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首辅是个美娇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5:26:07 来源:网络 []

书名:首辅是个美娇娘

0011章负心汉

“喂,你这妇人,怎么二话不说先打人啊?”

杨雨清一边挣扎一边大声抗议道。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那美貌少妇咬牙一笑:

“我打你?我打你还是轻得呢!象你这样忘恩负义的登徒子,差点把我妹妹给害死,看我今天不先打你个春光灿烂?”

话一说完,妇人扬起手里的鸡毛掸子照着杨雨清的胳膊上就是一下。

“我……啊哟!”

杨雨清刚想开口,手臂上先就挨了一鸡毛掸子。

身后的两个小丫环二话不说,挥着手里的鸡毛掸子也追着杨雨清打起来。

杨雨清左闪右避上蹿下跳,连声高喊道:

“我说你们认错人了,我是杨雨清,不是杨玉亭!我今天来就是来给玉兰小姐报个信儿……”

“我呸!”

那美貌少妇不等她把话说完,立时就啐了一口。

“姓杨的,我们今天打的就是你!你们几个不许手软,给我照死里打他!今天,我铁定要替我那可怜的妹妹好好出一口气才行!”

眼看和这个女人说不通,身上火辣辣地又被打了好几下,肚子又饿,身上又痛。

杨雨清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脚底下一绊,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道:

“我说你这个女人,你叫人家把话说完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杨玉亭,杨玉亭他已经……”

“梆梆梆。”

突然有人敲门,那美貌的妇人怔了怔,开口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姐姐,是我,你在里面做什么呢?玉亭他也在里面吗?”

声音娇柔婉转,却似带着几分病态,那美貌少妇叹了口气,扬了扬巴掌叫那两个丫环住了手。汇金地

门一开,一位女子由两名丫环扶着走了进来。

身上穿了一件软银轻罗百合裙,斜斜地挽着一个髻,眉如远山肤如脂,端地一副好容貌。

只是这唇色惨白,双目无神,看上去象是身子不太好的样子。

这名女子冲着坐在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杨雨清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姐姐,不是他,你们打错人了。”

“我都说我不是了!”杨雨清伸着脖子就喊。

“还敢开口!”

那少妇二话不说照着她的胳膊上又是一下,杨雨清欲哭无泪,连声儿也不敢出了。

“我说玉兰,这都什么时侯了?你还在护着这个畜牲?”

美貌少妇一把拉了妹妹的手,连声道:

“看他那个油头粉面的样子,断然不会是个好东西。网站http://www.huijindi.com/我今天就要打死他这个畜牲,叫他忘情负义!

你好心好意帮他谋个山长的职务,他倒好,刚教了三天的书,可就不见人影了,连个信儿也不给咱们捎……

这样的人物,合该打死了他才好!”

美少妇越说越气,扬起手里的鸡毛掸子又要来打。

却被这位叫玉兰的死死拉住劝道:“姐姐,你莫要再打了。”

“不打不行!我就得叫他多长些记性。”

美少妇一挣手就闪了玉兰一个趔趄。

少妇一惊,赶快伸手扶住妹妹,心口一软,小声道:“啊哟,我说妹妹你可小心点。”

0012章麻烦大了

玉兰知道姐姐是个一根筋,认准了眼前这个人是那个负心汉,那定然是谁解释也没有用的。

李玉兰叹了一口气:“姐姐,你莫再打他了,有什么话我来跟他说,你看行吗?”

杨雨清眼泪汪汪地抚着自己的胳膊直喘气。汇金地

这个恶妇根本就不给人机会开口,看她那个妹妹倒象是个讲道理的。

看到姐姐春兰还在恶狠狠地瞪着杨雨清,玉兰将她的手往外推了推:

“好了,姐姐,有什么话还是我来和他说吧,你先出去好不好?”

“玉兰……”

那少妇还想继续再劝,看着妹妹那一脸坚持的样子,也不好再说,将手里的鸡毛掸子往地上一掷,厉声道:

“你这小子今天就得给我妹子一个交待!要是敢跑,我抓住你先打断你的腿!哼!”

那少妇话一说完,把个鸡毛掸子往地上一扔,领着几个丫环出了门。

杨雨清被吓得混身冷汗,一脸委屈地看了玉兰一眼,带着哭腔说:

“我说,你这个姐姐她怎么不讲道理啊?”

玉兰走上前来将杨雨清从地上扶起来,轻轻地施了一礼:

“这位公子,对不住,叫你受惊了,我家姐姐她向来就是这个脾气,你莫见怪。”

杨雨清叹了一口气:“我哪儿敢怪她啊,我今天过来只是想告诉你,玉亭他……”

抬眼看了玉兰一眼,杨雨清后面的话突然有些开不了口。

看看这个小姑娘的模样,生得这么个娇娇弱弱的样子,她能承受得住那个书呆子情郎突然亡故的这个打击吗?

想了一会儿,杨雨清又开了口:“姑娘,那个钗子,你收到了吧?”

“嗯。”玉兰点了点头,从袖子里将那钗子取出来,轻声问道:“玉亭他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果然有情人之间心有灵犀,杨雨清轻叹一声:

“玉兰姑娘,杨兄他今天……他那个……有些事情想不通,所以他就跟我说了一些话,想要叫我转告你……”

话在嘴里转了半天,这个噩耗还是不好传达。

耳边突然听得呜咽一声。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玉兰小姐拿着手帕掩着脸已经哭出声来:

“公子,你不必再说了,杨郎他是不是变了心?”

杨雨清一时语结,赶快摆手道:“玉兰小姐,您可不要多想,他其实有些事情想不通……”

玉兰已经自顾自地哭得肩膀抽搐不能自已,接口道:

“上一次见他的时侯,我看到他的神色有些不太正常,原本以为,是那县学里的学子太过淘气叫他烦累着了?

问了他两句,他就面红耳赤支支吾吾的。

话没有说上两句人就走了。

原本想等着他在县学里将事务全都安置好了再谈我们的事情。

没成想,这个书呆子就此再也不露面了,我如今已经……”

玉兰越说越激动,手下意识地往小腹上掩了一下,这才突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位是个男子,不由羞得满脸通红。

0013章骂尸

仅这一个小动作,杨雨清立时看出了端倪。

自己也是个女人,对女人的这些小动作意味着什么心里一清二楚。

难不成是这个玉兰小姐已经和那个杨玉亭他们已经珠胎暗结?

啊哟,这个书呆子哟,他脑子不好使,这生理功能倒是挺强大的!

那他这一走,岂不是把人家这位玉兰姑娘给坑死了吗?

看到杨雨清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玉兰一把掩了脸,羞得连脖子根儿都红了,柔声道:

“适才奴家忘了公子你是位男子,一不留神就说得多了。版权huijindi.com此时长姐还在外面守着,她一心认定了你就是那个负心汉。我再解释说你不是那个人,她也不会信的。你此时快从窗子里跳出去,从后门走吧!”

“不是,我……”

杨雨清还想开口,玉兰已经一把扯起杨雨清的手,把她往窗子外面用力一推,转手关了窗。

杨雨清一个不留神从窗子里栽出来,摔了一个倒栽葱。

抬手抚了一把脸上的泥,知道此时那个恶妇还在附近守着,也不敢声张,捂着嘴顺着后墙溜到角门那里,一溜烟地往回跑。

跑到杨玉亭家里,天已经擦黑了。

马六子抱着肩膀可怜巴巴地在门口蹲着不敢进屋去。

离老远看到一身狼狈的杨雨清,马六子赶快跑过来打招呼:

“公子,你找到给他办丧事的人了吗?”

杨雨清抚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苦笑一声道:“唉,别提了……”

堂屋里头放着一个门板。

门板上那个智商萎缩,功能发达的书呆子直挺挺地躺着,倒是一副四大皆空的样子。

门板前面摆着几个馒头,点着两根蜡烛,算是给他简单地做了个灵堂。

杨雨清饿得挠心,想也不想,上去拿起个馒头就开始啃。

“我说公子你这干嘛吃……吃死人的东西啊……”

马六子看着杨雨清吓得脸色发白。

“就算吃他的东西又怎么了?”

杨雨清一瞪眼睛,气哼哼地道:

“我说这书呆子他到底算个什么人啊?放着好日子不好好过?偏偏要走这条路?他这一走倒是好,可把人家一个黄花大姑娘给坑死了,往后可叫人家怎么做人?”

杨雨清越说越气,三口两口吃完了手里的馒头,抬手又去拿下一个。

杨玉亭直挺挺地躺在门板上,一阵微风吹过,吹着他身上那件单薄的褂子上下扇动,衬得那尸首更干瘦更渗人了。

马六子瞥了那尸首一眼,抱着脑袋躲到院子里去了。

杨雨清越想越火大,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自己本来就想出门借个粮,结果赶上给这个书呆子收尸不说,好心去报信儿还白挨一顿打。

杨雨清三口两口吃完了手里的馒头,扯着杨玉亭的领子就把他从门板上拎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我说姓杨的,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啊,你说你好好地活着不好吗?

人家玉兰姑娘帮你谋了个好差事,你往后好好挣钱,挣完了钱娶人家不行吗?你他妈的还要寻死,你他妈死就死吧,你干嘛赶着我在的时侯死?

你就这么干挺在这儿,什么事儿都不用管了,老子还要来给你收尸!”

0014章乍尸

杨雨清越说越激动,拎着杨玉亭的领子把手一抖,凶神恶煞地道:

“没有一点责任心的东西,替你收尸?替你跑腿?替你挨打?姐这心是白操的吗?姐的腿是白跑的吗?姐的打是白挨的吗?你现在给我钱?给钱!给钱!给钱!”

杨雨清一只手拎着杨玉亭的领子使劲抖,一只手伸到他的鼻子下面,恶狠狠地道:

“家里我那老娘还在等着米下锅呢,姐姐我身上没钱给你办丧事儿,你给我钱……”

一阵冷风吹过,吹得案几上那两根白蜡烛左右扑闪。

门框上仅余的半个门板吱嘎一声响,活象个哑着嗓子的老鬼低声叹息。

杨雨清吓得手一松,后背上刷的一声出了一层白毛汗。

杨玉亭“扑通”一声又跌回到门板上。

“巴嗒”一声,从他怀里掉出一件东西来。

杨雨清定了定神,这才看清脚底下躺着一个钱袋子。

想来是刚才那么一跌从杨玉亭的身上掉出来的。

杨雨清深吸一口气,用脚尖把那个钱袋子拨过来,拣起来打开看了看,里面竟然有几两碎银。

想想刚才的情形,杨雨清冷汗出了一身。

难不成是这个书呆子的魂魄没有走远,听见刚才自己那么吼他骂他,这才将这钱袋子掷给自己的?

杨雨清壮着胆子把那钱袋子收好,冲着门板上的书呆子陪了个笑脸:

“啊哟,我说杨兄,您这就客气了不是?我这刚才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您这还真给钱啊?”

又一阵冷风吹过,白色的烛光又闪了几闪,周围景物的影子跳了几跳,四周又阴森了几分。

杨雨清吓得一个倒闭气,定了定神,颤着声音满脸谄媚:

“杨兄,朋友一场,我也不会不管你,眼前我就先把这棺材给你买了去,明儿个就帮你下葬。”

杨雨清话一说完,抓着钱袋子又往门外跑,马六子追出来一把扯住她的袖子:

“少爷,你别又走了啊?这大半夜的,我怕……”

“怕你个鬼啊,你怕!”

杨雨清直接啐了他一脸。

“一个大老爷们守个灵你怕什么?我这会儿得赶快去给他买个棺材去,晚一些,怕是棺材铺里都要关门了!”

“别啊,少爷,你去买棺材,你也带上我呗……”

马六子哑着嗓子,两条腿又在打战。

“我说马六子啊!”杨雨清把手往马六子肩膀上一拍,耐着性子劝道:

“你看看他袋子里这些钱顶多够买个棺材的,明天办丧事这还得要钱不是?

所以,你就得守在这里,万一他哪个亲戚朋友得个信儿来给他随个礼呢,你不是刚好就能接着了?

要不然明天说不定咱们还得往里垫钱……唉,我说我可没钱往里垫啊,那我就只有先把你给卖了给他办丧事儿了……”

“我说少爷,你可不能这么做啊?为了这个书呆子你就要把我给卖了?你这算是跟谁远跟谁近啊?”

马六子一听说自己家少爷要卖自己,那是一万个不高兴,梗着脖子就嚷起来了。

0015章棺材铺

杨雨清一耸肩膀:

“那我可没办法,今儿个还听见后厨里那个小丫头说你吃得多呢。

一个人吃得快顶上我们一家人的了。

养着你太费钱,你又不听话,干脆把你给卖了换头驴吧。

还省钱,还听话,还能帮我干活……”

“别别别,少爷,我听话,我听话,我这就乖乖地给他守灵去,你可早去早回啊……”

马六子抬手擦了擦鼻涕,一脸可怜相。

“嗯,这就对了吧,我这就去了啊。”

杨雨清握紧了那个钱袋子转身就跑。

幸亏这个身子年轻,折腾了一天,吃了一个馒头就又能跑又能跳的了。

杨雨清再跑到街里的时侯,一条街上大多数铺子全打烊了,只有棺材铺门口那两个灯笼被风吹得直打转。

杨雨清快步跑进去大声问:“老板,你们这儿有便宜点的棺材没有啊?”

棺材铺的老板将杨雨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看她这么一身寒酸的样子,冷着脸问道:“府上什么人没了啊?”

“我呸!我们府上的人都好好的,我是替一个朋友买棺材的,你给我挑个便宜点儿的呗?”

杨雨清将手心里跑出来的汗在身上来回抹了几把,将钱袋子里的银子掏出来。

棺材老板瞥了一眼她掌心那几两碎银,脸立时板得象个棺材板儿一样。

“就你这几个钱,连个棺材盖儿也买不起!我劝你还是明儿个到对面那个草席店里,买个破席给尸首裹一下就算了呗!”

“嘿,我说你这个老板怎么这么做生意的啊……”杨雨清气得舌头打结。

这老板已经把眼睛一垂,低着头专心地拨弄起算盘珠子来了。

杨雨清伸着脖子冲着街上看了看,到了这一会儿,整条街上也就这一个棺材铺里开着门的了。

这种天气,那个书呆子的尸首放得太久了可不好。

杨雨清想回过头来和这个老板好好聊聊。

偏那老板偏是个狗眼看人低的。料定她此时没办法,强拼硬凑也定然会买了自己家的棺材,所以只一味地端着价钱不理她。

两个人僵了半晌,突然走进一个三十来岁的干瘦汉子,身上穿着一件素色锦袍,进门冲着那老板道:

“老板,给我挑口棺材,适才我那兄长过世了。”

这老板立时换了一副面孔,堆着个笑脸迎了出来:

“啊哟,爷,您节哀顺便,节哀顺便哟……您看看,我们棺材铺里的棺材向来是做得最好的,这手艺精细不说,这用的板子也厚。您来这边瞧瞧,您看看这工艺,您再听听这板材的声音……这可是上好的千年桐。”

老板曲起手指照着那棺材板上轻轻叩了几下,一脸谄媚。

那干瘦的汉子皱着眉头不说话,看着棺材的眼神里透出几分古怪:“这东西,看着挺渗人的。”

0016章翻盖棺材和滑盖棺材

“棺材嘛,看上去自然是有些古怪的,关键咱们要看作工,看材料的对吧?”

杨雨清眼珠子一转,突然在一旁大声说道:“对,这家棺材铺的棺材质量最好了,躺上去还舒服得很呢,要不然爷您亲自躺进去试试?”

那大汉把眉头一皱,冲着那老板道:“这伙计是你们店里的?他这是怎么说话呢?”

“不是不是,”棺材店老板赶快摆手“他也是来买棺材的。”

“对啊,我也是来买棺材的,就是听说他们家的棺材特别好我才来买的。”

杨雨清抱着肩膀一笑,道“这位爷,说出来您别不信,这十里八乡啊,就数他们家的棺材最好了,躺进去又舒服又宽畅又暖和,打个滚啊,翻个身,怎么折腾都不会掉出来。”

那汉子被她说得后背直起鸡毛疙瘩,皱着眉头咕哝了一句:“在棺材里打滚翻身?”

“对啊?”杨雨清继续说道“您不知道吧?就上个月,村东头王大爷死了,就是在这一家买的棺材,躺进去那叫一个合适哟……

当天晚上,那王大爷就托梦给他兄弟说:兄弟,你不知道啊,这一家的棺材躺着可舒服了,冬暖夏凉,空间宽畅,南北通透,户型合理。

比我生前住的那个破草房不知道舒服多少倍,要不然兄弟,你也陪我来死一死吧……后来您猜怎么着了?”

那汉子听得眼睛发直,抬手捋了一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第二天啊……”杨雨清眨了眨眼睛,故意把声音往下压了压。

“……他那个兄弟就当真也死了,陪着他那大哥一起体验这个棺材里有多舒服去了……”

那汉子吓得脚底下一软,看了那个棺材一眼,倒退着就想往门外走。

老板急了,赶快上前一步道:“这位爷您可别听他胡扯,他这是故意捣乱呢……”

“唉,我说老板,我这不是替你夸你们家棺材好的吗?你打什么岔啊?”

杨雨清白了那老板一眼,抢在前面又冲着那汉子阴恻恻地一笑:“所以说嘛,这一家的棺材铺的生意可好了,质量三包,买一赠一,您眼前来吧,还只有这几款。您要是明年来呢,可就不止是这几款了,什么翻盖的,滑盖的,触屏的……”

杨雨清掰着手指头一个劲地瞎忽悠:“说不定啊,明年他这儿还能出一款人工智能的,你在这外面哭一嗓子‘大哥哟’,他就在里面应一句‘兄弟唉’!那个场面,您想想,那得多震撼……”

杨雨清伸着脖子还没有胡扯完,那汉子早已连滚带爬地往门外跑去。

身后这棺材铺的老板气得脸通红,指着杨雨清的鼻子骂道:“你这小子满口风言风语,就是故意来捣乱的?”

杨雨清闪身往旁边一躲,冷声笑道:“对啊,您这会儿才看出来啊?大爷我今天把话给你说明了,你要是不把你这里的棺材便宜卖给我一个,我明儿个还来,什么恶心我就说什么!”

“你你你……你这不无赖吗?”老板气得直跺脚。

0017章路遇美男

一旁的帐房先生赶快过来劝道:“老板,您何必与这么个毛头小子生闲气?咱们后院不是扔着一副棺材的吗?上个月叫雨水给淋了一下,上面的棺材盖盖不严实了,要不然,就那副便宜点卖给他得了……”

“你这个小子,我……哼,算我晦气!”

杨雨清抱着肩膀呵呵冷笑,看着那棺材铺的老板黑青着脸把那个翘着盖儿的棺材给弄到门口停着的驴车上。

杨雨清抬脚往棺材旁边一坐,把手里仅剩的三个铜板递到赶车的大叔手里:“村东头大槐树底下,老杨家。”

小皮鞭一响,毛驴迈开蹄子向前走去,脖子上的铜铃叮当作响。

杨雨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后背靠在棺材上,掏着空荡荡的荷包袋子苦笑不止。

出来这一天,算是个什么事儿啊?到现在这功夫了,连口热饭都没混到嘴里。又是报信,又是挨打,又是买棺材……明天还要帮那书呆子办丧事……可是,哪儿来的钱啊?

原来这年月想吃口饱饭都这么难啊?

杨雨清仰天苦笑,以往整天看那穿越小说里写得可好了,一朝穿越要么当公主,要么当贵人,自己这算个什么命呢?

穿越一回,没有赶上吃香喝辣宅斗宫斗,就赶上给人送终收尸了!

老天爷,你可真是不公平!

月朗星稀,风吹春衫渐觉冷。

杨雨清把衣服又往怀里掩了掩,一阵困意袭来。

杨雨清感觉到眼皮发沉,不知不觉地就靠着棺材睡了过去。

朦胧之间,突然听到耳边有人一声大吼:“快闪开!”

杨雨清的眼睛还没有睁开,身下的驴车便受到一记重创,瞬时天旋地转,自己和身旁那个棺材一起往沟里翻了过去。

棺材打了几个滚,盖子掉到一边,倒过来把杨雨清给扣了个严实。

杨雨清只觉得眼前一黑,回过神来已经在棺材底下了,立时被吓得嗓子都变了,挥着拳头捶着棺材板大声吼:“喂,到底怎么回事?这棺材是我给别人买的,不是给我自己用的!周围有人吗?赶快把我给弄出去啊!”

过了一会儿,这才听到棺材外面传来呵呵一声笑,有人从外面将棺材拎了起来。

杨雨清喘了几口气,借着月光先看到了一个英俊少年的脸。

他头顶束着一个小金冠,身穿一身大红色的锦袍,朗眉星目,薄唇轻抿,看着她咧嘴一笑:“哟,你这个地方躺得好!”

话一说完,那少年扯着杨雨清的袖子就把她从棺材底下拎出来。

手轻轻一抬又将棺材翻了个个儿,托在掌心转身往那驴车上一放,将那棺材盖子也一把拎起来搁在一旁。

适才两三个大汉才抬得动的棺材,在他手里就象是端着盘子一样轻松,杨雨清看他看得目瞪口呆。

少年把身上那件大红袍子掀起来,单手一撑跳到那棺材里面,伸着脖子对杨雨清说了一句:“嘿,一会儿要是有人追过来,你就说没见过小爷我啊。”

话一说完,那少年把身子躺平,手里马鞭子一扬,将那棺材盖儿卷起来给自己盖了个严实。

0018章诚意

杨雨清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正要开口再问,抬头只见十几枝火把正自逼近。

转眼一众人马就冲到了眼前。

领头的那个人拿出一把钢刀指向杨雨清的鼻子,厉声问道:“喂,小子,刚才可曾看见有人过去?”

“有人……过去?”杨雨清呆着脸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有看见。”

“真的没有吗?”那人把火把举到杨雨清的脸前,对着她的脸仔细照了照。

脖子左边是钢刀,右边是火把,杨雨清那满是泥泞的脸颊上淌出两道冷汗。

对面这个人身材魁梧,长相狰狞,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右边的额角一直延至下巴,怎么看都不象善类。

他不会抓不到人就拿着自己撒气,一刀把自己给砍了吧?

这么想着,杨雨清的心里就不停地打小鼓,抖着嘴唇寻思着要不要把棺材里那个人给出卖掉。

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大喊:“快看,那是大公子的马!”

刀疤脸收了钢刀,将手里的缰绳一勒:“追!”

一众人骑着快马,转眼跑得无影无踪。

杨雨清脚底下一软,吓得瘫坐在地上。

眼看着那些人走远了,杨雨清这才扶着车子站起来,照着棺材上敲了几下。

“喂,他们走远了,你出来吧。”

棺材里传出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赶着车往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快点。”

杨雨清叹了口气,冲着那赶车的大叔一挥手。

驴车又叮叮当当地往前走,顺着大道又走了半个时辰。

杨雨清叫停了车子,冲那棺材里又敲了几下:“唉,这位兄台,再走可就出城了。”

连着敲了几下,棺材里才传出一个惺忪的声音:“哦,出城了啊……”

美少年将棺材盖往旁边一推,坐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嘴里喃喃地说道:“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

将手一撑从那棺材里跳出来,冲着杨雨清一抱拳:“小兄弟,感谢你适才帮我这么一个忙,我龙子骥有礼了!”

“这位兄台你客气了。”杨雨清仰脸一笑,把手直直地伸到他面前:“既然要谢,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吧。”

“诚意?什么诚意啊?”龙子骥满脸不解。

“钱啊?这还用问吗?你以为我会白救你吗?既然要道谢,那就来点实惠的。”

“这……”龙子骥脸色一滞,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小兄弟,对不住,我这出门没带钱啊。”

没带钱?

杨雨清的眼睛一下子睁圆了,嗓门也抬高了八度:“你说你穿得这么体面怎么出门不带钱啊?要不是看你刚才穿得好,想着能从你身上赚上几两银子,谁会帮你啊?”

没想到她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龙子骥也有些怒了:“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义气?哪有帮了人还要好处的?”

首辅是个美娇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辅是个美娇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区块链重磅 | 西南地区首个智库型区块链研究院成立

    由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倡议发起、点亮伯恩基金牵头、由国内区块链双创领域著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参与的民间智库——点亮伯恩区块链研究院揭牌成立。研究方向区块链关键技术研究、区块链政策法规研究与开发、区块链产业发展和生态环境建设研究、区块链创新应用场景研究等。专家团队陈东敏国家“千人计划”引进专家,现任北京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科技开发部部长;青岛链湾研究院院长;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创新指数研究中心国际顾问;美国硅谷MiradiaInc公司创始人和董事CTO,为该公司融资8千多万美元,发展了200多件MEM

  • “洹上五家 墨韵春风”戴五爱等五画家联展在安阳开幕

    开幕式现场(记者:许顺喜)2月23日上午10时许,由安阳市文广新局、安阳师范学院、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中共文峰区委宣传部、安阳市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墨韵春风-----洹上五家中国画艺术展”在安阳市图书博物馆开幕。开幕式现场安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常保利;河南省美协会副主席李明、安阳市文广新局局长薛文明;安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唐川府;安阳市文联主席李建学;安阳市文峰区委常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建军;安阳师范学院宣传部长翟传增;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常慧芹;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太行中国画协会副主席

  • 【当代联家对联创作故事38】唐世友:我教孙子写春联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唐世友,男,汉族,76岁。对诗、书、画、联均感兴趣,特别喜欢对今古绝对,也喜欢写回文诗。爱周游,足迹已踏遍祖国各地,曾应邀出访过美、俄、德、法、日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京华时报》、《欧洲时报、》《南洋商报》、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四川卫视等国内外300余家媒体报道其行踪和发表作品。被多家媒体誉为“贵州怪杰”、“贵州奇才”、“新世纪的唐伯虎”。手机百度输入“贵州怪杰唐世友”,便有数千条信息文章可参阅。我

  • 司马牛: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司马牛:湖南邵东牛马司人,祖籍江西丰城。现供职于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司马牛(一)这里是我老外婆出生的地方。从莲池出发,过段塘坪,翻过老龙潭铁路,沿西洋江田凼笔直的马路,过肖家桥,在龙浒坝边边上,就可以望见老外婆的家。史载,龙浒坝始建于大清咸丰六年(1856年),东西走向,横截邵水,青石筑坝,为西洋江田凼两岸农耕及生活用水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是邵东清代重要的水利设施,并造福至今。听老娘讲,在她尚小的

  • 世界上最大的神秘组织你听说过吗

    共济会(Free-Mason)也称美生会,字面意思是“自由石匠”,全称为FreeandAcceptedMasons。出现在18世纪的英国,是一种带宗教色彩的兄弟会组织,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是目前世界上最庞大的秘密组织。共济会的起源并没有确定的说法。根据传说中1701年写成的《共济会宪章》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成为“光明之年”,他们自称为该隐的后人,通晓天地自然以及宇宙的奥秘。该隐是《圣经》中的杀亲者,亚当和夏娃最早所生的两个儿子之一

  • 古典爱情 | 修行千年,只为一人

    古人的浪漫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浪漫”——梁山伯和祝英台的青冢间嬉戏的蝴蝶翩跹起舞,所到之处,山花烂漫,冰雪消融。——白娘子和许仙共撑的那把油纸伞,古色古香,在西湖的细雨里迷蒙了千年的传说。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执着”——孟姜女坚毅的脚印踩在中国古典山川的肌肤里,岁月的风霜无法销蚀。——牛郎织女相思的泪滴洒在白浪滔滔的银河里,化作永不沉落的星辰。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唯一”——刘兰芝独赴清流前留在岸边的鞋子,应是化作了忠贞不渝的鸳鸯。——虞姬趁项王不备时自刎的剑光,刺伤了英雄们坚硬的铠甲和

  • 虚云老和尚:明师是法身父母,恩德超过生身父母

    民国三十五年(1946),老人寿辰日,自然亦不能例外。所不同的,是日下午,老人秘密传法。因老人每感宗门衰落,后起乏人,是以在日常,便很细心的观察,谁人能作法门龙象,荷担如来家业,所谓续佛慧命,继祖心灯,使正法久住世界,利济后昆。经三年来之暗中审察,认为能受此“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之旨,已有六人。故事先把法牒写好,到了下午,便由侍者个别暗中传命,至丈室楼上佛前,每次二人。老人命受法人穿袍、搭衣、展具,礼佛三拜后,跪在佛前。之后,将传法由来、源流,开示大意,略述于后:禅宗一法,古来祖师

  • 《春廖》——姜子涵绘画唯美集

    春廖乱红坠池台细碎为谁开满眸春廖事羞花依旧在姜子涵绘画唯美集关于作者:姜子涵姜子涵,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人,酷爱文学、绘画,喜欢古玩鉴赏、旅游摄影、时尚美食。多篇散文在赤峰《百柳》《红山晚报》《松漠》《赤峰日报》及中国城市文化传播网、中国前沿资讯网、搜狐、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今日头条等发表。代表作《独语斜阳》《童年的纪念章》《黄花树下》《秋天的木屋》等等。

  • 南怀瑾老师:学音乐艺术的秘诀

    学音乐艺术的秘诀本文摘录自《列子臆说》【瓠巴鼓琴而鸟舞鱼跃,郑师文闻之,弃家从师襄游。柱指钩弦,三年不成章,师襄曰:“子可以归矣。”师文舍其琴,叹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手而动弦。且小假之,以观其后。”无几何,复见师襄。师襄曰:“子之琴何如?”师文曰:“得之矣。请尝试之。”于是当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吕,凉风忽至。草木成实。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温风徐回,草木发荣。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霜雪交下,川池暴冱。及冬而叩徵弦,以

  • 愿你成为野心家

    01从小大人就教育我,“野心”是一个贬义词。这个词看起来就不安分。而“安分”跟“听话”“懂事”“忍耐”一样,是一个虽然令我感觉不太舒服,却又挑不出什么错的词。野心还意味着风险。安分守己的人总有一口饭吃,但野心可能给人锦衣玉食,也可能让人一无所有。它意味着不确定。你会选择安分地凑合着,还是做一个可能100分也可能0分的野心家?“不作而死不如作死。”我妹妹是这么说的。她学美术,想去加拿大继续深造。英语零基础,她一边工作,一边学英语准备作品。上周,她的上司找她谈话,大意是觉得她不够安分,有点“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