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危险关系在线阅读

2017/11/25 2:42:11 来源:网络 []

小说:危险关系

第1章 家散了

  我妈从小就是个叛逆的人,92年8月她跟父母赌气离家出走,五天后被卖到一个叫宋家沟的偏远山村,当晚就被宋大成强了,93年4月我足月出生。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那年,我妈还不满十六岁,宋大成三十四岁。

  他们给我起了一个很随意的名字——野草。后来,我遇到了他,他给我改名,叫我平安。

  年幼的记忆中,我妈经常跟宋大成吵架,气极了的宋大成从来不会心慈手软,抓住我妈就是一顿暴打,接着我妈就负气离家,一走就是好些天。

  宋大成就把我丢在鸡圈跟鸡睡,我饿了只能吃鸡食,稚嫩的小手被凶悍的大公鸡啄伤过好几次。

  我不敢大哭,因为宋大成嫌吵,会抄起趁手的东西毫不留情地毒打我。

  有一次宋大成抄起扫地的大扫帚狠狠把我打了一顿,理由是,我长得太像我那个败家的狐媚妈。说明huijindi.com我被宋大成打得上蹿下跳满地打滚,却不敢嚎啕大哭。

  宋大成却越打越兴奋,竟然把我按在地上,撕碎我的衣服。

  那时我的还不到九岁,不明白他的邪恶意图,只觉得他钳子一样的大手把我箍地生疼,另一只粗糙的大手在我下身乱摸,弄得我十分难受。

  要不是隔壁的孙寡妇站在门口唤我爸帮她抬东西,后果不堪设想。

  自从那次之后,我下意识地排斥宋大成,尽量离他远远的,他喝醉的夜晚我宁可睡鸡圈,都不睡没有门锁的卧房。当时只是为了少挨些打,事实证明,我是个警觉心很高的人。

  九岁那年,不知为了什么,我妈又被宋大成狠狠地捶了一顿,大半夜的,她披头散发负气离家,我死死抱住她,生怕她把我丢下。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哪知她一脚将我踹翻,愤恨地咒骂,“你这该死的野种,为什么降临到这个世上,把我在这个破烂的家里困了九年!你跟你那个肮脏的爸一起去死吧!”

  我妈消瘦的背影消失在没有路灯的雪夜里,我坐在庭院里看着我妈消失的方向暗自啜泣,那时候虽然小却也知道,我妈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妈走后,宋大成更加颓废,整日里不是喝酒就是睡觉,村上有人户造房修屋,他偶尔拖着疲软无力的身子去做小工。

  而地里的活计全靠我一个人支撑,否则,我们连口粮都没有。

  即使这样,我经常挨打,蚊子叮了他我要挨打,开水烫了他的手我要挨打,他吃饭咬了舌头我要挨打,母鸡不下蛋我要挨打……

  每每此时,我都不敢发泄般嚎啕大哭,只能捂住嘴幽幽哽咽,豆大的泪珠砸在地上,瞬间被土地吞噬,宽厚黑暗的土地似乎能承载我一生的眼泪。

  体无完肤都不足以形容我的状况,水深火热可以描述我三分现状。

  那时候,我经常坐在房檐下盯着门前的小路发呆,真希望路口突然出现我妈的身影,就像往常那样,我妈离家一段时间消了气就回来了。

  虽然回家后,她继续好吃懒做,继续跟宋大成吵架打架,但是我能看见她,就觉得心里踏实,我不是村里人嘴里嘲笑的“没娘的野种”,宋大成也不会天天打我。危险关系在线阅读

  至于村里人为什么叫我野种,我也是听孙寡妇跟人闲聊时听到的,她们说我妈怀胎八个月就生下一个足月重的娃娃,这个娃娃不是野种是什么。

  我妈似乎真的不回来了。可日子还得继续,我还要上学,还要吃饭,还要生活。

  十一岁那年夏天,我借别村长家的三轮车将地里收割的几口袋谷子带回家。

  我累得实在是没有一丝力气,想进屋找宋大成帮忙,刚走进宋大成的房门口,半掩的房里传来女人的声音,接着又传来宋大成粗重的却带着些许愉悦的喘息声。

  我悄悄从门缝看了进去,只见宋大成将隔壁的孙寡妇压在身下不断地蠕动,并压低声音粗俗地骂道:“你这个放荡的婊子,怎么这么深这么水!”

  我虽然小,却能意识到,他们两个做的一定不是好事,我惊恐地捂住嘴落荒而逃。

  孙寡妇和蔼可亲的模样顿时在我脑海里消失的无影无踪,逐渐变得狰狞起来。版权http://www.huijindi.com/从那以后我再见到孙寡妇,话都不愿跟她说。

  十三岁我进了镇上的初中上初一,因为没钱交住宿费,我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起床,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去学校,虽然很辛苦,但是我很快乐。

  因为我渴望上学,我希望考上好的高中,再考一个好的大学,这样一来我以后就是有知识的文化人,我就能有份体面的工作,我就可以好好的生活。

  初一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刚满十四岁不久,宋大成给我说家里没钱了,他叫我回来种地。

  其实我知道,我一走家里的地就荒废了,他没了粮食吃,他想叫我回来伺候他。

  那时候我虽然懵懂无知,家里虽然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是我知道,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解救我,我不能辍学。

  我想攒钱,这样一来,宋大成就有钱买粮吃,而我就有钱继续上学。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我把庭院里的核桃敲下来,打算拿到镇上卖,核桃至少有五六十斤,我一个人扛不动,想叫宋大成跟我一起去。

  但是,宋大成听说村东最有钱的顾家要翻修祖宅,需要大量工人,管酒管肉还发香烟,他推开我兴匆匆地去了顾家。

  谁知这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疲软无力的他从顾家二层高的阁楼上失足掉了下来,竟然当场丧命。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一点都不伤心,却哭得昏天暗地,因为,我彻底成了村里人嘴里“没人管的野种”。

  宋大成死后不久,我妈及时出现,见到打扮时尚的她,我差点没认出她来,即使这样我还是激动万分地扑进她怀里,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是我的依靠,是我最后的温暖。

  见我哭得满脸鼻涕,我妈不但没有拥抱我,反而赶紧将我推开,然后倒退两步掸了掸洁白的低胸连衣裙,生怕我将她的衣服弄脏。

  接着对身后的男人妩媚笑道:“听说顾家有点钱,咱们好好敲他一笔。”

  她没有正眼瞧我一下,直接带着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去了顾家。

  我守着宋大成的棺材泪如雨下,胸口像压了一块石头似的难受,我很伤心,我日思夜念的妈妈竟然不搭理我,我失落的像个丑小鸭。

  同时突然意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妈若是从顾家出来直接走人,继续不管我,我该怎么办?我一个孤女要怎么活下去?村里人欺负我的话,我向谁求救?

  孤独和恐惧就像倒灌的海水,将我淹没,我在海里拼命挣扎,寻找最后的救命稻草……

  晚上,我妈带着两个男人进了破烂的家门,其中一个男人就是中午陪她回来的凶恶男人,另一个男人带着一副银边眼镜看上去很斯文,我却从未见过。

  “顾主任,这就是宋大成的孤女,你带回去养吧。”我妈边说边往戴眼镜的男人身上靠,表情谄媚,声音也很温柔。这般模样的她,我几乎从未见过。

  戴眼镜的男人目光清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朝我招手。

  我坐在棺材旁不愿过去,只是胆怯地看着我妈。

  我妈柳眉一皱,催促道:“愣那做什么?顾主任叫你呢,你还不快点死过来!”

  顿时凶悍的原型露了出来。

  我怯懦地朝顾主任挪了过去,他竟然不嫌我手脏,直接牵住了,他的手又大又暖。

  他对我妈说:“钱也给你了,孩子也替你养了,顾大成的棺材可以下葬了吧?”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淡淡的寒寒的,跟他斯文的长相一点都不匹配。后来我才知道,顾主任应该用“斯文禽兽”四个字形容更加贴切。

  我妈笑颜如花地看着顾主任,说:“什么叫替我养孩子,这孩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我妈的语气特别暧昧,叫我不寒而栗,我顿时挣脱顾主任的手,惊慌地吼道:“我哪也不去,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我妈身边的凶恶男人顿时烦躁起来,他凶悍地瞪了我一眼,对我妈说:“老子可不要这个拖油瓶!她在你身边,一定会影响你做生意。要是再大几岁,老子把她留下还能有些用途,现在不行!”

  我妈伸出涂着鲜红甲油的手指轻轻戳了男人两下,娇嗔道:“你放心,我还要跟你混饭吃,怎么会给你添堵。”

  接着,她拧着眉毛,淡漠地看着我,绝情说道:“跟我在一起做什么?我还跟着别人混饭呢,哪有功夫管你。顾主任是广达市一中的教导主任,你跟着他有饭吃有学上,你走了大好运才遇上这样的大喜事。”

  宋大成尚未入土,我妈就说我遇上了大喜事。

  也不知道宋大成的在天之灵会不会暴跳如雷。

  为了有学上,我跟顾主任来到广达市。开启了我的悲惨之旅……

第2章 初见南风

  刚进顾主任的家门,我就看到猛摔书本的顾南风,他穿着白色的背心和宽大的短裤,站在客厅中央疯狂地撕扯着手里的课本,我被他狂狷的举动吓到,条件反射般往顾主任身后躲了躲。

  “顾南风,你发什么神经!”顾主任厉声呵斥。和顾主任接触四五天,我第一次见到他发脾气。

  顾南风深吸一口气,几秒钟后才淡淡说道:“没事!”

  接着,他看见顾主任身后的我,嘴角突然浮起一丝邪笑,开口道:“你就是乡下来的野种?这名字太难听了!不吉利,换个。”

  我局促地纠正,“我叫宋野草。”

  这是我第一次和顾南风说话,声音小的像蚊子叫。

  “嗤!”顾南风讥笑一声,问:“野草和野种有区别吗?还不是靠我顾家养。不过,顾向东也有大发善心的时候,真是难得!”

  接着又补充道:“以后你就叫平安。野草,真他妈土鳖!”

  我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不敢看顾南风一眼,我是偏远农村来的孩子,现在又寄人篱下,只能默默忍受别人的嘲讽。

  顾主任将我带上二楼,边上楼边问顾南风:“之前给你打电话,叫你收拾间房,你收拾了没有?”

  顾南风没有回答顾主任的话,捞起沙发上的单肩包,潇洒地出门了,招呼都没打一声。

  顾主任从兜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好像叫来一个帮手帮他收拾房间。

  接着,他带我进了另一个房间,轻声道:“你先在南风的屋里休息一下吧,你的房间就在隔壁,一会儿就收拾好。”

  顾南风的屋子很干净,一点都不像个男孩的房间,不大的床上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厚重的床垫一看就知道特别舒服,他的书桌上整齐地放着台灯、笔筒、简易书架、汽车模型以及一台电脑,那是我第一次见电脑,之前只听支教的男老师提过。

  我十分羡慕顾南风的生活,他的房间安逸的像是天堂,温暖明亮、设备齐全。

  城里的孩子就是好,顾主任家的孩子更是幸福。

  突然,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被顾主任收养,可以在这样舒心安逸的家里生活,比起破旧脏乱的农村,这里不知好了多少倍。

  高兴之余,我被书桌上的一张合影吸引,照片里一男一女微笑着搂着中间的孩子。

  看的出来,那个十岁左右大小的孩子就是顾南风,白净的像个小女孩,顾南风从小都是个好看的孩子。而那个男的跟顾主任有几分相似,应该是顾主任的哥哥。

  这难道是顾南风的父母?我就说嘛,顾主任看上去不过三十四五,他怎么有个十五六岁大的儿子。

  那么为什么顾南风跟顾主任住一起呢?他的父母呢?

  带着一些列疑问,我趴在顾南风的书桌上睡着了。等我醒来时也不知道是几点,我走出房间,就被隔壁的响动吸引。

  隔壁的屋子不就是顾主任给我准备的房间吗?此时,窸窸窣窣的屋里传来女子轻微的喘息声,以及顾主任说话的声音,“腿抬高。”

  接着,就传来女子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那声音像是带有魔力,令我想去探究。

  我的心快提到嗓子眼,“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不知怎的,顿时想到宋大成和孙寡妇在一起的场景。我突然意识到,房里两人干得不是什么好事,遂飞快转身回了顾南风的屋。

  我坐在椅子上深呼吸几下,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慢慢回忆往昔,缓过神来时,才发现我的记忆里全是挨打的场景,宋大成打我,我妈打我,有时候还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每次我都不敢放声大哭,只能捂着嘴暗自流泪。

  我瘪瘪嘴,决定跟不愉快的往昔告别。接着,又咧开嘴,忍不住笑了,城里的孩子肯定很有礼貌很友善,我非常期待开学,期待新的环境和新的同学。

  后来,我才知道,我此时的想法有多幼稚、多可笑。

  顾南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像是发泄般使劲关上房间的门,接着才发现屋里坐着惊慌失措局促不安的我。

  我被他巨大的关门声吓到,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自觉地让到一旁,不好意思地说:“你坐。”

  显然顾南风的心情很不好,他沉着一张脸,很不友善地说:“你来我屋里做什么?滚出去!”

  接着,他很大力度地将我推了出去,然后故意高声骂道:“臭不要脸的,躲在房里做什么好事呢!”

  我被他骂的莫名其妙,委屈的眼泪簌簌下落,但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隔壁房间的门突然开了,顾主任衣衫不整地走了出来,他淡漠地瞥了我一眼,直接走到顾南风面前,冷声问:“你发什么疯!从今以后野……平安就是你妹妹,你不能欺负她!”

  顾南风好看的脸上浮起一丝讥笑,反呛道:“以后是谁欺负她,还不一定呢。”

  我不明白顾南风的意思,只是瞪大眼惊恐地看着一脸挑衅的顾南风,以及面色阴沉的顾主任。我以为,他们的争执都是我引起的,内心更加愧疚,眼泪掉的更猛了。

  顾南风身后的房里走出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穿着清爽的薄荷绿连衣裙,看上去知书达理。

  她温柔地看着顾主任,低声劝解,“向东,跟一个孩子生什么气。我把野……平安的房间收拾好了,咱们现在带她进去看看吧。”

  顾主任狠狠瞪了顾南风一眼,推着我往房间走去,面无表情地介绍,“这位是一中高中部的陈老师,她是教英语的。”

  我哽咽着朝陈老师问好,“陈老师……”

  “好”字还没说出口,就传来顾南风讥诮的声音,“半个月前,来的是可是高中部教语文的李老师,那女人在这住了两晚才走。”

  陈老师听到这句话脸都绿了,她使劲掐了一把顾主任,板着一张脸,毫不顾忌地骂道:“顾向东,你个王八蛋,还跟那个贱货有来往!”

  说完,她推开杵在门口的我,怒气冲冲地走了。

  顾主任赶紧追了上去,“潇潇,你听我解释……”

  我呆呆地看着明亮干净的房间,一点欢喜都没有,满心的忐忑不安,我不晓得今天的矛盾是不是我引起的,也不晓得顾主任会不会因此讨厌我,更不晓得以后在这个新家怎么生活。但我知道,顾南风不喜欢我。

  好不容易等到九月一号开学,顾主任帮我办理入学手续,我被分到初二九班,出门直走左拐就是厕所,城里的学校真有钱,专门修了一栋楼做厕所。

  厕所走廊连通了初中部和高中部。当然从初中部到高中部不仅厕所楼这一条道。

  我在农村虽然一直营养不良,看上去面色苍白人很单薄,但是我个子比较高,所以进了教室后我自觉地坐在靠后的位置。

  后来我才发现,我只是在宋家沟小学算高的,在城里,我就是她们眼里的“豆芽菜”。

  我穿着陈老师前天给我买的新衣裳,生怕把粉色的衣袖蹭脏了,都不敢把胳膊放在课桌上了。

  我旁边坐着一个打扮花哨的女生,她从好看的背包里拿出精致的小镜子不断地照着,然后戳了戳我,问我是哪个学校转来的。我激动地给她说,我是宋家沟初中转来的。

  谁知女生突然大笑起来,她的笑声令我忐忑和紧张,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只觉得这笑声过于讽刺。

  她的笑声很快吸引周围同学的目光,跟她相熟的一个女生走了过来问:“余菲菲,你笑什么?”

  余菲菲染着粉色甲油的手指着我,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郑洁,我受不了她的口音。太逗了,土的掉渣!”

  在宋家沟我一直说方言,宋家沟虽然也属于广达市,但是偏远地区,跟市里的口音大不一样。

  跟顾主任来了城里,顾主任要求我讲普通话,但是我的普通话里带着浓厚的宋家沟口音。我以为顾主任都听的懂我说什么,外人一定也听的懂。

  现在被余菲菲当众指出我的普通话很难听,我羞得满脸通红,不敢去看周围人嘲笑讥讽的目光。

  大概等了太久都不见我说话,郑洁说了一句“没劲”就走开了。

  我盯着手里的文具盒发呆,这是陈老师帮我买的,上面印着我做梦都想看的动画片——葫芦娃。

  余菲菲又开口了,“你土不土啊,谁还用文具盒啊,现在都用笔袋了。还葫芦娃,真土鳖。”

  听她这么说,我拿着文具盒的手僵住了,在宋家沟谁要是有这么个文具盒,谁就是班上最得意的人。但是,在城里,这么好看的文具盒竟然是她们嘴里的“土鳖”。

  我第一次发现,城里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前门突然闪进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不由一怔,心想,怎么跟他一个班……

危险关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危险关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言墨学堂|2018寒假少儿艺术班报名启动!!!

    关于我们言墨学堂是依托言墨堂成立的一家专业美育机构,紧临福州历史之源,文化之根的国家五A级风景区三坊七巷。学堂依托福建省花鸟画学会,汇聚省内一流书画家为顾问团队以及师资团队。近年来在艺术教育界、学员和家长当中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学堂提倡启发式教学,依托言墨堂独具特色的名家书画精品课件优势,一切以学员为中心,最大限度地激发学员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系统地艺术训练,不仅培养学员的艺术欣赏能力,书画临摹与创作能力,还能培养学员们的创新意识,增加学员的自信心,进而达到“变化气质,陶冶性灵”的美育目的。课程

  • 1米8粗犷男生,手执绣花连杨幂。但没人知道,他曾一直遭受众人质疑和嘲笑。

    传承东方文化,感受有魅力的东方美学来自于中国台湾的Rexy宋亚樵,是一个身长一米八的粗犷男生,如果单看他的外表,你可能怎么也猜不到他的职业。他有着一门非常卓绝的手工技艺,曾俘获过杨幂的芳心,使其身着一袭精致的黑色小礼服,优雅地出现在《芭莎珠宝》的杂志封面。他有着与做精细手工极不协调的外表,却藏了一颗无比细腻的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我真的是一位绣郎。”2017年11月份,这位终日手执绣花针的“绣郎”,代表其团队工作室在伦敦斩获刺绣届的“奥斯卡”奖——Hand&Lock奖金奖,引来众人一片羡慕的

  • 田沁鑫生命中的三部戏丨新京报年度艺术家

    采写:新京报田超新媒体编辑:田偲妮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投票在本周已经陆续结束,各大年度人气作品和新锐名单都已出炉,我们将在明天公布票选结果。今天我们将放出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年度艺术家的专访,今年当选年度艺术家的是:田沁鑫2017年,对田沁鑫来说,是值得记住的一年。这一年距她导演生涯处女作《断腕》首演,刚好20年;这一年她在上海突发胰腺炎,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一年她担任了乌镇戏剧节年度艺术总监,复排了青春版《狂飙》。2月8日这版《狂飙》将来到国家大剧院,开启“当代著名导演作品邀请展

  • 余秀华怒怼诗人食指:我的过错在于,在底层却偏偏高昂着头

    澎湃新闻记者徐萧余秀华1月13日,“朦胧诗鼻祖”、老诗人食指在《在北师大课堂讲诗》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被曝光。在这段视频里,食指批评余秀华说:“看过余秀华的一个视频,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提都不提,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可怕吗?评论界把她捧红是什么意思?评论界的严肃呢?我很担心。今天严肃地谈这个问题,是强调对历史负责。不对历史负责,就会被历史嘲弄,成

  • 【醒言】读懂淡定,才算读懂人生

    每天早晨一醒来,刘忠先生就会写下一句早安寄语,告诉亲朋好友,有意义的一天又开始了,真可谓日日是好日。片言只语中,充满着人生感悟;短短数句里,寄托着励志方向。这一写,就是四年,渐渐地在朋友圈中传颂着这些话语。现在,《禅艺会》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分享给读者,每周发布一次,敬请期待。读懂了淡定,才算读懂了人生。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少了弯路,也就错过了风景。努力的意义:不要当父母需要你时,除了泪水,一无所有。不要当孩子需要你时,除了惭愧一无所有。不要当自己回首过去,除了蹉跎,一无所有。做人,

  • 【禅溪】灵山深处 拈花遗风

    灵山一会自鸡足山回来日久,竟不能提笔写下任何关于它的文字。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触及我所感受到的鸡足山的深远静寂,我如一个失语的人,独自沉入内心的空寂虚落。我和林自大理冒雨乘车入鸡足山,近百里的路程,我俩一路沉默。同车的人亦如此,大家一致向窗外,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山势低缓圆润。山村的房子排在坝子间的平地上,如釜底简易的料理,单调,平静。云气在山峰簇拥着,缠绵无尽,如一袭苍灰的袈裟,笼罩着无边的翠微。山路愈来愈陡,山路两边也不再空阔,满目青山遮望眼,这是进入鸡足山了。鸡足山位于云贵高原滇西北宾川县境内

  • 【庭院】枯山水里的禅宗美学

    日本·和歌山县金刚峰寺枯山水日本是一个庭园模式繁多,且数量惊人的国度。在那里,有宏阔壮伟的皇家、贵族园林,也有气势恢宏的市立、国立公园,还有在有限的空间中构画、在模山范水中寻求情趣的私家庭园,以及追求人与天地交融、浑然合一的哲学境界,并借助自然山水来延展庭园的寺庙庭园。我国小说家、散文家郁达夫(1896-1945年)1913年赴日,1922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经济学部,在留日后就曾对日本庭园赞不绝口。他在《日本的文化生活》一文中写道:“日本人的庭园建筑,佛舍浮屠,又是一种精微简洁,能在单纯里装点

  • 四深交三远离

    1.志同道合之友人到中年,要懂得友不在多、志同为要,交不在频、相知为深的道理,身边有三两挚友即可。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不离不弃,管鲍之交。中年需要沉淀,沉淀自己,也沉淀友谊。2.雪中送炭之友人过中年,失意、低谷想必经历不少,雪中送炭之情更要懂得珍惜。不要忘记那个当初愿意伸手将你拔出泥潭、拉出低谷、陪你东山再起的人。记住:锦上添花世常有,雪中送炭情莫忘。3.敢于直言之友人人都喜欢被赞扬,但很难从他人口中知晓自己的不足和问题。人到中年,可能越来越听不进意见、听不得批评,却仍然无法避免犯错。所以,诤友

  • 淡之美 心之雅

    时光,漂白了记忆,时光也浓了心。寂静处,不惊不扰,或思或忆,往来或憧憬都沉淀在了一颗简约的心里。唱清远的歌,吟古老的诗,赏岁月的馨香与醉,所有美好的情怀宛如隽永的诗翩跹在心里。一书在手,聆听那些高贵灵魂的声音,心不由自主地谦逊和聚精会神,即使是读闲书,看到妙处,也会忍不住拍手叫绝。长久的读书使得心养成了恭敬的习惯,可以懂得世上可以为师的人很多,可以懂得生活中要具有洗耳倾听的姿态。淡,也许才是最深,最深的目光也许才是最真,最真的牵念也许才是最长久,长久的一份情感,表面上看似淡淡牵系,实际上是深深相

  • 《出麦田记》再版以及作者签名版售卖的告知

    从2011年《出麦田记》出版,已经过去了7个年头。如果以时间来算,我也算是一个文艺老年了。但是我像是过了七天。吴承恩《西游记》里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如今却是说时一天,回忆时一年。太快。不得不说,这本书改变了我的命运,当然,这改变是好是坏,尚不能盖棺定论,或许盖馆那天尚不能定论,最起码,它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是商品时代,是和一帮商人谈艺术的时代,幸运的是,我遇到了很多懂艺术的人,即便我不是艺术,但是也希望很多人去懂我,搞艺术。《出麦田记》出版以后,加印了几次,至于所得的稿费,以前我专门写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