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东莞往事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40 来源:网络 []

书名:东莞往事

第1章 我在东莞

  2015年12月15日。说明huijindi.com

  在群里无意说起这事,突然想写写这些年的事。

  第一次来到东莞这个城市的时候我还是个处的,比特伦苏还纯的那种,那年15岁,还在上学。来东莞打暑假工。

  那是一段值得我用一生去回忆的经历,短短的两个多月,它对我的改变实在太多了,比我之前的十五年还要多,特别是那个叫小丽的三陪妹。

  和大多数人一样,刚单身只影去往异乡时,总带着一股莫名的彷徨,一种似乎无处不在的恐惧,如今回头想想,也不知道那时候是熬怎么过来的,人落异乡,上车的时候只有一个小背包,一个电话号码,一个地址……

  12年前的东莞并没有你们想像中的那么繁荣,说得好听点就是开发中的工业城市,难听一点就只不过是有几个厂房的城乡而已。泥巴路,稻田,瓦房……大多地方和乡下的景色并没有什么区别。

  从窗边掠过的稻田越来越少,红色的,蓝色的霓虹灯也越来越多,从最初的新鲜到后来的麻木,车上其他乘客一个一个下了车,我一次次壮着胆去问司机还有多久才到,直到最后剩下我一人。汇金地

  我不再问了,司机估计也没有耐心再回答我了,我搂着自己的小背包,静静地看着窗外面,那些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景色。

  下车的时候早已是凌晨,即使是夏天还是觉得有一丝凉意。

  当双脚总算能踏在大地上时,我轻轻松了一口气,在车上摇晃的那十几个小时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也许我前面说的那句话并不正确,应该是12年前东莞的大部分地区并没有你们想像中的那么繁荣。但有一些地方还是有着大都会的应有的气派。

  那一瞬间,我有点看傻了,那些七彩闪烁的灯光带给我的感觉是一种震撼,那种无法透过车窗去感受到的冲击,很美……

  可能是一分钟,也可能是一秒钟,我回过神来,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上面有三串数字,上面那两行是“200话亭”的帐号密码,后面那个是我一个没见过面的亲戚的电话,电话卡也是她买给我的。

  我四周看了看,找到了阿姨说的那个公共电话。说明huijindi.com就在酒店旁边那里,我有点犹豫了,虽然已经是半夜了,虽然街上已经没几个人走动了,但还是觉得有点心慌。可能是因为头上“XXX大酒店”那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也可能是因为依旧还站在门外的那两个迎宾生,我有点胆怯。

  犹豫了好一会,我还是走了过去,因为起风了,比起逐渐凶猛起来的凉意,我觉得我应该大胆一点。

  幸好,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

  我拿起话筒,用耳朵压在脖子上,照着外面的灯光一个字一个字按了下去。

  因为以前都是用有IC的那种电话卡,这种用数字的费了我不少时间,幸好我脑子不算差,只输错了一次就成功拨了过去。

  “嘟~嘟~嘟~”响了大概几下对面就拿起了电话,“喂,是不是阿志阿?”

  一个女人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朦胧感,估计还没有睡,一夜在等这个电话,心里莫名有一丝感动,“嗯,是阿志。原文huijindi.com阿姨,你还没睡呢?”

  “还没有呢,你到了吧,没下错车吧。”

  “应该没有,我在XX大酒店旁边这里。”

  “那我现在就过去,你就在那电话亭那里等我,可千万不要别乱跑,我听别人说那里有点乱,有不少人在那里给人抢了钱。”阿姨再三叮嘱后挂了电话。

  阿姨后面那句话起了作用,挂了电话后,我瞬间觉得周围更加森冷了。

  我叉起双手,缩着肩膀抱着背包,乖乖地站在电话亭旁边等人,风有点大,有点凉。

  过了近十分钟还没有见到有人来接我,反而有几个女的被我吓跑了,因为我没有见过阿姨,并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只要有女人向我这边走来我就直勾勾地看着她,估计是把我当坏人了吧。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我看到旁边不远的地方有个石凳,坐在那里刚好能看到电话亭这条路,我想了想就走了过去坐了下来,毕竟坐着等人比站着可好太多了。

  凳子有点脏,但并不影响它的使用,我胡乱拿块纸巾擦了一下,坐了下去。

  就在我坐下没多久的时候,突然觉得后面的背包好像动了一下。

  我第一反应就是转过身去看,有两个小黄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身后面。

  我问道:“干嘛?”同时警惕地想要站起来,这两个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好鸟。

  其中一个小黄毛伸手把我按住,另外一个从他喇叭裤的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弹簧刀说道:“没干嘛,就想看下你包里有什么东西。”

  他们说的是地方式普通话,我刚从乡下出来,虽然会听普通话,但这种没有广东味道的普通话还是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他手里那不停晃来晃去的弹簧刀已经表示得很明白了。汇金地

  我后悔我没听我姨的话,这里旁边全是树,里面看外面还可以,要从外面看里面基本看不到什么东西。

  他们两个一边一个坐在了我的旁边,没拿刀的那个伸手想要去拿我的包,我下意识地死死捂住。

  “放手!”拿刀的小黄毛把刀子抵在我的后腰威胁道。

  一种特有的尖锐感在腰上蔓延,当时也不知道是脑子发热还是真的吓傻了,纹丝不动,手还是死死地抓着背包的肩带,不放手。

  拿刀的小黄毛咬着牙死死看着我,我紧紧抿着嘴,直视着他。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嘿,你们在搞什么?”

  因为我的不配合,不远处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我们三个没人知道。

  那个拽包的小黄毛看了一眼低声对他的同伴说道:“是杨森那叼毛。”

  拿刀的小黄毛恨恨地把刀子收了起来,说道:“我知道。”接着站起来用力拍了我脑袋一下说道:“算你走运,别让老子我看见你。”

  看着小黄毛离开,我才转头看了过去。

  男的,寸头方脸,穿着个小背心,赤裸在外的胳膊肌肉层次分明,看起来很壮实。

  我并没有放松下来,按刚才小黄毛的反应,他们明显是认识这个人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

  那个叫杨森的见我没出声,自己走了过来,大咧咧地用脚轻踢了我一下,“怎么样兄弟,没事吧,有没少东西?”

  我摇了下头道:“没有。”

  他应该喝了不少酒,站在一米外都能感到一股刺鼻的酒气。“嗯,那我走了,天黑了不要在这些地方呆,容易给人盯。”

  然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我鄂了一下,我从来没想过他真是只是单纯来帮我一下,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走了十几步外了,我喊道:“谢谢。”

  杨森没回头,举手挥了下,“嗯。”

  就在我还想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的时候,阿姨终于来了,她一眼就认出了我。我并不知道她是怎么认的,可能是我的样子真的很像一个刚出家里出来的学生吧。

  阿姨走过来,有点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是叫你不要乱跑的么?”

  我并没有说我刚才差点给人抢劫了,只是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阿姨可能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点重了,放轻语气说道:“走吧,今晚先去阿姨那住一晚。明天跟你姨丈去见工。”

  我点头,跟在阿姨后面,一路上她问我什么我就答什么,没有太多多余的话。

  回到阿姨的租房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我发现只有阿姨一个人在家,并没有看见那个同样从没谋面的姨丈。询问后才知道,姨丈这个月在要上夜班。

第2章 杨森

  简单冲洗了以后,阿姨把粥热了一下,招呼我喝完之后便进房睡了,毕竟她明天还有工作。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临时的栖息地,很小,加上房间和厨房估计也就20来个平,都是在外挣血汗钱的,厅上并没有专门留给客人的床铺,甚至连个像样的沙发也没有。我身下是一张竹席,席下便是大厅的地板,我看着天花,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

  我老家是住马路边上的,所以天生对外面的噪音有免疫,等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阿姨已经去上班了,一个赤裸上身,穿着大裤衩的男人正背对着我在小桌子上喝粥。

  不知道是怕吵醒我还是粥太烫,他喝得很小心,并没有那种“赫拉赫拉”的声音。

  “姨丈。”我小心地叫了一下。

  他回过头看了一下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把你吵醒了?”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没见过面的姨丈,戴了个黑框眼镜,可能是一宿没睡的原因,看起来有点文弱,比我一个学生哥的书卷气还要重。

  我一边麻利地起床,一边说道:“没有。”

  姨丈哦了一声,递给我一套新的牙刷说道:“去刷牙吧,厨房里有粥,吃完我带你去见工。”

  我很自觉地把席子也卷了起来,接过牙刷道:“哦。”

  其实我想问他去那里见工的,但想想,自己连出了这个门是那里都不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粥不烫,温热刚刚好。

  姨丈也不是怕吵到我,他好像天生就是个斯文人,吃东西很慢,很小心,那怕是咬个萝卜干也没有那种很清脆的“嘎嘣”声。

  受他的影响,这个早餐我吃得有点压抑,不敢放开嘴“赫拉”地大口大口喝。

  看我吃完了,姨丈拿起搭在大腿上的上衣道:“走吧,我带你去见工。”

  我嗯了一声当是回应,姨丈不是多话的人,我也没有表现得很热情。

  看见我准备收拾桌上的碗筷,姨丈说道:“一会回来了我再收拾吧,等一下又要找人又要填表什么的,要花点时间,我先带你过去。”

  “是做什么的?”我问道,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但一直找不到合适开口的机会。

  姨丈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服务员,就是给那些大老板端菜的。”

  我的心一突,服务员?

  并不是我排斥这个行业,只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两个小黄毛。

  “怎么了?”姨丈可能看到我的脸色有点不对劲,问道。

  我摇头,“没什么,在那里的,是不是我下车那个酒店?”

  我心里祈祷能得到否定的答案,可惜祈祷并没起到什么卵用,可能是我小时候在神台上撒过尿的原因,只要我祈祷的事,大部分都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虽然累是累了点,但工资还不错,而且这个时候没什么地方招暑假工了,我还是托了朋友给我找的。”

  我脸上的不自然一定很明显,要不然姨丈不会一口气说那么多话。

  我还能说什么呢,就像姨丈说的,别说什么暑假工,就连找一个薪资还过得去的工作都不好找,零几年的东莞,工厂多,外来人口更多,找不到事做的人在街上闭上眼就能抓到一大把,我没有任何的资格去挑剔工作的内容和地点。

  我能做的就是祈祷别再遇上那两个小黄毛。

  让我没想到的是,姨丈托的朋友竟然就是昨天晚上“救我一命”的肌肉男杨森。

  他看到我似乎也挺意外的,“是你阿。”

  姨丈觉得很奇怪:“你们认识?”

  我抢先一步说道:“昨天下车的时候我们见过。”

  杨森看了我一眼,很上道地说道:“嗯,下车的时候见过,没想到是你侄子。”

  “这就是缘分阿,以后还要你多多照顾一下他,他刚从家里出来,什么事很不懂。”姨丈把一包烟和一个小红包塞在他手里,说道。

  杨森不客气地接过来,“兄弟,你说的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我不照顾他照顾谁呢,放心吧。”

  姨丈点头称是。

  “那我先带他去填表,填完表刚好能直接上班。”杨森说道。

  “他行李还在我家呢。”

  “晚上回去拿不就行了,多一天班多一天钱呢,兄弟。”杨森道。

  姨丈看了看我,问道:“你是今天上班还是明天?”

  除了刚才打断那句,我一直插不上话,木木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为我主张,见姨丈问我,我一时也拿不了什么主意,便说道:“都可以。”

  当时也是太年轻,没有想得够深,姨丈问这句话的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让我明天再去上班。毕竟在这个事情上他完全有权利替我决定的,让我来说只不是为了不冲杨森的面子而已。

  杨森看我这样说,便说道:“那走吧,我带你填表去。”

  姨丈看了杨森一眼,又看了我一眼道,好像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只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不懂就问,别得罪人。”

  我点头表示明白了。

  看见姨丈走了之后,杨森很热情地搂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兄弟,怎么称呼。”

  “叫我阿志就可以了。”

  “我叫杨森,木子杨,森林的森。”

  “森哥。”

  似乎这句森哥让杨森很受用,他点了点头说道,“嗯,以后我罩你,要是阿文他的人再来找你,你就说你是我杨森看的,包没人敢动你。”

  他说的阿文的人,应该就是昨晚那两个小黄毛了。

  我上道地说道:“知道了,森哥。”

  填表的过程很顺利,我按照杨森说的是来见长期工的,并没有说打临工。人事部那个女的好像和杨森很熟,几乎没有问什么就给我盖了章,连身份证都没有看。

  唯一和预期不一样的就是工种变了,把我分到了和杨森一个部门。

  对于这个变动,我挺满意的,毕竟有个认识的人在一起总比自己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要有安全感。

  点心房是两班倒,我和杨森在的这一班是凌晨12点到中午12点。

  婉拒了杨森邀请去喝酒的建议后,我回到了姨丈的租房处。

  他睡得并不深,我刚开门他就醒了,看到进来的是我,有点意外地说道:“不是说今天上班么?没要你?”

  我摇头道:“不是,录取了,不过分在了点心房,今晚12点才上班,我想着回来收拾一下东西去人事那里报到。”

  姨丈哦了一声后,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阿志,那个杨森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他是在外面吃饭的。本来我也不想找他的,但你也知道,现在连工作都不好找,更别说暑假工了,总之你千万别说他走太近了,好好上你的班。”

  在外面吃饭,这是我家乡的方言,也就是混混的意思,他不说我也知道,我不是傻子,昨晚的事就已经很明白了,而且他左肩上有一个很大的刺青,一个狼头。

  我拿起自己的背包,说道:“嗯,知道了,我打工挣点学费而已,不会和他搞上的。”

  姨丈回房拿了两百块钱塞到我手里道:“这钱你拿去,不够用再问我要。”

  我并没有接,他帮我找到工作已经很不错了,我没有理由再要他的钱,而且这200块并不是什么小钱,要知道我一个月的工资是也才720。

  “我这里还有钱,够用了。我问过了,那里包吃包住,花不了什么钱。”

  姨丈估计也有点舍不得,并没有硬塞给我,只是再三叮嘱我不要和杨森走得太近。

  我除了点头称是外,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终究是有代沟,他并不知道《古惑仔》这一个系列对我们这群80年代的人代表着怎么样的冲击。

东莞往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东莞往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当爱已成过往9章(009她不配)

    原标题:当爱已成过往9章(009她不配)小说名:当爱已成过往009她不配陆正南上前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怒声道,“夏晚晴,你对我妈说了什么?她怎么哭了?”林子薇连忙上前捶打儿子,“正南,你快给晚晴道歉,让晚晴留下肚子里的孩子……那是我们陆家的血脉啊!”孩子?陆正南一怔,下意识看向夏晚晴的肚子,按着她的手逐渐松开。看到男人脸上的怔忡,夏晚晴的心像是中了无数支毒箭一样,疼得无以复加,又不敢让自己把伤痛表现出来。“你怀孕了?”陆正南拧眉问。夏晚晴淡漠地笑了下,“是的!意外怀孕。放心,我不会生下来给你添麻

  • 总裁爱妻成瘾9章(第9章 倒也干净)

    原标题:总裁爱妻成瘾9章(第9章倒也干净)小说名:总裁爱妻成瘾第9章倒也干净瞄瞄电话桌上的火柴盒上的酒店名称,她报上了自己所在的酒店和房间,然后又弱弱的小小声的道:“能不能帮我带一套衣服过来?”“好吧,十五分钟后就是昨晚的那两个要替你做身体检查的人去接你,再见。”说完,元润青随即挂断了电话。莫晓竹颓然的坐倒在地毯上,身子散了架一般的无力,明明只是一个电话,她却仿佛打了一场架一样的被耗尽了所有的精力。裹着床单,眸光定定的落在门上,十五分钟,她只能等待那两个女人来带她离开。一瞬间,有种被包养被羞辱的

  • 替宠罪妃9章(第9章 等待你的到来)

    原标题:替宠罪妃9章(第9章等待你的到来)小说名:替宠罪妃第9章等待你的到来我知道他是马背上长大的人,所以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听着有些吃惊,看来他对中土的文化还是蛮了解的。“你随九夫人过来的吗?”无缘无故他不可能随意进相府的,爹在朝里的官也不小呢。“是啊,我要再来看看你。”“已经看过了,你可以走了。”我撵着他,说实话,与他呆得久了,我有些怕他,他身上有一种肃杀的感觉,即使笑着,也能感觉得到无形中的一种刀光。“做我的新娘吧,你会是扎鲁特大草原上最幸福的新娘。”他低低的看着我的眼,于是,我看到了他眼中的

  • 坏总裁的贴身女人9章(第8章 我并不喜欢她)

    原标题:坏总裁的贴身女人9章(第8章我并不喜欢她)小说书名:坏总裁的贴身女人第8章我并不喜欢她他知道,他已经猜到她的心了,呵呵,他是这么的了解她,却也是那么的伤了她的心,咬咬牙,她轻声道:“我会还你的。”一分不差的全部还给他,只是,五万块真的不是小数目,她一个月的家教才一千多块。有些愁,可她必须要赚到要还给靳若雪。“晚秋,我并不喜欢她,可是,我想留在T市。”想了一想,他还是说了。没有再回应,她与夏景轩现在除了那五万块钱的关系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关系了。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宿舍,小靖立刻就迎了过来,

  • 限时追妻:七少的私有恋人9章(第9章:他抱着她,一起睡)

    原标题:限时追妻:七少的私有恋人9章(第9章:他抱着她,一起睡)小说名:限时追妻:七少的私有恋人第9章:他抱着她,一起睡一般而言,陪他过夜后的女人,他都不太会记得,更不会在工作的时候想起。而那个女人,昨天非常忙碌的时候,脑海里偶尔还会跳出她的脸。他以为,那只是因为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特别的女人,吐唾沫,砸乳液,呕吐,这三件事在他心底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若真是她救下他,事情好像变得更有意思了……好像记得手下说过,她也住在医院里。“她住哪个病房,带我去。”天未亮,发了一天的高烧,好不容易才睡下的女人更不可

  • 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9章(009都不在意)

    原标题: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9章(009都不在意)小说名:黑色豪门:冷少的地下妻009都不在意澄澈的水眸,讷讷的看了一眼身前的他,轻轻点头。“是”对于她而言,金钱真的很重要。深沉的夜里,墨染的瞳仁紧缩了一圈,盯着她的视线,变得愈加冷冽起来。半响苍井琰讪讪一笑,微凉的薄唇再一次袭上她言秀人的雾眸。揽着思一纤细腰肢的大掌,狂野的在她娇嫩的小身子上游离开来,动作明显带着几分粗暴与发泄。大掌所到之处,无不掀起一股冰寒,即算隔着薄薄的衣物,也不由得让怀里的小思一一阵寒噤。他的手好冷好冰就如同,在寒冷的冰

  • 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9章(第9章故伎重演)

    原标题: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9章(第9章故伎重演)书名:误惹大总裁:迷糊妈咪快点逃第9章故伎重演“你怎么还在这里?”剑眉紧蹙,冷寒的语气满是不耐的质问着她。“我……我只是看你好像很累,所以,给你端了一杯咖啡过来,你,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奈奈心虚的解释着,无辜的摆着自己的小手,深怕他觉得自己在有意讨好他,继而更讨厌自己。对,她没有讨好!她只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而已。“哼!”他讥诮的轻哼一声,不屑的瞟了一眼桌上冒着热气的咖啡。没有其他意思?这个解释还真的很到位!只是,他不信。“景奈奈!你

  • 冷面总裁别太坏9章(第九章第一次和男人牵手?)

    原标题:冷面总裁别太坏9章(第九章第一次和男人牵手?)书名:冷面总裁别太坏第九章第一次和男人牵手?即使在这么拥挤杂乱的空间里,她却依旧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只属于他的气息。很舒服,就仿佛是,封闭空间里突来的一股清风。让原本在逼仄空间里有些呼吸不畅的她,舒服了几分。似乎很久,他才反应过来。抽回搁在她腰间的手臂,神色自如,淡漠依然。他突然的抽离,让她的心,稍微落空了一秒。但随即散了去。心情,依旧很好。即使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她就已经很知足了。“叮——”的一声,电梯在一楼停了下来。“到了。”他提

  • 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9章(第9章:流氓?)

    原标题: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9章(第9章:流氓?)小说名: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第9章:流氓?“你不是说它好不好只有我自己知道吗?现在,你是不是也知道了呢?”他居然用这样的法子让她知道?“流氓。”安妮啐他一口,简直是太流氓了。“流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骂流氓呢,靳圣煜放浪的笑道,“那我不做点流氓做得事情岂不是对不起自己?”说完他便低下了身子。“喂,你到底要干什么?”直到此时安妮才有点危机意识了,好像,真的惹到老虎了,怎么办怎么办?她急得快哭了,“我已经知道你那东西完好了,现在你可以放开我

  • 邪少的钻石新妻9章(第9章:介绍一下)

    原标题:邪少的钻石新妻9章(第9章:介绍一下)小说:邪少的钻石新妻第9章:介绍一下今天是儿子十岁的生日,老爸说要把他公开了,给凌阳一个真正的身份,为他以后的人生打好基础。她是不介意了,反正当年她就是仗着沈家财大势大,知道有人会替她收拾残局,她才做了那么大胆的事情。想当年当她快功德圆满大学毕业的时候,跟她相恋了2年的男朋友突然提出跟她分手,她从小长得不漂亮,根本没男人会喜欢她。想当初有个男生跟她告白,她那个激动啊,二话不说答应了。可是当她快快乐乐地毕业,等着跟男友共浴爱河时,那个男人突然提出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