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太傅请说好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3:33: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太傅请说好

第三章 朝拜(二)

林念一路上仔细提着裙子,生怕被这层层叠叠的裙子给绊倒。网站http://www.huijindi.com/虽然有些小害怕,林念还是尽量保持着笑意,只是藏在大袖下的手紧紧握着玉扇……

走到大殿中央,林念依礼跪下。

“臣林念参加陛下。”

这是开朝以来三百年,第一个响在殿内的女声,虽然不好听,却带着朝气与阳光。

天子半眯着眼,细细打量着林念,老狐狸的女儿。没有想象中的艳丽,一身繁复华丽的宫服却是被穿出了秀气的感觉,真不知道是该夸她还是嫌弃她。唯一让他眼前一亮的,便是她眉梢的精妙和林贤如出一辙……

想到林贤,天子忍不住扶了扶额角,大骂一声,老狐狸。

简单的朝拜之后,林念的太傅之位便算是成了。太傅请说好小说txt全文阅读但是太傅的职务却是尴尬……

林念站起来一摊手说:“陛下,臣虽想为朝廷出力,但是让我做陛下的师父会不会不太好?”

如此欢快的语气,实在听不出她不太好的意思在哪里。

各位老臣惊得胡子一翘一翘,倒是天子的气场要更稳重一些,淡淡说:“各位皇叔家的孩子此刻养在皇宫。林太傅不必教导朕,只要教好朕的侄子们便可……”说到这里,天子又加了一句:“虽然太傅旨在教导,但是该上朝还是上朝,该跑政绩还是要跑一跑的。”

说完,便领着呼啦一群人走了。

林念大感意外,太傅的职务如此复杂,怪不得便宜老爹要离朝了。

路上虽然有不少老臣把目光放在林念身上,却没有人上来搭话。

毕竟家里都有一个凶悍的婆娘。汇金地

只是李大人有一颗八卦以及关爱好友女儿的心,于是便小跑走到林念身边。

“阿念转眼也这么大了,想起我那时候抱你的时候,你才这么大。”说着,还比划了一下。

林念看着胖胖的李大人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比划,扑哧一笑,说:“大人,我六岁才回到林府,怎么会这么小?”

“哎呀哎呀,估摸着是我记错了。”李大人悻悻收起手指,颇为伤感。

“以后同朝为官,还请大人多多协助。”

“当然当然。太傅请说好小说txt全文阅读

彼时林念还是太年轻,她空有一身法术,却没有一颗足够仁爱且耐心的心。

比如说,面前的恭王世子摔碎了她上好的墨砚,还一副我是大爷的姿态。面对这种情况,林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但她想着,若是按林贤的脾气,就直接打屁股!

她一想自己便宜老爹做太傅的那些年颇受好评,于是,举起手掌,啪一声,打在恭王世子的屁股上。

林念上任第一天,把恭王世子打哭了。

本身关注林念的人就比较多,因此这个消息还没有怎么说,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洛阳的世家高门。

被请到太学府的天子微笑着拉起恭王世子的手说:“权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陛下,臣在教导世子……”林念一敛袖子说,却被天子一个眼刀给憋回去半句话。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恭王世子一听,便拉着天子的手开始抹眼泪,颇为可怜说:“权儿喜欢那块墨砚想要给母妃带回去,却不想太傅不许,还打我。”

声泪俱下,林念是恶人,就这么一个简单的结论。

“那皇叔就罚太傅,一个月俸禄怎么样?”

“不好。”林念怨念地说。自然是,小声说的。

结果,自然也是照罚的。

接下来的日子,林念觉得自己还是靠便宜老爹过日子比较靠谱。阅读huijindi.com

前前后后她被扣了不知道多少俸禄,只怕是要卖给朝廷才抵得过……

“太傅,你能做太傅正好。”

就在林念为自己太傅仕途担忧的时候,一个小女孩拽住她的衣摆淡淡说了这句话。

小美人眼角风情,浑然天成。

林念不自觉蹲下与她齐平,说:“殿下,是哪位王爷的群主呢?”

“我不是什么群主,我是齐北将军的养女。”

“哦……”

原来是那位将军的女儿呀!林念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向太学府。

“他们遇到了吗?”天子收起笔,利落地拈起这张纸,轻吹着墨迹。

纸上依旧只写了林念二字,笔走银钩,好不潇洒。

“见到了。郡主对太傅,颇有好感。”小黄接过天子手中的纸,低头说。

窗外修剪适宜的花满满当当开了一树,迫不及待将生命和活力带给这个权利顶端的人。

“两只狐狸,怎么会互相有好感呢?”天子颇为惊讶。

天子这些年的政绩不错,文臣武将都有才干。齐北将军陆征便是其一,只是这位将军虽然年近三十六,却未娶一房,只有一个养女,名唤陆天。

陆天是只小狐狸,一只被陆征放在心坎上的小狐狸。

若是这只小狐狸不能被林念调教好,那他只有等到陆天长大的时候,娶进宫内放着了,如此这般,才能拴住陆征。

只是算一算自己和陆天的年龄差,天子表示内心很受谴责……

第四章 交易(一)

“大小姐,这是这几个月府内的开销。”丫头一见林念回府,便急忙扛着一摞账单跑了过去。

看到厚厚的一摞账单,林念一口气都憋在胸口,差点晕过去。她才刚刚从太学府回来,还没有喝上一口热汤,还没有好好拥抱她的杯子……

只是晕过去,醒来也只有她一个人。也许运气好一些,还有一堆账单陪着。

“丫头,把账单放下,你去厨房端碗鱼汤过来,就去睡吧。”

林念吩咐完丫头,便跪坐在桌子前面开始核算起账单。这些账单已经是从她名下店铺老板那里递上来的,算是最精简的。只是这最精简的账本,也是整个林家所有产业的账本,是不能让别人算的。

府中中馈也就这么点机密和油水。林念这样想,倒也非常认命。

“要是我是男儿身该多好,娶个贵女,放在家里帮我算账也是不错的呀。”

林念发现有些看不清字,抬头一看,已经天黑,而她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熬好的鱼汤也早凉了……

“明天早上还要上朝。只能先去睡了。”林念拨拉了一下账本,气馁地直接一巴掌全合上。

“你这样,怎么能好好上朝?”

天地可鉴!十年来,林府除了符庭这个大师兄,还真没有男人能在大晚上出现在林府,更不要说还是在林念的闺房……

正迷糊的林念听到男人的声音,下意识掏出袖中的玉扇扇了过去,与那人过起招来。几招下来,林念的灵台有些清明。

男子应对她的招数,很明显不是术士。想到这里,林念一抛扇子,捏了个诀,扇骨刷的一声散开,齐齐冲着男子藏身的地方。

“你这是要弑君?”

就在林念马上就要施法放出扇骨的时候,一声格外冷冽沉静的声音刺入她的耳朵。

这一下子,林念的灵台猛地清明,她终于反应过来,这不是小偷也不是采花贼……是天子呀!

想到天子一怒浮尸万里之类的话,林念捏诀的手松了松,对着天子的扇骨刷的一声收回来,回到她手中还是原本合着的样子。林念果断选择服软,站在那里,干巴巴说:“臣,臣以为是小偷……”

“啊……想不到你的武功这么好。”说着,天子转了转手腕,嘴角发出细微的吱吱声。刚刚接林念第一扇子的时候,他就颇为惊讶。林念的臂力真是不同寻常的大,一个不小心,竟然把他弄伤了,真是失策失策……

林念大喊冤枉,要是她用了法术,天子此刻大概就不是站着了……

“还好,还好。”林念赔笑说。

“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看着服软的林念,天子放下手开始说正事。也许天子也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有多像拐卖稚子的牙婆。

而林念直接摇头说:“不好。”

天子表示很无辜,也很意外。

林贤那老狐狸,左右逢源,圆滑得很,是怎么教出这样冒失没脑子的女儿的?

而林念表示,便宜老爹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就交代了一句,天子套路深,合作须谨慎。

“你必须说好,不然,今天你这就算是弑君。等到你爹回来,怕是只能去你坟头拜一拜了。”天子摸了摸林念散下的头发,眼神表示了绝对的压制。

“哎呀,陛下就不能说点温柔好听的么?”林念对上天子神秘莫测的表情,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温柔地说。

许是站累了,两人转为坐在桌子两边对峙。

“你知道齐北将军的养女吗?”天子坐在位子上,颇为嫌弃地挪开鱼汤,说。

“知道。乖巧可爱,深得人心。”林念端起冷掉的鱼汤吹了吹,喝了一口。

天子皱了一下眉,瞬间又是微笑。

“她是个可怜的孩子,三年前被齐北将军带回来的时候还不会说话。这些年,恩赐对于他已经无关紧要,这个女儿才是最重要的。若是能让这个孩子,变得开朗起来,想必齐北将军一定特别感谢你。”

一番话说下来,极为动听。

林念被触动的眼神也代表,天子的计谋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但是……”林念收起悲伤的表情,放下鱼汤,猛地靠近天子,眯着眼说:“交易必然是对彼此都有好处的。陛下说的这些,可都是只对我有好处。”

“你就当是我想要扶持你。”天子从上往下逆着烛光看着她,颇为深情地回答。

林念借着烛光,第一次这么近的看清天子。他长得绝美,最精妙的是眉梢的神采,将一张精致的脸点出了神韵。

而就是这样一个倾城美人,就坐在她面前。

她突然觉得,便宜老爹终于做了件好事。

第二天,太傅没有上朝。

虽然大臣们颇有异议,但天子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

毕竟鱼汤里的药,是他亲手下的……

第五章 交易(二)

“啊啊啊啊!现在什么时辰了!”

洛阳西城的小鸟时隔一月,又在清晨被吵醒,惊得满天乱扑哧翅膀,发出喳喳的不满声。

丫头端着洗漱水站在床外,看着一脸憔悴的林念,颇为伤感地说:“奴婢竟然忘了,大小姐如今算完账本之后,不能睡懒觉了,得去上朝。”

林念感情复杂,深深觉得自己活成了男子,在外工作赚钱,在内算账过日子。这时候,林念除了求老天保佑天子不会生气之外,毫无办法。

“额。我睡到现在,果真是变懒了?”林念扶着额角,只觉得头痛欲裂。

“可能是夜里受凉了。”丫头却回身指了指半开的木窗说。

林念的目光忽闪,点了点头。

午时,林念请病假的折子就递到天子面前。

趁着一天休假,林念赶着算完了账本,把那些老板叫到了林府。

她拿着便宜老爹留下的龟甲坐在主位上,一下一下拍着掌心,眼神缥缈地说:“这几个月的账……”

“这几月的账都没有问题。”还不等她说完,坐在下位的一个瘦巴巴的掌柜便站起来恭敬地说。

林念端起茶喝了口,悠悠说:“数目倒是没有问题。我知道。”

说完便不再说话。气氛越来越压抑,到最后,连添茶水的侍女都没有再出现。众人只敢低着头,仿佛有千万斤的石头压在脖子上,压在胸口上,难受得很。

“大小姐,您给个指示。”终于,一名掌柜受不住,站起来揣着袖子说。

林念这才稳稳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一双眸子冷冷说:“林家有遗训,绝不涉及铜矿生意,想来是有人把我的话当空口白话了……”

“铜矿的生意是块大肥肉,就算我们不去做,也会有人做……”

一说这件事,下面坐着的六人便齐齐站起来辩白。

听到这里,林念忍不住轻笑出来,说:“再说一遍,我,林家,绝对不会涉及铜矿生意。各位若是有意,就离开林家吧。”

众人压着火气,只得讪讪同意了。

等到掌柜都离开,林念终于绷不住脸,笑了出来。

“这些人都害怕小姐呢!”丫头从侧殿端上一碗热热的鱼汤给林念,帮她捏着肩膀。

“他们不怕我,怕的是父亲。”林念接过来大口喝了一口鱼汤,闭上眼懒懒说。林贤亲自教导出来的人,能力和忠诚自然是有的。只是,对她来说,太过于强大的属下真是一把双面开了刃的刀……单单铜矿生意这件事,她就旁敲侧击了许多次。

抛开烦心事,林念细细品尝着鱼汤,却忍不住皱眉。

这个味道……

“丫头,鱼汤是昨天的么?”林念转身抬眼看丫头。

丫头点了点头。

“啊……可是为什么感觉怪怪的……”林念扁了扁嘴,理不清头绪。

第二天,林念早早便去了早朝。

今日早朝有些热闹。

这热闹是关于恭王世子的事情。

说实话,林念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早就把自己揍恭王世子的事情给忘了。不过她忘了,不代表其他人忘了,比如说,恭王一家。

“太傅真是好悠闲,昨日都没有上早朝。”恭王见到林念第一句话都带着浓重的炮火味。

林念也不甘弱后,一摊手很无辜说:“在下是向陛下请过休假的。”

“哼。”恭王用鼻子回答了她,便抬头走了。

李大人胖胖的身躯在恭王后出现,他一脸严肃地问林念:“阿念你有什么难处,可以和你婶婶说一些。我们会尽力帮你的。”

不知为何,林念在李大人心中是一个极其弱小的存在。

当然,林念很欢喜这种关系,很高兴应下了。

天子开朝十余年,风平浪静,自然这种宁静也不是恭王能够打破的。

因此,恭王才开口要说他宝贝儿子的事时,天子就适时打了个哈欠说了句,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这时候,但凡有点眼界的人都乖乖闭上了嘴巴,包括恭王。

林念敛袖向天子投去感激的目光,天子却早早闭上了双眼。

草木青青,风和日丽。耀国皇宫的布置以精巧闻名,虽然没有华丽的装饰,却一步一景,甚是雅致。

林念下朝之后换了一身深蓝色广袖齐腰裙,松松挽了个发髻,只別了一只流苏步摇在头上,便悠然走在太学府的路上。

各家的世子有了恭王世子的前例,都收敛了许多。林念大感失望,这些世子还真是没骨气。想她当年和林贤斗智斗勇的时候,就没退缩过。数九的寒冬里面,她跪在雪地里,硬是没有吭一声。大抵因着这件事,林贤对她,也开始松懈起来。

绕过九曲回廊,林念依稀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蹲在假山后面。

“殿下,你怎么在这里?”

虽然林念想走开,但十足的好奇心驱使她走过去。

“我不是殿下,我是陆天。”

蹲在地上的女孩抬起干净的脸庞看着她,软软说。

陆天。林念在心里念了几遍,觉得齐北将军也不是一个粗人,这给孩子起名字的本事还是很好的。

“好,陆天。你正在做什么?”林念淡笑指着她黑黑的手问。

陆天眼睛一闪,咬了咬嘴巴说:“我想要给母亲送一件礼物。”

这下,林念有些吃惊。

齐北将军陆征可是标准的单身贵族,洛阳贵女心心念念的人。陆天口中的母亲,应该是被带回洛阳之前的母亲……

这算是别人家的家事,就算她再怎么心宽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于是站起来便走了。

“太傅太傅,你能告诉我墨砚怎么刻么?”

就在林念马上转弯的时候,陆天跑过去拽住她的衣角,怯怯地问。

原来陆天是因为恭王世子的事情,认为天下的母亲都喜欢墨砚……

林念蹲下,忍不住抚着她柔软的头发,说:“殿下,想要什么样的?”

“天儿想要一方莲花墨砚。母亲总说,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做人就要像莲花一样。”

陆天软软的嗓音像是带着魔力的音符,把林念拖回十一年前,她刚刚回到林府的时候。

彼时她已经学有所成,一把玉扇使得出神入化。因为六岁之前她一直没有见过林贤,所以对林贤说的一切,都报以鄙视。偏偏林贤是个较真的人,誓要把蛮横的女儿改造成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稍有不慎,林贤便罚她跪祠堂。

在她受罚的时候,林贤总是站在一边絮絮叨叨说着一些大道理,说什么她忘记了,只是林贤心疼的眼神却永远留下。

“殿下做的墨砚,母亲一定会喜欢的。”

林念淡笑着,伸手抚着陆天垂下的发髻,眼神温柔。一阵清风吹起她的衣角,偷偷把这份安宁带给藏在假山后的孤寂身影。

太傅请说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太傅请说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极品小野医8章

    原标题:极品小野医8章小说名称:极品小野医第八章如水妹子一个小时后,杨枫已经记下了制作蛋糕的基本要领,不过亲自操作依然是笨手笨脚,陈琳要求他先在心中模拟,也可以在家中练习,总之,制作蛋糕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但是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然后,陈琳看看天色,道:“不早了,今天不用你值班,跟小雪一起回去吧。”“好。”杨枫说着话就往外走,陈琳叫住他:“怎么不换衣服。”杨枫憨笑着挠头:“我想……我想让我爸看看。”陈琳怔怔地看着杨枫,然后温婉一笑:“好吧,去吧。”“谢谢琳姐。”杨枫很开心,随口说道:“琳姐,你的笑

  • 帝战天下8章

    原标题:帝战天下8章小说名:帝战天下第八章妥协“好哥哥,你就带我去嘛!”清秀少女挽住柳仓修的手臂不停摇晃着,“这大孤山里头一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人家好想去看看……”清秀少女将胸口贴在柳仓修手臂上不停磨蹭着,灵动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嘻嘻,在本大姑娘的诱惑下,还没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呢!感受着肱二头肌处传来的少女胸前的柔软,柳仓修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脑袋“嗡”地懵住了,清秀少女虽然身材娇小,不过该长的丝毫没有半点水分,十分有料。加上鼻间时而飘过来的清秀少女发丝上散发出的特有清香,柳仓修的脸顿

  • 护花高手在都市8章

    原标题:护花高手在都市8章小说名字:护花高手在都市第八章我对吃的要求不高“乔小乔真是我老婆。”夏天忍不住又说道。“得了吧,夏天,她要真是你老婆,你也不会到这里来找她了。”方晓茹轻轻一笑,“江海大学一个星期前就放假了,乔小乔也早离开了学校,她真是你老婆的话,不可能这些都没告诉你吧?”“你说真的?”夏天脸色微微一变,“小乔已经不在学校了?”“当然是真的啦,你要不死心,随便去找个人问问就知道,乔小乔可是我们江海大学第一名人,没人不知道她的事情。”方晓茹漫不经心的说道,她自然是不会相信乔小乔跟夏天有什么

  • 仙武独尊8章

    原标题:仙武独尊8章小说名称:仙武独尊第八章紫极耀星诀凌天没有丝毫犹豫,修炼功法直接选择了宗门秘传的紫极耀星诀,如有天赋,凭这门功法可直达万象之境,乃是星极宗奠定大越国三洲十九城一流宗门的根基,只有迈入先天,才有资格接触。他将厚得如同城墙古砖般的秘笈取出,接着从怀里摸出刚刚从侯大海拿里借来的玉简,将它放在了秘笈封面上那闪烁着银光的法阵中间。只看见丝丝银光如同流水般由书页上泛起,涌入到了玉简里,片刻之后,秘笈被印入到玉简之中,构成法阵的银光这才逐渐的黯淡下来。像这样的玉简,凌天借了两块,原本他的纳

  • 超级至尊系统8章

    原标题:超级至尊系统8章小说:超级至尊系统第八章霸气叶秋低头:“你想去哪玩?”小萝莉人小鬼大,眼珠一转:“酒吧。”叶秋:我嘞个去。紫夜,是江海市一家大型酒吧,叶秋带着小萝莉来到的就是这里。迷蒙的灯光,迷离放纵的人,小萝莉心花怒放。叶秋跟着小萝莉坐到吧台,点了两杯酒,静静的坐在。一个俊美的少年再加一个软萌萝莉,两人的怪异组合再次引起认得瞩目。一名衣着暴露的女郎风情万种的走过来,“帅哥,出来玩?怎么还带个孩子,这里可不是孩子来的地方哦。”迷人的眼睛挑逗着叶秋。叶秋却不答话,女子脸色一僵,又娇声道:“

  • 美女上司爱上我8章

    原标题:美女上司爱上我8章小说名称:美女上司爱上我第8章经历决定阅历经理就出去了,我摸过桌子上的香烟,抽出一颗,悠然抽起来。10分钟后经理回来了,搓着双手:“老弟,成了,老板痛快答应了,我们搞一个月的活动,从明天就开始,赠送半年的。”我心里一阵狂喜,但是面不改色,说:“那好,我先给你一本收据,用完了你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事情就这么谈成了,从售楼处出来,我看着正午火热的太阳,狠狠地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臂。妈的,一个人,如果不逼自己一把,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晚上,我犒劳了下自己,买了两瓶星

  • 邪气兵王8章

    原标题:邪气兵王8章小说名字:邪气兵王第8章发育非常好杜莎和孟伟看见那张在空中摇晃的欠条,两人都是一脸的错愕。唐浩笑着说道:“这是你的白条儿,这钱跟你没有关系了。”钱要回来了,白条儿怎么还在他手中。孟伟一双小眼睛瞪得老大,钱要回来了,为什么任老大没有把白条儿收回去。“把你的白条儿拿走,你就当没来过我们梦想策划,所以我们之间的协议也不存在。”唐浩把白条儿放在孟伟面前。听到这句话,孟伟满脸通红,额头的汗水瞬间就流下来了。确实如此,人家把白条儿还给自己,确实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那么这两百万也就和他

  • 特种强兵8章

    原标题:特种强兵8章小说名:特种强兵第8章:明目张胆威胁叶晓峰来到美容院的时候只有七点多,美容院面前停放着两辆警车,几名警察正在美容院里面勘察,董梦娜呆滞的站在外面,眼睛通红的看着已经被砸成稀巴烂的美容院。董梦娜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火辣辣的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可是此时的董梦娜,显得疲惫不堪,已经没有了昨日的艳丽。当叶晓峰来到美容院的时候,几名警察目光朝着叶晓峰看了过来,叶晓峰并没有理会警察的目光,而是来到了董梦娜的身旁。“娜姐,对不起。”叶晓峰一脸自责的说着。如果他昨晚回到美容院里面休息的话,就

  • 至尊神魔8章

    原标题:至尊神魔8章小说书名:至尊神魔第八章荒境融血丹,可以驱逐体内的寒毒,让气血畅通,治疗寒冰魄有奇效。只是,融血丹等级太低了,不可能将寒冰魄根除。不过,有了这枚丹药,至少凌清的小命是保住了。望着那枚融血丹,凌风不禁松了一口气,眼睛中那猩红之色,也退了几分。他将融血丹取出来,塞入了凌清的小嘴中。等到,那融血丹的药液融化开,流入了凌清四肢百骸中,将那寒气,一点点地逼出来。凌风才吐出了一口浊气。“你们三个滚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不然一个个将你杀了!”凌风冷哼了一声。而那鳌峰、傲月三人,则是吓得屁

  • 灵武帝尊8章

    原标题:灵武帝尊8章小说书名:灵武帝尊第八章生死台上"铁熊,什么情况,那家伙是谁?"听到辰天的话,依云黛眉紧蹙,而铁熊则小心翼翼地说道:"那家伙说他在宗门之林看到我们和余彰其在一起,说我们和他的死有关,天天来找依云的麻烦,威胁依云献身陪他。"辰天一愣,遇到这样的人渣,难怪两人的脸色不太好。"废物,休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此处,看到废物辰天和那青衣男子对峙,顿时议论纷纷。"韩风,你别欺人太甚!"铁熊怒了,战斧在手,身后浮现一股黑熊身影,兽武魂瞬间波动。韩风不理他,只盯着辰天:"废物,你可敢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