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凰谋之特工嫡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9 4:32:2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凰谋之特工嫡妃
第3章 悠然山林(1)

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汇金地暮Chun的风,就像是晚开的霞,一抹彩,一瞬间地就全部都明媚了。

屋外的阳光温暖柔和地让人心碎,景娴一身素衣青裙坐在了小院里宽敞的躺椅上,满足地闭上了眼,动了动令自己觉得舒适的姿势,面色是格外的轻松自然以及惬意。

院子的北面是几间竹子搭成的竹屋,清爽中透着几分悠远的雅致。院子里还搭着几个晒药的箕子,上面的放着一些昨日采回来的草药,透着一股安宁的药香。

林风阵阵,带着清冽的味道,点缀在绿色汪洋里的是大团的红杏枝头,果真是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这样安宁,淡然,祥和的生活,她以前几乎是想也不敢想。如果说,以前的命是国家的,那么,现在该是自己的了吧。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即便是她自己到现在也有些恍惚,记忆中的最后一刻是那块无比硕大的带着火光的石块朝她而来,就已经是清醒地认识到这也许真的是自己特工生涯的最后一次任务了,那么大的爆炸,虽然已经做好了逃离的准备,可是当建筑物倒塌的那一瞬间,景娴就知道这一次或许是真正的了结了。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命大的活了下来,尽管是魂归异世,重生到异世另一具同名的女孩的身体里。

简而言之,坑科学的,她穿越了。

足足在床上躺了3天,每天一碗被灌的苦药,景娴终于消化了这个意外,令人震惊到了极点的事实,然后,果断地发现,她赚到了。

那天醒来的她,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简单干净的竹屋里,素雅简单的装饰昭示着这是一个女孩子闺房。

身子瘦弱,似有不足之症,全身疼痛无力,然后贸贸然闯进来的古怪犀利的老头,自称是原主的师父,给她喂了药。

这两天,凭着脑海里的细碎记忆和原主的部分手迹,该了解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了七七八八。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原主也叫‘景娴’,不过前方冠上了个楚姓。据说是本朝京都大家族的小姐。家族阴司,早产,自幼便是患上了不足之症,心口绞痛,父母双亲聘请了数十位大夫都说早夭。

好不容易养到了5岁的时候,一次凶险发病,还是被现在的师傅,‘鬼医’鬼夫子救治,事后便给带走了,说是十年完好奉还。而今,已然过了八年。

这是一个柔弱,静美的女孩子,镜中清丽秀色的脸蛋,即便是还未长开的青涩,就已经初绽芳华。可惜虚弱掩饰不住的苍白淹没了不少风姿。原文huijindi.com

原主纯善,私自进山,在山脚边,捡了一只受了伤的白毛兔,突然发病,好不容易被进山采药归来的鬼夫子看到了,这才是给带了回来,救治了一天一夜,也就便宜了现在的她。

前世她已经29岁,而今正当年少,而原主和那嗜医如命的师父呆了这么些年,别的不说,久病成医,在学医上也颇有慧根。不得不说,铁定地赚到了。

而自从她在这具身子上醒来,她就隐隐发觉了这具身子的病痛在慢慢地减轻,这是一个好现象。

*

“大早上的,还睡什么,你个懒丫头,还不快去采那个什么什么花。”耳边传来了鬼夫子中气十足的吼声。

第4章 悠然山林(2)

景娴简单地揉了揉眼睛,萌萌地伸展了一个懒腰,眸子淡然平和,娇俏地歪过了头看向了隔着两米远望,纠结而又片刻小激动地正看着她,准确的是她身下的‘椅子’,一边的衣袖下还隐晦地藏着一个小茶壶的鹤发童颜的老人。版权huijindi.com

“师父——”状是少女般的天真可爱的语气,不自觉地就是带上了几丝似撒娇般的亲昵。

“鬼叫什么。”鬼夫子脸色一凛,干脆地将头一扭,摆着个不屑的大长脸,可是不时地又是偷偷地回来看了两眼,泛白的胡子也是一颤一颤的抖动,简直就是个童心未泯老顽童。

景娴浅浅低头一笑,这便宜师父看着是蛮不讲理,毒舌威严,其实对她可真真是好,不然也不会用尽心思,精研医术,各种珍贵药材吊了原主这么多年的命。虽然有时候是有些粗声粗气的,可那流露出的关切以她堪比x光的眼睛看,可都是不做假的。

前些日子闲来无趣,自己便想法儿雕琢了一把闲时的躺椅,这老头子爱玩闹的Xing子自然一眼就是瞧中了。还有那金银花,这个地方虽然药材都是不少,可是花茶,药膳的功用可就是大大的落后了。原文huijindi.com

金银花Xing寒,味甘,入肺、心、胃经,具有清热解毒、抗炎、补虚疗风的功效。前次泡茶的时候,她随手拿了放了两朵。可这老顽童一喝顿时地就是上瘾了,天天捧着个小茶壶当宝贝似的拽着,死也不肯撒手。

如今茶有了,可不就是眼馋自己的椅子了。

“好嘞,师父,您老辛苦了,快歇歇,徒弟我去山上走走,回来啊,给您加餐。”景娴用手挡了挡日渐明亮的日光,感觉躺着确实是有几分灼热,体贴地让出了位子。到了屋里,拿出了竹藤编制的背篓。

“这才象话嘛。”小傲娇鬼夫子,一捋自己的雪白长须,顿时笑得跟个绽放开的老菊花儿一般,毫不客气地在躺椅上坐下,一双脚还是喜滋滋地翘得老高,状似恶声恶气地向着景娴离开的方向说道,“记得早点回来啊。”

扭头的那一瞬间,顿时地就是带点猥琐地笑开了,满脸褶子起的,很有种小人得志般的猖獗。

唉,这日子可真是美好啊。某鬼医,小嘴浅酌着放置了金银花的小茶壶,无比地惬意。

唉呀,这徒弟可真是越来越喜欢了这么办。这病发了一次,虽然救治的辛苦了一点,不但Xing子活泛了不少,懂得还真是越发多了,深得他心意。

唉呀呀,还是他‘鬼医’的风水会养人,他怎么能够这么伟大,养出一个这么好的徒弟啊,果真,他‘鬼医’可不就是非同一般,世无其二啊。

耷拉着脚尖,轻点啊点啊,小曲儿哼着,这小日子过的别提是有多么自在了。

景娴走过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在拐角处的竹林前,双手搭着背篓,扭过了头,一双明眸偷偷地观察着。看着这老头丝毫也不知道收敛的得意扬扬的模样,嘴角荡开了轻缓的笑,无奈地摇了摇头,简直是有一种不忍直视的冲动。

第5章 独入山林

若是以往,景娴是不进山的,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身子弱,吃不消跋涉,万一发病了,可没处儿找去,要是耽误了时间,这人呐,可不就是脆弱的很。

而自从是上次醒来后几天前跟着老头子走了一趟后,寻猎物的那一手,简直就是绝了,叫这个老顽童大开眼界,直呼是他培养出来的‘天才’。

再一探脉,身子只要好好调养两年也是差不多了,果断地便是将寻食物以及顺便采采药,这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景娴。然后不知道是从哪个鸟不生蛋的角落里摸出了一把匕首,说是给她防身。

景娴试了试,吹毛即断,很不错。再说了,她本来也是打算顺便地训练自己。这具身子太弱,和她以前的那具身子比起来更是相差太远。

倒不是说一定要提升为绝顶高手,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这个法制不健全的古代还是得努力提升自己才是真正的保命之本。

虽然这个好好的便宜师父还教了些简单的招式,强身健体之用,可是原主绝对是那种标准的大家闺秀,林妹妹似的,不喜武功,到对琴棋书画有意。因此,即便是最简单的轻功也是学得不甚精通。

景娴有些无奈,仰天长叹,看着眼前宽阔翠绿山林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那种万事皆空,心无旁骛的沉静,那种不经意间散发的平和威严的气息任谁看了都不会只认为她仅仅是一个13岁的山野少女。

冷静地目测了一眼前方的路,景娴微微做了一下准备活动,双手大幅度地摆臂,迅速地提起了速度,迅疾地在这个树林中穿越着。

当年在行动组的时候,她的体力最开始并不是很好,那个时候,训练体力也没什么好方法,教官说,跑吧。然后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长跑,就绕着基地,就她一个人,直到了双腿打颤,跌落在地,呼吸急促着,浑身发抖,然后,就这么慢慢突破了,就***一个人,后来,比耐力的,就少有比得过她的。

半刻钟后,景娴无力地侧靠在了树干上,紧咬着的牙,坚持无力,喘着难受的粗气,就连胸中也是隐隐有些作痛。

前些日子不过是静养,今日这一动才真正知晓自己的身手有多么的退步,前世比这地形复杂,危险的一个多月的雨林生涯,潜伏追踪,都是小儿科,可现在不过是这样的一点小运动就已经坚持不了了。

罢了,时间还长着。

慢慢地平静下来了自己的气息,景娴看了看已经是拔高的日头,将背篓重新背在了背上。再不回去,想必那老头也要等急了。

离开了小路,景娴往着树丛里走去。轻轻撩开了长的老高的野草,步子也是抬得极轻。

大树旁边的潮湿,阴凉的角落里,零星地散落着一些一小丛的平菇,一团团的像相交错的祥云,还带着露珠,看着是水嫩水嫩的。景娴欢喜地采了一些。前世,她这样的身份,野外生存必不可少,什么能吃什么不该碰,也算是总结了前人的经验。

摘了平菇后,继续地往前走。今日的收获果真是不错,拐了个弯后,在一小丛野山椒树上摘了一些许的山椒,个个是胖胖的青绿色的圆滚滚,看起来也是格外的讨喜。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她也发现了这个朝代的相当一部分的调味品已经被开发了出来,这一点从竹屋厨房里摆制的东西就可以看出来。不过,辣椒似乎还未见面世。连忙多摘了些,就是晒干,做成辣椒酱倒也是不错。

未经开发的山,野味确实是不少,时不时地草丛就闪过了几丝颤动,还有一闪而过的灰白的毛。这在前世已经是足够地见多识广的景娴看了也是倍感惊奇。

从地上捡起一些小石头拿在手里,一边也是留神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眼角瞥见前面不远处的草丛间有几只野山鸡在啄食,她当下停住了脚步,手心一转,一颗小石头夹带着一股暗劲从她手中上射出。

“咻!”的一声,小石头在空气中快速地划过,带出一股强劲的气流声,‘砰’的一声击中了其中最肥大的那只山鸡,当下,那只山鸡惊慌地啼叫了一声后,拍着受伤的翅膀,强劲地挣扎着,拼命地想要逃走。

景娴眉头一皱,虽然是打中了,可是由于这个身子的虚弱,出手的石子并没有什么力气,比预想的位置也是偏了不少。

快走了两步上前,从树丛边上扯了一根蔓藤,把那只还活着的山鸡捆了起来,放在了篓里。她才摘了平菇,和野山椒。小鸡炖蘑菇这一道菜也是着实不错。想着老顽童馋嘴的老小孩模样,唇边绽开一抺淡淡的笑意,便是沿着来路往回走去。

凰谋之特工嫡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凰谋之特工嫡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7章(第七章:他有病!)

    原标题: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7章(第七章:他有病!)小说:豪门宠婚:蔺少的天价娇妻第七章:他有病!就在叶雨瞳从药店走出去不到一分钟,蔺席泯从门口进来将几张红票票放在收银台上:“刚出去那个女孩买了什么药。”他的声音异常的冷,收银员对上他的视线,不由的打了个寒颤:“避……避孕药。”眼神微微一黯,他转身走出药店。收银员确定蔺席泯离开之后,这才喜滋滋的将收银台上的几张红票子悄悄收进口袋里,心里暗想:这都足够她一个月的工资了,那男人那么帅,被包养的那个女孩子还真是幸福,怎么被包养的就不是她呢……叶雨瞳

  • 腹黑小妻很撩人7章(第7章 调令)

    原标题:腹黑小妻很撩人7章(第7章调令)小说名称:腹黑小妻很撩人第7章调令梁碧落拿起卡片看了一眼,觉得简直无语:祝愿美丽聪慧的梁碧落小姐周末愉快!莫锦鸿。她顺手把花丢在门口,打算回去继续睡觉,谁知电话又响了,拿起一看,陌生号码。“喂!你好!”梁碧落很客气礼貌地问了一句。“你好,碧落,我是锦鸿!”莫锦鸿自以为熟络地去掉姓氏,自报家门。“锦鸿?”梁碧落半天没反应过来,突然“莫锦鸿”三个大字蹦出脑海,她不由分说就挂了电话,这一大早的真是撞鬼了!可是刚挂电话就又响了起来,梁碧落再挂掉,又响,如此周而复始

  • 美女上司很傲娇7章(第七章凶狠)

    原标题:美女上司很傲娇7章(第七章凶狠)小说名:美女上司很傲娇第七章凶狠我一侧身,躲过他迎面一记凶狠的直拳,他反身再扑上来,左手是一记试探性地直拳,右手迅猛地挥出一记摆拳!我不再怀疑他的话,这厮的确是个拳击手,一看他的架势和出拳的套路速度就明了!我低头躲过他那一记迅猛的摆拳,不敢轻易还击,只是灵活地移动,我知道以他那膀大腰圆的块头,我只要吃上他一记重拳,就可能应声倒地!显然他的步法没我灵活,他又接连挥出几记重拳,均是落空,只有一记下勾拳击中我的腹部!果然很重,打得我胃肠痉挛了!我忍着剧痛,装作若

  • 烈火青春7章(第007章 我有长处)

    原标题:烈火青春7章(第007章我有长处)小说名:烈火青春第007章我有长处小表姐自知中了对方的圈套,脸上羞恨交杂,她站了起来大声道:“姓谭的,你狂什么狂,三盘两胜,你还没有赢了。”谭若伟哈哈一笑,说:“来就来,反正你是我女朋友是迟早的事。”小表姐不甘心地又打了一场,不过冲动性格的她被谭若伟一波带走。“哈哈,老婆!”谭若伟跑了过来,作势要抱小表姐。小表姐慌忙躲在我身后,对谭若伟道:“等等,比赛还未完!”谭若伟脸色脸色有些不悦:“什么未完,三盘两胜,你已经输了,莫非你想反悔。”“我……我当然不会反

  • 不值得爱的婚姻7章(第7章 滚了,就别想回来)

    原标题:不值得爱的婚姻7章(第7章滚了,就别想回来)小说名字:不值得爱的婚姻第7章滚了,就别想回来我真的要被婆婆给逼疯了,她说的,我不能带走任何一个她儿子买的东西,我真的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给我妈妈争口气。但是现在,她还不依不饶的,我也真的没什么好脾气了,“婆婆,你还要怎样?”“怎样?”婆婆冷笑了一声,“这么长时间,从你开始跟楚南处对象开始,一直到现在,他肯定没少给你花钱,这些钱,你怎么算?”我真的是被气得直接笑了出来,“你儿子在我身上根本就没花什么钱,就算是送的花,也都是送的路边摘下来的,如果

  • 贴身司机7章(第007章烟盒能行么?)

    原标题:贴身司机7章(第007章烟盒能行么?)书名:贴身司机第007章烟盒能行么?过了一会,林雪梅脚步蹒跚气喘吁吁的走回来,一下子瘫在后座上,头发上的雨珠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李文龙偷偷的回看了一眼,却见林雪梅的脸上哪里还有丁点的血色。“林总,您擦把脸吧!”李文龙打开手盒拿出那块崭新的毛巾转身递了过去。林雪梅有气无力的接过去擦了几把脸,又胡乱的擦了一下头发,这样一来,原本清秀可人的一个美人却是变成了一个疯婆娘。“林总,您没事吧!”李文龙小心翼翼的问到。“没事,走吧!”林雪梅软软的说了一句,一下子歪倒

  • 妖孽兵王7章(第0007章 胸大无脑?)

    原标题:妖孽兵王7章(第0007章胸大无脑?)小说书名:妖孽兵王第0007章胸大无脑?“不会是要打屁股吧?”果果感觉到一股寒气,赶紧起身逃离阮清霜身边,一步一跳的跑到还有些没反映过神儿来的徐云面前:“爸爸,妈妈都表白了,你还没点表示么?”“怎么表示?”徐云被果果问的一愣。果果却长叹一口气:“真是朽木不可雕……”“果果!再胡说八道!是不是不想要米奇发夹了?”阮清霜瞪了眼果果:“再胡说八道,看以后晚上谁来哄你睡觉!”果果一吐小舌头,虽然她不在乎一个米奇发夹,但她还是挺害怕晚上自己一个人睡觉的,她抬起

  • 传奇再现7章(007 农村抬钱)

    原标题:传奇再现7章(007农村抬钱)小说名称:传奇再现007农村抬钱十分钟以后,一职放学,大批学生奔着公厕走来。厕所内。坨哥从嘴里吐出一股黑烟,头发已经被熄灭的火星字烧焦,而且参次不齐,离远了一看好像被狗啃过的馒头。涤纶运动裤上烫的全是小洞,而最*部分还是在他屁股上,十万响的大地红+双响,一点没糟践,直接给裤裆崩碎了!是的,就是碎了……坨哥的脑子一向有点萎缩,但今天却被崩的超常发挥。他从通气窗看见有大批同学走过来,立马机智的用校服捂上脸颊。因为他身上露点的地方太多了,两只手肯定捂不过来,所以,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7章(第7章 英雄再次救美)

    原标题:女总裁的特种保安7章(第7章英雄再次救美)小说书名:女总裁的特种保安第7章英雄再次救美江成听到这句话脸色就变了,合着原来有人想要烧小虎的酒吧啊!难怪小虎说现在亏本呢,这背后肯定有人搞鬼。话音未落就见四个男子走进了酒吧,个个都穿着T恤和牛仔裤,脚上穿着打着耐克标志的运动鞋,胳膊上刺着纹身,一看就是些社会混混。其中一个黑胖子向前走了几步,眼睛盯着郑小虎道:“郑小虎,你说你他妈的还守着这个破酒吧干啥,天天亏本你亏的起么?不如早点转给我,好还了欠我的钱,你说是不?”江成看了一眼面前的黑胖子,只见

  • 贴身兵皇7章(第七章 极品房客)

    原标题:贴身兵皇7章(第七章极品房客)书名:贴身兵皇第七章极品房客阳光透过镂空窗帘,被割得支离破碎。‘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响亮的音乐陡然在房间中响起。“他妈的,这是谁啊,大早晨的扰人春梦!”萧风眼睛都懒得睁,没好气的吼道。在梦里,明明和许诺差最后一点事儿了,结果又被铃声吵醒了,能不郁闷吗?听着‘两只老虎’,一琢磨,这也不对啊,老子什么时候用这种手机铃声了?缓缓睁开眼睛,往声源处一看,忍不住吐槽了:“我擦,这是门铃?”刚准备不管门铃,继续去梦里干正事儿,却忽然想起什么,一个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