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首辅是个美娇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5:26:07 来源:网络 []

书名:首辅是个美娇娘

0011章负心汉

“喂,你这妇人,怎么二话不说先打人啊?”

杨雨清一边挣扎一边大声抗议道。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那美貌少妇咬牙一笑:

“我打你?我打你还是轻得呢!象你这样忘恩负义的登徒子,差点把我妹妹给害死,看我今天不先打你个春光灿烂?”

话一说完,妇人扬起手里的鸡毛掸子照着杨雨清的胳膊上就是一下。

“我……啊哟!”

杨雨清刚想开口,手臂上先就挨了一鸡毛掸子。

身后的两个小丫环二话不说,挥着手里的鸡毛掸子也追着杨雨清打起来。

杨雨清左闪右避上蹿下跳,连声高喊道:

“我说你们认错人了,我是杨雨清,不是杨玉亭!我今天来就是来给玉兰小姐报个信儿……”

“我呸!”

那美貌少妇不等她把话说完,立时就啐了一口。

“姓杨的,我们今天打的就是你!你们几个不许手软,给我照死里打他!今天,我铁定要替我那可怜的妹妹好好出一口气才行!”

眼看和这个女人说不通,身上火辣辣地又被打了好几下,肚子又饿,身上又痛。

杨雨清渐渐地有些支撑不住,脚底下一绊,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道:

“我说你这个女人,你叫人家把话说完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杨玉亭,杨玉亭他已经……”

“梆梆梆。”

突然有人敲门,那美貌的妇人怔了怔,开口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姐姐,是我,你在里面做什么呢?玉亭他也在里面吗?”

声音娇柔婉转,却似带着几分病态,那美貌少妇叹了口气,扬了扬巴掌叫那两个丫环住了手。首辅是个美娇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门一开,一位女子由两名丫环扶着走了进来。

身上穿了一件软银轻罗百合裙,斜斜地挽着一个髻,眉如远山肤如脂,端地一副好容貌。

只是这唇色惨白,双目无神,看上去象是身子不太好的样子。

这名女子冲着坐在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杨雨清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道:“姐姐,不是他,你们打错人了。”

“我都说我不是了!”杨雨清伸着脖子就喊。

“还敢开口!”

那少妇二话不说照着她的胳膊上又是一下,杨雨清欲哭无泪,连声儿也不敢出了。

“我说玉兰,这都什么时侯了?你还在护着这个畜牲?”

美貌少妇一把拉了妹妹的手,连声道:

“看他那个油头粉面的样子,断然不会是个好东西。网站http://www.huijindi.com/我今天就要打死他这个畜牲,叫他忘情负义!

你好心好意帮他谋个山长的职务,他倒好,刚教了三天的书,可就不见人影了,连个信儿也不给咱们捎……

这样的人物,合该打死了他才好!”

美少妇越说越气,扬起手里的鸡毛掸子又要来打。

却被这位叫玉兰的死死拉住劝道:“姐姐,你莫要再打了。”

“不打不行!我就得叫他多长些记性。”

美少妇一挣手就闪了玉兰一个趔趄。

少妇一惊,赶快伸手扶住妹妹,心口一软,小声道:“啊哟,我说妹妹你可小心点。”

0012章麻烦大了

玉兰知道姐姐是个一根筋,认准了眼前这个人是那个负心汉,那定然是谁解释也没有用的。

李玉兰叹了一口气:“姐姐,你莫再打他了,有什么话我来跟他说,你看行吗?”

杨雨清眼泪汪汪地抚着自己的胳膊直喘气。阅读huijindi.com

这个恶妇根本就不给人机会开口,看她那个妹妹倒象是个讲道理的。

看到姐姐春兰还在恶狠狠地瞪着杨雨清,玉兰将她的手往外推了推:

“好了,姐姐,有什么话还是我来和他说吧,你先出去好不好?”

“玉兰……”

那少妇还想继续再劝,看着妹妹那一脸坚持的样子,也不好再说,将手里的鸡毛掸子往地上一掷,厉声道:

“你这小子今天就得给我妹子一个交待!要是敢跑,我抓住你先打断你的腿!哼!”

那少妇话一说完,把个鸡毛掸子往地上一扔,领着几个丫环出了门。

杨雨清被吓得混身冷汗,一脸委屈地看了玉兰一眼,带着哭腔说:

“我说,你这个姐姐她怎么不讲道理啊?”

玉兰走上前来将杨雨清从地上扶起来,轻轻地施了一礼:

“这位公子,对不住,叫你受惊了,我家姐姐她向来就是这个脾气,你莫见怪。”

杨雨清叹了一口气:“我哪儿敢怪她啊,我今天过来只是想告诉你,玉亭他……”

抬眼看了玉兰一眼,杨雨清后面的话突然有些开不了口。

看看这个小姑娘的模样,生得这么个娇娇弱弱的样子,她能承受得住那个书呆子情郎突然亡故的这个打击吗?

想了一会儿,杨雨清又开了口:“姑娘,那个钗子,你收到了吧?”

“嗯。”玉兰点了点头,从袖子里将那钗子取出来,轻声问道:“玉亭他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

果然有情人之间心有灵犀,杨雨清轻叹一声:

“玉兰姑娘,杨兄他今天……他那个……有些事情想不通,所以他就跟我说了一些话,想要叫我转告你……”

话在嘴里转了半天,这个噩耗还是不好传达。

耳边突然听得呜咽一声。首辅是个美娇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玉兰小姐拿着手帕掩着脸已经哭出声来:

“公子,你不必再说了,杨郎他是不是变了心?”

杨雨清一时语结,赶快摆手道:“玉兰小姐,您可不要多想,他其实有些事情想不通……”

玉兰已经自顾自地哭得肩膀抽搐不能自已,接口道:

“上一次见他的时侯,我看到他的神色有些不太正常,原本以为,是那县学里的学子太过淘气叫他烦累着了?

问了他两句,他就面红耳赤支支吾吾的。

话没有说上两句人就走了。

原本想等着他在县学里将事务全都安置好了再谈我们的事情。

没成想,这个书呆子就此再也不露面了,我如今已经……”

玉兰越说越激动,手下意识地往小腹上掩了一下,这才突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位是个男子,不由羞得满脸通红。

0013章骂尸

仅这一个小动作,杨雨清立时看出了端倪。

自己也是个女人,对女人的这些小动作意味着什么心里一清二楚。

难不成是这个玉兰小姐已经和那个杨玉亭他们已经珠胎暗结?

啊哟,这个书呆子哟,他脑子不好使,这生理功能倒是挺强大的!

那他这一走,岂不是把人家这位玉兰姑娘给坑死了吗?

看到杨雨清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玉兰一把掩了脸,羞得连脖子根儿都红了,柔声道:

“适才奴家忘了公子你是位男子,一不留神就说得多了。原文huijindi.com此时长姐还在外面守着,她一心认定了你就是那个负心汉。我再解释说你不是那个人,她也不会信的。你此时快从窗子里跳出去,从后门走吧!”

“不是,我……”

杨雨清还想开口,玉兰已经一把扯起杨雨清的手,把她往窗子外面用力一推,转手关了窗。

杨雨清一个不留神从窗子里栽出来,摔了一个倒栽葱。

抬手抚了一把脸上的泥,知道此时那个恶妇还在附近守着,也不敢声张,捂着嘴顺着后墙溜到角门那里,一溜烟地往回跑。

跑到杨玉亭家里,天已经擦黑了。

马六子抱着肩膀可怜巴巴地在门口蹲着不敢进屋去。

离老远看到一身狼狈的杨雨清,马六子赶快跑过来打招呼:

“公子,你找到给他办丧事的人了吗?”

杨雨清抚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苦笑一声道:“唉,别提了……”

堂屋里头放着一个门板。

门板上那个智商萎缩,功能发达的书呆子直挺挺地躺着,倒是一副四大皆空的样子。

门板前面摆着几个馒头,点着两根蜡烛,算是给他简单地做了个灵堂。

杨雨清饿得挠心,想也不想,上去拿起个馒头就开始啃。

“我说公子你这干嘛吃……吃死人的东西啊……”

马六子看着杨雨清吓得脸色发白。

“就算吃他的东西又怎么了?”

杨雨清一瞪眼睛,气哼哼地道:

“我说这书呆子他到底算个什么人啊?放着好日子不好好过?偏偏要走这条路?他这一走倒是好,可把人家一个黄花大姑娘给坑死了,往后可叫人家怎么做人?”

杨雨清越说越气,三口两口吃完了手里的馒头,抬手又去拿下一个。

杨玉亭直挺挺地躺在门板上,一阵微风吹过,吹着他身上那件单薄的褂子上下扇动,衬得那尸首更干瘦更渗人了。

马六子瞥了那尸首一眼,抱着脑袋躲到院子里去了。

杨雨清越想越火大,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自己本来就想出门借个粮,结果赶上给这个书呆子收尸不说,好心去报信儿还白挨一顿打。

杨雨清三口两口吃完了手里的馒头,扯着杨玉亭的领子就把他从门板上拎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我说姓杨的,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啊,你说你好好地活着不好吗?

人家玉兰姑娘帮你谋了个好差事,你往后好好挣钱,挣完了钱娶人家不行吗?你他妈的还要寻死,你他妈死就死吧,你干嘛赶着我在的时侯死?

你就这么干挺在这儿,什么事儿都不用管了,老子还要来给你收尸!”

0014章乍尸

杨雨清越说越激动,拎着杨玉亭的领子把手一抖,凶神恶煞地道:

“没有一点责任心的东西,替你收尸?替你跑腿?替你挨打?姐这心是白操的吗?姐的腿是白跑的吗?姐的打是白挨的吗?你现在给我钱?给钱!给钱!给钱!”

杨雨清一只手拎着杨玉亭的领子使劲抖,一只手伸到他的鼻子下面,恶狠狠地道:

“家里我那老娘还在等着米下锅呢,姐姐我身上没钱给你办丧事儿,你给我钱……”

一阵冷风吹过,吹得案几上那两根白蜡烛左右扑闪。

门框上仅余的半个门板吱嘎一声响,活象个哑着嗓子的老鬼低声叹息。

杨雨清吓得手一松,后背上刷的一声出了一层白毛汗。

杨玉亭“扑通”一声又跌回到门板上。

“巴嗒”一声,从他怀里掉出一件东西来。

杨雨清定了定神,这才看清脚底下躺着一个钱袋子。

想来是刚才那么一跌从杨玉亭的身上掉出来的。

杨雨清深吸一口气,用脚尖把那个钱袋子拨过来,拣起来打开看了看,里面竟然有几两碎银。

想想刚才的情形,杨雨清冷汗出了一身。

难不成是这个书呆子的魂魄没有走远,听见刚才自己那么吼他骂他,这才将这钱袋子掷给自己的?

杨雨清壮着胆子把那钱袋子收好,冲着门板上的书呆子陪了个笑脸:

“啊哟,我说杨兄,您这就客气了不是?我这刚才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您这还真给钱啊?”

又一阵冷风吹过,白色的烛光又闪了几闪,周围景物的影子跳了几跳,四周又阴森了几分。

杨雨清吓得一个倒闭气,定了定神,颤着声音满脸谄媚:

“杨兄,朋友一场,我也不会不管你,眼前我就先把这棺材给你买了去,明儿个就帮你下葬。”

杨雨清话一说完,抓着钱袋子又往门外跑,马六子追出来一把扯住她的袖子:

“少爷,你别又走了啊?这大半夜的,我怕……”

“怕你个鬼啊,你怕!”

杨雨清直接啐了他一脸。

“一个大老爷们守个灵你怕什么?我这会儿得赶快去给他买个棺材去,晚一些,怕是棺材铺里都要关门了!”

“别啊,少爷,你去买棺材,你也带上我呗……”

马六子哑着嗓子,两条腿又在打战。

“我说马六子啊!”杨雨清把手往马六子肩膀上一拍,耐着性子劝道:

“你看看他袋子里这些钱顶多够买个棺材的,明天办丧事这还得要钱不是?

所以,你就得守在这里,万一他哪个亲戚朋友得个信儿来给他随个礼呢,你不是刚好就能接着了?

要不然明天说不定咱们还得往里垫钱……唉,我说我可没钱往里垫啊,那我就只有先把你给卖了给他办丧事儿了……”

“我说少爷,你可不能这么做啊?为了这个书呆子你就要把我给卖了?你这算是跟谁远跟谁近啊?”

马六子一听说自己家少爷要卖自己,那是一万个不高兴,梗着脖子就嚷起来了。

0015章棺材铺

杨雨清一耸肩膀:

“那我可没办法,今儿个还听见后厨里那个小丫头说你吃得多呢。

一个人吃得快顶上我们一家人的了。

养着你太费钱,你又不听话,干脆把你给卖了换头驴吧。

还省钱,还听话,还能帮我干活……”

“别别别,少爷,我听话,我听话,我这就乖乖地给他守灵去,你可早去早回啊……”

马六子抬手擦了擦鼻涕,一脸可怜相。

“嗯,这就对了吧,我这就去了啊。”

杨雨清握紧了那个钱袋子转身就跑。

幸亏这个身子年轻,折腾了一天,吃了一个馒头就又能跑又能跳的了。

杨雨清再跑到街里的时侯,一条街上大多数铺子全打烊了,只有棺材铺门口那两个灯笼被风吹得直打转。

杨雨清快步跑进去大声问:“老板,你们这儿有便宜点的棺材没有啊?”

棺材铺的老板将杨雨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看她这么一身寒酸的样子,冷着脸问道:“府上什么人没了啊?”

“我呸!我们府上的人都好好的,我是替一个朋友买棺材的,你给我挑个便宜点儿的呗?”

杨雨清将手心里跑出来的汗在身上来回抹了几把,将钱袋子里的银子掏出来。

棺材老板瞥了一眼她掌心那几两碎银,脸立时板得象个棺材板儿一样。

“就你这几个钱,连个棺材盖儿也买不起!我劝你还是明儿个到对面那个草席店里,买个破席给尸首裹一下就算了呗!”

“嘿,我说你这个老板怎么这么做生意的啊……”杨雨清气得舌头打结。

这老板已经把眼睛一垂,低着头专心地拨弄起算盘珠子来了。

杨雨清伸着脖子冲着街上看了看,到了这一会儿,整条街上也就这一个棺材铺里开着门的了。

这种天气,那个书呆子的尸首放得太久了可不好。

杨雨清想回过头来和这个老板好好聊聊。

偏那老板偏是个狗眼看人低的。料定她此时没办法,强拼硬凑也定然会买了自己家的棺材,所以只一味地端着价钱不理她。

两个人僵了半晌,突然走进一个三十来岁的干瘦汉子,身上穿着一件素色锦袍,进门冲着那老板道:

“老板,给我挑口棺材,适才我那兄长过世了。”

这老板立时换了一副面孔,堆着个笑脸迎了出来:

“啊哟,爷,您节哀顺便,节哀顺便哟……您看看,我们棺材铺里的棺材向来是做得最好的,这手艺精细不说,这用的板子也厚。您来这边瞧瞧,您看看这工艺,您再听听这板材的声音……这可是上好的千年桐。”

老板曲起手指照着那棺材板上轻轻叩了几下,一脸谄媚。

那干瘦的汉子皱着眉头不说话,看着棺材的眼神里透出几分古怪:“这东西,看着挺渗人的。”

0016章翻盖棺材和滑盖棺材

“棺材嘛,看上去自然是有些古怪的,关键咱们要看作工,看材料的对吧?”

杨雨清眼珠子一转,突然在一旁大声说道:“对,这家棺材铺的棺材质量最好了,躺上去还舒服得很呢,要不然爷您亲自躺进去试试?”

那大汉把眉头一皱,冲着那老板道:“这伙计是你们店里的?他这是怎么说话呢?”

“不是不是,”棺材店老板赶快摆手“他也是来买棺材的。”

“对啊,我也是来买棺材的,就是听说他们家的棺材特别好我才来买的。”

杨雨清抱着肩膀一笑,道“这位爷,说出来您别不信,这十里八乡啊,就数他们家的棺材最好了,躺进去又舒服又宽畅又暖和,打个滚啊,翻个身,怎么折腾都不会掉出来。”

那汉子被她说得后背直起鸡毛疙瘩,皱着眉头咕哝了一句:“在棺材里打滚翻身?”

“对啊?”杨雨清继续说道“您不知道吧?就上个月,村东头王大爷死了,就是在这一家买的棺材,躺进去那叫一个合适哟……

当天晚上,那王大爷就托梦给他兄弟说:兄弟,你不知道啊,这一家的棺材躺着可舒服了,冬暖夏凉,空间宽畅,南北通透,户型合理。

比我生前住的那个破草房不知道舒服多少倍,要不然兄弟,你也陪我来死一死吧……后来您猜怎么着了?”

那汉子听得眼睛发直,抬手捋了一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第二天啊……”杨雨清眨了眨眼睛,故意把声音往下压了压。

“……他那个兄弟就当真也死了,陪着他那大哥一起体验这个棺材里有多舒服去了……”

那汉子吓得脚底下一软,看了那个棺材一眼,倒退着就想往门外走。

老板急了,赶快上前一步道:“这位爷您可别听他胡扯,他这是故意捣乱呢……”

“唉,我说老板,我这不是替你夸你们家棺材好的吗?你打什么岔啊?”

杨雨清白了那老板一眼,抢在前面又冲着那汉子阴恻恻地一笑:“所以说嘛,这一家的棺材铺的生意可好了,质量三包,买一赠一,您眼前来吧,还只有这几款。您要是明年来呢,可就不止是这几款了,什么翻盖的,滑盖的,触屏的……”

杨雨清掰着手指头一个劲地瞎忽悠:“说不定啊,明年他这儿还能出一款人工智能的,你在这外面哭一嗓子‘大哥哟’,他就在里面应一句‘兄弟唉’!那个场面,您想想,那得多震撼……”

杨雨清伸着脖子还没有胡扯完,那汉子早已连滚带爬地往门外跑去。

身后这棺材铺的老板气得脸通红,指着杨雨清的鼻子骂道:“你这小子满口风言风语,就是故意来捣乱的?”

杨雨清闪身往旁边一躲,冷声笑道:“对啊,您这会儿才看出来啊?大爷我今天把话给你说明了,你要是不把你这里的棺材便宜卖给我一个,我明儿个还来,什么恶心我就说什么!”

“你你你……你这不无赖吗?”老板气得直跺脚。

0017章路遇美男

一旁的帐房先生赶快过来劝道:“老板,您何必与这么个毛头小子生闲气?咱们后院不是扔着一副棺材的吗?上个月叫雨水给淋了一下,上面的棺材盖盖不严实了,要不然,就那副便宜点卖给他得了……”

“你这个小子,我……哼,算我晦气!”

杨雨清抱着肩膀呵呵冷笑,看着那棺材铺的老板黑青着脸把那个翘着盖儿的棺材给弄到门口停着的驴车上。

杨雨清抬脚往棺材旁边一坐,把手里仅剩的三个铜板递到赶车的大叔手里:“村东头大槐树底下,老杨家。”

小皮鞭一响,毛驴迈开蹄子向前走去,脖子上的铜铃叮当作响。

杨雨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后背靠在棺材上,掏着空荡荡的荷包袋子苦笑不止。

出来这一天,算是个什么事儿啊?到现在这功夫了,连口热饭都没混到嘴里。又是报信,又是挨打,又是买棺材……明天还要帮那书呆子办丧事……可是,哪儿来的钱啊?

原来这年月想吃口饱饭都这么难啊?

杨雨清仰天苦笑,以往整天看那穿越小说里写得可好了,一朝穿越要么当公主,要么当贵人,自己这算个什么命呢?

穿越一回,没有赶上吃香喝辣宅斗宫斗,就赶上给人送终收尸了!

老天爷,你可真是不公平!

月朗星稀,风吹春衫渐觉冷。

杨雨清把衣服又往怀里掩了掩,一阵困意袭来。

杨雨清感觉到眼皮发沉,不知不觉地就靠着棺材睡了过去。

朦胧之间,突然听到耳边有人一声大吼:“快闪开!”

杨雨清的眼睛还没有睁开,身下的驴车便受到一记重创,瞬时天旋地转,自己和身旁那个棺材一起往沟里翻了过去。

棺材打了几个滚,盖子掉到一边,倒过来把杨雨清给扣了个严实。

杨雨清只觉得眼前一黑,回过神来已经在棺材底下了,立时被吓得嗓子都变了,挥着拳头捶着棺材板大声吼:“喂,到底怎么回事?这棺材是我给别人买的,不是给我自己用的!周围有人吗?赶快把我给弄出去啊!”

过了一会儿,这才听到棺材外面传来呵呵一声笑,有人从外面将棺材拎了起来。

杨雨清喘了几口气,借着月光先看到了一个英俊少年的脸。

他头顶束着一个小金冠,身穿一身大红色的锦袍,朗眉星目,薄唇轻抿,看着她咧嘴一笑:“哟,你这个地方躺得好!”

话一说完,那少年扯着杨雨清的袖子就把她从棺材底下拎出来。

手轻轻一抬又将棺材翻了个个儿,托在掌心转身往那驴车上一放,将那棺材盖子也一把拎起来搁在一旁。

适才两三个大汉才抬得动的棺材,在他手里就象是端着盘子一样轻松,杨雨清看他看得目瞪口呆。

少年把身上那件大红袍子掀起来,单手一撑跳到那棺材里面,伸着脖子对杨雨清说了一句:“嘿,一会儿要是有人追过来,你就说没见过小爷我啊。”

话一说完,那少年把身子躺平,手里马鞭子一扬,将那棺材盖儿卷起来给自己盖了个严实。

0018章诚意

杨雨清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正要开口再问,抬头只见十几枝火把正自逼近。

转眼一众人马就冲到了眼前。

领头的那个人拿出一把钢刀指向杨雨清的鼻子,厉声问道:“喂,小子,刚才可曾看见有人过去?”

“有人……过去?”杨雨清呆着脸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有看见。”

“真的没有吗?”那人把火把举到杨雨清的脸前,对着她的脸仔细照了照。

脖子左边是钢刀,右边是火把,杨雨清那满是泥泞的脸颊上淌出两道冷汗。

对面这个人身材魁梧,长相狰狞,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右边的额角一直延至下巴,怎么看都不象善类。

他不会抓不到人就拿着自己撒气,一刀把自己给砍了吧?

这么想着,杨雨清的心里就不停地打小鼓,抖着嘴唇寻思着要不要把棺材里那个人给出卖掉。

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大喊:“快看,那是大公子的马!”

刀疤脸收了钢刀,将手里的缰绳一勒:“追!”

一众人骑着快马,转眼跑得无影无踪。

杨雨清脚底下一软,吓得瘫坐在地上。

眼看着那些人走远了,杨雨清这才扶着车子站起来,照着棺材上敲了几下。

“喂,他们走远了,你出来吧。”

棺材里传出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赶着车往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快点。”

杨雨清叹了口气,冲着那赶车的大叔一挥手。

驴车又叮叮当当地往前走,顺着大道又走了半个时辰。

杨雨清叫停了车子,冲那棺材里又敲了几下:“唉,这位兄台,再走可就出城了。”

连着敲了几下,棺材里才传出一个惺忪的声音:“哦,出城了啊……”

美少年将棺材盖往旁边一推,坐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嘴里喃喃地说道:“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

将手一撑从那棺材里跳出来,冲着杨雨清一抱拳:“小兄弟,感谢你适才帮我这么一个忙,我龙子骥有礼了!”

“这位兄台你客气了。”杨雨清仰脸一笑,把手直直地伸到他面前:“既然要谢,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吧。”

“诚意?什么诚意啊?”龙子骥满脸不解。

“钱啊?这还用问吗?你以为我会白救你吗?既然要道谢,那就来点实惠的。”

“这……”龙子骥脸色一滞,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小兄弟,对不住,我这出门没带钱啊。”

没带钱?

杨雨清的眼睛一下子睁圆了,嗓门也抬高了八度:“你说你穿得这么体面怎么出门不带钱啊?要不是看你刚才穿得好,想着能从你身上赚上几两银子,谁会帮你啊?”

没想到她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龙子骥也有些怒了:“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义气?哪有帮了人还要好处的?”

首辅是个美娇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首辅是个美娇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非烟非雾非轻纱6章

    原标题:非烟非雾非轻纱6章小说名:非烟非雾非轻纱第6章我不会对你死心的辛艾跳着脚扒住车门:“简叔叔你不能这样啊,您要打要罚都可以,千万别不要我啊……我什么都会的,下次任何姿势我都配合您好不好?”简四真想捂住耳朵,他没脸听了。简泽川黑着脸,一根根掰开辛艾的手,砰地关上车门,声音冷的能掉冰渣:“开车。”车子开动,辛艾一瘸一拐追了两米,扯着嗓子喊道:“三爷,你等着,我不会死心的,我能爬上你的床一次,就能爬第二次……你等着我啊!”简四没有关窗户,辛艾的声音飘进来,他只觉得自己三观受到了冲击,小心看一眼后

  • 绯闻蜜妻至上宠6章

    原标题:绯闻蜜妻至上宠6章小说名:绯闻蜜妻至上宠第6章不带我,见见家长?纪承郗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身姿挺拔,双腿修长,从内由外,散发着强大气场。他走到叶柒柒的身边,低头敛眉,用只两个人的声音道:“昨天晚上的气势呢?被狗吃了?”不提昨晚的事还好,一提昨晚的事,她魂儿都要吓飞了。警察蜀黍为什么不把他关个十年八年的再放出来?这家伙一副来找她秋后算账的模样,她看着双腿就开始打颤。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纪承郗却长臂一伸,将她强势地往怀中一揽。“不带我见见家长?”见家长?叶柒柒抬起头望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瞪

  • 明月清风送相依6章

    原标题:明月清风送相依6章小说书名:明月清风送相依第6章丧家犬没错,宋喜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基于他被威胁,不得不以婚姻来维系她安稳的一段交易,赤裸裸的交易,毕竟在此之前,两人的生活从无交集。被逼无奈娶了一个落魄副市长的千金,谁心情会好?更何况还是乔治笙这样的人。所以宋喜明白,没事儿的时候不要去招惹他,老老实实的等着宋元青出来,这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但她没想到,今晚会在广德楼撞见乔治笙,她也没想到,他对她的厌恶可以浓烈到这样的程度,当场说她是狗。他们是真的领了结婚证的,虽然领证的时候他不在场,

  • 谁的无情谁的泪6章

    原标题:谁的无情谁的泪6章小说名称:谁的无情谁的泪第6章新娘不是她醒来,已经是三天后。白色的病房,白色的床单,她才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床前那张放大的让她讨厌至极的脸。“唐月,你如愿了,我不需要你来看我,你给我出去。”唐伊嘶吼着,刚刚所有的意识回笼,一想到季唯展听信了唐月的话而切了自己的肝,她就一阵心痛。唐月扶着轮椅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唐伊,“你看看我,象是才手术过的人吗?”说着,唐月干脆来了一个快三的舞步,身姿轻盈的让唐伊惊住了,“你……你……”“我可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实,嗯,你的

  • 将军令:红颜如血6章

    原标题:将军令:红颜如血6章小说书名:将军令:红颜如血第六章悲惨的往事沐悠然再一次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这一次,她站在虚空之上,周围暗淡无光,但却不断有人出现在她的面前:有父兄,有困死在雪鸡岭的将士,有将军府无辜遭难的人们,有道貌岸然的皇帝,有满口仁义的太子,还有满脸凄惶的妹妹莫愁……他们一个一个在沐悠然面前闪现,嘴唇开开合合,声音交错相织:“将军,别管我们,你快逃啊,活下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上将军夏敬庭通敌叛国……”“姐姐,救我……姐姐……”“……”最后所有的声音消失,出现在她面前

  • 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6章

    原标题: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6章小说名称:傲娇首席:前妻不好追第六章你为什么要说谎!沈月知道在沈雪的故意渲染下,外界的人都是怎么说她的,他们评论她就是硬赖上欧晨爵的牛皮糖,被人弃如敝屣,堂堂一个正牌小姐连私生妹妹都抢不过。虽然难听,但却也是事实。为了爱这个男人,她可以把自己的脸面都不要,甚至三年来任他将自己的尊严踩在地上,可终究他还是没有正眼瞧过她一下,想想也是件悲凉的事情。“你能想到吗?三年前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设计你的,而是你亲爱的那位沈雪。”沈月缓过气,抬头望着他说出自己听到的真相。欧晨爵愣

  • 千帆看尽终是你6章

    原标题:千帆看尽终是你6章书名:千帆看尽终是你第6章没死成男人因她这一句话愣了愣,不明白这个女人在说什么,还以为她烧坏了脑子。但下一秒,她的动作惊到了他。黎初猛地从床上跃下来,直接冲向洛东延,在他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把将水果刀夺过来,直冲自己的心脏。当刀尖已经触碰到肌肤的瞬间,黎初的动作戛然而止,她的手背外,是另一双大手紧紧握着。“你就是个疯子!”男人恶狠狠地瞪着她的眼睛,说不出的愤怒。相比较而言,黎初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那一双动人的眼眸,闪着透亮的光芒。明明刚醒过来的黎初浑身无力,可对于寻

  • 蜜恋娇妻火辣辣6章

    原标题:蜜恋娇妻火辣辣6章书名:蜜恋娇妻火辣辣第6章激怒了他夏霏吸了一口气,她不能滚出去。咬了咬嘴唇,她下定了决心,抬手将宽大的外衣脱掉,又将T裇的下摆提起来,慢慢脱掉了。然后……她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罩衣和那条黑色蕾丝小裤。唐以莫一边喝酒,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她,这两样黑色的小物件包裹着她莹白的肌肤,给了唐以莫极强的视觉冲击。她漂亮的锁骨性感得让人血脉贲张,一瞬间就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冲动,他的思维从她的罩衣中间深沟处渗透进去,向两边无限延伸……他的目光从上至下扫过去,落在她修长的玉腿上,又返回来

  • 护花狂龙6章

    原标题:护花狂龙6章小说名称:护花狂龙第6章狂野妹妹被流氓盯梢刚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唐青青彪呼呼的声音:“易军是吧?你查到撞车那孙子的身份没有?”“哦。”易军既然已经知道了高威的信息,于是一五一十的说了说。“好,可算被老子逮住了!王八蛋,这回看你往哪里跑!”唐青青哼哼的说,“既然老子知道了肇事者的确切身份,看那些不靠谱儿的交警还怎么敷衍!”易军本想告诉这妞儿,没大事儿就别纠缠了。高威的背景,不是寻常女孩子能顶得住的。对付非常之人,就要用非常的办法。但是不等易军开口,唐青青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子就

  • 丁香浓浓沁心脾6章

    原标题:丁香浓浓沁心脾6章小说名字:丁香浓浓沁心脾第6章逃跑贺璘睿一把将叶清苓抱起来,将她放在早已放好水的浴缸里,“好好洗澡,如果还想再来一次,你也可以选择不洗。”清苓颤了一下,“你出去,我自己洗。”“你有十分钟时间。”贺璘睿摸了摸叶清苓的头,然后离开了浴室,还顺手将浴室的门也关上了。安静下来的叶清苓觉得浑身都痛,但比不过心上的痛。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卖了她,在母亲正需要救助的时候!泡在浴缸里,她崩溃地哭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按住她的头,将她拉起来:“洗干净了?”她望着他,满身恐惧。“再给你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