就是做的传媒行业,想必新闻刚发她们公司的员工就已经

  • 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15章(第15章 泳池救美)

    原标题: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15章(第15章泳池救美)小说名: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第15章泳池救美应光熙却不管不顾,今晚的他几乎要疯了,看着洛思暖在另一个男人怀里,她的笑她的怒都只属于陆景深,他脑海里只剩下唯一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她带走!可是疯狂的理智还是被秦晓蓝拉回了,他答应过秦晓蓝的,现在绝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但是他必须要一个理由!“思暖,你怎么会和陆景深一起了!”应光熙满腹质问的话在胸腔,可是半晌之后也只能挤出这一句。他是嫉妒的!但是却无可奈何!“不关你事。”洛思暖冷冷地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要

  • 逆世为凰15章(第一卷 轮回不破第15章 火起蜃雪清风苑)

    原标题:逆世为凰15章(第一卷轮回不破第15章火起蜃雪清风苑)小说名称:逆世为凰第一卷轮回不破第15章火起蜃雪清风苑暮色四合,四下掌灯。好在容璟一早就让人悄悄把别院收拾了一番,他们住进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收拾妥当。容璟从房里出来,正好看到雪衣怔怔站在院子里,看着挂在廊檐里的灯笼,神色微冷。“别想太多,尽管去做你该做的事,我会尽全力帮你。”雪衣心头一暖,回身朝着容曦的房间看了一眼,垂首道:“对不起,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我本以为,以曦儿的身手,司颜佩伤不了她,若动起手来,定是司颜佩吃亏。却没想到,司颜

  • 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15章(第15章 何为赌石,异能再现)

    原标题: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15章(第15章何为赌石,异能再现)小说名字: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第15章何为赌石,异能再现赌石,白雪没接触过,但也略有了解,上流社会的人钱多,有时也会消遣着玩玩。浅显的说,这赌石就是赌博,关于石头的豪赌,只不过这石头可是翡翠原石。这翡翠开采出来时因为表面的一层风化包皮无法判断其内部的好坏,仅仅靠其表皮对其价值进行判断,一刀切下去若是赌涨了便是赢,但是一旦赌输了,那边是倾家荡产!再加上这其中浓厚的赌博色彩,刺激吸引性之大,可谓是只要陷进去就很难出来,也正是

  • 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15章(第一卷 穿越,遇见你第15章 要为男神探脉)

    原标题: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15章(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15章要为男神探脉)小说: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15章要为男神探脉“呵呵……”殿内响起一片轻笑声,唯独朝安王妃一副欲哭不得的表情,“各位弟妹,太后婶母,你们莫笑,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您老人家就看看我这可怜模样,赐我一个儿媳吧……”齐萝依旧低着头,嘴角不经意咧开,这女人总有一种逗人发笑,欢愉气氛的本事。“呵呵,呵呵,好好好,赐你一个儿媳。”太后笑的眉眼弯弯,眼角的细纹一条一条都浮现了出来,她转过头看着宇文华阳,“皇帝,没有

  • 腹黑鬼王俏王妃15章(第15章 好友原来是凤凰)

    原标题:腹黑鬼王俏王妃15章(第15章好友原来是凤凰)小说名字:腹黑鬼王俏王妃第15章好友原来是凤凰程悦收到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她这老爹何时对她这样悦言过?且不是说见皇上吗?这怎么又成了见皇后?她心砰砰直跳,只垂头应了。王公公道:“大将军放心吧,杂家保证会将六姑娘好好的带到凤祥宫去。”转而对程悦道:“六姑娘,随杂家来吧。”程悦压下心里的紧张,跟在王公公身后走了。凤祥宫是皇后所住的宫殿,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皇后娘娘,杂家将六姑娘给您带来了。”王公公躬身道。皇后点点头,“你退下吧。”程悦从头至尾就

  • 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15章(第15章 未过门儿的媳妇儿)

    原标题: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15章(第15章未过门儿的媳妇儿)小说: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第15章未过门儿的媳妇儿吃过饭,施小雪在大少爷的注视下收拾干净以后,也才八点多钟。反正时间还早,施小雪决定跟权大少谈谈婚前前规则。他们的婚姻本就是互利关系,双方也都不希望最后纠缠不清。所以,还是现在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以免日后有误会。泡了一杯茶放在权子圣面前,权子圣挑了挑眉,见施小雪在他的对面坐下,饶有兴味的等着施小雪开口上正餐!施小雪也没让他等太久,小丫头纠结了大概有三四分钟,水灵灵的大眼就大胆的锁定

  • 名门婚宠小甜妻15章(第15章 今天几号)

    原标题:名门婚宠小甜妻15章(第15章今天几号)小说书名:名门婚宠小甜妻第15章今天几号余式微就算再傻也该明白,这个电影是少儿不宜的电影了。此时此刻她已经完全石化,根本不能转动脖子去看陈瀚东到底是什么表情。她缓缓拿起一包吸的果冻塞进嘴里,脑中不停的想着现在应该怎么办。她眼角扫了扫,并没有发现那个可以救她于水火的遥控器,如果起身去关电视的话,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最后余式微夸张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故作淡定的说:“好无聊啊,我也洗洗睡了。”说着就起身走上了洗漱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之后,她有些腿软的靠住

  • 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15章(第15章 他的关心)

    原标题: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15章(第15章他的关心)小说名称:豪门婚宠:冷少的替身前妻第15章他的关心下午两点,民政局外,李潇一脸的不情不愿。看着手中鲜红的结婚证,李潇恍恍惚惚。她和身边这个算是自己老公的男人才认识多久?算起来一个星期都不到吧。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成了旁边这个人的老婆?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她这还没爱就直接进了坟墓中了,会不会太快了点?“反悔了?”路飞扬挑眉看向身边一言不发却早就神游太虚的女人。李潇脸上一喜,看吧,姓路的这家伙终究觉得和自己结婚太草率了,这是想要离婚了吧。可还没

  • 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15章(第一卷 浴火重生第15章 恶整赵贵嫔出气)

    原标题: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15章(第一卷浴火重生第15章恶整赵贵嫔出气)小说书名:弃后毒妃:腹黑王爷请滚粗第一卷浴火重生第15章恶整赵贵嫔出气赵贵嫔尖叫了一声,这一下比之前的惨叫来得还要凄厉。因为脸上吃痛,她也本能地放开了姜宓,自己捂着流血的脸跌跌撞撞后退了几步,正好撞上一个人。抬起头就看到了年轻帝王的脸,赵贵嫔忙忍住疼痛捂脸下跪。虽然极力忍耐,但剧痛还是让她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勉强请了安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向华谡告状:“皇上,臣妾好心来看阿宓,她竟然……把臣妾的脸弄成这个样子!”听了她的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