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限制级宠婚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限制级宠婚

第1章 我会折磨你到死的那一天

  夜已深,浓稠的墨水就像调色板一般渲染着整片天空,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四处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微风轻轻地撩动着价格昂贵的摩力克窗帘,窗外的梧桐树微微发出沙沙的响声,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相比于屋外美好静谧的景象,屋子里反而显得火热、不堪得很多。

  只见耀眼的灯光照着红火的大床,两具雪白的裸体纠缠在一起。

  男人性感的薄唇亲吻挑拨着女人雪白妙曼的身姿,女人伸出手臂抱住男人精壮的腰肢,热情地配合着身上的男人。

  一切都是那么契合,那么热情如火。

  只是,男人好看的黑眸里满是冰冷,他眼角的余光死死地盯住不远处被绑在衣柜旁的女人,像催了钻石一般的眸子闪过一抹嘲讽,稍纵即逝,很快,眸子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冰冷。

  “顾念琛……求求你……放我出去好么?”被绑在衣柜旁的女人满脸泪痕地看着顾念琛,好看的月牙眉紧蹙,原本红润的嘴唇此刻已经被她咬的现出丝丝血印,看起来憔悴不堪。汇金地

  “让你进来就是让你看戏的,难道,你不觉得这场戏很精彩吗?”顾念琛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掠人的戾气,他低下头,在女人雪白的脖子上印下一个暧昧的草莓印,身上的女人嘤咛一声,想要吻顾念琛的嘴唇,顾念琛不耐烦地将头一扭,再次啃咬起女人雪白的脖子。

  “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痴心妄想,我爱上你,如果你真的如此厌恶我的话,我明天就离开,从你的世界消失,好吗?”女人不敢看面前正在纠缠的俩人,那样的画面让她觉得很不堪。虽然这样的画面几乎每一天都会上演,但顾念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过分,他居然把她帮来他的房间,让她看戏,那么,下一次,是不是就会叫她去伺候他们?

  “季简凝!想离开?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让你离开吗?”顾念琛抬头看了一眼她,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仿佛在笑她的愚笨不堪。

  季简凝有些落寞地垂下眼帘,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一次又一次冲刷着苍白的脸颊。

  “嗯……琛少……我好热,我快不行了!”身下女人有些难耐地磨蹭着顾念琛的身子,看向季简凝,眼底闪过一抹不屑,这样的女人,就算现在是顾家少奶奶,也没有任何资格跟她抢琛少,她想,只要她在床上卖力一点,一定会深得琛少欢心的,而那个女人,估计连接近琛少的资格都没有!

  “想要是吗?本少爷现在就满足你。”顾念琛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大掌开始往下滑,一把扯掉了女人身上的短裙,女人也很热情地帮顾念琛解开身上的浴袍。

  顾念琛的腰身一挺,狠狠地挺近女人的体内,女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开始迎合顾念琛的律动,房间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热情如火的景象。限制级宠婚在线阅读

  季简凝根本不敢看眼前的景象,但光是听见那羞死人的呻吟她就想从楼上跳下去。

  搬进来那天起,她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不管顾念琛怎么对待她,她都会一如既往地对他好。

  毕竟季家欠顾家的,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

  况且,在很久很以前,她就深深地爱上了他。

  所以,就算顾念琛的心被千年寒冰包围,她总有一天也会融化他的。

  可是现在,季简凝明显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

  胃里突然一阵剧烈地翻搅,季简凝的脸色一变,控制不住地朝着地上狂吐,像是要把胆汁吐出来一般。原文huijindi.com

  看到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做着那些不堪的事,季简凝真的承受不住了,这是本能的生理反应。

  原本还在床上律动的顾念琛看到季简凝的反应,耀眼的黑眸闪过一抹掠人的戾气。

  这该死的女人现在是用这种方法在向他抗议吗?

  觉得他脏是么?顾念琛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身下的女人有些诧异地看着顾念琛,在那么愉悦那么紧要的关头,他居然毫不留念的抽身而出。

  顾念琛随手拿起挂在一旁的浴袍,利落的系上。

  “琛少……”女人有些不舍地看着顾念琛,顾念琛冰冷的眸子扫了她一眼。

  “滚!”性感的嘴唇冷冷地吐出一句,仿佛刚刚跟这个女人热情缠绵的人不是他一般。

  “琛少……”女人有些诧异地看着顾念琛,他刚刚明明那么热情,那么温柔,现在怎么突然变得这般冷漠?

  “你现在给我乖乖走人,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被季简凝弄得一点兴致都没有了,顾念琛的语气已经降到了零点。限制级宠婚在线阅读

  “是,琛少,我下次再来找你。”女人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顾念琛,知道自己再纠缠下去,一定会降低自己在顾念琛心中的好感,还不如暂时先走。

  女人走后,偌大的房间瞬间只剩下顾念琛与季简凝。

  季简凝定定地看着窗外,眼神有些空洞,带着丝丝绝望,如果可以,她愿意做窗外面那颗梧桐树,这样,是不是就不会有贪恋,也不会有痛苦了。

  顾念琛迈开优雅的步伐缓缓地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前所未有的笑容,但季简凝知道,他笑得越温柔,后果就越可怕。

  季简凝有些恐惧地看着顾念琛,嘴唇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着。

  看了眼地上的污秽,顾念琛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眼底却散发着一股掠人的戾气。汇金地

  “你居然敢吐,是嫌我脏是么?”顾念琛靠近季简凝,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挑起季简凝的下巴,强迫季简凝与他对视。

  “我没有……”季简凝别开眼,脸上的表情却透露了她的心思。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床上沉欢作乐,这对她来说该是多么大的耻辱?

  顾念琛解开季简凝身上的绳子,一把拽过季简凝,季简凝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有些害怕地看着顾念琛。

  “你……你要做什么?”

  “我还没嫌你们季家的女人,你现在居然敢嫌我。”顾念琛说着拽起季简凝往外面走,季简凝使劲挣扎着,对怒气正盛的顾念琛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推开房门,外面站在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他们是顾念琛的贴身保镖,对于这样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

  季简凝双眼通红,恨恨地看着顾念琛的侧脸,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他吗?以前那个温柔如水的琛哥,其实压根是个坏到骨子里的恶魔吗?

  在挣扎中,季简凝的拖鞋已经被甩得老远,十二月的寒冬,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季简凝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其实,更凉的,是她的心,对于这段感情,她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

  一路连拖带拽,从二楼到一楼,季简凝的膝盖已经被磨破了皮,隐隐作痛。

  站在清澈平静的游泳池面前,顾念琛的手臂狠狠地一甩,将季简凝甩进了游泳池。

  季简凝的身子往下沉,池子里的水寒冷彻骨,季简凝挣扎着往上爬,她根本不会游泳,越挣扎整个人就越往下沉。

  顾念琛站在岸边,冷冷地看着正在池子里垂死挣扎的季简凝,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

  渐渐的,季简凝的思绪变得有些涣散,她全身的力气早已用光,季简凝放弃了挣扎,整个人沉进了池底。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或许,只要自己死去,就可以结束这一切,所有的人都不会跟着她痛苦了吧?

  身子突然被一双强而有劲的手从冰冷的池水里捞起,季简凝缓缓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顾念琛那张满脸阴戾的脸,“真是个贱女人,居然这么快就适应了冰冷的池水!”顾念琛嗤笑一声,抱着季简凝朝房间里面走去。

  “顾念琛,我求求你……放了我好吗?”季简凝满脸泪光地看着顾念琛,这样折磨人的日子,她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奔溃。

  “季简凝,我说了,从我们再次相遇的那天起,你就注定要被我囚禁,被我折磨,永永远远!”顾念琛的声音如同万恶的撒旦一般在季简凝耳畔回响,季简凝有些恍惚的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第2章 你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季简凝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

  她支撑起酸痛的身子缓缓地从床上爬起来,身上的衣服不知是谁换的,很合身,软软的。

  季简凝将脚放进旁边的拖鞋,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她轻轻地打开房门,外面热闹的声音立即传入她的耳畔。

  季简凝伸出头朝外面看去,只见一楼都是些身穿华丽礼服的男男女女,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声。

  好像是在举办聚会,季简凝走进房间,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晚上八点,她居然从昨天晚上睡到现在。

  季简凝打开床头柜的台灯,脸颊苍白得可怕。

  今天晚上那么热闹,不如趁这个机会离开,跟顾念琛做个彻底的了断。

  想到这里,季简凝琥珀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坚定。

  她换了一身蓝色的长裙,蹑手蹑脚的下楼。

  没人认识她,季简凝顺利地从二楼走到一楼的花园,自从季家败落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线里面了。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很多的围墙,季简凝皱了皱眉。

  门口全部都是顾念琛保镖,她根本没有办法从正门逃出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翻墙。

  想到这里,季简凝快步走了过去,只要能够逃出去,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愿意。

  她已经被顾念琛囚禁在这里一个多星期了,在这一个多星期里,她觉得每一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她是爱顾念琛,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知道顾念琛对她,永远都只有深深的恨意。

  他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她不愿意用这么卑微的方式待在他身边。

  季简凝伸出白皙的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珠,她从未如此惶恐过,心跳快得季简凝直咽口水。

  季简凝环顾四周,这座墙整整有两米高,她该用什么办法逃出去?

  季简凝看到了不远处一块偌大的石头,她快步走了过去。

  弯下腰搬起那块石头朝围墙走去,季简凝使出吃奶的劲将石头放好。

  自己站在石头上面试了下高度,发现还行。

  季简凝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能逃出去,她的心情瞬间无比的激动。

  季简凝伸出手攀上围墙,迈开步子踩到旁边的树枝,顺利地爬到了围墙上面。

  可是,看到围墙外面的景象,季简凝的笑容瞬间凝固在嘴角。

  只见围墙外面笔直地站着二十几个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手里牵着一只庞大凶狠的藏獒。

  季简凝的瞳孔瞬的缩紧,双手死死的抱着围墙边缘。

  “季小姐,请跟我们回去吧。”为首的黑衣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季简凝。

  听到黑衣人的话,季简凝的身子明显地往后面缩。

  身体突然失去重心朝后面倒去,季简凝惊呼出声,就在她接受了预期可能承受的疼痛时,身体却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季简凝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顾念琛那完美得如同艺术品一般的脸,他性感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想逃是吗?”

  季简凝不语,她低下头,捏紧了拳头。

  顾念琛突然低下头,覆上了季简凝温热的唇瓣,接下来便是一阵霸道的索取,季简凝有些惊恐地睁大眼睛。

  这样的顾念琛让她觉得好恐惧,好陌生。

  季简凝下意识地想要躲,顾念琛却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阻止她乱动。

  顾念琛性感的长舌肆虐的撬开季简凝洁白的贝齿,侵袭着她口腔内的每一寸领地。

  就在季简凝以为自己即将缺氧而死的时候,顾念琛却突然放开了她。

  顾念琛定定地看着躺在自己怀里,脸色苍白的季简凝,说道:“季简凝,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语毕,他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在他笑的同时,季简凝心底涌起一抹绝望。

  难道她这辈子都要在这么绝望而煎熬的日子里度过吗?

  季简凝再次被关进了房间,她有些绝望的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外面传来优美的音乐声,觥筹交错,与被囚禁在房间里满脸绝望的季简凝形成鲜明的对比。

  季简凝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整个人,彻骨的寒。

  季简凝看向对面的梳妆台,镜子里的女人,披头散发,脸色蜡黄,嘴唇也干裂得出血。

  当年那个外表光鲜亮丽,不知天高地厚的季简凝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被现实吓跑了?还是早就已经死掉了?

  季简凝自嘲地笑了笑,也许她上辈子就是欠了顾念琛,这辈子才会被他如此折磨。

  房门被人一脚踢开,顾念琛大步流星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季简凝抬起头,身子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顾念琛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的气场总让她莫名的恐惧。

  顾念琛走过来,一把拽起季简凝,季简凝被迫站了起来,顾念琛拦腰抱起季简凝,将季简凝的身子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健硕的身躯随即压住了她。

  “不要……”季简凝下意识想要推开顾念琛,顾念琛的身子却依旧纹丝不动。

  “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惹到我的后果,你是知道的!”顾念琛的吻徐徐的落下,吻上季简凝光洁的额头,随即又掠过季简凝高挺的鼻梁,然后准确无误的咬住了季简凝娇嫩的唇瓣。

  季简凝嘤咛一声,好看的月牙眉紧蹙。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情节,季简凝只觉得心情无比的凄凉,她不能这么卑微地活着,就算季家欠顾家再多,她也有自己的原则。

  想到这里,季简凝张开唇瓣,狠狠地咬上了顾念琛的薄唇。

  顾念琛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痛意,加深了这个吻。

  像是铁生锈一般的血液在俩个人的嘴里蔓延,顺着顾念琛性感的唇角往下滴,滴到季简凝雪白的脖子上,竟然别样的魅惑。

  在吻的同时,顾念琛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他一把撕掉了季简凝身上的蓝裙子,大掌覆上季简凝丰满的胸脯,隔着肉色的文胸,肆虐的捏揉着。

  没有过多的前戏,顾念琛将季简凝白色的内裤撕裂,腰身一挺,狠狠地进入季简凝的体内。

  季简凝的脸色瞬间惨白,虽然不是第一次,却丝毫不亚于第一次的疼痛。

  季简凝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连咬出血也没有哼一声,她知道,不论如何,她都不能在顾念琛面前妥协。

  季简凝悲哀地发现,她浑身赤裸,顾念琛却依旧西装革履。

  这就是爱与羞辱之间的距离吗?

  季简凝满眼泪光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俊美如阿波罗神的男人,如果三年前,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现在会不会是另外一个结局?

  恍惚中,季简凝仿佛看到了一场华丽的婚礼,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戒指套进她的手里,霸道地吻着她……

限制级宠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限制级宠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天降娇妻:冷情总裁一宠成瘾10章

    原标题:天降娇妻:冷情总裁一宠成瘾10章小说名字:天降娇妻:冷情总裁一宠成瘾10.除了我没人能动摇摇头不让自己再想这些,乔子衿掏出手机拨了洛辰和白伊茜的号码,意料之中的无人接听。乔子衿没有泄气,站在原地回想起当时给白伊茜打电话的细节。她记得当时听到的背景音有些嘈杂,轻柔的音乐声和说话声,隐约还听到桌球撞击的声音。可能在桌球室。“您好,请问是您要找洛辰先生吗?”一名服务生打扮的小男生走到乔子衿面前,面带职业微笑地礼貌说道。乔子衿的回忆被打断,听到洛辰二字本能地点了点头。而后一想,洛辰难道转了性子,

  •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10章

    原标题:帝尊独宠惊世狂妻10章小说:帝尊独宠惊世狂妻第十章花主令出苏长然看到这样的鸿蒙,那沉寂的黑眸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整个人静默的气势也似乎多了一丝别样的生机,心中忍不住又惊又喜。惊的是,不过是个小有资质,又会耍小聪明的女子,竟引得好友有此异态。是的,以他们的实力,早已发现花初七女扮男装的身份了。而让他喜的是,他终于有了情绪的波动。苏长然看向正襟危坐的鸿蒙,白玉无瑕的手托着茶香袅袅的玉杯,红润的薄唇轻掀,啜了一口,一套动作行如流水,如画中之人,气质清雅卓卓又孤高神秘,而一股寂寞之意却无端氤氲人心

  •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10章

    原标题: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10章小说书名: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第十章宴会风波(一)从明月殿出来,木青告诉南宫炎纪青雪去了御花园,他问需不需要去将王妃请回来。南宫炎摇头,不急,迟些去宴会也没什么,反正自己对那个什么宴会也多大没兴趣,且让她好好玩儿会吧。南宫炎朝御花园方向徐步走去,不多时就见纪青雪悠然自得的漫步在青石路上。见状,南宫炎忽然停了下来,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纪青雪此刻心情大好,嘴里还哼起歌儿来了:“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看来这女人心情不错

  • 闪婚强爱萌系娇妻好淘气10章

    原标题:闪婚强爱萌系娇妻好淘气10章书名:闪婚强爱萌系娇妻好淘气第十章夏初一言驷马难追夏初摇摇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那么不淑女的事?简逸好玩地看着夏初不停变化的表情,忍不住扬起嘴角。他似调侃却又严肃几分地说:“怎么?不是要给我暖床?”夏初听了尴尬地笑着:“额…嘻嘻嘻嘻…关于这个事…嘻嘻…先生就当没发生过就可以了…嘻嘻…刚刚的也是…”“那可不行,你不是说过,夏初一言,驷马难追?”简逸坐到床边,双手撑在床上,翘起二郎腿,好笑地看着夏初。夏初呆呆地看着他,喃喃自语:“夏初一言,驷马难追……

  • 我家王爷又打翻醋坛了10章

    原标题:我家王爷又打翻醋坛了10章小说名称:我家王爷又打翻醋坛了第10章恶毒的将军夫人于是,在得知林欣妍是将军之女,还是夏国的天才少女之后,颜文逸就果断想方设法解除与林瑾萱的婚约。之后,林瑾萱就不断受到林欣妍与颜文逸的侮辱。就在林瑾萱差不多满十五岁的时候,颜文逸与林欣妍联合想了一个毒计,害死了林瑾萱,而她轩辕瑾萱的灵魂却机缘巧合地入住了林瑾萱的身体。~~~~~~夜深人静,累了一天的轩辕瑾萱终于渐渐地有了倦意。这倦意一来袭,简直就是挡也挡不住。她裹了两床被子,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轩辕

  • 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10章

    原标题: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10章小说:七王誓宠狂妃不可欺第10章自恋,是病“三皇子,还请自重,我与你不熟。”虞子苏毫不客气地道:“还请三皇子让让,小女子还有事情要做。”虞子苏原本看中了小摊上的那个小小的绣着莲花的荷包,但是看着那小商贩为了避免遭受池鱼之灾,整个人已经躲到了很远的地方去,连自己的摊子都顾不上了,也就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小荷包放下了。虞子苏此举完全没有将夜重旭放在眼中,无疑点燃了夜重旭的怒火,夜重旭冷声道:“怎么,堂堂丞相府的大小姐连个荷包都买不起?”“怎么会,小姐,奴婢这里有……”

  • 彩虹之前的恋爱10章

    原标题:彩虹之前的恋爱10章小说:彩虹之前的恋爱第十章游轮晚会继续李诗雅还是没有想到赵美铭这位经理不原谅自己,唉~以后尽量避免跟她说话吧,走路还是不要走在同一条,不然死定的肯定是自己了。李诗雅的脸上消失了那疑惑的表情和失落的表情,脸上重新挂上微笑。李诗雅想要去小芳身边,因为这样比较有人说话,不然跟这些社会大佬沟通好辛苦啊!赵美铭可还没走,实际上她是站在离李诗雅一米左右的地方,赵美铭的脚是踩着李诗雅裙子的,只要李诗雅一走,摔倒的时候,便会所有人对她拍照议论,到时候主角的光环还是自己的。赵美铭嘴上扬

  • 爱如毒香沁入心10章

    原标题:爱如毒香沁入心10章小说书名:爱如毒香沁入心第十章机密泄露“碰!”听到门关上的巨响,洛云狼狈的瘫倒在地毯上,发丝也被因为痛苦而出的冷汗浸湿,苍白的嘴唇被她的贝齿死死咬住。“凉可……你好样的!”洛云一双翦水秋瞳里褪尽了温度,冷意挂在眼角眉梢,触目生寒。这冷意不知持续多久,也不知在她的心里翻来覆去的碾压几遍,片刻后,洛云抱着膝盖,将头埋进去。以最没有安全感的姿势窝在地上。她以为,自己安分守己,好好的完成自己最后的念想,就没什么大事情。她以为,不去计较前因后果,为孩子积点德,就少受点大灾大难。

  • 皇上别追本宫来自二十一世纪10章

    原标题:皇上别追本宫来自二十一世纪10章小说书名:皇上别追本宫来自二十一世纪第十章出谋划策“王妃,难道你就那么喜欢投怀送抱吗?”一道戏谑的声音在程倾城的耳边响起,程倾城的脸颊也是瞬间就是通红了,她一张小脸埋在夜凉轩的胸膛上,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看着程倾城这副模样,夜凉轩也是大手一挥,轻轻的抱住了她。而在程倾城看不见的时候,夜凉轩的眉眼之中变得有些阴冷了起来。随后马车又是颠簸了几次,程倾城就算是再愚笨,她也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程倾城抬头看向夜凉轩的时候,他的脸上的表情也是凝固了起来,哪里还

  • 娇妻有难总裁老公快救驾10章

    原标题:娇妻有难总裁老公快救驾10章书名:娇妻有难总裁老公快救驾第十章正面交锋叶澜依一听就急了,连忙上前,伸手拦住了叶浅。“叶浅,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我们可是你的家人!”“在你们把我扔进精神病院自生自灭的时候,你们就没有资格说这话了!”江雪梅见谈判崩掉,直接撕破了脸:“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简单?”江雪梅直接把保镖都叫了过来,成排的保镖一下子包围了叶浅。叶浅静静地看着周围的大阵仗,面无表情。“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强行把我留下来吗?你这是要非法禁锢吗?”“在这里就是我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