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娱记甜妻在线阅读

2017/11/25 3:33: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娱记甜妻

第001章惊恐
清晨的一缕阳光轻轻洒在郎韵脸上,郎韵伸手挡住双眼,宿醉带来的是头疼欲裂。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昨晚《天晴》发布会的情景浮上朗韵心头,《天晴》是一部投资过亿的现代都市剧,她好不容易得到出演女二号的机会,这对她这个资深龙套多年的落魄艺人来说,可谓是一步登天。

人逢喜事精神爽,挡不住导演和制片人等各路大腕的热情,朗韵顺理成章地多喝了好几杯。

但她酒量并不好!

手机铃声轻轻响起,半睡半醒的朗韵伸手摸索着找手机,可是,当手里突然摸到的那一抹温热的触感后……

迷茫的眸子骤然回复清明,郎韵赫然发现,这并不是她的卧室,猛然转过头来,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那健壮的胸膛,顺着往上。

那坚毅的下巴,透着无情的薄唇,深邃而凛冽的眉眼,再然后……

“啊!!!!!”

郎韵惊恐的拥着被子不断的后退,这特么什么情况,谁来告诉她!她的夫家小叔子白夙,为什么会和她睡在一起!!

男人眉头微皱,醒来,慢慢支撑坐起,动作高贵优雅,表情从容淡定:“身子,可还好?”

郎韵方才感觉自己的身体像被碾压过一般酸痛,抬眼暼到洁白床单上那刺眼的鲜红,五雷轰顶!

娇躯由于惊恐和愤怒而不由的后退,眼看就要摔下床去,一只大手迅速的揽过郎韵。

那微凉的肢体接触令郎韵浑身都一颤,她猛然甩开他的手,小脸因为愤怒涨得通红,用尽浑身力气大吼质问:“你为什么和我睡在一起!”

郎韵记得,昨晚的发布会,她的未婚夫白青亦,作为《天晴》的一号男主,自然也出席了,她不是和他待在一起的吗?为什么他不见了,自己却和他的弟弟睡在了一起!

白夙对朗韵的愤怒毫不在意,旁若无人地起身,绕过床便就这么赤裸着身子往浴室走去。

郎韵顾不上羞耻,那带着极其愤怒的语气再次吼出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会和我睡在一起!而且,你还趁我喝醉!我可是你哥的未婚妻!!”

“嗯,所以呢……”白夙语气淡然。

所以呢!还问她所以呢!!郎韵眸子里的愤怒都快把自己给燃烧了。原文huijindi.com

“昨晚,你不也挺享受的么。”

白夙那带着抹磁性而又低沉的话语,那话语仿佛像陈述一件家常便饭的普通事情一般,却透着抹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

“你……”

昨晚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逐渐像回放似的冒出来,郎韵的脸色由红变紫,再到白。

她那脸色已经白得不能再白,仿佛带着透明的脸上显露出不安和愤怒,“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哥么!而且,你这和强奸罪有什么区别!我要告你!”

白夙却仿佛没有听进去她话里的意思似的,暼了一眼那脸色阴沉的女人后,他那暗黑的眸子轻轻闪现一抹暗光,没有丝毫表情的道:“随意。”

说完,白夙便不再搭理郎韵,迈着优雅的步伐跨入浴室,留郎韵一脸苍白的待在床上,双手死死的抓紧床底下的床单。

白夙,这强大的名门望族的二少爷,这个只手遮天,说一不二的男人,行事作风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手段狠毒。

在他的人生字典里,快准狠概括了他的为人处世!没有人惹他,也没有人敢惹他,惹到就像是和地狱的修罗见面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版权huijindi.com

而现在,这个男人!这个她未来的小叔子的男人,竟然把他的嫂子睡了!郎韵气愤难平,他们之间只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家人宴会,她还记得,那时候,她便觉得这个面瘫级别的小叔子很难相处。

尤其是他那若有若无的清冷目光盯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可是,她反望过去时,却发现他又不像是在望着自己。

而这第二次,却是以这种方式见面,郎韵此刻的心情五味杂陈。

心里的惊恐和愤怒令她每一根的神经都在叫嚣着,她现在只想搞清楚,为什么她会和他睡在一起!她的未婚夫呢!

带着抹愤怒和惊恐的狂奔出去,却在客厅处不小心撞到管家林伯,林伯看着郎韵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带着抹担忧的神情:“郎小姐,您没事吧?”

郎韵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的抓住林伯的胳膊,林伯很慈爱,平日里对她也亲和:“林……林伯,白夙,白夙他这个禽兽,他……他竟然侵犯我!我要告他,告他……对,我要报警!我要打110!”朗韵气急败坏地在全身摸索着。

林伯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朗韵:“郎小姐是在找手机么,可以用我的,亦或是我帮您拨打?”

那态度随和到令人发指,也令人感觉到害怕。

郎韵突然浑身一颤,不对!林伯是白夙的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帮助自己!

猛的推开林伯,看着林伯那依旧在笑的慈爱模样,郎韵却满脸的惊恐,不对!林伯为何如此满不在乎。

为何如此的随意……等等,随意……

郎韵突然明白,白夙先前说的那句随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意思!

以他白夙的势力,她就算报警了又如何!

惊恐和忐忑逐渐的扩散,郎韵的脸色再次变得惨白,看着林伯那慈爱的笑容,郎韵却觉得非常的讽刺。汇金地

颤着身子,她拔腿就跑。

郎韵心里的惊慌令她像失了魂似的,身后那刺耳的鸣笛声令郎韵猛的回神,一个中年男人缓缓的摇下车窗。对着郎韵就是一顿臭骂,“找死啊!长眼睛是来干嘛的!你想死老子可不陪你死!不知道这里是大路中间吗!妈的!”

郎韵方才环顾自己的四周,她这失魂落魄的,却不知道早已走到危险的路中间。

她赶紧的一边不断给那个司机道歉,一边立马让开道走到路边,“对不起,对不起……”

“妈的!现在的女人,失恋跟整得失身似的!真他妈晦气!”那个司机骂骂咧咧的继续开着车飞驰而过。

但他那话却令郎韵浑身再次一颤,失身……她刚才不就是失身么……

哆嗦着拿起手机,拨打未婚夫白青亦的号码,关机!

郎韵的心不由一紧,颤抖着继续拨打白青亦助理的手机,还是关机……

……

能联系上白青亦的,朗韵全都尝试过了,但是,依旧是关机!关机!还是关机!!

心紧成一团乱麻,郎韵打的来到白青亦的住所,可是,当看到那紧闭的大门,明显的,他根本就没有回来过!仿佛一下子蒸发了一般的。

不安的叫嚣令她有种好像被设计的感觉,阴谋的味道逐渐在她周身蔓延,她就像食物链里最低贱的那一端。

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都处于被动,就是因为什么都处于未知,这才令她更加的不安和忐忑,手上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进去手心里,她却丝毫感觉都没有。版权huijindi.com

郎韵家。

把最后一丝希望都放在这地狱般的家里,郎韵一进家门,继母王岚便一脸阴沉的瞪着郎韵,郎韵还没有问她白青亦的事情。

脸上便“啪”的一声,受了狠狠地一掌,郎韵带着抹惊讶和阴翳的瞪向王岚,却再次被她狠狠地甩了一掌。

“你还敢瞪我!你再瞪啊!真是白眼狼!你自己看看你!这个月让你拿来的钱呢!不仅半毛都没往家里带回来!”

“你自己看看今天的新闻!还有你经纪人都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还以为你能演个女二号出名后,就能多得点钱回来!”

“这下好了!人家导演组的不要你了!你还被公司解除合同了!郎韵啊郎韵,你可真行哈!”

王岚那话语仿佛晴天霹雳般的轰炸在郎韵的心里,她不可置信的盯着王岚,怎么可能!

那晚导演组明明说好的让她来演女二号,还说她很有演艺天赋,最有可能会是下一届的影后!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一夜之间就把她给刷下来,说不要就不要了!还有,公司为什么也突然解除合同了!她根本就没犯什么错啊!

公司还明明还答应会给她专业量身定做的培训,让她更加在演艺圈里走上最顶峰!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变卦了!!

王岚那脸上是很明显的幸灾乐祸和不屑,还以为她会飞上枝头变凤凰,哪里晓得,一夜变回解放前,还是那个丑小鸭!

“好心提醒你一句!你那死鬼老爸已经知道你什么都没有的事情了,哦,忘了,还有你那有钱有势的未婚夫,但是,好像并没有多大的用,让你找他要点钱花,你又不肯。”

“那死鬼现在买酒去了,待会他回来,你就有一顿好受的了!”王岚表情狰狞,语气中满是浓浓的幸灾乐祸,

郎韵转身就跑,她知道,若是父亲回来,一顿毒打怕是少不了的。

头发却猛的被身后的王岚给扯住,头皮都快被她给扯断了,“想跑?门都没有!”王岚那恶魔般的嗓音令郎韵浑身一颤,头皮被她扯得生疼,眼泪都快疼出来了。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打开,那抹熟悉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朗韵抬头一看,他的父亲郎当提着酒瓶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眸子里的惊恐瞬间放大……

第002章跟我回去
“你个赔钱货!老子当年就该掐死你得了!竟然给老子断钱那么多次,你还敢回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郎当丢下酒瓶,狠狠抽了朗韵一记耳光,郎韵被直接打倒在地。

感觉到头顶再次袭来的掌风,郎韵想都没有想的抓起那破碎的酒瓶子向郎当手腕刺去。

“啊!!!你个赔钱货!你竟然敢伤你老子!”郎当捂着手腕大叫大跳起来。

趁着郎当手受伤的空挡,朗韵赶紧夺门而逃,跑了很远,都还能听到他那大骂着要打死她的话语。

郎韵头脑一片空白,不知跑了多久,直至精疲力尽,这才颓倒在地,看着四周的喧嚣热闹和繁华,内心愈加感觉彷徨无助。

这一整天发生的糟心事情太多,多到她那每一根脑神经都像被凌迟一般的难受。

为什么,这究竟到底是为什么……

“叮叮……”

悦耳的手机铃声缓缓响起,郎韵撇了一眼那陌生的来电显示,有气无力地按下了接听键。

“是我。”

电话那头沉稳而又带着磁性的男性嗓音响起,郎韵眸子猛地睁大。

白夙!!他打给自己是要干嘛!

“你在哪里?”许是见郎韵半天都没有回答,白夙那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

“我在……”

等等,郎韵突然浑身一颤,她为什么要老实的告诉他,自己在哪里。

语气中的愤怒明显的加重,郎韵几乎是低吼出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电话那头的白夙并没有再说话,“啪”的一声便立马把手机挂断了,行事作风还是像他的处事态度,雷厉风行!

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白夙那一袭黑色的风衣,衬托出他那俊逸的脸庞更加的透着一抹邪魅,低沉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嗓音,缓缓的对着身旁的助理成承说道:“给你三分钟时间,我要她的准确位置!”

成承立马赶紧点头,恭敬的道了一声“是”后,拿出手机,便迅速的运作了起来。

待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手机后,白夙那深邃的眸子盯向屏幕里的那个略微狼狈的女人。

“白少,是否要去接郎小姐回来?”林伯带着抹恭敬的嗓音缓缓的在白夙的身后响起。

白夙置若罔闻,高贵而又优雅的起身,在一帮子人的簇拥下,白夙迈着沉稳的步伐离开。

当电话线传来的“嘟嘟”声时,郎韵简直觉得他莫名其妙!

周围空气迅速的下降,此刻,已经是禹城的九点过了,正是冬季,郎韵打了个寒颤,拉紧了略嫌单薄的衣衫。

身上的钱寥寥无几,未婚夫又找不到,事业又全完蛋了,家里更加是不敢回去,朗韵内心如醉如冰窖一般冰冷,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些什么。

脑海里印出一张可爱的小脸,也只有对着她时,他方才轻笑着叫着自己姐姐,郎韵吸了吸鼻子,哪怕是为了他,郎韵,你也该有着打不死的小强精神!

起身,想着先去曼易那里凑合一晚上再说,可是,郎韵不知道究竟是今天她出师不利,还是今天本该就是她命犯太岁!

打出租车竟然一辆车都打不到!明明,有些车是空着的,但见到她在打车,竟然全像躲避瘟神似的立马飞驰而过!

连一丝犹豫都不曾!打公交车时,竟然也都巧合到令人发指的漠视她!甚至看到这站牌尽管有如此的人在等,竟然也不停下!

郎韵心里的郁闷和愤怒简直烧得她脑神经疼,当最后一班公交车再次漠视她的存在从她眼前飞驰而过,郎韵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寒冷,冷到了心坎里去。

周围那些等公交车的人骂骂咧咧的走远,此刻,,只剩下她一人在风中成了活化石。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辈子的糟心事全聚在了这一天集体爆发,她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待她!

看着那电量已经低到快要关机的手机,想要联系人,也都没了办法,郎韵眼眶湿润,莫名地感觉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抱紧了自己,郎韵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般,半蹲下身,把自己的头埋进了臂弯,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缓缓的响起,一辆布加迪威龙豪华缓缓的停在郎韵的正前方。

朗韵抬起双眸,只见两派的身穿黑西装严正的站成两排,带着抹严肃和恭敬,一个黑西装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出来的人却是朗韵此刻最不想见到的。

白夙一袭黑色风衣,勾勒出他那精壮而又修长的身姿,额头几缕发丝微微被风吹起,那透着无情的薄唇轻轻抿着。整个人透着一股魅惑和致命的危险,那深邃的眸子静静的盯着蹲下身的郎韵,直接把郎韵给盯得后背一凉。

微微走近郎韵弯下腰,修长的手便轻轻抬起她那白皙的下巴,当白夙深邃的眸子盯向她那略微红肿的脸颊上时,如墨的眸子微微闪过一丝暗光。

“被谁打的?”

那下巴处传来的微凉触感令郎韵猛的回神,感觉到此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过于近,近到都能闻到他那身上散发的淡淡古檀香。

郎韵扭开自己的头,躲避掉他那微凉的接触,话语里透着无限的疲惫和愤怒,“不用你管!”

白夙那暗黑的眸子轻轻眯起,缓缓的直起身子,面色带着抹从容与淡定。

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眸子,缓缓盯向仍旧半蹲着的郎韵,那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跟我回去。”

郎韵猛的抬眸,却撞入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感觉身上更冷了,抱紧自己的手更加的紧了一分。

心里的郁闷和愤怒,不安,彷徨无助令她抓狂,说出来的话语便带着几分情绪,“不去!我为什么要和你回去!”

郎韵那一语话落,流动中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住了一般,气氛突然变得冷凝起来,那两排的黑西装的男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心里则是为郎韵那勇气暗暗捏了把汗,白夙脸上古井无波,只是那深邃的眸子暗了几分,盯着郎韵那倔强的脸色望了半响,直望得郎韵心里突突的跳,后背更是感觉到冷嗖嗖的。

朗韵不想屈服,倔强地和白夙对视着。

白夙那如墨的眸子闪现过一抹深意,低沉而没有丝毫温度的话语缓缓从他那薄唇吐出:“不去,可没有任何车辆敢载你,不止出租车,公交车,亦或是你叫来飞机都不敢载你!你信不信?”

“你……”郎韵愤怒得直接站起身来,突然眼前有些晕眩,贫血的原因,令她微微有些踉跄。

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牢牢的揽过她的身子,使得她方才没能跌倒,却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里,鼻尖再次是那淡淡的古檀香,夹杂着男性的气息。

突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些什么,狠狠的推开他,郎韵那双溢满浓浓的愤怒的眸子盯向白夙,“是你!是你让他们不带我的!!”

身后一阵吸气声响起,敢推白少的女人,为她的命运堪忧。

但白夙仍旧是没有生气,并没有回答她,那淡定从容的脸上是一抹深思夹杂着一些复杂。

“回不回?”

还是那声低沉的嗓音,但却透着股不耐和危险的气息。

郎韵的倔强一下子像霜打了茄子一般的焉了,尤其是和这么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对视,郎韵直接转身就想走,惹不起,她总躲得起吧!

但身子却猛的被人给从身后直接抗起,郎韵顿时猛烈的挣扎起来,却见那帮子人默契的开门,白夙直接是把她给扔上车里去。

一阵的昏天暗地,郎韵都还没有缓过来,便感觉身旁凹陷下去,一抹强大的气息朝她围绕过来。

白夙那高大的身影坐在了她的身旁,郎韵顿时想下车,可是,那该死的车门愣是又推又踢都打不开。

对于郎韵那动作,白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仿佛就算郎韵把这些豪车都给拆了他都不会在意。

“不开车,等着我来开?”白夙那目光幽幽的向郎韵看过来,但话却是对着前面的作为司机的成承说的。

“是,白少!”

成承暗捏了一把冷汗,赶紧的一边回答一边麻利的启动着车子。

郎韵那脸色却很是愤怒和忐忑,带着抹倔强的回瞪过去,四目相对,火花四溅,但是,被白夙那闪着暗光的眸子盯着。

感觉就像是暗夜里的狼,在捕捉猎物前的凝视,格外的透着抹危险气息。

郎韵不期然的怂了,不仅把身子移得离白夙远得不能再远,更是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为零。

娱记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娱记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此间风月殇12章

    原标题:此间风月殇12章小说名称:此间风月殇第12章躺在龙床上喘息着“不要……不要……”只喝了一口,陌青依就觉得要被辣死了,从小到大,她最怕吃辣了,更何况这一盆辣椒水里的辣椒选的都是上好的绝对辣到极致的那种。眼看着辣椒水被她咳呛出了唇角,南宫夜面色一沉,直接命令道:“去找个漏斗,必须给我灌进去。”居然敢动怀了身孕的陌青莲,陌青依是活腻了。他此时就应该给她些教训。没给她二十大板已经算是他的恩赐了。很快,宫女取来了漏斗,被捏紧了下巴的陌青依再也抗拒不得,那一大盆的辣椒水尽数的被灌进了喉咙里。等到全部

  • 萌宝出招:爸妈你们恋爱吧12章

    原标题:萌宝出招:爸妈你们恋爱吧12章书名:萌宝出招:爸妈你们恋爱吧第12章周末有没有空项栎栎告诉自己要镇定一点,一定不能够被沈珉桓看出些什么。“什么事?”她尽可能的用淡定的语气问道。“关于雪团的。”沈珉桓在刚刚等人的时间早就已经想好了借口,“他好像有点拉稀,我想问问要不要拿点药回去给它吃。”项栎栎一听不是跟项子恬有关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转而又听到沈珉桓说雪团拉稀,顿时就有些担心了,“你最近给它喂了什么?注意保暖了吗?怎么会拉稀?”对于动物,项栎栎比对常人要多了好几分的耐心。这一点,沈珉桓其实

  • 爱你中了毒12章

    原标题:爱你中了毒12章小说名字:爱你中了毒第12章夺走最重要的东西“安宁,是你吗?是不是你来了?”林诗雨回头,弯着眼睛笑了笑。傅安宁再看了眼林诗雨长好的那块皮肤,生生打了一个冷战。你们能体会自己的皮肉长在别人身上那种怪异的感觉吗?有点恶心,更多的是恐惧。傅安宁强压住心里翻涌的不安,一步步走近,坐在了林诗雨的床边。“顾北城让我来看看你,他很担心你的病,好点了吗?”傅安宁平铺直叙问道。她在林诗雨面前从来不敢叫北城,总是连名带姓的称呼,你不知道林诗雨的心眼有多小,当年就因为知道她暗恋顾北城,她给她下

  • 情涩年代12章

    原标题:情涩年代12章书名:情涩年代第12章警察周慕锦耸了耸肩膀:“你这算是威胁我吗?说话告诉你我和这个女人之前就认识,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谁都管不着!”也许是因为刚刚的惊吓,也许是因为天台风大的缘故,我感觉整个身体都微微的抖起来,根本就克制不住。秦牧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瑟瑟发抖的身体,伸手紧紧把我拥到了怀里。“我不想跟你废话,还想保留自己一点面子的赶紧从这里滚出去!再让我看到你,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周慕锦嘴角扯出一个戏虐的笑容:“怎么还真的有人充当护花使者呀?这小丫头时间不长,居然就勾引上

  • 我愿秋风莫迷离12章

    原标题:我愿秋风莫迷离12章小说书名:我愿秋风莫迷离第12章强吻送走了菁华,李明静带着悦悦回家,一句话也没说。悦悦小小年纪,心里却是知道,只要妈咪一生气就会不说话。妈咪不理他,他就非常害怕,非常伤心。“妈咪,我错了!”悦悦低着头,噘着小嘴。“怎么了?”李明静揉了揉悦悦有些卷卷的短发,将悦悦抱坐在腿上。不是她这当妈的偏心,李明静实在觉得悦悦这副样子像极了受委屈的洋娃娃。“我咬了萧斩腾一口!……可是,他欺负妈咪,我要保护妈咪!”悦悦有些矛盾,咬人是不对的,可是咬坏人呢?有些不服气的嘟着嘴,其实认错只

  • 借你心尖缓缓归12章

    原标题:借你心尖缓缓归12章小说:借你心尖缓缓归第12章失心疯的母亲在医院住了几天,唐铭一直守在我的身边,害怕我想不开做什么傻事。这几天蒋宸没有再来找我,我心底松了一口气,希望这辈子都不要见到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我想到我死去的爸爸,我心就反复刺痛,我恨透了蒋宸,如果不是他,我爸爸不会死,我们简家也不会垮掉。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就这样算了,我要让蒋宸付出代价!我恶狠狠地想着,蒋宸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一颗毒瘤,我要除掉这颗毒瘤!我绝对不会被他压垮!这天在病房,医生终于宣布我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要回去静养一段

  • 爱你义无反顾12章

    原标题:爱你义无反顾12章小说名字:爱你义无反顾第12章让你生不如死“你做了什么错事你不知道吗?”大掌一下子掐住了林伊的脖子,轻轻一用力,林伊的脸色就惨白如纸了。腿间的粘腻感越来越重,流了很多血,她肚子里这孩子只怕是根本保不住了。可她明白她现在就是求慕景南也没用,就是因为他的凶猛胎儿才要流产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林伊就觉得自己快要没有呼吸了,可她还是一字一顿的说道:“慕景南,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至于以后,只怕她没有以后了。他这是要弄死她了。“你欺骗我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 盛世宠婚:老婆你别跑12章

    原标题:盛世宠婚:老婆你别跑12章小说书名:盛世宠婚:老婆你别跑第十二章:不过是个替婚的!楚老师点了点头,不悦的看着林以晴,最后还是答应了,“好。”对于外社的学生来说,晨读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因为晨读结束之后就是口语考试。林榕溪虽然天赋很好,但是毕竟是刚来。林榕溪低着头,长长的睫毛闪烁。她要去的就是保健室,这里有她要的东西。爱德华的病不能耽搁了。一行人来到保健室。林榕溪捂着自己的衣服,睫毛上沾染着细碎的泪花,小姑娘唇红齿白,看上去好不可怜。楚老师的口气也软下来,“榕溪同学,我们都是女生,看一下衣服

  • 与卿梦一场12章

    原标题:与卿梦一场12章小说名:与卿梦一场第12章把那孩子拿去喂狼至于纳兰梓的死,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不能慕容谨一死,纳兰梓也跟着去了,那岂不是便宜了慕容谨。死了还有纳兰梓陪葬。不过,她死罪免了,活罪却不能免。“皇上,纳兰梓好象是要生了。”一个跟进去的宫女又出来禀告道。“叫行刑局的嬷嬷过来一个。”“是。”宫女匆匆去了,慕容竹瞟了一眼地上断为两截的慕容谨,“把他抬走。”他不想看见慕容谨,慕容谨那双圆睁着的死不瞑目的眼睛让他看着特别的不舒服。一会的功夫,行刑局的嬷嬷就赶来了。“皇上,请吩咐。”“拿锤

  • 婚迷心窍:钻石男神心上宠12章

    原标题:婚迷心窍:钻石男神心上宠12章小说名称:婚迷心窍:钻石男神心上宠第12章出了霍公子,谁还会为难我唐慕晚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医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直奔HK,一路上她不断的打霍庭琛的电话,只是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到了HK大楼,她的怒意已经压制不住,清清楚楚的写在了脸上。“小姐您好,”前台小姐笑意盈盈的拦住了要往电梯走去的唐慕晚,“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唐慕晚唇角上扬,本就漂亮的五官更是惊艳,“我找你们霍总。”前台小姐每天都要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前来找霍庭琛的女人更是多不胜数,听到这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