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早安,鬼王大人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早安,鬼王大人

第1章 供妻

  破旧的瓦房里,大伯一家老小跪在一座尖嘴动物的泥土雕像前,而我穿着一身的红衣,被绑在凳子上,嘴里塞着布头。早安,鬼王大人在线阅读

  “黄大爷,这是俺家最漂亮的姑娘,将来一定是个美人儿,还请您收下,保佑俺们事事顺利,财源广进。”大伯双手合十,虔诚的说。

  他说完奶奶又重复了一遍。

  我神情木然的看着他们,一动不动,听到最后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奶奶说完后,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阵的腥臊气,供案上的酒似乎动了一下,大伯顿时双眼放光。

  一阵冷风吹到我身边,在我周围打着旋,那股腥臊气更加重了,我被冻的一直在打哆嗦,浑身发抖。

  大伯他们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悄声的站起来,慢慢的往外走……

  我绝望的看着他们,眼泪被冻在脸上,成了一块块冰碴。

  突然,身边的刺骨的冷意骤然消失,我像是被人直接扔到了水里,手脚被束缚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下沉。说明huijindi.com

  呼吸受阻,脸色涨的紫红……

  “救命,救我……”我内心绝望的呼喊着。

  一具冰凉的身体缠上我,不等我低头,水纹一荡,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我张着嘴,想要呼喊,却猛然被人用嘴堵住,他顶开我的牙关,攻城略地,在我将要窒息的时候,动作温柔起来,含着我的唇瓣辗转吮吸。

  手脚被束缚着,我无计可施,只能任他轻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同时身体慢慢的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燥热。

  他冰凉的大手在我身上摸索着,找到我的衣扣,一颗一颗的解开,同时放开我的唇,舔舐着我的耳垂和脖颈。

  我喘着粗气,感受着他强壮有力的肌肉,在他的刺激下,竟然升起了一股对他的渴望。

  那人轻轻的吮吸着我脸上的泪珠,说:“终于找到你了,吾爱!”声音低沉清冷,透着一股恨意,可说出来的话却满是思念。早安,鬼王大人在线阅读

  我仰着头,无声的嘤咛着,他紧紧的抱起我,抓着我的腿,慢慢的分开,同时一只手覆上我的……

  意识到下面将要发生什么,我身上的热情褪去了不少,可还不等挣扎,撕裂的疼痛侵袭了我……

  “啊!”我猛地做起来,目光带着惊恐的看着熟悉的房间,缓缓吐出一口气,还好是一场梦。

  可,也不全然是。

  我叫陆钰,大四学生,现在在一家私企实习。

  而我的另外一重身份就是供妻,陆家的保家仙黄大爷的供妻。

  供妻是陆家村不入流的习俗,就是把自家最漂亮的女孩送给当地的精怪,求他们保佑自家平安,其实就跟卖女儿差不多。

  虽然这习俗一直存在,但是到了我这一辈,我却是整个村子唯一的供妻,也是唯一一个活过十八岁的。

  我的父母早年上山砍树出了意外,一直是大伯我养大,在我十六岁那年,他们把我送给了陆家的保家仙黄大爷,也就是一个修炼成精的黄鼠狼做供妻。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因为这事,大伯没少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但自从我成为黄大爷的供妻后,陆家的日子真的越来越好了。

  我缩在被子里,身上还是止不住的发冷,这是这个月第一次梦见被送给黄皮子的场景。

  叹口气,我开始穿衣服准备洗漱上班,可当我拿起手机的那一刻,却霎时间怔住了,全身的血液仿佛停止。

  2015年11月10日

  我的生日,同时也是我被送给黄大爷的日子。

  晚上再准备那些东西应该也来得及吧,我庆幸的想着。

  眼看就要迟到了,我再也不顾其他,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往公司跑。

  刚进电梯,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感觉今天的电梯里似乎有些臊气。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我往角落挪了下,离旁边抱狗的大妈远一些,可是臊气并没有减少。

  尤其是自从大妈下了楼,电梯里的臊气似乎更加浓郁了,我捂着鼻子,感觉这股臊气似乎有些熟悉。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多想,耳边就传来一声声尖锐的呼喊,似哭似泣:“我的妻……我的妻……”

  随着声音,电梯猛地停止,臊气弥漫。

  我心里一凉,终于想起来了我成为供妻的那一晚,这股子臊气就曾经盘旋在我身边。

  “我的妻……”那道呼喊突然加大,电梯倏地下降,我如坠冰窖,紧紧的攀着扶手,脸色惨白。

  咯吱一声,像是硬物直接卡住了一般,电梯渐渐的变慢,然后停止。

  门缓缓打开,是在一楼,我惊慌失措的往外跑,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可刚刚迈了两步,感觉一只毛茸茸带着臊气的爪子突然箍着我的脖子,往后拖我,想要呼救,却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他来了,黄大爷来了……

  我再次被拉回电梯里,门再次合上,我心中满是绝望。

  “我的妻,你跑什么?”一道尖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不是你的妻子。”我艰难的说着,想要挣开他,拼命的把桃木剑往脖子上的爪子上戳,却绝望的发现一点用都没有。

  一千多买的,竟然这么不顶事,我心里恨透了那个骗人的道士。

  把桃木剑扔到一边,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黄大爷,您是我家的保家仙,应该知道当初我是被大伯一家强迫着成为你的供妻,这不作数。”

  凭心而论,我对保家仙并没有太多的畏惧,毕竟在我们陆家村大多时候他们都是以守护神的身份出现,所以现在面对着黄大爷虽然害怕,但还不至于彻底崩溃。

  他在我耳边阴森森的笑着,拼命的往后面拽我,“老子不管那些,你就是我的人。”

  我死死地拽着电梯的扶手,脚拼命的在地上跺着,想要挣脱他,也想让外面的人听见里面的动静。

  “啊……”

  我被他直接一拳打在肚子上,身体不由的佝偻起来,双手捂着肚子,额头满是冷汗。

  他冷哼一声,直接把我扛在肩上,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带着我穿过电梯,周围的景物就好像是快进镜头一般。

  他把我扔到地上,还在我腿上踢了一脚,恶声恶气的说:“不听话的婆娘,老子亲自来找你是给你脸,你还敢拿乔。”

  我蜷缩在地上,肚子和腿都疼的要命,死死地咬着牙关才没有叫出声。抬起头,看清周围的环境后,我倒吸一口冷气。

第2章 救命还是送命

  这竟然是一处坟地,枯黄的杂草,断掉的树枝,冷风阵阵。

  不由的,我身上有些发抖……

  腥臊气混着冷风,漂浮在周围,一只长着黄色汗毛的手抬起我的下巴,“不跑了?”

  我这才看清了黄大爷的真面目,就算是成精了他也是那副尖嘴猴腮的模样,豆大的眼睛闪着绿光,肆意的打量着我,尤其是我的胸前。

  我恨恨的对着他吐了口唾沫,既然已经注定逃不掉了,那还怕什么?

  “呵,挺有骨气。”说完他一脚踩在我的手上,阴笑着说:“老子就喜欢烈性子的,有味道。”

  我慢慢的往后挪,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都怪自己记性不好,昨天加班忙疯了,忘记准备黑狗血和公鸡血。

  他蹲下身子,一把抓住我的腿,满是黄色汗毛的双手顺着我的双腿慢慢往上走,眼中渐渐燃起火焰。

  眼看着手就要碰到我的腰带。

  我右手攥着一把刀子,忍着眼泪,趁他低头的一瞬间直接扎了过去。

  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敢伤害他的,毕竟伤害了保家仙,就相当于断了自家的财路,严重者,还会有性命之忧。

  噗嗤一声,我闭着眼,仿佛听见了刀刺进肉里的声音。

  “啊……”他惨叫一声,直接扬起手给我一巴掌。

  我被他打的在地上滚了一圈,还不等我缓过来,他直接一脚踩在我的手上,疼我的龇牙咧嘴。

  这时,一阵大风吹过来,周围的腥臊气被吹散,渐渐升起一团雾气。

  黄大爷动作一僵,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最后竟然转身跑了。

  我不顾形象的趴在地上,一时间疼得我动都动不了。

  一阵悦耳的铃铛声传来,扭头顺着铃声看过去,就见雾气中,一人身穿玄色衣袍缓步而来,手上拿着一个黑亮的铃铛。

  “很疼?”一道淡雅清润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雾气渐渐散去,我这才看清他清冷的脸上竟然有些慈悲,只不过很浅。

  我吐出一口血沫,挣扎着坐起来,“没事,能不能扶我一把,我起不来。”

  我话刚说完,铃铛声消失,他神情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眼中闪过欣喜,转瞬就被狠辣所替代。

  心中一凛,我慢慢的往后退着,强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起来,不打扰了。”说完就连滚带爬的起来,往身后跑着。

  身后传来一阵的大笑声,那声音中似乎有着彻骨的恨意。

  还没等我跑几步,就被人揪住了头发,“啊……”我护着头皮,惨叫一声,直接摔在地上。

  “想跑?”刚刚还面带慈悲的男人现在竟然面色狠厉的看着我,恨不得生吞了我。

  “你想干什么?”我声音开始发抖,腿肚子开始发颤,这男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这位大哥,我是被人硬拽来这里的,如果冒犯到了你还请见谅,我这就走,你不要伤害我。”我解释着前因后果,想要让他放过我。

  一靠近这个人,我已经知道他是什么了,自从我成为黄大爷的供妻后,我就多了一种本事,可以见鬼。

  这人现在给我的感觉太过熟悉,这种冰冷阴森的气息。

  刚刚我竟然会觉得他是慈悲的,肯定是被吓傻了。

  他蹲到我身边,缓缓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带着一丝眷恋的意味。

  就在我紧绷的神经有些放松的时候,他突然攥住我的下巴,笑容阴狠,“终于找到你了。”眼神却有些思念和悲伤。

  我僵在原地,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摇着头想要挣脱他,“你认错人了吧?我完全不认识你。”

  “可我认识你。”他说,说完慢慢的松开我的下巴,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现在该怎么办?

  我根本顾上上听他说的是什么,拼命的在想怎么逃脱……

  紧紧地攥住一把土,我咬着牙,脸上还是满是畏惧的看着他。

  就在他收好铃铛,再次蹲下来的时候,我猛地把土扬过去,然后不要命的往前跑。

  可是,无论我怎么跑,总是身后的人如影随形。

  不敢回头看,我现在能做的只有闷头往前跑。

  周围雾气渐渐消失,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跑到湖边,而那男人竟然正站在湖边,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我。

  我心中一阵绝望,到底是惹恼了那路神仙,来了个黄大爷还不算,竟然还来了这么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我跌坐在地上,哭着说:“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放过我吧,我回去马上买纸钱、纸人烧给你。”

  我想活着,为什么这么难?

  自从爸妈去世后,我来到大伯家里,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我想活着。

  为了活着,怕大伯他们再把我随便的送人,拼命的学习,靠着奖学金上了大学。

  “很害怕?晚了!”他俯身看着我,指着心脏的位置,冷笑着说:“从你把那一刀刺进这里时,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说完,他看着旁边的湖,竟然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心中一凉,难道他是想把我丢进湖里?还有,刺他一刀是什么意思?之前,我明明没有见过他。

  稍稍动了动酸痛的腿,还没等我站起来,他直接提着我的领子拖着我往湖里走。

  “放过我,放过我吧。”我哭喊着求饶,使劲的拍打着他,却完全不管用。

  梦中那种濒临溺死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我双脚使劲的卡在地上,带出两条深深的沟。

  “你逃不掉。”他笑着,无比阴狠,眼中却带着涩然。

  我瞪着眼睛看着那冰冷的水面,抓着他的手,用力的咬了下去,嘴里满是血腥味。

  鬼,竟然也有血肉?

  可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头部就被她按到水里,瞬间,冰冷带着血腥味的水忘我鼻子、嘴里涌,呼吸堵塞,肺好像要被挤炸了一般……

  手脚扑腾着,想找抓住什么遮挡物,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

  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的时候,脖子上的压力一松,他拽着我的衣裳把我提起来。

  “咳咳……”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我嗓子干疼,咳得声音嘶哑。

  看我这副样子,他冷笑一声,直接掐着我的脖子,提起我,“恨我么?”

  “恨!”我恶狠狠的盯着他,现在要是手里一把刀,我会毫不留情的刺过去。

  “呵,我比你更恨。”他双眼微眯,脸上是意味不明的神色。

早安,鬼王大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早安 或 鬼王大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9章(第9章:应邀出席)

    原标题: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9章(第9章:应邀出席)书名: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9章:应邀出席要说这个白笑笑真是简单过了头,谁的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现在摔在大马路上居然还有心情研究男人长什么样子。皇甫少卿看着白笑笑趴在地上,小毛驴压在她一条腿上急忙过去帮她把小毛驴扶起来,无视白笑笑的白眼,又去扶她。白笑笑艰难的站了起来,可是一脚落地的时候脚底却传来钻心的疼,疼得她瑟缩了一下,口中骂道:“都怪你,开这么快干吗,以为你车子好吗,哼,”白笑笑鄙视了皇甫少卿的车子一眼,又恨恨的看了皇甫少卿一

  • 契约皇妃9章(第9章:脸色大变1)

    原标题:契约皇妃9章(第9章:脸色大变1)小说名称:契约皇妃第9章:脸色大变1“再说了,爹啊,你都不知道倚翠苑的花魁柳诗诗……”解罗裳继续高谈阔论,时刻注意着老爹的脸色,果然,解暴富在听到倚翠苑柳诗诗时脸色大变。二夫人三夫人眼尖的留意到解暴富骤然变天的脸色,嗅到了一丝端倪,这妒妇人也不是白当的:“裳儿,这个花魁柳诗诗是不是很多男人喜欢啊,比如……”比如你爹。二夫人这话还没说出来,就被解暴富截去了话头:“咳咳,裳儿,别转移话题,我告诉你,我已经给你报名参加三皇子正妃的甄选了,接下来你在家里给我好好

  • 强个总裁当老公9章(第9章:吻)

    原标题:强个总裁当老公9章(第9章:吻)书名:强个总裁当老公第9章:吻回应她的,是喟然一声长叹。“难道,郁宸的生命比钱还重要吗?”她没有回答。人生,有很多东西比钱重要,却没有一样,比生命重要。只是,无论走到哪一步,她都绝没有再像他们开口的,资格。她,还不起。郁宸,相信姐姐,一定会努力救你的。纤巧的脸上是坚定的执着,没有什么,能打败她的。“霆,今天晚上去哪里玩啊。”两个身上穿着名贵的服饰,打扮得体脸上却挂着不可一世的痞痞笑容的男人出现在宫耀霆的身边。一样的傲慢,一样的气宇轩昂,引人注目。宫耀霆咧开

  • 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9章(第9章:优质男)

    原标题: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9章(第9章:优质男)小说名字: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9章:优质男而她慢一拍的反应过来打量着那个男人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没发现这个优质男,不但品貌端正,难得的是干净,丝毫不见大学里男教师的邋遢。对男老师的邋遢印象来源于上西哲史的教授。当然,大学里也不乏儒雅的老师,可是大多是都是上了年纪的。能有这么年轻又这么年轻气质的,实在不多见。苏静云不免多看了几眼。“她在酒店上班。”吴娉婷抢着替她回答。苏静云微微朝他点头致意,算是回答。“哦?原来苏小姐从事酒店管理工作吗?”“

  • 游龙戏凤:草根皇后9章(第9章:不容易啊)

    原标题:游龙戏凤:草根皇后9章(第9章:不容易啊)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9章:不容易啊当然我才不会这个傻,无条件的付出,自从我通过拍卖让那些女人的身价大涨之后,她们很多人都私下讨好我,我自然是乐得收礼,不要白不要,何况这是我应得的。所以我现在虽然不是大富婆,但是算奔小康了。今晚的街道很空旷,大半的人都在“云梦阁”,我乐得逍遥。找了一条夜市街道,跟现代也差不多,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我活像只飞出笼子的小鸟,快乐的不得了。一路沿街吃下去,看下去。突然看到一个小摊上有个蝴蝶金簪,我眼睛倏地亮了。拿

  • 错爱新欢:误入妻途9章(第9章:你有病)

    原标题:错爱新欢:误入妻途9章(第9章:你有病)小说书名: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9章:你有病奇怪的抬起头,慢慢的就看到了那一双笔直的腿,然后是白色的衣角,再然后,就是居高临下盯着她的面无表情的冰脸。她吓了一跳,身体后往后倒去,然后对他吼:“扫把苏,你干嘛啊,想吓死我啊。”她看着散落一地的设计图,有些恼怒,“你干嘛把我的图纸也给扔了啊。”我给你扔的?苏沐文在心底暴怒,已经彻底对夏知予失去了耐心,一秒都不想再看到她,直接说:“拿着你的这堆垃圾,马上给我出去!”都十二点半了,上午看诊的病人太多,已经耽误

  • 首长老公很难缠9章(第9章:巧遇)

    原标题:首长老公很难缠9章(第9章:巧遇)小说书名:首长老公很难缠第9章:巧遇“悄悄!”楚莫峰掀开被子,然后拉住她的手。他的手心温度异常的滚烫,简俏立刻就想缩回来,可是楚莫峰却拉着她不让动,看着她的眼睛说:“悄悄,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对不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原本以为没了你我可以全力以赴的工作,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我根本做不到,现在只会让我更加分神而已,一想到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我就忍不住心如刀绞,根本没办法集中心神工作,悄悄,对不起,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他那么激动,简俏感

  • 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9章(第9章:心愿)

    原标题: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9章(第9章:心愿)小说书名: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9章:心愿凌贞楠笑了笑,不做回应,上楼去了,凌母说:“我们住这里挺好的,真要搬走就舍不得了。”这是凌贞楠心里的一根刺,也是她的心愿,若是她有能力,一定要买一套大房子给父母住。“楠楠,他们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我们住这里挺好的,绍琛是有钱,可以你也不能这么花,做人家妻子要懂得勤俭持家,你现在是他们家的人了,要为他们做打算知道吗?”“知道了,妈,不过这些都是他让我带给你们的,你们就放心吧。”凌贞楠朝厨房喊了一声,“

  • 律师前妻很抢手9章(第9章:老板娘未归)

    原标题:律师前妻很抢手9章(第9章:老板娘未归)小说:律师前妻很抢手第9章:老板娘未归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套装的三十几岁的女人站在后面,她的身边还有几个服务人员。“苏律师,哎呀,真的是你啊,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来了怎么也没给我打个招呼呢?我让他们换VIP包厢给你。”她很是激动的说。苏子墨顿了一下才笑道:“于经理,是你啊,这么巧,不用客气了,现在就挺好的。”来的人正是这家KTV的经理。苏子墨打过几次交道,好几个次有人在这里闹事,最后都是求助的苏子墨,这经理见了他,自然也

  • 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9章(第9章:让他高兴)

    原标题: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9章(第9章:让他高兴)小说名: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9章:让他高兴一看到她的身影,张总便如蜜蜂见了花朵立刻站起来,十分的热情又和善:“小朱,来上班了,来来来,快坐。”朱颜淡笑:“张总,我小枚说你找我好几次了,到底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什么事情难道还用我说吗,哎呀,小朱啊,我对你不服都不行啊,你现在可是我们事务所的金字招牌了啊,我跟你说,好好干,有什么需要就马上告诉我,我一定叫人全力配合你,这一次市里修建慈云寺,多少事务所抢破了头想插一脚啊,要知道这可是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