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穿越之极品小农女在线阅读

2017/11/25 0:58:15 来源:网络 []
书名:穿越之极品小农女
第1章 致:我深爱的大姐

在写这个文的时候,最初文中李家四姐弟就是以我自己四姐妹为原型而创作的,文中有很多我童年生活的影子。推荐huijindi.com

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文文还没有完结,竟就遭遇了最最亲爱的大姐生病离世的巨大伤痛。

大姐坚强、宽容、聪明、漂亮,她是我们全家的主心骨,我们谁也无法接受她就这样离我们而去的事实。

当医生宣布抢救无效,让家属进去看看时,我第一个冲了进去。

我看着我那整洁漂亮的姐姐,因抢救而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鼻子、嘴巴因流血而塞满了棉花,肚子胀得像怀孕六七个月大时,突然有一种不真实感。

我的姐姐,她怎么可以年纪轻轻的就离开人世?她曾经吃过那么多的苦,怎么可以什么也没享受到就与世长辞?我们四姐妹是那样的亲密无间,她怎么舍得离开我们?

我最最无法接受的是:我的姐姐,怎么可以死得那么的凄惨?

看着她静静地躺在那里,曾一度以为自己只是在作梦,小说电影中常常看到的台词,竟不断在我脑海里徘徊,这一刻我多么希望自己只是在做梦!我禁不住天真地期待奇迹,也计下一秒我最亲爱的大姐就会坐起身来,用她一惯温和的模样冲我微笑。

可现实终究是现实,怎么会有奇迹?再不舍再痛苦再不想接受,我的大姐还是离开了我们!

大姐离开了,她还在生病的时候我告诉她自己在写小说,而且通过了星级作者的评估,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她当时发自内心的微笑。

她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还在说:要是我出了事,我不敢想像爸妈怎么办?

她说:就让我一个人承担了所有一切吧,让你们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她躺在病床上伸出自己的肿胀得粗了两倍的五指,在自己眼前轻轻晃动,说:看不见了。说明huijindi.com。。。。

她说:我嘴里好苦!当我们喂她喝水时,寡淡无味的水却让她大为惊叹:怎么这么甜呀?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水!

她说:我想吃西瓜,我想吃苹果。。。穿越之极品小农女在线阅读。。。

她说:我的头疼得在炸了!

她说:我好辛苦!

她解不出大小便,折腾了许久,四五个人帮忙还是没办法解出来,她急得湿了眼眶,却默默地忍住。。。

她后来已经不大能控制自己了,把给她漱口的水给吞了下去,可笑我们还在那里一声声地催促她快点吐出来。原文http://www.huijindi.com/我可怜的姐姐,急得失声痛哭。她心里得有多难受呀!

她输血小板过敏,浑身打摆子一样颤抖,止都止不住,惧冷,高烧。。。。。。说明http://www.huijindi.com/她的眼睛睁得那样大,是我所从未见过,可笑我当时竟然没有语言可以来安慰她,可笑我直到她逝去,才明白,那样的眼神里面满含的是多少恐惧。。。。。。

谨以此文献给我刚刚离世的最最亲爱的大姐!姐姐,你永远是我的骄傲!你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第2章 重生了

东方微微浮现一丝鱼肚白,一个身形瘦弱的女子,步履蹒跚地走在满是荒草的小径上。说明huijindi.com

她双眼空洞无神,一脸茫然,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甚至不知道自己存在于这个世上空间有何意义。

脑中不断回想起婆婆那张鄙夷、嫌弃的脸,那指着自己鼻尖恨不得将自己拆吃入腹地痛骂声:“老娘就是养头猪,三年了也该炼一塘好肥料,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赶紧的给我滚,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妈,求求你别赶我走,做饭洗衣打扫,我什么都会干……”

回应她的是一口浓痰迎面吐在脸上:“我呸!老娘要的是儿媳妇,要的是孙子,会干活有个屁用?”

提到孩子,她悲从中来,泪水夺眶而出:“妈,当初我不是没有怀过,是杨圆在外面玩女人被我发现,还推得我摔倒……”

“哈?”那妇人激动地跳起来破口大骂:“不知羞耻的贱货,谁叫你小小年纪就会勾引男人?若不是你使出那些狐媚子的手段,我们家圆圆怎么会娶了你这样的乡下泥腿子,让亲戚朋友笑话?我告诉你,别想把流产的事推到我儿子身上,男人嘛,玩就玩了,你吵吵什么?摔掉了孩子那是你活该!现在我们家圆圆不要你了,你给我滚,否则——老娘弄死你!”

那似要择人而噬的凶狠眼神吓得她一个咧咀,不是的,不是她勾引杨圆的,明明是杨圆引诱了自己,自己不是狐媚子。。。。。。她有苦难言,嘴唇嚅动着,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因为自己农村人的身份,又被杨圆引诱怀了孩子,本就失了妇道。杨圆家人看不起自己,甚至连婚礼都不曾举办过,自己无名无份地跟着杨圆才过了半年,杨圆就开始在外面勾三搭四,那次更是把女人领到了家里,被自己当场撞破,自己气得要找那女人撕扯,杨圆非但不帮自己,反而帮着那个女人把自己推倒在地,流掉了孩子。

因为婆家怕沾染上穷亲戚,不允许自己与娘家人来往,自己已经被迫和娘家人决裂了,现在杨家人要赶自己走,她一个没文化没本事的女人家,能上哪儿去呢?

心里像针扎一般的难受,未来一片迷茫,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她是那样无助、凄惶,又羞又悔,为自己曾经的天真单蠢,为自己的爱慕虚荣,更为了自己轻易将自己的身、心交付!

突然她眼前出现一个俊郎白皙、风度翩翩的身影,就像溺水的人面前突然出现一块木板,她急急地奔过去,满怀期待地叫:“杨圆——”

“哎哎哎,你给我站住,别碰着我!”那男人一脸嫌弃地急忙嚷着,仿佛她是毒蛇猛兽一般生怕被她碰到,冷冷地斜倪着她:“病病歪歪的,晦气!”

她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还是那个对自己甜言蜜语、温柔殷勤的男人吗?心,似被一把钝刀狠狠地绞动,三年前的种种,竟恍如隔世,想要哀求的话突然就像被堵住了似的,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她仿佛看见了杨母兴灾乐祸的笑脸,仿佛听见她用无比得意的声音说:“圆圆,快赶这贱女人走,别跟她废话!”

然后她看见那个男人冷冷地望着自己,嘴唇蠕动,脑子里像有千万只蜜蜂在嗡嗡地叫首,她听不清他说了什么,直到他不耐烦地冲进房间把她的两件衣服扔到她身上,她才愣愣地回过神来,她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你——要赶我走?”

然后她看见那个男人鄙夷的笑容,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没错,你瞧瞧你这个样子,三天两头的病病歪歪,哪里还有点当初的模样?看着都叫人倒胃口!再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生不出来,也就不能怪我绝情了!别想再哭天抹泪,也别以为我会回头,我老实跟你说吧,菲儿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你不走,她怎么进门?所以,趁着我还有点儿耐心,赶紧滚,否则——”

犹如晴天霹雳轰然炸响,她木然的被杨母推出门,狠狠地摔倒在地,也感觉不到疼痛。很久很久以后,她如行尸走肉一般爬起来,毫无方向感地胡乱朝前走。

她就那样魂不守舍地踉踉跄跄地走着,不知不觉间竟走上了小径与铁路交叉处而不自知,直到一声尖锐的“呜——”声传来,这才如梦方醒。

她惊诧地抬头,只见一列绿皮火车发出“哐且哐且哐且……”的声音快速向自己冲来。这一刻她竟完全忘记了害怕,她只是茫然地驻足,,就这样望着那有如最凶狠的恶兽一般向自己愈逼愈近的火车。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短暂的一生,之前的种种在脑中像放电影似的不断涌现:小时候不爱学习,偷懒耍滑,长大后因为自己长得漂亮,眼高于顶,对所有人不屑一顾,终日只想嫁个城里人,过上好日子,后来……这样也好,这一辈子自己错得太多,痛苦太多,悔恨太多,如今天大地大竟没有了自己的藏身之处,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局,她扬起了一抹解脱般的笑容,缓缓阖上了眼睛……巨大的冲击力扑面而来,短暂的痛苦后,终得解脱……

李秋月缓缓睁开眼睛,自己不是被火车撞了吗?怎么不觉得疼?她茫然地抬头四顾,发现自己躺在铁路中间。她摇摇晃晃地挣扎着试图坐起来,突然发现身子竟似毫无重量一般轻飘飘的。

原来,自己现在只是一缕魂魄,而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李秋月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尸首,自嘲道:原来我已经死了!她闭上眼睛苦笑:死了好,死了就一了百了!

从清晨等到了下午,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不惧怕阳光,而且也没有牛头马面来勾魂,甚至自己的灵魂还变得很轻,可以到处飘来飘去。

皱眉看了眼自己的尸首,已经被火车轧得面目全非,实在难看!可她就是不想离开自己的身体。

很久以后她的尸体终于被人发现,然后来了很多穿着制服的人,围着她的尸身指指点点。她看到一个穿着奇怪的将全身包裹得严丝合缝的人,看着那人将自己的尸骨一一捡起来装进一个塑料袋中,然后他们上了一辆车。

李秋月无处可去,下意识的便循着那车追去,她先是与车并排飘荡着,后来觉得无聊干脆纵身一跃,跳上了车顶。

车子进了警察局,她呆呆地看着人们进进出出的忙碌的身影,心中纳闷:为何黑白无常还不来呢?

就这样又过了两日她突然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原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的亲人,她那满面皱纹两膑斑白的老父亲,曾经拿着扫把要将自己赶出门的大妹,总是怯怯的温柔羞涩的二妹。他们不是说与自己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父亲严肃冷厉的脸上布满了悲伤,在得到消息的那一瞬间就仿佛老了十岁。两个妹妹情绪悲愤,扑倒在自己的尸体前哭得撕心裂肺。

她们不是很讨厌自己吗?为什么竟会这样的悲痛?后来秋月才终于明白,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什么都没法斩断的,不管你做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不管你如何让他们伤心、失望,可到最后,这份亲情仍旧是难以割舍!

泪水模糊了秋月的视线,她焦急地跑上前去,想拉住他们的手,大声地跟他们说自己知道错了,自己早就后悔了,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只是一缕魂魄!

秋月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们为自己的离世而悲伤、痛苦,最后看着他们将自己的尸体千里昭昭地运回故土安葬。为了运尸回乡的这笔钱,大妹和丈夫大吵了一架,甚至还动了手,被那个男人打得鼻青脸肿也仍坚持要让她这个姐姐的尸首入土为安。

二妹被婆婆骂得抬不起头,却仍一个劲地求她丈夫求她婆婆,被骂得一个劲地掉眼泪。

李秋月始终跟随着他们,看着几个月来,父亲因白发人送黑发人,终日郁郁寡欢,导致疾病缠身。看着大妹和丈夫过着貌合神离吵吵闹闹的日子,贫穷而苦闷。二妹被丈夫一家欺负、打骂,甚至眼睁睁看着二妹夫毫不避讳地在二妹面前和别的女人勾勾缠缠……

她的心有如刀绞一般,她只觉得一阵蚀骨的悔恨令她痛不欲生。原来就算骂得再凶,说再狠的话,到头来会在意自己的仍然只有自己的亲人呀!

可是她都做了什么?小时候对妹妹们非打即骂,干活偷奸耍滑从不晓得为爸妈分担,长大后嫁了人更是对爸妈不闻不问,从没有尽过一天做女儿的义务。

而如今,爸爸和两个妹妹的穷困、痛苦,这一切都是她作的孽呀!

深深的悔恨,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的心,如果自己当初对父母和妹妹好一点,如果自己当初不贪慕虚荣,不跟着那个男人进城,所有的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她的魂魄就那样飘泊着,无法解脱。被悔恨折磨的心,使她某一天突然萌发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她突然想要学习,想要变强,如果能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必要脱胎换骨,做一个孝顺父母,友爱弟妹的好姐姐,她还要让亲人都过上好日子。

时间一天天地逝去,她独自飘游于世间,成为一缕孤魂,无法转世投胎。

她每天在这个世间转来转去,看着众生万象,见识了很多人生百态,学习着各种知识。时间一晃就过了20多年,来到了2012年12月12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

这一天她正站在一座大厦之上,俯瞰大街小巷中川流不息的人流,突然天际射下一道红光将她整个笼住,她惊骇地瞪大眼睛,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这样消失在原地。

 再次睁眼,李秋月打量着眼前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自己的眼睛。

这黑糊糊,看不出原本颜色,上面打了好几个补丁的蚊帐;这低矮的房顶,身下躺着的所谓的床其实是一个又硬又热的大谷柜;还有盖在身上的这红色碎花的棉布被面……

这地方分明是自己老家的样子呀,她们家因为穷没有足够的房子住,她们三姐妹一直是睡在阁楼的谷柜上的。

那被面是自己母亲嫁给父亲时外祖家的陪嫁,跟着母亲过了许多年直到母亲身故也舍不得扔,每回清洗都是小心翼翼的,破了就打个补丁……

那谷柜床,自己小时候还因调皮,半夜从床上滚到了楼板上来……

李秋月颤颤巍巍地下床,阁楼上还放了许多坛坛罐罐,然后一架长长的木梯通向楼下。好多年不曾爬这种楼梯了,她生怕掉下去,紧紧地抓住梯子的两边,小心翼翼地向楼下走去。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母亲和父亲睡的那张沉重古朴的大床,床很高,床边还摆着一张木头做的脚凳。

再往前走,是灶屋,灶屋与父母的睡房之间用碗橱和一道帘子隔了开来。灶屋当中一个泥砌的土灶,靠墙的三方各摆放了一张长条的较宽的木凳。土灶上方从楼顶上垂下来一根粗粗的铁链,铁链下方挂着一个铁丝做的圆方形的篮子,是乡里人用来烘烤东西用的。

出了灶屋,是围起来的一个小小院子,院里正中是一个大坑,里面堆满垃圾和雨水,散发出一股臭味。这是前世家里用来沤肥的池子呀!

出了庭院,三棵枣树迎风摇曳着,那枣树上此时挂满了小小的还没成熟的枣子,旁边还有一株李子树和一株桃树。

“月儿,都啥时候了你咋还愣着呢?该去打猪草了!”随着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转瞬间一个30出头五官清秀的农妇就出现在秋月面前。她身段苗条高挑,一头长发辫成两条粗辫子从耳后伸到肩头,这不是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吗?

妈妈?她不是早就去世了吗?再见早逝的母亲,李秋月心中百感交集,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也说不了口。她这是在作梦吗?可这梦为为什么这样真实呢?母亲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熟悉的声音,每一个表情,说话时的语气……

凌英看着呆愣愣的大女儿着急地叫道:“还发愣呢?快点儿,你是老大,领着弟弟妹妹打猪草,把咱家的两头猪喂得肥肥的,过年才好杀猪吃肉喱。”说着她担上箩筐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秋月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答应道:“哎,知道了!”难道是老天终于听到了自己二十多年以来的悔恨和祈祷,真的再给自己重活一世的机会,让自己可以弥补前世的过失吗?

就在这时又从外面进来一个三十多岁身量不高却浑身肌肉,肤色黝黑的汉子,见了秋月眉毛皱得紧紧的说道:“咋还站着呢?再偷懒的话看我不削你!”

这,这是她的父亲呀,还年轻的父亲!秋月望着尚还年轻、充满力量的父亲,眼泪差点儿涌了上来。幸好李青山进门拿了锄头又匆匆离去了,是以并未发现秋月的反常。

秋月眼中又酸又涩,前世,正因为自己这个不孝女儿,竟害得父亲伤心难过,抑郁而终啊。

这一刻,秋月终于确定自己真的重生了,回到了自己小的时候。望着父亲的背影,她暗暗发誓,这一世,自己再不会像上辈子一样不孝,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穿越之极品小农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极品小农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孩子他爹不安分1章(第1章 一千万的卖身契)

    原标题:孩子他爹不安分1章(第1章一千万的卖身契)小说书名:孩子他爹不安分第1章一千万的卖身契“康小姐,到了。”康雨霏有些恍惚,‘司机’何律师说话她才惊觉已到,轻‘哦’了声。“康小姐,我就不上去了,楼上右边第一间便是主卧……”何律师说着就离开了。康雨霏怔忡的站在台阶上,看着面前这栋三层的欧式别墅,木然地看着何律师上车离去。一个月前,康雨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本来挺高兴的,可是回到家,却发现妈妈倒在厨房里。原本以为的重感冒结果却是急性白血病。入院后,一边进行化疗,一边寻找适合的骨髓,眼看着妈

  • 嫁入豪门1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 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

    原标题:嫁入豪门1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小说名称:嫁入豪门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1章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听好了桑梚(wan),你是桑家的女儿,如果今晚你不乖乖替你姐姐出嫁,你应该知道后果。”“从现在起,桑家没有桑梚这个人,你就是我的大女儿桑婉。”桑梚独自一人战战兢兢地站在这个巨大的卧室中间,身后就是贵族蓝的皮革沙发,可是她不敢随便坐下,这尽显贵气的空间优雅至极。细节中不乏绅士的儒雅和贵族的奢华,房间的主人一看就是对生活品质要求极高之人。可是作为新娘的她,并不属

  • 爱在心头宠入骨1章(第1章 这约炮渣男不对啊)

    原标题:爱在心头宠入骨1章(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小说名:爱在心头宠入骨第1章这约炮渣男不对啊夜,晚风徐徐,霓虹闪烁。林小鹿记着好友提供的地址,一路打车来到了位于M国最繁华的商业区。帝帆六星酒店,灯光璀璨,奢华无比,能在这里消费的无一不是上流社会的名流人士。林小鹿付账下车,站在大门口做了个深呼吸,这才步入这家富丽堂皇的六星酒店。她进入电梯,直奔顶楼的3288号套房。3288套房,是帝帆酒店32层最顶楼也是最豪华的总统套房,装潢恢宏大嚣又不失雅致,除了特定的权贵人士,一般人哪怕再有钱也定不下这间

  • 我爱你,不死不止1章(第1章 我等不及了)

    原标题:我爱你,不死不止1章(第1章我等不及了)小说名字:我爱你,不死不止第1章我等不及了M市。华灯初上,星光璀璨。一辆加长版的林肯停靠在君悦国际酒店的门口,候在门口多时的经理疾步上前,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主动的拉开了车门,随着指引的手势,欣喜的声音传出:“叶总,这边请。”叶霆琛眼光深邃,如同大海一般深不见底,一张薄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朝着经理微微颔首,紧接着一双颀长的双腿从车内迈了出来,一身合体的衬衣西裤令他更显挺拔。酒店经理仍旧笑得谄媚,叶霆琛看了一眼他,很快移开了视

  • 情到深处狠狠宠1章(第1章 还要装不认识)

    原标题:情到深处狠狠宠1章(第1章还要装不认识)小说书名:情到深处狠狠宠第1章还要装不认识初晨的阳光,透过大气尊贵的落地窗暖暖的洒了进来。总统套房里意大利玫瑰大床上,白小艾的意识缓缓清醒过来,浑身的酸痛感排山倒海般地传入大脑,清晰得令人害怕。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看着眼前这豪华的卧室,有一种梦在异乡的感觉。她身体动了动,想要舒展下酸痛无比的四肢……偏头看去,一张俊美得令人窒息的属于男人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深邃的脸部轮廓,浓黑而硬朗的眉宇,紧闭着的眸,线条完美性感的薄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

  • 薄情好幸孕1章(第1章 惊喜的礼物)

    原标题:薄情好幸孕1章(第1章惊喜的礼物)小说:薄情好幸孕第1章惊喜的礼物C市唯一一座七星级豪华酒店,高耸的建筑直入天际,奢华至极的风格,专属世界名流和尊贵人士的下榻之处。站在最高层的顶级总统套房,足以俯瞰这城市所有的繁华,睥睨天下,掌控着整个商业帝国。皎洁的月光,如水一般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倾泻在没有一丝光亮的豪华房间。好热!突然,传来了女子娇柔的嘤咛,轻若的声音仿佛一株盛放在午夜的蔷薇,充满了迷人的魅惑。渐渐地……女子有些喘不过气,声音愈发的痛苦。好黑!这是哪里?她到底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双腿双

  • 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章(第1章 顾婉雪,生日快乐)

    原标题:小妻不乖,总裁霸爱1章(第1章顾婉雪,生日快乐)小说名字:小妻不乖,总裁霸爱第1章顾婉雪,生日快乐顾婉雪泡在按摩式的洗浴缸里,哼着不成调的歌曲。她的头发被随意的挽起,只有几根黑色的发丝被水沾湿贴合在脖子上,更衬出皮肤的白皙。顾婉雪全身心的放松,因此丝毫任何没有警惕,以至于她没有发现一直紧闭着的浴室在这时被打开了。直到门被关上,顾婉雪转头一看来人的面容失声叫了出来。然,慕轩宸却更快的走到她的面前,一只手抱住她,更用一只手掌捂住了她的唇。而他的唇则是贴合着惊慌失措的顾婉雪耳朵,“顾婉雪,生日

  • 风雪共白头1章(第1章 被丢弃的小猫)

    原标题:风雪共白头1章(第1章被丢弃的小猫)小说名称:风雪共白头第1章被丢弃的小猫夜色已深,Z城最大的销金窟“金醉”霓虹闪烁,正是最为热闹的时候。豪华包间之中,杜亦宸看着眼前的女孩眉头轻皱,弹了一下手中的雪茄,“多大?”“十八。”张小爱立刻开口,双手死死地捏在一起,掌心都是薄汗。软糯的语气之中带着几丝不安,听上去有几分楚楚可怜。成年了?看着张小爱那青涩瘦弱的样子,杜亦宸的眉毛轻轻的挑了一下,将手中的雪茄摁灭,并没有再去纠结年龄的问题,而是从桌上拿起了一杯红酒,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打量起眼

  • 大叔别说话,吻我1章(第1章 她不干净了)

    原标题:大叔别说话,吻我1章(第1章她不干净了)小说:大叔别说话,吻我第1章她不干净了雨,稀沥历的下着。不到5°C的温度让原本就不太喧哗的街道,变的更加冷清了。穆井橙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雨水打湿了她的脸颊,单薄的衣服紧紧的帖在身上,魂魄像被抽离了身体一般,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昨天晚上的事情,像恶梦一般在她的大脑里一遍一遍机械性的回放着。那漆黑的房间,阴冷的手掌,还有自己可怕的喘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喝完一杯果汁之后睡着,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醒来,但是她清

  • 爱妻一百招1章(第1章 进错房门)

    原标题:爱妻一百招1章(第1章进错房门)小说:爱妻一百招第1章进错房门耳边吵杂的声音渐渐地远去,慕青瓷只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飘,由别人扶着,摇摇晃晃的上楼。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爱情长跑了四年,终于修成正果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微醺的脸上配着那娇艳的笑容,让她此时看起来格外的迷人。许是真的有些醉意了,她甚至没有察觉到,扶着她那人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周围的一切都渐渐地有些模糊了,连带着脚下的路,也一晃变成了好几条。吱呀……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慕青瓷被人扶着走进了房间,随后身体被直接丢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