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总裁的蜜恋甜妻在线阅读

2017/11/25 5:23:1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总裁的蜜恋甜妻
01 盛世婚礼

A市著名别墅区,一栋奢华的建筑内,一名男子正倚着身子,靠在窗前,目光散漫的望着窗外的繁星闪烁,挂在耳边的蓝牙耳机则表明了他此时正处于通话中。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哦?这么说,纪文静已经跑了?”顾冬阳手举着一只酒杯,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前晚便已经搭乘了去往洛杉矶的班机。”一名低沉的男音在顾冬阳耳畔响起,“纪老似乎已经接回了另外一个女儿,叫纪文清。”

身旁茶几上,电脑上不断闪烁的消息,显然是关于纪文清的资料。

顾冬阳原本略显随意的目光顿时闪过一丝暗芒,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呵……打算骗婚? 这件事你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行。”

“那婚礼呢?”

“婚礼照常准备。”

“是。来自huijindi.com

顾冬阳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看也不看那资料一眼,转而踏入屋内。

A市的深夜总是格外的宁静悠远,仿佛这不是一个繁华热闹的大都市般,令人有一种坐落在僻静小镇般的美好错觉。

与顾冬阳别墅静谧的气氛不同,纪家在这时与往常不同,反倒是灯火通明,几乎人都聚集在了纪家的大厅中。

纪文清一身狼狈的站在大厅的正中央,望着自己的母亲郑秋萍正稍显局促的坐在沙发的一角,而她传说中的父亲,纪深还有纪家名正言顺的纪太太言俪潼正端坐在沙发的中央,这样的场面,她看着便觉一阵莫名的可笑。

这就是她的身世之谜么?

没有问候,也没有寒暄,纪父表情严肃,眼睛盯着纪文清,面无表情的说道:“回房间去好好待着,过两天就举行婚礼。”

婚礼?纪文清略带嘲弄的看着纪深,冷冷一哼,正要开口拒绝,却听见母亲喊了一句:“文,文清……”

纪文清原本已经脱口而出的嘲讽被打断。

她不明白,母亲觉得,这里可有她们母女的容身之处?,

然而秋母只是向她投来哀求的目光,仿佛,她一句话,就可以改变她的命运。原文huijindi.com

纪文清只觉得可笑,仿佛在笑自己天真,竟然觉得凭她自己,变可以改变母亲的心意。

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那显得卑微无比的母亲,纪文清眼睛里的情绪从倔强慢慢转变为波浪不惊。

良久,良久……面无表情的迎上她名义上的父亲的目光,吐出了一句:“好。”

纪深等了许久,听到了想要的回答后,略显浑浊的视线漠不关心的瞥了浑身几乎湿透的纪文清一眼,眼底的淡漠显而易见,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的过路人一样,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也是他亲生的女儿,只径自起身回了卧室。

反倒是坐在一旁的言俪潼,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纪文清,出声唤来了佣人:“没看见地板是湿的吗?赶紧将地板弄干净,真是晦气,老感觉这两天家里头总是脏兮兮的。”说完,又看了纪文清和自始自终都待在角落里的郑秋萍一眼,眼中的厌恶显而易见,像是看什么脏兮兮的垃圾似的,郑秋萍刚好与她的视线对上,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震,双手不自然的互相攥着。

言俪潼皱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挪开了视线,有些避之不及的起身回了房间。汇金地

一时间,本就空旷的大厅只剩下纪文清,郑秋萍还有埋首擦地的佣人,纪文清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也觉得十分滑稽,言俪潼的话再清楚不过,就是嘲讽她和母亲是这个家里突然出现的垃圾,把家里弄的乱糟糟的。

她朝母亲安抚性的笑了笑,便转身上楼,郑秋萍看着纪文清的背影,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最终也只是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楼梯口,她向主卧紧闭的房门望了一眼,有些局促的呆站着,只是纪宅中并没有一人搭理她,半响,只能黯然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五日后,一场轰动A市的盛世婚礼在教堂正式举办,因为是两大集团联姻,新郎官还是无数女生一直青睐的梦中情人,顾氏集团的首席执行官顾冬阳,于是格外的吸引人,婚礼还没正式开始,门口便已经聚集了大批的记者,纷纷准备着能够抢下明天新闻的头条。

纪文清身穿一袭白色婚纱,独自坐在化妆室中,原本今天本该穿上这身婚纱的是纪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纪文静。

只是现在,她却只能代替她坐在这里,跟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在天主面前宣誓,携手相伴此生,想想还是觉得荒唐。

她不明白今天这场荒诞的婚礼到底算什么,然而更令她失望的还是自己的母亲郑秋萍,纪深虽说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两人在前二十年从未见过面,纪文清对他并没有多少期待,可是郑秋萍,她们不是相依为命了二十年吗,为什么,她还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纪家,即便牺牲自己的婚姻也在所不惜,那个华丽的牢笼真有那么好吗?好的可以用她的自由和婚姻去替换,好到连她的幸福都可以弃之不顾。

纪文清冷冷的看着玻璃外面的场面,纪深与言俪潼衣着华丽,光鲜亮丽的站在大厅门口喜笑与前来的客人寒暄客套,一脸春风得意,洋溢的笑容和欣慰仿佛待嫁的正是她的亲生女儿纪文静,而不是她这个半路出现的冒牌货一样……

别开目光,不想再看那对令人恶心的虚伪面孔,她视线在场中扫视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的母亲,正暗自躲在巨幅照片墙的后面,眼神幽暗,有些痴痴的望着纪深与言俪潼的方向。网站huijindi.com

纪文清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母亲这是在遗憾自己不能光明正大的出息自己的婚礼呢,还是在遗憾不能和言俪潼一样,光明正大的站在纪深的旁边?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纪深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表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早已没了在外面那满面春风的笑意,声线冷硬而平静的说道:“时间到了,出去吧。”

纪文清虽无期待,却还是被他这样视若无睹的态度刺痛了心,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挽着纪深的手踏上红毯。

无数粉红色花瓣铺就的长长红毯,淡淡的花香萦绕,随处可见的细致浪漫,还有专门从法国定制的婚纱,意大利大师亲自操刀设计的婚戒,浩大的宾客云集,都可以看出这场婚礼的盛世景象。

缓缓的走近,纪文清也能清楚的看到今天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人,英俊挺拔的身姿在白色礼服的衬托下更显修长夺目,精致的脸庞在灯光下十分耀眼,一双幽黑的眸子此时正紧紧锁在她的身上,就那么随意的站在那里,纪文清还是可以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危险而冷冽的气常

即便只是穿着简单的白色礼服,顾冬阳却不似其他人那样,举手投足间皆可看出他与别人与众不同的卓然气质,像是被众人拥护者的王者,正静静等待着新娘的到来。

就是这么一个矜贵无比的男人,即将成为她的丈夫吗?

纪文清突然隐隐有落荒而逃的冲动,只是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纪深已将她的手递给了顾冬阳,顾冬阳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纪文清,暗自用了力道,纪文清挣脱不开,整个人都有些僵住,惊诧的抬眸,就这样撞上他微微含笑的黑眸,危险而深邃,仿佛可以洞悉一切。

纪文清顿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男人……他知道自己不是他的新娘!

被自己闪过的念头吓倒,以至于纪文清接下来的仪式都在恍恍惚惚中进行……

宣讲誓词,交换戒指,亲吻新娘……

亲吻?纪文清顿白了脸,微微瞪大了美眸看着顾冬阳,却见他忽而邪魅的一笑,将手伸到她的脑后固定住后,下一秒,头已经慢慢靠近,纪文清紧张的呼吸都摒住,警惕的看着逐渐在她面前放大的脸,原本垂放在身侧的手此刻也是紧紧的攥着婚纱,用力之大,显得指尖已微微泛白,只是她所有的注意都被眼前的精致脸庞所吸引,并未顾及到。

她与纪文静长的一点也不相像,既然顾冬阳原本是要与纪文静结婚的,那么他应该知道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根本不是纪文静才对,纪文清心早已悬在喉咙口,有些担忧的想着顾冬阳会不会亲吻她,应该不会的吧。汇金地

顾冬阳单臂揽着纪文清,盈盈一握的纤腰被他轻而易举的扣在怀中,动弹不得,他清晰的感觉到怀中的身躯趋渐僵硬,心下好笑,眼神也微微柔和,视线牢牢的锁住纪文清的眼睛,忽而唇瓣微启:“你好,我的新娘!”

低喃的话语在纪文清耳畔响起,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看见自己的脸在顾冬阳的眼中越发清晰,下一秒,微湿的唇瓣已经压了下来。

“唔……”纪文清头皮发麻,满脑子霎时间只剩下唇瓣处那湿软的触感,正欲抬手推开他时,顾冬阳却似事先知道一般,扣住了纪文清的下巴,趁着她微讶的时候,舌头灵活的滑了进去……

纪文清觉得脑子已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该作何反应,而婚礼仪式过后的酒宴更将她的精力消耗殆尽,直到深夜,她才能够从这一切中摆脱出来,瘫坐在床上,放松心神,稍稍休息片刻。

002 新婚之夜

偌大的公寓四处静悄悄的,像是陷入了沉睡当中,静谧的可怕。

纪文清泡了个热水澡,将一整天的疲 惫洗去后,舒服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眼皮耷拉着,有些犯困,可是脑海中那根神经依旧绷得紧紧的,就这么侧躺在床的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终于传来了细微的声响,纪文清身子一僵,连忙将眼睛闭上。顾冬阳没想到一进房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纪文清竟然能够如此毫无防备的睡着,并未化妆的小脸上洋溢着宁静与美好,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门口,目光温柔而清亮,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轻声走到床前,微微俯身,将随意散落在纪文清脸颊旁的发丝拂到脑后,却见她卷翘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心下了然,嘴角也随之勾起,他收回手,慢慢挺直了背,站了片刻,而后才拿起换洗衣物踏进了盥洗室。

正陷入睡梦中的纪文清却在盥洗室门关上的那一刻突然睁开了双眼,清醒的眼眸丝毫看不出是从睡梦中醒来一般,她慢慢呼出了口气,将脸埋进了被窝里,只是紧紧攥着被角的手指还是不经意泄露了她此时此刻的紧张。

不知何时,已经洗漱完毕的顾冬阳也一身清爽的爬上了床,他利落的脱掉衣服,躺进了被窝里,伸手一捞,瞬间便将纪文清揽到了怀里,纪文清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浑身一震,瞬间睁大了双眸,有些警惕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清俊脸庞,手也条件反射的抵着顾冬阳的胸膛,触手紧致结识的肌肤令她有些尴尬,一双手顿时碰也不是,松也不是。

“怎么?”顾冬阳被纪文清的反应弄的有些好笑,微微挑眉,笑着问道。

“我不是纪文静。“纪文清悄悄咽了咽口水,有些小声的说道。

顾冬阳微扯了下嘴角,目光静静的凝视着纪文清,漆黑的眸底一片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嗯,所以?“

纪文清皱眉,难道他还不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她清了清嗓子,慢慢说道:“所以,我其实不是你的妻子,只是情势所逼,不得不跟你结婚而已。对此欺骗了你我表示抱歉,这段婚约我们都没有必要当真,等这件事逐渐淡漠后,我便会离开,不会打扰你。“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商量的味道。

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会答应吗?纪文清有些不安,即便她的信息渠道再闭塞,她也知道顾冬阳是商界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出手干脆狠辣,不留给对手一丝反击的余地,这样清傲的人,被人这么无端摆了一道,他真的会善罢甘休吗?

顾冬阳沉默着听完她这一段话,却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突然问道:“今天跟我举行婚礼的是你吗?“

“是。”

“在神父面前宣誓的是你吗?“

纪文清眸光一闪,竟有些莫名的心虚,眼神微微避开了顾冬阳,强装镇定的说道:“是。“

顾冬阳满意的勾了勾嘴角,道“既然我们已经举行了婚礼,也彼此在神父面前宣誓,而你现在手上还戴着我给你套上的戒指,你敢说你不是我的妻子?“

纪文清愣住了,急忙想着再说些什么:“是,可是我们…”

唔…话未说完,顾冬阳的唇已经压了下来,堵住了纪文清还想说的话,而原本搭在她腰上的手,也慢慢从她的衣摆处滑了进去,轻易便找到了那柔软的地方,一手覆上。

纪文清想要扭头躲开,脑袋却被死死的禁锢着,无法挪动分毫,只能被动的承受着那湿热又有些霸道的唇舌在她口中肆虐,四处扫荡着甜蜜的滋味。

感觉到身下的身子正在微微颤抖,顾冬阳停了下来,转而去亲吻她的耳朵,她的眼睛,她的脖颈,细密而温柔的吻落在她的脸上,有些微微的痒。

顾冬阳不复先前的强势与霸道,反而耐心的安抚着纪文清的情绪,手也没有停歇,不知不觉中纪文清的睡衣便被顾冬阳拨了个精光,一览无余的娇美身姿展现在他的面前。

顾冬阳倾身压上去,腿间的火热就那样抵在纪文清的小腹上,烫的她一阵战栗,纪文清双手都紧紧的抓着顾冬阳的肩膀,双眼紧闭着,细微的颤抖着,顾冬阳再次吻上她的耳朵,薄唇微启,轻咬着她的耳垂:“别紧张,我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乖,放松点。”

顾冬阳单腿抵入纪文清腿间,将她一直闭合的双腿分开,圈在腰上,又将纪文清的身子微微抬高。

“别…”纪文清有些紧张和抗拒,手不由自主的往下推拒,却不小心触碰到一股火热,脸瞬间红透。

顾冬阳低头,再次吻她的唇,深缠着她的唇舌一起沉沦,待她眼神微微涣散之际,顾冬阳猛地挺身,一冲到底。

她猛地撞上床头,眼泪一瞬间溢出,撕裂的疼痛使她整个人都有些蜷缩,想要往上缩,只是仍被顾冬阳死死压着,脚趾经不住蜷起,口中的惊呼被顾冬阳纳入口中,温热紧致的美好令顾冬阳有些把持不住,他强自忍着绷紧了身子,额间的汗珠垂落,滴在纪文清的脸上,顾冬阳垂眸含住纪文清的嘴唇,安抚似的亲吻着,手也随处揉捏着,想要让纪文清放松下来。

纪文清冷汗直冒,只是游弋在她周身的大手再次带来了那种火热酥麻的触感,慢慢的,她只觉得最先那股撕裂般的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涨压感和莫名的空虚,她有些无措的扭动了身体,指尖不经意划过他背后紧实的肌肤。

顾冬阳被她这个动作弄的险些失控,再不压抑着自己,身下狠狠一顶,径直冲到最深处,身体也随之冲刺起来,纪文清被压在他健硕的身子下,像被钉住一样,无处可退,只能咬唇,承受着他带给她的一切。

周身的温度越来越高,纪文清只觉得顾冬阳的手所到之处皆是滚烫,感觉自己快要融化在这样的温度下,她潜意识还想着要抗拒,一阵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和酥麻瞬间席卷了她的大脑,身体也早已经瘫软了下来,整个人都瘫在顾冬阳的身下,任由他肆意揉捏着。

不知过了多久,激烈的快感过后,纪文清只觉得身体几乎快要散架了,眼皮已是沉重的抬不起来,就那么阖眼懒懒的被顾冬阳单臂揽在怀中,思绪渐渐的放空。

顾冬阳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女人,一番云雨过后,纪文清肌肤上欢爱过后的红晕还未散去,浑身都散发着粉红色的娇嫩,在和煦的灯光下更显晶莹,锁骨处三三两两的红色痕迹正昭显着他刚刚做了什么事情。

他眼神微微一暗,瞬间又再次亲吻上那还泛红的地方,纪文清无意识的嘤咛一声,像是羽毛轻轻挠过心上一样,顾冬阳身下一紧,食髓知味般的,翻身再次将纪文清覆在身下……

极尽折腾下,纪文清已经连抬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双手软软的抵着顾冬阳,就那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总裁的蜜恋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蜜恋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名门逃妻14章

    原标题:名门逃妻14章小说名字:名门逃妻第十四章:是不是捉奸夏知拿起书房的照片,看见里面二个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右边的男孩脸上笑意满满,粉雕玉琢,小时候就可以看出傅绍昕的模样了。另外左边一个,神情有些别扭,身子僵直,好像是刻意的跟人群保持着距离。中间一个打扮的如同公主的女孩是傅子靖无疑了。只是,没有听傅子靖提过她家里还有其他人啊?“哦,这个啊,是傅二少,傅绍昀,不提也罢,养不熟的白眼狼。”李叔提到这个名字时,全然不同平日里的祥和模样,就像这个照片里的小孩当真是个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傅绍昀?夏知突然想

  • 闪婚厚爱14章

    原标题:闪婚厚爱14章小说名字:闪婚厚爱第014章一心一意姚瑶很明显听得出顾斯言在维护乔宁夏,但她就像是跟乔宁夏杠上一般,揪着乔宁夏不放。“顾医生,宁夏不收就不收,扔掉又是什么意思?”顾斯言笑:“扔掉就是不要的意思,宁夏难道连这点选择权都没有?姚小姐如果真要咄咄逼人的追究,饭后我们可以再谈。”这事确实是乔宁夏做的有失分寸,但当着这么多发小的面,姚瑶非要追究,那可不光她姚瑶丢脸,连严季恐怕都要脸上无光。比的就是气度跟态度。“姚瑶,坐下来吃饭,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不要为了一点小事起争执。”严季适时出声

  • 爱情保卫战14章

    原标题:爱情保卫战14章小说名字:爱情保卫战第12章小姑子刁难下班时间,道路拥堵,车子开得很慢,两旁霓虹闪烁,繁华似景。顾媛靠在车座上,淡淡地望着窗外,略感疲惫。她预感张明媚的出现会引起麻烦,所以一直很小心,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当然这事儿不怪张明媚,她确实是在她眼皮底下受伤的,责任在她。只是,三年了,她对那份工作、同事都是有感情的,心中很不舍。下午去报到的时候,她特地买了些蛋糕请新同事,但她们不领情,背后还说她虚情假意。其实她也能够理解,当客服的,平时面对客人都要保持微笑,受了委屈只能往肚子里咽

  • 上古情歌14章

    原标题:上古情歌14章小说:上古情歌第14章绝子“啊?”萧青蕤吓到了,微张着嘴,茫然极了。“身为舞姬,你竟不知道《绿腰》?”杨衍走到萧青蕤身边,轩眉一挑,哂笑的问。萧青蕤觉得她好像犯了大错,但她真不知道啊,便咬了咬唇,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臣妾笨嘛,只会这一种舞蹈,陛下不要嫌弃。”杨衍见她眼波如水,唇若红菱,妩媚极了,那夜的销魂滋味突然涌上心头,身子便热了起来,“不会跳《绿腰》便不跳,不过,你的舞只能跳给朕一人看。”他话里带笑,边说边牵着萧青蕤走回座位,让一众想看好戏的嫔妃暗恨不已。韦丽

  • 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14章

    原标题: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14章小说书名: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第十四章带回别墅兰擎的别墅,坐落于山腰处的风景秀丽的园林之中,管家直接的将车开到了特定的停车位上。从门边上走来了两个仆人,分别将车门打开,与此同时,男人修长的双腿迈出,意气风发地整理了一下西装领结。侧脸,正要叫她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靠在车上昏昏欲睡了,眼皮耷拉着,唇角有一丝晶莹的唾液。他微微一怔,面上流露出几分冷然,仰眸,仿佛回想起了什么,顿住了。“先生……”管家小心翼翼地凑上前来,生怕打扰了他的思绪一般。却见他伸出修长的食指,在唇边竖

  • 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14章

    原标题: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14章书名:相思入骨:陆少请止步第十四章:咱们开点荤吧沈情一双桃花眼立刻闪出灼光,盯着从门口鱼贯而入穿着舞服,露出性感肚脐,白花花大腿的舞女们,偏着头对着旁边的陆胤承呵呵的笑了一声,“九哥,你这边的姑娘真特么的极品!”陆胤承只是抬起眼皮瞄了一眼,便又倒了杯酒,自酌自饮。沈情转过头看他一脸没什么兴趣的样子,笑着对妈妈桑挥挥手,“开始吧!”妈妈桑扭着浑圆的屁股走到点歌机边,手指按了几下,音响中便传出那耐人寻味的音乐。舞女们脸上戴着蝴蝶面具,手腕和脚腕上套着铃铛,随着音乐的

  • 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14章

    原标题: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14章小说:小女已熟:首席看过来第十四章发什么神经商场的水晶灯明晃晃的,乔蕴忽然觉得有点刺眼。她揉了揉眼睛,笑道:“左小姐,真的不用了。这件裙子太贵了,我不能要的。”钟棋会刷卡的动作却没有停顿,利落地签了名。他接过导购小姐递过来的袋子,将它塞给了乔蕴,语气凉薄道:“这周末我带左左回去见长辈,钟家有晚宴,我妈让你参加。别穿的太寒酸了,免得我妈又让我给你送钱!”乔蕴顿时觉得连光滑的地板都刺眼了起来。左颖不准痕迹地拽了拽钟棋会的衣摆,娇嗔道:“你怎么说话的呢?”声音不大不小

  • 真爱趁现在14章

    原标题:真爱趁现在14章小说名字:真爱趁现在第十四章老年痴呆“那就好,添个孩子,家里也热闹些,说不定我的病就能早点好了。”老爷子笑眯眯地瞅着她,一脸的满足。“爷爷,我们……”苏百乐还想解释,蔺梵又急急打断她,“爷爷,该吃药了,心脏病的药,血糖高的药和胆固醇高的药,可别落下一样。”他转身看向一旁的林医生,交代道:“林伯伯,麻烦您盯着爷爷,他记性不好,老是丢三落四的。”“放心吧,我会看着蔺老的。”林医生点点头。“那行,爷爷,我先带百乐去买点东西,她刚回来,很多东西都不齐备。”蔺梵拉着苏百乐的手,就要

  • 第三种爱情14章

    原标题:第三种爱情14章小说名称:第三种爱情第十四章不会在犯贱“如何?”当然是帮了她的大忙,掩饰住内心的喜悦,她学着他的口气,“嗯,已经查到了,谢了。”挑眉,这女人居然学他说话。往前迈一步靠近女人的易水寒,低着头,充满邪意的挑衅着表面冷静,内心却已经躁动不安的女人。“就一个谢!”感受到他的气息,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下的她,抬起头,傻呵呵地说:“我去帮你泡一杯咖啡,就当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咖啡是你该做的事,别用你该做的事作为谢礼。”抬手,易水寒轻松就抓住了她快要齐肩的秀发,一股淡淡的发香勾起了

  • 且行且珍惜14章

    原标题:且行且珍惜14章小说名字:且行且珍惜第014章意味着什么蓝澜不冷不淡地睨了眼前的人一眼,甩开了他的手,“俞先生,请你自重,你老婆还在这儿呢!”她重重地强调着老婆两个字。蓝沛儿这才发现,俞睿珉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沛儿,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下意识地解释。可蓝沛儿却不依不饶,一把抓住了蓝澜,“你到底要做什么?你都已经和凌暨结婚了,你还来做什么?”那冰冷而又咄咄逼人的话音不免让蓝澜蹙了眉,冷笑,“姐姐,是你的老公拽着我不让我走,要兴师问罪?找他去!”她咬着薄唇,强做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