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唯我武尊在线阅读

2017/11/25 4:45: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唯我武尊

第一章 苏家少年

青阳镇,苏府。汇金地

这是一座气派的宅院,占地极广。高高的围墙,巨大的泡钉铁门,无一不彰显主人家雄厚的财力。

此时,门前一丈来高的石狮边上,站着一个面目清朗的少年。少年正定定的看着敞开的大门内,像是在等什么人。

少年叫苏远,苏家旁系子弟。

来了!

苏远面上一松,疾步迎向门口出来的一行人,“二长老,我想领一本功法秘籍,请您准许。”

苏远口中的二长老,是个留着八字胡的消瘦中年人,此时正一脸不耐烦,斜睨着苏远,“功法何等珍贵,岂能你说领就领?”

“可您上次不是答应我……”

“谁答应过你了,就你的资质还用得着功法秘籍吗,笑话!”中年人硬邦邦的说完,领着几个随从,扭头就走。汇金地丝毫不管身后苏远难看的脸色。

这是苏远第三次找苏道明领功法秘籍了,本来还担心对方又找借口推托,谁想到苏道明这次连借口都懒得找,直接就拒绝了。

苏远气得牙痒痒,但也无可奈何。

苏道明是苏家老爷子的小儿子,当代家主的亲弟弟,掌管府内大小事务。而苏远只是家族旁系子弟,虽然因为八年前的那件事,他享受直系子弟的待遇。但苏远知道,这不代表他的身份有本质改变。

天丰大陆是一个武者为尊的世界,各种强大的武学功法是人类得以生存繁衍的倚仗。唯我武尊在线阅读

苏远一心想成为强大的武者,走出青阳镇,看看外面的世界。苏家子弟不论直系旁系,如有需要都可以向家族申请功法秘籍。

但苏道明向来不喜苏远,先是找借口推托,后来干脆避而不见。苏远几次求见未果。

打听到苏道明今天要出门,就专程到大门这守着,谁想到这苏道明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了。

闷闷的走进苏府大门,苏远捏了捏拳头,他资质差是事实,但也并非不能修炼。

他是传说中的废脉,也就是经脉淤塞,难以运行元气,一般都认为这种体质无法修炼,但事实并非如此。汇金地

只要毅力足够强大,废脉也能勉强修炼,但是要比常人多付出无数倍的努力,却成就有限。所以这个体质的人多半心灰意冷,自暴自弃了,久而久之,废脉也就成了不能修炼的代名词了。

苏道明抓着这点,说他用不上功法秘籍,他也没办法。

“别挡着道,走路不带眼睛的啊!”苏远正想得出神,却被人猛地推了一把,身形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推开苏远的是一个矮胖年轻人,他身后跟着两男两女,都是和苏远差不多的年纪。

苏远眼底闪过一丝怒火,这个矮胖年轻人叫苏旭,正是苏道明的儿子,平时没少找苏远的麻烦,这次也明显是故意找事。这路上不说行人,走马车都宽敞的很,自己走在路边怎么可能挡着他的道。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苏旭的实力比起苏远强太多了,所以每次冲突都是苏远吃亏,但即便如此,苏远也从来不会服软求饶,男人,总有些东西是必须坚持的。

“旭哥,你真得减减肥了,瞧瞧,这么宽的路都走不下你了!”苏远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苏旭跟他老爹苏道明长得完全是两种风格。苏道明是干巴巴的瘦,苏旭则是圆溜溜的肥,配上两小眼睛,实在有碍观瞻。苏远常腹诽苏旭是苏道明带了绿帽子的产物,要不这爷俩咋一点也不像呢。

苏旭身后的一个红衣女孩见苏远说得有趣,“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另一个高挑女孩也是掩口轻笑。

这一行人中除了苏旭之外,两个年轻男子算是苏旭的猪朋狗友,苏远都认识。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而两个女孩苏远倒是第一次见,相貌都是相当出色,应该是苏旭在武府的同窗。

“你他妈找死!”

苏旭勃然大怒,苏远这是明目张胆地挖苦他的外形,这还是当着两个他好不容易邀请到的美女同窗面前。

他捋起袖子,就准备动手,站在苏旭身后的两个男子,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而那个高挑女孩见状眉头轻轻一皱,却没开口说话。

苏远倒是无所谓,他一开始就预料到后果了。

“喂,苏旭,你不是说带我们到处参观参观吗,磨磨蹭蹭干嘛,我们不是来看你打架的!”正当苏远以为这顿皮肉之苦是逃不掉了,那个红衣女孩却对苏旭嚷嚷了起来。

苏远心头微微一暖,红衣女孩明显是在帮他解围。

“……算你走运!”苏旭鼻翼微张,满脸怒色的喘着粗气,半饷才恶狠狠的撂下这么一句,显然他不想得罪那红衣女孩。

“这也算是逃过一劫吧!”看着苏旭一行人离去,苏远耸耸肩,毫不在意的嘀咕一句,转身往自己住处走去,又犯愁起功法的事,他急需功法来验证他的一个猜想……突然,苏远脚下一顿,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想弄到功法未必要找苏道明,或许换换目标会有惊喜。

苏道明对自己的儿子苏旭肯定是大开方便之门,苏旭手里的功法秘籍肯定不会差。

如果能想办法弄到手,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至于私下偷学家族功法触犯家规,苏远才不管这些,他从来都是个胆大包天的人,何况他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目标是有了,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苏旭不可能把功法秘籍随身带着,功法秘籍必然在其住处。可让苏远苦恼的是,他跟苏旭关系恶劣,根本找不到借口接近对方住处。就算找借口去了对方的别院,在人家眼皮底下盗走秘籍未免不太现实。

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办法,苏远有些郁闷的回到自家的院子。

苏家府邸面积相当可观,分给苏远一家的院子也算不上小,假山池塘,亭台楼阁,应有尽有。总的说来,苏远一家在苏家的待遇是很不错的。苏远对此心安理得,这一切都是苏远拿自己的机缘换来的。

苏远回到自己房间,一路上没见着父母,估计又去店里了。苏远的父母过惯了辛劳的日子,整天闲不下来,基本都在自家的店铺帮忙,很少回苏府。苏远劝过几次不起作用,也就随他们去了。

无奈的摇摇头,苏远开始今天的修炼。

苏远目前的境界为聚元境三重,武道境界从低到高分为聚元境、真气境、化罡境,每一个大境界又细分为一到九重。化罡境之后还有先天、结丹等等境界,这些境界太遥远,苏远只是听过一两个名词,并不清楚详细划分。

聚元境三重的修为是刚起步,在同龄人中也属末流,他没能从家族获得功法,修炼的只是很容易得到的,不入阶垃圾功法。

盘腿坐下,苏远沉下心来运转元力,一般武者修炼,是不需要打坐修行的,元力会自行遵循所习功法运转。

只有冲击瓶颈或是炼化丹药时,不能分神,才需要打坐。

但苏远不行!

他筋脉阻滞不堪,稍一分神,功法便停止运行,只能靠长时间打坐勉强修行。苏远虽然境界低的可怜,但他的付出却是常人的无数倍。

他需要日复一日枯燥的打坐修行,过程中不能有一丝懈怠,要时刻集中精神。

而且,元力在阻塞的筋脉中强行运行,会带来巨大的痛苦。这种情况下的修炼,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更需要强大的意志。

苏远迫切希望能得到一本新的功法,毕竟他自身的功法等级太低,不会有太明显的改变。但苏道明故意刁难,就是不给他功法,以苏远的心境,也难免有些烦躁。

“苏道明这老王八!”苏远恨恨的骂了句。随即又开始头疼怎么从苏旭那弄来功法。

片刻之后,苏远干脆走出房间,准备去家族演武场转转。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一身新衣的少女,正对着池塘的倒影臭美呢。

苏远呵的一下乐了。

少女是苏远唯一的丫鬟小可,很是乖巧伶俐,苏远父母以及苏远自己都挺喜欢这小丫头。

小可听到动静回头,看见正笑盈盈的看着她的苏远,脸唰的红了。

“少……少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苏远看着面前窘迫的少女,调笑道“小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少爷刚刚差点没认出来。”

听到这话,小可的脸更红了,“夫人给我新买的裙子,我就试试……我去看看夫人回来没。”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这小丫头,还害羞了。”

苏远笑着摇摇头,举步出门,往演武场去。

苏家演武场是一块五六亩的空地,是家族子弟训练武技的场地。苏远刚到,就看见场边树荫下,围着石桌坐着的苏旭一行人。石桌上摆着瓜果酒水,几人正饮酒聊天,很是悠闲。

苏旭也注意到苏远了,脸上怒色一闪而过,却又眼珠一转,摆出一副倨傲的嘴脸,朝苏远招招手。

“哟,这不是苏远堂弟吗?你来的正好。眼看晌午了,赶紧准备几个拿手菜,嘿,我要招待客人。哈哈哈……”

苏远有一手好厨艺,这在苏家不是秘密。不过有那个口福尝到的,除了他的父母,就只有小可了。

苏旭这是存心在恶心他--在苏家你就是我可以随便使唤的下人!

苏远心头不由一阵恼火,没打算搭理他,转身准备就要离开。

突然,他心中一动,计上心头!

第二章 神秘珠子

苏远打定主意,冲苏旭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旭哥啊,这就是你不对了,对待贵客,怎么也不能拿些寻常菜肴招待埃”苏远笑的愈发阴险,“我记得二叔托人给你捎回来不少石皮果,何不拿来给客人尝个鲜?”

苏远口中的石皮果是一种珍贵的水果,果肉鲜红多汁,外皮却灰暗粗糙,咋一看像块圆石头,它也因此得名。

果肉美味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它能滋补元气,强健体魄,对武者的修炼有一定裨益。

所以价格极其高昂,苏旭自然不会舍得拿出招待客人。

苏旭盛气凌人的表情瞬间就僵在脸上。那个红衣女孩估计很爱笑,见苏旭表情有趣,又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高挑女孩也抿嘴轻笑。

两个男子的反应则各有不同,一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另一个明显有些不快。

那个无所谓的男子叫陈六,家境一般,虽然心里鄙视苏旭,但不敢得罪苏旭,只得装作无所谓。

他旁边的是熊胜,熊家的直系子弟,熊家势力不比苏家差,所以他完全不在乎苏旭的反应。

对这两人,尤其是那个厚嘴唇,塌鼻子,却总摇着折扇装风雅的熊胜,苏远向来没有好印象。

“这两姑娘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只是不知道怎么和苏旭他们混在一起。”

苏远见两女孩衣着气质,都是不俗,明显出身不低,心头暗自嘀咕,很是不解对方的“自甘堕落”。

而此时两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苏远。

高挑女孩叫唐烟,这次来苏家是个意外。她本来不愿意过来,但经不住好友林潇潇的软磨硬泡。

林潇潇求人炼丹缺了一味药材,虽然这药材不怎么贵重,但市面上很少见。

听说青阳山上出现过这种药材,她们打算在紧挨着青阳山的青阳镇上找找。

苏旭听说后极力邀请她们俩去苏家做客,并把一身肥肉拍的山响,保证帮忙寻得药材。

苏家是青阳镇的地头蛇,有苏旭帮忙,自然是希望大增,她们这才答应过来。

一身红衣的林潇潇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在一旁扇风点火:“呀,苏大少原来这么小气埃”

苏旭的表情更尴尬了,心里把苏远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似乎忘了苏旭跟他是一个祖宗。

但为了不在同窗……尤其是唐烟和林潇潇两人面前丢脸,只得强忍着跟苏远干架的冲动,一拍脑袋:“哎呀,潇潇说笑了,是我忘了,我这就吩咐下人去拿。”

林潇潇似乎对苏旭这么亲密的叫她潇潇很不爽,隐蔽的翻了个白眼,又冲刚好看到这一幕的苏远吐了吐舌头。

她对苏远印象还不错,至少看着顺眼,大大方方的介绍了一下她和唐烟,又好奇问道:“小哥你叫啥,过来一起坐呗。”

苏远被“小哥”这称呼弄的哭笑不得,怎么看,自己都比她大。

苏远还是礼貌的告诉了她自己的姓名,但让他一起坐是不可能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转头拦住刚准备叫仆人的苏旭,苏远笑了笑,“旭哥,这点小事就交给我了,下人们笨手笨脚的,还不如我亲自去跑一趟。”

这才是苏远的真正目的。从一开始他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这是接近苏旭住处的绝佳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让苏旭损失几个石皮果只是附带效果。

本来苏旭见两女和苏远聊得热络,却对他们三人不冷不热的,正不爽呢。结果苏远居然这么“识相”,虽然很是诧异,巴不得苏远早点消失的他也懒得多想,摆摆手由苏远去了。

苏远心中大乐,飞快赶到苏旭的别院。

苏旭的院子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豪奢,而且仆人众多,不像苏远的院子那么冷清。苏远拿着鸡毛当令箭,有人上前盘问,就打着苏旭的旗号直接呵斥,活脱脱一狗腿子模样。

这招倒是很好使,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苏旭的卧室。

苏远一眼就看见装着石皮果的木盒,不过这不是他的主要目标,他是冲着功法来的。

房间没人,苏远大摇大摆的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在床头找到几本书册。光功法就有两本,还有几本武技,一本……春宫图。

苏远无语的把春宫图放回原地,抓紧时间翻看起两本功法秘籍,直接把秘籍带走是不可能的,傻瓜也会怀疑到他头上来。

苏远也没打算抄录,即便想抄,时间也来不及。

他随手从身上拿出了一颗珠子,嘴角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他前不久在买东西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神秘的珠子,它当时就给自己一种比较特殊的感觉。

后来事实证明,他当时的选择没错。

他发现这颗珠子似乎能够修复功法,不过他也不确定。

但是有一点他还是蛮高兴的,自从自己有了这颗珠子,就已经拥有了过目不忘的本事。

自己只要看过一遍,那内容就像刻在脑袋里一样,清楚的记得功法的内容。翻开第一本功法,苏远就是一愣。

玄级功法!

这居然是一本玄级低等的功法,《归一诀》,玄级的功法是非常珍贵的,苏家等级最高的功法‘混元功’不过是玄级中等。

功法秘籍是分等级的,一共分天地玄黄四个大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为低等,中等,高等三个等级。

据说天极之上还有更高的等级,但对苏远来说,天极都只是个传说。而黄级之下,就是苏远现在修炼的不入阶的粗浅武学。

在苏家,达到玄级的功法是不轻易发放的。只有家族重点培养的优秀后辈,才有机会接触到。

这‘混元功’更是只能由历代家主修炼,修为堪堪聚元七重的苏旭,显然是达不到要求的。

能拿到这个功法必然是苏道明开了后门,这倒便宜了自己。

他接着又随便翻看了一下其他的秘籍,但是都没看到一本适合自己的。

将所有秘籍放回原处,苏远这才提着装有石皮果的木盒,施施然走向演武常

苏旭几人快等得不耐烦时,终于看到悠哉悠哉走过来的苏远,苏旭一肚子火想发。

可苏远压根不给他机会,在木盒里捞了两个石皮果,丢下一句,谢谢旭哥了!

又冲唐烟和林潇潇抱了抱拳,转身就走。他可是急着回去参悟新功法呢,哪有空理会这几人,当然,两个石皮果是跑腿费,他也不会客气。

苏远是潇洒的走了,可苏旭却是气得七窍生烟,不仅赔上了价值不菲的石皮果,还给两位美女同窗留下小气的印象。

要知道这两位可是他好不容易邀请到苏家的,准备借机拉近点关系,这下全让苏远给搅和了。

苏旭怎么生气是他的事,苏远这会儿可懒得考虑这些。

他此时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盘腿坐着,准备参悟功法。

那颗珠子能修正功法只是苏远的猜测,他心里也没底。

所以,他也迫切的想验证这个猜测,一刻都不愿耽误。

尽管很心急,但多年来养成的强大心境,还是让苏远很快冷静了下来,参悟功法容不得杂念。

默默回想‘归一诀’的内容,逐条理解。不得不说,珠子带给苏远的超强记忆力很是好用,就连复杂的元力运行图,都清晰的刻在脑子里了。

不一会儿,苏远就睁开眼,面上一片惊色。

玄级功法在自己脑海里竟如此浅显!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苏远就感觉自己已经掌握全部要点,甚至能察觉这本功法的一些谬误和缺漏。

苏远虽然悟性不错,但还没逆天到这个地步。要知道,即便是之前所学的不入阶功法,苏远也琢磨了两天,才勉强入门。

而入门不过是功法掌握程度的最低等级,之后还有小成,大成,大圆满,三个等级,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只能把一门功法练到大成。大圆满对一般武者来说,实在太虚无缥缈了。

苏远感觉自己对‘归一诀’的掌握至少是大成境界,当然还得开始修炼才能确定。而且,苏远没忘了初衷,他是要试试那颗珠子能不能根据体质,来调整功法的运行。

好不容易定了心神,苏远按照秘籍上的元力运行图,缓缓推动元力。 比起苏远之前修炼的不入阶功法,玄级功法的元力运行路线何止复杂百倍。苏远的筋脉又淤塞阻滞,修炼起来更是吃力。

艰难的运行了一周天,异变发生了!

识海里一直安安静静的神秘珠子,突然发出一丝光亮,之后微微闪烁几下,又沉寂下去。

于此同时,苏远脑袋里清晰的出现一幅功法运行图,与之前秘籍上所画的大体相同,只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果然是这样!

之前的功法或许是等级太低,调整元力运行路线的时候,珠子并无异动。

所以,苏远一直有些怀疑自己的猜测,现在终于被证实了。但本该欣喜若狂的苏远却有些不对劲,向来胆大的他此时一身冷汗。

苏远害怕了,这颗神秘的珠子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像一个窥视到神灵世界的凡人一样,惴惴不安。

珠子带给他的每一个能力都是武者梦寐以求的,这个珠子的信息一旦泄露出去,苏远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后果。

也许苏家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相对于天丰大陆上强大的势力,苏家弱小的像只蚂蚁。

对,就是弱小!苏远终于惊醒。

“既然弱小,那就变强,这么多年我不是一直在为此努力么?没错,这只是我的机缘来了而已。”

苏远的眼睛闪着亮光,熄灭的斗志重新燃烧起来……

唯我武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唯我武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济世医仙1章(第001章 以身试毒)

    原标题:济世医仙1章(第001章以身试毒)小说:济世医仙第001章以身试毒高耸险峻的断崖前,破旧的茅屋静静而立。茅屋里,一个老头躺在床上,正气得吹胡子瞪眼,对着萧意大骂:“你个臭小子,还想离开这座大山吗?”“当然想,你又不是美女,无聊又无趣,整天对着你个糟老头子,烦都烦死了!”萧意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躺在床上的老头是萧意的师傅何青溪,从小教他医术,老头何青溪哼了一声:“那还不过来给我解毒,解了我身上的毒,你就可以出师离开了!”萧意依然不紧不忙,躺在竹制的摇椅上,一边看着手中被翻得破破烂烂的泳装美女

  • 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1章(第1章 结婚)

    原标题: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1章(第1章结婚)小说名字:一场遥不可及的爱情第1章结婚偌大的办公室里,一台电脑在反复播放着今早的一则新闻。“今早,顾氏消失一年之久的女儿,终于露面,不知道面对顾氏濒临破产的困境,顾家唯一的女儿会有什么行动来挽回损失?”记者机械般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一张俊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半掩着面,急促闪过镜头的模糊侧脸。但就算是化成灰,严靳也不会认错这张脸。“顾南枝,你终于是回来了!”男人像是要把屏幕上的人咬碎一般

  • 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1章(第001章殉落,沫漓)

    原标题: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1章(第001章殉落,沫漓)小说名称:替婚萌妻:少爷难伺候第001章殉落,沫漓宣城的六月,因为靠海并没有想象中的炎热。但是多变的天气,依旧免不了让人烦躁不安,海风吹在脸上并没有丝丝凉意。傍晚十分,颜汐落坐在二楼书房的阳台上,轻轻摸着高耸的腹部。宝贝,还有二十几天你就可以出世了,妈妈会给你全部的爱。或许在她生命中,只有这个孩子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她眯着眼睛放空思想。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叮当叮当”的发出声音,她默默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机。她慢慢站起身,拿过手机看见“

  • 许你温柔爱一生1章(第1章:做我的未婚妻)

    原标题:许你温柔爱一生1章(第1章:做我的未婚妻)小说名称:许你温柔爱一生第1章:做我的未婚妻京都市,金御私人别墅区。天空灰蒙蒙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缓缓的前行着,沿着幽暗的小路开向最深处的那栋建筑。车里,气氛有些诡秘,坐在后座上的男人交叠着一双修长的腿,黑潭般的眼眸一直盯着他身旁的女人。“这次如果能成功,我就娶你。”他的声音是温煦的,一如他优雅斯文的俊脸,总是给人一种温暖阳光的感觉。可是林熙知道这些都是假象,她太了解他了,甚至她都没这么了解自己。红唇微微的勾了勾,似是嘲讽他,又

  • 情如玫瑰带刺1章(第001章 狗血剧一样的现实)

    原标题:情如玫瑰带刺1章(第001章狗血剧一样的现实)书名:情如玫瑰带刺第001章狗血剧一样的现实夜凉如水。新进一线女星殷雪华正驾车,拖着疲惫的身子往A市的一处开去。今天是她未婚夫夏墨书的生日,她可是比往常提前了两个小时下班,为的就是给夏默书一个惊喜。想想自己跻身一线之后,就有很少的时间去陪夏墨书了。所以,殷雪华瞥了一眼正躺在副驾驶,被包装的好好的礼盒,袋子里装的是自己精心给他挑选的限量版的卡西欧,心里开心的不行。夏墨书是在她之前就已经出名了,那时候,夏墨书红的发紫。而她则是刚刚进军娱乐圈的新人

  • 心窝里住着一个人1章(第一章 意外相遇)

    原标题:心窝里住着一个人1章(第一章意外相遇)小说名字:心窝里住着一个人第一章意外相遇早上九点,M国私人机场内,宋卿卿盯着前面的私人飞机,微微抿嘴。“这飞机是我朋友的,嗯……他性子有些冷,不要见怪。”莫凡绅士地耸肩笑了笑,伸手帮她推着箱子走上私人飞机。宋卿卿紧跟在莫凡身后,她是想拒绝莫凡好意的,但想到公司有业务往来,这才同意和他一同回国。哪知道,她上的竟然是一架豪华奢侈的私人飞机!“子铭,这是宋卿卿。”宋卿卿正在打量飞机内部的奢靡,听到莫凡的声音,转过头冲飞机主人扬唇一笑,“你好,我是宋……”她

  • 前世嫉恨今日情1章(第一章 该是还债的时候了)

    原标题:前世嫉恨今日情1章(第一章该是还债的时候了)小说名称:前世嫉恨今日情第一章该是还债的时候了“以安小姐,再用力一点,孩子就快出来了--”医院,医生满是担心的声音充斥着紧张和害怕。躺在床上的年轻女人满脸汗水,湿透了的刘海黏在脸上,她脸色苍白唇瓣干涸,贝齿咬出下唇,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似是使出了浑身的最后力气。“啊--”划破天际的尖叫声,伴随着婴孩的响亮无比的哭声,床上的女人累极了,她渐渐阖上眼睛,来不及看那孩子一眼,内心却为这新生命的到来悲喜交加。“是个男孩。”恍惚中听到医生的声音,躺在床上的

  • 爱君心慕年华1章(第一章:绿帽子)

    原标题:爱君心慕年华1章(第一章:绿帽子)小说:爱君心慕年华第一章:绿帽子颜辞镜是个不一般的女人。她,花了五分钟接受了自己因为遭天打雷劈而穿越的事,又花了两分钟接受自己变成了一个八九岁的小娃娃,最后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自己的夫君在新婚夜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被翻红浪。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得绿!更何况,一个大男人接受不了自己成为政治婚姻的傀儡,娶一个只能看不能上的小女娃很正常啊!于是,颜辞镜很淡定地坐在桌子上,顺手拿了一把花生,桂圆就开始吃了起来,毕竟看片没点零食总是寂寞啊!只不过这传闻中子翰国

  • 农门小悍妇1章(第一章 灵力初现)

    原标题:农门小悍妇1章(第一章灵力初现)小说名字:农门小悍妇第一章灵力初现“烧死她!烧死她!”“妖孽!”“烧死她!”……耳边传来嘈杂的喧闹声。鱼笑缓缓地睁开眼,刺目的阳光使得她微微的眯了眯眼,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柳眉杏眼,瞳孔漆黑如墨,毫无神采,天生异瞳。这是完全的黑,很少有人的瞳孔会黑得如此纯粹。仿佛看一眼,就会被吸进去似的!鱼笑有些恍惚,她不是在实验室里自杀身亡了吗?她现在在哪里?是天堂吗?天堂的阳光可真刺眼!此时,无数的记忆片段,争先恐后的涌入她的脑海里,刺得脑仁生疼。想揉揉生疼的太阳穴,

  • 乡村小姐姐1章(第1章 偷看女人洗澡!)

    原标题:乡村小姐姐1章(第1章偷看女人洗澡!)小说书名:乡村小姐姐第1章偷看女人洗澡!小溪村位于南宁县跟邻县的交界处,由于海拔高,山路长,导致村里的人大多数都是种植各种果树,然后等着渠道商来收购,再卖到加工厂。原本我们村里的收入水平并不怎么样,仅有一条水泥路通往村外,但是自从几个月前村里面来了一对姐妹花,情况就不一样了。听说这姐妹俩是从城里来的,打算在我们村创业,搞一个水果加工厂,专门生产一些罐头和精品水果销往外地。这在我们村是一个稀罕事,一开始谁都不看来这两个姐妹花,毕竟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们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