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

第1章 重生

  明霞山的悬崖高的惊人,凛冽的山风在耳边呼啸,打着旋激起清脆的响声。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邢雨菀被缚着双手反绑在身后,轻轻一动,脚下沙土淅淅沥沥的掉下悬崖,顿时不见了踪影,也不知是被山风吹成了粉末,还是坠落下去一点声音都不留。

  不远处,她的庶妹,如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妃娘娘邢雨薇身穿一身流光溢彩的牡丹织锦长裙,裙角飘扬,站在高高的马车上,脸上美丽的妆容美艳而高贵。

  “四姐,到了那边记得跟阎王说,下辈子别再跟雨薇投身同一家了,否则还是会落得跟今生一样的下场。”

  邢雨菀已经习惯了大狱中不见天日的黑暗,猛地被带到山顶,眼睛被刺的睁不开。她明白,邢雨薇是不会留她到明日了。

  琉璃金甲包裹着的纤纤玉手轻轻一挥,身旁的两个小太监冲着她肩膀和腰腹就是一脚。

  “啊——”

  邢雨菀从梦中惊醒,呼呼的山风似乎还犹在耳畔,眼前却是另一番光景。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在线阅读

  小小的一处卧房,桃红色的锦缎背面,鹅黄色的绸子将床和外界隔绝出一方天地,床位处还趴着一只只吃不吐的貔貅,嘴里呼呼的吐着龙脑香。

  外间还有几个小丫头嘻嘻哈哈的打闹声,好像是在讨论谁的花样子才是京城时兴的牡丹点翠。这一切,还是当时她未出嫁之时闺阁的模样。

  “菀儿,昨夜可休息好了?”

  床帘被撩开,映入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人的脸庞,她的发丝如墨般盘在脑后,带着一支简单的翠玉步摇,却仍然显得雍容华贵。

  邢雨菀记得,她被邢雨薇使人推下悬崖之前,还曾在宫中见过母亲一面,那时她因为参与谋反,被皇上判了斩立决,母亲一夜白头,在太皇太后殿前跪了七天七夜,方才到了冷宫来见她一面。

  母亲一头秀发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一头白发却依旧美的惊人。她拉着自己的手,告诫她:“菀儿,别怕,母亲在,明儿个母亲跟外公来救你。版权huijindi.com

  然后呢?

  邢雨薇使人把她带出了宫,来到了京郊的明霞山。

  她虽是庶女,但已经位居贵妃高位,邢雨菀的外公是骠骑大将军,统领着北部幽州五十万兵马,他的动向这位贵妃娘娘怎会不知?

  “四姐,”邢雨薇由丫鬟搀扶着,踩着小太监的背仪态万千的下了马车,一袭上供的牡丹织锦衬得她整个人气势逼人,“二伯母恐怕已经联合了骠骑大将军明天要来劫法场了吧?妹妹辛苦筹谋了十余载,恐怕等不及明日了,今日迫不及待来送四姐上路。”

  彼时,邢雨菀被几个小太监反扭了双手摁的跪在地上,抬起眼看她:“六妹,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

  “唔,四姐这话可不对,”邢雨薇挥了挥手,一干丫鬟和太监躬身退去,只余她姐妹二人。邢雨薇微微弯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尾斜挑向上的远山黛高高扬起,随着她微微眯起的眼睛显得更加锐利:“我们姐妹两个本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姐姐幼时便独占了长辈宠爱,皇上来府上小住又对姐姐一见钟情非卿不娶,生的美便有如此优待?雨薇虽是庶女,却也不甘一辈子唯唯诺诺。姐姐死了,我便是皇后的最佳人选,你说皇上在看到我的时候,会不会再想起四姐你?”邢雨薇抚着广袖上金丝织成的金凤凰,笑了笑接着说:“皇上对姐姐情深,恐怕是忘不了的。然则伊人已逝,只怕对她的妹妹更多了怜惜与补偿之意,四姐你最了解皇上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姐姐你的名头,妹妹我用着甚好。版权huijindi.com

  邢雨菀狠狠咬牙,只恨当初看她父亲残疾无甚功名,小心翼翼的在邢府谨言慎行的生活着,便不自觉多了些怜惜,没想到却养虎为患。

  明儿的法场上,外公拼死救出的人不是自己,母亲又该怎么活?

  再然后,就是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

  而此时,眼前的母亲年轻了十岁,鬓发乌黑,皮肤细腻,端着一碗她出嫁前最喜欢的牛乳银耳汤,一边念叨着她贪睡,一边心疼她昨夜抄佛经抄到子夜。

  “菀儿,你祖母也是存着磨一磨你性子的心,娘知道你自小聪慧,可是女孩子太过锋芒毕露了终究不是好事,来,娘给你熬了牛乳银耳,快起来梳洗一下,我让当归给你热着。”

  邢雨菀伸出手看了看,一双十二三岁女童的柔嫩小手映在眼前,就连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丫鬟当归也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

  抄佛经的事情她记得,她十二岁的时候因一首《黄花吟》名噪京城,正志得意满的时候却被她祖母邢老太太罚跪了一夜,抄完了一整本金刚经。

  她重生了,重生到了一切的起点。说明huijindi.com这一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邢雨菀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娘亲,菀儿饿。”

  “都多大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过了年估计就有人来府里提亲了,以后嫁了婆家,这幅小馋猫样可要被夫君和婆婆笑话死了。”母亲樊氏数落她,招呼当归和白芷两个小丫头来帮她穿戴。

  邢雨菀张开双臂,方便两个小丫头把祖母给她新制的夹袄穿上,小人儿规规矩矩的搬个小杌子坐在母亲脚边,樊氏轻柔的把小姑娘披散的秀发总成两个角,留下些发丝披在脑后绕过耳朵垂在脸侧,衬得两个小脸蛋肉嘟嘟可爱的紧。

  邢家是怀庆府有名望的药材商人,皇家御用的药材采购商。到了邢雨菀的父辈,共有兄弟三人,邢雨菀的父亲邢克俭行二,跳出了商贾出身考上了功名,一跃成为邢家最受敬仰的人,与大哥一官一商,怀庆府内人人说起花湖巷的邢家,人人都竖大拇哥。汇金地

  邢克俭生的一表人才,芝兰玉树,还带着文人与生俱来的风骨,殿试时在京城巧遇骠骑大将军之女明阳郡主樊氏,两人一见钟情暗生情愫,考取功名后两人结为伉俪,这才有了腹中的嫡女邢雨菀,次年,又生了嫡子邢雨嘉。

  邢雨嘉掀开门帘子进来的时候,看到母亲正在给姐姐梳头,不满的嘟了嘟嘴:“母亲偏爱姐姐,都不管嘉儿。”

第2章 恶毒三婶

  樊氏正好帮邢雨菀梳好了头,笑吟吟的招手示意小儿子来近前,丈夫为官清正廉洁颇受百姓爱戴,大女儿聪慧异常颇有她父亲当年的风采,小儿子则是个调皮捣蛋的,一会不察觉就要闯祸,别的都还好,就是特别爱制作个小弹弓啦小弓箭啦,打的邢宅方圆五里之内都没有麻雀赶来吃食。

  “怎么会呢,走吧,跟娘一起去给祖母请安。”樊氏一手牵着一个,由小丫鬟们簇拥着一起到了邢老太太的院子。

  刚进门,就听一个女声调子扬的高高的:“老太太,您也不管教管教,到底是官宦人家的夫人和子女,不比我们商贾人家,架子委实拿捏的大,都这会了还不见来给您见安,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想要跟我们商贾之家撇清关系。”

  邢雨菀眉头一皱,这个声音她死都忘不了。

  说话的人是她的三婶李氏,也是邢雨薇的母亲,当然,是名义上的。

  邢雨薇的亲生母亲是家里的一个粗使丫鬟,生了邢雨薇就死了,后来李氏进门,所幸前后离的也不远,干脆把年纪少报了一岁,记在李氏的名下。

  当年她远离家乡嫁入宫中,距离远不说,母亲又总是报喜不报忧,她甚至不知道李氏竟然在父亲去世后把母亲软禁在了下人房里,一直到她出事,母亲拼死入宫一夜白头。

  甚至,连父亲当年被诬陷贪墨下狱,她的三叔和三婶都功不可没。

  母亲樊氏虽为骠骑大将军的女儿,却生的文弱秀气,嫁给邢克俭之后恭敬的伺候公婆,照管儿女,还帮着大嫂孟氏持家管理府中大小事务,一点都没有将门虎女的气势,反倒像个养在深闺教养的大家闺秀。

  三婶李氏却不然,或许是因为丈夫天生残疾的原因,性子泼辣口齿伶俐,而且出身乃是怀庆府外几十里的山中农户,说出的话总像是冷冰冰的冰溜子,直戳人心窝。上一世,她和母亲一样,在三嫂手下吃了不少哑巴亏。

  邢雨菀扬高了调子,还没进门就甜丝丝的叫了一声:“祖母,听说爹爹就要回来啦,可是真的?”

  邢老太太听着她的声音,也顾不得搭理老三媳妇,忙应道:“菀姐儿只惦记着你父亲,可是要忘了祖母?这可不行,年下的封红也没你的份了。”

  临近年下,在京城供职的父亲也要归家,上一世父亲被诬陷下狱去得早,邢雨菀每每思及父亲总是后悔不已,恨不能早些看透三叔三婶的诡计,如今,她定要护的父母双亲和弟弟周全一世。

  樊氏牵着两个孩子进了门,礼数周全的下拜:“母亲,菀姐儿昨晚抄佛经实在是晚了些,天气冷小孩子不禁冻,染了点风寒,今儿早上睡得沉了些。来迟了是儿媳的不是,请母亲责罚。”

  邢老太太挥挥手,示意丫鬟看座:“罢了罢了,昨儿也是我心狠了,菀姐儿身子单薄,女儿家不比嘉哥儿壮实,小牛犊一样,到底是我思虑不周。菀姐儿今儿个可好些了?”

  樊氏连忙站起来回话:“回母亲的话,好多了,劳母亲记挂。”

  邢老太太还没说什么,老三媳妇李氏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了:“哟,菀姐儿可真真是大官的女儿到底娇贵些。不比我的薇姐儿,父亲是个不中用的,别说抄佛经了,怕是跪一晚祠堂也没怎的。”

  “胡闹,有你这么说自己个儿丈夫的么?亏你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这话当着孩子们的面说,也不怕孩子们长大了笑话!”邢老太太皱着眉说道。

  李氏是个泼辣的主,婆婆的面子半点不卖,嚯的一下站起来,指着邢老太太的鼻子说道:“母亲的心长得偏,老大做生意有钱,老二当京官有权,合着老三就不是您亲生的?大哥有仁哥儿,二哥有嘉哥儿,都欺负我们三房没儿子是不是?”

  邢老太太气得不轻,这个三儿媳妇的脾气像个炮仗一样,偏生自己的三儿子是个天生残疾,发起病来的样子自己看着都可怖,虽说邢家家财颇丰,但是怀庆府里适龄的女儿家谁愿意跟一个病怏怏的残疾人过一辈子?媒婆说破了嘴,最后才在远郊的农户家说了个女儿,邢家给了足足十万两银子,才肯嫁给老三邢克德。

  这些年来邢老大大话都不敢说的太重,生怕三儿媳妇一气之下带着三个女儿回了娘家,委实没了婆婆的谱儿。

  最后还是当家大奶奶孟氏打着圆场:“三弟妹,三房的三个姐儿各个可爱的紧,母亲疼爱都来不及呢,每年的封红哪次不是给三个姐儿最多的?大年下的莫要置气了,母亲年岁大了,快跟母亲陪个不是。”

  樊氏也柔柔的帮腔到:“是啊三弟妹,都是一家人,哪里分的哪一房有儿子哪一房没有儿子,都是邢家的儿孙,将来也是要孝敬他三叔三婶的。”

  樊氏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李氏气势更嚣张了,刚坐下的屁股又抬了起来,婆婆她不敢骂,大嫂长着中馈,以后女儿的嫁妆得从公中出,也是不敢得罪,但是同是儿媳妇的樊氏她拿捏起来就顺手的多了。

  “哟,二嫂,你这话就不对了。将来邢家偌大的家财可都是哥儿们才能分的,我的三个女儿嫁得好还好,若是嫁的不好,娘家连个撑腰的都没有。说是上头有两个哥哥,可是大家伙一问,不是一母同胞的,还是叔伯哥哥。仁哥儿还在这怀庆府里承着大哥的产业,嘉哥儿将来可是要考功名的,听说二哥还让嘉哥儿入宫去给皇子们伴读?妹子们受了气,还得一路去京城寻人呀?”李氏一贯看樊氏不顺眼,此时更是不给好脸子看,父亲长着兵权怎么啦?她一没犯法二没从军,兵再多还能那她怎的?“要我说,过了年二哥带了嘉哥儿进京里,不若把薇姐儿也带上,上京城见见世面,也好让她二伯给看着能不能在王子皇孙里面择个贵婿,以后我们娘几个也好有个依靠。”

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夫人在上 或 王爷请自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大阴司16章

    原标题:大阴司16章小说:大阴司第16章镜中的脸我也不知道那张若童是不是跟我上来了,反正摆脱了她,我大摇大摆,甚至带了些得意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不久,就看见安凝一袭睡衣飘摇到我面前来,妩媚诱惑地说“老公,你回来啦?”只见她嘴角一抿,将手轻轻勾搭到我肩膀上,大腿抬起来直到我腰间。我一个踉跄装作没站稳的样子,差点两人一起摔倒,我连忙扶住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安凝,你还没睡啊?”妈卖批,这样的节奏我实在有点控制不住啊!“快坐下来吃饭吧。”她麻利地说道,也不再纠缠些什么,径直往餐厅里

  • 官梦仕途16章

    原标题:官梦仕途16章小说书名:官梦仕途第16章利字当头坐在办公室艰难思考了两天,高主任从金库取出一只寄存的密码箱,取出几本美元存折,吩咐下属从不同网点取出十多万美元——存折大额取现特别是美元需要本人身份证,但彼此是同行,下属抬出高主任的身份,对方柜台多少给些面子,由经办人签个字就放行了。然后高主任亲自开车来到梧湘市中行营业部,通过不同账户,分成几笔汇给正在澳洲留学的儿子。解决了这件事,高主任再取出密码箱里的七八张银行卡,当然都是假身份证开的户,取出里面所有现金,开车来到省城,挑了家不引人注目的

  • 绝宠暖婚16章

    原标题:绝宠暖婚16章小说名称:绝宠暖婚第016章艳遇不得不否认林天羽对这个女人动心了。此时她的手中正高举着一杯伏特加,俏脸醉红,眼神迷离,看那摸样喝的一定不少了。酒喝醉酒的女人很多,但是敢在酒喝这种的烈酒的女人却不多!七十五度的高度酒!男人都没有几个人敢喝!醉酒美女眼睛扫过林天羽,眼睛里的冷厉突然不见了,反而冲林天羽抛了一个妩媚的媚眼,气质的突然变化,更加叫人震撼,林天羽可谓是见惯了各种极品美女啊!成熟的,青涩的,少妇,少女,但是这个女人,却是能**起林天羽心中的那股子**,使他欲不能罢。酒醉

  • 桃运神戒16章

    原标题:桃运神戒16章小说名:桃运神戒第16章女神有约回到宿舍,宋砚却没有一点困意,心中还有些感慨,调出系统界面,发现名气值增涨了6点,达到了48点,等派出所派人来学校进行通告奖励后,肯定还能收获不少名气值。“戒指系统啊,真是个好东西。”宋砚自语道,心里更是琢磨着,如果那八万奖金拿到手,再加上咖啡店打工的钱,他上大学的钱完全不用愁了。忽然,他想到一个问题,这戒指系统以后会不会离开他?“喵呜,戒指系统以后会离开我吗?”他有些紧张的问系统精灵,获得戒指系统才不到十日,他生活已经发生了不小的改变。“会

  • 公媳关系16章

    原标题:公媳关系16章小说:公媳关系第16章不断被突破的底线我心里又有了一个更加刺激的想法。我把碗端过去后我从背后轻轻抱住她。这一下让儿媳吓坏了,转过头来羞臊的瞪了我一眼,很小声的说着:“爸,不许胡闹了,妈还在外面呢,她只要走两步就看到咱们的动作了。你不要这样了。被发现了多难堪。”“她现在带着孩子在外面不会进来的,这里不是还有推拉门当着客厅那边嘛,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刚才还叫我亲老公色老公呢,现在你爽完了就卸磨杀驴啊?”我把头贴在儿媳的脸庞上,轻声说着。我有些刺挠的胡须茬扎的儿媳有些酥麻的侧脸

  • 恋你不变是初心16章

    原标题:恋你不变是初心16章小说:恋你不变是初心第十六章鱼水之欢“莫总,苏小姐来了!”我跟着周景走了进去。这会儿莫云谦正在和某个客户在视频,我的目光下意识地就放在了他手边的手机上。“刘总,我有客人来了,回聊。”说完这话,莫云谦转头看向了我。“来了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听到这话,我微微耸了耸肩,电话打了,你没接!闻言,莫云谦的神色一顿,随后他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我倒是忘了,跟刘总视频的时候,开了静音。”边说着话莫云谦便站起身走到了我的面前。“走吧,一起去吃饭吧。”说完这话,他直接伸手揽住了我的腰,便

  • 谁在我身旁16章

    原标题:谁在我身旁16章小说名称:谁在我身旁第十六章替身可以说,这是我最丢人的一次,被活活吓晕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人已经不在车上了,直挺挺的躺在一条山路中间,我的背包就在我身侧,而我前面不到十米的地方竖了块牌子,上面写着“李庄”。刚才的场景,我现在还心悸,我大概是坐了一趟鬼车。摸摸胸口,那里是老乞丐给我的符,我贴身收着,一直没拿掉过,看来还是很灵验的。我小的时候,曾经跟着家里人来乡下玩过,当天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我妈想坐夜班车好早些到,但我爸拦着不让,说是不吉利。“晚上的车千万别上,那是鬼车

  • 知晓风景独好16章

    原标题:知晓风景独好16章小说:知晓风景独好第十六章来访苏晓楞了一下,然后说道:“景深他出差了。”“出差了?”陆千语的眉头微皱:“那可真不巧。”“你找他有什么重要的事吗?要不要我给你一个他的电话号码?”苏晓热情道。“我会没有他的号码?用得着你废话?”陆千语冷冷地看了一眼苏晓:“还有,我刚刚听你叫他景深?我叫他景深,是因为我和他关系亲密。你不过是一个佣人,你也叫他景深?真是好大的脸!”“我……”苏晓被训得脸色发白。“我什么我?”陆千语继续道:“景深他脾气好,不跟你计较,你自己也该有些自觉,佣人,就

  • 遇见你余生都欢喜16章

    原标题:遇见你余生都欢喜16章书名:遇见你余生都欢喜第16章:她姓虞!临近下班时间,虞欢在办公室里跟远在美国的好友沈知然通电话。沈知然跟虞欢一样,是个工作狂,算算时差,这个时候的华盛顿应该是在凌晨,可沈知然电话里还时不时传来一阵敲打键盘的声音。“换个上司就得磨合一阵子,你的岗位又是秘书,新上司的喜好脾气工作习惯什么的都得尽快摸清楚,有的你忙了!”虞欢表示赞同,一想到自己的新上司是顾默白,她好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抓狂的情绪又起!“对了,你之前跟我说的借钱的事情,我明天就转账过来!”沈知然知道虞欢这

  • 素妃满相思16章

    原标题:素妃满相思16章小说名称:素妃满相思第016章拼了,不得不刮目相看林初九才不管这些人想什么,只要这些人乖乖配合让她医治就成了,趁萧天耀的亲兵失神之际,林初九动作利落的一针扎了下去。“啊,痛……”亲兵第一反应就是挣扎,可林初九反应更快,伸手按在对方的肩膀上,“相信我,我不会害你。”不知是林初九的声音有信服力,还是亲兵因为中毒而无力动弹,反正那亲兵放弃了挣扎,任林初九注射。“放松,肌肉绷太紧,针都快断了。”林初九得寸进尺的说道。事已至此,再抗拒也没有用,还不如乖乖配合,亲兵放松身体配合林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