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婚宠契约妻在线阅读

2017/11/25 2:41:57 来源:网络 []

书名:婚宠契约妻

第1章 卖身

  “病人的病情已经很难控制,必须尽快做手术,时间拖得越长,病人发生意外的可能性越大,手术成功率越小。阅读huijindi.com

  “手术费大致需要八十万,加上后面药物和复检大致总共需要一百万左右。”

  医生的话一直在耳边萦绕,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梵小桡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双目空洞,机械的向病房走去。

  回到病房的时候,外婆身上的麻药劲还没过去,整个人还属于沉睡状态,她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外婆床边,双手拉着外婆的手,趴在床边就开始低声啜泣。

  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她一个人一时之间要去哪里才能筹到这么多钱,她才十八岁,刚考上大学,没有经济能力,也没有人际关系,一百万对她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可是外婆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因为心脏病离她而去。

  ……

  晚上九点,帝豪门前,人来人往,豪车聚集。

  梵小桡身穿纯白色短袖、七分牛仔裤和白色板鞋,站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分外扎眼,酒吧中央那些男人的视线毫不遮掩的投在她身上,眸中带着赤裸裸的欲望。阅读huijindi.com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梵小桡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早在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现在,不过是被眼神强.奸而已,她有什么不能接受。

  十一点,她被套上一套黑色蕾丝包臀裙带上十八楼。

  裙子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了大半个浑圆,下面很短,只堪堪包住了臀部,她要是向下拉,上面就会露光,而她要是向上拉,下面就会露光。

  一路走来,那些男人投在她身上的视线甚至要比她刚进来的时候还多。

  十八楼,1808房间内。

  “给。”带她上来的胖矮男人递给她一片药。汇金地

  梵小桡接过药,也不用水,直接就那么咽了下去。

  看见她这么乖顺,那胖矮男人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伺候好了这位客人,明天来我这里拿钱。”

  梵小桡点了点头,早在她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是的,为了钱,她将自己卖了,卖给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

  而那本来留给她心爱之人的第一次在今晚就要给一个陌生男人了,她有些难过,但却不后悔,用自己第一次换来外婆手术的机会,她觉得很值。

  胖矮男人叮嘱完梵小桡之后便出了房间,出去的时候还顺便带上了门。

  只留下梵小桡一个人待在装修豪华的房间内。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那胖矮男人走了之后,她就坐在了大床上,没一会儿突然感觉全身燥热起来,将空调温度调到了十九摄氏度,依旧热的难受。

  到最后,她已经连意识都开始迷糊,双手无意识的拉扯着身上那件薄的透明的衣服,白瓷般的肌肤开始泛起淡淡粉色。

  穆泽城刚进房间就用手使劲扯了扯衬衣领口,今晚是小四的回国欢迎宴,中途的时候他感觉全身燥热,打了声招呼,便直接上了楼。

  帝豪是郝煜安的产业,他也有入股,十八楼的房间更是他们几个独属。

  所以穆泽城根本没想到房间内会人,进了房间,他直接向浴室走去,速度极快的冲了个凉水澡,感觉到身上的那股子燥热已经平复了许多,他才在腰间系着一条浴巾走出浴室。

  因为酒精的缘故,他脑子有些昏沉,直到走到床边,才发现床上竟然躺了一个半身裸露的女人。

  本来迷蒙的双眼陡然恢复清明,“你是谁?”

  要知道这间房平常都是由专人打扫,旁人根本无法进来。阅读huijindi.com

  “唔~”回答他的是一声无意识的呻吟,并且她的双手还在衣服上扯来扯去,而那裸露在外的肌肤更是泛着不正常的粉色。

  这时候,即便穆泽城再蠢,也知道床上的女人是被下了药。

  “shit.”他轻咒一句,身体却已经有了反应,一股股难以抑制的燥火开始在体内四处流窜。

  他尽力去克制,可是那股子燥火却横冲直撞,即便是自制力强大如穆泽城,也未能幸免。

  床上的人儿仿佛诱人的妖精一般,小嘴无意识的呻吟,整个人在床上蹭来蹭去,使得原本堪堪包住臀部的蕾丝短裙被卷到了腰间,露出了粉色棉布内内。

  穆泽城的喉咙无意识的滚动,他本就燥热的难受,梵小桡这副样子更像是一个催化剂,顾不得太多,速度极快的脱了自己的衣服,而后整个人覆在了她身上。

  感觉到身上传来的凉意,梵小桡整个人向上弓起,使得自己更加贴近穆泽城。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穆泽城再也忍不住,单手支着身体,微微起身准备替她脱了那碍事的衣服。

  这时候躺在身下的梵小桡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半带撒娇的开口,“不要……”

  她的意识还处于迷糊状态,现在完全是自然反应,但是对于穆泽城来说,她这样子无异于火上浇油。

  本来还想温柔点替她脱下身上的衣服,这下子他直接用了蛮力,转眼间,那本来就堪堪遮在她身上的镂空蕾丝裙已经变成了几片破布。

  事情进展到这里,别说梵小桡,就连穆泽城的意识都有些迷糊,突然,寂静的夜中传来梵小桡的一声痛呼。

  “唔~痛!”她的眉毛骤然皱在一起。

  与此同时,她绵软无力的双手开始推搡着穆泽城赤裸的胸膛,“好痛,你起开。”

  因为药物的缘故,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猫儿在叫一样,直挠的穆泽城心痒痒。

  她说她疼,殊不知,他也疼。

  谁说只有女人的第一次才疼的,男人也很疼,被绞的发疼。

  不知是谁开始了下一步,只知道到最后房间中只有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在久久回荡。

  梵小桡醒来的时候天才刚刚亮,她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即便是中了药,她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而两腿间的酸痛更是提醒着她昨晚的激烈,忍着身上的痛,她速度极轻的支起胳膊准备起身,这时候身后突然环过一条强有力的胳膊,“既然醒了,不如再来一次。”

第2章 婚前协议

  说话间,也不顾梵小桡同意与否,穆泽城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征伐,作为一个憋了二十八年的老男人,一旦开荤,这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

  梵小桡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房间里面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忍着身上的酸痛下床,她的衣服已经成了几块碎布,只好套上旁边属于男人的军绿色衬衣。

  衬衣很大,足足到了她的大腿,顾不得身上的酸痛向外走去,胖矮男人让她今天去取钱,那是她的救命钱,现在天已经黑了,她得快点,外婆还等着这笔钱做手术。

  梵小桡本以为昨晚那人已经走了,却没想到出了房间后还会遇到他。

  他面容俊美,五官如刀刻般棱角分明,鹰眸冰冷锋利,散发着摄人的光芒,鼻梁高挺,完完全全东方人的特色。

  上身穿着白色衬衣,下身一条黑色西装裤,衬衣领口解开了一颗扣子,严谨却不失慵懒,整个人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手里还拿着几张纸,看见她出来,没有丝毫惊讶。

  “坐。”他慢条斯理的开口,只是简单的话语,就散发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威严。

  随着他的话音,梵小桡只觉得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不会是要找她算账吧!从胖矮男人的话语中不难猜出,昨晚上让她来这个房间的人并不是眼前的男人。

  不过即便内心再忐忑,梵小桡还是迈着小步子上前,有些拘谨的坐在了他的对面,她可没忘了那胖矮男人在说到他时脸上的敬佩。

  看见她坐下,对方递给她一份合约,婚前协议四个大字赫然在其上。

  “这是什么?”梵小桡不解。

  “昨晚的事情被人捅给了媒体,如果你还想救你外婆的话就签了它。”他的声音很冷,说的话也很简洁,但是梵小桡却从中听出了威胁。

  早在之前穆泽城就见过梵小桡。

  那天从部队回家的途中,一个男人抢了一个女孩的包,那女孩急得在人群中打转,小李刚准备下车,就见梵小桡突然从人群中冲出,向那个抢包的男人追去。

  他对小李摆了摆手,示意先不要管。

  那会道路还算畅通,他让小李开着车一直跟着,亲眼看见她追上那男人抢回了包,还看见她和那男人打斗的过程中故意泄恨似的在他身上踢了好多脚。

  所以昨晚他就认出了梵小桡,因为她嘟着小嘴踢人的那一幕实在是让他记忆深刻。

  再加上他身上难以抑制的燥热和她泛着粉色的肌肤,他最终还是没有委屈自己。

  在梵小桡醒来之前他就已经打电话给小李,让他查了梵小桡的背景,也知道了这几天发生在她身上事,更知道了她和王志的交易。

  王志就是之前带她上来的胖矮男子,他是这里的总经理,所以穆泽城对他很是熟悉。

  “对不起,我不能签。”她虽然缺钱,但是她不会出卖自己的婚姻。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她不愿意将就,更不愿意跟一个只见过一次面,上过一次床的男人将就。

  虽然这男人长的很帅。

  梵小桡的回答早在穆泽城意料之中,所以他并不觉得意外,只是身体向后仰,直接靠在沙发上,懒散的开口,“你可以不签,但是不签的话我不保证你可以拿到钱。”

  “你卑鄙。”梵小桡怒声开口。

  “……”对于她的愤怒,穆泽城视若无睹。

  他笃定她会屈服,虽然威胁人的这个方法听起来很卑鄙,但是不得不说它是达成目的最快速有效的方法。

  被穆泽城无视后梵小桡紧抿着唇,双手无意识的绞在一起,耳边又响起医生的话,“病人的状态很不稳定,三天内必须手术。”

  看出了梵小桡的动摇,穆泽城继续开口,“这是契约婚姻,婚姻有效期间,我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并且我会支付你外婆所有的医药费和你的学费生活费,三年后,和平离婚,所以你尽可放心。”

  昨晚的事的确被人捅给了媒体,但是他手底下的人早已压了下来。

  而现在他之所以要和梵小桡签订契约婚姻,不过是为了堵住家里人的口。

  关于他的婚事,穆家人争论不休,弄的他每次回去都是烦不胜烦,现在正好有个看起来顺眼的,不如带回家一劳永逸。

  她是他的挡箭牌,而他,是她的救世主。

  好半天,梵小桡才终于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我签。”

  为了外婆,她连卖自己这种事都做的出来,更何况是卖自己的婚姻。

  “现在回去取你的户口本。”

  “可是我还没到法定年龄。”她才十八,按理并不能领取结婚证。

  “我会处理,只要领了结婚证,明天早晨你外婆的手术就可以顺利进行。”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强迫她,只是他的话里话外却无时不在提醒着她,他知道外婆于她而言的重要性,所以他如此笃定。

  他的行动力极强,不过半个小时,大红色的本子已经拿到了手,看着手里印着结婚证三个大字的本子,梵小桡只觉得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就像是做梦一样。

  明明前几天她还想着自己上大学后要怎样怎样,但是这一刻,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已婚女人。

  见梵小桡一脸呆呆的看着结婚证的样子,穆泽城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去洗澡,然后换衣服,先去看外婆。”

  他一开口,梵小桡才反应过来,她的衣服全部都被他撕破了,所以她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一件他的衬衣。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里放着一套衣服。

  她也不矫情,直接进了房间,速度极快的冲了个澡,然后拿起那套衣服,在看到里面粉色蕾丝边罩罩的时候,脸不由自主的红了。

  尽自己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站在试衣镜前面。

  镜子里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她长着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大大的眼睛像是一弯小泉,清澈见底,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巴,长发披散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却又自带着清纯的气质。

婚宠契约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婚宠契约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不负流年不负你9章(第九章 月下的撒旦)

    原标题:不负流年不负你9章(第九章月下的撒旦)小说:不负流年不负你第九章月下的撒旦秦柔歌的摔相极为难看,趴在地上痛的直叫唤,听着就令人作呕。“你……你是什么人?!”秦柔歌揉着摔疼的脚踝,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男人。“我?”男人微微一愣,随即理智回答:“我叫傅轩,是这家蛋糕店的常客。”傅轩?这个名字好生熟悉……我也跟着愣住,虽然这个男人每天都会来店里购买蛋挞,我却从未问过他的姓名。“常客?”秦柔歌眼底陡然升腾起一股浓浓的恶意。她踉跄着扶着货柜站了起来,恶毒的瞪着我。“凌雅,真没想到

  • 捞尸匠9章(第9章 规矩)

    原标题:捞尸匠9章(第9章规矩)小说名字:捞尸匠第9章规矩所谓的黑凶,就是一种淹死后看不到身子,只能在水面上看到一撮头发的尸体。这种尸体,是由于体内的怨气太重,所以浮不上水面,只能看到一撮头发!但凡去打捞的,去多少就得折多少!警察身上带着国家的威严,就算再凶的东西,也不敢造次,所以这种尸体,也只能是交给警务人员,其他根本没人敢碰!所以,就算是那四十多岁的壮汉,也彻底的没话说了。然而,这对于我来说,却无异于是一记闷棍!我刚想上前说几句,村里的豆腐张,就火急火燎的从门口跑了进来。“夏林师傅在没?诶?

  • 绝色生香9章(第九章 幸福的时刻)

    原标题:绝色生香9章(第九章幸福的时刻)书名:绝色生香第九章幸福的时刻一滴汗水顺着白嫩微红的皮肤滑入到深深的沟壑内,随着身体轻微的颤抖,晃得我眼睛都花了。我就这样盯着木婉清领口内的美景,好悬没流了口水,裤.裆下面自然也起了反应,撑起了鼓鼓的小.帐篷。“好了。上完药了。”木婉清颇有成就感的拍了拍手,直起了腰,有点小兴奋的看着我,然后自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丫头。我偷看了你,你还笑得那么灿烂,原来女神也是可以触碰的啊!可是接下来,不止是木婉清笑弯了腰,连带着周围其它的学生也都看着我笑了起来。卧槽

  • 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9章(第9章腹黑桀少)

    原标题: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9章(第9章腹黑桀少)小说书名:代嫁娇妻:桀少夜夜宠第9章腹黑桀少半果的上身露在外面,完美的曲线像刀剪斧砍一般……杨小戚感觉自己的心脏,又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了,侧着身,“桀少,你要的泳裤!”她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又不敢抬头,咬咬红唇又说了一遍,“桀少,你要的泳裤!”南宫桀盯着她,漆黑的黑瞳凝着愠怒,“我说杨小姐,你脑子是木头的吗?”“恩?”杨小戚不明白。她下意识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南宫桀那魔鬼般的上身,她连忙把低了回去,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说真的,她虽然跟赫铭交往多年,

  • 美人劫9章(冤大头出现)

    原标题:美人劫9章(冤大头出现)小说名:美人劫冤大头出现安世捷带着人走近,本是想找慕清歌算账,却看到当朝凌王的马车在药店门口。安世捷皱眉,凌王怎么会在这里?凌王是何许人也,既是当今五皇子,也是金玉王朝的神话之一,少年征战即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凌王,是金玉王朝的不败神话,若不是意外受伤,也不会从战场归来,更没有安世捷立功的机会。凌王自战场回来后,便一直因身体不适在王府休养,甚少露面,今天出现在这里,恐怕只是巧合。不管心里怎么想,安世捷还是先上前跟凌王行了礼。“安世捷见过凌王。”龙君华掀开车帘,白如薄

  • 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9章(第九章 不听话的惩戒)

    原标题: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9章(第九章不听话的惩戒)小说名字:步步婚宠:腹黑总裁的私有宝贝第九章不听话的惩戒蓝映柔还真是给他涨胆子了,完全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人不在了也就算了,居然连电话也敢不接,冷斩绝看着自己的手机,他给蓝映柔打了不下五次的电话,居然一次都没人接。果然,还是他对蓝映柔太温柔了吗?“你,你好……她和我们经理在楼上谈事。”前台也被冷斩绝的气势给吓到了,虽然这男人长的是真的挺好看的,冷硬的五官,仿佛被雕刻出来的一般,菱角分明的轮廓,和那睥睨天下的冷傲眼神。这种上位者,居然

  • 蚀骨承欢9章(第九章把她给我扒了)

    原标题:蚀骨承欢9章(第九章把她给我扒了)书名:蚀骨承欢第九章把她给我扒了“滚!!”江承泽的暴喝也同时响起,飙出一股强烈的杀气。被子拉了一半霎时停住,紧接着是宋诗晴的哭声,“承泽,我是爱你的。”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似乎是宋诗晴被拖了出去,喊声渐渐远去,屋里又静了下来。乔欢颜的心脏犹在怦怦直跳,头顶上的被子被一下子掀开。“你还要抱多久?”江承泽低头,冷冷的盯着蜷缩在腿间的女人。乔欢颜一阵尴尬,立刻放开抱着他长腿的双手。江承泽讥笑,“就这点胆子,还敢跟我作对?”“是我跟你作对?”乔欢颜咬牙切齿

  • 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9章(第9章 熏得意识都慢了下来)

    原标题: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9章(第9章熏得意识都慢了下来)书名:独家蜜宠:冷少太凶猛第9章熏得意识都慢了下来徐锦溪挽着白远川,你侬我侬的来到停车场,上车的那一刻,徐锦溪瞬间松开了白远川,表情也变得克制疏离。白远川“啧”了一声,说道:“一没人就变得这么冷淡了,锦溪,你还真是无情啊。”徐锦溪靠在椅座上,妆容精致的脸上全是疲惫,但还是硬撑着精神,开玩笑道:“得了吧,远川少爷女人缘那么好,人前我就挡了你的桃花运了,这没人的时候不得放你去开开荤啊。”白远川哼笑着从车斗里拿出烟,点了两支,递给了徐锦溪一支

  • 欢夜9章(第九章:精神分裂的他)

    原标题:欢夜9章(第九章:精神分裂的他)小说书名:欢夜第九章:精神分裂的他他看着纸条,足足看了有几分钟。就好像一个人看着关于自己的录像般,不敢相信在监控下的自己,是这般模样。张凡突然扔了纸条,抱头蹲了下来,泪水涟涟。看来,心理防线被击溃了。越是这样,我作为偷窥者,看得越是高兴。张凡挣扎了有半个小时,终于起身,稀疏好了,背上书包,出门往学校了。我认准时机,赶紧冲了下来,在拐弯走廊时,又猛地停下来,装出一副不紧不慢走下来的样子。“哟,张凡啊,起这么晚啊。”我装出一副恰好碰到的模样。“啊……”张凡的心

  • 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9章(第9章:有哥在,别怕)

    原标题: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9章(第9章:有哥在,别怕)小说名称:和女老师的荒岛生活第9章:有哥在,别怕“小黎子,你相信哥,这孙子现在怎么对你,一会我就十倍百倍地给你讨回来。”说我看见黎西这样不生气那他妈是假的,我真后悔当初不该那么轻易放了周建。“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嘴硬?十倍百倍地对我是吧,等你们有命离开这里再说。”周建说完,又是使劲拽了一下,那一圈带刺的植物被草绳子勒的更紧了,就跟长在黎西身上了一样。黎西还是一声没吭,可我能看见她忍的多么痛苦,额头上青筋爆凸。我握紧拳头,一股怒火从脚底下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