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老公大人请息怒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1/19 5:48: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老公大人请息怒

第11章 女医生没空2

他和她根本就是两个陌生人,突然多出来一个孩子,短时间内谁也无法接受吧。网站huijindi.com

蓝双见她情绪很不稳定,没再坚持,她心里想的是,反正知道孩子的父亲在这家医院,要找他很容易,他赖不掉!

“小双,我累了,我们先回家好吗?”

蓝双见她脸色惨白,心疼死了,“好,走,咱们回家,回家。”

医院附近的酒吧。

人潮熙攘,大部分都是下班或做完手术后来这喝一杯解乏的医生。

安静的角落里,卫川盯着身侧香云吐雾的男人,烟雾后那张英俊的脸,此刻,格外深沉。

同是抽烟的人,不得不承认,季深行这厮抽烟的姿态最为骚包,眼神微醺,表情飘忽,在女人们眼里,那叫一个迷人。

卫川扫扫周围不断投递过来的女Xing倾慕目光。

胳膊肘捅了捅身侧的男人,“骚包,都在看你呢。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季深行是个自制力极强的男人,这个卫川一直都知道,他烟瘾不大,几乎不怎么抽,但凡一抽,那必定有烦心事。

“说吧,到底怎么了?”

季深行动了动,手往烟灰缸一摁,端起酒喝了一口。

一双长腿包裹在剪裁窄版的西裤里,更显修长笔直,在玻璃桌下,不知道往哪儿放。

他懒懒地瞥一眼卫川,“今天来医院检查的女人们,有没有是你破的处又来修复的?”

“靠!这意思是你遇上了?”卫川咂嘴,表情兴奋,“嘿嘿,心里什么滋味啊?当初被你捅破的膜,如今修好再被另一个男人捅破,不好受吧。”

季深行把头仰到沙发背上。

心里想的是,那个女孩怀孕了,他和她都不算认识,他慢慢地消化这个消息,消化了一晚上。

玻璃桌面上摆着的手机响了。推荐huijindi.com

卫川凑过去,惊叫,“你家老爷子!”

他不动。

“不接?”在卫川的心里,季家老爷子那是老虎一般的人物,小时候同在一个大院生活,没少见季深行和他哥被老爷子修理,轻是打,重是拿鞭子抽。

手机铃声一直响,卫川有点怵,“真不接?不怕老爷子揍你?”

季深行按了挂断。

卫川竖大拇指,“你牛叉!”

季深行无表情地看他一眼,起身,“我先走了。”

老头来电估计是要骂他,今晚本是和陆家二小姐的相亲,他没去。

开车特地绕了沿江风光带两圈,看看时间,晚九点,陆家二小姐应该没那个耐心等到这时候。

轻扯嘴角,掉头,回季家别墅。推荐huijindi.com

……

独栋别墅外。

季深行泊了车,开门下车,走了几步又回头开车门,拿外套。

穿厚点,挨起打来不至于那么疼。

别墅内,大客厅,苏云听见引擎熄火的声音,慌忙跑到沙发边:“妈,深行回来了!”

季NaiNai扭头去看旁边打盹的老头子,悄声指挥苏云:“赶紧的,把你爸那根拐杖藏起来!”

苏云刚过去,老爷子放在拐杖上的手陡然一紧,睁眼,“老子醒着呢!”

说完拎着拐杖起身,往客厅外的廊道走去。

第12章 女医生没空3

季深行开门,换鞋,反身要关门,突然身后刮过一阵疾风,紧接着背上挨了一闷棍!

“还敢回来!千叮万嘱的让你今晚上去见见人家陆二小姐,你他妈倒好,专门给老子摔脸子!”

季老爷子闻见他身上那股酒味,抬手又是一棍下去。

季深行闷声不吭地挨着,西服外套被打嘣嘣响,扭过头来,“爷爷,我错了。”

嘴上道着歉,那面无表情的神态,叫季老爷子身后的季NaiNai和苏云看得无奈。汇金地

这小子。哪里在认错?分明是点火。从小就是这样,季家男人骨子里不可一世的资本。

季老爷子气得捂着心口,指着孙子,“老子迟早死在你手里!活着有什么意思,盼了这么些年,曾孙的影儿都没盼上!三十二的人了,不结婚,不给我生曾孙!隔壁王老头今年都抱俩了,成天跟我眼前显摆……”

季深行兀自走进客厅,往沙发里一坐,端起茶就喝。

廊道里,苏云搀着老爷子跟着进来。

季NaiNai坐在季深行旁边,心疼的揉着他的背,劝,“深行,别惹你爷爷生气了,他身体不好,活多久还说不定呢,你的终身大事该定了。”

季深行蹙着眉头。原文huijindi.com

清冷的手抚上NaiNai皱纹横生的手背,声音温和,“NaiNai,我有事要说。”

喝完最后一口茶,起身,“你们以后不用给我安排相亲了。”

季老爷子一听又是一拐杖要上去。

苏云忙拦住,为难地看着继子,“深行,爷爷正生气……”

“我的意思是,”季深行抢断继母苏云的话,挑挑眉,“我把一女孩的肚子搞大了。”

话音一落,偌大的客厅万籁俱静。

季深行慢悠悠往楼梯走,甩下一句,“她叫顾绵,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留下客厅目瞪口呆的三位。

走到卧室前听见楼下爷爷浑厚的骂声:“混蛋玩意儿!闷声不响的,这还没结婚把小姑娘肚子弄大了!什么德行!”

声音里,佯怒夹杂着浓厚的笑意。

NaiNai插嘴,“还不是随了你?小云我跟你说啊,当年深行他爸就是这么来的……”

老头咳嗽一声,老脸红了,“老婆子你闭嘴!”

苏云在旁边捂嘴直笑。

一室其乐融融。

季深行关上门,颀长身躯靠在门上,卧室亮堂,正对的玻璃窗户映出他略微柔和的五官。

孩子已经有了,就这样吧,爷爷NaiNai,家里人都开心。

……

清晨。

蓝双早起做了饭,走进卧室,顾绵苍白的小脸掖在被子里,还在睡。

昨天晚上一回家她就抱着小西的骨灰盒闷声不语,一晚上,注定无眠。

“绵绵,起来吃早饭了,等会儿还要上班。”

顾绵睁眼,眼皮下一圈青黑,明显精神不好。

出来见桌上摆了早餐,冲蓝双笑笑,“谢谢,小双,这时候有你陪在身边真好。”

“啧啧,肉麻!”蓝双替她盛粥,“今天你就别出动了,和白队请个假,呆在局子里吧。”

蓝双这么说一是担心她的情绪,二是,她怀孕在身,不宜奔波办案。

第13章 女医生没空4

顾绵自然懂她的意思,点点头。

局里事情不多,越是闲,她越是过得浑浑噩噩,无时不刻会想起,肚子里多出来的那颗小种子。

下午三点的样子,局里面接到一个电话,局长亲自接的,接完后脸色大变。

“季首长要来局里视察!马上就到!要不要去弄个横幅?算了!来不及了,小张小李,你们去门口候着,小顾,你喊上几个女同志立刻把会议接待室整理干净了!”

顾绵点头。

边走边听见局长嘀咕,“季老爷子那么大尊佛来这小地方干嘛……”

数分钟后。

公安局门口停了一辆黑色加长版轿车。

车上下来三个人,正是季老爷子,季NaiNai,苏云。

局长老远迎过去,“首长好!”

季老爷子拄着拐杖神情威严,走过去握手,寒暄两句便步入正题,“我今天是来找一个人的。你们局里有个叫顾绵的小丫头?”

局长迷瞪了,但马上点头,“是,小顾,有的,优秀警员!”

老爷子一听‘优秀’二字,苍劲的脸上更是挂了笑意,“人在哪?”

“会议室,我带您去!”

……

当季老爷子一行三人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顾绵正认真擦桌子。

局长手一指,“那小姑娘就是。”

季老爷子瞅一眼,姑娘白白净净,水灵秀气,身板儿小巧得紧。

扭头冲季老夫人说,“长得干净漂亮,还是个小警察,正合我意!深行这小子眼光不错!”

季NaiNai也满意,微笑点头。

苏云对局长说有点事要处理,请其他人回避,很快,会议室安静下来。

顾绵见同事们都走了,她也跟着提步,苏云一把按住了她,“小姑娘等等。”

顾绵一头雾水,就见前面的白发NaiNai冲她走过来,握住她的手,眉开眼笑的,“丫头,孩子几个月了?”

顾绵愣住,讶异,“老NaiNai,您怎么知道我怀孕了?”

季老爷子大笑,“傻丫头还不知道我们是谁呢!姑娘,我是季深行的爷爷,这是他NaiNai,旁边那个是他小妈。”

季深行?

顾绵仔细回忆,蓦然想起来,那个男人白大褂上别着的胸牌,的确是‘季深行’三个字!

“丫头你也真是,都怀了深行的孩子也不跟他来家里见见我们……”

季NaiNai的声音还在继续,顾绵却懵了。

这算怎么回事?他本人没来,他家里人倒找来了,是他告诉他家里人的吗?

苏云见顾绵小脸上遍布疑惑,就说,“小姑娘,今天我们是作为深行的家人过来见见你。”

“对!”季老爷子笑得和蔼,“你怀了深行的孩子,就是我们季家的人了,婚事嘛,近期也该张罗了……”

“婚事?”顾绵脑子不够用了,“老爷爷,那个,其实我和您孙子不熟的。”

她说的是大大的实话。

季老爷子却一笑置之,“丫头这话不厚道啊,孩子都有了,怎么叫不熟?”

顾绵噎住。

总不能对老爷子说和季深行***阴差阳错有了孩子吧……

第14章 婚事1

于是只能苦着脸。

“深行这孩子Xing子沉,也冷,三十二岁老大不小了,丫头你小,到底活泼,你多担待他。他工作忙,医生嘛,做手术得随叫随到,你怀孕在身,前三个月就别上班了,这个我会和你们局长打招呼的,以后也给你安排个闲职,毕竟警察工作危险,我们不放心……”

顾绵愣头愣脑地听着这一席话,怎么都觉得这在安排她的人生!

而且,似乎不用她参与讨论?

孩子的事她还没有消化,突然冒出来他的家人说什么结婚生孩子,连带她的工作都插手了……

她凌乱了。

目送季老一行人笑眯眯离开后,局长立刻把顾绵叫进了办公室。

“小顾,你和季首长……”

“局长,我和季首长不认识。”

事实上,若局长不说那是季首长,她还不知道那老爷爷的身份。

“可是他今天专程过来找你。”局长盯着顾绵,企图看出点什么眉目来。

“有点私事。”

顾绵不打算如实相告,一夜乱情惹出孩子这种事儿放在一般人身上或许没事,可她没忘了自己是警察,身份更敏感。

局长见她不肯多说,倒也不强问,“小顾,你工作认真表现优秀,这个我看在眼里的,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我尽自己所能栽培你。”

“谢谢局长。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顾绵挤出一个微笑。

出来混这么久,场面话她听得懂。局长对她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想来她是沾了季老首长的光。

出了局长办公室,同事们围过来,看她的目光不一样了。

“顾绵!你竟然认识季首长?看你平时低调的样儿,没想到深藏不露嘛!”

有人更试探着笑问,“难道你是季老首长失散多年的孙女?豪门电视剧里头的经典桥段!”

也有人酸溜溜的,“甭管是不是孙女儿,反正是飞上枝头,麻雀要变凤凰了呗!”

顾绵不说话,淡淡笑一下,躲开人群回到办公室。

低头瞅一眼肚子,心乱糟糟的。

……

北方医院。

季深行从办公室出来,长腿刚跨进电梯,后面有人喊他。

回身,爷爷NaiNai和继母三个人从询问台朝他跑过来。

伸手拦住将要关上的电梯门,望一眼拐杖支撑下跑得挺急的爷爷,蹙眉,“您慢点。”

“还不是你小子成天跟打仗似的!老子见孙子一面儿,那询问台的小姑娘竟然说要预约!把你这破医院拆了得了!”

季深行不语,NaiNai跑得有点喘,他吩咐护士端来一杯热水递过去。

回头面向苏云,墨眉蹙得有了点情绪,“爷爷NaiNaiXing子急,老小孩似的,你负责照顾他们,怎么也不看着点?”

苏云不说话,有点委屈,在这个继子面前,总有些惮惮。

“怎么跟你小妈说话呢?关她什么事,老子乐意跑动跑动咋地!”季老爷子呵斥。

季深行闭嘴,抿唇,看看表,“二十分钟后我有手术,有事说事儿。”

老爷子听他那冷漠的公事公办的语气,一口气又要上来,苏云忙按住公公,笑笑说,“深行,我们去公安局看过那小丫头了。”

第15章 婚事2

“长得乖巧干净,说话轻声细语,温和有礼,NaiNai喜欢!”季老夫人眼里,是满足的光亮。

季深行听着,五官深浅不明,缓了缓,开腔:“她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老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孩子生不生?婚结不结?谈妥了没?”

这不是他们去见她的目的?

老爷子一愣,得,去见孙媳妇光顾着乐呵,正事儿给忘了!

季深行一副早就习惯了并且也没抱多大期望的表情,挑眉,“我还以为我只需要把女人肚子搞大呢,您办事儿什么时候能靠个谱让我省点儿心?”

“额……”

老气横秋的语气,差点没把老头气死!

“算了,这事儿我来处理,您别管了。”

老爷子有点担心,“那我的曾孙……”

“您能活过九个月就能见到。”季深行冷淡甩下一句,往手术室走。

“听听!咒老子呢,混账东西……”老爷子在后边咬着为数不多的牙齿骂,想着小曾孙,又止不住笑了。

下班,顾绵心事重重回到家。

灯也不开,窝在沙发里抱着小西的骨灰盒,发呆。

有敲门声响起。

是蓝双,提着水果食材,进来就吼,“灯也不开你是吸血鬼啊!一遇事儿就浆糊,不就是怀个孕么,天还能塌了?”

顾绵无精打采地跟在她身后,蓝双比她大三岁,像个姐姐一样照顾她让她觉得特别窝心。

洗了苹果塞进她嘴里,蓝双问,“听局里同事说下午有人找你?”

“是季深行的爷爷。”

“知道,都打听清楚了。没想到男神家世背景这么强大!季老爷子要不是年纪到了,现在还在中央呢,季深行他爸季伟霆在北京身居要职,总之在A市,一听季老爷子这支脉的人都得恭恭敬敬客客气气。怎么,老爷子找你莫非是……”

“说结婚生孩子。”顾绵头疼这个。

蓝双两眼发亮,“这架势是要嫁入高门的节奏啊!我妈年轻时在部队是季伟霆的师妹,这些年也时不时去季家拜访,早就听说季老爷子盼曾孙盼得紧,绵绵,你的人生要大逆转了!”

顾绵不说话,小脸儿苍白,她的人生么,早从爸爸被判死刑那一刻起,就注定被人瞧不起了吧。

“绵绵,说真的,孩子……你怎么打算的?”

“不知道。”顾绵脑子很乱。

七岁那年爸爸被判杀人,死刑前把她叫到监狱,含泪跟她说,人是他绑架的,但不是他杀的,顾绵虽然恨极了爸爸,但却相信他临终前的这番话,所以才立志要当警察彻查当年爸爸的案子,现在进警局快两年,别说彻查,一点线索都没有,爸爸的案件就像石沉大海,当年经手这个案子的人也找不到。

她哪有心思考虑自己的事儿?

蓝双按住她瘦瘦的肩,“孩子现在一个多月,你如果不想要,这个时候流掉对身体影响不大,再大点儿就不好弄了。”

她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让顾绵很讶异,“小双,你怎么懂这么多?”

第16章 家世背景1

蓝双一僵,“废话!谁像你啊懵懂无知的!”

……

时间过去三天,顾绵没等来季深行的联系,却接到了季老首长亲自打来的电话。

邀她吃饭。

没来得及拒绝,季老首长已经报了地址。那就只能去了,心里哀嚎,这顿饭必定消化不良。

季老首长派人来公安局接她,顾绵委婉地让司机师傅把那辆贵气豪车停远点,她可不想再次成为同事们眼中的焦点。

抵达吃饭的地方,某四合院私房菜馆,顾绵见到季老首长,季NaiNai,还有上次那个***********唯独没有季深行。

她有点郁闷。

餐桌上,季家二老十分热情,季NaiNai的目光更是没离开过她的肚子,顾绵如坐针毡。

将近两个小时,终于,饭局结束,拒绝了司机相送的好意,顾绵离开。

走在路上,想起季老首长说,季深行的哥哥嫂嫂是驻中东地区的维和特警,在一次任务中嫂嫂子宫受伤无法生育,季深行的哥哥很爱妻子,再加上嫂嫂娘家人的压力,离婚再娶生子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季家的传宗接代重担就落到了季深行的头上。

难怪这么看重她肚子里的孩子。

顾绵不想把这个孩子打掉,她孤独生活了那么多年,背着爸爸是杀人犯的臭名,不指望这一生能嫁得出去,有个孩子陪伴多好!但如果把孩子生下来而不嫁给季深行,凭着季家的权势能力,孩子怎么可能属于她?

顾绵想了想,觉得还是得去找一趟季深行,问清楚他什么意思!

孩子他也有份!

……

再次来到北方医院,顾绵一阵恍惚,在这里,孽缘迭起,第二次遇见他,第三次遇见他,被他戏弄扒裤子,还被告之怀孕!

服务台的护士一副公式化的口吻:“小姐,对不起,季医生是我院的高级专家,没有预约你不能见他。”

“我找他有急事。”顾绵态度和气,以为磨一磨就行。

护士却冷着脸笑,“来找我们季医生求救命的哪个不是十万火急?不也得一个一个提前预约排队!”

顾绵无法了,内心火气挺大。

他是怎样一尊大佛她管不着!要不是肚子里的孩子,她才不舔着脸巴巴地过来找他!当她乐意?

突然想起他是医生,她完全可以去挂号厅挂他的专家号啊。

于是转战挂号厅。

哪里晓得,辛辛苦苦半天排队到了她,却被告之,季医生今天不坐诊,很忙,有手术!

顾绵特别生气。但也只能憋着气离开。

医院里。

今天不坐诊,很忙,有手术的季医生此刻正在面诊室里,送走最后一位来看诊的患者。

起身,洗净双手。

座机响了。

“季医生,按照您的吩咐,我对那位挂您的号的顾小姐说了,您今天不坐诊。”

“谢谢。”低沉的声音里,略微愉悦。

挂了电话,挺拔的身躯走到窗前,百叶窗的缝隙漏进斑驳的光晕,忽明忽暗,妖娆了他勾起的薄唇。

她来找他,比他预料得要晚。

第17章 家世背景2

早在前天他就吩咐服务台和挂号厅,如果有姓顾的长的很小巧干净的女孩找他,就拒绝,挂他的号,也说不坐诊。

他是故意的,一边默许爷爷NaiNai去找她,一边自己不出现,晾她几天,让她摸不清意图,自乱阵脚。

到底还年纪小,果然就急了。她一着急,他这边会好办许多。

……

时间又过去五天,偶尔光临的晨吐让顾绵更加焦虑不定。

自从那天去北方医院吃了闭门羹之后,顾绵没再去找过他。

头疼得很有种冲进妇科医院打掉孩子的冲动!

但只要手摸摸肚子,只要想到这里面正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她就狠不下心。

抱着弟弟的骨灰盒,喃喃惆怅:“小西,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手机响了。

蓝双打来的,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好消息,说是通过中间人联系到了那块墓地的买主,愿意给她一个见面商谈的机会!

顾绵暂时忘了怀孕的烦恼,高兴地抱着小西的骨灰盒跳起来,眼里泪光闪现,“小西小西!听见没有?你最喜欢的那个地方,姐姐有希望买下来了!”

见面的时间定在第二天。地点是一家港式餐厅。

去的途中,计程车经过北方医院,再行驶了个五分钟的样子,港式餐厅就到了。

顾绵接过司机师傅递过的找零,望着不远处‘北方医院’四个大字,皱眉,仿佛那是四个不吉的字眼,瞅见它准没好事。

事实也的确如此。

刚进港式餐厅就看到了那个让她这段时间持续火大的男人——、季深行。

他安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一个人,正在用餐。

桌子底下慵懒叠起的长腿显示了他的惬意。午后的日光洒在他五官上,深邃立体。

顾绵的目光在看见他的那一刻,跳乱,心有点堵,又很生气!

对着明亮的玻璃照了照,确定自己拉下脸了,鼓起气势朝他走过去!

男人正低头享受他的午餐,脚步声临近也不在意。

顾绵重重敲了敲玻璃桌面,“季医生!”

季深行一勺虾仁鸡蛋羹顿在半空,微微抬头,蹙眉。

顾绵望着他英俊面庞上那两道拧起来的眉,搞不清是看见她才蹙起来的,还是它们天生就是蹙的?

印象中,寥寥数面,她见他最多的表情就是蹙眉。

拿着瓷勺的修长干净的左手敲了敲碗的边沿,头又低下去了,“我在用餐。”

四个字,是不欲与她交谈的意思。

顾绵气着了!

眉目凶凶:“季医生,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怀……”

“我在用餐。”他开腔打断,又是这句话,这次连头也不抬了。

顾绵:“额……”

行!她忍!

她来这是有更重要的事,不跟他一般见识!

走到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下,等墓地的买主。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无聊的,顾绵左看看右瞄瞄,目光不经意地又扫到了窗边眉目英俊的男人,不想看他,虽然他吃相极好,一副贵公子优雅德行,但她看见他火大啊!

第18章 等的不就是他?1

所以不能看,只得低下头摆弄手机。

一等再等,距离约好的时间过去半小时了,墓地的买主却没出现。

顾绵觉得有必要打给蓝双问问什么情况。

嘟嘟的等待声里,面上突然罩下大片阴影。

入目便是男人包裹在窄版西裤下笔直修长的腿。接着听见桌对面椅子被拉开的声音。

季深行慢悠悠在她对面坐下,叫来侍者端过来一杯水,刚才吃的虾仁鸡蛋羹有点咸了,他口味清淡。

顾绵盯着他印在玻璃杯上干净好看的手指,不高兴他坐这位置:“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季深行挑眉,等的不就是他?

“我们谈谈。”他言简意赅低沉道。

顾绵哼一下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给他一个彻底的漠视!吃饱喝足知道要找她谈话了?姑娘不乐意听了!

季深行看她,略显可爱的气愤表情。

薄唇挑了挑,似笑非笑的目光,“不想买那块墓地了?”

顾绵嚯一下把头扭过来,吃惊:“你怎么知道墓地?”

季深行不作回答,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姿态随意:“你看中的那块墓地市值很高,作为家族墓地每平方米35万左右,一整块下来两百六十万,我补了个零头从原来的买主手中买下,这是购买的合同,你可以看一下。”

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份合同,递到她面前,证明他所言非虚。

顾绵的目光在那份合同上跳跃了几下,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

手伸进包包,摸到存折,上面是她积攒数年的数字,十八万。

此刻,她只觉得那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十八万,特别可笑。而她,也太过天真。

她的小西……

看到她眼里有泪闪动,季深行扭头面向窗外,眉头深深蹙起,继续说:“现在这块墓地归我所有。”

顾绵听明白了,意思是她今天要见的墓地买主就是他?是他利用中间人联系小双叫她过来的?那还让她干干坐在这里傻等一个来小时?

他故意的!

顾绵怨恨地瞪他,下意识问,“你什么目的?”

季深行在此时把头扭回来,嘴角挑动一点笑意,是对结局的自信满满:“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和我结婚生下孩子,你弟弟立刻可以下葬。第二,凑齐三百万,当然,我还是可以选择不售。”

顾绵握紧小拳头。

他根本没有给她选择!三百万,她不可能去抢银行!即便抢了他也可以不卖!

顾绵觉得嫁给他不是明智之举,且不说两人无爱,单是他复杂高深的家庭就让她却步。女人都想嫁豪门贵胄,她却没那个野心。

她眨眨眼,谦虚开口委婉拒绝,“季医生,我自认为平庸,配不上无论外在条件还是家世背景都万里挑一的您。”

男人打量她一眼,墨色眉梢染了点风情,点点头,“嗯,明摆着的事实。”

“额……”

顾绵小脑袋不够绕的,这是说她平庸是事实还是配不上他是事实?还是,两个都是事实?

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货难道听不出来她是在谦虚吗!谦虚!!!什么奇葩啊!!!自恋也要有个度好不好!!!

老公大人请息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老公大人请息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羽落苍穹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羽落苍穹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羽落苍穹006:山谷沼泽“乌道长!”易羽急忙抛虚灵剑,急步抢上,将乌青山扶了起来,他喉头虽然依旧碎裂,但呼吸顺畅,性命无碍,力气也恢复了不少,刚刚,便是他拾起了虚灵剑,在乌青山的指点下给了鲁长风致命一击。乌青山此时已是双目紧闭,似乎连呼吸都已停顿,山风呼啸,月高星稀,对于刚刚发生了一切,易羽如坠梦中,孙道长坠崖,生死不知,怪老道昏迷,命悬一线,而他竟然亲手杀了一个人,恐惧、害怕,震惊,各种念头浮上来,差点再次将他冲击的昏迷过去。“咳!咳!想不到,所有的

  • 小说二货特工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二货特工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二货特工第6章彪悍女医生叶县长反应过来的时候,两颊火辣辣的,已经高高肿了起来,站起身便想还手,凌阳却不知什么时候,在手里把玩着一把短而锋利的水果刀,水果刀在凌阳灵活的手指间不断翻转出许多花样,叶县长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家伙是黑道虎爷手下的马仔,当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危险分子,年轻热血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心里顿时一哆嗦。叶县长权衡片刻,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朝门外走去,脑海里已经转动出几十个恶毒的主意,说什么也要扒下凌阳的一

  • 小说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第六章府中小姐不等雪慧穿过抄手游廊,迎面便走来两名少女,相貌有着六七分相似,皆是瓜子脸,明眸皓齿,只不过一人年长些,约有十五六岁,而另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三岁。雪慧一眼看去觉得两人颇为眼熟,瞥见二人身上穿的镂金百蝶穿花裙以及头上戴的翡翠、红玉发簪,当即明白过来。能打扮如此富贵,显然就只有府中的小姐了。雪慧已从沛玲口中知晓,刘府共有四位小姐,原本的二小姐是赵夫人所生,地位高人一等。除此之外还有庶出的大小姐、三小姐和五小姐。而雪慧

  • 小说盛宠恶魔盗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宠恶魔盗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盛宠恶魔盗妃第六章王爷慕凌风唇角轻扬,看着这长篇大论提出三不杀的女子,突然就心生了一些好奇,他倒是要看看这女子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鬼怪。“好,本王不杀你,还会为你平反让你坐回这王妃之位。本王倒要看看,你在本王的府宅能活到什么时候。”慕凌风唇角噙着一抹冷笑,他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这个女人如何应付了。上官九扶眉一笑,轻柔的声音带着一丝魅惑。“自然不会让王爷失望的。”慕凌风轻哼一声又道:“记住,你是本王从千机阁救回来的。若是让别人知晓了你闯进了千机阁,那就休

  • 小说凰斗之嫡女谋宫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凰斗之嫡女谋宫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凰斗之嫡女谋宫第6章岐王蓦地听到了男子冷冽的嗓音,凤七寻心下一惊——自己的心思藏的如此之深,却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么?这个男人当真不简单!不过惊讶归惊讶,凤七寻的脸上依旧淡若轻烟,连眼神都不曾有一丝一毫的闪烁,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有被戳穿了想法的心虚。“七寻自然是想知道恩公的名姓,日后也好报答。”她目光沉静,回答的理所当然。“不必。”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观察,凤七寻就越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很面熟,可她又十分肯定,上一世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这样冷酷而又

  • 小说无上皇尊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无上皇尊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无上皇尊第六章得南渡拳第六章得南渡拳听得妹妹这样说,宁凡内心之中感觉到隐约有些刺痛,如同针扎一般。宁诗这番话在宁凡听起来很不是滋味,的确在自己的怀抱下尽管让宁诗少受了很多白眼和委屈,可总归说起来,再怎么挡,也总有从宁凡身边漏过去的一些。然而一直以来宁诗都不会和宁凡抱怨些什么,反而为了宁凡安心修炼,十岁没到,便如同一个成年人一样了。假如家境稍微好一点的,父母还在的孩子都不会和宁诗一般。看着自己的妹妹,宁凡心中微微一酸,望着白凤说道:“谢谢……”一句话

  • 小说绝世狂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世狂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绝世狂仙第六章荒庙遇敌两年之后,在沙洲最西端的奉天郡一条荒芜的官道上,一辆马车缓缓前行着,十几名身穿官府衙役服饰的官差正护在马车左右。这些衙役每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也难怪,沙洲今年天气大旱,酷暑难耐。奉天郡最靠近黑浮沙漠。天气更是炎热,行了多半日,眼见天都快黑了,也不见这官道上有歇脚的地方,甚至连行人也不见一个。谁会在这种天气下赶路。若不是他们奉命去前面的青牛山寻那能求雨的伏龙上人,也不用这么辛苦的赶路了。“大人,在离此三里外的官道旁发现一座庙。”

  • 小说异界龙神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异界龙神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异界龙神第六章洛克的变态训练一头头狼悍不畏死的跃起冲向傲天龙体咬去,傲天龙息一吐,一死一大片,“兹啦”瞬间狼群被震慑,不敢乱动。啸月银狼继续吼起,发出攻击指令,服从命令的狼群只得继续攻击傲天,傲天一甩龙尾,“吟”龙威散去,除了6级,其他以下纷纷被压制趴下颤抖。啸月银狼突然双脚离地暴起,“大撕裂术”傲天周围突然弥漫狂暴的风元素,无数如巨大刀片割向傲天龙体,“刺啦”“嗤”“吟”傲天也狂暴起来,强顶着无数刀片,挥爪猛然抓向啸月银狼,“噗”啸月银狼前爪被割

  • 小说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当傲娇总裁遇上落魄千金第六章:咬死他,找工作许是发现了她的小动作,南驚言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愉悦了许多,他开了房子,拿了房卡,拽着她就朝房间走去。在这期间,易笑兮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放手!”死命定住脚步,易笑兮低喝道。“怎么,怕了?”南驚言微眯着眼,一脸嘲笑的看着她,继续说,“方才是谁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哎呦,把我都吓一跳。”易笑兮的眉心跳了跳,好吧,她认怂,他是大爷。“我错了!南总。”“哪错了?”“不该说您丑!”顿了顿,她继续赞

  • 小说焚天魂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焚天魂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焚天魂主第六章奴才就是奴才韩易心里憋屈,虽然嘴上很硬,但现在的他,狗屁都不是,也不敢公然忤逆王全的命令,只能边骂边走,一步一步,来到马厩旁。“韩易,你又去哪了,马还没喂呢!”韩四正在帮韩易喂马,看见韩易回来,忍不住说了一句。韩四倒是身着朴素,混在人群之中,肯定找不出任何奇特,这样的人从来都是不起眼,从不会惹人注意,他这一辈子,本本分分,几十年来,从没跟人吵过架拌过嘴,为人和气,甚至有时会让人欺负。狗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但是韩四从来都不会在意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