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危险关系在线阅读

2017/11/25 2:42:11 来源:网络 []

小说:危险关系

第1章 家散了

  我妈从小就是个叛逆的人,92年8月她跟父母赌气离家出走,五天后被卖到一个叫宋家沟的偏远山村,当晚就被宋大成强了,93年4月我足月出生。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那年,我妈还不满十六岁,宋大成三十四岁。

  他们给我起了一个很随意的名字——野草。后来,我遇到了他,他给我改名,叫我平安。

  年幼的记忆中,我妈经常跟宋大成吵架,气极了的宋大成从来不会心慈手软,抓住我妈就是一顿暴打,接着我妈就负气离家,一走就是好些天。

  宋大成就把我丢在鸡圈跟鸡睡,我饿了只能吃鸡食,稚嫩的小手被凶悍的大公鸡啄伤过好几次。

  我不敢大哭,因为宋大成嫌吵,会抄起趁手的东西毫不留情地毒打我。

  有一次宋大成抄起扫地的大扫帚狠狠把我打了一顿,理由是,我长得太像我那个败家的狐媚妈。网站huijindi.com我被宋大成打得上蹿下跳满地打滚,却不敢嚎啕大哭。

  宋大成却越打越兴奋,竟然把我按在地上,撕碎我的衣服。

  那时我的还不到九岁,不明白他的邪恶意图,只觉得他钳子一样的大手把我箍地生疼,另一只粗糙的大手在我下身乱摸,弄得我十分难受。

  要不是隔壁的孙寡妇站在门口唤我爸帮她抬东西,后果不堪设想。

  自从那次之后,我下意识地排斥宋大成,尽量离他远远的,他喝醉的夜晚我宁可睡鸡圈,都不睡没有门锁的卧房。当时只是为了少挨些打,事实证明,我是个警觉心很高的人。

  九岁那年,不知为了什么,我妈又被宋大成狠狠地捶了一顿,大半夜的,她披头散发负气离家,我死死抱住她,生怕她把我丢下。危险关系在线阅读

  哪知她一脚将我踹翻,愤恨地咒骂,“你这该死的野种,为什么降临到这个世上,把我在这个破烂的家里困了九年!你跟你那个肮脏的爸一起去死吧!”

  我妈消瘦的背影消失在没有路灯的雪夜里,我坐在庭院里看着我妈消失的方向暗自啜泣,那时候虽然小却也知道,我妈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妈走后,宋大成更加颓废,整日里不是喝酒就是睡觉,村上有人户造房修屋,他偶尔拖着疲软无力的身子去做小工。

  而地里的活计全靠我一个人支撑,否则,我们连口粮都没有。

  即使这样,我经常挨打,蚊子叮了他我要挨打,开水烫了他的手我要挨打,他吃饭咬了舌头我要挨打,母鸡不下蛋我要挨打……

  每每此时,我都不敢发泄般嚎啕大哭,只能捂住嘴幽幽哽咽,豆大的泪珠砸在地上,瞬间被土地吞噬,宽厚黑暗的土地似乎能承载我一生的眼泪。

  体无完肤都不足以形容我的状况,水深火热可以描述我三分现状。

  那时候,我经常坐在房檐下盯着门前的小路发呆,真希望路口突然出现我妈的身影,就像往常那样,我妈离家一段时间消了气就回来了。

  虽然回家后,她继续好吃懒做,继续跟宋大成吵架打架,但是我能看见她,就觉得心里踏实,我不是村里人嘴里嘲笑的“没娘的野种”,宋大成也不会天天打我。原文huijindi.com

  至于村里人为什么叫我野种,我也是听孙寡妇跟人闲聊时听到的,她们说我妈怀胎八个月就生下一个足月重的娃娃,这个娃娃不是野种是什么。

  我妈似乎真的不回来了。可日子还得继续,我还要上学,还要吃饭,还要生活。

  十一岁那年夏天,我借别村长家的三轮车将地里收割的几口袋谷子带回家。

  我累得实在是没有一丝力气,想进屋找宋大成帮忙,刚走进宋大成的房门口,半掩的房里传来女人的声音,接着又传来宋大成粗重的却带着些许愉悦的喘息声。

  我悄悄从门缝看了进去,只见宋大成将隔壁的孙寡妇压在身下不断地蠕动,并压低声音粗俗地骂道:“你这个放荡的婊子,怎么这么深这么水!”

  我虽然小,却能意识到,他们两个做的一定不是好事,我惊恐地捂住嘴落荒而逃。

  孙寡妇和蔼可亲的模样顿时在我脑海里消失的无影无踪,逐渐变得狰狞起来。原文huijindi.com从那以后我再见到孙寡妇,话都不愿跟她说。

  十三岁我进了镇上的初中上初一,因为没钱交住宿费,我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起床,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去学校,虽然很辛苦,但是我很快乐。

  因为我渴望上学,我希望考上好的高中,再考一个好的大学,这样一来我以后就是有知识的文化人,我就能有份体面的工作,我就可以好好的生活。

  初一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刚满十四岁不久,宋大成给我说家里没钱了,他叫我回来种地。

  其实我知道,我一走家里的地就荒废了,他没了粮食吃,他想叫我回来伺候他。

  那时候我虽然懵懂无知,家里虽然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是我知道,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解救我,我不能辍学。

  我想攒钱,这样一来,宋大成就有钱买粮吃,而我就有钱继续上学。危险关系在线阅读

  我把庭院里的核桃敲下来,打算拿到镇上卖,核桃至少有五六十斤,我一个人扛不动,想叫宋大成跟我一起去。

  但是,宋大成听说村东最有钱的顾家要翻修祖宅,需要大量工人,管酒管肉还发香烟,他推开我兴匆匆地去了顾家。

  谁知这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疲软无力的他从顾家二层高的阁楼上失足掉了下来,竟然当场丧命。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一点都不伤心,却哭得昏天暗地,因为,我彻底成了村里人嘴里“没人管的野种”。

  宋大成死后不久,我妈及时出现,见到打扮时尚的她,我差点没认出她来,即使这样我还是激动万分地扑进她怀里,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是我的依靠,是我最后的温暖。

  见我哭得满脸鼻涕,我妈不但没有拥抱我,反而赶紧将我推开,然后倒退两步掸了掸洁白的低胸连衣裙,生怕我将她的衣服弄脏。

  接着对身后的男人妩媚笑道:“听说顾家有点钱,咱们好好敲他一笔。”

  她没有正眼瞧我一下,直接带着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去了顾家。

  我守着宋大成的棺材泪如雨下,胸口像压了一块石头似的难受,我很伤心,我日思夜念的妈妈竟然不搭理我,我失落的像个丑小鸭。

  同时突然意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妈若是从顾家出来直接走人,继续不管我,我该怎么办?我一个孤女要怎么活下去?村里人欺负我的话,我向谁求救?

  孤独和恐惧就像倒灌的海水,将我淹没,我在海里拼命挣扎,寻找最后的救命稻草……

  晚上,我妈带着两个男人进了破烂的家门,其中一个男人就是中午陪她回来的凶恶男人,另一个男人带着一副银边眼镜看上去很斯文,我却从未见过。

  “顾主任,这就是宋大成的孤女,你带回去养吧。”我妈边说边往戴眼镜的男人身上靠,表情谄媚,声音也很温柔。这般模样的她,我几乎从未见过。

  戴眼镜的男人目光清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朝我招手。

  我坐在棺材旁不愿过去,只是胆怯地看着我妈。

  我妈柳眉一皱,催促道:“愣那做什么?顾主任叫你呢,你还不快点死过来!”

  顿时凶悍的原型露了出来。

  我怯懦地朝顾主任挪了过去,他竟然不嫌我手脏,直接牵住了,他的手又大又暖。

  他对我妈说:“钱也给你了,孩子也替你养了,顾大成的棺材可以下葬了吧?”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淡淡的寒寒的,跟他斯文的长相一点都不匹配。后来我才知道,顾主任应该用“斯文禽兽”四个字形容更加贴切。

  我妈笑颜如花地看着顾主任,说:“什么叫替我养孩子,这孩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我妈的语气特别暧昧,叫我不寒而栗,我顿时挣脱顾主任的手,惊慌地吼道:“我哪也不去,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我妈身边的凶恶男人顿时烦躁起来,他凶悍地瞪了我一眼,对我妈说:“老子可不要这个拖油瓶!她在你身边,一定会影响你做生意。要是再大几岁,老子把她留下还能有些用途,现在不行!”

  我妈伸出涂着鲜红甲油的手指轻轻戳了男人两下,娇嗔道:“你放心,我还要跟你混饭吃,怎么会给你添堵。”

  接着,她拧着眉毛,淡漠地看着我,绝情说道:“跟我在一起做什么?我还跟着别人混饭呢,哪有功夫管你。顾主任是广达市一中的教导主任,你跟着他有饭吃有学上,你走了大好运才遇上这样的大喜事。”

  宋大成尚未入土,我妈就说我遇上了大喜事。

  也不知道宋大成的在天之灵会不会暴跳如雷。

  为了有学上,我跟顾主任来到广达市。开启了我的悲惨之旅……

第2章 初见南风

  刚进顾主任的家门,我就看到猛摔书本的顾南风,他穿着白色的背心和宽大的短裤,站在客厅中央疯狂地撕扯着手里的课本,我被他狂狷的举动吓到,条件反射般往顾主任身后躲了躲。

  “顾南风,你发什么神经!”顾主任厉声呵斥。和顾主任接触四五天,我第一次见到他发脾气。

  顾南风深吸一口气,几秒钟后才淡淡说道:“没事!”

  接着,他看见顾主任身后的我,嘴角突然浮起一丝邪笑,开口道:“你就是乡下来的野种?这名字太难听了!不吉利,换个。”

  我局促地纠正,“我叫宋野草。”

  这是我第一次和顾南风说话,声音小的像蚊子叫。

  “嗤!”顾南风讥笑一声,问:“野草和野种有区别吗?还不是靠我顾家养。不过,顾向东也有大发善心的时候,真是难得!”

  接着又补充道:“以后你就叫平安。野草,真他妈土鳖!”

  我将头深深地埋了下去,不敢看顾南风一眼,我是偏远农村来的孩子,现在又寄人篱下,只能默默忍受别人的嘲讽。

  顾主任将我带上二楼,边上楼边问顾南风:“之前给你打电话,叫你收拾间房,你收拾了没有?”

  顾南风没有回答顾主任的话,捞起沙发上的单肩包,潇洒地出门了,招呼都没打一声。

  顾主任从兜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好像叫来一个帮手帮他收拾房间。

  接着,他带我进了另一个房间,轻声道:“你先在南风的屋里休息一下吧,你的房间就在隔壁,一会儿就收拾好。”

  顾南风的屋子很干净,一点都不像个男孩的房间,不大的床上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厚重的床垫一看就知道特别舒服,他的书桌上整齐地放着台灯、笔筒、简易书架、汽车模型以及一台电脑,那是我第一次见电脑,之前只听支教的男老师提过。

  我十分羡慕顾南风的生活,他的房间安逸的像是天堂,温暖明亮、设备齐全。

  城里的孩子就是好,顾主任家的孩子更是幸福。

  突然,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被顾主任收养,可以在这样舒心安逸的家里生活,比起破旧脏乱的农村,这里不知好了多少倍。

  高兴之余,我被书桌上的一张合影吸引,照片里一男一女微笑着搂着中间的孩子。

  看的出来,那个十岁左右大小的孩子就是顾南风,白净的像个小女孩,顾南风从小都是个好看的孩子。而那个男的跟顾主任有几分相似,应该是顾主任的哥哥。

  这难道是顾南风的父母?我就说嘛,顾主任看上去不过三十四五,他怎么有个十五六岁大的儿子。

  那么为什么顾南风跟顾主任住一起呢?他的父母呢?

  带着一些列疑问,我趴在顾南风的书桌上睡着了。等我醒来时也不知道是几点,我走出房间,就被隔壁的响动吸引。

  隔壁的屋子不就是顾主任给我准备的房间吗?此时,窸窸窣窣的屋里传来女子轻微的喘息声,以及顾主任说话的声音,“腿抬高。”

  接着,就传来女子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那声音像是带有魔力,令我想去探究。

  我的心快提到嗓子眼,“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不知怎的,顿时想到宋大成和孙寡妇在一起的场景。我突然意识到,房里两人干得不是什么好事,遂飞快转身回了顾南风的屋。

  我坐在椅子上深呼吸几下,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慢慢回忆往昔,缓过神来时,才发现我的记忆里全是挨打的场景,宋大成打我,我妈打我,有时候还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每次我都不敢放声大哭,只能捂着嘴暗自流泪。

  我瘪瘪嘴,决定跟不愉快的往昔告别。接着,又咧开嘴,忍不住笑了,城里的孩子肯定很有礼貌很友善,我非常期待开学,期待新的环境和新的同学。

  后来,我才知道,我此时的想法有多幼稚、多可笑。

  顾南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像是发泄般使劲关上房间的门,接着才发现屋里坐着惊慌失措局促不安的我。

  我被他巨大的关门声吓到,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自觉地让到一旁,不好意思地说:“你坐。”

  显然顾南风的心情很不好,他沉着一张脸,很不友善地说:“你来我屋里做什么?滚出去!”

  接着,他很大力度地将我推了出去,然后故意高声骂道:“臭不要脸的,躲在房里做什么好事呢!”

  我被他骂的莫名其妙,委屈的眼泪簌簌下落,但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隔壁房间的门突然开了,顾主任衣衫不整地走了出来,他淡漠地瞥了我一眼,直接走到顾南风面前,冷声问:“你发什么疯!从今以后野……平安就是你妹妹,你不能欺负她!”

  顾南风好看的脸上浮起一丝讥笑,反呛道:“以后是谁欺负她,还不一定呢。”

  我不明白顾南风的意思,只是瞪大眼惊恐地看着一脸挑衅的顾南风,以及面色阴沉的顾主任。我以为,他们的争执都是我引起的,内心更加愧疚,眼泪掉的更猛了。

  顾南风身后的房里走出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穿着清爽的薄荷绿连衣裙,看上去知书达理。

  她温柔地看着顾主任,低声劝解,“向东,跟一个孩子生什么气。我把野……平安的房间收拾好了,咱们现在带她进去看看吧。”

  顾主任狠狠瞪了顾南风一眼,推着我往房间走去,面无表情地介绍,“这位是一中高中部的陈老师,她是教英语的。”

  我哽咽着朝陈老师问好,“陈老师……”

  “好”字还没说出口,就传来顾南风讥诮的声音,“半个月前,来的是可是高中部教语文的李老师,那女人在这住了两晚才走。”

  陈老师听到这句话脸都绿了,她使劲掐了一把顾主任,板着一张脸,毫不顾忌地骂道:“顾向东,你个王八蛋,还跟那个贱货有来往!”

  说完,她推开杵在门口的我,怒气冲冲地走了。

  顾主任赶紧追了上去,“潇潇,你听我解释……”

  我呆呆地看着明亮干净的房间,一点欢喜都没有,满心的忐忑不安,我不晓得今天的矛盾是不是我引起的,也不晓得顾主任会不会因此讨厌我,更不晓得以后在这个新家怎么生活。但我知道,顾南风不喜欢我。

  好不容易等到九月一号开学,顾主任帮我办理入学手续,我被分到初二九班,出门直走左拐就是厕所,城里的学校真有钱,专门修了一栋楼做厕所。

  厕所走廊连通了初中部和高中部。当然从初中部到高中部不仅厕所楼这一条道。

  我在农村虽然一直营养不良,看上去面色苍白人很单薄,但是我个子比较高,所以进了教室后我自觉地坐在靠后的位置。

  后来我才发现,我只是在宋家沟小学算高的,在城里,我就是她们眼里的“豆芽菜”。

  我穿着陈老师前天给我买的新衣裳,生怕把粉色的衣袖蹭脏了,都不敢把胳膊放在课桌上了。

  我旁边坐着一个打扮花哨的女生,她从好看的背包里拿出精致的小镜子不断地照着,然后戳了戳我,问我是哪个学校转来的。我激动地给她说,我是宋家沟初中转来的。

  谁知女生突然大笑起来,她的笑声令我忐忑和紧张,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只觉得这笑声过于讽刺。

  她的笑声很快吸引周围同学的目光,跟她相熟的一个女生走了过来问:“余菲菲,你笑什么?”

  余菲菲染着粉色甲油的手指着我,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郑洁,我受不了她的口音。太逗了,土的掉渣!”

  在宋家沟我一直说方言,宋家沟虽然也属于广达市,但是偏远地区,跟市里的口音大不一样。

  跟顾主任来了城里,顾主任要求我讲普通话,但是我的普通话里带着浓厚的宋家沟口音。我以为顾主任都听的懂我说什么,外人一定也听的懂。

  现在被余菲菲当众指出我的普通话很难听,我羞得满脸通红,不敢去看周围人嘲笑讥讽的目光。

  大概等了太久都不见我说话,郑洁说了一句“没劲”就走开了。

  我盯着手里的文具盒发呆,这是陈老师帮我买的,上面印着我做梦都想看的动画片——葫芦娃。

  余菲菲又开口了,“你土不土啊,谁还用文具盒啊,现在都用笔袋了。还葫芦娃,真土鳖。”

  听她这么说,我拿着文具盒的手僵住了,在宋家沟谁要是有这么个文具盒,谁就是班上最得意的人。但是,在城里,这么好看的文具盒竟然是她们嘴里的“土鳖”。

  我第一次发现,城里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前门突然闪进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不由一怔,心想,怎么跟他一个班……

危险关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危险关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相爱就不要离开》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相爱就不要离开》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名称:相爱就不要离开目录预览:第001章横行霸道第002章随随便便就嫁了第003章俊美如神祗的男人第004章咱们聊会第001章横行霸道早春,京城的气温依旧寒冷,雨水滴滴答答的下着,街道上来人稀稀落落。“嘶——”一声,一辆红色California在京城最豪华的大酒店门口急速刹车,一抹窈窕纤细的身影从容的下了车,身后跟着两名身材壮硕的黑衣人。推开酒店厚重的玻璃门,大厅里金碧辉煌奢华欧式水晶吊灯里那温暖如蜜的灯光轻柔的伏在她的脸上,映出

  • 《霸道老爸独宠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霸道老爸独宠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霸道老爸独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一夜11次第2章:不想再见到你第3章:你让我出卖色相?第4章:优秀品质的爹!第1章:一夜11次晚上八点时分。连伊诺刚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这时,桌子上的手机滴滴的响了一声。她立刻走过去,拿起手机看。简讯。“我在天域109房间等你,卓!”顾卓?不过在看到他的短信,伊诺心脏莫名快速跳动了一下。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倒是符合他的作风。可是,在酒店等她做什么?已经这么晚了!伊诺发了一条短

  • 《烟雨缥缈江南情》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烟雨缥缈江南情》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名:烟雨缥缈江南情目录预览:第001章,意外第002章,是他第003章,把药吃了第004章,后颈一痛第001章,意外“啊,好痛——”“不准逃!”“我不要了,不要再继续了!啊……”……林宛白睁开眼睛,身上陌生的疼痛让她惊觉一切不是梦。身处环境是酒店的套房,晨光朦胧的透进来晕在地毯上,以及一片旖旎的床上,她从里到外的衣服都皱巴巴的在地上。她昨晚被人给上了!林宛白捂着脑袋拼命回想,她在地下pub做兼职,负责给客人推销酒,有位心怀不轨的老

  • 《婚劫:总裁高高在上》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婚劫:总裁高高在上》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婚劫:总裁高高在上目录预览:第一章送错的红酒第二章你技术真烂第三章打断你的腿第四章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章送错的红酒我跟秦翌年的第一次是被他强迫的,可他身上的药是我下的。万万没想到,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有一天居然会发生在我盛欢颜的身上。不过,自从发现未婚夫出轨之后,“运气”这种东西就开始离我而去了吧。事情还得从头开始说起。我叫盛欢颜,今年23岁,出身于一个小康之家,从小到大就属于从不让父母发愁的乖乖女,生活得一帆风顺。到

  • 《那些关于你的记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那些关于你的记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那些关于你的记忆目录预览:第1章仇恨的开始第2章四年后……第3章背叛,错误的开始第4章放弃,用命来换第1章仇恨的开始大二那年,我做了一件很幼稚很傻的事,给一个男人下药,并且强了他,为此,我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我妈因为非法摆地摊在躲避城管的时候被车撞了,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医生说需要马上动手术,让我准备十万块钱。车主逃逸,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小三的介入离婚,可笑的是那个小三带着一个比我还大一岁的女

  • 《不斩相思不忍顾兮》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不斩相思不忍顾兮》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名称:不斩相思不忍顾兮目录预览:第一章迎娶她人第二章受辱未央宫第三章永远都不会是你第四章这样的你让朕恶心第一章迎娶她人长乐三年,春,大盛皇朝。今儿是大盛皇帝皇甫琰迎娶苏家之女苏卿歌的大喜之日,整个皇朝一片喜气洋洋。紫云殿内,大摆宴席,百官祝贺皇帝抱得美人归,摆脱顾氏一族的枷锁。高座之上,皇帝俊朗的面容略显不悦,一爵喜酒灌下,百官瞠目,猜忌纷纷。顾倾城站在未央宫的阁楼上远眺,身为皇后却不顾皇家颜面缺席为苏卿歌封妃的典仪。身后传来脚

  • 《此生唯你不可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此生唯你不可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书名:此生唯你不可负目录预览:第一章这么缺男人第二章别让我看见你第三章你烦不烦第四章别弄死她第一章这么缺男人头顶上繁杂的水晶吊灯晃动着,男人裹着酒后沉稳粗嘎的喘息声像是凌迟,温如意按着自己的铅笔裤,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刚出狱就急着来卖,这么缺男人?”说完,手下忽然一扯,连润滑都没有直接将自己的硬挺挤了进去!“啊!疼!”温如意抱着男人的肩膀死命的咬着唇,身体一阵痉挛的颤抖,指甲陷进了赤裸精壮的后背上。“慢、慢一点啊——啊——”黎

  • 《遇见你,着了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遇见你,着了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遇见你,着了魔目录预览:第一章:夜半欺辱第二章婆婆抱孙心切第三章疑似流产第四章威胁第一章:夜半欺辱是夜,丝丝呻吟从阁楼里传来。林清穿着一身丝质的睡衣,双手被男人抓着禁锢在头顶,男人喝醉了,埋在她身下,像野兽一样强而有力的冲撞着。林清被迫仰着头,细软的腰肢随之起伏,男人的手隔着睡衣,肆意蹂躏着她胸前的柔软。“婉儿,婉儿……”裴煜匍匐在她身上,眷恋的喊着心上人的名字,直到紧紧相贴的唇间溢出一丝血腥。林清睁着眼,晶莹的雾气也抵挡不住满

  • 《一念情深:总裁轻点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一念情深:总裁轻点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一念情深:总裁轻点撩目录预览:001洞房惊变002借种生子003被强行灌药004我是牛郎?001洞房惊变女人一辈子的终生大事,莫过于结婚嫁人。我完成了人生的这个仪式,回到家快要累瘫。脱下礼服躺在床上,谭斌的手一点一点从我的小腿锤到大腿上,暧昧的跟我眨眼:“婧婧,时间不早了,我们该睡了。”我的脸腾的红起来,和谭斌相处三个月都没有越雷池一步,就是想把最好的留在洞房花烛夜。谭斌低头在我脸上偷了个香,忽的翻身压在我身上,喘着粗气就

  • 《刚好遇见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

    原标题:《刚好遇见你》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0】小说:刚好遇见你目录预览:(1)放飞的自我(2)老板的朋友?(3)作陪三天(4)最不想看见的人(1)放飞的自我我婚内出轨了。而且还是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上。狭小的洗手间里,我的职业套裙被拉到了腰际,一条腿被高高抬起,身后的男人一下又一下的冲刺着,我紧紧咬住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这或许是我人生中,最为酣畅淋漓的一次性爱,却也是最为可悲的放飞自我。就在昨晚,我发现了我深爱不已的老公姜志刚,居然背着我和人乱搞,而对方……还居然是个男人!看着邮箱中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