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老公我爱你在线阅读

2017/11/25 1:02:44 来源:网络 []

小说:老公我爱你

第一章 身世

安小妮是Z国最大组织青龙堂的大小姐,不久之前,安小妮认识了一个改变她一生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慕容枫。版权huijindi.com

慕容枫是慕容集团的总裁,而慕容集团便是全球黑道的帝国大厦,慕容枫便是这帝国内桀骜不驯让人惧怕的王者。

慕容枫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女人,这个女人叫做宋茜儿,宋茜儿却也有自己不能说的身份,那就是青龙帮老大安天齐派到慕容枫身边的卧底。

二十年前安天齐将青龙堂和宋氏血洗,并将宋家的两个女儿留下,大女儿就是宋茜儿,被安天齐培养成了一个顶尖杀手,在潜伏在慕容枫身边的时候,却查到了当年宋家被血洗的真相,宋茜儿也发现了自己爱上了慕容枫,决心找到失散的妹妹宋小妮的她找到了安天齐,不想却被安天齐陷害,被安天齐杀死,死时手中握着自己唯一的妹妹的照片,而这个妹妹,就是安小妮。

然而这一切慕容枫和安小妮却并不知情,慕容枫为了给宋茜儿报仇,故意接近安天齐,并威胁安天齐,让当时已经有了未婚夫的安小妮做自己的情妇。

陆氏集团是Z国财力雄厚的财团,手中掌握着Z国的金融行业命脉,有人说只要陆氏的脚抖一抖,那Z国的股市便会刮起一阵飓风。

而陆氏金融的总裁便是陆居烨,安小妮的未婚夫,两家早已在十年前定下了婚约,如今只差一场世纪婚宴。然而安小妮的未婚夫却为了自己的利益将安小妮拱手让人。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安小妮和慕容枫逐渐被彼此吸引,安小妮却依然觉得慕容枫是自己的仇人,一直想要杀死慕容枫,而谜底也一天天被揭开。

威利抓起安小妮便往医院的太平间走去,威利是慕容集团内最得力的顶尖手下也是慕容枫最信任的手下。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安小妮惶恐的看着冰冷的太平间颤抖的问道。

 “见一个人!”

 威利抓着安小妮直接的将她甩在了一个玻璃柜前。

 安小妮扑在了冰凉的玻璃柜上,她看见了玻璃柜内躺着一个安静而苍白的女人,那女人就如同沉睡的天使般!

 “她是谁!”安小妮忽然问道

 “你不是一直好奇茜儿是谁吗,茜儿就是她!”威利低沉的说道,站在这里,她刚刚的暴躁脾气竟然也就消失了。

 “她就是茜儿,慕容枫的未婚妻!”安小妮的眼睛一下只就模糊了,原来唯一在慕容枫心底的女人,竟然是这么可人的女孩。

 “对,而且她还是你的姐姐!”

 “什么……”

 威利的话让安小妮震惊了,她僵硬的回过头看着威利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威利回答道:“我说的是,宋茜儿是你的亲生姐姐,你不姓安,你姓宋!安天齐是你们的仇人!”

 “你到底在说什么?”安小妮煞白了脸,瘫坐在地上。老公我爱你在线阅读

 “你就认真着点听我说!”

 威利站在宋茜儿面前,看着坐在地上的安小妮道:“枫为什么会来Z国,并且开始一直的折磨你,就是因为安天齐杀了宋茜儿!枫要报仇!所以他才会设计圈套找上你,可慢慢的,他发现了宋茜儿的死,竟然和二十年前乔家被灭门的惨案有关联!”

 “父亲杀了茜儿!不,这怎么可能!我又怎么可能是宋茜儿的妹妹!”安小妮不相信的否认了。

 “为什么不可能,因为安天齐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不管你信不信都可以,你和宋茜儿的DNA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血缘关系,那检测报告书就在枫的书房里!”

 “我能信你们吗?我活了二十几年,忽然有人来告诉我宋茜儿是我的姐姐,我的父亲安天齐是仇人!我能信你们吗!”安小妮忽然崩溃的抱着脑袋尖叫道。

 “这对你打击会很大,所以枫并不打算告诉你!可现在这状态我必须告诉你了,因为安天齐已经在利用你!哦不,也只能说他一直的在利用里,威胁宋茜儿杀慕容枫,现在宋茜儿死了,他就在利用你了!”

 “不,这不是真的……”安小妮今夜所受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她承受不了的尖叫着!

 威利继续说道:“安天齐不止杀了你的父母和姐姐,更是杀不折手段的杀了慕容枫的母亲,乔夫人!你觉得慕容枫冷傲,可是你知道他为何而冷傲,你知道他十岁的时候,他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么?你知道他这二十年来表面风光,可没有人看得见的内心多脆弱么!”

 “不要说了,我不要听!”安小妮哭泣道。

 “笨蛋,枫他爱你!”威利怒叱道。

 “你们都是骗我的……”安小妮忽然抱住耳朵拔腿朝着医院外狂奔,她只知道她的心快碎了,从刚刚她开枪的时候,她看见慕容枫苍白的脸的时候她的心就碎了。如今威利又告诉她这些,她只知道她被压得快疯了!

 威利不管安小妮是不是承受不了,她一定要告诉她全部的真相,她要代替慕容枫告诉这个笨蛋女人的所有真相。

 她需要真相!

 很快的威利告诉安小妮的真相,与安天齐告诉她的那个所谓的真相那可真是天然之别,安小妮苍白了脸,她的头疼的欲裂般。老公我爱你在线阅读

 “我带你先找寻真相的第一步!”威利忽然再度抓起安小妮直接的回了慕容山庄。

 回了寂静的慕容山庄,安小妮直接的进了慕容枫的书房,她颤抖的翻找着威利所说的证明她和宋茜儿之间的血缘关系的文档。

 很快抽屉里,一份文件吸引了安小妮的眼光,她颤抖的手抓起来,一下只就看见了她和宋茜儿的名字并排在一起,以及白字黑字的权威部门给出的鉴定,她与宋茜儿的血缘关系是无需质疑的!

 “咚!”文档掉在了地上,安小妮的脸苍白一片,她似乎一下只就明白了,慕容枫明知道她想杀他,却一直的装作不知道的留他在身边的意图!

 “混蛋……将自己藏得那么深干什么,说什么你想好好的爱我了!”安小妮嘶哑的哭嚎声音回荡在慕容山庄的黑暗里,有那么一丝的凄凉,到底在她的身边还有什么是真的!

 威利站在书房门口,她摇摇头的看着安小妮,她忽然也觉得安小妮很可怜,她身边所有的一切环境,不过是她那个所谓的父亲给她营造的一个假象而已。

 “小妮,和我回医院,看看枫吧,他对你是仁至义尽,你对他是有歉意的!!”威利走了过来看着满脸泪痕的小妮说道。

 “我欠他的!”安小妮失魂落魄的说着。

 “对,纵使他一开始不知真相,所以他伤害你!可是后来他知道了你是茜儿的妹妹,他在倾尽所有的补救,就连他的母亲遗留给他的那条伯爵的眼泪,他都送给你了!”

 “伯爵的眼泪!”安小妮忽然一愣,她的手一抓脖颈,一下子便握住了那冰冷的泪滴宝石,她想起了今天下午,慕容枫低沉的说的那番话,原来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亲!

 “我不会去见他……”安小妮拿下了脖颈上的项链交给了威利后凄然一笑:“我不会去见他,他醒了,你替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安小妮,你想干什么!”威利惊叫的看着失魂落魄的走出了书房的女人。

 安小妮只是在哭,她行走在黑暗之中,她该何去何从?

 “姐姐,我是小妮……我是小妮!”

 安小妮站在了宋茜儿的身边,泪流满面的看着沉睡的姐姐时一股尖锐的疼蔓延上了心尖。汇金地

 为什么要现在才让她知道真相?在她不能在回头的时候才让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这对于她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

 “姐姐,对不起,我竟然想杀了慕容枫,杀了你最爱的人!”安小妮的指尖抚摸着冰凉的玻璃柜,指尖的关节因为用力而有些许泛白。

 “姐姐,交给我吧,我会解决一切!宋家的仇,你的仇,我都会统统解决掉!”安小妮微微俯身,她的吻隔着冰凉的玻璃柜落在了宋茜儿的额头上,那是一种惊心的冰凉。

 走出了泛着寒意的太平间,安小妮在医院黑暗的长廊里徘徊着,她避开了慕容枫所在的医院楼层,走出医院时,她擦去了眼泪,她知道她该怎么做了!

 回了青龙堂,安小妮看着一草一木非常熟悉的地方,她吸了口凉气,走进了青龙堂的大堂。

 大堂内一片漆黑,安天齐端坐沙发上,埋没在了无端的黑暗之中。

 安小妮走了进来,安天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寒光,他只是冷冷的开口道:“慕容枫死了没有!”

 “死了!”安小妮苍白而无力的回答道!

 “啪!”

安天齐打开了大厅的顶灯,一瞬间的亮白的光芒刺得安小妮的双眼有些许的睁不开来,她看着那个被她唤了二十几年的男人,忽然的一股恨涌动起来,为何她就早没看出安天齐竟然是个这么卑鄙的人!

第二章 养育之恩

 安天齐看着安小妮苍白的脸,以及衣服上的血污时,他冷笑道:“真死还是假死?”

 “你说呢!”安小妮暗红的眼眸抬起,正好对上的安天齐诧异的眼光。

 安天齐对于安小妮用这种眼神看他的时候,他的心咯噔了一下,果然安小妮接下来的开口更是让他惊呆了。汇金地

 “爹哋,你能告诉我,宋茜儿是什么人吗?”安小妮冷硬的开口说道,她依旧称呼安天齐为父亲。

 安天齐的心一下子便炸开了花儿,他强装镇定道:“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不该知道的我也都知道!”安小妮悲戚的笑了,她的肩膀颤抖着,她强装着镇定,一直一来的,她都认为是慕容枫的出现,将她的人生搅得一踏糊涂,可没想到原来是这个被她称为父亲的人,从养育她的开始,就在谋划她的人生。

 “哈哈……小妮,看来你都知道了!”安天齐忽然爆发出夜枭般的冷笑声。他的手指着安小妮阴森森的说道:“小妮,宋茜儿是你姐姐没错,可我也算养育了你二十年,杀慕容枫你是应该报答我的养育之恩!”

 “报答你的养育之恩?可我姐姐的命呢,我父亲母亲的命呢?”安小妮哽咽的说道。

 安天齐眯着眼,他看着安小妮竟然微笑道:“二十二年前的青龙堂不过是Z国的一个无名小堂口,这也是因为你的父亲无能!你看看青龙堂在我的手中二十几年里,声势扩展得多大!”

 “埋没良心,踏着乔家的血液起家!我父亲应该没有你这种手段!”安小妮嘲讽着。

 “原来你知道了这么多!”安天齐一听安小妮这么一说,他诧异的笑道。

 “爹哋,我不怪你的真的,你能在抱一下我吗?”安小妮忽然说道,她的手心之中早以藏着一把小匕首,她会将这枚小匕首埋进安天齐的心脏。

 安天齐一愣,他的眼中闪过了警戒的光芒,可他还是张开手走了过去道:“小妮,我也是为了青龙堂,你看我无儿无女的,以后青龙堂还不是还给了你,还给了你就等于还给了宋家!”

 “是吗,我先谢谢你!”安小妮的脸闪着杀戮,她挤进了安天齐的怀抱之中,手中的匕首刚刚一弹出时,手腕却被安天齐扣住了。

/t  安小妮忽略了安天齐狡猾得就如同一只狐狸,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得手!她苍白了脸,她知道,她一切全完了。

 安天齐抓着安小妮的手腕,一手狠狠的掌剐在了安小妮的脸颊上,他咆哮道:“狠心的丫头,我养了你二十几年,让你吃好穿好,看来不过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跟你姐姐一个样,我不过是让你们杀慕容枫而已,没想到你们一个两个的最后都来背叛我!”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安小妮尖叫着,她淤青了的嘴角绽放出了血污,她悔恨,为什么之前她就对这个卑鄙的男人唯命是从。

 “宋茜儿的死是她自找的,我让她杀慕容枫,我得十亿美金悬赏,她就能知道你的下落,可是她竟然爱上慕容枫,还自己调查出了当年的真相,知道了你是她的妹妹,你说她不是找死吗?”安天齐咆哮着,他仿若是要拧断安小妮的手腕一般。

 “卑鄙无耻,安天齐,你好卑鄙无耻,利用姐姐之后,就想来利用我,你太无耻了!”安小妮泪流满面,她的姐姐就是这样死的!

 而正当安天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那个有着金黄色头发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站在安天齐的身边冷冽的说道:“老爷,慕容枫没死,现在在乔氏医院,没有生命安慰!”

 慕容枫没死!安天齐一下只就愣住了,他抓起安小妮的头发冷笑道:“该死的丫头,你还跟你姐姐一个样,对慕容枫着迷了是吧,可惜迟了,你得在帮我一个忙!”

 “你想干什么!”安小妮惶恐的叫嚷着,却被那陌生女人一把将抓住。

 安天齐阴冷的笑道:“我想利用一下你,约慕容枫出来喝杯咖啡而已!”

 “放开我……放开我!”安小妮挣扎着,可在下一秒,那满头金黄色头发的女人却一掌狠狠的击打在了安小妮的颈背上。

 “桑娜,替我给慕容枫传个消息,问他要不要茜儿的妹妹活着!

 如此之重的击打,安小妮眼前一黑,在昏迷之际,她依旧能听到安天齐阴森森的声音,他在和那叫桑娜的女人想要利用她来危险此刻依旧身患重伤的慕容枫?

 一个绝望的感觉在安小妮的思绪里盘旋,她晕倒在地上,她又害了慕容枫了……

 乔氏医院……

 麻醉尚未全结的慕容枫躺在病床上,俊逸的脸携带着苍白的神色。他那如同刀锋般的眉宇就算是在昏迷之中,依旧紧紧的拧着。

 他的梦之中,除了重复不断是那一夜,漫天的血色,以及乔氏庄园内的惶恐呼叫声音外,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宋茜儿,一个是安小妮。

 尽管这两个女人有着相同的脸,可是那两张不一样的脸孔在沉沉浮浮着,最终宋茜儿的脸被安小妮所取代。

 安小妮的悲伤,安小妮难得一见的欢笑,一下子在刺激着慕容枫的心。

 “小妮……”

 慕容枫惊叫一声,因为他梦中的女人忽然消失在了一片血色之中,他在梦中惊叫着惊醒了过来。

 “枫,你醒了……”

 威利和汪君在这里看守了一夜,一见慕容枫醒来时激动得围了上前。

 慕容枫琥珀色的眼眸里带着涣散的虚弱,他失血过多的脸带着苍白,他环视了四周之后他沙哑的说道:“安小妮呢!”

 威利和汪君对视了一眼后,威利开口说道:“安小妮走了!”

 “她走了?去那里了!”慕容枫惊诧的问道,他绝对不会让她回到安天齐那老狐狸身边。

 “小妮,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也知道了宋茜儿是她的姐姐,她可能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所以昨夜她不知道躲到那里去了!”汪君低沉的说道。

 慕容枫一听,他一个震颤,他用愤怒的声音咆哮道:“是谁,是谁告诉她的!我不是说过了吗,关于安小妮的身世,以及所有事物都不许让她知道的吗!”

 “是我说的!”

 威利冷静的开口说道。她掏出了那条伯爵的眼泪递给了慕容枫道:“这是安小妮让我还给你的,她说她不会再见你,并且让我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慕容枫琥珀色的眼眸倒影着那条染着血污的宝石项链,他的血液有些许的凝固,那该死的女人,说什么不会再见他,这是什么废话,他绝对不会允许,他早就发过誓,安小妮这个女人会是他慕容枫这一辈子唯一的一个女人!

 “枫,你怎么了……”威利看着慕容枫担忧的说道!

 “找,给我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这女人给我挖出来!”慕容枫忽然仰起头,如同暴怒的野兽,那该死的女人,打伤了他是害怕了还是什么,竟然以一句对不起来结束他们的关系,这绝对不可能。

 汪君没有想到慕容枫醒来后会这么的暴躁,她冷静的说道:“我出去吩咐手下去找吧!”

 而这时,门口的克劳德忽然匆匆的推门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威利一见克劳德少有的慌张,急忙问道:“克劳德,你怎么了!”

 “有一个女人,打电话来说要让枫接电话,她说有关于安小妮!”克劳德看着慕容枫低沉的说道!

 “拿来!”

 慕容枫扯掉了手背上的输液针头,脸上带着一丝看得见的惶恐,他似乎预料到了安小妮的危险境地!

 抓过电话,慕容枫压抑住声音,他开口说道:“安小妮在哪里?”

 “要想知道她在哪里,就来青龙堂呗!我们老爷问您,要不要茜儿的妹妹活着!”

 电话的那一端桑娜的声音妖娆万分,可慕容枫却听出了浓郁的危险气息,他睁大的眼眸之中满满的都是焦虑。

 “慕容先生,五点,记住了你一个人来哦!”桑娜冷冷一笑直接的挂了电话。

 “枫,怎么说!”

 威利焦急的看着一脸慌乱的慕容枫,她忽然后悔了昨夜就那么的让安小妮离开,如果那时她拦住安小妮,那么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不会这么的糟糕。

 慕容枫忽然想醒过神来般,不顾一切的挣扎着起身,冒着腹部上那刚刚缝合起来的伤口再度绽烈开来的危险,咬着牙忍受着疼痛开口说道:“小妮在安天齐的手中,他要我下午五点到青龙堂!”

 “老天,你这样子要怎么去!”克劳德看着裹着伤口的纱布再度被血液染红了而惊叫道。

 “不去,难道看着小妮死在安天齐的手中吗?“慕容枫咬着牙披上了衣服,现在已经快四点钟了,他没有多少时间磨蹭。

“我们和你一起去!”威利惊叫道。

老公我爱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老公我爱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娱乐女皇:独家潜规则6章

    原标题:娱乐女皇:独家潜规则6章小说名称:娱乐女皇:独家潜规则第六章算了只能是罢休。顾思齐的身份,不容她嫁。这个圈子里,要是戏演得好,身家稍微清白,女星上位总裁,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那《西游记》里娇俏的鸳鸯公主,虽然没有迷住唐僧,但迷住了东恒的影视总裁,总裁离婚再娶公主,公主生个女儿,一家也算和乐。可是顾思齐,他不仅仅是霸道总裁,究根结底,是煌煌将军之子。这影视集团总裁,只是他一个小小标签罢了。更重要的身份,更重要的事儿,还有太多太多……许亦晴想明白了,失笑。自己上辈子,为何就痴了呢?最后还为了

  • 首席专宠:诱惑替身妻6章

    原标题:首席专宠:诱惑替身妻6章小说:首席专宠:诱惑替身妻第6章好友安妮莫小薇这几天因为脚伤,只能乖乖呆在医院。本来她觉得这样也好,陪着妈妈,能为妈妈做些可口营养的饭菜。只是林静娴很心疼女儿,只许她在床上躺着,连上个厕所都担心,所以小薇也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好吧,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也能……好好想想未来。所以当陈安妮来探望小薇的妈妈的时候,看到小薇一身病号服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样子,吓得直接扔下手里的鲜花,冲了上去,大力的摇晃着莫小薇的手臂:“小薇你怎么了?小薇!小薇你醒醒!”莫小薇无奈的翻了一个

  • 谁许帝心薄尽欢6章

    原标题:谁许帝心薄尽欢6章小说名称:谁许帝心薄尽欢第六章内情她的一连串长笑让他莫名其妙又有些心里不安,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她澄清碧波的眼睛为什么那么绝望呢?就在那一瞬间,他心软了,心底仿佛有个什么声音在提醒他,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让自己后悔的事?”他喃喃自语,是什么,是亲手毁了和雪殇的情吗?可背叛的是她,她一早就跟了澹台写意,为什么还要反过来指责他!“贵妃身体抱恙,她生辰想要看故国的舞,那么就由你来跳吧,那一日四国使臣都来,朕要你赤足!”凌寒曦的嘴角泛着残忍的弧度。“你卑鄙!”澜雪殇猛然抬

  • 于林深处等你6章

    原标题:于林深处等你6章小说书名:于林深处等你第6章秦商的羞辱雨越下越大,我原本就裸露在外的胳膊此时被雨水打的越发的冰冷,我看着那辆银白的车,它停在了我的不远处。车窗摇下,我看到了秦商那张冷峻的脸。似乎是为了提醒我,秦商冷着脸猛按了两声喇叭,然后提高了声音说道:“怎么,这就是你们陈家少奶奶的待遇?还是你们陈家的家规要求你一定要站在门外不给进门?”我窘迫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让他看到我这样狼狈的样子?老天爷,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折磨我。秦商的表情很嘲讽,他肯定是在开心看到我这么狼狈

  • 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6章

    原标题: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6章书名:幸孕归来:总裁的头号嫩妻强取豪夺的手段多得去七年推倒个小同学,男的,同班,说他偷亲七夕。戚暖看儿子板着的小俊脸,问女儿,偷亲哪了?七夕举起自己的小肉爪子给妈妈看,脆生生说:“他亲了我的手。”戚暖哭笑不得,亲了一下小手,儿子就要推人了,谁给他的脾气,怎么这么有个性!七年两手插着校服的裤兜兜,不认错。妈妈说他比七夕晚出生两分钟,他是弟弟要听姐姐的话,还要保护好姐姐。他都不偷亲同班的女同学的,只有女同学偷亲他,但他很绅士,不计较。反之偷亲七夕的,就是流氓!戚暖

  • 爱你已是黄昏时6章

    原标题:爱你已是黄昏时6章小说名字:爱你已是黄昏时第6章破鞋而已肮脏的话传入唐溪的耳中,她觉得污了自己的耳朵。从没想到赵煜城能恶心到这个地步。她憔悴的脸止不住的冷笑。“怕,我当然怕,人碰到会咬人的疯狗谁不怕呢?”这一番话,瞬间激恼了赵煜城。指着唐溪破口大骂:“唐溪,你算什么东西,今天就算是顾子霖在我面前,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我觉得赵总您说这句话前该先想一想,靠着我上位的您,算什么东西?”唐溪反问道。她就算脾气再好,也忍不了这个人面兽心的小人。当初是赵煜城利用她,盗取了顾氏企业的机密文件,然后

  • 时光知我情深6章

    原标题:时光知我情深6章小说名称:时光知我情深第六章:被陷害唐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累了,双腿都有些发抖,本来就有些浮肿,这下似乎更厉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动了胎气,肚子一阵一阵的疼,不过推开门看见易凡好好地坐在沙发上,她心里忽然就轻松了很多。“你回来了?”她想问候一下他,问问他有没有受伤什么的。然而下一秒,易凡手里的一堆照片,噼里啪啦就朝着她摔了过来。她来不及躲闪摔倒在地,易凡走了过来,盯着她的眼神里全是恨意,“谁给你的胆子,敢背着我去偷男人?!你不是不想离婚吗?你纠缠着不肯跟我离婚,就是为了拿着我

  • 假如不曾爱上你6章

    原标题:假如不曾爱上你6章小说名字:假如不曾爱上你第06章失落庄南风伸手,拉过了苏小豆的手,将戴在她手指上的心脏检测仪给扶正。“小豆,你要是想哭就哭出声来,别太压抑了,就算是全世界的所有人都抛弃了你,我还是会陪着你的。”庄南风看起来十分的疲累。他说出来这样的话,怎么能不让人感动。“没事的,小豆,你的手术是我做的,我做的很认真,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好起来,就可以去抱抱你的宝宝了。”苏小豆想哭,可是嗓子却是干哑的疼痛着,只要她一用力,就觉得周身的伤口像是新刺入的一样,让人难以承受。病房的门,被秦谨给

  • 你的薄情毁我情深6章

    原标题:你的薄情毁我情深6章小说名字:你的薄情毁我情深第6章:最痛快的惩罚人流是无痛,许薇没遭受太多痛苦,可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孩子从体内剥离,好像心也被器具给挖了一个洞,空荡的厉害。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没有见到江淮,倒是方佳妮一直守着,跟着医护人员把许薇送去病房,便在一旁的陪护床坐了下来。她白长直的双腿交替,姿态高傲又风情,把玩儿着涂的鲜红的指甲,撩着眼角似笑非笑的斜睨着许薇。“人流的感觉怎么样?还好吧?”方佳妮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就像刀子戳在许薇空洞洞的心窝处:“想来也没遭什么罪,无痛人流呢,要说

  • 越姐代婚6章

    原标题:越姐代婚6章小说名字:越姐代婚第六章被逼吃打胎药她被拖到医生面前。“先生,我们急诊室是不做人工流产手术的。”医生的话让秦雪眼睛一亮,但却很快又黯淡下去,就算孩子今晚能保住,明天严朗一样会带她到医院来打掉孩子。“东子,去买打胎药。”严朗冷声对旁边的保镖说道。秦雪眼泪流的更凶,她再次看到了男人的残忍和无情,竟连一晚上都不想再等待。严朗没有在医院里就让秦雪吃下打胎药,而是带了回去。“不要,严朗别让我吃,求你,我知道错了,你饶过这个孩子吧!”当看到严朗手中的药片时,秦雪再次哀求起来,她真的不想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