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嚣张狂女:至尊召唤师在线阅读

2017/11/19 18:46:42 来源:网络 []

小说:嚣张狂女:至尊召唤师

第003章 气脉被废

强者的世界?

待诸葛星夜离开房间后,床上安静躺着不动的人兀得睁开双眼,玩味的笑了,这才是她的世界,她最爱的世界。汇金地

从接受到的记忆中,星辰大概能够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以及她所处的家族情况,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世界,强者为尊的世界,简单而富有挑战,只是……

想到目前诸葛家所处的情况,即将面对的问题,诸葛星辰的柳眉就忍不住轻轻蹙了起来,撇开其他不说,诸葛泠然和诸葛星夜两人对她的关心和照顾让她非常受用,她也十分享受这种浓浓的亲情,因而,她并不打算袖手旁观,或者该换句话说,既然她已经成了诸葛星辰,那么她就有义务承担原来那“诸葛星辰”的责任。

司徒家。

隐藏在锦被下的双手死死的握紧,漆黑的眼眸微微眯起,浓郁的杀气流转期间,她清楚的知晓她这具身体死前曾经受到过怎样的侮辱和欺凌,以至于她现在只能从最简单的抬抬手动动脚开始练习,连一个正常人最简单的行为活动都变成奢望。

没关系。

她有的是时间,不急在这个时候,等她彻底蜕变之后,会慢慢的,一个一个的收拾掉那些与她作对的敌人。

诸葛星辰,你安心吧,我不会放过那些害死你的人,也会替你好好守护着你所在乎的诸葛家,一辈子……

想通了很多困恼她很多天的问题,星辰寒眸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坚定,深如一汪不见底的大海,随即点点兴奋慢慢侵占进去,没一会儿便将其完全占领。

快了。说明huijindi.com

很快了。

她可以感觉到再过不久,这具破败的身体就可以再次站起来,像个正常人一样四处活动,然这对星辰来说不够,远远不够。既然决定肩负起那重大的责任,仅仅恢复成一个普通的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她要成为强者,一个站在世界顶端的强者,只有这样,她才能兑现许下的承诺。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重重的呼出来,星辰双臂用力撑起自己的身子,坐好之后,星辰一手撩开锦被,然后凝神静气的盯着自己的十根脚趾,看着一根根脚趾慢慢灵活的活动起来,殷红的唇角微微上扬,就连漆黑的眼眸中都迸射出了浓浓的兴奋。

“或许可以试试看。”

尝试着抬了抬腿,从最初的没有反应到现在感觉到不怎么费力,星辰的脸色荡开了愉悦的笑容,决定下床走走看,看她是否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然后决定是否可以进行下一步的事情了。

“……”

双脚刚一沾地,星辰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能够站起来,额迹都忍不住沁出了一些冷汗,不过要她现在就放弃,休想。说明huijindi.com

“你可以的,星辰。”

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诸葛星辰握紧双手为自己打气鼓励道,然后尝试着迈动自己的右脚。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平行的两只脚始终没有挪动过一步,而星辰额头的冷汗越沁越多,隐隐沁透了她的衣衫,可是这并不打击她的自信心,她依旧咬着牙坚持着。

“噗通!”

又过了几秒钟,星辰两条腿都打颤发抖了,一直没什么反应的右腿终于有了反应,颤抖着往前迈动了一小步,然还没等她高兴,她整个身子就再也负荷不起的栽倒在地,手肘膝盖都擦伤了,溢出鲜红的血来。汇金地

“辰儿!”

“辰儿!”

刚一推门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诸葛泠然和诸葛星夜两人顿时惊呼出声,飞速的跑到她身边,将她小心的搂抱起来,轻柔的放到床上。

“都叫你不要太过心急了,你怎么还这样?”

看着星辰身上淌血的伤口,诸葛星夜剑眉紧紧皱成了一起,口气不善的斥责道,他没想到她竟然这样胡来,把自己伤成这个样子,所以现在的诸葛星夜真的生气了。

“大哥,我没事,只是一点儿小伤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

扬起甜甜的笑容,星辰动了动已经被包扎好的双臂和双腿,兴奋的说道:“我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刚刚还走了一步,大哥,你替不替我高兴?”

“你啊……”

实在没办法生自己最疼爱的妹妹的气,无奈而宠溺的揉乱了星辰的头发,低低的叹息一声。

“放心吧,我很快就能彻底恢复,然后就可以继续修习了,嘿嘿。”

她就知道自己这个哥哥不会真的怪罪她,不由浅浅的一笑,然后岔开了话题,谁知……她话刚一说完,原本脸上洋溢着笑容的诸葛泠然和诸葛星夜两人神色立马僵住了,原本发亮的眼睛也黯淡下来。

“那个……辰儿,就算你做不了剑士也没关系,快快乐乐的才是最重要的,哥哥保护你一辈子。小说:嚣张狂女:至尊召唤师在线阅读

想到星辰的气脉被废这件事,诸葛星夜眼底就泛起了沉痛之色,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让他一向要强的妹妹知道这样残忍的事实,只好如此安慰着。

“没错,辰儿只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就好。”

同样提及到伤心处的诸葛泠然也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星辰的脑袋,淡淡然的出声附和道。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敏锐的捕捉到自己父亲与大哥神色的变化,星辰轻蹙起眉头,低低的问道。

“没……没有,别乱想。”

强行压下内心的沉痛,诸葛星夜故作轻松的笑道,他知道他这个妹妹之所以那么努力的想要康复是为了什么,这让他无论如何也开不了那个口,告诉她不管她如何努力她都无法再成为一名剑士这样残酷的事。

“父亲你来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没有什么扛不住的,所以别隐瞒我,好吗?”

大哥这边是行不通了,那么她只好试试走自己父亲这条路,看是否能够得到自己的想要的答案,如果再不行,那么也只能等她好了之后再想办法了解情况了。网站huijindi.com

“辰儿……你的气脉被废了,这辈子都……没办法修习剑士了。”

尽管不愿意,但面对女儿那渴望的灼热目光,诸葛泠然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如实相告,说完揉了揉她的头,安慰道:“不管你能不能成为剑士,都是父亲的好女儿。”

第004章 召唤师之路开启

“气脉被废了?”

结束了一天的练习,星辰静静的靠在窗边,抬手把玩着手边的杯沿,低低的轻喃,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稍纵即逝,她怎么也没想到那司徒家的人竟然狠毒到了这个地步。

气脉被废,打乱了她原定的计划,星辰需要沉下心来好好想想,毕竟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无法继续修习剑士,那么她也只能考虑重新为自己选择一条道路。

剑士,弓手和召唤师。

这个世界上的三大属Xing职业,剑士和弓手两者因为气脉被废的关系,已经与星辰她无缘,那么她就只能考虑最后一条道路——召唤师。

不过根据她的记忆,五岁的觉醒仪式上,她似乎并没有成为召唤师的资质,没有精神空间力,无法召唤魔兽。

也正是因为这样,小诸葛星辰才会选择另外两个职业中的一个——剑士,可谁能料到,才刚刚九岁的她还未彻底成长起来就已经夭折,而继承了她身体的魅却因为她气脉被废了,不得不重新考虑召唤师这个职业,真是讽刺。

“精神空间力?”

手指一用劲,顿时那茶盏支离破碎,微凉的茶水趟过指缝,星辰嘴角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漆黑的眼眸中蓄满浓浓的兴味,就让她来打破这道枷锁吧。

“辰儿。”

听到这道声音,星辰脸上的表情立马垮了下来,颇有些头痛抬手抚了抚额头,她这个哥哥对她实在太过紧张了,自从见到她听到自己气脉被废后没什么反应后就异常担心她会做傻事,时不时就跑来她房间,名为关心实则是害怕她会……

“大哥,你又来了。”

门开的那一刻,星辰立马收敛了脸上的表情,扬起浅浅的笑容。

“这杯子怎么碎了?”

疑惑的看着星辰手边的碎瓷片,诸葛星夜心里“咯噔”一下,心怕自己的妹妹做傻事,但目前这种情况,他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以免物极必反。

“刚刚茶水太烫,不小心就……”

耸耸肩,猜到自己的这位大哥八成又想歪了,星辰既好笑来又好气,却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省得越描越黑。

“以后小心点儿,实在不行,你可以直接告诉大哥我的。”

不着痕迹的将那碎瓷片收拾到远离星辰的地方,这才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轻笑道,漆黑的眼睛里满是疼惜。

“大哥,你能给我找几本关于召唤师的书?”

知道想要马上改变自己大哥的想法不可能,星辰不着痕迹的拆开了话题,她现在迫切的需要了解那一诡秘的职业。

“召唤师?”

错愕的看着他这个妹妹,诸葛星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般的重复道。

“随便看看而已。”

在没有确定之前还是不要给其他人希望,万一,万一……何必再让他们承受一次希望破灭的痛苦呢?不如等事情确定后,她再给他们一个惊喜好了。

“嗯,那也好,哥哥帮你去找。”

眸色暗了暗,诸葛星夜双手忍不住紧了紧,但很快他就释然了,与其让他这个妹妹沉溺在过往的痛苦中,还不如让她找点儿事做。

“那就谢谢大哥啦。”

甜甜一笑,星辰站起身活动了两下筋骨,然后一步一步往床的方向走去,动作有些僵硬,也很是吃力,但大体上没什么问题,现在的她已经勉强能够自己在这个房间范围内活动,不过时间不能太长。

“好好休息。”

知道星辰需要休息了,诸葛星夜体贴的为她掖好被子,轻笑着嘱咐一声,这才转身走了,心里不免充满了疑惑,他发现他这个妹妹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莫名的,神秘莫测起来。

为什么星辰会突然对召唤师感兴趣了呢?

以前并没有发觉他这个妹妹对召唤师有如此浓郁的兴趣,那时候的她,一心只想着如何提升自己,对于剑士之外的事情她几乎都漠不关心,哪怕偶尔修习时受了伤,她也只是哭个两声,然后一抹眼泪就跑去继续练习去了,可是现在……

“怎么了?”

见自己的儿子站在女儿房门外冥思苦想的模样,诸葛泠然很怕星辰又出了什么问题,不由低低的出声问道。

“星辰让我给她找召唤师的书。”

兀得抬起头,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后,诸葛星夜这放下心来,低低的出声回答之前的问题。

“那很好啊,总比她做傻事的强。”

诸葛泠然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诧,但很快他就收敛了情绪,淡淡然拍了拍诸葛星夜的肩膀说道,他也不知道星辰为什么要召唤师的书,但不管因为什么,哪怕只是做个美好的梦,那也好过星辰从此一蹶不振。

“嗯。”

当星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哥哥诸葛星夜就已经将她要的书送来了,看着面前这几本全部有关于召唤师的书,星辰笑了,她那哥哥还真是……可爱。

“集中精神,默念咒语。”

随手翻开那本入门召唤师的书,星辰仔仔细细的阅读起来,许久之后,她合上书,仰躺在靠椅上,静静的合上眼睛,刚刚看过的召唤师召唤魔兽的咒语自然而然就流窜过她的脑海,忍不住跟着默念了起来……

兀得紧闭着双眼的诸葛星辰身上发出阵阵白光,仿佛与她身上的白光两相呼应般,遥远的天际也忽然浮现出数道七色彩虹,好像一座座虹桥,连接于天地之间。

星辰身上的白光猛然大盛,明亮耀眼,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尔后化作一道有如实质的光柱,冲天而起,整个天空,都在这白光的映照下变得有如世界上最洁净最晶莹的白玉,不断释放着皎洁却又柔和的光芒。

如幻如梦的景象浮现于半空之中,碧水蓝天芳草萋萋,弯弯曲曲看不见尽头,偶尔微风吹过,激起层层涟漪,令人不自觉沉沦进去。

蓦的,光影爆开,亦真亦幻的景色消失不见,光彩绚丽的光点如同一阵拖着炙白焰尾的流星雨般四处飞散,渐渐映入一团小小的黑影……

第005章 她召唤出来的竟然是……

一切发生的太快,也太突然,而身为当事人的诸葛星辰却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但她不知道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察觉。

“怎么回事?”

正在办公的诸葛泠然猛然停下动作,站起身走出书房,神色紧张的问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过来的诸葛星夜,漆黑的眼眸紧紧的看着不远处那光柱。

“不,不知道。”

忍不住拽紧了自己的袖袍,以此来克制住自己紧张激动的情绪,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搞错,会不会一切都只是一种幻觉,那……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吗?为什么……他心里竟然会有期待呢?

“去看看。”

在白光消散的同时,诸葛泠然迈步朝自己女儿房间的方向走去,飞快的步伐彰显出他内心其实与诸葛星夜存有同样的心思,只不过他的冷脸没什么表情变化而已,所以让人看不出来。

“咚!”

重物坠地的声音打断了星辰,缓缓的睁开双眼,就看到一颗巨大的七色彩蛋在自己的房间中央,眨眨眼,脑子很茫然,一时间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的房间里会有……一颗蛋?

“辰儿,辰儿。”

就在诸葛星辰还在思考着这颗不明来历的巨蛋时,门外响起了大哥焦急的声音,紧接着,门被打开了,两道身影先后进入她的房间。

“辰……”儿。

震惊的看着那颗巨大的彩蛋,诸葛星夜双眸瞪大,张大了嘴巴,竟然说不出话来。

“大哥父亲,你们来了。”

抛开脑子里的问号,星辰浅浅一笑,与两个同样被这颗大蛋震惊呆掉的亲人打招呼道,漆黑的眼眸静静的看着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彩蛋,若有所思。

“辰儿,怎么回事?”

回过神来的诸葛泠然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这才淡淡的开口问道,眼睛还是忍不住瞄向那颗奇怪的蛋,暗暗的想着:他的女儿房里怎么突然会多出个蛋来?

“不知道。”

耸耸肩,对于这颗突然出现的蛋,星辰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她知道的并不比他们多,甚至……还没他们知道的多。

“辰儿,你老实告诉大哥,你刚刚在房间里做什么?”

除了这颗蛋,冷静下来的诸葛星夜仔细看了一圈房间并没有看到什么魔兽,可之前他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召唤波动,不由轻皱着眉头,严肃的看着诸葛星辰的双眼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翻开了一下大哥带来的这些书,然后闭着眼睛温习了一下那召唤的咒语什么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大哥,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面对这样突然凝重的大哥,星辰轻挑了一下眉头,一边淡淡的开口,一边暗暗的思考诸葛星夜这样问的原因。

“那……你有没有默念过那个咒语?”

那希望的曙光似乎就在近前,只差临门一脚,诸葛星夜这个时候越发的紧张激动,不过他还是强行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追问道。

“好像……有吧。”

略微思索了一下,星辰不怎么肯定的回答,因为她也搞不清楚之前她到底是光脑子里想了还是有跟着念过,那种心神合一的状态实在太过美妙,以至于她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所以被诸葛星夜这么一问她自己也懵了。

“……”

对于星辰的回答,诸葛星夜惊愕与诸葛泠然对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但很快他们就被另一个可能事实雷得内外焦透,满头黑线。

“咚咚咚——”

见自己的大哥表情有些怪异,又没有再开口问些什么,星辰径自站起来走到那颗大蛋面前,抬手敲了敲,发出“咚咚”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显得异常的诡异。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玩意。”

又敲了两下,那颗蛋似乎都没有任何的回应,星辰有些失望的叹口气,漆黑的眼眸中溢满浓浓的兴味,她现在对这颗蛋里面的东西好奇极了,尤其是她差不多能够肯定这个蛋与她有关,极有可能就是她无意识中召唤出来的,只是……为什么是一颗……蛋呢?

“那个……辰儿,你……”

“大哥,我想你跟父亲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这个蛋八成有可能是我召唤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别人是直接召唤出来魔兽,而我却是召出一颗蛋。”

摸了摸七彩的蛋壳,星辰扬起头冲着父亲和大哥两人甜甜的一笑,耸耸肩说道,她现在能够明白为什么之前眼前这两个人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不过,她对这件事倒是很能接受,也许是因为这颗蛋是她召唤出来的,所以她有一种天然的亲和感。

越不合常理的东西越预示着它的不凡,因此,星辰非常期待这颗被她召唤出来的彩蛋破壳而出的那天,只是她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而且……

她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房间里不出门的,要成为强者,必然会出去与人战斗,与非常多的召唤师交手,那么一定会使用到魔兽,那时候万一这颗蛋还没有破壳,到时候就……

一想到那个滑稽的画面,星辰顿时囧了,好似一道惊雷劈下,将她雷了个内外焦透。

“怎么了?”

见星辰一会儿两眼放光,一会儿愁眉苦脸,诸葛星夜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好奇的问道,要知道自从他这个妹妹活过来之后,他就没看过她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连知道自己气脉被废了都不曾有过,因而他才会非常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宝贝妹妹露出这样一番苦大出生的模样。

“我在想它什么时候能出来。”

对于至亲的人,诸葛星辰觉得并没有隐瞒的必要,所以在听到诸葛星夜的问话后,她苦着脸如实的回答道:“我以后跟人对战,总不能召唤个蛋出来战斗吧,那多囧啊。”

诸葛星夜和诸葛泠然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也想到了某个囧人的画面,顿时肆意的笑开了:“哈哈哈哈哈哈……”

第006章 来找茬了?

黎明的曙光划破天际,新的一天开始了。

“嗯……起床。”

床上的人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双脚一蹬被子,兀得坐起身来,精致的小脸上荡开灿烂的笑容,漆黑的眼眸神采奕奕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困意。

“小家伙,怎么那么贪睡?还舍不得出来吗?”

简单的梳洗过后,星辰如同这段时间每天都会做的那样,召唤出那颗硕大的七彩巨蛋,然后仔仔细细的检查一番,看看它有没有裂痕,里面的魔兽有没有出来,可一如既往的,最后得到的答案都是一个完整的大蛋。

对于这个结果,她并没有失望,相反,越发的好奇起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魔兽,有时候忍不住产生各种猜测,不过最后又被她一一推倒,她才不相信这个蛋里的小家伙会是那么容易让人猜到的俗物。

“快点儿出来吧。”

看了看天色,觉得差不多了,星辰抬起小手最后摸了摸眼前的大蛋,满是希冀的开口说道,然后默念咒语,将它收了回去,然后稍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发现没问题后,这才推开房门走出去。

今天,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她恢复后第一次踏进学堂的日子。

“大哥。”

毫无例外,星辰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她的大哥,不由甜甜的一笑,欢快的跑过去,打着招呼。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宠溺的揉了揉星辰的脑袋,诸葛星夜忍不住轻蹙了一下眉头,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再次开口劝说他这个妹妹打消去学校的念头,他不想意外再发生一次,不想再经历一次最亲的人在自己眼前离去的痛苦。

“大哥……”

知道大哥不放心,但星辰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改变,而且……这也是她成为强者踏出的第一步。

“走吧。”

轻叹一口气,心知劝不动他这越来越固执的妹妹,诸葛星夜只好任命的带着她往学校走去……

“你就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个位置听课,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下课之后你可以单独……”

抬眼环视了一圈教室的情况,年纪不小的女老师就随手指了指最角落的位置示意星辰去做,两只眼睛里是掩也掩不住轻蔑,显然对于这个突然插班进来又没有实力的新生很有成见,甚至连一个正眼也吝啬给。

当然,这其中跟诸葛星辰曾经是个剑士没有任何召唤师的潜质却硬是要横插进他们班有一定的关系,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是司徒家的死对头——诸葛家的小女儿。

“……”

不等这个鼻孔朝天的老师将话说完,星辰就径自拿着书往她所指的座位走去,然后安安静静的翻看着新拿到书本,仔细的阅读起来,完全无视掉那老师恨不能杀死她的眼神。

她就是这样,别人敬她一尺她还别人一丈,既然这个老师要用有色的眼睛看她,那么她也就没有必要再客气,更不会将她那些所谓的客套话放在心里。

“你就是诸葛星辰?”

刚一下课,一道突兀的声音在星辰耳边响起,随即她正在看得书就被人抽走了。

“你是?”

柳眉轻挑了挑,星辰抬眸看向来人,很陌生的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如此完美精致的长相,如果她看过,星辰绝对不会忘记,所以她很肯定她没有见过这两人,之前的诸葛星辰也没有看过。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了?”

左边的男人不理星辰的问话,伸出一根手指对星辰指指点点,趾高气昂的质问道。

“然后呢?”

对于眼前这两个人,星辰对他们的态度一时间有些琢磨不透,但可以肯定的是来者不善。

“你跑到召唤师班级来干什么?你不是剑士吗?怎么又变成召唤师了?你召唤魔兽是什么?召唤出来给我们看看。”

见星辰的态度不温不火的,那个说话的少年脸上有些绷不住,忍不住连连质问,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柳眉微微皱起,很显然被人连番质问让她已经心生不悦了,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色,想她堂堂杀手之王,何时被人如此对待过,那些试图对她不敬的人,早就被她灭杀殆尽了。

“你,你想干什么?”

被那道寒光所慑,那双胞胎兄弟顿时感觉自己浑身宛如被人淋了一盆冷水,浑身透凉,一时间竟然连说话都不利索起来。

在这个学校,他们自然是听说过诸葛星辰的大名的,也了解许多关于诸葛家和司徒家的恩怨,对此,他们都只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热闹,哪怕听到诸葛星辰被司徒刚重伤致死他们也只是感叹一句“太弱了”,直到再一次看到诸葛星辰的出现。

而令他们意外的是,再次重归校园的诸葛星辰并没有继续学习剑士,而是来到了召唤师班级,这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他们可都知道诸葛星辰在五岁觉醒仪式上并没有任何显示,这代表她不可能是召唤师,然而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们从不知道诸葛星辰的眼神竟然这样冷……

“你们两个很搞笑耶,要找茬的人好像……不是我吧?”

微微收起眼神中的戾气,诸葛星辰一手托腮,好笑的看着已经噤声的双胞胎兄弟,一抹冷色闪过眼底,“这事嘛已经挑起来了,似乎不发生点儿什么的话,有点儿对不起围观了这么久的群众,你们俩说对不对?”

兀得站起身,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两下手脚,嘴角的笑意越来越灿烂,眼睛却始终没有一丝波澜,星辰一步一步逼近那两兄弟,而在她这惊人的气势下,那长相俊美的双胞胎节节败退。

“你,你想干什么?不,不要过来!”

于是乎,就出现了诡异而滑稽的一幕,找茬的人害怕的不断退后,而本该是受害方的一方却笑得Chun风满面,步步前进,显得是那么从容淡定,却又偏偏气势惊人,让人肝胆俱寒,恐惧不已。

第007章 两个大活宝

“你……你不要过来。”

四周的气氛诡异的宁静,好似一根针落地也能听见,而越是这种环境越让人紧张不安,尤其是在看到诸葛星辰那怎么看怎么稚嫩的脸上露出没有一丝温度的笑容后,作为当事人之二的双胞胎哥哥龙沐阳顿时更加慌乱起来,一面退一面口齿不利索的阻止星辰的靠近。

“嗯哼?”

停下脚步,星辰耸耸肩,不以为意的轻哼一声,屈起右手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身边的桌面,击出一连串清脆的有节奏的旋律,淡淡然的笑道:“我不介意你们自己过来。”

“你别太过分了。”

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双胞胎弟弟龙沐寒终于出声说了第一句话,浓密的剑眉紧紧蹙起,相比于他那个没大脑的哥哥,同为剑士的他对于诸葛星辰的了解就详尽的多,知道她是个天赋并不怎么高却异常刻苦修习的女孩,除了与司徒家族之间的恩怨外,他看不出她身上还有什么闪光点。

然而经历过那件事后,他终于看到诸葛星辰的真人了,第一眼就被那双深沉清明的眼睛震吸引住了,紧接着就是她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狂妄气质,想他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一个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人感到无形的嚣张,而嚣张之外又给人强烈的压力。

总之,诸葛星辰整个人都让他感觉到惊奇意外,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情绪,等到他从一连串的冲击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万万没料到他那个笨蛋哥哥竟然那么丢脸,居然被吓得差点儿腿软跌坐到地上去,而更让他意外的是,诸葛星辰似乎并不打算罢休的样子。

“我很过分?”

手下的动作一顿,星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静静的看着那个冷得跟块冰似的少年,低低的说道:“好吧,我就过分了,那又如何呢?”

“你——”

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干脆的承认了,龙沐寒被咽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愤愤然的瞪着诸葛星辰。

他从小就没他那没脑子的哥哥会说话,久而久之,他都快忘了怎么说话,而且他沉迷剑士修习取得不凡的成绩后,也鲜少有需要他多开口多话的时候。

“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滚,要么让我痛痛快快的打一顿。”

彻底将这双胞胎二人的情绪无视掉,星辰轻挑了眉梢,缓缓的说道:“我倒是很乐意你们选后者,在床上躺了那么久,浑身骨头都躺酥了,正好可以好好的活动活动。”

“咳咳咳,为什么我们的角色好像……对换了?”

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龙沐阳身为非常出色的一名召唤师之一,被一个刚上了一节课的新生逼迫到这种窘境,精致的俊脸涨得通红,但为了自己的颜面,他不得不挺起胸膛辩驳道。

“嗯哼。”

耸耸肩,星辰并没有否认,漆黑的眼眸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个……你是不是该敬业一点儿?”

被诸葛星辰那么一瞧,龙沐阳俊脸更加的通红,忍不住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更加窘迫的对星辰说道。

“你挺专业的。”

忍不住嗤笑出声,之前或许还有点儿气闷,现在她是真的气不起来了,星辰快走两步,一把将被拿走的书抢了回来,缓缓的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随手翻到刚才看到的地方,这才抬眸去看已经僵化的众人,淡淡然的说道:“这本书我刚看,你喜欢的话等我看完再拿去,现在嘛……抱歉,不行!”

“你……”

龙氏两兄弟彻底惊掉了下巴,他们好像是不是刚刚做了一场梦啊,不然怎么会经历这么玄幻的事情,难道她之前那么气势汹汹的与他们杠上不是要寻衅,而是……要拿回书?这也太……诡异了,哪有人用那样的方式取书啊?

“还有事?”

见那个话比较多的少年欲言又止的模样,星辰挑挑眉,好奇的追问道,好像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这让一干人齐齐绝倒在地。

“没,没了。”

嘴角抽搐个不停,龙氏两兄弟对视一眼,满头黑线的轻喃了一声,然后该干嘛就干嘛去了,心里非常后悔,今天怎么这么冲动,做出如此愚蠢丢人的事来。

“……”

见那两人表情十分难看,诸葛星辰挑了挑柳眉,觉得莫名其妙,摇摇头,继续看起手里的书,翻看起关于魔兽的介绍,希望能够从里面找到关于她召唤出来的那颗彩蛋的信息,也好想些办法早日帮它破壳而出。

“防御类……攻击类……嗯?”

诸葛星辰翻书的速度很快,也很有争对Xing,当然,有用的东西也全部被她吸收了,可是……翻阅了所有有关魔兽的介绍,她也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不由轻叹一声,合上了手里的书本,微垂着头靠在上面,闭眼沉思。

怎么没有呢?

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那些魔兽的图片以及相关的补充介绍,可没有任何一个符合那只彩蛋的情况,这让诸葛星辰既无奈又充满期待,然上苍似乎想要将惊喜留到最后,总一次次给她希望又一次次让她幻灭。

“哎……”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诸葛星辰兀得抬起头来,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Xue,轻叹了一口气。

“喂,你怎么了?年纪轻轻的,没事叹什么气?”

突然一道不算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惊得诸葛星辰差点儿从位置上跳起来,顿时不客气的丢过去一记刀眼,可当她看清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不由愣了一愣,迅速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你又来干什么?”

没好气的哼道,星辰冷冷的看着那个双胞胎之一也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的人,心里暗暗的思考着他又跑了找她干什么,难道……刚刚还没弄够?

被诸葛星辰那么一瞪,龙沐阳顿时觉得自己如坠冰窖,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了情绪,香香吐吐的开口说道:“那,那个……我,我们交……交个朋友吧。”

嚣张狂女:至尊召唤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嚣张狂女 或 至尊召唤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陈燮君:新时代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

    十九大报告讲到文化,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文化自信”,另一个是“繁荣兴盛”。也就是说,要坚持文化自信,促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怎样做到文化自信呢?怎样促进推动繁荣兴盛呢?主要是五个方面,首先就是要牢牢掌握在意识形态工作方面的领导权,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问题,推动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这五方面,我想既是对十八大以来的文化工作的全面总结,是一种经验的积淀,更是对我们新时代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一种战略性部署。要实现中国梦,真正从全面小康走到

  • 释延洞:禅是一种精神信仰 武是一种民族灵魂

    “以禅入武,以武修性”千百年来,许许多多的武术传说,各式各样的少林武术人物事迹和故事,给少林武学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少林功夫是少林禅武文化的精髓所在,功夫不仅仅有强身健体的自卫作用,也在关键时刻是为其所信仰的精神力量所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少林禅武文化是中国文化历史长廊积淀下来的文化成果,它的存在也是任何一种文化无法比拟和取代的。“禅是一种精神信仰,武是一种民族灵魂”这是释延洞大师对佛教禅武文化的一种诠释。释延洞大师在中外文化交流中,保持自己“以武弘法”的特色,渊源有自的文化结构和本位将禅武文

  • 【小楼七绝】林岫: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自有阳春

    林岫,字苹中、如意,书室名紫竹斋。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楹联学会顾问,中国兰亭书会顾问,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北京文史馆馆员。重读焦裕禄事迹感赋(二首)二〇一五年九月化雨无私国士风,乐忧二字古今同。披肝沥血清勤事,政绩民生第一功。*种草固沙艰苦甚,排忧抚困僻山村。愿官都学焦书记,爱是真诚民是根。兰溪采风行吟(二首)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深山灵境喜无尘,园果青蔬日日新。满眼常看花得意,胸中原

  • “杜甫很忙”的杜甫,居然和一个四川人一模一样?

    转自封面新闻其实我们看到的杜甫并不是杜甫这个故事,还要从1952年说起。当时周恩来总理收到莫斯科大学来函,希望中方提供素材,以完成大礼堂的世界各国科学家拼贴像。时任中科院院长郭沫若认为,李时珍和祖冲之最为合适,但遍寻汇集古人画像的南薰殿和《三才图会》,都没有找到这两位科学家的画像。周恩来总理指示,“画历史人物,找蒋兆和。”于是,这个任务落到蒋兆和身上。蒋兆和(1904-1986)出生在四川泸州,是20世纪中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当时,蒋兆和的人物画艺术造诣已经很高。李时珍从来没有过画像,样

  • 共赢2018——“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2018年会盛典完美落幕

    2018年1月16日下午2时许,在海南博鳌亚洲国际论坛会议中心,“洛贝集·我的超级英雄”年会为来宾们呈现了一场兼备视觉、听觉与味觉的多重感官饕餮盛宴。辰贝基金董事长兼洛贝集·辰贝爱心扶贫帮困基金发起人王华兵先生、辰贝基金董事总经理傅茹女士、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洛贝集商学院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区的洛贝集代理商、分销商们共享年会盛宴。此次年会不仅是对洛贝集过去一年工作的总结,同时也是在十九大精神指导下,对2018年洛贝集事业的展望,以及对未来珠宝新零售的发展指明新方向。洛贝集副董事长宋刚先生

  • 沉香素牌的寓意竟如此美好

    沉香,它是经过动物咬和外力的创伤、以及人为砍伤和蛇虫蚂蚁等侵蚀,或在受到自然界的伤害如雷击、风折、虫蛀等,或者是受到人为破坏以后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中分泌出的油脂受到真菌的感染,所凝结成的分泌物就是沉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沉香木是珍贵的香料,被用作燃烧熏香、提取香料、加入酒中,或直接雕刻成装饰品。沉香木又名沉水香。沉香木质硬,大多不沉于水,味微苦,燃烧时的浓烟散发出强烈香气,并有黑色油状物渗出。今天和风香堂跟大家谈谈沉香中最为特别的一种雕件:沉香素牌。说起来素牌这种雕刻形式,在历史上诞生的其实比较晚

  • 精工回纹珠-富贵不断头

    【精工回纹珠】工艺细致,精而细,细而清,是圆珠里简单而不失大气的一款,也被誉为“富贵不断头”的回纹雕刻件,高瓷果冻料,干净无暇,越盘越润,直径19mm,重:9.1g

  • 从许钦松山水画中的几个“度”,观其艺术创新

    许钦松,1952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8年获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跨世纪之星”荣誉称号,2007年当选当代岭南文化名人50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并担任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201

  • 故宫博物院藏丨大书家王铎来信,喜欢米芾书法睡不着觉

    清初大书家王铎行书墨迹欣赏《致梅公李年信札》,故宫博物院藏。此为米芾《行书三札卷》卷后王铎书法手迹,言其对米海岳书法欣喜欢爱,以至于喜爱的睡不着觉了。局部高清

  • 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台湾关帝关夫人与现代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

    (当代艺盟网讯)2018年1月12日,美国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受邀出席由台湾宜兰礁溪协天庙和中华关圣文化协会共同主办的台湾关帝·关夫人国际学术研讨会。美国夏威夷华文协会顾问蒋健先生作为嘉宾受邀出席并做发言。一起出席的还有夏华作协副会长连芸女士,夏华作协北京代表程稀女士,夏华作协特别助理沈璐小姐,夏华作协日本代表、读卖新闻驻台湾代表牧野田亨先生等。蒋健先生代表夏威夷众议院议长与夏威夷华文作家协会顾问佘贵人先生和会长叶芳女士感谢会议主办单位的邀请,佘议长因另有会议,叶会长因病未能参会均表遗憾,并预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