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亲亲宝贝:小娇妻,哪里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14:2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亲亲宝贝:小娇妻,哪里逃
第2章 只要你不背弃我

浅湾富人区某高级公寓,

卧室,低调奢华。网站http://www.huijindi.com/白色大理石铺砌而成的地板,上面放着一层深灰色的波斯地毯,图案优美,质地优良。夜晚深寂,笼罩着整个夜色,与室内交相呼应,越发显得深层幽暗。

云莫天穿着黑色名贵的睡衣,沐浴后湿漉的发尖水珠滴答滴答淹没在黑色的棉质里,迈着修长的大腿优雅的踱步到窗口,望着月色,朦胧的看不清神情。他敞着性感的胸膛,指尖摇晃着高脚杯内的酒红色液体,轻轻晃荡,眼帘低垂。

茶几上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没有理会。

接二连三的铃铃响,云莫天不耐烦的瞟了一眼屏幕,捞起手机,不耐烦的接通,但平淡无情的慵沉低哑的声音并未让人察觉他的不耐,“喂?”

“莫天,是我!”声音甜美婉转却又不嗲的女音从电话那端轻轻响起,“打扰到你睡觉了吗?”温柔的女声继续问道。

“有事?”云莫天低垂的眼眸,神色不明的望着酒红色的液体,大拇指无意识的摩擦着高脚杯的杯沿。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呀!”林洛夏温柔的笑着像是在撒娇,清脆明亮婉转的嗓音又像是在向情人亲密的哝哝喃语。

云莫天抿了一口红酒,微微沉默。

那边的林洛夏见此,换了个话题,“我还有几天左右拍完戏就会回徽城了。”

“嗯,拍戏小心点。”

“知道啦……导演叫我,我先挂了,晚安!”黄鹂般的声音很轻柔的在他耳边响起。

云莫天冷酷淡漠的声音偏生会让人误听出柔柔暖暖的味道,“晚安”。

…………

周六,早上九点钟,

铃铃铃,床台上的电话铃声持续的响起

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天蓝色的枕头上,白/皙娇嫩的肩膀暴露在早晨清新的空气中,黑白交错,林怡月慵懒的翻了个身,睡眼朦胧的摸索左边床台上的手机,拿起,微微张开双眼,滑动屏幕,嗓音沙哑性感,“喂?”

“月月,醒了吗,我在楼下。小说亲亲宝贝:小娇妻,哪里逃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徐良温和又轻柔的说道,似乎知道此时的林怡月还未清醒,虽然现在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了。

林怡月晃了一回神,拉开深紫色的窗帘,纤细的手指微微撑开遮挡住洒进室内的阳光,她舒服的哼了一声,放下手指,拉开窗口,看见了在楼下等着的徐良。

她想起来了,昨天徐良说今天要陪她一个情人节的。林怡月低声笑了笑,“我这就起来,你上来吧,我给你开门。”说完,林怡月挂了电话,换了身休闲偏优雅的白色长裙,一边挽起一头乌黑的长发,一边走出卧室。

恰逢这时,门铃响起。

“来了……”她打开门就看见外面站着的徐良,挺/拔颀长的身材,穿着黑色帅气的大衣,英俊儒雅,手里拎着一份早餐,温柔地笑着对她说:“月月,才起来呢!”

“嗯,进来吧。汇金地”说着,林怡月侧过身,让门外的徐良进来。

“我给你带了早餐,快去刷牙洗脸吧,待会出来吃饭。”徐良嗓音低沉的在她头顶响起,伸手揉了揉林怡月乱糟糟的头发,“去吧!”

“嗯,那你等我一会……”她笑着转身去了卫生间。

徐良去厨房拿了碗筷,把早餐摆在客厅的餐桌上,坐在那等着她。

林怡月花了不到10分钟的时间洗漱并画了淡妆,出来看见徐良已经摆好早餐坐在那等她了。

“出来了,吃饭吧。”徐良起身绅士的拉开椅子。原文huijindi.com

她道了声谢谢随即坐下吃饭,早餐是一份小笼包,一杯豆浆和一个茶叶蛋,都是她喜爱吃的。

林怡月抬头看了看徐良,见他宠溺的望着她吃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撩了一下垂下来的发丝,别过耳后,轻声问道:“你吃过了吗?”

“吃过了,你慢慢吃,小心别噎着。”徐良暖心的嘱咐道。

“嗯,”林怡月吃完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餐桌。

“今天你想去哪玩?”徐良温和的询问她的意见。

“陪我去商场逛会儿街,我想买套职业装,下午的时候我们再去看场电影,晚餐的话在电影院附近找家饭馆就行了。”

“晚饭去可莊吧……”徐良声音虽然温和却不容置疑的建议道。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嗯,”她没有反驳,“你等我一会,”林怡月回身到卧室选了一个黑色的手提包,换了双米白的高更鞋,“走吧……”她唇角微微笑起,对站在玄关处等着他的徐良说道。

…………

夜晚,红绿灯处,

“月月,你去我那上班吧?”徐良的手指有点紧张的握着方向盘,微微侧过脸,神色温和的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林怡月小心翼翼的提议道。

“为什么突然提出让我去你公司上班?”她侧歪着头,微微睁大一双杏眼,完美无瑕的脸蛋布满疑惑,看着左手边驾驶位上的徐良,不太明白他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徐良伸出手握住林怡月纤细净白的手指,声音依旧轻柔温和,“我时时刻刻都想和你在一起。”不是表白胜似表白的言语,让她心跳加速,双眸明亮,眼角眉梢上翘,勾勒成月牙弧度,努力抿起微微上扬的唇角。

半响没有听见她的回应,不知是同意还是没有同意,便有忍不住地再问道,“你同意了吗?”

林怡月握住那双紧张的微微出汗的大手,神色温柔声音轻和地说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很开心,真的,但是,我现在的发展很好,目前还没有跳槽的打算。”

“我知道,我并没有让你放弃,只是……”徐良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林怡月轻轻的笑着打断:“徐良,只要你一天不背弃我,我就会和你一直走下去,不要患得患失,嗯?”

她娇嫩柔软的小手一下一下的抚/摸,徐良在她的安抚下,渐渐的冷静下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声笑道:“嗯,傻丫头。”

车子停在了‘可莊’门口,他下车绅士的替她打开车门,微微俯身,伸手牵着车内的林怡月,“月月,走吧。”

‘可莊’是一家综合性场所,会所主题主要是‘吃饭’、‘娱乐’,只有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够进入‘可莊’,需要办理高级会员,经过会所经理的审核才能通过,据说这家会所背后有着雄厚的势力和背景,来着的都是一些高干子弟以及富二代们,即使如此,他们也不敢在此地撒泼。

可见,‘可莊’的背后势力很不一般。

徐良定的包厢是005号,在二楼的楼梯拐角处。本来是可以直接去005号包厢的,但是‘可莊’这边的服务器系统出了点问题。

“徐少,真的很抱歉,服务器出了点问题,您原本订的包厢已经有人了,隔壁006号是没有人的,作为赔偿,今晚的费用打八折,您看,怎么样?”‘可莊’的经理连连抱歉道。

经理道歉的态度很诚恳,虽然有点小波折,但是徐良也没有得理不饶人,就同意了经理的提议。

徐良面色有点愧疚的对身边的林怡月说道,“抱歉,月月,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

“没事啦,走吧,我们上去吧。”她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第3章 怎么又是你

二楼,此时的云莫天刚要进入包厢,

他的身上靠着一位长相清纯,身材火爆的美女,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穿着一袭黑色性感的连衣短裙,软若无骨的挂在云莫天身上,嘴角一张一合,向旁边敷衍应付的男人说话,只是旁边的男人略显无情,表情自始至终都是很冷淡,一句也没有回应。“云少,你怎么不说话,都是我一个人在说呢?”那女人嘟起嘴,略带撒娇不满的抱怨道。

云莫天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那晚在酒吧看到的女人,眉毛挑起,似乎有些诧异在这地方看见她,令他映象更不好的是,之前在酒吧时一张花痴脸看着他,这次就攀上徐家大少爷。

林怡月是走在徐良的左侧,路过云莫天的时候,徐良高大的身体遮住了右边的视角,林怡月正专心的向前走,并没有看到昨天晚上酒吧在里看到的那个男人,尽管他们此时的距离不超过是两三个人长的宽度。

虽然没有看见那个男人,她倒是听见了一个女人腻人心里的撒娇声。

…………

“月月,我想过一阵子带你回家见我父母?”徐良一边给林怡月夹菜,一遍温和的笑着看着她。

林怡月和徐良是在大学时候就认识的,徐良是比她高一届的学长,他们在一次偶然的聚会上认识的,从那以后徐良就开始追求她。

小可还曾取笑道,她是走了什么天大的好运,全校第一男神居然要追她,要知道徐良不仅颜值高,身材好,家世好,人还特别的温柔,简直是白马王子的顶级配置,羡煞她人。多少人去追男神都没有追到,结果男神主动跑到你的碗里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嫉妒你吗。

“嗯……见你父母?”她纤细修长白嫩的手指不自觉地蜷缩着,抬头看着徐良。

“月月,我们谈了三年的感情了,以后我想和你继续牵手走完余下的人生。”

“可是……伯父伯母会嫌弃我吗?”她有点不确定的说到,她也希望和徐良结婚生子以后过着温馨的幸福生活,但是她知道,作为父母,很少有愿意自己的子女结婚对象是她这样出身的,尤其徐良的家庭。

“没关系,我会说服我父母的,你只要乖乖等着我就行了……”徐良伸出手指点点了她的俏鼻,宠溺的说道。

隔壁的包厢,

云莫天进入包厢,就看见他那几个好兄弟早已经来到了。

华烨面无表情的扶了扶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眼镜框,抬首望着推进门来的云莫天,开口,“来了!”

云莫天点头示意了下,便寻个位置坐下,寻儿识趣的选了一个紧挨着的位置,然后静静的不说话。

霍恒川翘着二郎腿,手里把玩着手机,看见他身后跟进来一个女人,眉梢挑起,张口讽刺道,“呦呵?”

云莫天随手翻了翻菜单,没什么食欲,便往对面一扔,“不行?”

霍恒川敏捷的接住,嘴角一挑,刚欲说话,喜欢和稀泥的老好人陆然出来说了句,“好了好了,”

霍恒川侧头看着旁边人面兽心老神悠悠看笑话的华烨,撇了撇嘴没在吱声。

“听说你那后妈最近又开始闹腾了?”华烨面无表情的看着云莫天说道。

霍恒川从旁边也插了句嘴,一副看笑话的样子,“那女人又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

云莫天眉眼阴沉,不知想到什么,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还能干什么?”

霍恒川和华烨不约而同的默默想到前一阵子发生的事,顿时面面相觑,转而开口说起其他的事情。

…………

林怡月从洗手间出来就诧异的看到依靠在墙壁上的那个男人,这次和在酒吧里看到的不一样,他身着简单白色的通勤衬衫,黑色笔挺的休闲裤,一只手落在裤袋里,一只手夹着香烟,薄唇鼻息间吐出一串串浅白色的烟雾,孤寂,廖默。

云莫天听见脚步声,抬眸,看着眼前穿着一身飘逸白色长裙的女人,盯着她白皙无暇的标志脸蛋,眉心一蹙,心想:呵,怎么又是她?

林怡月见男人感觉到了她的视线,有些紧张的低头,小快步从他身边走过,她此刻要是抬头看见云莫天的表情,大概会来一句:亲,巧合摆了。

…………

云莫天他们不到十点钟的时候就散了。他身边跟着的寻儿,刚出道的组合中的一名成员,最近稍微有点名气。

云莫天冷淡的对依靠在他身上发嗲的女人说,“你自己先回去吧。”身旁的女人依依不舍,手指攀在云莫天的胸膛,娇羞暧昧的嗔道,“不要嘛,云少。”

云莫天一把拽住女人不安分的手,瞳孔漆黑淡漠,“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女人被吓得一哆嗦,不在挑逗云莫天,赶紧离开了。

云莫天颀长的身材斜依靠在车门上,从兜里拿出一包烟,顺便带出一个打火机,抽出一根烟,点烟,深吸一口,余烟袅袅。

俊美的脸庞在夜色、烟雾的缭绕下,看不清神色。

过了大概几分钟,抽完烟,脚尖一拧踩灭烟头,打开车门,利落的插上钥匙,点火,离开。

在与前方车插肩而过的瞬间,余光好像瞥见了那个女人。

…………

南方的二月份,天气不算寒冷,但是晚上的风还是带着点凉意,徐良脱下自己的外套大衣温柔的披在林怡月身上。

夜色正美,正值九点多种,林怡月的小区门口零零落落的没有几个人,徐良的车停在小区的门口,下来陪着她走过这一段路程,虽然不长,但是情人之间的暖暖不舍让他们拉长这段原本两三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路程。

徐良的大手拉着林怡月的小手,慢悠悠的走着,他回头低首望着稍落后走在他身旁的林怡月,在月光的照射下,唯美而动人。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明明距离不算远,可还没走几步就发现已经到了。

林怡月向徐良挥挥手,转身进楼道里,徐良静静的望着,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大概又等了几分钟,看见林怡月卧室的灯亮开,他才徐徐的转回身离开。

第4章 呵,公平?

北苑别墅区,

李思思回到家就气的把东西往地上甩,一想起晚上看到的场景就恨不得撕碎了那个女人,她爱了徐良哥十几年,居然被那个贱女人抢走。

李思思的父母听见卧室哐当哐当的声音就有点担心,遣了佣人上去叫小姐下来吃饭。

门外的敲门声一直在想,是在聒噪,她忍不住的不耐烦,对门外的佣人不满的喊道,“不要敲了!”

佣人也知道她家小姐的脾气不好,小心翼翼的隔着门问道,“小姐,老爷夫人叫您下去吃饭!”

“别烦我……听不懂是吗?”又是一阵霹雳哐啷砸东西的声音。

无法,佣人只好下去告诉老爷夫人小姐不吃饭了,还吩咐不要打扰她,李父李母也就没有亲自上去关慰宝贝女儿,像是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也就随常了。

卧室里,李思思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平缓呼吸,拿起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

“伯母,我是思思……”她给许母打了个电话,声音不复刚才的暴躁和愤怒,这儿变得柔和甜美。

陈敏见一听是李思思的声音,便笑着说,“哎,思思呀!”

李思思是n国顶尖大学的高材留学生,人长得漂亮声音甜美,家世也好,更重要的是李家只有她这一个宝贝女儿,能让他儿子的事业更上一层楼,是她钟意的未来儿媳。

电话那端的李思思言语犹疑,“伯母,徐良哥……他……在家吗?”

“阿良啊,他今天不在家……”徐母见思思支支吾吾,主动的提议道,“你要是想找阿良,可以直接打他电话?”

“不是的,伯母……我今天晚上,看见一个长得像徐良哥的人很亲密的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吃饭,所以……”李思思在电话那端故作不知的说到,其实她跟本就知道那个人就是徐良哥。

看到他和那个贱女人一起吃饭,她的心就一阵痛,手指紧紧地蜷握在掌心,狭长的指甲划出一道道横印,只有想起晚上看见的那刺痛一幕,就越发觉得不痛快。

“啊……那应该不是阿良,他今天晚上和兄弟们聚会去了。”徐母撒了个谎,“思思啊,不管如何,你都是我们徐家钟意的儿媳……”

李思思听着电话那端徐母的声音,手指下意识的松开,心想,呵,就算你是徐良哥的女朋友又如何,我才是徐家钟意的儿媳。

“嗯,那伯母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

徐良开车回到家的时候,他的母亲还没有睡觉。他一打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昂贵的睡衣优雅的坐在沙发上闲庭舒适的品着茶的母亲。

他脱掉大衣,挂在门口处的衣架上,走向前关心的问道,“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陈敏听到儿子的声音,抬起头看着他,不轻不缓的放下手中的茶杯,“阿良,你今晚去哪了?”

徐良也没做多想,很自然的说到,“我陪月月吃饭去了……哦,对了,妈,我打算让月月这个月来见见你们。”

徐母一听,唇角上扬的弧度渐渐收起,脸色很不好看,“我见你之前和她谈恋爱,想着玩玩可以,但是想进我徐良的大门,那是不可能的。”

徐良一听徐母这么一说,不高兴起来,即使是他的母亲,他也不喜欢有人这样看待月月,忍不住辩解,“妈,月月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你见到了肯定会喜欢上她的。”

一听从小到大都温顺孝顺父母的徐良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就反驳她,气的蹭的一声站起,“你想都不要想,下周你给我和思思去约会,我徐家的儿媳只能是思思”说完,便怒火冲冲的走上楼去。

徐良一直都知道他妈钟意思思的,他们家和李家是世交,他也是自小和李思思一起长大,但只是把思思当做妹妹,从来没有其他的心思。

自从和月月交往以来,他一直和其他女人都是泾渭分明的,原本还想徐徐渐进把月月介绍给父母,没想到母亲会是这样的反应,明明之前母亲也是知道他和月月正在交往。

…………

星期一早上,七点钟左右,

林怡月伸手关掉闹钟,在床上赖了一会,伸了个懒腰,才慢腾腾的爬起床,梳洗了一番。

她早饭喝了杯牛奶,吃了个鸡蛋和一片吐司,差不多八点钟的时候,换了身衣服,拎着一个小包,就出门了。

林怡月到办公室时时间还不到九点钟,刷了卡,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

坐在她左边的是小暖,她欠起身子附在林怡月身边小声的说道,“月月,你知道总裁办的周秘书要辞职了吗?”

“辞职?……为什么?”林怡月一边整理上周的文件一边疑惑的开口。

“你不知道呀,你没有看群吗?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据说周秘书好像是怀孕了,他老公有钱又心疼她,她辞职回家安胎。”

这事林怡月真的不知道。不过,有宝宝了肯定是要安心养胎的,工作可以没有,但宝宝一定不能有事。

她简短的‘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这件事。

“你的工作能力大家有目共睹的,听说周秘书辞职之前推荐了你去接替她的位置。”

林怡月听了这话,笑笑,没有接话。

她毕业于全国顶尖学校——华国大学,同时也是徽城的顶尖大学。

上大学期间她就跟着老师做过许多项目,拿过很过奖学金,一直努力的认真生活。

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了这家发展比较有前景的上市公司,在这工作也有一两年了,尽管有过一些不平,但总的来说还是能够继续待下去。

但是,上个月的时候人事部的张经理辞职了,换了个李经理,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李经理总是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他,让她很不舒服,躲过几次,她有过辞职的打算。

不过,这一次秘书部的内部竞选是一个好机会,既可以继续在公司待下去,又可以远离这个李经理。

下午召开部门会议快要结束的时候,李经理说道,“秘书部的周秘书这周内就要辞职了,总裁让我在人事部内竞选出2名优秀的员工上报上去,到时总裁再亲自面试。你们有什么疑问吗?”

大家,“……”

“既然没有什么疑问,那就散会。对了,小月待会留下。”李经理正经的面庞带着一股不易察觉的色色眼神盯着林怡月。

其他人都以为李经理是要给她开小差,临走时都用羡慕嫉妒的眼神望她。

她无法拒绝也无法解释,只好同意留下。

等到办公室的人都走了,林怡月才冷冷的张开口,“李经理,您有什么吩咐?”

李经理上前一步,伸手抓住林怡月,想要搂住她,她后退一步,侧身躲过去,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李经理,请问您有什么事吩咐?”

李经理见她向后躲,脸色一沉,“你不想去秘书部了吗?”

“我相信我的工作能力和别人有一席竞争之地。”说完,她就转身快步走出去,没有理会李经理。

李经理见她一身啃不烂的硬骨头,啪的一声把文件摔在桌子上,眼神毒辣,唇角勾起一抹阴笑。

呵!

林怡月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同事们都笑着提前祝贺她。

她有口难言,明知道不是那回事,却无法诉诸于口。

小暖还一脸高兴的说,“月月啊,我就知道肯定会是你的,你工作能力那么强,根本就不是那个于丽可以和你比的,她之前还在群里傲然的说这次竞选她肯定会成功,这下打脸了吧。对了,月月,你要是去了秘书室,以后可别忘记我啊”

…………

周三的时候李经理上报的名单中只有于丽和小暖的名字,原本大家以为的林怡月被替换成了于丽,同事们知道后都唏嘘不已,看着林怡月的眼神有着说不出来的同情。于丽本人更是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那天林怡月下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正无聊的等待电梯,猛然听见电梯前方的应急通道里传来暧昧的声音。

声音似乎很熟悉,像是于丽的声音,女人娇喘呼吸声在空气中响起,“不……要……慢……慢点,”

静谧了一会儿,安静的走廊里,又响起一道清晰猥琐的男音,那人低喘着,“宝贝儿,……”

是李经理!

林怡月听到那缠绵交织的男女喘气声,脸颊嗖的一下串红,正巧这时电梯打开,连忙进去。

…………

她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的笼罩在夜色下的城市。

心想,公平吗?

呵,饱暖人世间疾苦,尝尽心酸,又何谓公平与不公平?

不过是各自选择罢了。

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林怡月选择了辞职,大伙都不相信,这么好的工作,她居然辞职,不过是上次竞选没选上,辞职也不至于吧。别人说她矫情,她摇一摇头没有理会。

不过,秘书竞选最后总裁选择了小暖,尽管于丽在和李经理有暗地里的关系,但她工作能力不强,还是被刷了下来。

她辞职的事并没有告诉徐良,不是不信任,而是不想让他担心。

她接连投了好几家公司,很快就有一家公司给她打来电话。

“请问您是林怡月林小姐吗?”电话那端一道温柔干练的女声响起。

“恩,是的,您找我有什么事?”林怡月不明所以的礼貌性问道。

“我是云天集团人事部的HR,之前您发的简历我们公司收到了,经过分析觉得您符合我们的招聘要求,所以通知您于后天上午十点钟来我们公司,具体的详细信息稍后我会发到您的邮箱里,请注意查收。”

云天集团?

天,她按耐下去心中的那股激动,冷静克制的对电话那端的HR礼貌回道,“好的,谢谢您的通知,我后天会准时到达。”

“不客气。”

亲亲宝贝:小娇妻,哪里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亲亲宝贝 或 小娇妻 或 哪里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孩子他爹不安分1章(第1章 一千万的卖身契)

    原标题:孩子他爹不安分1章(第1章一千万的卖身契)小说书名:孩子他爹不安分第1章一千万的卖身契“康小姐,到了。”康雨霏有些恍惚,‘司机’何律师说话她才惊觉已到,轻‘哦’了声。“康小姐,我就不上去了,楼上右边第一间便是主卧……”何律师说着就离开了。康雨霏怔忡的站在台阶上,看着面前这栋三层的欧式别墅,木然地看着何律师上车离去。一个月前,康雨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本来挺高兴的,可是回到家,却发现妈妈倒在厨房里。原本以为的重感冒结果却是急性白血病。入院后,一边进行化疗,一边寻找适合的骨髓,眼看着妈

  • 嫁入豪门1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 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

    原标题:嫁入豪门1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小说名称:嫁入豪门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听好了桑梚(wan),你是桑家的女儿,如果今晚你不乖乖替你姐姐出嫁,你应该知道后果。”“从现在起,桑家没有桑梚这个人,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桑梚独自一人战战兢兢地站在这个巨大的卧室中间,身后就是贵族蓝的皮革沙发,可是她不敢随便坐下,这尽显贵气的空间优雅至极。细节中不乏绅士的儒雅和贵族的奢华,房间的主人一看就是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之人。可是作为新娘的她,并不属

  • 爱在心头宠入骨1章(第1章 这约炮渣男不对啊)

    原标题:爱在心头宠入骨1章(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小说名:爱在心头宠入骨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夜,晚风徐徐,霓虹闪烁。林小鹿记着好友提供的地址,一路打车来到了位于M国最繁华的商业区。帝帆六星酒店,灯光璀璨,奢华无比,能在这里消费的无一不是上流社会的名流人士。林小鹿付账下车,站在大门口做了个深呼吸,这才步入这家富丽堂皇的六星酒店。她进入电梯,直奔顶楼的3288号套房。3288套房,是帝帆酒店32层最顶楼也是最豪华的总统套房,装潢恢宏大嚣又不失雅致,除了特定的权贵人士,一般人哪怕再有钱也定不下这间

  • 我爱你,不死不止1章(第1章 我等不及了)

    原标题:我爱你,不死不止1章(第1章我等不及了)小说名字:我爱你,不死不止第1章我等不及了M市。华灯初上,星光璀璨。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停靠在君悦国际酒店的门口,候在门口多时的经理疾步上前,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主动的拉开了车门,随着指引的手势,欣喜的声音传出:“叶总,这边请。”叶霆琛眼光深邃,如同大海一般深不见底,一张薄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朝着经理微微颔首,紧接着一双颀长的双腿从车内迈了出来,一身合体的衬衣西裤令他更显挺拔。酒店经理仍旧笑得谄媚,叶霆琛看了一眼他,很快移开了视

  • 情到深处狠狠宠1章(第1章 还要装不认识)

    原标题:情到深处狠狠宠1章(第1章还要装不认识)小说书名:情到深处狠狠宠第1章还要装不认识初晨的阳光,透过大气尊贵的落地窗暖暖的洒了进来。总统套房里意大利玫瑰大床上,白小艾的意识缓缓清醒过来,浑身的酸痛感排山倒海般地传入大脑,清晰得令人害怕。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看着眼前这豪华的卧室,有一种梦在异乡的感觉。她身体动了动,想要舒展下酸痛无比的四肢……偏头看去,一张俊美得令人窒息的属于男人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深邃的脸部轮廓,浓黑而硬朗的眉宇,紧闭着的眸,线条完美性感的薄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

  • 薄情好幸孕1章(第1章 惊喜的礼物)

    原标题:薄情好幸孕1章(第1章惊喜的礼物)小说:薄情好幸孕第1章惊喜的礼物C市唯一一座七星级豪华酒店,高耸的建筑直入天际,奢华至极的风格,专属世界名流和尊贵人士的下榻之处。站在最高层的顶级总统套房,足以俯瞰这城市所有的繁华,睥睨天下,掌控着整个商业帝国。皎洁的月光,如水一般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倾泻在没有一丝光亮的豪华房间。好热!突然,传来了女子娇柔的嘤咛,轻若的声音仿佛一株盛放在午夜的蔷薇,充满了迷人的魅惑。渐渐地……女子有些喘不过气,声音愈发的痛苦。好黑!这是哪里?她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双腿双

  • 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章(第1章 顾婉雪,生日快乐)

    原标题: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章(第1章顾婉雪,生日快乐)小说名字:小妻不乖,总裁霸爱第1章顾婉雪,生日快乐顾婉雪泡在按摩式的洗浴缸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曲。她的头发被随意的挽起,只有几根黑色的发丝被水沾湿贴合在脖子上,更衬出皮肤的白皙。顾婉雪全身心的放松,因此丝毫任何没有警惕,以至于她没有发现一直紧闭着的浴室在这时被打开了。直到门被关上,顾婉雪转头一看来人的面容失声叫了出来。然,慕轩宸却更快的走到她的面前,一只手抱住她,更用一只手掌捂住了她的唇。而他的唇则是贴合着惊慌失措的顾婉雪耳朵,“顾婉雪,生日

  • 风雪共白头1章(第1章 被丢弃的小猫)

    原标题:风雪共白头1章(第1章被丢弃的小猫)小说名称:风雪共白头第1章被丢弃的小猫夜色已深,Z城最大的销金窟“金醉”霓虹闪烁,正是最为热闹的时候。豪华包间之中,杜亦宸看着眼前的女孩眉头轻皱,弹了一下手中的雪茄,“多大?”“十八。”张小爱立刻开口,双手死死地捏在一起,掌心都是薄汗。软糯的语气之中带着几丝不安,听上去有几分楚楚可怜。成年了?看着张小爱那青涩瘦弱的样子,杜亦宸的眉毛轻轻的挑了一下,将手中的雪茄摁灭,并没有再去纠结年龄的问题,而是从桌上拿起了一杯红酒,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打量起眼

  • 大叔别说话,吻我1章(第1章 她不干净了)

    原标题:大叔别说话,吻我1章(第1章她不干净了)小说:大叔别说话,吻我第1章她不干净了雨,稀沥历的下着。不到5°C的温度让原本就不太喧哗的街道,变的更加冷清了。穆井橙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雨水打湿了她的脸颊,单薄的衣服紧紧的帖在身上,魂魄像被抽离了身体一般,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昨天晚上的事情,像恶梦一般在她的大脑里一遍一遍机械性的回放着。那漆黑的房间,阴冷的手掌,还有自己可怕的喘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喝完一杯果汁之后睡着,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醒来,但是她清

  • 爱妻一百招1章(第1章 进错房门)

    原标题:爱妻一百招1章(第1章进错房门)小说:爱妻一百招第1章进错房门耳边吵杂的声音渐渐地远去,慕青瓷只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飘,由别人扶着,摇摇晃晃的上楼。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爱情长跑了四年,终于修成正果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微醺的脸上配着那娇艳的笑容,让她此时看起来格外的迷人。许是真的有些醉意了,她甚至没有察觉到,扶着她那人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周围的一切都渐渐地有些模糊了,连带着脚下的路,也一晃变成了好几条。吱呀……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慕青瓷被人扶着走进了房间,随后身体被直接丢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