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极天之主在线阅读

2017/11/19 9:54: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极天之主
第三章 无相九劫功

“凡儿....”

“当不起你如此的喊我!”

杨凡淡淡道,一只手,仍然握着杨勇的脖子,灵力微微散发,便如刀锋般凌厉,后者或是因为害怕,又或是杨凡的这般变化,因而脸色无比苍白。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杨雨农脸色一滞,连忙向旁人使眼色。

“凡少爷息怒,息怒,刚才是误会。”有杨家人忙道。

“误会吗?柳家主和朱家主都还在这里,是误会?”

以往对杨家,固然没那么多的归宿感,倒也不至于多厌恶,而今,比起朱柳俩家的趁人之危,杨凡更在意杨家的无情无义。

错非方才的表现,岂有他们的服软?

柳百元与朱宣双瞳皆是一凝,隐隐涌动着寒芒,然而,在少年如电般的目光掠来时,立即消散不见。

杨凡看向朱宣,似笑非笑:“朱家主现在,可还想着,要为你儿子讨回公道?”

“去年比试,乃是在一元宗高手亲自坐镇下进行的公平挑战赛,胜负只因自身实力,因为这个,便要向凡儿讨公道,朱宣,你真以为我杨家好欺负?”

却是杨雨农冷声喝道。

杨凡不得不高看杨雨农,能把无耻俩个字,诠释到如此境界,也算是很了不起,相信,还少有人可以做到如此地步,难怪能够成为杨家之主。网站huijindi.com

“不敢,杨家后继有人,可喜可贺!”

能屈能伸,到底是一家之主!

震慑住了朱宣,杨凡收回目光,瞥向柳百元,淡漠道:“我告诉你,别在想着打我妹妹的主意,不然,我可以保证,不久后,青州地界,再无柳家!”

向他出手,杨凡不在意,杨雪是他唯一逆鳞,触之即死!

“你....”

柳百元终究一族之主,或许惹不起杨凡,但也是惹不起以后的杨凡,而不是现在的杨凡。

他冷视着杨凡,喝道:“你固然天赋潜力恢复,也别忘了,我外甥罗仲,也在一元宗修行,他不是你惹得起的。”

罗仲!

杨凡眼中,杀机暴现!

他的伤,便是罗仲造成的,那么的重,便是因为罗仲与柳家的关系,柳家会来提亲,那是要让自己生不如死!

这笔帐,迟早要算!

“我惹不起罗仲,你们也同样惹不起我,而且,你觉得,今日的我,还会给罗仲机会?”

柳百元闻言,神色再变,杨凡武道根基不但恢复,并还更加稳固,这意味着,后者的潜力将更加惊人,未来相争,罗仲未必还能够力压住杨凡。

“现在,滚!”

柳百元和朱宣带人,仓惶而去,当以为的靠山,也觉得不那么保险的时候,他们心中的惶恐可想而知。

杨家正厅,依旧显得有些沉闷,但众人也清醒了许多。

杨雨农连忙道:“凡儿伤势复原,武道根基恢复,这是大喜事,但柳百元必然会将此事告知罗仲,凡儿放心,这个消息,绝对传不出去。”

“还有....”

杨凡猛地挥手,一把将杨勇甩在了一边,不理会众人,带着妹妹快速离开。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他的体内,此刻,正有一股无比熟悉的力量,霍然在体内出现。

那样的出现代表着什么,杨凡还不知情,可已经足以,令他神魂俱变,无比的不安....

“噗!”

所住的小院子前,杨凡蓦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登时无比苍白。

“哥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方才正厅中大展神威,震慑住了杨家众人,也吓到了朱柳俩家的人,杨雪以为哥哥全好了,可现在这样子....

“哥哥,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杨雪觉得,要不是因为她,哥哥不会在伤没好的情况下强行出手,也就不会伤势发作了。

“和你没关系,别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我是哥哥,当然要照顾好你的。”

杨凡笑着揉了揉妹妹的脑袋,旋即说道:“我大概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家中应该不会有人为难你了,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我知道的,哥哥,你自己小心!”

杨凡点了点头,旋即进了房中,在床榻上盘膝坐下。

现在的他,并未立即进入修炼,感受着,体内那股汹涌澎湃着,却无比熟悉的能量波动,他的眼神,有着一阵的茫然。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无相九劫功,九劫之力,为什么是无相九劫功,为什么会出现九劫之力?”

无相九劫功,至高修炼心法,无相九劫,一生历九劫,历九劫,惊天地!

无相九劫,肉身劫、灵力劫、神魂劫,风雷双劫,天、地、人三劫,最后,红尘大劫!

无相九劫功,乃他在梦中的那个他,所修炼的至高心法。

原以为,那是一场梦,可是现在,九劫之力已经出现,无相九劫功心法,自然而然出现,杨凡知道,那个梦,不在是梦,而是真实的!

倘若那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己是谁,还是杨凡吗?

许久之后,感受着体内的九劫之力已经将要无法压制的时候,杨凡才强行的抛除一切杂念,进入到了修炼中。

所谓九劫之力,是无相九劫功,每经历一劫成功后,会产生的一股强大力量,将之炼化吸收,便可洗经伐髓,提升修为。

对无相九劫功,他再熟悉不过,毕竟是修炼了多年的心法,所以他清楚的知道,如今所经历的,或者说,已经成功度过的,并非是九劫之始的肉身劫,而是,天、地、人三劫中的人劫!

如此的跳跃,没有按部就班的来,他猜想,主要的原因在于,他自身的古怪!

所谓的古怪,他是杨凡之身,却又不是杨凡。

今天醒来,便与人交手,固然短暂,依然引动了无相九劫功的运转,正是这一点,方才让他可以肯定,他不是杨凡。

无相九劫功,已经深入灵魂,自行运转,代表魂魄依旧,魂魄依旧,他就不可能是杨凡。

然而,他又是杨凡之身,这样的古怪,直接引动无相九劫功自行运转,从而,轻而易举的,度过了天、地、人三大劫中的人劫!

这中间到底是怎样一个过程,现在还不是深思的时候,人劫以这样非常的方式度过,人劫之力已经产生,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得先度过了这一关。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固然重新修炼无相九劫功,便如此神奇的,先度了人劫,这让人意外的时候,也有些措手不及,所幸对于无相九劫功,他再清楚不过,曾经的他,亦是成功度过了这一劫。

现在修炼,虽有难度,但毕竟人劫之力刚出现,还未到鼎盛之时,要想控制下来,让全盛的人劫之力,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逐渐的出现在体内,倒也是不太难,所需要的,只是时间。

无相九劫,一劫更比一劫狠,人劫,乃天地人三劫之中,最可怕之劫,尽管今日刚刚开始,又或者是跳跃式的产生出了人劫,那等可怕程度,也同样不小。

他的身体,在瞬间中,仿佛火焰由里而外,变得赤红起来,肉身、骨骼、乃至经脉,都呈现出了一种崩溃断裂的迹象,一股无形的毁灭,传遍全身!

他终究是经历过这一劫,很清楚的知道,只要紧守心神,保持着内心深处的清明,将自己化成磐石,仍由狂风暴雨袭击,始终不移,等待着人劫之力运转全身,无论是破坏也好,还是以强行的方式,改变着这具身体也好,终会有个尽头。

他只需等待,承受住这个过程中,所带来的一切之痛,便可水到渠成般的,将人劫之力掌控住。

如此,日后人劫之力逐渐涌现,那就会被他自然而然的吸收走。

当然,话是这样说,真正承受起来,那一番苦痛,却是非人的折磨。阅读huijindi.com

在这种折磨中,容不得有丝毫的放弃,否则,人劫之力反噬,那就魂飞魄散。

但他知道,他承受不起魂飞魄散所带来的代价,他更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人在等着他,所以,怎可能放弃!

“云儿,屈儿!”

他的脑海中,自然的出现了这俩个名字,亦是有俩道身影,清晰的在脑海内出现,他笑了,笑容坚定,无可动摇。

于是时间流逝,那种非人的折磨,便也逐渐的离他而去,体内人劫之力,最终为他所掌控。

“呼!”

修炼结束,他浑身上下全都湿透,张开双眼的他,更忍不住苦笑了声。

曾经的他,在度人劫成功后,人劫之力尽数而现,被他一次性吸收完,这一次,却要分批进行,这便是实力间巨大的差距所导致。

在这个方面,无相九劫功,向来都显得很有人情味。

只是暂时的,他没有去多想这些,因为另有大事,需要去弄个明白。

第四章 风北玄

“原来,我是风北玄,并不是杨凡!”

掌控人劫之力的时候,他的脑海中,自行出现了妻子和儿子的身影,虽然是虚幻的,却是那么的清晰,也是那么的真实,因为,那来自灵魂深处。

“但既然,我是风北玄,那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杨凡,究竟在哪里?”

杨凡....不,风北玄眉头紧皱了下,片刻后,双手结印,印决成形后,他双指捏印,点在自己的眉宇正中。

“回溯本源!”

当心中低沉声音响起时,他的脑海中,过往所发生的,便一幕一幕的出现。

某一刻,曾经的记忆,定格在一幅画面上。

山峰顶上,少年杨凡,与罗仲大战。

那一战的结果,已经广为人知,杨凡输了,以重伤为代价输了,随后不久,他被人送回青州杨家。

就在送回的途中,因伤势过重,杨凡魂归九天....也正在那一瞬,天际上,惊雷骤然炸响,一道金芒破天而来,从他眉心处钻了进去。

风北玄明白了一切,在杨凡身死之时,自身的魂魄破天掠来,占据了这具身子。

想到这里,风北玄心中轻松了许多,他并非是强行夺舍,强行夺了这具身子,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

“然而,我终究还是占据了你的身子。”

风北玄轻声的道:“所以你放心,你的妹妹,我会把她当成亲人一样的来照顾,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我会好好对她,让她此生幸福!”

风北玄知道,杨凡还残留着意念!

他就这样死了,留下孤苦的妹妹,如何能够安心!

他想让自己,好好的照顾杨雪!

“你安心的去吧,你的仇,我会帮你报,你曾经所有的梦想,我会帮你实现。”

随着风北玄的话音落下,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灵魂深处,平静了许多,他轻叹了声,并非是杨凡的魂魄还在,只是一缕残留意念而已,随着自身与这具身体的契合度越来越高,残留意念对自身的影响,就会越来越低了。

说完这句话,风北玄又忍不住叹了声,他的魂魄,会占据了这具身体,不用想便也明白,当天道神宗前的一战,是自己输了,所以身死。

不过没关系,自己已经拥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

至于自己的儿子,有妻子在,相信不会有事,顶多吃些苦罢了....那些年中,自己儿子所吃的苦还少吗?

但这些苦,全因道神宗而起,风北玄眼中,陡然凌厉杀机涌动!

“道神宗,你们囚我妻子,害我夫妻分离,让我一家不得团圆,这笔帐,曾经清算不了,有朝一日,必然要你们加倍奉还!”

“云儿,屈儿,等我去接你们!”

平复了心中情绪,杨凡起身,走出房间。

“哥哥,你怎么样了,都好了吗?”

房间门打开,院子中等了几天的杨雪,立即扑到了风北玄的怀中,紧紧抱着他,有着仿佛失而复得的喜悦。

杨雪自然不知道,对她而言,她的这个哥哥,真的是失而复得!

风北玄的手,不知道该往那里放,若他自身的记忆,一直觉得是个梦,他很开心,在尘世中,有这样一个妹妹,可现在,他终究不是杨凡。

固然答应了杨凡,会把杨雪当成亲妹妹去照顾,总归还是有些转不过来。

许久后,风北玄苦笑了声,扶起了杨雪,道:“我很好,一点事都没有了,你不要担心了。”

“嗯,嗯!”

杨雪使劲的点着头:“我就知道,哥哥不会有事的。”

风北玄又是苦笑了下,默然了片刻后,说道:“你也已经十五岁了,本该早就要接触武道了,只是这些年中....”

“我不要修炼,有哥哥保护我就行了。”

生在杨家,男女都一样,武道修炼,这是日常功课,只是以往,杨凡觉得修炼太苦,他也能够保护好妹妹,便没让杨雪修炼,现在已是不同了。

风北玄道:“哥....哥哥并非是战神,世间太多意外,谁都无法把握住明天,若万一,有类似以前的事情发生,你若有一身高深的修为,反过来,也是可以保护哥哥的啊!”

他强行让自己代入到哥哥的这个身份中,只是总觉得,有那么些别扭,他还不适应。

杨雪抬眸看着他,说道:“在雪儿心里,哥哥就是战神!”

风北玄摇头笑道:“纵然战神,也并非天下无敌!”

他现在已经不是杨凡,要面对的,也不仅仅只是青州的三大家族和一元宗,日后,终究是要离开的,而他不可能不管杨雪。

莫说现在的他,纵然曾经的他,又如何?

曾经度过人劫,无相九劫功历八劫,修为实力,已至当世顶尖之列,他以为,可以救出妻子,可依旧,饮恨在道神山下。

如今重新来过,他绝不会莽撞冲动,却也要有足够的努力和准备。

所幸,这具身体真的不错!

杨凡兄妹,幼时父母双亡,生活在这样的家族中,让兄妹二人心性成熟坚韧,这是成大器的主要条件。

加之杨凡在武道修炼上足够刻苦,尽管天赋与自身曾经无法相比,却武道根基极其稳固,又因为,自身魂魄与之相融所产生的异变,令这具身体,在武道上,有着极其非凡的潜力。

更为重要的是,修炼无相九劫功足够的早!

曾经的他,与妻子相识相恋之后,二人携手,无意一次历练中,得到无相九劫功,那时的他,已经年过三十。

现在的他,刚满十六!

十多年的跨度,足以让风北玄在今生,将无相九劫功修炼到极致,也能体悟到更多。

唯一的遗憾就是,时间,已经整整过去十年了!

也就是说,距离他饮恨在道神山下到今日,已经过去十年时间了。

他现在,已在当天的十年之后。

过去了十年,便也意味着,妻子和儿子,在道神宗内,多承受了十年的苦,而儿子,也已经长大成人了。

当知道这些后,风北玄心中的怒,无可抑制的住。

“哥哥,你别生气,我答应你就是,我答应你,从今后,也刻苦修炼,绝不让你担心。”

杨雪连忙说道,她以为,她让哥哥生气了。

风北玄平复了心情,掌心微微一动,有着金芒闪烁,而后轻点在杨雪眉宇处。

“雪儿,这是九天倾城决,至高修炼心法,你以后,要好好努力。”

九天倾城决,妻子修炼的心法,比之他的无相九劫功,都也不惶多让。

让杨雪修炼此心法,风北玄有着私心。

他不仅想让杨雪尽快成长起来,拥有自保之力,同时,也想在未来,自己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帮手,有朝一日再度面对道神宗,他不允许自己再度失手!

杨雪的天赋,比他哥哥杨凡还要出色,他人看不出,瞒不过风北玄!

金芒散去,杨雪由茫然,恢复清明,她揉了揉自己眉心,低声而认真的道:“哥哥放心,我一定会很用心的。”

风北玄笑着点了点头,突然谨慎,而又有些紧张的问道:“雪儿,你知道,道神宗吗?”

第五章 陌生的世界

动用回溯本源神通,让他知道了以往发生的事,却也让他发现,现在所处的青州,竟然是一方,极其陌生之地。

他都想过,或许青州太过偏僻,而天地太广太阔,以往未曾接触过也很正常,只是,在感应青州地形的时候,竟觉得,与自己曾经的那个世界,好似不在同一天地中。

所以他现在这样问,很紧张。

杨雪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后说道:“没听说过,不知道!”

风北玄的心,顿时紧了许多。

“哥哥,怎么了?”

“没事,你在家好好修炼,我出去一趟!”

风北玄匆匆离开了居住的院子,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很快来到了杨家的藏书阁中,在里面找到一卷地图后,又匆匆离开了杨家。

今天的他,在杨家出现,无论下人也好,还是那些所谓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无不是带着一种谦卑的目光,哪怕修为在他之上的长辈,莫不是如此!

他还年轻,有足够的潜力,单是这一项,就足够让杨家上下,对他保持着足够的尊重。

然而现在的风北玄,那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欣赏这些人的表演。

走出了杨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青州城中最大的坊市,他在不同的店中,买了无数份地图,以及,关于介绍这个世界的书籍。

或许也知道,小小的青州,难以有对整个世界的记载,但只要能够从中找到相似的,哪怕稍有相似,那都也可以了。

可是风北玄失望了,他察看了所有在手上的地图和那些书籍,也在青州城中,对很多人旁敲侧击的问着道神宗,没有任何与记忆中那个世界的重叠之处,也没有一个人知道道神宗。

单单只是杨雪不知道,风北玄还没太过紧张,毕竟小丫头一直生活在杨家,都没离开过青州,少女不谙世事,也是情有可原!

然而,他记忆中的那个世界上,道神宗名满天下,强大之极,但凡武道中人,就算不知道,那也听说过。

可居然,没有人知道道神宗,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城外河岸边,风北玄目光有着从未有过的呆滞,怎么可能,会没有人知道道神宗?这个世界,又为何如此的陌生?

“老伙计,这到底怎么回事?”

风北玄轻拂着掌心,掌心中,金芒微微闪烁,这是他曾经成名的神兵,亦是带他魂魄,不受道神宗镇压,来到这里的原因。

他知道,自己的这柄神兵,至神之物,威力非凡,但难道,它竟有着碎破苍穹之能,带着自己的魂魄,穿越了一方天地,来到了另外一个天地?

那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回去?

“老伙计,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要怎样,才可以回去,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到底在什么地方?”

如果不能回去,便再也见不到妻儿,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纵然他心性非凡,也难接受这个事实。

风北玄扬天长啸:“我到底,在什么地方?”

“嘿嘿,都说杨家杨凡,天赋过人,聪慧非凡,居然现在,跟个疯子一样,莫不是,修炼走火入魔了?”

怪笑声响起,河边的树林中,数十个黑衣蒙面人暴掠而出。

“既然你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那么,我送你到一个,你一定会知道的地方去。”

“杀了他!”

“滚!”

风北玄霍然回身,眼中,一抹猩红,犹若火焰般缭绕着,无尽的凶煞之气,席卷在天地中时,他仿佛化身成了来自远古洪荒的凶兽。

“这家伙,难道真走火入魔了?嘿,这还真是天助我也,上,杀了他!”

数十个黑衣人,杀意滔天,带着极其的凌厉,犹若一阵黑色洪流,铺天盖地般的对向风北玄狠辣的杀去。

“死!”

那声音,仿佛自灵魂深处响彻出来,风北玄并未走火入魔,然而现在的他,却正是情绪最不稳的时候。

这个世界,居然是陌生的世界,不是他原来所在的世界,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够回去。

若回不去,此生再也见不到妻儿,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无穷的恨与怒,无尽的思念与牵挂同时爆发出来,让素来冷静的他,也变成了他人眼中的走火入魔。

既然已经疯狂,那自然也不在意是否天翻地覆,是否血流成河,更加不在意,自己今天,是否可以活着离开。

他已经全然不在意,那么,当他以掌为枪,掠向前方时,这一枪,便极其的凌厉,而那席卷开来,在天地之中,尽情散发出来的金芒,也因此,凌厉的将空间,都仿佛切割成了无数份。

金芒如同骄阳,虽没有那等炽热,却更加霸道,而在霸道之中,更有一股极其强烈的无坚不摧,以及,焚化世间一切的狂暴。

只是一刀,前方那道庞大的黑色洪流,在瞬间之后,被强行的一分为二,一道道身影,自半空当中跌落下来,或死或伤,伤者惨叫不绝!

为首的黑衣人双瞳为之一凝,失声:“淬体九重境?”

数天前,他才淬体境八重,怎么短短几天中,修为又作突破,而且,居然一式,或死或伤了这么多人?

固然这些人的实力,或与他相持,或在他之下,毕竟数十人啊!

他又那里知道,风北玄已经度过人劫,哪怕因实力缘故,人劫之力未曾全数爆发出来,只得微不足道一缕,就是这样一缕,已令他修为突破。

正因为不知道这些,以及发生了的这些,他的眼中,才有太多的恐惧,才有太多的杀机,这样一个天才,若仍由其成长下去,未来青州中,岂有他和他家族的存在?

所幸,这家伙尽管修为已突破,实力非凡,终究还是受了伤,他的衣衫,已被撕裂开许多道口子,能够清晰的看到,那些撕裂的口子里,可以看到血迹。

受伤了就好,代表着他并非不可战胜,而自身,已踏进淬灵境,还有足够的能力,送他去阴曹地府报道。

“杨凡,受死!”

黑衣人厉喝,气势尽显,毕生灵力浩浩荡荡的席卷而出,他双手一拍,浩荡灵力瞬间中,化成一座灵力山峰,山峰上,峭壁巨岩,栩栩如生,犹如真实之物。

旋即他一掌拍出,如此山峰冲天而起,带起庞大的阴影,对向风北玄凶狠的镇压过去。

随着如此山峰飞快的降落,这一片天地中的空气都是被直接给引爆开来,尤其下方大地,根本承受不住即将到来的重量,而从中被不断的给撕裂开来。

风北玄的双瞳,已经冷漠无情,猩红的光芒,代表着他现在对这个世界的厌恶,他看不到现在和将来,能够看到的,只是死亡!

“死!”

这声音,依旧像是从灵魂深处中发出,但更像是来自修罗地狱,所以那一枪,便显得极其惨烈,耀眼的金芒,更充斥着一道可怕的毁灭之感。

再度一枪斩出,落在灵力山峰上。

相触的瞬间,有着极其刺耳的声音蔓延开来,那像是磨牙一样,听来极不舒服,可是,却不得不听,因为同时弥漫出来的,还有决然的、冷漠的、充斥着毁灭之息的刀意。

黑衣人不得不听,因为他需要知道这些刀意的运转范围与速度,如此,方才能够将之全数锁定在空间之中,使之无法蔓延出来,无法对自身进行冲击。

他可以做到,他做到了,他终究是淬体境高手,无论对手多么天才,到底修炼时间还短,修为也远不如自己。

灵力山峰上,金色枪芒飞快崩溃开来,即使有那么多决然而冷漠,并毁灭的惨烈之意席卷其中,都也承受不住灵力山峰的冲击。

风北玄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下来,无法破山而去,那自遭反噬,进而受伤再所难免。

可是,当那一口鲜血喷出之时,他的体内,却有着一道无可形容的强大力量,突然凭空而出。

人劫之力,突然现出!

第六章 人劫之力

风北玄已经成功度过了人劫,并成功将第一道人劫之力所掌控,未来在时间的流逝中,余下的人劫之力,会逐渐的自他身体里面出现,被他慢慢的吸收。

可是今天,人劫之力已经感受到宿主的危险,或者说,它感受到了宿主对生死不在眷恋的意思,因为受伤,因为伤的极重,所以人劫之力全数爆发。

“轰!”

空间中仿佛惊雷声炸响,原本正在崩溃中的金色枪芒,突然之间汇聚恢复如故,更加凌厉,更加霸道,也更加的冷漠。

金色的光芒,如同初生的骄阳光芒般,自天际落下,自灵力山峰顶处蔓延而下,最后贯穿了整座灵力山峰,将之强行一分为二,从中整整齐齐的分成了俩半。

黑衣人眼神大变,飞身暴退!

他快,金色枪芒更快,于瞬息后向他斩下。

那一枪震溃了他毕生的灵力防御,将他的黑色头罩斩裂,但终究,没能将他斩成俩半,刀势已尽,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是极限。

“柳百元!”

这家伙,还真选了一个好时机!

虽未受伤,柳百元现在,都用最快的速度狂奔远处,他顾不上自己的狼狈,也顾不上他那些没死的手下,更加没去管现在的风北玄,是否还有再战之力,那一枪,已经斩断了他所有的信心,再无丝毫战意。

风北玄大笑,带着那道金芒,跳进了河中,沉到了河底,仍由河水,将他卷向远处。

人劫之力全数爆发,在他对这个世界,对生死,都没有半点眷恋的情况下爆发,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冷静与坚持,瞬间而已,他的神智,便被吞噬!

在这最后一瞬,他清醒了,他用最快的速度,浮现出了妻子和儿子的样貌。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看到你们的样子了。”

风北玄低声喃喃着,意识,渐渐模糊下来。

“你不能就这样死了,你答应过我的,要照顾好我妹妹,要帮我完成我想完成的梦想,要帮我报仇的,你不可食言!”

灵魂深处,突然残念浮现。

“杨凡啊,对不起了!”

风北玄轻笑着,意识越发的模糊起来。

“爹,您在哪里?孩儿想您!您说,带孩儿去见娘亲的,您说要一家团聚的,您不能食言的。”

“北玄,你说过,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哪怕道神宗,都不能将我们分开,所以,我们的儿子,名为不屈,难道现在,你想放弃?”

“放弃?我从未想过放弃,可是,现在,我不放弃,又能如何?”

不在同一个世界,不在同一方天地,不能放弃,又能如何?

或许,还有破碎虚空之法,能够有机会离开这个世界,但,那也仅仅只是离开这个世界而已。

原来的那个世界在什么地方?纵然可以穿梭诸天,又如何,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无法回去,风北玄生不如死,既然如此,何必坚持!

“北玄,我在道神宗等你,屈儿也在道神宗等你,难道你想,让我们母子,被永镇于道神宗内?你就如此的忍心?”

“你可以一死,但死后,你便心安了?北玄,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你明白吗?”

“北玄,答应我,别放弃!我们不要期待来生,今生若不能相守,来生也未必能够重逢,北玄,振作起来,坚持下去!”

一道道的声音,仿佛自苍穹外而来,不断震荡着他的灵魂,似乎在为他,守护着最后的一丝清明。

模糊的意识,起了如水波般的涟漪,声音虽然遥远,却直指人心,让人瞬间明悟。

“是啊,我们不期待来生,我们只要今生相守,不管身在何处,只要活着,那就还有相见的可能。”

“杨凡,对不起,差点让你失望了。云儿,屈儿,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该醒了!”

伴随着最后三个字,自灵魂之中,荡漾在心间时,最后一丝清明,便是不断的扩散开来,最后占据全身,意识、神智全数回归!

“给我安静下来!”

风北玄双手霍然成印,体内浩瀚如海般的人劫之力,瞬间温顺下来,顺着修炼的轨迹,快速运转,最后,全部注入到丹田中。

当然,人劫之力太过庞大,不是风北玄现在所能够完全吸收的,但没关系,庞大的能量,已被完全掌控,日后修炼中,可逐渐将之吸收,类似突然爆发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因为,它已经全面爆发过了。

“哗啦啦!”

河水沸腾如浪,风北玄踏浪而出,落在河岸边。

走回之前大战地,伤者已经离开,死者尸体也被带走,就连空间中的血腥味与惨烈之意,也全都被虚空所吞噬。

但之前那一场大战,仍然留下了清晰的痕迹。

“柳百元!”

风北玄轻笑,眼中有着冷冽之意,但同时,也有几分感激的意思,否则,他还会在牛角尖中难以自拔。

“为了感谢你,就留你和柳家的人,多活一段时日,好好珍惜余下的时光,千万别浪费了....”

再回青州,心境已经大不相同,他的脑海中,无数思绪,飞一般的闪掠而过。

青州,隶属赵王国!

赵王国,掌管千万疆域,麾下九府八十一州,青州,只是赵王国领土中,小小的一部分。

而一元宗,则是包括青州在内,方圆四州疆域中,最强大的一个势力。

仅仅覆盖四州而已,可想而知,所谓的强大,也大不到什么地方去,当然,在这四州地界中,除却王朝的势力外,一元宗惟我独尊!

风北玄做不到既来之、则安之的那般坦然,无论这是个什么世界,又存在着怎样的天堑,他一定要离开。

那么,他首先要对这个世界有一个足够的了解,比起在青州,显然在一元宗中,会了解的更加清楚一些。

但现在还不是离开青州,去一元宗的时候!

风北玄并不在意杨家的繁盛与未来,却必须要为杨雪营造出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

如此,他才可以安心的前往一元宗!

柳家已经出手,其中也必然会有朱家的影子,灭俩大家族....柳百元和朱宣都是淬灵境高手,俩家若是联手,没那么容易对付。

不过,也并非太难,只要设计得当,俩大家族灰飞烟灭,一朝之事而已,当然了,也要看杨家有没有这个胆子。

想到此处,风北玄加快了向杨家而去的步伐!

杨家正门前,杨雨农为首的众多杨家高手焦急等待着,当看到风北玄从远处回来时,杨雨农率人连忙迎了上去。

“凡儿,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就安心了!”

风北玄眉梢轻挑,淡漠道:“既然事情都知道了,诸位为何都在这里候着,而没有点齐人马杀向柳家和朱家?”

话中的语气和意思,让杨雨农尴尬不已,他汕笑着道:“柳家另有倚仗,联合朱家,我们杨家还对付不了。”

柳家当然有倚仗,一元宗弟子罗仲,便是柳家最大的倚仗!

在青州这四周地界,一元宗至高无上,门下弟子,对寻常家族而言,犹若一方诸侯,杨家有杨凡,自也有倚仗,可惜,罗仲更加强大。

固然在今天,皆会以为,他们眼中的杨凡,实际上的风北玄,未必必然超过罗仲,但那是未来的事,他做到之后,杨家才敢对柳家动手。

这是谋定而后动,也是胆小,没有魄力!

风北玄淡淡嗤笑了声,负手远去,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家主,他也未免,太张狂了些吧?”

终有人看不惯,于是低声喝道。

杨雨农当然也看不惯,可他更加冷静,他平静的道:“若你们中,谁可以有他这般的天赋与潜力,也可如此张狂,不然,就都给我忍着。”

能屈也很伸,他倒适合成为一家之主。

风北玄的脚步突然停下,一道流光自他手中掠出,落在杨雨农手中。

“上面的东西,三天时间中给我备齐!”

“青玉藤,凝元丹,凝气散....”

仅是一眼,杨雨农脸色变化不休,忙道:“凡儿,皆乃珍惜之物,三天时间....”

风北玄挥手,道:“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偷也好,抢也好,我只需看到结果,若做不到,日后一切休谈。”

第七章 焚日炼心决

回到院中,感受着院子上空,汇聚而来的天地灵气,风北玄看了杨雪所在房间一眼,双眸深处,一点点的惊讶慢慢流露出来。

知道这小丫头天赋非常不错,但终究刚开始接触武道修炼,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中,就已经踏上的轨道,小丫头不但天赋过人,悟性都能常人难及。

“九天倾城决,云儿,我已为了你找了一方璞玉,日后相见,你一定会很满意!”

风北玄轻喃了声,想起妻儿,自然有太多的幸福感,同时,也有太多的怒与恨,他深吸了口气,强压住体内的情绪,立即在院子正中盘膝坐下。

“老伙计,帮我护法!”

再度为人,重新修炼,风北玄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借鉴,只要按部就班,定能够比前世更快的,达到顶尖之列,然而,那依然需要数十年。

那么长的时间,风北玄等待不起,他要更早更快一些的,拥有到前世的实力,何况,这是个陌生的世界,要想离开,唯一之法,便是碎破虚空。

那可是比他修炼到前世相同境界要难上无数倍,花上的时间必然更久,数十年,他都已经等不起,又怎等得起上百年,乃至数百年。

耀眼金芒自体内爆发出来,旋即席卷空间,金芒笼罩而下,整个院子在其中,仿佛被禁锢一般。

一道道的金芒,在半空上飞快旋转,逼人的凌厉仿佛化成漫天的刀锋,当金芒隐去时,刀锋化结界,隐入虚空中。

一切准备妥当,风北玄双手飞快结印,一道道灵印成形后,没入虚空。

数分钟的时间中,已有上万道灵印在虚空中存在,对他而言,这应该还远远不够,于是在接下来的约莫半个时辰左右,足有十数万道灵印,静静的漂浮于虚空中。

眼下,应该足够了!

风北玄双手紧握,这是结束,亦是开始!

他不在结印,因为已经足够,却见他舌尖处,一滴本命精血,掠进虚空。

“焚日!”

风北玄心中响起低沉喝声,一片空间,霎时化成一片血红之色,平静的空间,在此刻,如浪般的翻滚起来。

天地受此感应,天际之上,照耀整个世界的骄阳中,突然一道光芒自九天外降下,犹若受到了牵引一般,洞穿了虚空,无视风北玄所设结界,笔直的落在了风北玄的身上。

“啊!”

接触瞬间,低沉的如野兽般咆哮的嘶吼声,便从他的口中响起。

所谓焚日,全名焚日炼心决,乃是一种特殊的修炼心法,它以太阳之力灌入自身,强行剔除体内杂质,用来洗经伐髓,同时焚炼魂魄,强化肉身!

这是一种浩大,而又危险的修炼之法!

世上能量万千,如水火、如大地之力、如风之力、如雷霆之力等等,唯太阳太阴之力最为恐怖。

倘若火焰代表着狂暴,雷霆代表着毁灭,那么,太阳之力,则是狂暴与毁灭的结合,它有极其可怕的高温,它可焚尽了世间中的一切。

前世的风北玄,得到焚日炼心决后,多年都不敢用它来修炼,直至妻子被道神宗带回镇压后,为了救回妻子,他方才有勇气,接触焚日炼心决。

修炼焚日炼心决之前,纵然还不是天地中的顶尖高手,却已经独霸一方,那时的他,都不敢碰,此心法的可怕,可想而知。

今天的他,不过淬体境而已!

风北玄太想离开这个世界了,哪怕知道,此刻去碰焚日炼心决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他也顾不得这么多,这是他除了无相九劫功之外,唯一可以令他,以最快速度,成长起来的心法。

当然,风北玄并非冒失莽撞之辈,不久前的那一次经历,他即便做不到坦然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也不会刻意的去放弃自身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简单的说,他还不想死!

只要不想死,就一定可以坚持下去,何况现在,运转的只是最初阶段,若连这样都承受不住,又说什么碎破虚空,离开这个世界去与妻儿团聚?

太阳之力,并不如何的浩荡,那一道光芒,也只是代表着微不足道的太阳之力而已,即便如此,当如此的力量进入身体中后,他体内的每一处之地,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有着被消融一空的迹象。

经脉瞬间扭曲如同麻花般,体内的鲜血,仿佛已被焚烧的干干净净,从外面看,他的身体,已不在有半点血色,如此,像是一具,失去了生机般的干尸。

面对太阳之力的锻体,他自身的灵力,乃至是存储在丹田中的人劫之力,都是无法抵御,这毕竟是风北玄主动为之,若是用自身灵力和人劫之力去抵挡,那也就失去了如此修炼的意义。

所以,他唯一的倚仗,就是他的毅力与执念!

相对来讲,他的魂魄,或许是因为破空而来的穿越,与这具身体相融,竟显得比以往凝练许多,即使在太阳之力的灼烧下,居然并未出现崩溃的迹象,这倒是意外的惊喜。

而这个意外,便也成了风北玄此刻,坚持下去的一大动力,连魂魄都坚持的住,自身的毅力与执念,没可能坚持不下去的。

时间慢慢流逝,这具干瘪的,已经失去了所有血色的身体,变得更加惨不忍睹,错非胸口还在微微起伏,会叫人毫不怀疑,这已经是个死人。

然而就在如此的可怕之下,能够清晰的看到,这具身体的边上,有着黑色的碎末漂浮着,这是被太阳之力,强行剔除出来,身体中的杂质。

而在坚守之下,他的身子,仿佛有所适应,那一道太阳之力,由内而外漂浮出来,当将这身体笼罩进来时,砰然一声,轻轻的爆炸开来。

这一具虽然干瘪,却仍然看起来完整的身子,在这样的爆炸力量冲击下,直接崩溃开来。

没有所谓的血肉漫天飞舞,只有一道金黄色的光线,始终笼罩着,然后化成人形轮廓,不久之后,一具新的身体,在这其中,重新凝聚着。

身体容貌,自然就是风北玄,只是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威严,悄然的弥漫出来。

这具身子,虽不是由太阳之力重新铸就,却也吸收了那一道太阳之力,那自然,会弥漫着,属于太阳之力的霸道之感。

仅仅只是这样,还算不上是一次完整的,动用焚日炼心决的修炼,毕竟这具身体太弱小,风北玄不敢太贸然,然而,这却是一个开始。

有过这样一次,日后再度这样修炼,他便可加大难度,以此,来让这具身体最终变得完美!

风北玄轻吐了口气,视线轻动,看到了院子外的杨雨农等人,原来已经过去了三天。

他起身,袖袍轻挥,院子中恢复了整洁,开启了结界。

站在院子外,杨雨农等人心神莫名的震荡着,他们看到风北玄就在里面,却无法走的进来,更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与院子空间相接触时,那一道无可形容的凌厉之气,几乎是要将他们的魂魄,都要切割成虚无。

这样的神通手段,绝不是他们这等实力所能够施展出来的,看着在院子中的风北玄,杨雨农眼神深处,第一次,有了发自内心的敬畏。

“我要的东西,都备齐了?”风北玄问道。

“那个凡儿,还差俩样!”

一语落罢,杨雨农又连忙解释道:“凡儿,不是我们不够用力,你交代的其中俩味药材,在城主府中,以我们的实力,根本就得不到。”

虽然在解释,却也在告诉风北玄,他们三天时间中,很尽心尽力了,只是对上城主府,却是没奈何。

这点小心思,怎会瞒的过风北玄,而城主府,倒也的确有些棘手。

城主府,隶属赵王国麾下力量,作为千万疆域中的主宰,赵王国的力量,绝不是一般人可以碰的,纵然小小的青州城主府,力量不见得有多强大。

沉吟片刻,风北玄道:“帮我送一张拜帖,我要见城主!”

杨雨农迟疑了一下,说道:“城主大人曾经受过伤,一直未曾痊愈,近几月来,暗伤发作,都在闭关中,等闲不会见人,凡儿,我们杨家,还没那么大的面子。”

“有伤?”

风北玄心神轻轻一动,说道:“那你觉得,城主大人在何种情况下,会自动现身?”

“除非青州城大乱,又或者,有绝对的方法,可以治愈城主大人的伤,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你给我点齐了杨家的高手,随我外出一趟。”

杨雨农神色猛地一变:“凡儿,你想做什么?”

风北玄笑道:“怎么,怕我在青州城中制造一场混乱,从而担心城主府会降罪?”

“你倒是没有猜错,我的确要在青州城中大闹一场,闹一个天翻地覆,将朱、柳俩家连根拔起,不知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

原本还没有多少头绪,眼下却是时机来了。

极天之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极天之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罗新︱卡里斯玛可以休矣

    《强人领袖的神话:现代时期的政治领导》[英]阿奇·布朗著BasicBooks2014年4月出版480页文︱罗新卡里斯玛(charisma)并不是马克斯·韦伯(MaxWeber)发明的,但被他用作宗教社会学和政治社会学的概念工具之后,成为学者和大众媒体都广泛使用的词汇。首先是1920年代在德国被用来分析崛起于意大利的法西斯领导人墨索里尼,其次是1930年代在欧洲(包括纳粹德国)和美国被用来描述希特勒,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演化,终于在1960年代成为美国社会学和政治学的热点概念,影响旁及人类学和历

  • 加强作风建设重在抓常抓细(文/张广良)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干部平时的言行举止就能够反映出干部素质的高低和作风的好坏,这不仅直接关系到干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威信,更关乎着党和政府的事业成败和兴衰。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指出:“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必须抓常、抓细、抓长,持续努力、久久为功”。因此,从严管理干部,要从加强作风建设入手,着力规范干部日常行为,努力打造出一支“为民务实、清正廉洁”的干部队伍。规范干部日常行为,重在教育引导。从严治吏,首要是管好干部的思想,解决干部思想上的问题。要深

  • 河南太康:农民变身“模特” 舞台上展示农民新气象 孟庄村民模特大赛

    2018年6月22日太康县孟庄农民模特大赛在孟庄民俗文化生态园正式启动。河南电视台城乡时讯栏目执行制片人孟森先生,太康县文联主席高雷先生,第54、55届国际小姐模特大赛河南赛区组委会总导演,2016、2017太康县孟庄村晚组委会总导演,全国连锁鑫舞国际舞蹈培训总部艺术总监,2018太康县孟庄农民模特大赛组委会主席李云女士,太康县老冢镇孟庄行政村党支书于凯田先生,2018太康孟庄农民模特大赛组委会主任孟权先生以及中外名模出席本次活动。大赛主席李云、孟庄行政村村支部书记于凯田发表致辞、孟庄村民杜玉梅

  • 购买南红请注意!这个责任可不怪商家哦!

    现在大家都喜欢网购,在长时间的等待后,终于看到一个自己喜欢价格合适的南红作品,很多人都怕自己会错过,所以匆忙就下单了,但是等待实物到手后一看,颜色可以、款式也不错,就是大小和自己想得不一样,甚至根本不适合自己佩戴,回头看看网上的页面,文字图片都有说明尺寸,这就不能怪商家,只能说自己粗心大意了。对于购买者而言,即便是你看到了尺寸,也往往想不出来它到底有多大,因为自己对于尺寸缺少概念。商家标明的尺寸一般都会是最大值,而南红本身大部分体量都比较小,只是在拍摄的时候为了效果和突出细节,才让人看起来很大,

  • 恐怖故事:琴房倩影

    这个夏日的夜晚闷热难当,画了近三个多小时的静物,我的双眼有些酸痛了,这时同学小焦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嗨!该走了,快晚上十点了”我伸了伸懒腰揉了揉酸胀的双眼,“好!走,今天我请你吃西瓜”。我俩走出画室,最近上超写实静物素描课,课时三周,我画了一双草鞋,为了赶进度所以牺牲了很多课余时间,当然了为了专业上能够取得好的成绩,这点付出也是值得的,一分付出一分收获,天道酬勤吗,我相信老天会看在眼里的。我俩走到校外的超市,我挑了一个又大又圆的西瓜,付了账。“走,去哪儿吃?”我问道;“嘿嘿...千万别回

  • 陕西安康作家李永明新作:烤烟情(小小说)

    烤烟情(小小说)安康李永明炎炎烈日之下,一位老人正奋力的挖着烟苗地里的杂草。一场小雨过后,绿油油的烟苗间隙下疯长着野草,老人不紧不慢把地里的野草连根挖断,野草在地皮上一下子卷着叶子蔫了,烟苗下面一下子通风豁亮起来。这位劳碌的老者不是农民,而是一位五保老人。老人名叫惠全社,今年62岁,是一名分散供养的五保老人,他属于脱贫攻坚兜底户,国家给予生活补贴,不缺吃少穿,可老人不安现状,肯吃苦爱钻研,慢慢掌握了烤烟种植技术,成为一名“烟把式”。一天晚上,惠老汉摸黑找到村主任家里,屁股没暖热,就断断续续说明来

  • 恐怖故事:和蔼的老太太

    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红红又搬家了。她经常跟着父母搬家,每次到一个地方,住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又要搬家。红红觉得很孤单,她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刚刚和周围的人熟悉以后,她就要搬家了,所以,她根本就交不到交心的朋友。她时常会觉得孤单寂寞,也很羡慕那些玩的很好的闺蜜。她知道,这些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是自己交到了很好的朋友,也会因为自己的离开变得淡然。在离别的时候,还会让人觉得特别的哀伤痛苦。到后来,她索性把自己包裹起来,不再去结交朋友。她天真的以为,自己这样就能够减少伤心难过。可是,人始终是群居动物

  • 客厅山水装饰画案例分享,送给爱好山水画的你

    磅礴大气,寓意深远的山水画,历来是家居风水选择装饰和客厅沙发后墙挂画的首要之选。山水画“可观、可望、可游、可居”,一个人的文化底蕴和品行德性都完全表露在了青山绿水之间。山清水秀的自在舒适,带来的不仅仅是沉浸在山水画中自然风光的美景,扫去一天劳累和疲惫的心理,寄情山水感悟”天人合一“的境界,更有着山水画为客厅风水招财增运,添喜召福的,相铺相成的功效。那么你知道客厅山水装饰画怎么布置更好呢?小编为大家奉上客厅山水画如何布置法则,打算在客厅挂画,又不知如何布置的你千万别错过哦~(一)、客厅山水装饰画·

  • 自编自唱又自拍, 太有才了

    自编自唱又自拍,太有才了

  • 千亿99版人民币回收销毁,退市已经进入倒计时?

    新版人民币中,自99版人民币发行以来,版别和设计上有许多失误,央行近年来一直着力于99版人民币的回收工作。近年来大量99版纸币通过各种途径被集中回收起来,图为一些回收的散币。很多问题纸币被重新整理,工作人员把这些市场流通过的问题纸币进行统计。这都是一些比较繁重的统计工作,统计完的纸币进入传送带准备进行绞碎处理。百元大钞就这样被处理成圆柱形的“纸砖”,一块大约相当于人民币17000多元。直接焚烧容易造成污染,决定把这些碎纸用来做成纸浆或者作为发电厂燃料。千亿元的百元大钞就这么成了废纸,让人看着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