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阴婚绵绵:冥夫狠狠爱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阴婚绵绵:冥夫狠狠爱

【001】 诡异的兼职

  好冷啊!咋这么冷啊?

  一只冰冷的手抚上我的脸庞,轻轻摩挲着,我很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实在太重了,就像灵魂出体一样,浑身麻麻的,动弹不了,可脑子却十分清楚。阴婚绵绵:冥夫狠狠爱在线阅读

  接着那只手插入了我漆黑浓密的头发,然后半截湿漉漉的舌头,开始舔舐我的脖子。

  尼玛,滚蛋,我在心里不停怒骂着,可身体却没有半点反抗能力。

  “亲爱的,我终于等到你了,我的爱!”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的声音好听极了,低低的呢喃都充满了极大的魅惑力,接着那舌头开始往上面移,堵住了我的唇,轻咬,辗转吸吮,贪婪地攫取着口中的芬芳,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我不自禁娇吟出声,浑身软绵绵地攀附在他身上,一只冰冷刺骨的手伸进被子里撩开我的裙摆,慢慢往下身探索。

  那手仿佛带着某种魔力,所过之处无不引得我战栗不止,我只觉得一团火从小腹处慢慢升起,往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我难受地扭动着身子,似乎在迎合着他的触摸,他轻咬了一下我的耳垂,“别急,小东西,马上就给你……”

  终于他像冰雕一样重重压下来,我眼角溢出了泪,隐忍着,压抑着……

  很快我细汗淋漓,漫步云端或坠入谷底,上天入地,反反复复的沉沦,直到身下一痛,彻底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布置奢华的高级酒店套房。

  我摇了摇头,记忆一点点复苏,这是我昨晚接的兼职,美名其曰房间整理员,实际就是来睡一晚压压邪气的,虽然带着点迷信的说法,但报酬着实不低。来自huijindi.com

  这时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我打开一看:你好!任务完成得很好,你可以离开了,钱已经打入你账户了,合作愉快!

  我翻身下床,咦?身上怎么酸痛无比啊!接着我看向床单,那上面星星点点的梅花印记让我怔住了。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努力回想着,好像做了一个春梦,被一个男人肆意掠夺着,完全不能动弹只能任他予取予求。

  我擦,那不是梦,是真的!我被人算计了,清白就此葬送了不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我气得打电话找雇主理论,对方拒不承认,还说房间里有监控录像,让我找到证据了再闹。

  很快我在墙角找到了针眼摄像头,画面显示雇主把我送到房间门口就走了,房间里自始至终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彻底懵了,隐隐觉得事情很蹊跷,但就是说不出哪里不对。

  难道是大姨妈提前来了?不可能,一向很准时的啊,再说身上的酸痛怎么解释呢?

  我郁闷地走出房间,经过大厅时,一个女服务员叫住我,说派车送我回去。阴婚绵绵:冥夫狠狠爱在线阅读

  我点点头,接着眼前一黑,一块丝质的绸布蒙在我眼睛上,我拼命去抓扯。

  “别动!这是我们宾馆的规矩,路途不能让客人看见。”

  我怔了怔,随即想到了来时也没有看到路,车窗是黑色的,一点看不见窗外的景色。

  “不对,我来时就没蒙我的眼睛啊,……”

  “呵呵!因为,来时路不一定是归途!”

  耳边响起另一个声音,听上去阴冷无比,我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接着我被推进了车里,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血红色,估计蒙眼的是块红布。

  没一会儿,车子停下来了,那个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好了,只能送你到这儿了,何去何从看你的造化了。”

  尼玛,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下车了,幸好落地是软绵绵的草地,蒙眼的红布也解开了。

  我转身一看,周围哪有车辆的痕迹啊?那车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我只觉得汗毛都立起来了,那个宾馆太邪门了,以后千万不要贪财接这种不靠谱的活了。汇金地

  忽然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我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个冰冷的东西就靠在了我脖颈间,我侧头一看,差点没叫出声来。

  骷髅!竟是一个恐怖至极的骷髅头!

  虽是惊恐之极,但我还是用手去推搡,想把那鬼东西推开。

  “啊,你不要缠着我啊!我们无冤无仇的……”

  “阴女开路!万路顺从!我等这一天好多年了,终于有人带我走了!”

  说的啥东东啊!完全听不懂!

  忽然那东西飞到了我眼前,伸出舌头似乎想舔我,此刻我已经吓傻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极富磁性的男性嗓音在身后响起。

  “敢动我的女人,简直是找死!”

  这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呢,我还没回过神来,只听一声惨叫声响起,那骷髅头落地滚了几圈后就化作了一缕黑烟。

  很快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好冷啊!咋这么冷啊?我几乎快冷得无法呼吸了。

  “冻坏了吧,走,我带你回家!”

  一只手缠上了我的腰肢,力度之大让我竟不能有半分的挣扎,我朝四周看去,雾蒙蒙的一片竟不能看清任何景物了。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你,你是谁啊?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惊恐地喊道,感觉脚下已经腾空了,好像是在飞行的感觉。

  没有回应,只是腰间那只手把我抓得更紧了,同时冰冷刺骨的感觉更甚。

  没一会儿,我感觉脚着了地,这才发现置身于一个古色古香的旧时小姐闺房,

  “宁儿,躺床上去,我身上的阴寒会伤着你的。”

  接着我被轻轻放到床上,被子轻柔地盖在身上,这下倒暖和了不少。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你到底是谁?”

  “华晨忆,你今生唯一的男人,你可记牢了!昨晚我破了你的守宫砂,阴门大开,你今后会被百鬼缠身,命运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别怕,有我在,一定能护你周全的。”

  是他!昨晚那个男人真的是他,怪不得我觉得声音好熟悉!

  “为什么找上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和雇主勾结好了的?”

【002】 生死相依蛊

  我气愤起来,尼玛,果真是被人算计了,让人,不,让鬼强了,我咋就这么倒霉呢!

  “那不是一般的宾馆,是接纳阴人和阳人的阴阳宾馆,昨晚是一年一度的洗阴大会,很荣幸你被选中了……”

  我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这家鬼宾馆每年要从阳间挑选阴力强的女孩入住吧,为宾馆注入新的阴气,很不幸贪财的我撞上了。汇金地

  “你被带进来的时候,我恰好在场,惊鸿一瞥我就知道你是我要的人,辗转浮沉了这么多年,我终于等到你了……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却仿佛带着某种魔咒,明明我还有满肚子疑问,却感到眼皮好重,一股睡意席卷上来。

  “今晚我要你!只有沾上你的血,才能种下生死相依蛊,随时感应你的危险。”

  什么?这番话顿时把我惊着了,我使出全身力气坐了起来,这下正好撞上了他的脸。

  他的面容尤如雕刻般俊美,轮廓分明,入鬓的英挺剑眉,山峰般高挺的鼻梁,性感轻抿的薄唇。双眸深邃如黑曜石般璀璨,眸里一望无垠,像两漂深渊,望不到底,微微上扬的嘴角含着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擦,这男人帅得也太过分了吧,我不由看入神了……

  “怎么?满意你男人的长相吗?小心口水别掉下来了。”

  我一记粉拳砸在他胸膛上,是不是有病啊?成天想着占我的便宜。

  出乎我意外的居然有实体,尼玛,鬼不是都虚无缥缈的吗?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这重要吗?你只要记住你属于华晨亿这个男人就够了,我会让你很快镌刻上我的名字,在心底在眉间。”

  特么我真的很想骂一句神经病,但脑袋却越发昏沉,我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迷蒙中一只手穿过了我的黑发,滚烫的唇落在眉间,脸颊,灼热的气息很快将我包围。

  尼玛,滚蛋,我低喃出声却浑身无力,只有任由男人肆意掠夺。

  接着他擒住了我的唇瓣,嘴唇与嘴唇辗转相贴,一点一点地厮磨着,好像要磨尽一切的温软与缠绵,我难受地扭动起来,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不自觉紧紧贴着他。

  很快我感到自己置身于一片汪洋大海中,不断沉沉浮浮,直到耳畔传来满足的低吼声……

  不知过了多久,我悠悠醒来,看向窗外已经大亮了,我挣扎着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寝室里。

  我揭开被子一看,床单上星星点点的梅花印记映入眼帘,华晨亿这个混蛋!

  我一拳狠狠砸在床单上,没想到那血迹忽然流动起来,组成了一行小字:蘸着此血在你手心写下你的生辰八字,从此和我生死相依,命运与共!

  我彻底懵逼了,这血明明已经干了,咋会突然流动呢?

  还有这手心写生辰八字,太玄乎了,感觉就像是下蛊,我才不要上当呢。

  刚转过这个念头,我的手传来一阵刺痛,居然直直地往床上伸去,尼玛,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啊?别忘了我才是主人呢,千万不要受别的力量指使啊。

  我刚想大骂,忽然想到那个华晨亿说过的话,看来并不是危言耸听,他的确有这个能力左右我。

  于是想想还是算了,被逼还不如自己主动,我伸出手指蘸了点血,摊开手心却惊呆了,这是什么东东?

  手心上面有一行红色的大字:华晨亿洛宁

  在他的名字下是一行数字,我看了看好像是他的出生日期吧,原来这家伙比我大五岁呢。

  我顿时明白了,我把生辰八字写在名字下,这生死相依蛊就种下了吧,从此我就是他的人,再也跑不掉了。

  到底要不要从了他呢?我的手指僵在半空中,一时倒没了主意。

  忽然一个声音从心里钻出来,从了吧,让他保护你,生生世世。

  我摇摇头,想把这声音抛开,但却好像在心里扎根了,不断一遍遍重复着。

  终于我受不了了,弃甲投降了,飞快在手心写下了我的生辰八字。

  落下最后一笔时,那血开始鲜活起来,顺着我手心的掌纹流动着,渐渐侵入了我的肌肤里。

  “洛宁,你在那儿发什么呆呢?今天不上课,我们去逛逛超市啊。”

  我猛地回过神来,转身看向室友也是我唯一的闺蜜,陈言珊,她正披头散发向我走过来。

  我反应过来连忙说好,你快去洗漱一下,我们就出发。

  说着我连忙把被子铺开,遮住床上的痕迹,要是被她看见了会被笑死的。

  幸好她点点头转身走开了,我这才掀开被子想把床单换下来,却惊讶地发现床单上干干净净,一点血迹都没有。

  直到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我还在思索着这些离奇的事,对陈言珊的问话心不在焉的,她对我非常不满。

  忽然她哭了起来,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问她怎么了?她啜泣着说刚才爸爸打电话来,说哥哥撞邪了,叫我马上回去。

  “你别怕,我陪你回去一趟吧。”

  陈言珊点点头,紧紧抓住我的手,好像有了主心骨。

  三个小时后我们下了车,陈言珊的爸爸已经在车站等我们了,脸色非常不好,一看就是好几天没睡觉了。

  “言珊你回来了就好,爸爸实在是没辙了啊,你读书见识多拿个主意也好啊。”

  陈言珊连忙安慰爸爸说没事的,这是我同学洛宁,特意来帮忙的。

  我寒暄了两句,说先看看人再说吧。

  很快我们走进了客厅,眼前的情景却让我呆住了,只见陈言军趴在地上,流着口水一脸呆滞的模样。

  陈言珊猛地哭了起来,冲过去抱着哥哥使劲摇晃,对方却没有一点反应。

  我拉着陈言珊,转身问陈叔叔他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他一直在镇上打工呢,前天突然跑回来,蓬头垢面地看着我,问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撞鬼了,有个女鬼要从游戏里钻出来害他……”

  忽然身后传来陈言军鬼哭狼嚎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我扭头一看,只见他正又蹦又跳,口中叨念着,“你不要打我啊!好疼!好疼!我不去,不去!”

阴婚绵绵:冥夫狠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婚绵绵 或 冥夫狠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闪婚新妻9章(第9章:正牌老公)

    原标题:闪婚新妻9章(第9章:正牌老公)小说名字:闪婚新妻第9章:正牌老公“你疯了!”顾宁听了,快速抽回自己的手,突然间又笑起来,“弟弟,姐姐不适合你。”笑着,她走进一边的ATM。也不管许铭城在旁边看,快速从里面取出一万块钱,连同刚才的现金,交给许铭城:“许先生,这是你车子的赔偿费用,再见。”她最后还是决定忍痛,把所有的钱都给他,就算有保险公司她也不管了,只想赶紧走人,结束这场无稽之谈。她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是他疯了就是她要被整疯了。许铭城看着手中的钱,有些生气:“顾宁,我说的是认真的,难道你不相

  • 夜来香:美人如玉9章(第9章 孤男寡女)

    原标题:夜来香:美人如玉9章(第9章孤男寡女)小说书名:夜来香:美人如玉第9章孤男寡女我不时的回头朝母亲看去,欧罗拉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她苦笑了一下道“哥哥,你这么恋家怎么干了这一行?”“不用叫哥哥,我们差不多年纪,你叫我苏锦就好了。”我有些不好意思了。“以后你就会习惯的,我们都是你的公主,你是我们的哥哥,这样叫是应该的,楠姐也有吩咐的,不然会被楠姐骂。”欧罗拉顿了顿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刚开始是做服务员的,李总和洪总看的起我,让我上这个班我自然也要对得起老板。”我始终也不提自己干马

  • 完美恋人9章(第009章 拯救母女)

    原标题:完美恋人9章(第009章拯救母女)小说:完美恋人第009章拯救母女“疏小姐?302?”林寻先是一愣,随后是二愣,接着是三愣,并脱口而出,“疏小姐不就是疏流影?这个清纯小护士怎么已经有男朋友了?”在林寻心里,疏流影是多么的纯洁啊,而且又是个护士,可以来搞个制服诱/惑,可这么有制服诱/惑的妹子怎么就有男朋友了呢?纠结归纠结,任务还是必须去完成的,所以穿上衣服的林寻就直奔三楼。还没走到三楼,林寻就听到了锅碗瓢盆砸来砸去的声音,这让他更加疑惑,难道疏流影的男朋友连包租婆都不放在眼里?包租婆不是这

  • 绝代狂徒9章(第九章 圈套!)

    原标题:绝代狂徒9章(第九章圈套!)小说名:绝代狂徒第九章圈套!捏着电话的薛志林一脸僵硬!讨好的谄笑也被直接掐断了,脸色从尴尬转为阴沉,终于是忍不住对着手机破口大骂:“好你个李德康,不就是一个县卫生局的常务副局长嘛!老子每年进贡没三十万也有二十万,事到临头,不帮忙就算了,竟然还直接挂我电话?!”骂归骂,薛志林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始寻找第二个求援对象——就在此时,叶白忽然笑眯眯说道:“薛老板啊,那个……我提供一个线索啊,被我落了面子的科长,姓金,三十左右,我估计可能身份不普通。因为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秘书

  • 强手至尊青云路9章(第9章 回来报仇的)

    原标题:强手至尊青云路9章(第9章回来报仇的)书名:强手至尊青云路第9章回来报仇的叶天走了,骑着他那台老妈宋花花为了奖励他公务员考试第一并且被市公安局录取的小鸟电动车走了。其实叶天家里条件不错,老妈宋花花现在是东海市东海区妇联办公室主任,虽然基本上算是个冷衙门,但也算是个有些实权的国家干部。而叶天那个在家里窝囊透顶的老爸则更加高级一些,现在是东海商学院的常务副院长兼法理学教授。按照这样的条件叶天自己家里是有一台帕萨特的,可是叶天没什么兴趣,宋花花也从来不开,因为她不会。她这个人哪点都好就是路痴加

  • 雪花飘舞岁月悠长9章(第九章 陋室公主)

    原标题:雪花飘舞岁月悠长9章(第九章陋室公主)小说:雪花飘舞岁月悠长第九章陋室公主他嗤笑了一声,大概是觉得我这个女人简直太无脑。他从抽屉里拿出支票本,大笔一挥,填上了金额。“二百五多难听,多给你十万,再去买套衣服穿。”二百六十万的支票递过来,眼睛都不多眨一下,有钱人真是好。对我来说,这可近乎是个天价金额了,以至于让我心甘情愿卖身,还一卖就是三年。我掩饰了心里的酸楚,满脸欢喜地拿着支票,然后用力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金先生!”“既然已经是我的女人,叫我禹坤就行。”他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转身从

  • 我和美女董事长9章(第9章 没有骨头)

    原标题:我和美女董事长9章(第9章没有骨头)书名:我和美女董事长第9章没有骨头张伟抚摸着何英的身体,感觉这女人骨子特软,好象没有骨头一样,下面迅速有了反应。何英身子越来越软,最后等于全部靠在了张伟怀里,张伟的身体感觉到何英柔弱无骨的软滑和温热,裕望一浪高过一浪。张伟嘴里对小郭说开慢一点,心里巴不得再快点,最好让何英彻底晕倒,躺他怀里才好。何英做痛苦状,一只手抓住张伟的手不放。张伟安慰何英说很快就到了,边挪动了下身子,手一动,正好从何英胸部上滑过。“我靠!这么大的小兔子,不是乳照撑起来的,是真的。

  • 我的冰山美女上司9章(第9章 温馨的台灯下)

    原标题:我的冰山美女上司9章(第9章温馨的台灯下)小说名称:我的冰山美女上司第9章温馨的台灯下采访结束,晚上,在柳月家的书房里,在温馨的台灯下,我泡上一杯茶,点着一棵烟,摸起笔,展开信纸,看着写字台上相框里端庄美丽的柳月,带着无尽的甜蜜和牵挂,怀着缠棉的亲情和思念,给柳月写信。“月儿姐,此刻我正坐在你家的书房写字台前,坐在你曾经无数次坐过的椅子上,边看着你娇美的面容,边想着你无边的温柔,给你写信。今天我终于收到了的信息,好高兴……你走了2天了,2天,对我而言,仿佛是漫长的2年,我每一刻每一秒都在

  • 千言万语杯莫停9章(第9章:把她的衣服脱了)

    原标题:千言万语杯莫停9章(第9章:把她的衣服脱了)小说名字:千言万语杯莫停第9章:把她的衣服脱了然而,东方烈身旁那一个个身穿黑色西装,笔直的站在一旁的数十名手下,却一个都不敢上前来,身子有些不住的颤抖,低着头什么话也不敢说。他们哪里敢直接上去脱唐小可的衣服啊,就算东方少爷他再怎么不喜欢这女人,但是她也是少夫人,是东方少爷的女人啊,要是真动了,指不定怎么死的。“东方烈,你这个变态!!!”唐小可气的浑身发抖,站起来握着拳头就想要朝着东方烈打过去:“疯子!!!”“变态?!疯子?!”东方烈一伸手就直接

  • 辣妻如梦情似火9章(第09章 意料之中的答案)

    原标题:辣妻如梦情似火9章(第09章意料之中的答案)小说名:辣妻如梦情似火第09章意料之中的答案顾修然将苏凉烟抱到沙发上,动作轻柔无比,仿佛她是一件易碎的珍宝。管家徐叔紧跟在后面,见顾修然对苏凉烟如此重视,高兴的像捡了块儿金元宝似的。他面向厨房,扬声召唤道:“老婆子,娜娜,出来一下!”话音落地,厨房里并肩走出两个女人。她们一个五十多岁,一个三十多岁,分别是徐叔的妻子女儿。徐叔看向苏凉烟,憨笑着介绍道:“苏小姐,我是这里的管家,这两个是我的老婆和女儿。苏小姐叫我徐叔,叫我老婆徐婶,叫我女儿娜姐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