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早安,鬼王大人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4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早安,鬼王大人

第1章 供妻

  破旧的瓦房里,大伯一家老小跪在一座尖嘴动物的泥土雕像前,而我穿着一身的红衣,被绑在凳子上,嘴里塞着布头。网站huijindi.com

  “黄大爷,这是俺家最漂亮的姑娘,将来一定是个美人儿,还请您收下,保佑俺们事事顺利,财源广进。”大伯双手合十,虔诚的说。

  他说完奶奶又重复了一遍。

  我神情木然的看着他们,一动不动,听到最后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奶奶说完后,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阵的腥臊气,供案上的酒似乎动了一下,大伯顿时双眼放光。

  一阵冷风吹到我身边,在我周围打着旋,那股腥臊气更加重了,我被冻的一直在打哆嗦,浑身发抖。

  大伯他们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悄声的站起来,慢慢的往外走……

  我绝望的看着他们,眼泪被冻在脸上,成了一块块冰碴。

  突然,身边的刺骨的冷意骤然消失,我像是被人直接扔到了水里,手脚被束缚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下沉。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呼吸受阻,脸色涨的紫红……

  “救命,救我……”我内心绝望的呼喊着。

  一具冰凉的身体缠上我,不等我低头,水纹一荡,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我张着嘴,想要呼喊,却猛然被人用嘴堵住,他顶开我的牙关,攻城略地,在我将要窒息的时候,动作温柔起来,含着我的唇瓣辗转吮吸。

  手脚被束缚着,我无计可施,只能任他轻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同时身体慢慢的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燥热。

  他冰凉的大手在我身上摸索着,找到我的衣扣,一颗一颗的解开,同时放开我的唇,舔舐着我的耳垂和脖颈。

  我喘着粗气,感受着他强壮有力的肌肉,在他的刺激下,竟然升起了一股对他的渴望。

  那人轻轻的吮吸着我脸上的泪珠,说:“终于找到你了,吾爱!”声音低沉清冷,透着一股恨意,可说出来的话却满是思念。早安,鬼王大人在线阅读

  我仰着头,无声的嘤咛着,他紧紧的抱起我,抓着我的腿,慢慢的分开,同时一只手覆上我的……

  意识到下面将要发生什么,我身上的热情褪去了不少,可还不等挣扎,撕裂的疼痛侵袭了我……

  “啊!”我猛地做起来,目光带着惊恐的看着熟悉的房间,缓缓吐出一口气,还好是一场梦。

  可,也不全然是。

  我叫陆钰,大四学生,现在在一家私企实习。

  而我的另外一重身份就是供妻,陆家的保家仙黄大爷的供妻。

  供妻是陆家村不入流的习俗,就是把自家最漂亮的女孩送给当地的精怪,求他们保佑自家平安,其实就跟卖女儿差不多。

  虽然这习俗一直存在,但是到了我这一辈,我却是整个村子唯一的供妻,也是唯一一个活过十八岁的。

  我的父母早年上山砍树出了意外,一直是大伯我养大,在我十六岁那年,他们把我送给了陆家的保家仙黄大爷,也就是一个修炼成精的黄鼠狼做供妻。汇金地

  因为这事,大伯没少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但自从我成为黄大爷的供妻后,陆家的日子真的越来越好了。

  我缩在被子里,身上还是止不住的发冷,这是这个月第一次梦见被送给黄皮子的场景。

  叹口气,我开始穿衣服准备洗漱上班,可当我拿起手机的那一刻,却霎时间怔住了,全身的血液仿佛停止。

  2015年11月10日

  我的生日,同时也是我被送给黄大爷的日子。

  晚上再准备那些东西应该也来得及吧,我庆幸的想着。

  眼看就要迟到了,我再也不顾其他,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往公司跑。

  刚进电梯,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感觉今天的电梯里似乎有些臊气。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我往角落挪了下,离旁边抱狗的大妈远一些,可是臊气并没有减少。

  尤其是自从大妈下了楼,电梯里的臊气似乎更加浓郁了,我捂着鼻子,感觉这股臊气似乎有些熟悉。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多想,耳边就传来一声声尖锐的呼喊,似哭似泣:“我的妻……我的妻……”

  随着声音,电梯猛地停止,臊气弥漫。

  我心里一凉,终于想起来了我成为供妻的那一晚,这股子臊气就曾经盘旋在我身边。

  “我的妻……”那道呼喊突然加大,电梯倏地下降,我如坠冰窖,紧紧的攀着扶手,脸色惨白。

  咯吱一声,像是硬物直接卡住了一般,电梯渐渐的变慢,然后停止。

  门缓缓打开,是在一楼,我惊慌失措的往外跑,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说明huijindi.com

  可刚刚迈了两步,感觉一只毛茸茸带着臊气的爪子突然箍着我的脖子,往后拖我,想要呼救,却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他来了,黄大爷来了……

  我再次被拉回电梯里,门再次合上,我心中满是绝望。

  “我的妻,你跑什么?”一道尖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不是你的妻子。”我艰难的说着,想要挣开他,拼命的把桃木剑往脖子上的爪子上戳,却绝望的发现一点用都没有。

  一千多买的,竟然这么不顶事,我心里恨透了那个骗人的道士。

  把桃木剑扔到一边,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黄大爷,您是我家的保家仙,应该知道当初我是被大伯一家强迫着成为你的供妻,这不作数。”

  凭心而论,我对保家仙并没有太多的畏惧,毕竟在我们陆家村大多时候他们都是以守护神的身份出现,所以现在面对着黄大爷虽然害怕,但还不至于彻底崩溃。

  他在我耳边阴森森的笑着,拼命的往后面拽我,“老子不管那些,你就是我的人。”

  我死死地拽着电梯的扶手,脚拼命的在地上跺着,想要挣脱他,也想让外面的人听见里面的动静。

  “啊……”

  我被他直接一拳打在肚子上,身体不由的佝偻起来,双手捂着肚子,额头满是冷汗。

  他冷哼一声,直接把我扛在肩上,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带着我穿过电梯,周围的景物就好像是快进镜头一般。

  他把我扔到地上,还在我腿上踢了一脚,恶声恶气的说:“不听话的婆娘,老子亲自来找你是给你脸,你还敢拿乔。”

  我蜷缩在地上,肚子和腿都疼的要命,死死地咬着牙关才没有叫出声。抬起头,看清周围的环境后,我倒吸一口冷气。

第2章 救命还是送命

  这竟然是一处坟地,枯黄的杂草,断掉的树枝,冷风阵阵。

  不由的,我身上有些发抖……

  腥臊气混着冷风,漂浮在周围,一只长着黄色汗毛的手抬起我的下巴,“不跑了?”

  我这才看清了黄大爷的真面目,就算是成精了他也是那副尖嘴猴腮的模样,豆大的眼睛闪着绿光,肆意的打量着我,尤其是我的胸前。

  我恨恨的对着他吐了口唾沫,既然已经注定逃不掉了,那还怕什么?

  “呵,挺有骨气。”说完他一脚踩在我的手上,阴笑着说:“老子就喜欢烈性子的,有味道。”

  我慢慢的往后挪,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都怪自己记性不好,昨天加班忙疯了,忘记准备黑狗血和公鸡血。

  他蹲下身子,一把抓住我的腿,满是黄色汗毛的双手顺着我的双腿慢慢往上走,眼中渐渐燃起火焰。

  眼看着手就要碰到我的腰带。

  我右手攥着一把刀子,忍着眼泪,趁他低头的一瞬间直接扎了过去。

  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敢伤害他的,毕竟伤害了保家仙,就相当于断了自家的财路,严重者,还会有性命之忧。

  噗嗤一声,我闭着眼,仿佛听见了刀刺进肉里的声音。

  “啊……”他惨叫一声,直接扬起手给我一巴掌。

  我被他打的在地上滚了一圈,还不等我缓过来,他直接一脚踩在我的手上,疼我的龇牙咧嘴。

  这时,一阵大风吹过来,周围的腥臊气被吹散,渐渐升起一团雾气。

  黄大爷动作一僵,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最后竟然转身跑了。

  我不顾形象的趴在地上,一时间疼得我动都动不了。

  一阵悦耳的铃铛声传来,扭头顺着铃声看过去,就见雾气中,一人身穿玄色衣袍缓步而来,手上拿着一个黑亮的铃铛。

  “很疼?”一道淡雅清润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雾气渐渐散去,我这才看清他清冷的脸上竟然有些慈悲,只不过很浅。

  我吐出一口血沫,挣扎着坐起来,“没事,能不能扶我一把,我起不来。”

  我话刚说完,铃铛声消失,他神情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眼中闪过欣喜,转瞬就被狠辣所替代。

  心中一凛,我慢慢的往后退着,强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起来,不打扰了。”说完就连滚带爬的起来,往身后跑着。

  身后传来一阵的大笑声,那声音中似乎有着彻骨的恨意。

  还没等我跑几步,就被人揪住了头发,“啊……”我护着头皮,惨叫一声,直接摔在地上。

  “想跑?”刚刚还面带慈悲的男人现在竟然面色狠厉的看着我,恨不得生吞了我。

  “你想干什么?”我声音开始发抖,腿肚子开始发颤,这男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这位大哥,我是被人硬拽来这里的,如果冒犯到了你还请见谅,我这就走,你不要伤害我。”我解释着前因后果,想要让他放过我。

  一靠近这个人,我已经知道他是什么了,自从我成为黄大爷的供妻后,我就多了一种本事,可以见鬼。

  这人现在给我的感觉太过熟悉,这种冰冷阴森的气息。

  刚刚我竟然会觉得他是慈悲的,肯定是被吓傻了。

  他蹲到我身边,缓缓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带着一丝眷恋的意味。

  就在我紧绷的神经有些放松的时候,他突然攥住我的下巴,笑容阴狠,“终于找到你了。”眼神却有些思念和悲伤。

  我僵在原地,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摇着头想要挣脱他,“你认错人了吧?我完全不认识你。”

  “可我认识你。”他说,说完慢慢的松开我的下巴,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现在该怎么办?

  我根本顾上上听他说的是什么,拼命的在想怎么逃脱……

  紧紧地攥住一把土,我咬着牙,脸上还是满是畏惧的看着他。

  就在他收好铃铛,再次蹲下来的时候,我猛地把土扬过去,然后不要命的往前跑。

  可是,无论我怎么跑,总是身后的人如影随形。

  不敢回头看,我现在能做的只有闷头往前跑。

  周围雾气渐渐消失,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跑到湖边,而那男人竟然正站在湖边,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我。

  我心中一阵绝望,到底是惹恼了那路神仙,来了个黄大爷还不算,竟然还来了这么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我跌坐在地上,哭着说:“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放过我吧,我回去马上买纸钱、纸人烧给你。”

  我想活着,为什么这么难?

  自从爸妈去世后,我来到大伯家里,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我想活着。

  为了活着,怕大伯他们再把我随便的送人,拼命的学习,靠着奖学金上了大学。

  “很害怕?晚了!”他俯身看着我,指着心脏的位置,冷笑着说:“从你把那一刀刺进这里时,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说完,他看着旁边的湖,竟然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心中一凉,难道他是想把我丢进湖里?还有,刺他一刀是什么意思?之前,我明明没有见过他。

  稍稍动了动酸痛的腿,还没等我站起来,他直接提着我的领子拖着我往湖里走。

  “放过我,放过我吧。”我哭喊着求饶,使劲的拍打着他,却完全不管用。

  梦中那种濒临溺死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我双脚使劲的卡在地上,带出两条深深的沟。

  “你逃不掉。”他笑着,无比阴狠,眼中却带着涩然。

  我瞪着眼睛看着那冰冷的水面,抓着他的手,用力的咬了下去,嘴里满是血腥味。

  鬼,竟然也有血肉?

  可我还没来得及惊讶,头部就被她按到水里,瞬间,冰冷带着血腥味的水忘我鼻子、嘴里涌,呼吸堵塞,肺好像要被挤炸了一般……

  手脚扑腾着,想找抓住什么遮挡物,却发现什么都抓不住。

  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的时候,脖子上的压力一松,他拽着我的衣裳把我提起来。

  “咳咳……”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我嗓子干疼,咳得声音嘶哑。

  看我这副样子,他冷笑一声,直接掐着我的脖子,提起我,“恨我么?”

  “恨!”我恶狠狠的盯着他,现在要是手里一把刀,我会毫不留情的刺过去。

  “呵,我比你更恨。”他双眼微眯,脸上是意味不明的神色。

早安,鬼王大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早安 或 鬼王大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我和极品女上司16章

    原标题:我和极品女上司16章小说名字:我和极品女上司第16章有缘他看到跟黄欣黛一起的那个挺能打的女孩子也在打电话,只是有点担心她打电话叫的人会不会比对方叫的人来得快些。人来得很快,不是混混,而是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对方打电话的那个小子见着这几人到来,马上就迎上去,伸手一指张文定几人道:“李叔,就是他们打我。”“这几个人涉嫌故意伤人,都给我铐起来带走!”李叔手一挥,对身后几个穿警服的人道。“你凭什么带走我们?”挺能打的女孩子走上前一步,冷冷地说道。“凭什么?凭我是警察!”“警官证给我看看。”女孩子冷

  • 我们青春无悔16章

    原标题:我们青春无悔16章小说名称:我们青春无悔第16章走着走着,在小荷弯腰经过一颗半折掉的树的时候,黄三眼尖的看到有一只蜘蛛沿着蛛丝掉到了小荷的手臂位置。黄三几步上前,伸手在小荷的手臂上抓了把,却已经晚了,那蜘蛛顺着小荷漏出来的胳膊往上爬进了肩膀的位置。小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的啊了声,捂着自己的手臂往后退了几步。“三哥,你干什么!”由于激动,小荷直接是喊叫出来的。黄三回味了下那滑溜溜的手感,心里偷笑着,面上还装作很正直的样子。“我是看到有只蜘蛛在你手臂上,才动手的,小荷,你别误会啊。”小

  • 朦胧世界16章

    原标题:朦胧世界16章小说名称:朦胧世界第16章这种话我以前说不出口,但是现在豁出去了。老吴和宝哥说的对,人跪着时间长了就站不起来了,我现在既然站起来就不想再跪下!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以前就是太软弱才会连女生都敢欺负到我头上,因为知道我是个软柿子随便捏也不会有脾气,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我不想再做软柿子,苏馨不是整过我么,那就从她先下手!女生自己不给自己脸,就别怪我也拿她不当人!苏馨听到我说这么露骨的话,眉头皱了皱,咬了一下牙又伸出胳膊搭在我身上,笑的特别暧昧:“你们男生不就喜欢这么骚的

  • 绝品透视高手16章

    原标题:绝品透视高手16章小说名:绝品透视高手第十六章:酒店“你误会了,我和你姐姐什么事都没有。”张子涛眉头出现一丝冷汗,以她那样的容貌和身材,居然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要么是她讨厌男人,要么是她的脾气已经火爆到一般男人根本无比接受的地步了。“切,我才不信,虽然我才大一,但我能明显感觉到姐姐这两天不一样了。”白可盯着张子涛。张子涛哪知道那么多,这么多天他都昏睡了。只好说道:“别只说你姐姐了,说说你自己把。”两人在咖啡厅里面聊的非常开心,白可看起来如同洋娃娃一样可爱,但她聊起天来其实很幽默,和她在一

  • 逍遥小村医16章

    原标题:逍遥小村医16章小说书名:逍遥小村医第16章仨个人就分别抓了一团纸,就听丁婉欢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乐利红,黄欣和付严杰都一脸失望,这俩就闷闷不乐归家去了。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鱼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发病,见人就骂,骂得好难听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栋泥瓦房,不过屋内铺了水泥地板,比小鱼家好一点。进门就传来乒乒乓乓的打咂声和大骂声。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个善良豪气的中年大叔,近几年因为际遇不顺,媳妇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

  • 无敌透视16章

    原标题:无敌透视16章小说名:无敌透视第16章做你的女朋友王诗苒下意识的连忙向后缩脚,女孩子的脚丫可不是随便让男人摸的。“别动!”高鹏看着王诗苒道:“我给你按摩脚丫,一会就好,你要是乱动,会很疼的。”王诗苒一听会很疼的,吓得乖乖停止了反抗,不敢再动,闭上了眼睛。死高鹏,烂高鹏,你要是治不好我的脚,趁机占我的便宜,我饶不了你,咬死你。王诗苒在心里大声叫着,一边咬着牙。高鹏集中精力,看着王诗苒的脚脖。透视之下,高鹏看到王诗苒的脚筋和一部分肌肉,扭伤的很严重,如果不是碰到自己,王诗苒一个星期都不能下床

  • 绝品保镖16章

    原标题:绝品保镖16章小说书名:绝品保镖第十六章捉到了尹嘉莹点了点头,既然狍子都发话了,也不犹豫,紧随在陆川身后出了病房。“老大,希望老首长的计划真的能帮你重新找回自己吧……”待两人离开后,狍子回过头望着窗外晴朗蔚蓝的天空,语气意味深长的嘟囔道。很快陆川将尹嘉莹带到了萧梦琪的别墅。敏锐的直觉告诉陆川,这栋别墅周围有不少双眼睛盯向他和尹嘉莹,不过陆川也大概猜到了,这些八成就是焦武派来替他保护萧梦琪的。陆川和尹嘉莹下了车,便向别墅内走去,正赶上从别墅走出,正准备去公司的萧梦琪。陆川见状顿时心里有些没

  • 神级相师16章

    原标题:神级相师16章小说:神级相师第十六章谁“你……”刘露被展步气的说不出话来。徐泽一瞪眼:“你找死!”说着就大步走向展步,一边走一边撸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另外几个宾阳大学的学生也围了上来:“行啊小子,伶牙俐齿是不是?哥几个围上,别让他跑了。”看到几个学生发生了冲突,周围的行人一个个加快了步伐,离的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不少人看向展步的眼里充满了同情。“哎,这年轻人也太不稳重了,就三个人,还敢和人起冲突,这不是自找苦吃么?”有人摇摇头说道。“也算是得个教训,出门在外,还是管好自己的嘴比较好

  • 专职妖孽保镖16章

    原标题:专职妖孽保镖16章小说:专职妖孽保镖第16章薛辰,你在做什么‘女’孩半梦半醒般的‘揉’着那惺忪的睡眼,一头飘逸的黑发,随意的搭在肩头,睡眼‘迷’‘蒙’的她显得娇慵‘诱’人,她拥有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瓜子脸,犹如羊脂一般的肌肤,吹弹可破!此时的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宽松的睡衣无法遮掩她那‘诱’人的娇躯,那果‘露’在外的肌肤如牛‘奶’般白皙晶莹!“咦?怎么会有个人?幻觉?”‘女’孩犹如梦呓般喃喃的说道。随后再次‘揉’了一下眼睛,定睛一看,面前确实有一个男人,不是幻觉!“啊!”

  • 最强狂仙16章

    原标题:最强狂仙16章书名:最强狂仙第十六章海鲜被盗罗辉急忙开口应道:“开锁有什么意思,我带你去开开眼才是正事。”听到罗辉这么一说,包映雪对着罗辉就是一个妖媚的眼神。那感觉就好像在挑逗着罗辉,让罗辉心里痒痒的。“怎么,看够了没?还不带我上你的车。”“怎么,小朋友这么快就等不急了,就要上姐姐的车了。”包映雪故意把姐姐两个字拖得老长,一脸娇滴滴的样子,站在一辆跑车旁边,一手拉着门,一手扶着车窗,那翘臀让人不住的联想。罗辉脸上一红,知道她嘴巴里说的“上”是什么意思,所以立马就转移了话题。“都说了,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