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大宋风流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3:41:1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大宋风流

第三章 与美相谈

对于萧明的胡诌,马氏也来不及细细辨析了,现在马氏所有的思绪都被眼前这个重生儿子给牵了过去,一时也不清楚眼前的萧明到底是真人还是鬼魂。大宋风流小说txt全文阅读

“啊!是真的,的确是萧公子,他没有死”唐梦璃笑语连开地指着地上萧明的倒影:“你们快看呐,如果萧公子是鬼魂的话,又怎么会在地上留下倒影呢?他的的确确就是萧公子,他没有死,真是苍天开眼了!”唐梦璃喜滋滋的握着细如葱根的玉手,脸上已泛起朵朵桃花,先前的煞白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此刻的马氏经唐梦璃那么一说也慢慢恢复了理智,发现了地上的倒影后突地挣开了萧明的臂膀,反手将萧明紧紧地揽入了怀中,萧明甜甜的依偎在马氏的怀里像只小袋鼠待在袋鼠妈妈的口袋里。

“儿子!我的好儿子!真的是你”又是一股泪从那红肿的眼帘下奔流出来,滴滴点点的打在萧明的后脑窝里,敲打着萧明的心田。萧明知道这眼泪不是苦的,也不是咸的,它是甜的。这是萧明来到这个世界后感受到的第一缕关怀,这不是电视剧里虚构的桥段,而是真实的感人肺腑的无声独白。

“是啊,娘,是我啊!”萧明本想着这就是一场离奇的穿越游戏,却不想自己真的动情了,眼角不听话的泪珠正在缓缓溢出,以至明亮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是了,他真的是萧明,你们看,他还流泪了呢!”李成英早已被这感人的一幕深深打动。网站huijindi.com世间哪有这般感人肺腑的人鬼深情,只有活生生的人才能如此这般的真情流露啊。

站在外堂的乡亲们经里正的一番点播,慢慢也不像刚才那样惊恐了,大家紧绷的神经缓缓的松弛下来,都好奇的挪动着刚刚恢复行动能力的双腿,往内堂迈去,想看看这个死去活来的萧家少爷。

“嘿嘿,你小子还真没有死啊”眼前一个和萧明年纪相仿,但面色黝黑的青年上前用虚拳顶了萧明的胸膛一下,这人叫虎子,是自己举家搬到田庄村来结识的第一个朋友,后来又慢慢变成了肝胆相照的死党。

萧明摔下山崖后最伤心的人除了马氏和唐梦璃外的第三人恐怕要属虎子了,萧明也怼了虎子下:“怎么,你小子还希望我死呐?”。萧明紧紧盯着虎子,心道:“这也太黑了吧,以前也没听说过大宋产黑人啊,这小子要是放回现代社会,乍眼一看还真就相信他是非洲来的,不过看得出对于自己活过来的事情他还是真心的感到高兴的。

“咳咳”里正清了清嗓子,拉着他那娴熟的西北口音笑道:“现在萧明大难不死,实在是令咱们全村人高兴的事啊,我看他们母子定有很多的话要讲,咱们就先撤了吧,改天挑个良辰吉日咱们再来慰问他们母子”

里正带着四方乡亲把堂前挂着的白帆统统撤去后,一一向马氏告了别。半晌,先前还人山人海的礼堂立马变得门可罗雀,寂静斐然。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萧明理清了思绪后便安心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离奇穿越到大宋,但是想着黑暗中那个声音便安定下来,只要自己好好的活着完成了那个萧明的愿望,自己就可以回到现代和亲爱的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何况现在的马氏又对自己那么的疼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不过眼前这个标致的妹子却实在是长得漂亮,一头尾端自然弯曲的靓丽头发悬挂在腰间,这种天然的小波浪倒是比现代社会的造型师打造的还要迷人,白嫩嫩的脸蛋泛着丝丝殷虹,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就是自己最爱的几个女子天团里也没有这么水灵灵的存在。

唐梦璃似乎发现了萧明的目光正在搜罗她的全身,低着头不去看萧明一眼,但身上却是感觉到了浓浓的灼热感,身上散发着高热气息的唐梦璃显然和这个秋风萧瑟的环境不相融合。

萧明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好在自己有当世萧明的所有记忆,加上自己作为现代人的活跃思维,萧明很自然地找到了切入点,笑道:“唐姑娘,那天的老虎没有吓到你吧?说起来还真是千钧一发呢”

“哦!”唐梦璃没想到萧明这个呆板的书生竟能主动和自己说话,害的自己刚准备好的开场白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全赖萧公子相救,小女子才得以生还,否则定落入那凶蛮的野兽嘴里,只是害的萧公子你跌落了山崖”

“哈哈,不妨事,我这人皮糙肉厚,命又硬,经得起摔,倒是害得唐姑娘和娘跪在这里披麻戴孝,白白憔悴了身体,萧明还真是过意不去呢?”能为这样宛如天仙的女孩儿抵御恶虎,就算是死上个千万次那也是愿意的啊。没想到这个萧明还真有眼光,救了这么个美人儿,现在更把自己弄到这里来做个美人的救命恩人,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

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儿会不会对自己以身相许呢,这可是古装片里的经典桥段啊,嘻嘻,萧明心里贱贱的笑着,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噗嗤”唐梦璃轻轻扶起衣袖遮住了颜开的半边脸,没想到萧明这个读书人说起话来竟还是这般的幽默风趣,还真是颠覆了自己对读书人的认识,在自己的印象中读书人都是成天窝在家里,拿着厚厚的经书摇头晃脑,咿咿呀呀念叨个不停,这萧明还真是让自己开了眼界。网站huijindi.com

唐梦璃这一笑更是激起了萧明心中小白鹿的奔腾,在现代要是能有这么个漂亮的女孩儿天天围在自己身旁听着自己的逗乐,夫复何求啊!

“唐姑娘既然能够被萧明逗得笑出声来,看来也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如此萧明便安心了”好好地一个女孩儿要是被头老虎吓傻了那可不好玩,看见唐梦璃正常,萧明心里很是高兴。

“多谢萧公子关心,萧公子的救命之恩,梦璃无以为报,待梦璃回家后告知父亲,定邀公子来府上一聚,也好当面答谢恭喜的恩情”

萧明一听见唐梦璃前面的几句话就开始想入非非了,好好地后半句硬是被他YY成了“梦璃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还傻傻地站在那里一脸邪笑。

“萧公子?萧公子,可否赏脸呢?”唐梦璃见萧明杵在那里纹丝不动,还以为萧明对自己安排不满意呢。

“啊......?好啊,好啊,改日......一定叨扰,一定叨扰”鬼使神差的萧明现在才回过神来,猝不及防的随口回应了几句。

“如此,梦璃就不打扰伯母和萧公子的重逢了,我这就离去”唐梦璃对马氏做了个礼便拖着长裙出门了,因为唐梦璃来的时候有两个随从,因此萧明也不用刻意的要去送唐梦璃。

第四章 要做大官

“人都走远了,还看!”马氏见萧明痴痴的看着唐梦璃的背影,心中早已猜出了七八分,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尽管萧明的父亲已经去世,但是马氏把萧明拉扯到这么大,自然是母子连心的。

呃!萧明一脸的黑线,没想到自己才稍微看了唐梦璃一下就被马氏发现了,这要是在现代的话,铁定和大学的心理辅导室的老师水准一样。网站huijindi.com不过萧明自然是不能明说自己就是看唐梦璃的,且不说古代的人言辞委婉,就是看那两个随从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仆役,从他们走路的姿势来看,步伐沉稳,根据自己上体育课对体育老师的走姿来看,这两个随从肯定是有功夫的人,是不是武林高手萧明看不出来,但是至少得是个行伍出身的人。

想必唐梦璃是有官家背景的人,这二人便是衙役来着,要是自己表现的过于明显,搏了唐梦璃家人的面子,那得罪的可是官家的人啊。哪怕是自己是唐梦璃的救命恩人,但是宋代官僚的腐败萧明还是知道的,就拿《水浒传》里面的什么高俅,蔡京,童贯来说哪个不是恩将仇报的主,这唐家的老爷子还不知道讲不讲理,萧明可不敢冒险。

“没有啊,我就是稍微担心一下而已,毕竟是个女孩子嘛”萧明一副无辜的面容看着马氏傻笑。“这个唐姑娘可不简单呐,他的父亲唐庆是绥德县的县丞,堂堂的七品命官,在绥德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这次你能救下他的掌上明珠,说不定会对你的仕途有些帮助”

敢情娘是想让自己借助唐庆在绥德的势力,帮自己谋个一官半职的。心地光明的萧明可断断不会做出玩弄别人感情的事来,马氏的想法萧明可不敢苟同,不过回过来处在马氏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的话还真不能怪她。

马氏祖上世代书香,这样的书香门第自然是希望能够出一位士人,这也不辱没了先人,望子成龙,思想稍微激进些也是可以理解的。来自huijindi.com

“娘,你怎么能这样想呢?您的儿子要做官就做大官,那是全然靠自己本事的事,我又怎会攀龙附凤去巴结人家呢,这可不是我的作风”萧明说这话倒也是胸有成竹,本来此世的萧明就在自己脑子了留下了很多关于科举考试必备的知识储存,就算自己不穿越到他的身上,凭借他本尊的知识储备量来看,随随便便也能考个秀才,更何况现在的萧明兼容了两个不同时代人的智慧,那简直是不想做官都难呐,因此萧明说起这话来,底气十足。

“你啊,就是自大,科举考试哪有你想得那样简单啊,其实为娘倒也不是迫切希望你考取个功名,这次你大难不死能够回到为娘的身边,娘就已经很知足了,刚才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你爹身为绥德县的押司被西夏军射死在城墙下后,就只剩下我们母子相依为命,人说官场凶险,你为人单纯,娘也不想你被歹人暗算白白丢了性命,只希望咱们娘俩能够平平安安的读过此生便知足了”果然是传统安分的妇道人家,心里没有一点的野心,但求平安自保足矣。

但是萧明可不会这样想,那个声音说了要完成他的心愿后,才能让自己回到现代。一个读书人能有什么愿望,无非就是升官发财,要是有点儿责任心,也可能搞搞什么利国利民的改革,就像王安石一样,一言不合就要变法。

所以萧明一定要完成发家致富,步入仕途,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做做贡献,提高大宋的经济军事实力才能回到现代。

“对了,刚才你从棺材里站起来的时候说了句什么‘鹤楼?’那是什么东西”萧明没想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句话竟然引起了马氏的注意,本以为没有谁会去记这么一句话的。

萧明要是说是什么英语的话,马氏肯定以为萧明身上有鬼神作祟,疯言疯语。因此萧明很灵动的想到了一个为马氏所处时代的能够接受的词儿来搪塞她:“哦,您说那个hello啊?那是吐蕃语,我在书里看见的,意思是‘你好’”

“是这样啊?娘还以为你中了邪呢,看来为娘多心了”马氏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倒不想对这词有什么深究。

千千万万的疑虑也及不上儿子死后重生的喜悦啊。高兴之余的马氏领着萧明在屋里一路转悠,时时谈及家常,令萧明很是开心,没想到自己来到大宋同样能够和这个时代的人交流,完全没有障碍。

萧明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除了一些简单的农具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古代的村民生活一般都很拮据,除了些必备的工具外,家里不会像现代人一样,摆弄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看着这些东西萧明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能够令这个落魄的家庭富裕起来的法子。可能是穿越的原因,萧明很快就感觉到身体很是疲惫,在和马氏叨唠几句后,萧明就支开了马氏,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那张素帐笼罩的床榻上休息起来,谁知一睡就是日上三竿了。

萧明习惯性的伸手往枕头上探去,发现什么都没有,才想到自己现在是在北宋,身上哪里会有手机这种东西呢,下意识的萧明还打算用它来看看时间呢。若是在现代,萧明每个周末都要睡到十一二点钟,一天也就吃两顿饭,你要是数落他,他还有借口说是节约用钱呢,总之他有满口的理由。

萧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暖洋洋的眼光透过那层薄薄的窗纸射进屋来,喜得萧明睁不开眼睛。就在推开门的一瞬间,萧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马氏真正弯着佝偻的腰背着大背的柴枝从厨房外的小门处挤进来。窄窄的房门里,一个矮小的身影拼命的挤动着,看的萧明眼角酸酸的,这就是古代居民的艰辛生活啊,只要身体能动就永远不会停止劳作,就像那句高考口号: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一样。

萧明忙得迎了上去,急道:“娘,你怎么起这么早,这种事情让我来做就好了,您就歇着吧!”萧明一只手伸到门外,将整捆的柴枝抬了起来,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柴顺进来。

“娘,能不早起吗?这天气干燥,又没有下雪,若不快些储备些过冬的柴火,等真到了冬天,下起了漫天大雪,山上的柴就烧不燃了,我见你有些劳累,便没有惊动你”马氏缓缓的把柴枝扔在灶台边,指着锅里道:“饿了吧,锅里的饭菜还是热的,你快吃吧”

看着橱柜里还在滴水的碗,想是娘早就吃过了,这倒是和现代没有什么两样,在现代妈妈也常把饭菜热在锅里,等自己醒了就可以直接去吃。

萧明端着饭碗,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爸爸妈妈......

第五章 水产养殖

萧明将洗好的碗筷放在出橱柜里,打算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昨日的凄风多云天气早已过去,今天的天气显得格外晴朗,太阳光线不是很强,给人一种安适的感觉,萧明拎了张椅子就在院子里躺了起来。

放眼望去,远处的虎头山上一片蓝天白云,偶有几只双飞的鸿雁从秋风中穿过。既来之则安之,看着这锦绣的大宋江山,萧明心中感慨万千。在自己记忆中,大宋是中国古代的朝代里国民经济实力最强的,经常听见有人说什么大唐盛世,其实大宋朝才是真的人民富庶,若不是民族矛盾的激化,使得大宋年年征战,国力大为消耗的话,大宋还真不是大唐可以企及的。毕竟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就是在大宋时期出现的,其实纸币迟迟在大宋时期才出现也不是偶然,他是社会政治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宋代商品经济发展迅速,商品流通中需要更多的货币,而当时铜钱短缺,满足不了流通中的需求量,因此纸币应运而生。现在随手就拿出几张纸币进行消费,这种看似平常简单的事情,在当时来看是多么伟大的一项发明啊。

萧明微眯着眼睛,和煦的阳光是多么的美妙,就这样无忧无虑的躺一辈子那该多好啊。一阵清风从外边的山坳吹来,打在萧明慵懒的脸上,更卷起了院里那段晾杆上的渔网,那渔网轻盈似纱,在和风中翻飞飘扬。

突然,萧明的眼睛紧紧地盯在了那张翻飞的鱼网上。自己在学校本来就是生物专业的,经常和什么鸡鸭鱼羊、食用真菌打交道,要是自己在大宋搞起了养殖,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随便混个地方首富也是相当简单的啊。

想到这里,萧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拍椅子站起身来,跑到了正在屋内做针线活的马氏身旁,蹲在地上喜盈盈的望着马氏。现在的萧明越来越喜欢上了这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还有这个慈爱仁厚的娘。

萧明早已把自己融入了这里的生活,融入了这里的每一个人,因此蹲在地上像个小书童一样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孩子,你蹲在地上干嘛?”马氏虽然专注于手里的活儿,但萧明这么大个人突然跑进来蹲在身旁,还是看的很清楚的。

“哦,娘,我就是想问问咱们绥德县的渔业是不是很发达?”萧明不想拐弯抹角,直入主题道。

马氏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活儿,长嘘一口气,头微微虚抬,望着窗外仿佛陷入了沉思,半晌才回过神来,语重心长的说道:“前几年这里还是有些贩鱼的商人的,商人们从农夫手里进货带到城里卖给喜爱吃鱼的客人,但是年年的战争使得大部分百姓流离失所,丢下了很多荒芜的田地无人耕种,因此剩下的人都专心经营自家田地里的活儿,捕鱼本来就是副业,大家也不靠这个维持生计,绥德县里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出现过贩鱼的商人了”

谁说捕鱼是副业了,现在的大学还专门开设了水产养殖这个专业呢,若只是个副业,大家又何必劳心劳力的跑去学什么养鱼呢。不过从马氏的话中,萧明嗅到了商机,既然捕鱼很费大家的时间,那么养鱼如何呢?

萧明实在是太开心了,整个西北地区都在宋夏战争中遭到了波及,那么除了绥德县外的其他地区应该也和绥德情况差不多,大家都好久没有吃到鱼了,要是自己能够弄到大批的鱼产,带到县城里一吆喝,那销售业绩就连现代的“双十一”也比不了啊。

“娘,我想给您商量个事儿”萧明神神叨叨的端着张凳子挨着马氏坐了下来。

“啥事儿?你小子,一惊一乍的”

“我想在咱们村子里搞个养殖园,专门养鱼,您说怎么样?”

“什么!你想喂鱼?你脑子没发烧吧”马氏把粗糙的手掌放在了萧明的额头上,感觉了下温度。

萧明知道即便是在现代社会想要家里拿钱搞个什么产业,这劝服起来也是万般曲折,更何况是思想保守的古代人呢,不过萧明还是打算对马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她能够明白。

“娘,您先别激动,您听我说,我有这样的想法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我是有长久的打算的,您听我慢慢地说给你听”

马氏脾气也好,没有一拍屁股就要走人不听萧明的想法,依旧以一副倾听者的姿态听萧明讲着他那套现代的推销策略。

“现在整个西北地区的百姓都吃不到鱼,这就使得鱼这个东西在西北这个地方成为了稀缺品,正所谓奇货可居,物以稀为贵,只要咱们有色香味美的鲜鱼出售,一定会在整个西北地区掀起购鱼的狂潮,到时候咱们一定会赚到很多钱的,那时娘也可不用再天天背着那厚重的柴枝,只肖在城里待着便可,届时我再请两个俏丽的丫鬟服侍着您,您啊就好好享福吧”

萧明这一番说辞无不针针见血,一语中的,既客观的分析了西北鱼市的现状,讲明有利可图,又从人文关怀的角度点明自己这样做全是为了不再让马氏辛劳,在孝心上为自己赢得了好评。马氏听到这里确实也是心动了,但是萧明作为一个读书人跑到大街上吆五喝六的卖鱼,这是马氏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孩子,你讲的娘都明白,家里确实也有些你外公时候留下的资产,虽然不是很多,但我想喂几条鱼还是拿得出来的,这些都不是问题,难就难在你再怎么说也是个读书人,娘不要求你能当个多大的官儿,就是做个小吏娘也知足,可是你偏要去弄那些不入流的养殖,就算娘肯答应,你爹的在天之灵也不会答应,萧家的列祖列宗更不会答应,娘说的这些你能明白吗?”马氏轻轻拍了拍萧明的肩旁,就一个人径自回房了,也不再看萧明一眼,只愿萧明能够体会自己的良苦用心。

“可是......”萧明见马氏没有再搭理自己的意思,想是马氏真的生气了。确实若是此世的萧明没有死的话,以他那大孝子的心性,又怎会惹得娘生气呢,这样投资渔产养殖的想法,再给他五百年估计也想不出来。

萧明见马氏正在气头上,也不多说,自个儿又躺回了暖洋洋的椅子上,思考着怎样劝服马氏。

大宋风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宋风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再遇后爱的轰烈17章(第17章 真相)

    原标题:再遇后爱的轰烈17章(第17章真相)小说书名:再遇后爱的轰烈第17章真相“当初是夏忆救了墨寒哥哥,我好不容易让墨寒哥哥认为是我救了他,让他对我有了好感,可是现在墨寒哥哥竟然为了那个贱女人对我这么冷漠。”“还不让我留在沈家,都怪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让她来我们家,为什么?”夏沫雪怒喊着,“她就是一个狐狸精,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害的我故意弄伤自己,还留下这么丑陋的伤疤。”彭丽听到自己女儿又开始胡言乱语了,立马抓住了她的手,堵住她的嘴巴,“你怎么又开始胡言乱语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这件事情绝

  • 绝计纵横17章(第17章 比花儿还美)

    原标题:绝计纵横17章(第17章比花儿还美)小说名:绝计纵横第17章比花儿还美当夜,我住在了云朵家为他专门准备的单间,被褥都是崭新的,发出一股好闻的清新味道。躺在舒适柔软温暖的大炕上,不由产生一种归属感。草原的夜,格外宁静,偶尔远处传来马蹄得得的声音,那是晚归的牧民在归巢。我安然入睡。漂泊了几个月,第一次睡得如此安逸。第二天清晨,正睡地香,脸上痒痒的,睁开眼,云朵的笑脸正在眼前,发梢撩拨在我的皮肤上。看到我醒来,云朵嘻嘻笑了:“大哥,睡得好不?”我揉揉眼睛坐起来:“好啊,好久没睡这么好了,睡得好

  • 特等冥夫17章(第十七章 芭比东海王)

    原标题:特等冥夫17章(第十七章芭比东海王)书名:特等冥夫第十七章芭比东海王商煜将那个桃木玩偶变成我最喜欢的芭比之后,我就看刚才那个人偶就顺眼多了,只叫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我对芭比的喜欢,所以,我也对附身在芭比里的商煜也格外的关心,走到哪也想要带着这个芭比。商煜似乎也愿意卑被我带在身边,因此我打算带着他出地宫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反而还默许了。因此,没有任何的阻拦,我带着商煜顺利地出了东海王墓。把商煜带回了我的宿舍,之后,我便似乎和商煜形影不离,走到哪里也会带着芭比在身边。回到学校后,

  • 我的老婆是厉鬼17章(第十七章 丑恶嘴脸)

    原标题:我的老婆是厉鬼17章(第十七章丑恶嘴脸)书名:我的老婆是厉鬼第十七章丑恶嘴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知道鬼媳妇已经回到我的身边,我的心里就踏实多了!但是一想到今天晚上12点之后,镇长那个狗东西还要把我扔进何家老宅,我这心里就堵得慌!虽然外婆告诉我说,即便是他把我扔进河家老宅,我也不会死,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何家老宅里的那个厉鬼就是我的鬼媳妇!镇长之所以要把我丢进何家老宅,目的就是想让里面的厉鬼来吓死我,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呀,那个厉鬼是我的鬼媳妇!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完全不用担心,但是话又说回

  • 医毒双绝17章(第十七章 特殊身份)

    原标题:医毒双绝17章(第十七章特殊身份)小说书名:医毒双绝第十七章特殊身份秦越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根本就不是在商量,而是下命令!白宇哲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秦越找自己居然是给出这样的条件,让他有点意想不到!照理说,他这么一个小人物,秦越身为一国皇子,既然他心中不爽了,直接杀了不是更简单,更彻底?而且经过白宇哲这一会儿的接触,秦越做出这种事情是完全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心狠手辣,杀伐果断的人!可现在,对方不但不杀自己,还给出十颗源石。诚然,十颗源石对于三皇子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对于浮城这

  • 把守相爱共此生17章(第17章 前后两张脸)

    原标题:把守相爱共此生17章(第17章前后两张脸)小说名称:把守相爱共此生第17章前后两张脸饭桌上,乔一鸣时不时地偷瞄阮小溪,昨晚上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一夜都没有睡好。阮小溪低头吃着早餐,像是没事人似的。“小河,吃完我送你去上班。”乔奕森放下手中的盘子,看着阮小溪宠溺地说。“乔宝,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的。你先走吧,我还没有吃完。”阮小溪抬头,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回答道。“那怎么行呢?接送你都习惯了,一天不送你,我还真的觉得少了点什么。”乔奕森说的跟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乔奕森只知道她是一个记者,估计

  • 回廊一寸伊美人17章(第17章 重点是一辈子)

    原标题:回廊一寸伊美人17章(第17章重点是一辈子)小说:回廊一寸伊美人第17章重点是一辈子最终,叶锦也没能躲过乔安漠的攻势,短短两天的时间,第二次和他滚在了一起。等某男解了馋,她已经彻底没力气了,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乔安漠,则是神清气爽的,自己洗了澡,又拿了湿毛巾帮她擦洗干净,才心满意足的抱着她一起躺在床上。明明困倦的厉害,叶锦却是睡不着。叶胜云已经彻底和她摊牌了,依照他的性格,接下来,就是千方百计的夺走她手里的股份。而叶婉,对乔安漠可谓是爱到了骨子里,自然也不会消停。报仇的事,拖不得了。“乔安

  • 神针怪手17章(第17章 对林风感兴趣了)

    原标题:神针怪手17章(第17章对林风感兴趣了)小说名字:神针怪手第17章对林风感兴趣了当这道声音响起的时候,苏曦瞬间就是一喜,随后她直接跑到了苏南天的面前,细细的观察起苏南天的脸色来。“曦儿,你怎么在这里?他又是谁?”苏南天突然间开口道。现在他还没有意识到他的脚下,有一滩黑血。听到苏南天的话后,苏曦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她此时也顾得得其他了,直接就向着苏南天抱了过去。“爹爹~”最近这段时间,苏曦的压力很大,一方面要面对几大家族的打压,另外一方面,她感觉她的爹爹,又快不行了。因为,最近她爹爹有些老

  • 特品圣医17章(第017章:睡豪华大床房!)

    原标题:特品圣医17章(第017章:睡豪华大床房!)小说名字:特品圣医第017章:睡豪华大床房!在这警服男很装逼的说完话后。身影未动,劲风忽来。下一刻方旭已经动了手,近在咫尺的警服男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待看清楚时,只见方旭手肘已经到了他的眼前,毫无反应的时间。噗!手肘与警服男人的脸颊亲密接触,随着惯力和强大的力道,男人侧飞而出,直接倒在了大床之上。这间房屋极为狭窄,事情眨眼发生,另外两个人等反应过来,想跑,想动手全都已经来不及了,方旭的速度和动作的连贯忄生,好像是早已经在大脑中演变过了似的。他抬

  • 风起天路17章(第十六章 曙光初现)

    原标题:风起天路17章(第十六章曙光初现)小说名:风起天路第十六章曙光初现黄敬祖放下电话,抬起头:“小楚,你去一趟县法院。”楚天齐忙问:“什么事?”“没说,只听到是一个女的声音,对方说是姓刘,是不是外贸公司的欠款有着落了?”黄敬祖话里带着兴奋。“不可能吧,法院立案庭龚庭长说,近期都不会有外贸公司的执行款回来。”楚天齐如实说。“哦,小楚你不会有什么事吧?”黄敬祖的话里带着疑惑。楚天齐正不知怎么回答,黄敬祖的电话又响了。“是,我是,让楚天齐去?好。”黄敬祖接通了电话。电话很快打完,黄敬祖不悦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