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我的快意人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9 6:58:48 来源:网络 []

小说:我的快意人生

第2章 趁机揩油

王斌一走,我们这一桌正好两男两女,喝酒的气氛看起来和谐了许多。网站http://www.huijindi.com/记不清楚喝了多少酒,反正大家都有点醉。醉眼朦胧间我愣怔地看着坐在我对面李扬嘴角的美人痣,心里莫名躁动。

李扬发现我不时盯着她看,一脸魅惑地笑了笑,同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颚的牙齿,用一只手在我的手上拍了一下。这个销魂的动作让我一下子冲动起来,瞬时觉得精虫上脑。

李扬端起酒杯,说:“唐少,咱们走一个呗。”

我说好,端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忽然我感觉到坐在旁边的张萍用手碰了碰我的大腿,差点碰到我的裆部。汇金地我受惊扭头看着张萍,她冲我顽皮地挤挤眼,又用嘴巴示意我往桌子底下看。

我顺着她嘴巴努的方向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李扬正把手插进了李玉的裆上。我再往桌面上看他们的表情,两个人都一脸正经,一点都感觉不到他们正在桌子底下搞的罪恶勾当。

妈的,这对狗男女也不知道避嫌,完全把我当成透明体。那句老话果然一点都没错,酒是色媒人,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喝酒到一定程度就会欲火上脑,情不自禁。

我又扭头看了眼张萍,她也正看着我,我从她暧昧的眼神里看到了一团火正在熊熊燃起。张萍的手也不老实了,往我的下面伸过去。小说我的快意人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我浑身一激灵,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把手伸到桌下抓住了张萍的手,强行阻止了她的进一步行动。

过了一小会,大概李玉和李扬两个人都憋不住了,李玉跟着李扬前后脚去了厕所。

张萍把手搭在我的大腿上,似笑非笑地说:“你想不想去厕所观摩一下现场,一定很火爆哦。”

我说:“算了,万一我们闯进去惊着我兄弟,搞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多不好。”

张萍站起身,满脸兴奋地说:“我去看看,你等会我。”

张萍说完就往厕所快步走去,我拦都没拦住。我坐在沙发上平息了一下心情,可一想起李扬舔嘴唇的动作就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复。汇金地

几分钟后,张萍回来了,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看起来坏坏的样子倒有几分迷人。我说:“你笑得怎么这么奸诈,那两个人在厕所到底干吗呢?”

张萍坏笑地说:“你说呢?”

我故意说:“我怎么知道啊,我又没去看。”

张萍在我的大腿上打了一下,笑着说:“果真很火爆哦,李扬这个浪蹄子,简直了,那口活我是自愧不如。来,喝酒。”

李玉和李扬去厕所的时间有点长,我和张萍喝了三瓶啤酒这两人才回来。这期间张萍不断地和我碰杯,每次都一饮而尽,喝完瞪着两颗眼珠子盯着我把酒喝干净才罢休。这个女人太能喝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我灌翻。阅读huijindi.com

李玉和李扬回来后喝酒就有些心不在焉,我注意到李扬头发有些凌乱,衣服多了许多褶皱,她脸色绯红,而李玉则有点气喘吁吁。我冲李玉不怀好意地坏笑了一下。李玉这狗东西依然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样子貌似一个正人君子。

张萍猛地喝下一杯酒,悄悄地把手伸到桌子下面,无意地把手搭在我腿上,不时用指甲掐我一下。酒喝得太多了,我有点迟钝,可还是因为这个动作小腹一热,扭头看了看张萍,她却假装没事一样和李玉碰杯喝酒。

我在心里忍不住想,尼玛,真会装!这浪货今晚一个劲勾引我,是不是也想让我把她办了?

又喝了两杯,李扬站起身来说太晚了,必须回家了。李玉也急忙站起身说要去送她。网站huijindi.com我虽然酒意正酣,不过考虑到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一个女人说要回家没有理由阻拦,只好和他们互道再见。

李玉走后,我对张萍说:“要不我也送你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喝得也差不多了,再喝就真要出洋相了。”

张萍却酒兴正酣,说:“再坐会吧,这么早回去也睡不着觉。”

我说:“我真不行了。”

张萍说:“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你不知道吗?”

我反驳道:“酒量不行也不能说啊,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张萍说:“那也不行,我们把剩下这两瓶喝完再走。”

然后两个人你来我往又喝了起来,我感觉自己的头正一点点发晕,酒量就要到一个极限。张萍干了一个满杯,放下酒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看着我笑了一下。这个舔嘴唇的动作有些淫|荡,我感到自己身体又有了反应。

张萍把手又搭在我腿上,有意无意还掐了我一下。她说:“哎,你说刚才那个女的是真的回家去了吗?”

我说:“应该是吧,不回家她还能去哪。”

张萍哼了一声,说:“她能回家才怪,肯定是跟你朋友开房去了,刚才他们在卫生间一定是没过瘾,这会应该已经开好房又开始了。”

我笑了一下,说:“开就开呗,年轻人就应该及时行乐嘛,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萍说:“看不出来,你思想挺开放啊。”

我说:“嘿嘿,大家彼此彼此。”

张萍问:“没想到你思想也这么不健康啊。”

我自嘲说:“我也是人啊,正常人都有需求吗,难道你不需要?”

张萍忽然又问:“唉,你约的那个姑娘为什么不来?一点面子都不给你,简直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我解释说:“她说身体不方便,不能喝酒。”

张萍撇撇嘴巴,不屑地说:“这种鬼话你也信,肯定是有了别的约,那个人在她心目中比你还重要,所以才放了你鸽子。”

被人拆穿了谎言,我觉得很没面子,只好自我解嘲地说:“放鸽子就放吧,反正我和她也不是很熟,没所谓。”

张萍说:“你这个人倒是蛮大度的,脾气也好,这点我很喜欢。”

我说:“不大度又能怎么样,人家又不欠我什么,我有什么权力去指责人家。”

张萍忽然把手放到了我两条腿中间,我身体不由往后缩了缩,说:“我可是个色|狼,你别挑逗我,万一我兽性大发你可就惨了。”

张萍笑嘻嘻地说:“果然是色|鬼,碰一下就这么大反应,肯定在想坏事,局长大人的思想可一点都不健康,小心我向纪检举报你。”

我心想,你个贱人敢挑逗老子,不过老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我说:“纪检管天管地还管到老子硬不硬了,难道不举的局长就是好局长?”

张萍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局长大人可真幽默哦。”

我不想跟她继续磨叽下去了,身体难受得不行。我站起身,说:“酒喝完了,我送你回家吧。”

张萍不太情愿地说:“哦,好吧。”

站起身,张萍身体贴着我的身体,故意装作酒醉,把我贴得紧紧的,两个硕大的胸脯在我身上层来蹭去。她这架势像是要把我硬上了似的,只听说过男人揩女人油,没见过像她这样揩男人油的,搞得我一直搭着帐篷,难受极了。

第3章 先办了再说

张萍的一系列做法已经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她对我感兴趣,而且如果我愿意,今晚就能把她搞定。可我不想,一来她是王斌的马子,让我心里有顾忌,二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换了李玉那个马子李扬,我会毫不犹豫去迎合她。

其实说穿了,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有机会占便宜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张萍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没太大兴趣的女人惹祸上身。可事情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让我追悔莫及。

从酒吧出来,我准备去开车,张萍却把我拦住了,说:“喝了那么多酒你就别开车了,把车停在这里,明天再来取吧。”

我说:“没事,不管喝了多少酒我开车都很稳的,你放心好了。”

张萍撒娇道:“人家想走走嘛,你看今天的月色多好啊,这样的夜晚让我想起大学时代,那时候多年轻多快乐啊。”张萍拉着我的胳膊左右摇摆,央求道:“你陪我走走吧,算我求你了。”

这个女人太能缠人了,我只好和她并肩走在灯光迷离的酒吧街上。这条街叫陇南路,因为这里经常发生酒后群殴的事件,也有个别不地道的人将这个地方称之为破头街。破头街是本市最著名的酒吧一条街,路两边全是小酒吧,酒水价格也不贵,很适合年轻人消费。

走了走,我感觉清醒了许多,刚才的疲惫和睡意逐渐退去,人也精神了些。夜风很温和地吹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悬在正中天。这的确是个美好的夜晚,如果有自己喜欢的姑娘陪在身边就更美好了。

路过一家音乐酒吧时,里面传出的歌声吸引了我,那是许巍的《我的秋天》。这时候正是江海的秋天,此情此景忽然想起我大学时代喜欢了五年的师姐余昔,顿时让我有些伤感。

我停了下来,张萍也站住了,直到听完这首歌。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眼,我发现张萍的目光也有一丝忧郁一闪而过。

我说:“这个歌手唱得不错。”

张萍说:“要不我们进去坐坐?”

我想了想,这种伤感的情绪的确应该坐在酒吧里感悟缅怀一会。我爽快地说:“行吧,今晚我就舍命陪你啦。”

进入酒吧,服务生带我们找座位时,我看到我约的那个名字叫林娜娜的女人正和两男一女坐在一起喝酒,这正好证实了张萍之前的判断。我刚刚已经消化掉的怨气和愤怒重新涌动起来,心里感觉特别不爽,真想冲上去臭骂林娜娜一顿才解恨。

林娜娜也看到了我进来,表情有点尴尬。我心里想,他妈的臭三八,老子叫你喝酒不出来,别人一叫就出来了,真不是个东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我冲林娜娜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林娜娜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站起来解释说:“他们几个是我朋友,好久没见了,今晚非叫我来。没办法,就出来和他们坐坐。”

我说:“没事,你们聊着,我不打扰了。”

林娜娜说:“真是不好意思。”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看得出林娜娜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她说完她看了眼张萍,眼睛里带着敌意,说:“这个你朋友啊?”

我说:“是啊,你们先喝着啊,我们去那边坐。”

说完我和张萍找了个位置坐下,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喝什么。我看了看张萍,说:“你想喝什么?”

张萍说:“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我想了想,确实不喜欢喝饮料,干脆继续喝酒算了,反正今晚豁出去了,就说:“要不还是再喝点啤酒,我们总量控制就是了。”

张萍用力点点头,笑眯眯地说:“好啊。”

于是又喝酒,我真想喝醉了去球,今天的好心情全被这个林娜娜给败坏了。

客观而言,我这个人并不是太小心眼,然而今晚林娜娜却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职务听起来挺高,其实并没有多少实权,所以一个小小的林娜娜都能不买我的帐。出来混的人都很势利,你权力越大面子越大,有实权的人和没实权的人完全是两个层次。

张萍心情倒是很好,兴致也越来越高涨,喝了一瓶又一瓶,话也越来越多,唧唧歪歪说了很多,可我一句都没记到脑子里。

我的座位正好在林娜娜对面,两个人不时目光在空气中相遇。后来林娜娜干脆不往我这里看了,不停地和她身边一个土鳖样的中年男人碰杯。

张萍大概注意到了我的心不在焉,她扭头看了眼林娜娜,又看了看我,说:“她就是今天放你鸽子那个女人吧。”

我没吭声,张萍却完全明白了,兴奋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环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说:“我帮你出气,气气她。”

张萍的臀部硕大无比,而且特别瓷实,坐在我腿上感觉像是压了块石头,让我不堪重负。不过我注意到林娜娜看到张萍坐在我大腿上脸色好像变了变,不时地偷看我们一眼。这又让我心里十分舒服,张萍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吹得我欲火上升。

我心想干脆假戏真做,好歹也杀杀林娜娜的傲气,故意把手伸进了张萍的衬衫里。

张萍软绵绵地说:“坏死了你。”

我贱兮兮地笑着说:“你不喜欢吗?”

张萍说:“嗯,我最喜欢你这种坏蛋了。”

我说:“你不喜欢王斌吗?”

张萍气鼓鼓地说:“别提他,扫兴,他除了脾气大一点情趣都没有。”

我纳闷地问:“为什么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啊。”

张萍说:“就是喜欢,没办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我摇了摇头,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女人就是这样,只喜欢那些伤害她们,玩弄她们的男人,反而对她们越好越是得不到她们的心。难怪尼采说:去找女人吧,带上鞭子。

过了一会张萍小声说:“他们好像准备走了,我们先走,让她以为我们去办事了。”

我想了想,点点头,说:“我看行。”

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并不太想和张萍发生关系,搞熟人的马子不是我的风格,何况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并不太感兴趣的女人引火烧身。考虑到王斌就算不是太在乎张萍,可万一在朋友圈子里传开了他的面子没地方搁,他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这点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从酒吧出来,张萍几乎是粘在我身上,我说送她回家,她说不回去,回家没意思,也睡不着觉,她今晚就想玩通宵。我说这么晚了没地方去了,还是回家睡觉吧。她说不回去,要不我们去开个房间,继续喝。

我站在马路牙子上犹豫不决,搞朋友的马子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跨出这一步也许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到底值得不值得呢?

张萍看我犹豫不决,不耐烦地说:“江海大少不会连开房的钱都舍不得吧?要不我出开房的钱,你再买一捆啤酒,我们在酒店里继续喝,喝醉了就睡。”

我想了想,心里暗下决心,妈的,干吧,既然这个骚货已经送上门了,先干了再说。

我苦笑着说:“好吧,你赢了!”

第4章 拿什么喂她

我们先去买了一箱啤酒,然后就近找了家连锁酒店开房间,我抱着一箱啤酒进了酒店大堂。

前台的服务员是个长了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狐疑地看着我拎着一捆子啤酒站在不远处等张萍开房间。我脸红了红,心想,奶奶的,一对男女开房就开房呗,还要拎着啤酒虚张声势,真他妈够虚伪的!难怪人家小姑娘都不理解,下次有机会一定告诉她,我是有苦衷的。

开好房我们坐电梯上到三楼,进到房间后张萍说:“我想先洗个澡,你自己先喝,等我洗完再陪你喝。”

我点点头,一个人默默咬开一瓶啤酒,打开电视机没滋没味地喝着,心里有点忐忑。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心里还在权衡利弊。

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矛盾。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今晚真干了这个小浪蹄子,她会不会告诉王斌。或者说她早就对王斌厌倦了,想做我的马子?干她是小事,可因此辱没了名声却是大事。

心里想着事情,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的水声,我的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看来只能顺着事态发展下去了,临阵脱逃也不是我的风格啊。

张萍从茅房间探出头来,嘻嘻笑着说:“唐少,你要不要一起洗啊,帮我搓下背嘛。”

这小浪蹄子已经发出邀请了,我还等什么呢。不能再妇人之仁了,我迅速脱了衣服,只剩下条底裤,进了卫生间。

张萍看我还穿着底裤,笑着说:“怎么,还不好意思啊。”

我说:“扯淡,敢小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

张萍说:“洗洗吧,我来帮你。”

洗完澡张萍忽然抱住我的脖子,撒娇地说:“坏人,你抱我出去呀。”

我看了看她丰满异常的身躯,估量着自己能不能扛得动这个肉弹,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张萍挑衅地说:“怎么了,你不行啊?”

我咬了咬牙说:“扯淡!”

张萍说:“那就抱我呀,还等什么呢。”

我低下腰,暗自发力,忽一下把张萍抱了起来。我靠,这货还真够沉的,我差点脱手没抱住。好在卫生间离床不远,走出卫生间离床还有一米远,我猛地把张萍扔到了床上。那张双人床不堪重负,发出沉重的呻|吟声。

张萍在床上滚了一下,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坏蛋,就这点本事啊。”

我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也不掂量下自己有多重,简直像颗导弹。”

张萍不悦地说:“去死吧,我身高一米七,才一百三十多斤。”

我狐疑地说:“不止吧,我估摸着怎么也有一百八了。”

张萍说:“瞎说,人家哪有那么重。”

事实上,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操练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完毕后我累得没了一丝力气,瘫软在炕头上。

张萍缓过劲来后说:“我靠,你他妈的一股啤酒味。”

我喘息着说:“你他妈灌老子那么多酒,能不是一股啤酒味嘛。你那么能喝酒,我都怀疑你这么大的胸是喝啤酒喝出来的,你以后生了孩子喂的都不是奶,是啤酒。”

张萍很风|骚地笑了起来,说:“去你的,你妈奶里才全都是啤酒呢。”

我恼怒地说:“我妈早死了,不许在我面前说我妈,否则老子整死你!”

张萍抱歉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以后我再不说了。”

我严厉地说:“记住,没有下次!”

张萍撒娇说:“知道啦,人家已经给你道过歉了,你就原谅小妹这一次嘛。”

张萍的态度很好,我也消了气,拍拍她的脸蛋温柔地说:“好了,已经两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休息吧。”

张萍说:“那我要抱着你睡。”

我说随便,拉上被子躺下来,眯上眼一股潮水般的困意便涌了上来。张萍拉了灯也躺下来,头枕着我的胸膛,一脸幸福地闭上眼睛。

我很快便睡着了,奇怪的是梦里我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我躺在母亲的怀里,哭得很伤心。

第二天睁开眼我看了看窗口,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射进了房间。我们早晨八点半上班,我看看时间,已经七点了,可身体确实很累,而且觉没睡够,必须得睡个回笼觉才能补充足体力。我心里想,去球,今天早晨干脆不去了,睡到12点出去吃点东西再去单位。

我打定不去上班的主意,对张萍说:“我得再睡会,你一晚上没睡也睡一会吧。”

张萍说:“可我得上班啊,你是局长,去不去都没人管,我只是个小职员,不去老板要扣我工资的。”

我说:“那你现在就起床去洗澡吧,我就不送你去上班了。”

张萍想了想,说:“好吧,那中午我来给你送饭。”

我心想这货昨晚还没吃够吗,中午还想再来一发,不耐烦地说:“不必这么麻烦,我睡醒了出去随便吃点就行。”

张萍说:“你辛苦了一晚上,得补补啊。你看你这么瘦,吃肥点才像个当领导的。”

我不想和她啰嗦了,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说:“你随便吧,我要睡觉了,就不管你了。”

张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跳下炕穿着拖鞋进了茅房间。我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下子就重新进入了梦想。

中午12点时候,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我睁开眼,感觉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可还是感到腰酸背痛。昨晚两次激烈的床上运动大大消耗了我的体能,虽然补了一觉,但元气并没有彻底恢复。

我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张萍焕然一新站在我面前,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正满面春风地看着我。

看着满面春风的张萍,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这浪蹄子又要来吃我了,关键是我都没货了啊,拿什么喂她?

我的快意人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快意人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5章(第15章 打了一巴掌)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15章(第15章打了一巴掌)小说书名: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第15章打了一巴掌贾静容一听,顿时慌了,“老公……我我……我听烙心说喜欢,所以我以为她要,这才拍下来的……毕竟以前烙心就爱这一类的东西……”“妈咪!你怎么能怪我?我明明没有说过我要拍它,因为太贵了,爹地赚钱也不容易,我怎么敢这样花钱?以前是我不懂事,可是后来看到爹地头上的白头发,我便不敢再这样了……爹地那么辛苦,我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买奢侈品?其实妹妹穿的这一条价值十多万的晚礼服,我也想让妈咪退掉……”简烙心委

  •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5章(第15章 所谓约会)

    原标题: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15章(第15章所谓约会)小说名字: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第15章所谓约会因为他的一句话,下午的时候,慕初夏卯足了劲,埋首于一堆文件当中,一个个烦心的数据,此刻在她眼里,都不算什么。等到她伸着懒腰打着哈气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想着给陆景乔打个电话,她刚拿出手机,但是就好像心有灵犀一样的,她手里刚握起的手机随即响了起来。还是那低沉动听的充满磁性的男音,还是那轻松自如十分自然的一声,老婆……“老婆,下班了吧,下来,我在楼下等你。”“你在楼下?”慕初夏拿着

  • 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5章(第15章 授人以渔)

    原标题:皇后在上:朕心甚悦15章(第15章授人以渔)小说名称:皇后在上:朕心甚悦第15章授人以渔方智凑过来看了看,大惑不解,“这不就是平常所用的银针吗?”托盘之上是一方锦帕,而锦帕上则是四枚银针,铮光瓦亮,寒光凛冽,赫然便是叶青梧所用之物。“你确定是平时所用?”方智闻言又向前走了两步,拿起银针细细看了一番,依旧摇头,“回皇上,以末将之见便是平时所用的银针,不然,还是再请江太医看一下吧?”江鹧鸪刚给洛熠宸收了针,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踢了出来,心下不满瞪了方智一眼,但迫于洛熠宸的威慑,不得不上前观看

  • 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5章(第15章 难得人多)

    原标题: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15章(第15章难得人多)小说名字:婚成妻旧:老婆复婚吧第15章难得人多深深吸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情绪,然后拎着准备好的礼物一起下了车。刚刚进门,就听到了里面爽朗的笑声。不用想,沈安然都知道这个是穆城的爷爷穆英国的声音。想着这个开明的老爷子,沈安然只能无奈迈步硬着头皮进去。穆家老爷子跟沈家老爷子是发小,两个人一辈子几乎都在一块儿待着,比亲兄弟还要亲。可是,人老了,病自然就多了。老爷子撒手人寰刚刚过了丧期,穆家就像沈家提亲,说是冲喜。沈安然在回国之后,就选择了在安恒发展。

  • 浮生运途15章(第十五章 干脆滚蛋)

    原标题:浮生运途15章(第十五章干脆滚蛋)书名:浮生运途第十五章干脆滚蛋第十五章干脆滚蛋陈功回到市政府的宿舍后,便是往床上一躺,想倒头大睡,但是又睡不着,只好起来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感到必须要改变现在的处境了,不然,连同学都会让他难堪,何况是其他的普通同事了。而要想改变现在的处境,却是有着很大的难度,而且不可能一蹴而就,厅里头不可能专门为他开会,解决他的职级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事。因而,要改变处境,只能想着等下一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不能再像这次这样,机会到了手边又

  • 潮流天王15章(第十五章 糊里糊涂,备受好评)

    原标题:潮流天王15章(第十五章糊里糊涂,备受好评)小说:潮流天王第十五章糊里糊涂,备受好评周讯看着一脸茫然的宋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说天真,这词用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好像有点儿肉麻,说单纯,这词之前好像是别人经常拿来形容她的。“呃~~~~刚才其实已经拍完了,张导可能是怕你紧张,才说先试一条,所以~~~~”周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作为片场的老油子,对张园这种并不高明的套路,她早就见怪不怪了,一般遇上不好调教的新人,导演都会用这一招。宋铮听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起身下床,把T恤套在了身上,引

  • 女神我来也15章(第十五章 你主人离开了)

    原标题:女神我来也15章(第十五章你主人离开了)小说名:女神我来也第十五章你主人离开了“什么?怡人集团保安?”郑飞鹏的话让全场寂静,而后惹起了一片惊呼,众人看项少凡那普通的穿着就猜想他不会是什么上流人士,但是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保安。孔梦怡竟然带着一个保安来参加晚会?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总裁跟保安的故事?屌丝逆袭白富美的现实故事?魏元也似乎猜测到众人心中想法,立刻出声解释道:“肯定是他缠着梦怡,让梦怡带他来的。”他可不想让众人觉得项少凡跟孔梦怡之间有什么。“也是。”众人点了点头,为刚刚自己心中那荒唐

  • 我是大地主14章

    原标题:我是大地主14章小说书名:我是大地主第十四章第一桶金“陈凡,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村叫刁民村吗?”李美妍看到陈凡,气急败坏的说道。“额,虽然有几个害虫,但是还不至于是刁民村。”,陈凡看到李美妍的样子,尴尬的说道。此时的李美妍有种别样的美,少了几分平日的妩媚,多了几分泼辣,由于双手叉腰,那纤细的腰肢与高耸的胸膛更加诱人,脸蛋通红,仿佛一颗成熟至极,等待采摘的桃子。这副模样,看的她身后那些搬运工不断吞咽着口水,陈凡也被他的气势吓住了,不过眼睛还是忍不住在一些位置不断游荡。“D杯绝对有!”,陈凡心

  • 至尊归元14章

    原标题:至尊归元14章小说名称:至尊归元14震惊帝都的杀戮!管理店铺?乍听楚轩此言,薛飞当即一愣。他好歹也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啊,哪怕就算利刃佣兵团并不强大,甚至可以说很弱小。此时在薛飞愣住的时候,楚轩也是淡笑着看他,看他的反应,看他的眼神,甚至好像可以看穿他的人心一样。一时间,整个雅间中安静下来。筱雨和周虎都没开口,他们知道自家少爷凡是做每一件事都会有原因的,绝非无的放矢,哪怕就算筱悦这个疯丫头都也闭口不言,只是上下打量着这个初次见面的薛飞,浑然想不通楚轩为何会如此重视。其实不只是他们,就连薛飞

  • 执爱成灰14章

    原标题:执爱成灰14章小说名:执爱成灰第14章韩厉其他同学纷纷屏住呼吸,视线在董涵瑶跟郝遇见身上来回转。大家都知道这两人读书开始就不合,没想到几年不见,董涵瑶一来就怼人,关键郝遇见夫家后台又大,谁都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不敢贸然帮哪一方。“瑶瑶你也是,都知道是媒体博眼球,还说干嘛?”愣了下后,何飞光忙上来打圆场:“来来,郝同学坐这里。”“瑶瑶,来这里坐。”有同学热烈的去拉董涵瑶,原本尴尬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大家又变得热闹起来,凑在一起说这些年过的怎么样。董涵瑶父亲的官位本来就不低,从政的这几年也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