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5:08: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
第011章:演戏

靳容无奈的抚额,拍拍孙力的肩膀:“阿力,你淡定点,我看她年纪不大,你可不要吓到她。汇金地

孙力深吸口气,缓了缓情绪,眼巴巴的看着靳容:“阿容,就是她,她简直就是为了这个角色存在的。”

“恩,我知道。”靳容淡定的道。

“那么,阿容,”阿力笑了笑,“你去劝她来演吧!”

靳容无奈的翻个白眼:“为什么是我。”

孙力义正言辞:“你长得帅脾气好,任何女性生物,对你都没有抵抗力。”

靳容轻笑:“我可没有那么大魅力。”

他虽这么说,脚步还是朝着林晓晓走去,他们时间紧急,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拍完这一幕。网站huijindi.com

林晓晓眼睁睁的看着一身古装的男人走到她的面前,他长得很俊,笑的也很温和,可是依旧是陌生人,她有些紧张。

“小姐,我有事想找你帮忙,你现在方便吗?”靳容温和的问。

“找我帮忙?”林晓晓瞪大眼睛,神色迷茫的看着他。

靳容瞬间觉得她和小仙女的人设更像了,点点头:“是的,”他又补充,“有点急。”

林晓晓听说他急,立即道:“有什么事你说吧,我会尽力的。”

靳容笑指了指孙力:“我们到那边去说。”

两人到了孙力那边,林晓晓觉察到孙力热烈的视线,刷的移到靳容身后,躲着。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孙力傻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靳容轻笑,对着林晓晓道:“这是导演孙力,我们现在有个角色差演员,希望你能演。”

“我演?”林晓晓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

“对对对,”孙力猛地点头,怕她不答应,又立即道,“不会让你白演,会有报酬的。”

林晓晓心脏快速的跳动,她可以演戏了?还能拿酬劳?她用力的掐了掐手指,觉察到痛意,才发现果然没有做梦。

“好,”她毫不犹豫的点头,接着便担忧的道,“我没有演过,不知道能不能演好。”

“可以的,”孙力信心十足,“只要按我说的,一定没问题。”

他说完对着助理大手一挥:“带她换装。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林晓晓迷迷糊糊的换了装,又被人在脸上拾掇好一会儿,才被人从临时化妆间带了出去。

“好美!”

“好漂亮,她是谁?怎么没有印象。”

周围的观众顿时一阵惊叹,林晓晓觉察到众多的视线汇集到她身上,紧张的捏了捏裙子。

孙力满意的点点头,装扮一番,她的形象更像了。他特意提醒化妆师,脸色没有改变什么,只是眉毛和唇上加重了颜色。

靳容眼里闪过惊艳,他也算见过不少圈内美女,可是像她这样天然而气质干净的,还真没有。

他好笑的摇摇头,如果真在这个圈子,这个干净的气质,恐怕也不会有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编剧和孙力的反应一样,激动的看着林晓晓,好半响才想起给她讲戏。

为了节约时间,前因后果都省了,直接说了这一幕发生了什么,编剧说着,见她神色专注,心里满意。

说完,她问:“听懂了吗?”

林晓晓在脑海快速回忆了一遍,点点头:“懂了。”

“好,你去背一下台词。”孙力道。

立即有人把属于她的台词给她,林晓晓拿着,在一边专注的看起来,小嘴无声的跟着念。

很快,她就走到孙力面前,捏着稿纸:“导演,可以了。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孙力眼睛一亮,这速度,真快,他视线看向靳容,原本准备让他们配一下戏,想了想,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开工!”他大声吆喝一声,拍拍手掌。

靳容奇怪的看他一眼:“不先对对戏吗?”

孙力笑了笑:“对她来说,第一次的感觉可能会更好。”

靳容看着紧张的林晓晓,赞同的点点头。

各人员很快到位,孙力对林晓晓道:“你和靳容在台子上演,你不要多想,把自己代入角色,然后注意不要挡着脸,让摄影机能拍到你。”

林晓晓看了看搭好的台子,又看了看摄影机的位置,点点头:“恩。”

靳容温声安慰:“你不要紧张。”说着,便带头往台子上走。

见演员都到位,孙力对打板的使了个眼色。

“开始!”

“这是哪?”靳容饰演的主角林风四处惊奇的看着四周,自言自语道。

“这里是书墟,你是谁?”一道脆生生的女声突然出现,林风立即扭过头,眼里一片惊艳。

突然出现的女孩一身空灵,雪白的长裙称着她精致的五官,美好的仿若仙境。

“书墟,”林风喃喃的念了一遍,嘴角露出一抹潇洒帅气的笑容,“美女怎么称呼?”

女子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眼睛似乎能倒映出任何东西,她忽然飘到他的面前:“我是书灵。”

她秀雅的眉突然蹙了蹙,敲了敲脑袋:“以前好像有人叫我小仙子。”

她说完突然展颜一笑,那笑如白梅盛开,美而不艳。

“那都不重要,终于有人来陪我玩了。”她边说,边转着圈,裙摆荡出优美的弧度,银铃般的笑声随之洒落。

林风想起传说,书墟有一本圣卷,里面有着绝世修炼之法,可以让功力一日千里,结成圣婴也指日可待。

他笑看着小仙子,点点下巴:“小仙子,你知不知道圣卷?”

小仙子顿住了动作,眼里一片迷茫,过了好一会儿,眼圈慢慢的红了。

林风呆住,故作的潇洒保持不住,手忙脚乱的安慰:“小仙子,你别哭啊!”他眼睛一转,手里突然出现一束红艳艳的玫瑰。

“呐,送你花,不要哭。”他举着花,目光柔和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小仙子呆了呆,嘴角一弯,笑了起来,接过花:“好漂亮。”

林风失笑,这小仙子还真是好哄。

小仙子拿着花欢喜了一会儿,空着的右手突然结印,手上慢慢的浮现一卷发着银色光芒的卷轴。

“这就是圣卷,不过能不能打开,就看你的血能不能唤醒它了。”小仙子说完,撅起嘴巴,“你们都不是陪我玩的。”

林风目光看向圣卷,心脏猛地跳动起来,冥冥中似乎有什么在召唤他,他控制不住的往前走。

抬手,划开指尖,鲜艳的血滴落在圣卷上,他目光陡然闪过狂喜。

第012章:不要就扔掉

在书中,这里的圣卷会大发光芒,合成一道亮光进入林风的额间。

不过这都是后期的效果了,现在的他们,只能对着虚无的场景,表演。

小仙子大大的眼睛张大,手里的花掉落在地。

“你……原来是你,”她清澈的眼中闪过一丝寂寞,继而又笑了起来,“真好,我不用一个人了。”

林风从巨大的喜悦中回过神,看向她,目光慌乱:“小仙子,你怎么了?”

小仙子笑了笑,两颊浮现两粒可爱的酒窝。

“圣卷消失,圣墟也会消失,我是书灵,也会消失。”

“你……”林风怔住,心情复杂的看着身体逐渐透明的小仙子。

“谢谢你。”小仙子歪着脑袋道,她漂亮的眼睛专注的看着眼前俊逸的男人,似乎想将他刻在心里。

谢谢你送我花,谢谢你,我从此再也不用守着一个书卷,孤零零的。

林风心猛地一动,上前一步,抬手想要抓住她,手里却什么都没有。

“咔!”

“完美!”孙力激动的握了握拳。

见林晓晓还站着专注的看着自己,靳容失笑:“已经拍好了。”

林晓晓恍然回神,脸色微微发红,她太专注,都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结束的。

跟着靳容走到孙力身边,孙力正看着回放,一会儿后,他离开摄像机,一声定音:“收工。”

他原本郁闷的心情瞬间好的不能再好,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打开,浑身舒畅。原以为会延误,没想到还提前完成,而且效果还特别好。

“真是太感谢了,”孙力对着林晓晓道,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需要可以找我。”

林晓晓接过名片,不好意思的笑笑,有些不太确定:“刚刚演的可以吗?”

“很好,”孙力毫不委婉的赞扬,“你演的很棒。”

林晓晓轻吐口气,身体也放松不少,放心的笑道:“那就好。”

“你看,”孙力顿了顿,“你觉得酬劳多少合适?”

林晓晓眨眨眼睛,纠结的想,才这么点时间,五十?会不会太多了,三十?他们这么好,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犹豫的出声:“三……不不不,二……”

“就三百,”孙力截住她的话,脸色有些尴尬,“我们这是新剧组,酬劳不高,三百其实也少了。”

“啊?”林晓晓小嘴微张,一脸惊讶,“三……三百?”

靳容看她震惊而不是不满的样子,好奇的问:“你准备说多少?”

林晓晓捏了捏裙摆,小声开口:“二十。”

“噗……”孙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视线在林晓晓的身上打转,笑,“这要是换了个人,我还以为是特意来寒碜我的。”

“不不不,”林晓晓立即摆手,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只花了一点时间。”

孙力好笑的摇摇头:“你以后要是想入这一行,还是先去了解一下行价,今天就三百,以后如果有适合你的角色,我再找你。”

“对了,你留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吧!”孙力突然想到。

林晓晓思索了半响,也没有想到现在住的地方的准确地址,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

“我最近刚刚换了住的地方,还不知道地址,”她想了想,“我回家问问,再给你写信告诉你。”

孙力呆了呆:“写信?”

靳容轻笑,大概也了解了林晓晓的迷糊程度,在一旁解释:“阿力是想问你的手机号。”

“我没有手机。”林晓晓脑海中立即浮现了炎惊墨那款漂亮的手机。

看来,大城市的人,都是用手机联系。

孙力和靳容对视一眼,如果不是林晓晓一脸单纯的模样,他们真的要怀疑她在说谎。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没有手机?

“你有了我的联系方式,等你有手机的时候,记得联系我。”孙力想了想,说。

林晓晓立即点头:“好的。”

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拿着崭新的三百元,林晓晓心情激动的回到车上。

剧组的工作人员正在收拾东西,孙力和靳容站在一边,看着林晓晓欢快的离开,孙力忍不住道。

“我觉得她会被人卖。”

靳容笑了笑:“她又不傻。”

孙力眼睛顿时放光:“你知道吗?只一遍,她就记住的所有的台词,而且分毫不差,小仙女的情绪也把握的特别好。”

“我知道。”靳容温声道,“专注,沉入,如果她能保持这样,以后一定会在这个圈子大放光彩,只是……”

他说着,不由得叹息的摇摇头。

林晓晓回到房间,将买回的纸和笔小心的放到床头柜上。

“下楼吃饭。”炎惊墨打开门,话一落,便看到她的动作,目光一顿。

“你早上就买了这个?”他指着笔和本,他对那家文具店很熟,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绝对是便宜的。

林晓晓点头,忍不住小声抱怨:“你们这里的东西好贵。”

炎惊墨揉了揉额角,抚平一瞬间的火大:“炎家已经穷到连笔和本都买不起了?”他声音微沉:“我早上给你的卡呢?”

林晓晓缩了缩脖子,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高兴,她从床头柜拿出早上出门时他给的黑卡。

炎惊墨一看,就知道她根本就没有带出去。

“不想用我的东西?”他冷声问。

林晓晓抿了抿唇,垂着脑袋:“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为了让外公放心,和她结婚,她已经很感激了。

炎惊墨盯着她的头顶看了半响,他眼里情绪翻滚,半响才被他压住。

“你觉得,我会那么好心的帮你?”他忍不住讽刺的开口。

林晓晓轻轻摇头:“你不喜欢我,我知道,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帮了我。”

他帮了她,她心怀感激。

炎惊墨胸脯剧烈的起伏,重重闭了闭眼:“我从来没有帮你,”他睁开眼睛,视线扫过黑卡,“这里面的钱,是你的,如果不想要,就扔掉。”

“还给你。”林晓晓伸手,手上的黑卡递向他。

“我说这是你的,不要就扔掉,”他语气带了火气,快速转身,“下楼吃饭。”

第013章:受惊

吃完饭,林晓晓照旧陪着林森散步,顺便和他说了早上出去买东西的事,下意识的隐瞒了拍电影的事。

外公自从放弃妈妈后,就特别不喜欢有人谈及明星相关话题。

“不错不错,”林森笑着拍拍她的手,“晓晓这么聪明,一定很快就能拿到本科毕业证的。”

林晓晓笑了笑,扬起笑脸:“我会努力的。”

林森对她骨子里的执拗最清楚不过,不放心的道:“努力也要有个度,身体为主。”

林晓晓乖巧的点头:“我知道的,外公。”

“对了,还有半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林森突然想起来。

这是他能陪她的最后一个生日了,他尤为看中。

眼见林晓晓眼睛亮起来,他立即又道:“不许说药方,不许说针法。”

林晓晓眼里的亮度顿时降了下来,林森无奈的摇摇头,从懂事开始到十七的生日,每一年都是这样。

他笑道:“外公能教你的,都教了,不过,你要记住,手艺可以传下去,但是,不要作为职业。”

“做大夫不好吗?”林晓晓奇怪。

林森摇摇头:“不是不好,只是,”他顿了顿,“外公只希望你一声平安顺意,不想你有什么大作为。”

他说着,语气认真起来:“你要答应外公,于医术上,低调行事。”

林晓晓点头:“恩。”

林森看了她好一会儿,叹气,也不知道她到底明不明白什么叫低调。

“还没有说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呢!”林森将话题回到开始。

林晓晓想了想,脑袋一歪,靠着他的胳膊:“外公,听说生日的时候,在吃蛋糕之前许愿很有用,你就送我生日蛋糕吧!”

林森眼里瞬间湿润,用力的眨了眨,眼中的水汽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他刚刚的失态只是眼花。

林晓晓的心思他太好猜,虽然劝过她要平常心,她还是奢望。

“好,”林森一口答应,“外公亲自买蛋糕。”

回到房间的时候,林晓晓愣愣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床头柜,反应过来后,着急的四处寻找。

她明明就放在那里的,怎么会突然不见?

被子,枕头,抽屉,衣柜……所有可能和不可能的位置全部被她翻过。

没有!

她恍然想起来,立即冲到阳台,扶着栏杆,探着身子细细的打量。

是不是有小偷从阳台进来,偷走了?

“你干什么?”

炎惊墨进门,就见房间四处都有被翻过的痕迹,而林晓晓,半个身子悬空,看起来特别危险。

他大步的走到阳台,用力的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拖回房间。

林晓晓被他浑身怒火吓得不敢动作,极力克制想要出手的本能。

“你要是想要自杀,麻烦换一个地方?”炎惊墨拧着眉,声音沉沉的,夹带着怒火,直直的扑向林晓晓。

林晓晓眼圈红红的,看起来特别可怜,她小声道:“我没有想要自杀。”

炎惊墨冷声道:“那你能不能解释,你刚刚在干什么?”他视线扫过房间,“这些又是怎么回事?”

“笔和本不见了。”林晓晓眼泪刷的掉落下来,委屈道。

她说着,眼睛又看向阳台,哽咽:“是不是有人从阳台进来,偷走了?”

炎惊墨的怒火刷的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又好笑又可气。

“能闯进炎家的人,会去偷你的笔和本?”炎惊墨捏捏眉心,坐了下来,“你以为别人和你一样没有眼见?”

林晓晓没有理会他的讽刺,眨眨眼睛,委屈的道:“那东西怎么不见了?”

“我拿去书房了。”他避开她的眼睛,略有些尴尬。他明明是好意,怎么现在反倒像是坏心?

“你拿了?”林晓晓愣了愣,“为什么?”

炎惊墨没好气的翻个白眼:“难道你要在卧室看书写字?你想打扰我睡觉?”

“不,”林晓晓摇头,过了一会儿意思到他话里的意思,用力擦了擦脸,声音带着惊喜,“你是说,我可以在书房学习?”

炎惊墨扭头,正和她的视线对上,她刚刚哭过,眼睛像是被水洗过一样,亮的刺眼。

“书房不学习难道睡觉?”他移开视线,恶狠狠的道。

林晓晓突然笑了起来,她敏感的发觉,他的这句话,听起来吓人,其实一点恶意都没有。

“谢谢你。”她认真的道。

“哼,”炎惊墨瞪着她,“你少自作多情,我只是不想你打扰我睡觉。”

林晓晓依旧笑的开心,根本不太在意他的冷言冷语。在她心里,他做的事,最后的结果对她是好的,所以她感激他。

炎惊墨看到她的笑,心里就突然火了起来,她凭什么这么高兴!

他刷的站起来:“赶紧把房间整理好。”快步走出房间。

“恩恩,马上。”林晓晓点头,手上立即动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十分平淡,林晓晓除了吃饭,几乎不离开书房,整天埋头于炎惊墨送来的专业书。

这一天晚上,她正看得认真,连房门打开的声音都没有注意到。

炎惊墨手里拿着一沓文件走了进来,随眼一瞟,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端坐着的林晓晓。

灯光下她的看起来特别安静恬美。

即便讨厌她,他也不得不承认,学习上,她真的很认真。他身边的人都是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他从来没有见过比她还刻苦的人。

他移开视线,走到自己专属的座位,正要坐下,眼光突然看到什么,他心跳猛地失了节奏。

“啊……”

他受惊的往后退了一步,凳子被他撞的‘砰’的一响,手上的文件也哗啦的落到书桌上。

这么大的动静,林晓晓再认真也回过神来。

她略带迷茫的抬头,看着炎惊墨的表情由惊慌到尴尬到暴怒,最后一脸铁青。

她心里立即一个咯噔,心底升起一抹寒意。

“怎……怎么了?”她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询问。

炎惊墨眼神凶狠的看着她,抬手指着她身边的东西,声音中夹带的怒火如有实质的朝她扑去。

“你给我好好解释,这是什么鬼东西?”

第014章:误会

林晓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扭头,一眼就看到了直挺挺站在身边的人体模型。

她为了练习针法,又担心打扰到林森,晚饭之后将它搬到书房了。

“这是人体模型,我用来练针法的,”她在他的怒视下小声的回答,“对不起,晚饭的时候你有事先走了,我忘了告诉你。”

“你要把这么恐怖的东西放在书房?”炎惊墨咬牙切齿的开口,“我同意了吗?”

“恐怖?”林晓晓愣愣的看了看模型,“不恐怖啊!”

她迷茫的模样,在炎惊墨看来,简直是在嘲笑他。

他刚刚正要坐下,就看到了这个人体模型,书房的灯光是护眼的,并不是很亮,猛地看过去,他心里就是一惊。

她居然说不恐怖,是在嘲笑他胆小吗?

“扔出去!”他厉声道,没有丝毫拒绝的余地。

“不行,”林晓晓立即紧张起来,“不要扔,我自己搬。”她刷的站起来,伸手去搬模型。

正要碰上,她的动作一顿,询问的看着炎惊墨:“放到房间可以吗?”

“你敢!”炎惊墨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他觉得,她一定是在挑战他的忍耐程度。

“放阳台好不好,”林晓晓小声恳求,“不然我不知道放哪里了。”

“我管你放哪里,”炎惊墨平复心跳,坐下,“不许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

林晓晓眨眨眼,突然想到之前的事,她看了看模型,又看了看炎惊墨,不太确定的开口:“你……不会还是害怕吧!”

“怎么可能!”炎惊墨一瞬间炸毛,“我怎么可能害怕这个东西,只不过看得恶心。”

林晓晓瘪瘪嘴,他这种反应以前陪爷爷出诊的时候,在邻村小孩子身上见过很多次,明显的说谎。

她苦口婆心的想要将他的害怕除去:“你不要怕,它是死物,不会动,晚上也不会跑到你身边吓唬你。”

“林晓晓!”炎惊墨一字一顿的吐出她的名字,每个字似乎都被他恶狠狠的咬了一遍一般。

这个女人,绝对是在嘲笑他!绝对是在报复他!

听起来像是在安慰他,其实是在吓唬他!

林晓晓缩了缩脖子,不明白她明明是好心,他为什么还这么生气。

她为难的看着模型:“这个宅子,哪里你不会去?”

炎惊墨担心她趁他一个不注意就将这东西往他经常出没的地方放,没好气的回答:“最角落的客房,很少有人住,我不会去。”

林晓晓立即高兴起来,搬着模型,就往外跑,到门口的时候,她脚步一顿,回过身。

“又怎么了?”炎惊墨一直紧盯着她的动作,见她转身,她抱着的模型直直的对着他,气道。

林晓晓抱着模型,突然想起来,她之前答应过他的事还没有做呢!

“你上次不是说,要让我把我会的针法练给你看吗?”林晓晓咬咬唇,“正好模型在,现在练给你看,好吗?”

她记得他之前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很在意的模样。

她才做错了事,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将模型放进书房,现在想做点什么,让他高兴。

炎惊墨目光猛地一变,脸上的怒火散去,变得严肃。

“如……如果你不想看就算了,早点休息吧,你也很累了。”见他半响不说话,她急急的道。

希望不要再惹到他。

炎惊墨定定看了她半响,眼里情绪起伏挣扎,最终道:“现在就演练吧!”

林晓晓飞快的看他一眼,点头:“恩恩。”

她重新将模型搬回到书房,从右手抽屉里面拿了银针。

炎惊墨看着她将模型平放在书桌上,眼神微变。

林晓晓腼腆的笑了笑,她以前都是在外公面前演练,这还是第一次在旁人面前练。

她展开安放银针的棉布,同时说道:“针法有很多种,大多都是调理的,有一些比较复杂的,重用也大些。”

炎惊墨目光一顿:“就练复杂的。”

林晓晓点点头,想了想:“这些都是外公教的,名字也是他起的,也许和别人并不一样。”

她说完,拿起针,稳稳的扎入内关穴,接下来,她的动作行如流水,直到最后的针稳稳扎入,她才开口。

“这一套是针对内脏中的心脏的。”她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炎惊墨视线从她额头上扫过,沉声问:“施针很累?”

林晓晓不好意思的回答:“会比较耗心神,外公说练习的时候不用入神,我总是忘了。”

她说着,将针收起来,又开始了第二套针法。

“这是有关于肝脏的。”她停手,解说。

炎惊墨看着模型上竖着的一排银针,突然问:“有五脏六腑全部治疗的吗?”

林晓晓点点头:“有。”

炎惊墨手掌猛地握紧:“就这个。”

林晓晓轻轻点头。

外公最后教的《五行针法》还不能告诉别人,不过之前他另一套针法《回春》。

她记得外公说了,五脏衰竭,长行此针,可唤生机,犹如枯木逢春。

她神色突然黯淡下来,只可惜,这套针法,只对非年龄形成的五脏衰竭有用,对于自然的衰竭,没用。

要不然,外公也不至于对他的身体没有办法。

她深吸口气,集中精神。

她全部的心神都专注在手上,没有发现炎惊墨复杂的神色,以及握得发颤的拳头。

“这叫《回春》。”林晓晓停手,声音中带了疲倦,她抬眼,不由愣住。

男人的脸色,很难看。

“《回春》?”炎惊墨冷笑,“真是好名字。”

“你怎么了?”林晓晓有些害怕的问。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套针法?”炎惊墨沉声问。

林晓晓点点头:“这是外公去年教我,”眼见他的脸色更加难看,她缩了缩脖子,“怎么了?”

“去年?”炎惊墨咬牙,深邃的眸子黑压压的,里面的寒气瞬间溢了出来,“你和你外公是不是合算好了?”

他顿了顿了,冷笑:“我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自信,不担心我将你怎么样,原来你也会!”

他刷的站起来,快速走出房间,带起了一阵强风。

林晓晓愣愣的看着关上的房门,手颤抖着握成拳,眼睛飞快的眨了眨,一滴泪落到模型身上。

“啪嗒……”

她心里难受,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她知道,她又把事情弄糟了。

她真笨,为什么什么事都做不好,总是惹他生气。

她明明是想为做错事道歉的,想要他开心的,可是结果却更糟。

她沉默的收拾好银针和模型,将东西放到最角落的客房,客房里面空荡荡的,不过很干净。

她回到房间,风吹开纱帘,月光照进来,冷清清的一片,炎惊墨没有回房。

闭着眼躺在床上,她想了好久,也没有想明白,最后沉沉的睡去,深睡中眉头微微的蹙着。

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豪门隐婚 或 帝少好凶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妙 手 小 神 医13章(第13章噩耗的预兆)

    原标题:妙手小神医13章(第13章噩耗的预兆)小说名:妙手小神医第13章噩耗的预兆院长跟郑主任两个人的眉间都皱着一个大疙瘩,时不时抓抓头上的稀发,显得极为不安。关浩走进来后反手关上门,说道:“院长,郑主任,找我来有急事?”郑主任正准备开口,突听院长干咳一声,又赶紧闭上了嘴。嘿,你小子,也太不懂事了,在院长面前还抢什么风头?关浩见状暗暗一声冷笑。“小浩啊,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好了吗?”院长调理一下刚才的不安情绪,朗朗道。“什么事情?”关浩这会儿却决定装傻。“啧!你的祖传秘方,我都知道了,有三个

  • 娇妻不好惹,祁少,请小心13章(第13章:三光政策)

    原标题:娇妻不好惹,祁少,请小心13章(第13章:三光政策)小说名字:娇妻不好惹,祁少,请小心第13章:三光政策食物都是苏亦欢没见过的,平凡的萝卜豆腐,都做的精致好吃。一双筷子在桌面上飞舞,圆鼓鼓的样子,像一只贪吃的松鼠。祁骁骥看着她,,没来由的,下腹一阵火热。“吃好了吗?”苏亦欢叼着筷子,说实话,她还想吃,可是肚子太撑了,真的吃不下了,于是恋恋不舍的点了点头。“那就走吧。”“干嘛去?”祁骁骥也不回答,拉着她,上了楼。卧室也大的吓人,苏亦欢觉得,这里一个卧室都快要比苏有道家大了。她乖乖坐在床上,

  • 校花的顶级保镖13章(第13章你就是个渣)

    原标题:校花的顶级保镖13章(第13章你就是个渣)小说:校花的顶级保镖第13章你就是个渣“那个谁,谁让你进来的,不知道这是在打比赛吗?”杨凡刚走到球场中,就听的一个声音很是愤怒地吼道。寻声一看,是球赛的裁判。杨凡笑了笑说道:“老师,我是二班的,我也要打。”众人哄堂大笑,尤其是苏沫沫,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这牲口真的就知道吹牛皮,不知道篮球是五人一队吗?即便是想上场,也得换个人下来才能上,这牲口倒好,直接就冲进去了。一开始,苏沫沫还对那个赌约有几分担心,可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瞎担心,一个连篮球是几个人

  • 一吻定情,总裁上错床13章(第13章厕所里死亡的气息(1))

    原标题:一吻定情,总裁上错床13章(第13章厕所里死亡的气息(1))小说名字:一吻定情,总裁上错床第13章厕所里死亡的气息(1)“堂堂修罗如今竟沦为钻女洗手间这种地步,修罗你不觉得可笑吗?”萧浪那阴沉话语说道的同时,那双如同野兽般冷冽的双眸扫过那一排排紧闭的门,性感的双唇勾起了一抹阴冷的弧度,那神情就如同是阴面罗刹一笑般,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心颤。“修罗,你是自己出来呢?还是让我请你出来呢?”“……”寂静,死一般的寂静!似乎连掉下来一根针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这阴沉冷冽的声音,给米娅蓝一种快要窒息的感

  • 妙手小村医13章(第13章你可别骗我)

    原标题:妙手小村医13章(第13章你可别骗我)小说:妙手小村医第13章你可别骗我诊所里面,随着小孩子一声剧烈咳嗽,终于吐出来一个枣核,众人齐声惊呼,一起佩服赞扬柳冬厉害。王宇见状,觉得脸上无光,他竟然没能看出来小孩子是因为吞食枣核呛住昏迷,觉得不好意思,恨恨的白了柳冬一眼,低着头悄悄走了。柳冬洋洋得意,拱手答谢众乡亲的感谢,心里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事情。等他送走了乡亲出门,一摸屁股,忽然想起身上还有余毒没有清理干净,顿时哎呦叫唤一声,载倒病床上。因为有张三汪在场,清理柳冬屁股上蛇毒的任务就交给

  • 修仙狂少13章(第13章战败)

    原标题:修仙狂少13章(第13章战败)小说名:修仙狂少第13章战败“虽然我明知道叶心可能会有危机,但是我没想到他竟然输得这么快。”叶乾脸色阴沉的看向了口吐鲜血的叶心。叶玄刚才的连续两剑已经重创了叶心的本命元气,这也直接导致了叶心跨入元气境的程度加大。枯寂道人双眼微眯抚着须,脸上恢复到了那种古井不波的神态说道;“此子如果不加入我一元门,我就直接毁灭他。”看着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叶心,悬浮在空中的叶玄冷然一笑,身躯一晃,出现在叶心身前,毫不犹豫的伸出右掌,拍在叶心的天灵盖上,这要是拍中了,叶心直接

  • 至尊少年13章(第十三章力挽狂澜)

    原标题:至尊少年13章(第十三章力挽狂澜)小说书名:至尊少年第十三章力挽狂澜秦辰自然也看出自己学校无法取得这次篮球比赛的胜利,却万万没有想到白鹏飞在关键时候,竟然把自己推了出来。他眉头微微挑了一挑,看到白鹏飞眼神里面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芒,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对方明明知道这是一场必输无疑的比赛,也想让自己丢人。他想到这里,嘴角微微翘起,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大步朝着篮球场中央走去,还顺便朝着蒋明豪和其他三名队员打了一声招呼。白鹏飞没有想到秦辰连拒绝都没有,便答应下来,心中大喜。这小

  • 最强全才13章(第13章西红柿炒蛋)

    原标题:最强全才13章(第13章西红柿炒蛋)小说名:最强全才第13章西红柿炒蛋看样子这个小萝莉也不是无可救药,竟然还真打算履行保姆职责。想着从明天开始就能在家吃饭,而且是个极品的小萝莉亲自下厨,林北凡快活的喜上眉梢。“只是……只是……”万思琪低下头,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什么?”“只是我以前还没进过厨房,但是没关系的,我都学得会的。”小萝莉一惊一乍的,刚刚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会儿已经信心满满地抬起头,胸有成竹道,“你放心吧!明天中午,你就能吃到我给你准备好的西红柿炒蛋啦。”“行吧?”林北凡委实

  • 夜夜承欢:总裁太凶猛13章(第13章顾小姐,少皇有请(3))

    原标题:夜夜承欢:总裁太凶猛13章(第13章顾小姐,少皇有请(3))书名:夜夜承欢:总裁太凶猛第13章顾小姐,少皇有请(3)心想殷总什么时候转型了?他不是喜欢孤傲女王型的吗?这女孩明显一个就是素净文雅型啊。李敏看到的自然只是顾相思伪装的一副假象。如若没有昨天那一幕,相比殷傲天见到如此的顾相思定时对她提不起半点兴趣。顾相思感觉自己要被这男人逼疯了,除了不敢做声还要陪笑。虽然绿友刚拿了锦翔的标,但如若她一气惹怒这男人,那这标是不是他们的就是他一句话的事了。顾相思看似脸挂微笑一片淡定,其实内心早就一团

  • 至尊帝少的盛宠13章(第13章 013:那你就去死吧!!!)

    原标题:至尊帝少的盛宠13章(第13章013:那你就去死吧!!!)书名:至尊帝少的盛宠第13章013:那你就去死吧!!!“多事。”贺擎接过酒杯,慢条斯理的递到了洛云轻面前,声音几乎是带着胁迫的:“是不是想找死?恩?”“这位擎少先生你多想了,是人都希望好好活着,我也不例外,不过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给你倒酒的!”洛云轻誓死不从,态度一如白天。“是吗?”贺擎勾唇,冷厉比白天还更胜。洛云轻的小心肝都颤了一下,莫名有一种被野兽盯上了的危险感。捏了捏拳头,她想往后退,却来不及了。因为对面贺擎突然将长腿往她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