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限制级宠婚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限制级宠婚

第1章 我会折磨你到死的那一天

  夜已深,浓稠的墨水就像调色板一般渲染着整片天空,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四处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微风轻轻地撩动着价格昂贵的摩力克窗帘,窗外的梧桐树微微发出沙沙的响声,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相比于屋外美好静谧的景象,屋子里反而显得火热、不堪得很多。

  只见耀眼的灯光照着红火的大床,两具雪白的裸体纠缠在一起。

  男人性感的薄唇亲吻挑拨着女人雪白妙曼的身姿,女人伸出手臂抱住男人精壮的腰肢,热情地配合着身上的男人。

  一切都是那么契合,那么热情如火。

  只是,男人好看的黑眸里满是冰冷,他眼角的余光死死地盯住不远处被绑在衣柜旁的女人,像催了钻石一般的眸子闪过一抹嘲讽,稍纵即逝,很快,眸子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冰冷。

  “顾念琛……求求你……放我出去好么?”被绑在衣柜旁的女人满脸泪痕地看着顾念琛,好看的月牙眉紧蹙,原本红润的嘴唇此刻已经被她咬的现出丝丝血印,看起来憔悴不堪。限制级宠婚在线阅读

  “让你进来就是让你看戏的,难道,你不觉得这场戏很精彩吗?”顾念琛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掠人的戾气,他低下头,在女人雪白的脖子上印下一个暧昧的草莓印,身上的女人嘤咛一声,想要吻顾念琛的嘴唇,顾念琛不耐烦地将头一扭,再次啃咬起女人雪白的脖子。

  “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痴心妄想,我爱上你,如果你真的如此厌恶我的话,我明天就离开,从你的世界消失,好吗?”女人不敢看面前正在纠缠的俩人,那样的画面让她觉得很不堪。虽然这样的画面几乎每一天都会上演,但顾念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过分,他居然把她帮来他的房间,让她看戏,那么,下一次,是不是就会叫她去伺候他们?

  “季简凝!想离开?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让你离开吗?”顾念琛抬头看了一眼她,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仿佛在笑她的愚笨不堪。

  季简凝有些落寞地垂下眼帘,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一次又一次冲刷着苍白的脸颊。

  “嗯……琛少……我好热,我快不行了!”身下女人有些难耐地磨蹭着顾念琛的身子,看向季简凝,眼底闪过一抹不屑,这样的女人,就算现在是顾家少奶奶,也没有任何资格跟她抢琛少,她想,只要她在床上卖力一点,一定会深得琛少欢心的,而那个女人,估计连接近琛少的资格都没有!

  “想要是吗?本少爷现在就满足你。”顾念琛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大掌开始往下滑,一把扯掉了女人身上的短裙,女人也很热情地帮顾念琛解开身上的浴袍。

  顾念琛的腰身一挺,狠狠地挺近女人的体内,女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开始迎合顾念琛的律动,房间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热情如火的景象。版权huijindi.com

  季简凝根本不敢看眼前的景象,但光是听见那羞死人的呻吟她就想从楼上跳下去。

  搬进来那天起,她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不管顾念琛怎么对待她,她都会一如既往地对他好。

  毕竟季家欠顾家的,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

  况且,在很久很以前,她就深深地爱上了他。

  所以,就算顾念琛的心被千年寒冰包围,她总有一天也会融化他的。

  可是现在,季简凝明显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

  胃里突然一阵剧烈地翻搅,季简凝的脸色一变,控制不住地朝着地上狂吐,像是要把胆汁吐出来一般。推荐huijindi.com

  看到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做着那些不堪的事,季简凝真的承受不住了,这是本能的生理反应。

  原本还在床上律动的顾念琛看到季简凝的反应,耀眼的黑眸闪过一抹掠人的戾气。

  这该死的女人现在是用这种方法在向他抗议吗?

  觉得他脏是么?顾念琛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身下的女人有些诧异地看着顾念琛,在那么愉悦那么紧要的关头,他居然毫不留念的抽身而出。

  顾念琛随手拿起挂在一旁的浴袍,利落的系上。

  “琛少……”女人有些不舍地看着顾念琛,顾念琛冰冷的眸子扫了她一眼。

  “滚!”性感的嘴唇冷冷地吐出一句,仿佛刚刚跟这个女人热情缠绵的人不是他一般。

  “琛少……”女人有些诧异地看着顾念琛,他刚刚明明那么热情,那么温柔,现在怎么突然变得这般冷漠?

  “你现在给我乖乖走人,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被季简凝弄得一点兴致都没有了,顾念琛的语气已经降到了零点。汇金地

  “是,琛少,我下次再来找你。”女人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顾念琛,知道自己再纠缠下去,一定会降低自己在顾念琛心中的好感,还不如暂时先走。

  女人走后,偌大的房间瞬间只剩下顾念琛与季简凝。

  季简凝定定地看着窗外,眼神有些空洞,带着丝丝绝望,如果可以,她愿意做窗外面那颗梧桐树,这样,是不是就不会有贪恋,也不会有痛苦了。

  顾念琛迈开优雅的步伐缓缓地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前所未有的笑容,但季简凝知道,他笑得越温柔,后果就越可怕。

  季简凝有些恐惧地看着顾念琛,嘴唇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着。

  看了眼地上的污秽,顾念琛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眼底却散发着一股掠人的戾气。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你居然敢吐,是嫌我脏是么?”顾念琛靠近季简凝,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挑起季简凝的下巴,强迫季简凝与他对视。

  “我没有……”季简凝别开眼,脸上的表情却透露了她的心思。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床上沉欢作乐,这对她来说该是多么大的耻辱?

  顾念琛解开季简凝身上的绳子,一把拽过季简凝,季简凝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有些害怕地看着顾念琛。

  “你……你要做什么?”

  “我还没嫌你们季家的女人,你现在居然敢嫌我。”顾念琛说着拽起季简凝往外面走,季简凝使劲挣扎着,对怒气正盛的顾念琛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推开房门,外面站在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他们是顾念琛的贴身保镖,对于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

  季简凝双眼通红,恨恨地看着顾念琛的侧脸,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他吗?以前那个温柔如水的琛哥,其实压根是个坏到骨子里的恶魔吗?

  在挣扎中,季简凝的拖鞋已经被甩得老远,十二月的寒冬,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季简凝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其实,更凉的,是她的心,对于这段感情,她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

  一路连拖带拽,从二楼到一楼,季简凝的膝盖已经被磨破了皮,隐隐作痛。

  站在清澈平静的游泳池面前,顾念琛的手臂狠狠地一甩,将季简凝甩进了游泳池。

  季简凝的身子往下沉,池子里的水寒冷彻骨,季简凝挣扎着往上爬,她根本不会游泳,越挣扎整个人就越往下沉。

  顾念琛站在岸边,冷冷地看着正在池子里垂死挣扎的季简凝,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

  渐渐的,季简凝的思绪变得有些涣散,她全身的力气早已用光,季简凝放弃了挣扎,整个人沉进了池底。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或许,只要自己死去,就可以结束这一切,所有的人都不会跟着她痛苦了吧?

  身子突然被一双强而有劲的手从冰冷的池水里捞起,季简凝缓缓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顾念琛那张满脸阴戾的脸,“真是个贱女人,居然这么快就适应了冰冷的池水!”顾念琛嗤笑一声,抱着季简凝朝房间里面走去。

  “顾念琛,我求求你……放了我好吗?”季简凝满脸泪光地看着顾念琛,这样折磨人的日子,她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奔溃。

  “季简凝,我说了,从我们再次相遇的那天起,你就注定要被我囚禁,被我折磨,永永远远!”顾念琛的声音如同万恶的撒旦一般在季简凝耳畔回响,季简凝有些恍惚的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第2章 你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季简凝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她支撑起酸痛的身子缓缓地从床上爬起来,身上的衣服不知是谁换的,很合身,软软的。

  季简凝将脚放进旁边的拖鞋,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她轻轻地打开房门,外面热闹的声音立即传入她的耳畔。

  季简凝伸出头朝外面看去,只见一楼都是些身穿华丽礼服的男男女女,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声。

  好像是在举办聚会,季简凝走进房间,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晚上八点,她居然从昨天晚上睡到现在。

  季简凝打开床头柜的台灯,脸颊苍白得可怕。

  今天晚上那么热闹,不如趁这个机会离开,跟顾念琛做个彻底的了断。

  想到这里,季简凝琥珀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坚定。

  她换了一身蓝色的长裙,蹑手蹑脚的下楼。

  没人认识她,季简凝顺利地从二楼走到一楼的花园,自从季家败落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线里面了。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很多的围墙,季简凝皱了皱眉。

  门口全部都是顾念琛保镖,她根本没有办法从正门逃出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翻墙。

  想到这里,季简凝快步走了过去,只要能够逃出去,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愿意。

  她已经被顾念琛囚禁在这里一个多星期了,在这一个多星期里,她觉得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她是爱顾念琛,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知道顾念琛对她,永远都只有深深的恨意。

  他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她不愿意用这么卑微的方式待在他身边。

  季简凝伸出白皙的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珠,她从未如此惶恐过,心跳快得季简凝直咽口水。

  季简凝环顾四周,这座墙整整有两米高,她该用什么办法逃出去?

  季简凝看到了不远处一块偌大的石头,她快步走了过去。

  弯下腰搬起那块石头朝围墙走去,季简凝使出吃奶的劲将石头放好。

  自己站在石头上面试了下高度,发现还行。

  季简凝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逃出去,她的心情瞬间无比的激动。

  季简凝伸出手攀上围墙,迈开步子踩到旁边的树枝,顺利地爬到了围墙上面。

  可是,看到围墙外面的景象,季简凝的笑容瞬间凝固在嘴角。

  只见围墙外面笔直地站着二十几个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手里牵着一只庞大凶狠的藏獒。

  季简凝的瞳孔瞬的缩紧,双手死死的抱着围墙边缘。

  “季小姐,请跟我们回去吧。”为首的黑衣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季简凝。

  听到黑衣人的话,季简凝的身子明显地往后面缩。

  身体突然失去重心朝后面倒去,季简凝惊呼出声,就在她接受了预期可能承受的疼痛时,身体却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季简凝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顾念琛那完美得如同艺术品一般的脸,他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想逃是吗?”

  季简凝不语,她低下头,捏紧了拳头。

  顾念琛突然低下头,覆上了季简凝温热的唇瓣,接下来便是一阵霸道的索取,季简凝有些惊恐地睁大眼睛。

  这样的顾念琛让她觉得好恐惧,好陌生。

  季简凝下意识地想要躲,顾念琛却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阻止她乱动。

  顾念琛性感的长舌肆虐的撬开季简凝洁白的贝齿,侵袭着她口腔内的每一寸领地。

  就在季简凝以为自己即将缺氧而死的时候,顾念琛却突然放开了她。

  顾念琛定定地看着躺在自己怀里,脸色苍白的季简凝,说道:“季简凝,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语毕,他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在他笑的同时,季简凝心底涌起一抹绝望。

  难道她这辈子都要在这么绝望而煎熬的日子里度过吗?

  季简凝再次被关进了房间,她有些绝望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外面传来优美的音乐声,觥筹交错,与被囚禁在房间里满脸绝望的季简凝形成鲜明的对比。

  季简凝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整个人,彻骨的寒。

  季简凝看向对面的梳妆台,镜子里的女人,披头散发,脸色蜡黄,嘴唇也干裂得出血。

  当年那个外表光鲜亮丽,不知天高地厚的季简凝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被现实吓跑了?还是早就已经死掉了?

  季简凝自嘲地笑了笑,也许她上辈子就是欠了顾念琛,这辈子才会被他如此折磨。

  房门被人一脚踢开,顾念琛大步流星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季简凝抬起头,身子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顾念琛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的气场总让她莫名的恐惧。

  顾念琛走过来,一把拽起季简凝,季简凝被迫站了起来,顾念琛拦腰抱起季简凝,将季简凝的身子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健硕的身躯随即压住了她。

  “不要……”季简凝下意识想要推开顾念琛,顾念琛的身子却依旧纹丝不动。

  “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惹到我的后果,你是知道的!”顾念琛的吻徐徐的落下,吻上季简凝光洁的额头,随即又掠过季简凝高挺的鼻梁,然后准确无误的咬住了季简凝娇嫩的唇瓣。

  季简凝嘤咛一声,好看的月牙眉紧蹙。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情节,季简凝只觉得心情无比的凄凉,她不能这么卑微地活着,就算季家欠顾家再多,她也有自己的原则。

  想到这里,季简凝张开唇瓣,狠狠地咬上了顾念琛的薄唇。

  顾念琛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痛意,加深了这个吻。

  像是铁生锈一般的血液在俩个人的嘴里蔓延,顺着顾念琛性感的唇角往下滴,滴到季简凝雪白的脖子上,竟然别样的魅惑。

  在吻的同时,顾念琛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他一把撕掉了季简凝身上的蓝裙子,大掌覆上季简凝丰满的胸脯,隔着肉色的文胸,肆虐的捏揉着。

  没有过多的前戏,顾念琛将季简凝白色的内裤撕裂,腰身一挺,狠狠地进入季简凝的体内。

  季简凝的脸色瞬间惨白,虽然不是第一次,却丝毫不亚于第一次的疼痛。

  季简凝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连咬出血也没有哼一声,她知道,不论如何,她都不能在顾念琛面前妥协。

  季简凝悲哀地发现,她浑身赤裸,顾念琛却依旧西装革履。

  这就是爱与羞辱之间的距离吗?

  季简凝满眼泪光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俊美如阿波罗神的男人,如果三年前,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现在会不会是另外一个结局?

  恍惚中,季简凝仿佛看到了一场华丽的婚礼,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戒指套进她的手里,霸道地吻着她……

限制级宠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限制级宠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幽姐9章(第九章 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

    原标题:幽姐9章(第九章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小说:幽姐第九章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我气的浑身发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在这里只能找不要脸,何况贴吧那件事,必须得找系主任说清楚。于是,我一甩手里的笔记,恶狠狠地对宋念玉道:“去就去!我只是在酒吧正常打工,抹黑我的就是你!卑鄙小人!有种就跟我到系主任面前对质!”在这么多人面前,宋念玉当然不肯退让,她指着我咒骂:“混蛋,走就走!”我和她怒气冲冲地返回学院,系主任和辅导员都在二楼办公,很不巧,他们俩都不在。宋念玉扭过系着红丝带的小蛮腰,毒毒地盯着我:“俞凡,李

  • 柳絮丝丝情话长9章(009下地狱)

    原标题:柳絮丝丝情话长9章(009下地狱)小说书名:柳絮丝丝情话长009下地狱还未完全好利索的身子,再次落入冰冷刺骨的湖水里,司空心拼命挣扎。看着她忽而挣扎出来的脸,叶清歌一脸阴毒得意,“司空心!下地狱去吧!”拓跋杰把昏迷的杜鹃带回了厢房,小心翼翼放在了榻上,连忙吩咐人,“立刻传大夫,准备热水!”说着,就要起身,胳膊却被杜鹃拉住,她虚弱地开口,“求将军……求将军,让小姐救,救妾身……”拓跋杰剑眉一凛,“她把你推下湖水,巴不得你死,为何还要她来救你?”杜鹃“呕”得吐了一口水,“求将军……妾身只要小

  • 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9章(第九章 满意的婆婆)

    原标题: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9章(第九章满意的婆婆)小说名称: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第九章满意的婆婆薛仁居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庆幸,终于能够有个女人可以治一治这个狂妄自大的单身男人了,他在心里对这个神秘的女人起了一丝敬佩之意。“爸妈回去了?”薛仁居立刻将自己的思绪收回来,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董事长夫人一直拿着那个结婚证爱不释手的看了又看,说一定要快去见见这个郭小……”程曦寰的眼神立刻扫射过来,薛仁居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快速地改口:“总裁夫人。”听到薛仁居改口的称呼,程曦寰很是满意,眼角抑制不住

  • 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9章(第9章 恭喜方式)

    原标题: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9章(第9章恭喜方式)小说名字: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9章恭喜方式换种方式?将手里的蛋糕三两口吃掉,我默默的看着谈时宇,不说话。换种方式,他想要换哪种方式?谈时宇安静的看着我,随后抽出自己的手,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有些口渴了。”恭喜方式?口渴?这个两件事情中间有什么关联吗?我默默的想了一会儿,没有得出答案,从桌子上端起一杯水递给谈时宇。“喝吧。”既然口渴了,那么喝水就是最好的方法。谈时宇没有接我手中的杯子,反而就着我的手喝了口水,我正想要让他自己拿着杯子喝水,

  • 幸得相逢未爱时9章(009给他催眠)

    原标题:幸得相逢未爱时9章(009给他催眠)小说名:幸得相逢未爱时009给他催眠安晚被厉正南囚禁了起来,比起之前的抵触,这一次她没有抵抗没有挣扎,甚至一句反对的话也没说。这里是厉正南常住的地方,以她一个媒体人的敏感触觉,她一定要在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去搞清楚谁到底才是真的厉正南!而又是谁,把迫害正南的罪责,全都推到了她身上!厉正南出门之后,安晚把电话给王晶打了出去。听完她详细的描述后,王晶不确定地道,“从你的描述来看,如果能确定厉正南真的没有同胞兄弟,又没有人有可能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那就只有一

  • 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

    原标题: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小说名字:青山不及你情深009:双胞胎她每天提心吊胆的害怕孟铁城羞辱她,时时提防着他的靠近,却忘记孟铁城早已在她的身体里放进了种子。若是以前,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毕竟那是她喜欢的人。可如今呢?她是孟钢川的妻子,对孟铁城的爱慕更是在一次次刻骨的羞辱中转变成了恨。她多么可悲,怀了丈夫哥哥的孩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这种耻辱,她也不能接受一个数次被屈辱强暴后得来的孩子。她想要悄悄做掉孩子,在搬出孟家后,便偷偷去了私立医院联系医生。“双胞胎,你真的不考虑要?孩

  • 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9章(第九章 喝醉吐了客人一身)

    原标题: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9章(第九章喝醉吐了客人一身)书名: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第九章喝醉吐了客人一身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这段时间裴成龙居然都没有联系我,像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那晚裴成龙用我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为亲爱的,我觉得好幼稚的感觉。但是现在我却一遍遍的看着手机通讯录里面的“亲爱的”发呆,我有些实在受不了的想要给裴成龙打个电话,但是每次盯着他的手机号码,我都没有勇气按拨出键。这段时间他消失的太彻底了,难道我真的就是做了一场梦吗?这晚,我赶到会所在化

  • 总裁的私宠蜜爱9章(009乖,别跟我闹脾气)

    原标题:总裁的私宠蜜爱9章(009乖,别跟我闹脾气)小说名:总裁的私宠蜜爱009乖,别跟我闹脾气第二天,沈媛打包好东西去了老宅,刚被杨妈迎进门就听到有人高声说话,声音清脆悦耳还带着一点儿孩子气,是沈靖洁!“洁洁,你回来了!”沈靖洁一头亚麻色短发,耳朵上串满了耳钉,一件骷髅T恤,一条破洞牛仔裤,腰上挂着一条金链子晃悠着,手臂上还缠了一条丝巾,飞快奔过来抱了她一下,兴奋道:“媛媛,我好想你!”沈媛拉开她故做严肃道:“外星人入侵地球?”沈靖洁掐了她一下,嗔骂:“那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沈

  • 云深不知两情痴9章(第九章 面目全非)

    原标题:云深不知两情痴9章(第九章面目全非)小说名字:云深不知两情痴第九章面目全非五年有多长?很长,足足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四万三千多个小时,二百六十多万秒。不长,沧海桑田白驹过隙,屈指一数浑浑噩噩中,早已苍白了记忆凉薄了关系。五年时光,这座繁华都城都变得面目全非,又怎么能奢望一个人没有变化呢?莫褚寻是个例外。岁月没有在他那张刀削斧刻般的俊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一如往年矜贵高傲,气势逼人,浑身都散发着君临天下的尊贵气息。男人就像一块璞玉,在岁月的雕琢下,反而显得愈发沉稳夺目。相比之下,她的变化才真

  • 后来,你比星光远9章(第9章 钻裤裆)

    原标题:后来,你比星光远9章(第9章钻裤裆)小说名字:后来,你比星光远第9章钻裤裆是,这些酒的价格她最清楚不过。若是在以前定然没什么,但现如今叶家已经破产了,她也不能画画了,如果这些酒真要她赔,那也一定是能把她逼死的价格。更别提,她现在身上还压着童童的住院费,哪怕一分钱,对她来说都是宝贝。“我……”看着叶以宁惨白得没有血色的面容,秦洛残忍一笑,戏谑道:“不过叶大小姐也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好歹算是旧识一场,我也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所以,别说我不帮你,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他突然将腿跨开,羞辱性的指了指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