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报恩是个技术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4:02:5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报恩是个技术活
第三章淘米龙

她双手合十,小声祈诉:“蛇仙子啊蛇仙子,您若有灵,就先放了黄二伯吧!再不出来,黄二伯都要被烧死了。汇金地您现在出来,他为报救命之恩,肯定乐意以身相许的。”

尹大虎悠悠醒转,被黄瓜瓜搀扶着过来,就见她眉目清净,略带清愁,半蹲在地上嘴唇喃喃蠕动,显得有几分孩子气。

他自打从京城回来,这密州城里,虽也不乏美色,却没有这般的人才。聊聊一眼,便有几分风流。略略垂眸,又现出三分清冷。他反正是从没有见过哪位美人儿,这种或风流或浪荡或清冷或稚气的繁复气质,竟然可以变幻自如的。

当即便上去拍了拍他肩膀:“萧大夫,说什么以身相许?”

萧玉台一早滴米未进,被他从背后一吓唬,立时双腿虚软,坐在了泥土上。报恩是个技术活小说txt全文阅读

她面色略白,尹大虎顿时“怜香惜玉”,挽袖问道:“这是怎么了?被吓着了?不怕不怕,哥哥随手烧了他!”

萧玉台忍着白眼,偏头对他一笑:“饿。”

自有颜色,一笑倾城。

尹大虎抹了抹嘴角,压根没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待片刻之后,耳朵里的声音才传回了脑中,他双目炯炯,抚掌道:“饿了?那我也是饿了!黄瓜,快去让你老头备饭。”

这时辰炊烟早过,闹出了大事,村民们也没有心思吃饭了。听里正和二婶说了,是小萧大夫的意思,各人便从家中取来现成饭菜,摆在廊檐下,凑齐了十大满碗。

黄二婶亲自过来斟酒,油腻腻的胖手往萧玉台背后狠劲一捏,咬着牙缝交代:“快想办法,别光顾吃!”

萧玉台龇牙咧嘴的朝她眨了眨眼。

桌上只有一个煎蛋饼,黄二伯家的一个大块辣子兔肉,其余的多半是些萝卜青菜野菜根。原文http://www.huijindi.com/尹大虎一看面前一盘看不出形状的野菜,黑乎乎的一坨,正要发作,就见萧玉台抄着筷子撸了一满筷子的肉,足足有三四块,放在了自己碗里,大咬一口。

“好吃!”

那一盘子兔肉本来没多少,这一筷子下去,就少了半盘子。尹大虎一看就急了,他一早出来,又遇上怪事,又惊吓又激动,早就饿了,当即和萧玉台你一筷子我一筷子,把这盘子肉剿了个干净。

待肉完了,萧玉台也略微垫下底了,端起酒杯,含混道:“尹兄,我比你年幼,就攀个兄长!”

说完,端起酒杯咂了一口,打个寒颤,朝外边儿喊:“二婶,酒凉,快拿炉子来温一温。”

没一会儿,黄二婶拎着小炉子,把酒壶放在上边,没好气的咧着:“这才秋天咧,你就要喝温酒,身体这么虚的哦,将来怎么给我黄家开枝散叶传宗接代?”说完就出去了。

尹大虎干了一杯涩酒暖身,惊讶问道:“莫非你要入赘这黄家?这……贤弟,这毕竟是乡野人家,能有什么好女子?贤弟若是有志在此,不如交给我,我们尹家也是有名号的,保证给你找一个如花美眷、金山岳丈!”

萧玉台看他越扯越远,再扯自己真都要动心,自此树立一个靠着俊俏脸蛋儿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好日子的崇高目标,急忙打住:“误会误会!二婶那是悲切之言,不可当真。”

说完,眼疾手快,一筷子抄起鸡蛋饼在饭桌上旋了一圈儿,就转到了自己碗里,也不见如何狼吞虎咽,极秀气的,几口就不见了踪迹。网站http://www.huijindi.com/那盘子里只剩下一点鸡蛋沫沫了。

尹大虎张大了嘴,眼神里满满的服气。

酒过三巡,二人推杯换盏,尽情吃喝——多半是萧玉台在吃,筷子所到之处,也不拘什么,风卷残云一般扫尽落叶。尹大虎光喝了几杯冷酒,面颊绯红,高冠斜戴,已有三分醉意。

萧玉台开口了:“听说,尹兄遇上怪事,还未曾往家里头报信?”

尹大虎头摇的拨浪鼓似的:“那可不行,这种事情,他们一准儿派人来捉我回去了。我带下来的,都是我自个儿的心腹,有个好多事的管家,被我兄弟捆起来了,撂在后边呢。”

这事儿,萧玉台早查的清楚,真要传回了城里,必是要连太守大人都惊动的,到时候便不可运转了。网站huijindi.com

当即粲然一笑,不吝盛赞道:“兄长大气!”

“那可不是,我早已弱冠,自己能做得了主了。”说完,掇着凳子坐到了萧玉台身边,偏头近她耳边,低声道,“还不是因为这。你可知道,这黄岩村,是我们尹家的祖地。若是尹家祖地真出了邪祟,我们尹家,树大招风啊,也有不少敌人,到时候大做文章……”

说完叹了口气,抄起萧玉台的杯子就一饮而尽。

萧玉台心中一动。

看他这模样,尚有怜悯之情,何况亦属两难之地,倒也好说通。只是,究竟该怎么请走蛇仙子,连她自己也没有三分把握,于是也跟着叹了口气。报恩是个技术活小说txt全文阅读

虽是如此,该怎么忽悠还得继续,那黄二婶是她衣食父母,黄二伯于她,也有救命之情。

“尹兄可曾听说过淘米龙?”萧玉台伸出手指头戳了戳半醉半醒的尹大虎,“……不不,喝高了,说错了,是百叶龙。”

“百叶龙?不就是荷花龙?”

“不错。再有两日,就是十月初二,正是这条荷花龙的生辰。”

尹大虎嘟囔问道:“十月初二,莲藕都早就出塘了,哪里还有荷花?荷花龙又来干什么?”

萧玉台大着舌头解释:“尹兄,你是在密州城长大的吗?这传说是酱紫的……黄岩村直出东南三十余里,有一条河,据传很久之前,河边有一对青年夫妇,妻子怀胎三年而不出,三年以后,才终于生了个大胖小子。恰逢大旱,村中里正就说这孩子必定是怪胎,要杀死其子祭天。他爹不忍心,趁机把孩子放在洗脚的木盆里,藏在了荷塘里。几天以后,其母去河边淘米,看见孩子游了出来,向她讨奶吃。于是,她每天做三顿饭,就偷偷在河边喂三次奶,一百天后,孩子已经现出了龙形。这时候,消息传到了里正耳朵里,于是他就躲在河边芦苇里,等小龙探出头来,一刀砍了过去。”

第四章三更,有雨

尹大虎张大了嘴:“然后呢?”

“然后,小龙躲避不及,被他一刀砍断了尾巴,鲜血淋漓。这时,正巧荷丛里停了一只又大又漂亮的蝴蝶,蝴蝶看到小龙平白无故被砍了尾巴,心里非常难过,就飞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接在了小龙的伤口上,变成了一只龙尾巴。小龙有了尾巴就像老虎添翼,尾巴一甩,满塘荷花叶子乱飞,他尾巴又一甩,身体变成了数十丈长,他尾巴第三次一甩,就从池里蹿起来,飞上了天,顿时,天上狂风大作,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其母一看儿子飞上了天,连忙喊了三声:‘儿啊!儿啊!儿啊!’小龙听到娘的喊声,在荷花塘上转了三圈,然后吞云吐雾飞走了。从此,只要天旱,这条小龙就会飞来驾云播雨。”

尹大虎听的目瞪口呆,又问:“然后呢?”

萧玉台一巴掌拍开他凑过来的脑袋,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完了?”

尹大虎砸了砸嘴,涩酒下肚,嘴里有点儿怪味,随手捏了一块玉米饼,一点一点的嚼着。这玉米饼焦香,嚼了几口,才嚼出点味道来,原滋原味的,还不错。

“想不到这粗粮,还挺香的。对了,然后呢?”

萧玉台暗暗思索了一下,慎重道:“我之所以和尹兄说这些,是因为愚弟心中有些不同的看法,只不过,事关重大,也不知道好说不好说。”

尹大虎一拍桌子:“说!”

萧玉台伸出三根手指头,往村南的方向指了指。尹大虎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方才我去看望黄二伯,黄二伯认出我来,不断拍打铁笼。我说,黄二婶打算为黄家女儿招婿,顶立门户。黄二伯就安静下来,过了片刻,不再言语,朝着村南的方向做了这个手势,非常急切。我连猜了好些,最后猜到村南的粮仓,黄二伯面露喜色,又安静了下来。我方才已经通知里正,去检查粮仓了。”

“啊……然后呢?”尹大虎能听得明白,可是这和淘米龙有啥关系?都什么跟什么啊?

“尹兄,天生万物而有灵,大荒西经中甚至早有记载,女娲大神造人之初,最先便是依照自己尾巴的形状,造出了一条白蛇。尹兄虽然在城里长大,但这里乃是尹家祖地,应该也知道黄岩村有流传,此处有一条大蛇出没……”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又是龙,又是蛇的?又是三根手指头的?”

尹大虎听的一头雾水,急的很。

萧玉台直言道:“尹兄,假如这异象并非是邪祟,而是祥兆呢?据我估计,并非蛟蛇邪祟,而是荷花龙回来探母了。再过三天,可就是十月初六,荷花龙的生辰之日了。”

尹大虎搁下玉米饼,一拍桌子,正色道:“我明白了!”旋即起身,抖了抖衣裳,“亏我有心结交!原来,是被人当成了傻子!姓萧的,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和那姓黄的老农交情不错,可打量少爷我是个傻子吗?”

说完,转身便走,长袍行云流水般一旋,紧接着……下盘一沉。

黄二婶半跪在地,熊抱住尹大虎双腿,哀哀哭嚎:“大少爷,您别走!听萧大夫把话说完啊!这……萧大夫的话,我听着有头有理的啊!”

“撒手!”尹大虎一看黄二婶那个切菜板一样的脸盘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赶紧扭头多看了俊俏的萧玉台两眼,这才觉得眼睛舒坦多了,勉强压住了火气。“快点撒手!外边都是我的人,再不撒手,叫你好看!”

萧玉台立身而起,挡在尹大虎身前,伸出三根手指头:“三更!有雨!”

又转向黄二婶问道:“二婶,粮仓可去看过了?”

村子里各家吃的粮食都是预留好的,若是有多余的,多半就直接给收粮的人卖了。至于田地的租子,就是各家报数,安置在村南的粮仓。这粮仓位置在村中,院落密集,阳光通风都好。

黄二婶一头雾水,见萧玉台眼神清澈,看不出任何异样,大拇指却抖了抖,急忙应答:“去看过了,我也没心思去管,好像有哪里漏水,里正已经安排人去拾掇了。”

萧玉台缓缓走到脸色不虞的尹大虎面前,一字一句重复道:“今夜三更,必定有雨。”

又轻拍了拍黄二婶的肩,黄二婶犹豫了一下,把人给放开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尹大虎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尹兄,若真是被我猜中,果真是那荷花龙回来探母,若是因为误解而有了磨难,恐怕……有灭族之威。”

尹大虎脸色更加难看,心里却在飞快的思量:他本意速战速决,将这邪祟火烧了,黄岩村天高地远,即便真有星点消息传出,那也没有实证。可若果真被这小萧给说准了,果真伤了天和,那尹家阖族,都不够偿命的。

如此衡量一番,他很快便有了定数,抬眸瞧了一眼廊外天色,说道:“天气晴朗的很,我就只能等你到三更!”

随即出去,吩咐外面的黄瓜瓜,让人把笼子拿布围好,抬到屋子里。

黄瓜瓜好奇问:“怎么少爷?这邪祟不烧了?”

尹大虎抽头就是一个耳刮子:“胡说八道!什么邪祟,小萧大夫说了,这人是吃了野菌,染了病,只是,恐怕有些棘手。这是他们村里的事情,我们就先不要管了。去,给少爷我找个舒坦的地方。”

黄瓜瓜随口就答:“少爷,这穷山沟沟里,哪来的地方舒坦啊!满村里,总共也就黄鹤鹤长的好看点,可以陪着玩的姑娘,更是没有啊!”

尹大虎深吸口气,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姑娘?还要好看?少爷我在你心中这么的骄奢淫逸无恶不作吗?爷我就是要找个干净舒适的地儿躺着!”

黄瓜瓜抱头急窜。

一会儿,笼子被运了进来,拿布围着,黄二婶也不敢看,等人都出去了,小声问:“今晚真的有雨?”

萧玉台神色沧桑:“大概吧!”左肩的伤口隐隐作痛,按照这个骨头疼的经验,夜里多半会有一场冷雨。可若是不下,那她也没办法再拖延了。

黄二婶绝望的瞅着她,身子一动,萧玉台早有预料侧身一闪,黄二婶广阔的胸怀就搂着了一根板凳,哀怨的瞪着躲开的萧玉台,嚎啕起来:

“小萧啊,你要救救你亲爹啊……”

萧玉台拽着铁笼上的布:“二婶啊,我要掀开再看看,您就别看了,快去门口守着吧!”

扯开布幔,这条“四脚蛇”已经成型,长长的蛇尾盘踞在笼子里,眼睛已经闭上了,只是这肚子……似乎有点隆起?

第五章接生

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那股舒适的暖意从玉坠上一直融入五脏六腑,像刚品了一盅上等雨前茶。萧玉台盯着看了片刻,束手无策,只好学着妇人的样子,小声叩拜起来:

“蛇仙子啊蛇仙子,此时将有大祸了!不管您是为何而来,还请您速速回去。从何处来,便往何处去吧!”

笼子里的“四脚蛇”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动静。

已经十月,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天边星子明亮,尹大虎让黄瓜瓜来传了话,三更时分,会亲自过来“看着”事情了结。

也是,天边繁星明亮,哪里是要下雨的样子。

萧玉台急的不行,黄二婶几次问话,见她没有个言语,急切起来,就要去找山腰上住的黄大姑。

“胡闹!二婶,你今天要是去了,黄二伯就是逃过此劫,将来也会后患无穷!那黄大姑是干什么的?三姑六婆,下九流中的下九流!尹大虎已经发出话去,黄二伯是患了病,你现在请来了黄大姑,那就坐实了邪祟!”

黄二婶急得跳脚:“那要怎么办?要是邪祟,黄大姑来了,不是正好就除了邪祟?怎么就后患无穷了?啊?我……老头子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萧玉台一时跟她也解释不清楚,就算说了,她也不明白这其中利害。正僵持着,尹大虎披着一件雪白的裘衣进来了,二话不说,吩咐黄瓜瓜,把人绑了。

黄二婶虽然彪悍,被两个青年人制住,也动弹不得,嚎啕起来,怒眼瞪着萧玉台。

萧玉台冷眼瞥了尹大虎一眼,心中却叫了一声干的好:“把人扶到床上……别弄伤了。你要是想让人听见她哭,惹的这些村民动怒,只管就把她这么放着。”

尹大虎挥了挥手:“别弄伤了,把嘴堵着。”

又扭头随着萧玉台进了里间:“如何,再有一炷香,就三更了。”

“不是还有一炷香?”

尹大虎也不言语,见萧玉台立在窗前,也同样站立在旁边,两人默默等候。

三更不到,突然漫天寒星都收敛了锋芒,雨水毫无征兆的降了下来,打在干燥的黄土上,犹如滚珠。

黄瓜瓜推门进来,一眼就见到自家主子张大了嘴,傻兮兮的站在萧玉台身边。一个锦衣玉冠,一个粗布长袍,都是面容清朗,竟然不相上下。

“少爷,真下雨了。”

尹大虎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看门,转身问:“现在如何?”

萧玉台忍着肩膀的酸痛,转身去看笼子。笼子里,黄二伯意识已经完全昏迷,双眼紧闭,只是肚子隆起的越来越大。

尹大虎背对着笼子坐在条凳上,低声问:“雨是下了,现在你要如何?萧玉台,你既然管了这件事,天亮之前,若是不得善了,这黄岩村你是呆不了了。若是我尹家兜不住,你就得与我尹家共患难了。”

他不管萧玉台看出这是病还是邪,也不管他是怎么算出有雨的,他不敬鬼神,也不管这东西是什么,他只在意这事情能不能解决。

若是事发之后,黄二伯安然无恙,谁也不敢妄动。可若是黄二伯出了事,恐怕就只能任由他人做尽文章了。到时候,连宫里的姐姐都会受到牵连,更何况,他一个山野大夫?

萧玉台被他念叨的烦了,眼也不抬:“我要动手了,尹公子要留下与我打个下手?”

尹大虎略想了想,实在无法面对这惨淡的人形怪蛇,把裘衣给他披上,就转身出去了。

萧玉台一个人蹲在“四脚蛇”面前,呆了片刻,颤颤巍巍的伸出手,隔着冰凉的,定定捏住了黄二伯的脉。

黄二伯手腕上布满了鳞片,触手生凉,幸而脉象还在,竟然十分有力,只是跃动明显,滑如走珠。

萧玉台急忙收回手,震惊之余竟然将害怕惊惧都放在一边,再次把住了脉。

还真是喜脉,而且,就要临盆了。

望着黄二伯那盆大的肚子,一身的鳞片,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萧玉台觉得,似乎也没什么好震惊的了。不就是在男人身上诊出了喜脉嘛,而且,这男人不就是要生了嘛,有啥好奇怪的?

所以呢?她现在要下针催产吗?

生死一迹,她从梧州一路逃到了这个小山村,竟然也摆脱不了命运的捉弄,此种情形,她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将玉坠含在嘴里,借此壮胆,暖意融融,麻利的从药箱中取出银针、金针和镊子,拔掉穴位附近的鳞片,毫不犹豫的施针下去。

几针下去,黄二伯眼皮跳动,似乎有了微弱的反应,而这时,她能做的已经做完了,只能干等着了。

屋外骤然狂风大作,初冬的天气,雷鸣声从远方而来,闪电正正悬挂在眼前。尹大虎等的不耐烦,被异象鼓动,推门冲进来。

“到底有没有法子……”

屋内的一切,都在瞬间静止了,呼呼进来的冷风,萧玉台口中呼出的热气,裘衣上飘动的羽毛都静止在时空错漏之间。

就在一切都静止的时候,一个粉色的小蛋滚了出来,昏迷中的黄二伯猛地弹跳了两下,浑身都舒爽下来,四肢也放软。小蛋滚到地上,冒出两个圆溜溜的黑眼珠子,一眼就看到了萧玉台,两眼放光,朝她肚子冲了过去。

什么鬼哦!转生的时候竟然不小心找了个男人,真是喝酒误事!幸好这还有个女人!

蒙头蒙脑的就要撞过去,继续转生,眼看就要成功了,突然被一团大力撞击了一下,一条白色的小蛇和它扭在了一起,灵气外泄,这次转生是不行了!

它气的不行,从蛋壳里伸出脑袋就狠狠的撕咬了那条小蛇脖子一口,咻的一声窜出窗外,消失在雷电之中。

“到底有没有法子!”

尹大虎在外边冻的浑身发抖,跺着脚冲进来,猛一打眼就看见笼子里浑身冷汗的黄二伯,之前的蛇鳞、蛇尾巴全都不见了,分明就是个有点虚弱的人。

萧玉台只觉得眼前一花,黄二伯已经恢复了“原形”,又惊又喜,顾不得理会,浑身又冷又怕,仍旧打起精神敷衍尹大虎道:

“只是蛇鳞病。村里人害怕,所以才传的邪乎了。”

尹大虎之前是见过黄二伯那样子的,那么粗那么长一条蛇尾巴,一句蛇鳞病就想算了。但他也没多说,让萧玉台上去诊脉,最后开了药方,两人定了案,黄二伯就是蛇鳞病,只不过因为来势凶急,村里人又害怕,幸好小萧大夫医术高明,秉承父母之心,排除恐惧之情,将人给医治好了。

报恩是个技术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报恩是个技术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爱过一场兵荒马乱13章(第13章 还他一顶绿帽子)

    原标题:爱过一场兵荒马乱13章(第13章还他一顶绿帽子)书名: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13章还他一顶绿帽子我顺着那只手抬起头,看到了薛度云。他今日穿了一件干净的白衬衣,笔直的西装裤,纤尘不染的黑皮鞋,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帅气。“当小三当得这么猖狂也是本事,不过在骂别人不要脸的时候,难道没发现自己贴着小三的标签其实早就没脸了么?”薛度云虽然表情波澜不惊,语调也缓慢沉稳,却威慑力十足。他就那么轻轻松松一甩,季薇就像受到了巨大冲击似的,连退了好几步,被何旭扶住才勉强站稳。男人的尊严让何旭将季薇护在身后,挺身而出

  • 红妆余毒:栀子香13章(第13章 他的警告)

    原标题:红妆余毒:栀子香13章(第13章他的警告)小说名:红妆余毒:栀子香第13章他的警告“罗夕颜,你还真是不懂的爱惜自己,处理好,要是留疤的话,我会让你付出比这更惨痛的代价。”顾宸明显的怒了,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冷的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会小心的。”我低下头,不敢看他满是怒火的眼睛,生怕一不小心,他就会直接伸手过来,掐死我泄愤。听着质地有力的脚步声走出包厢,我才终于松了口气,抬头看去顾宸确实走了。空荡荡的包厢,让我终于松了口气。我看了看胳膊上有点惨不忍睹的烫伤,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认

  • 亿万婚约13章(第十三章 再见林锦尧)

    原标题:亿万婚约13章(第十三章再见林锦尧)小说名称:亿万婚约第十三章再见林锦尧这顿饭吃得非常沉默。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气氛也一点一点凝固。眼瞅着吃得差不多了,苏沫就起身借故去洗手间,再待下去,她怕自己会被自己憋死,却没注意到她身后那双眼睛里的深意。苏沫刚一走,蓝风宸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下屏幕,显然有些意外会在这时候接到对方的电话,刚接起来,就听到对方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一抹戏谑。“听说你在相亲?”蓝风宸把手机拿开又看了眼屏幕,显然是怀疑自己听错了,看看外面,“这天也没下红雨啊!陆大少怎么关心起我

  • 军长的宠爱小娇妻13章(第十三章:易云睿的‘笑’)

    原标题:军长的宠爱小娇妻13章(第十三章:易云睿的‘笑’)小说书名: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十三章:易云睿的‘笑’“你!”尹静遥怒目圆瞪,正想开骂,这时助理走了出来,立刻恢复妩媚的笑容。这脸变的快呀……夏凝暗下赞叹,尹静遥是做影后的料。“尹少校,老将军说对于出席B市军部汇演的事情还要考虑,考虑好了再通知你。不好意思。”“没事,”尹静遥一边笑一边点头:“麻烦你了,将军决定了的话,麻烦第一时间通知我。”“好的,”助理转而向夏凝道:“夏小姐,这边请。”尹静遥离开,经过她身边时,恨恨的刮了她一眼:“小人得志,

  • 前妻不要逃13章(第十三章 尴尬的相遇)

    原标题:前妻不要逃13章(第十三章尴尬的相遇)小说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三章尴尬的相遇白书南带着冷清溪离开了公司后,冷清溪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让白书南请她吃顿好的,而是跟白书南说,简单地吃顿工作餐就好了。吃过饭白书南提议带冷清溪到附近的花圃去散散心,那里的建筑风格突出,一定会给冷清溪很多灵感,冷清溪正在为设计上的瓶颈感到烦闷,听到白书南的提议,她欣然同意。两人走近了这栋建筑,冷清溪迫不及待地拿起相机开始拍照,突然,她在相机里看到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人——慕寻城!天哪,慕寻城怎么会在这里?冷清溪呆住了

  • 借我一双慧眼13章(第13章 毕业啊毕业)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13章(第13章毕业啊毕业)书名:借我一双慧眼第13章毕业啊毕业大学校园里的七月,永远充满了离别的忧伤!黄昏楼道里的吉他声是那么的凄凉,仿佛是诉说不尽的离愁与别恨。校园里一群从外面小酒馆里喝酒回来的大四学生,醉眼惺忪间嘴里还念叨着自己心爱的姑娘的名字。宿舍里要打包的东西堆得横七竖八,像杂乱而又难以倾述的心事。毕竟在一起整整生活了四个年头,一起疯过,哭过,笑过,在人生最美好的那几年,彼此见证了各自的成长与成熟,要割舍还真有点不舍。同一寝室,同一个班,同学间彼此的恩恩怨怨在要离别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3章(第13章 销声匿迹)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3章(第13章销声匿迹)小说书名: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13章销声匿迹深夜的别墅里显得格外空旷。萧贺安抚了云玥休息,一个人来到酒橱,开了洋酒。脑子里全是云晴的模样,从她滚下楼梯,再到自己满手鲜血。去到医院之后为什么没有留下听医生说结果?“噗呲”一笑。拿出电话打算找个小游戏解解闷,萧诺的一条语音转发让他定睛。想到萧诺骗过自己,几乎没有犹豫地删除了那条语音转发。消息记录被清空,莫名地心也空了。“我才不要再上当。”萧贺干了一杯,冗长地夜晚,他辗转反侧的在沙发上。打开手机看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3章(13.她到底是谁)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3章(13.她到底是谁)小说书名: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3.她到底是谁厉琛的心蓦然剧烈的抽痛着,但一看见沈司南为了这个女人癫狂失控,他就咽不下这口气,坐上驾驶座踩尽油门回到医院,将宋瑶扔给了战栗不安的医生,“要是再把人弄掉,我要你们陪葬。”“是,是的,厉总。”医生的唇角还泛着淤青,可是看见厉琛的脸色他就不敢反抗,宁愿再被沈司南打一顿,也不敢让宋瑶跑掉。一早在旁等候的护士立刻上前把状似失魂的宋瑶押到病床上检查,发现裤子上渗出了血迹,惊到了医生。“厉总,这位小姐恐怕要流产了!她

  • 我在时光里等你13章(第13章 自杀)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3章(第13章自杀)小说名称: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3章自杀“我爸爸现在还在受审判。”辰亦铭抿着嘴唇:“这件事,虽不是我做的,却也有我的责任。”“呵呵,你说不是就不是了,辰亦铭,你以为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吗?”姜紫咄咄逼人,只想让他赶紧走。辰亦铭压下自己的怒火:“我知道你对我失望了,但我会想办法弥补你。”抑郁症患者最大的特点,就是食欲降低。姜紫也是如此,别说面对这些清淡的饮食了,就是把山珍海味给她端上了,她也吃不了几口。为了基本的身体机能,她多少会让自己吃一点。食物在嘴里索然无

  • 放下爱情放下你13章(第13章 用你的血续命)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3章(第13章用你的血续命)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3章用你的血续命顾泽言轻笑出声,悠然走到沙发边坐下,不过眉眼之中被一层阴骘所覆盖:“白伯伯让我和白露订婚我都照做了,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不如说来听听?”“我听说,那个叫林凡的女人也是熊猫血。”白志远一字一顿的说着。顾泽言脸上的笑意凝固,他眯起眼,冷声道:“你听谁说的?”“我自然有我的办法知道。对于我来说,别说取那个女人的血,就算要了她的命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为了证明你是不是真心忠于白氏,这件事我决定交给你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