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有宠来爱:霸道总裁爱在线阅读

2017/11/25 6:17: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有宠来爱:霸道总裁爱

第1章 冒险求情

雅丽一走进凯旋国际大厦时心里就开始抖,抖得全身都在打着颤,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了自己这恐惧的情绪。阅读huijindi.com

  听说今天自己要求的人很霸道,霸道得几乎是人见人怕。更让她害怕的是人们又说他很色,色到了是美女就不敢接近的程度。这么个又霸又色的男人还得去求他办事儿,怎么能不让雅丽畏惧呢?

  走到半路上电话又一次响了,是闺蜜依娟在跟她吼:“雅丽,你赶快给我回来,那个人你还能去找?他那种人是咱们接触的人吗?你要找上了他,不就是进了狼的家门儿了吗?自己把自己送给了他吗?赶快给我回来!”

  依娟事先不知道她要去求那个是陈龙飞的,要是知道,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走出家门,“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呀,非去找他?你那么漂亮,那么靓丽,那个人看见了还能有你好?你还能完完整整回来吗?”

  雅丽没有听依娟的劝阻,还是往这里走来,只是心里更忐忑了。

  这是一家很高级的国际型高级会所,高官达人云集,富商贵甲穿梭,豪华的程度让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过去根本不能问津。要不是因为大姨,她才不能走进这里呢。

  到了电梯间,她的心率已经快得要承受不了了。因为她知道,出了电梯就离这个人越来越近了,也就是说,离风险越来越近了。有宠来爱:霸道总裁爱在线阅读

  等她走出电梯,怀揣一只小兔子似的悄悄地走到房间的门口,雅丽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

  站在2828房间的门口,雅丽没有急于敲门,抖抖地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只手抬起来,狠狠地按在自己的前胸上,闭上了眼睛,努力平复一下那不安的心情,好让自己能坦然地走进屋。

  过了几分钟,等她的心情有所缓解,雅丽决定,是福是祸,也要往这个屋走了。

  可是,刚要去敲门,突然,一阵香风从她身旁像旋风一样,骤然飘来,扑鼻的香风一下子毫不客气地扑到雅丽的鼻子里。

  很难适应这股气味儿的她还没来得及去寻找这香气的来源,一个喷嚏打出来,憋得她急忙把手缩了回来捂住鼻子,想阻断这股让她很不适应的气味儿,怎么捂也没捂住,这气味儿还是毫不客气地又一次钻了进来,紧接着,第二个喷嚏又打出去。

  两个喷嚏一打完,眼泪完全迷住了眼睛,就在雅丽抬起手来擦眼睛的时候,突然,一个女人挤了她一下,毫不客气地把她挤到了后边。

  雅丽定睛一看,一个花枝招展妖里妖气的妖艳女人站在了她的身前,原来这刺鼻的香风是出自她的身上。阅读huijindi.com

  那个女人把她挤出去,然后眼睛一抹搭,张口便说:“就凭你这个土劲儿!去去,靠边儿站着去,也不看看你那身穿?还能找上陈哥!”说完,一阵风似地钻进了屋。

  雅丽被她说得心里难受极了,凭我这身穿?我这身穿怎么了?不就是不花哨吗?不就是不妖艳吗?

  看起来人们还真说对了,你看这么一个浪荡女人都能是他的身边的人,说明他真的跟大家说的一模一样,很色。

  不找了,不找了,说什么也不找了,憋死我也不找这种人了。

  雅丽一转身,气急败坏地向楼梯口走去。

  走到楼梯口,正赶上电梯已经走下去的时候,要等电梯再上来,雅丽才能下去。

  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电梯的时候,突然,大姨那悲哀苦涩的表情,不自觉地钻了出来。大姨的脸了一钻出来,雅丽的眼睛立即湿了,眼泪也不自觉地淌了出来。原文huijindi.com

  孩子受苦受累在孙老板那打了一年工,说好了,工资到年底一次性分文不欠,结果年底后分文不给。家里急等着用这笔钱说媳妇过彩礼,钱拿不出媳妇就得黄。

  听说只有那个陈龙飞才能制服得了他,找动了陈龙飞就是找到了钱。大姨连哭带嚎找上了自己,实指望这个外甥女能把钱给要出来,过彩礼让孩子娶了媳妇呢。

  走出家门时,看到妈妈已经回到屋里了,跟在后面的大姨才扑上去,紧紧地拉住她的手,眼泪哗哗地淌:“孩子,大姨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儿呀,要不不能让你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姨也知道你要找的人很霸很色,这不是往火坑里送你吗?”

  雅丽抚摸着表姐那满是皱褶的手,虽然心里很忐忑的,表面上还是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当时好像很豪爽地说:“大姨,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还能恶劣到见人就色的程度?就我这个土气的样子,谁能看得起呀?再说了,要是那样,他早进监狱了。没事儿,你放心吧姐。在家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汇金地

  当时雅丽虽然心里也忐忑,可是,还是有一种一定要成功的欲望,这毕竟是大姨的一个大事儿呀,不成功就对不住恩重如山的她了。

  说不上此时此刻大姨在家里多么地翘首企盼着她呢。

  想到这儿,雅丽心一横,牙一咬,再次走了回去,回到了陈龙飞的屋门口。

  这一次屋门开着,就在雅丽一抬眼睛的时候,从浴室里走出一个男人来。

  这个人年龄并不大,二十六、七岁的光景,剑眉,凹眼,拱额,大大的耳朵像两个大蒲扇那样地挂在脑袋的左右,加上那健康的肤色和伟岸的身材,更突显出他的阳刚之气。雅丽不禁一惊,他一定就是那个陈龙飞吧,好帅气的一个男人呀!

  还没等雅丽往屋里走,刚才那个香气逼人的女人看见这个男人从浴室里出来了,亟不可待地一下子跳到陈龙飞的身边,两只胳膊往他的脖子上一搂,紧紧地粘在了她的身上,把那个绯红的脸蛋儿也贴在他的冷酷的脸上,两个又大又肥波涛汹涌的骄傲紧紧地支在陈龙飞的身体上,随后,嗲嗲地说:“陈哥,我想你!”

  这女人的行为吓了雅丽一大跳,真没想到,这世界上还能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外人还在眼前,竟然就这样放肆?光天化日之下伸出胳膊就抱,张口就说她想你!

  被女人搂住的陈龙飞倒是没什么反常,他微微一笑,心平气和地问道:“想我?”

  “嗯,陈哥,我好想好想你!”女人急忙点着头。

  “是想我的人还是想我的钱?”陈龙飞又问。网站huijindi.com

  女人一点儿不加所思地就说:“都想!”回答得还挺响亮。

  “啪”一个打耳光扇过去,陈龙飞一下子把眼睛立了起来。

  女人一下子傻了眼,踉踉跄跄退到床前。还没等她说什么,陈龙飞就问:“还想吗?”

  那女人一下子懵了。

  陈龙飞又冲上来:“骚娘们儿,打死你,我在卫生间等着你走等老长时间了,你就是不走。滚,滚得越远越好!”

  那个女人一下子傻了眼,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亲眼看见这一幕闹剧下来,雅丽不觉一愣,这是真的?对,是真的。

  一下子对陈龙飞肃然起敬了,什么很色,什么有点儿姿色的女人见到他就跑,这个女人不就是很有姿色的女人吗?不也是被他一个巴掌打跑了吗?完全是谣言了。

  如果不是今天她亲自目睹了眼前的这一切,她能不信大家的谣传吗?多亏刚才没有走了,要是走了,什么事儿不都耽误了吗?

  可是,不色,霸吗?

第2章 陷入僵局

陈龙飞不但没色,对她也没表现出霸气来,还满口答应了把她的钱要出来,真实让雅丽张口结舌了!

  欠钱的孙老板是陈龙飞的朋友,陈龙飞的话他从来不敢违背半句。别说雅丽大姨的这么几个钱,就是再多上几倍几十倍,陈龙飞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可是,这小子欠债太多,无力偿还,已经跑了,跑到了天涯海角那里去了。

  第二天陈龙飞领着雅丽去找孙老板的继任者高老板时,高老板一脸子地无奈,他苦着脸说:“陈哥,这个事儿老弟真的是给你维持不了,我接的只是他的烂摊子,原来的债务都是他的事儿。”

  陈龙飞没有接他的话,他搬个凳子坐下来,拿起一个茶杯,自己倒上茶水,一口接着一口地喝起了茶。

  喝了一会儿,他又把手放到茶几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用手不停地敲着眼前的那台茶几,“哒哒哒——”“哒哒哒——”就那么胡乱敲着,像在为谁敲着丧鼓,怎么也没接高老板的话。

  高老板说完了,见陈龙飞不回话,忐忑地坐在一旁,啰里啰嗦地反复地继续地解释着。

  可是,不管他怎么解释,陈龙飞就是不接他的话,只顾喝他的茶,敲他的茶几。

  高老板觉得心里毛毛地,身上也偷偷地抖了起来。因为他知道陈龙飞这个人确实不好惹,惹了他没有好果子吃。

  把钱给了吧,他觉得有点儿冤。不给吧,又怕惹了陈龙飞,怎么做都难,两难之间他也在不停地思索着对策。

  索性的是陈龙飞还是在那喝着茶,敲着茶几,根本不再问他了。既没说这钱是继续要,还是不要了,到让他摸不着陈龙飞的头脑了。

  两个就地一个斗着心,一个说着嘴儿,只是雅丽一个人坐在一边傻傻地坐着,她瞅瞅陈龙飞,又瞅瞅高老板,不知道这两个人就这么闷着是怎么回事儿,既不敢插言又不敢问,只好也那么悄悄地也闷着。

  按理说这霸气的人做事都应该特别果断,应该雷厉风行,从一接触到陈龙飞时,雅丽就看到了他快刀斩乱的风格。

  可现在他陈龙飞怎么突然就这么慢条斯理,这么不紧不慢起来了呢?是不是也觉得素手无策了?是不是也要畏缩了?看起来大姨的事要泡汤。

  雅丽正在无所适从呢,倒是高老板首先说话了:“陈哥,要不,咱喝点儿酒去吧,别看钱没有,酒咱还是得照样喝。”

  陈龙飞还是那么低着头,闷闷地一个人喝着茶,敲着茶几,一声不吭。

  高老板用眼睛不停地,鬼鬼祟祟地瞅着他,心里好像更毛了。见陈龙飞没有回话,又一次抖抖地说:“走吧,陈哥。今天就咱仨,谁也不请,哥俩一起陪着这个美女喝喝酒。”

  陈龙飞还是不知声,把那个高老板就那么撂着,撂得尴尬极了,想撤,话又说出来了。不撤,陈龙飞又这么迟迟不吭个声。

  就这么憋了好长一个阶段,最后,雅丽终于憋不住了,她伸出手来,拽了一下陈龙飞的衣服,说:“陈哥,要不你就给高老板回个话儿?去还是不去?”

  陈龙飞顺着雅丽拉着的手还真的站起来了,不但放下了茶杯,也不敲那个茶几了。一边往起站一边伸着懒腰,懒懒地慢条斯理地说:“那就去吧。”

  高老板高兴极了,急忙阿姨奉承地说:“还是美女有面子。”

  走进饭店,高老板急忙张罗着上酒上菜,酒菜摆上来的时候,还没等高老板雅丽拿起筷子,陈龙飞端起一个杯子,斟上满满一杯酒,伸手往起一端,一大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高老板急忙奉承地说:“陈哥,好酒量,好酒量!痛快,真痛快!”

  陈龙飞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撂,夹枪带弹地说:“再痛快又啥用?还不是让你给憋屈住了吗?”

  高老板急忙说:“陈哥,哪里的话?这不不是小弟欠的钱吗?要是我欠的,有你陈哥在,就是把肉割下去,也得还上,不就是你陈哥一句话的事儿吗?”

  陈龙飞瞅都没瞅他一眼,继续喝他的酒,阴阳怪气地说:“小子,你放心吧,这钱,陈哥不把你要了还不行吗?”

  高老板一愣:“真的?”他几乎是不太敢相信他的耳朵,接上话就问。

  “你觉得你陈哥说的是假的?”陈龙飞说。“这些年我陈龙飞放个屁都是钉,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对。”高老板急忙接话,就差没磕头了。一到这个时候,他紧张的情绪才有所缓解,思想完全解放了。

  心里一高兴,思想一解放,高老板不知道怎么表现好了,慌忙喊起了服务员:“加菜,赶快给我加菜,再上几瓶酒,陈哥你真痛快,今天我跟陈哥来个他妈的一醉方休。”

  雅丽的心却一下子提了起来,完了,完了。这不是彻底完了吗!我的钱要不出来了,连陈龙飞都说不要了。

  陈龙飞已经看出了雅丽的不愉快。但是,他却像什么也没看到那样,照样喝他的酒,照样吃他的菜,那样子看起来已经把雅丽的事儿完全置之度外了。

  再一次上了酒,加了菜之后,高老板完全得意忘形了,他趁陈龙飞不注意,一下子把他的手伸向雅丽放在腿上的那只手,亲密地说:“妹子,您真漂亮!”

  雅丽没有防备高老板的这一动作,他这么一伸手,吓了一大跳,急忙把那只手缩了回去,放到了身后。

  高老板没摸到雅丽的那只手,只好在她的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笑嘻嘻地说:“真肥实!”

  雅丽本来就心里不满,高老板在这么一动手动脚,她心里那个恨呀,几乎要恨掉了牙。

  你怎么能这样?钱不给,还想占便宜。这就是你们有钱人的辱相?见着美女就动心?还没熟悉呢,就动手动脚了,要是熟悉了,还得怎么样?

  她一下子觉得什么兴致也没有了,什么好酒,什么好菜,统统毫无兴趣了,表姐的事儿已经完全淡漠了,看起来一天来的周折也是白折腾了,只能无果而归,到家跟大姨怎么交代呢?就说自己无能为力了?就说她不能跟这伙儿人打交道了?那大姨的苦苦等待不是白等了吗?

  这个时候,陈龙飞还起身去了卫生间。

  陈龙飞一起身,高老板更是肆无忌惮起来,他伸过手来,一把把雅丽送到身后的那只手又一次抓住,往他身边拉去,送到他的嘴上,张口就要亲。

  雅丽一激灵,狠着劲儿地往回一抽,还是把那只手抽了回去。

  高老板嘿嘿一乐,说:“嘿,美女,还挺认生的。让哥哥亲一口有什么呢?谁亲还不是亲呢。”说着,两只手一齐都抓了上来。

有宠来爱:霸道总裁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有宠来爱 或 霸道总裁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情深是你的谎言11章(第11章 反复演戏)

    原标题:情深是你的谎言11章(第11章反复演戏)小说名字:情深是你的谎言第11章反复演戏这时,她听到客厅外传来说话声,会不会是晨宇哥在外面,顾念忍着痛,双手撑着床起来,穿着拖鞋,身体传来的不适,一个未涉足女人事的她,又怎会不明白这些代表什么。“林诗意,我警告你,不要动念念,不然我会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莫晨宇双手掐住林诗意的脖子,抵在墙上,手上的根和额间的根都鼓胀随时会爆炸似的。林诗意面目通红,眼眶带着泪滴笑出声,看着已经被怒意蚩红的眸子,“小宇,我什么都没做,你怎么能冤枉我呢?是不是她又在你

  • 你将相思赋予谁11章(第11章产生怀疑)

    原标题:你将相思赋予谁11章(第11章产生怀疑)书名:你将相思赋予谁第11章产生怀疑她伸手擦了擦眼泪,把紫藤花放到鼻子下面,淡雅清香,让她的心情都好了很多。听到脚步声,她昂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白色手工西装的陌生男人站在她面前,她看着男人身上那昂贵的衣服,突然明白了,吸吸鼻子,“你也是白家的人,来给你妹妹报仇的吗?”白皓承皱皱眉头,看着嘉媚手里的紫藤花,稀见的放柔了语气,“你喜欢紫藤?”嘉媚也没什么可怕的,她已经失去了所有,还怕白家的人吗?她点点头,“我喜欢紫色,看起来像梦幻中的城堡。”白皓承脚步突

  • 重生影后之总裁追妻11章(第11章 聘礼)

    原标题:重生影后之总裁追妻11章(第11章聘礼)小说:重生影后之总裁追妻第11章聘礼叶念打开冰箱,这别墅,虽然长期没人住,但各色食材,竟然还很齐全。叶念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也懒得大动干戈,她找了一点面条,拿了点西红柿和鸡蛋,没一会,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就新鲜出炉了。“吃饭了。”叶念往霍琛面前放了一碗,然后就不管他了,自顾自地大快朵颐了起来。霍琛看着叶念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犹豫:“看起来,很好吃?”“恩恩,本小姐的手艺当然好吃了。”叶念一边吃着,一边恬不知耻地应着。霍琛:“……”他有些谨慎地看着这碗面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11章(「011」放马过来(二))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11章(「011」放马过来(二))书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11」放马过来(二)“不想活的,尽管放马过来!”唐小龙不慌不忙地放下手中的书包,朝面前的众人淡定地招了招手。那些小混混先是一愣,继而纷纷叫嚣着朝唐小龙扑了上去!唐小龙并不惊慌,一边从容不迫地躲闪着四面八方的攻击,一边伺机寻找出手的机会。很快,唐小龙便抓住了其中一人的破绽,双手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地往膝盖上面一顶!只听“嘎巴”一声,那人的小臂顿时断成了两截!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捂着手臂不住地哀号!紧接着,唐小龙又转

  • 高手寂寞11章(第11章 唐果的心思)

    原标题:高手寂寞11章(第11章唐果的心思)小说:高手寂寞第11章唐果的心思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站在陈妈的卧室内,梵天皱着眉头,见她腿上的银针正缓缓向外抽出,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拔针,场面很诡异,他剑指一点,一道真气激射而出,银针再度插入。这根银针刚归位,另外一根银针被拔起,梵天剑指弹出,似乎弹走拔针的手指。渐渐的拔针的速度加快,梵天剑指弹出的速度也随之提升,到了后来,两根银针同时拔起,他彻底的怒了,运用双手剑指弹射出真气稳住银针。两分钟后,梵天收回了手指,暗自松了口气,第一波鬼拔针终于过去了

  • BOSS盛宠有点虐10章

    原标题:BOSS盛宠有点虐10章小说名字:BOSS盛宠有点虐第十章名门夜宴果不其然,丁律那个禽兽把她们带到了名门夜宴,刷刷刷点了十道招牌菜,眼睛连眨都不眨,看那样子还想继续点下去,心里将他骂了无数遍,面上却极力维持着笑容。很快,菜就上齐了,但是丁律却一直不动筷子,像是再等什么人一样,该不会是再等顾南霆吧!这个念头一出,我周若若立马惊悚了一下,立马拿起杯子喝杯水压压惊。“狗仔,听说你要请我吃饭。”“咳咳咳……”真是乌鸦嘴,怕什么来什么,顾南霆走路也怎么每个声响,他的声音成功的让周若若被正准备往下咽

  • 妖孽皇帝:萌妻快扑倒10章

    原标题:妖孽皇帝:萌妻快扑倒10章小说名:妖孽皇帝:萌妻快扑倒第十章:驾临冷月轩众臣子赶紧拿起一杯酒回敬。整个晚宴歌舞升平,突然一阵骚动传来,在舞台中间一抹水红色的倩影,脸上带着一块白纱遮住了大半张脸,顿时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苏凛夜目光清冷的看着前方,心中完全没有一丝波动,而不停舞动的云芙儿却以为皇上看着她,舞动的更加起劲了。一舞毕,云芙儿娇羞一笑掩面俯身对着苏凛夜道:“臣妾给皇上请安。”“起来吧。”苏凛夜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微抬头。上位坐着的黎贵妃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云芙儿,白亏她给她机会了

  • 种田也异能10章

    原标题:种田也异能10章小说书名:种田也异能第10章田地遭毁坏桂路平听到这句话,没有开口应承,目光仍旧定格在张天凤身上,神情比之前更加肃然,“说!卖青菜的那些钱到底去哪儿了?”张天凤还从未看到桂路平这么生气的模样,她后退了两步,目光闪躲,“是他们陷害我,他们压根就没有说这青菜是给你的,我当时是在地上捡的,你不信可以去问村口的春花,当时春花就跟我一起的,这次还是她帮我背去酒楼的。”“娘,你说我们陷害你,可是,我家南南那么老实,他平时说句话都会脸红,他怎么会陷害你。”桂花委屈巴巴的开口,一边说,一边

  • 霸道鬼王调皮妃10章

    原标题:霸道鬼王调皮妃10章小说书名:霸道鬼王调皮妃第十章解除诅咒(一)我必须要想一个两全的办法,夜睿焓和顾忆玺的比武,夜睿焓一定得赢,不然我和孩子就危险了,可是他才是我的冥夫,而前世自己被夜睿焓整的那么惨,为什么还要帮他?可是不帮他我和孩子会很惨的。白绾晴翻来覆去的,彻夜难眠,就把夜睿焓叫出来了。夜睿焓这一次是随叫随到的,估计也无心忙了。“夜睿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赢顾教授?”白绾晴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就想听听他自己的意见。夜睿焓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灵力打败了顾忆玺的胜率几乎为零,没有办法了

  • 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10章

    原标题: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10章书名:天价影后:女人协议作废第十章季伦“救我……”叶悠然虚弱的说着,身体重重地倒了下去,却被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耳边响起了那句”我会保护你的。”叶悠然放下心来,安心的笑了一下,昏倒在他的怀里。凌忆雪站在窗前,不时的向窗外望去,焦急又激动的眼神让这张苍白的脸上多了些少女的羞涩。“阿雪,你怎么又下床了?你躺在床上等就好了,我已经打过电话,他很快就来。”邓薇端着药推门看到忆雪站在窗前,连忙走进来说道,”快过来,先喝药。”凌忆雪乖乖坐到床上喝了药,又向窗外望去,”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