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鬼王霸宠:狂妻太嚣张在线阅读

2017/11/25 6:32: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鬼王霸宠:狂妻太嚣张

第一章 死而复生

幻灵大陆玄武国玄京丞相府的一处小院,几个丫鬟手忙脚乱的跑出屋,似是出了什么大事。说明huijindi.com与此同时,一尖嘴猴腮的小厮鬼鬼祟祟将脑袋探进院子,见院内无人,便蹑手蹑脚的闪身进屋。

  “一个人都没有?”

  小心翼翼的扫了圈屋内,别看这院子清冷偏僻,屋内的摆设倒是不差,清一色的上等红木家具,该有的都有。此时屋内除了里侧床铺上躺着的小人儿,别无他人。

  这下,小厮的胆子大了,抬起脑袋直起腰板是大摇大摆的走进,从大门到床铺不过十多米距离,一路摸摸这瞧瞧那,好似他才是这院子的主人。

  “不过是个废物,也配有这等享受?”

  一声冷笑,小厮可瞧不起床上的小人儿,见他一动不动面色苍白如纸的死寂样,眸中的嘲讽越发浓郁。谨慎的又瞅了眼门外,伸手探鼻息,面上顿时一喜。

  “这下可好,省的老子动手了!”虽说他不介意杀人,可这小人儿毕竟是相府的少爷,再废柴也是主子。版权http://www.huijindi.com/万一被人发现,他的小命定也难保!

  只是,小厮面上的喜色才显,那本该死去的小人儿竟然动了动。

  是错觉?

  小厮心神不定的低头细瞧,刚想说是自己神经过敏,气息全无的小人儿猛地睁开双目,锐利冷然,气势磅礴,周身的温度顿降,冰冷的目光如把利剑似能刺穿一切。

  “鬼……鬼啊——”

  惊恐的叫声响彻屋中,小厮双目与小人儿对视的刹那,只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疯了。

  他刚才可明明确认过的,死掉的人也能活过来?

  还有这眼神,哪像是个孩子的眼神?冰冷刺骨,压得自己都喘不过气来。

  视线能杀人吗?可是他现在看着小人儿的眼睛,就有种正被凌迟的感觉!

  没有任何犹豫,小厮一个弹跳而起,本能的转身就跑。慌乱之下摔倒在地也不敢耽搁片刻,直接连滚带爬的出了屋。

  而床上的小人儿,转动脑袋一点点打量着屋内的一切,当注意到这一屋子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眸中哪还有半点凌厉,愣愣的满脑子都是疑问。汇金地眉间微皱,小手吃力的挪到脑袋旁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自己不该在A国的吗?不过是被自己人背叛,那枪弹穿过胸口的痛感还依旧清晰,怎么一醒来就到了这么个地?华夏古剧拍摄地?

  她这是被人给救了?还是被黑老大给抓了?

  太阳穴如针扎般隐隐作痛,四周空无一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四肢百骸的乏力感侵袭全身。作为一个特警,舒月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是前所未有的糟糕!

  然而,当她注意到自己如一截截藕般的小胳膊小腿,整个人差点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返老还童吗?!

  然由不得她多想,稀稀落落的脚步声已从门外由远及近传来。眼底暗芒闪过,一闭一睁间,所有思绪收拢,晶亮的眼眸清透如水,如扇般的睫毛微颤,懵懂单纯那还有刚刚半点凌厉,犹如一只小白兔般人畜无害。

  既然返老还童了,索性就先当自己是个孩子!

  “月儿——”

  伴随着一声哀痛的鸣叫,身着翠绿淡雅衣裙的古装美人当即映入舒月的眼帘。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一双柔美的杏眸含泪深深注视着床上的小人儿,两人四目相对,美人顿时一愣,脸上的悲戚顷刻消失,一手提起裙摆三两步跑到床旁,一下子将舒月抱入怀中,泪水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脸上却洋溢着难言的喜悦。汇金地

  “月儿醒了!月儿醒了!我的月儿没事了!”

  舒月瞧着身上的古装美人,莫名的,一直紧绷的身子忽的放松下来,自己的心中也带上丝伤感,却感到意外的温暖。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真好。对于从来独自一人的她来说,太过陌生也太过珍贵。

  舒月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这位的美人,可是却本能的感到熟悉与亲近,不喜也不愿见到她脸上的泪痕。

  “不哭——”有些暗哑的糯糯声从干涩的喉口而出,虽是察觉了自己“返老还童”的事实。可当听见自己如孩童般的声音,舒月还是不犹一怔。

  自己真变成了孩子?

  “不哭,娘不哭。来自huijindi.com月儿醒了娘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哭呢!”

  美人可不知舒月的心思,闻言赶紧抹去泪水,抬头看到她苍白的面容这才回神,赶忙对着跟随在后的丫鬟吩咐道。

  “快!快去请齐大夫过来!”

  “娘?”注意到美人的用词,舒月眸中的疑惑更甚,却又意外的觉得理所当然。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美人对舒月很是紧张的查看着,只是舒月不过眨巴着双眼,一句话也不说。

  当然,就是舒月想说也不知该如何说啊!

  “娘”这个称呼也太古董了,而且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很确信自己早已没了父母,怎么自己会觉得正常?

  什么都不清楚的她除了装傻装呆还能干什么?总不见得直接开门见山的直言?

  除非她脑子锈逗了!

  “娘,舒月怎么了?”

  焦急的清冷声从门外响起,阴差阳错解了舒月的围。紧接着又一美人儿踏入屋中,肤白指芊眉清目秀,巴掌大小的鹅蛋脸带着丝青涩,瞧着也就十岁左右的模样,小小年纪身形还没张开,若是细看,与先前的大美人倒有七分相似。

  “刚刚听丫鬟说舒月他……舒月!”

  注意到小人儿睁开的双眸,小美人周身的清冷散去,如沐春风,脸上洋溢起笑容使她整个人都鲜活不少。

  “舒月,你可算醒了!”

  “大姐?”

  不知为何,这一次舒月自然的脱口而出,好似原来就认识眼前的人。说明http://www.huijindi.com/愣愣的盯着房内几位似是而非的“熟人”,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炸开般疼痛难忍,豆大的汗珠从额间溢出,本就苍白的小脸越发惨白,几声闷哼出口,眼睛一闭,晕了。

  “舒月——”“月儿——”“小少爷——”

  一声又一声急呼在屋内响起,面对舒月的突然晕厥,屋内众人一时间手忙脚乱。

  至于舒月,虽然脑子里疑问超多,可晕前只有一个想法——为嘛是头疼?她的伤口不应该是在胸部的吗?

第二章 不速之客

昏迷的舒月可不知她给屋内众人带来的担忧焦乱,她只觉得有一股力量不断冲击着自己的大脑,疼痛刺痛是一阵比一阵加剧,随后“咔嚓”一声,脑中不知有什么突然碎裂,然后所有的痛感消失,凭空多出了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肖舒月,同为舒月,却有着不同的经历。玄灵大陆玄武国丞相府的小少爷,身份看似尊贵,却日日被人戏耍陷害,更是被自己所为的大哥推入水中,死的时候才六岁,还是个孩子。

  再次睁开双眼,原本陌生的房间变得熟悉,不正是记忆中那孩子居住了六年的屋子。眼前的大小美人,更是这孩子的娘亲叶婉云和姐姐肖舒柔。

  “舒月——”“月儿——”

  眼见舒月睁开双目,因熬夜而神色憔悴的大小美人激动得从座椅上“噌”得站起,如打鸡血般顿时精神奕奕,喜上眉梢。

  “这下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之前齐大夫可说过,只要舒月能醒来便无性命之忧。

  “快去请齐大夫过来!”叶婉云不放心的吩咐道。

  舒月怔怔望着两人,那种由心的关怀可做不了假,自己的脸上也不由带上笑意。

  “娘——姐姐——”

  虽不知缘由,但她知道如今的自己便是那个孩子。不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虽然似乎来到了个未知世界,可她有了关爱她的娘亲和姐姐,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

  有家的感觉,真好!

  只是有时候,某些不和谐的音符总喜欢不合时宜的出现。这不,“砰”得一声重响,打破了屋内的温馨。门被外力粗暴的破开,如此的突兀,想忽略都不行!

  “哟——这不好好的嘛!是谁乱嚼舌根谣言咱们的小少爷快没了?”

  伴随着响彻房间的呱噪声,一个比舒月高不了多少的小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大冷天的手拿纸扇,小身板一摇一晃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身后还跟了两大跟班,其中一人尖嘴猴腮,正是先前鬼鬼祟祟摸进院子之人。

  “大少爷,小少爷有些不对劲,小心为上。”那尖嘴猴腮的小厮在后提醒,他可没想到自家主子那么大胆,粗暴的连样子都不装。

  “闯门而入,还有没有规矩了?!”叶婉云眉间微皱,可不太待见这些人。

  “呀,原来母亲和大姐也在,失礼了。”

  肖浩远,也就是刚刚进屋的少年,“唰”的将手中的纸扇折叠起来,双手交叠一鞠似模似样的行了一礼。随后侧头看向床上的舒月,似笑非笑,显然没把自己小厮的提醒放心上,勾起一侧嘴角不屑的轻哼一声。

  “瞧小弟的摸样,面红神清,不见有大碍,枉费哥哥我白担心一场啊!”

  “出去!”肖舒柔冷眼相视,身侧的纤手不禁紧握。瞧着肖浩远嚣张的面容,恨不得将他当场揍扁在地。

  要不是他,她的舒月又怎么会受这份罪?!差点连命都丢了!

  “大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一见面就让弟弟我出去呢?好歹我也是来看小弟的呀。”

  肖浩远不在意的上前两步走至桌边,待身后的侍从上前殷勤的将椅子拉开,便一屁股坐下,手中的折扇再次张开,有意无意的对着自己夸张的扇动着。

  “再说,若非必要谁想来这?也不知为何同样是相府,这里就那么闷,才一会就憋得弟弟我喘不过气来,味道实在是……”

  说着,肖浩远朝着他们瞥了眼,随后一脸嫌弃的又看向外面。

  “或许不是地方的问题,是人……”

  “浩远,有些话当说,有些话不当说,作为府中的长子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的礼仪孝道呢?!”

  别看叶婉云先前温润如水,这脸色一正,板起来的样子还是有几分慑人的意味,目光凌厉的盯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虽然肖浩远还小,可这并不能成为他所做下恶事的借口!

  就是他的存在,才会让自己心中产生偏移,让月儿的身份变得如此尴尬!正是他的存在,月儿才会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危机之中,甚至性命之忧!

  “别以为老爷宠你,你就能无法无天。无论如何,我还是相府的当家主母,是你的母亲!”

  “母亲,我有说错什么吗?”

  肖浩远好笑的直视眼前的叶婉云,完全不把她放在眼中,更别说她的话。不在意的耸耸肩,拉开椅子坐下,一个眼神,自有跟班为其倒茶递水,端杯喝茶好不惬意。

  “作为儿子,爹宠我有何错?还是说母亲嫉妒爹对我的宠爱?是因为爹已经好久没去母亲的院子了吧。”

  “你——”叶婉云气急,面色涨得通红,怒瞪上前,然而却被肖浩远的跟班给拦下,无法再进一步。

  “都给我让开,挡着母亲的路做什么?”肖浩远可不怕叶婉云的怒视,挥挥手让护在他身前的跟班退下,大刺刺的走到她的面前,昂起脑袋故意道,“这可是母亲,相府的主母,难道你们不想在府中混了?而且母亲又不是蠢人,即便想要对我做什么出格之事,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母亲,我说的对吗?”

  如此明显的讽刺挑衅,舒月又如何听不出他话中的厌恶。瞧着肖舒柔紧握得越发苍白的指节,叶婉云被呛得脸色泛白抬起的纤手僵持不下,舒月状似懵懂的双眸闪过一道冷光。

  这美女娘亲和美女姐姐还是很合她的胃口,重活一世,难得有宠爱自己的亲人,她怎么允许有人随意找茬!

  她可记得自己这小身板就是被眼前这人给推下水的。孩子之间的打闹嬉戏?哼!哼!

  “啊——”一声超分贝的尖叫划过耳畔,就在屋内众人被这叫声惊得愣神之际,舒月“噌”得从床上跳起,也不知她如何动作,片刻间便到了肖浩远的身侧,有意无意的绕着肖浩远抱头鼠窜,嘴里还碎碎念道,“鬼、水鬼!水鬼来抓我了!”

  哼!不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屁孩,还想跟姐斗?!

  若是就认为舒月只是在乱窜转移视线,那你就错了。瞟了眼肖浩远呆愣的摸样,舒月眼中精光一闪,对着他冲上去就是一顿无厘头的狠揍!

  “打死你!打死你这个水鬼!打死你!”

  叶婉云见此先是有些担忧在侧,见舒月并不吃亏,这才心安的放下停滞在半空的手。一旁的肖舒柔更是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舒月真是越发可爱调皮了呢!

鬼王霸宠:狂妻太嚣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王霸宠 或 狂妻太嚣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11章(第11章 小腹黑上线)

    原标题: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11章(第11章小腹黑上线)小说名字:婚心荡漾:总裁的心尖暖妻第11章小腹黑上线这个带有侵略性的半包围,距离似乎太近,连呼吸都牵扯出一丝暧昧,气氛隐约染了几许迷魅。折薇屏住呼吸,抵制这好闻得令人心颤的气息,转脸看向后上方。教授见折薇转脸,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俊朗的脸庞适时往下一沉。她淡粉色的唇瓣不经意的擦过他的脸颊,柔似轻羽,蝶一般停在了他樱花色的唇上。软软的,嫩嫩的,甜甜的……教授砰然心动,气血翻涌,好似快要融化一样,有了刹那的醉意。折薇吓得瞠大眼眸,小心脏几乎

  • 前世修行过的人,今生来到世上会是这样的!

    一、初级特征1、多灾多难磨难重重,身体与精神始终处于亚健康状态。一生会有大难不死的经历。2、心软慈悲不忍杀生,不贪金钱不吝啬攒不住钱。3、聪明智慧悟性高,天生对道佛宗教玄学感兴趣。时常会走暗功,梦中常去一些山林古庙圣地飞行。4、时常梦见神灵,梦魇压床,出体飞行梦。5、偶尔会莫名其妙的晕厥,但是检查没毛病。6、对道佛灵异身心有感应,接触到这样的人士,香童,僧道,去灵异之地,庙宇仙山,灵地鬼宅会有感觉。二、高级特征1、八字与相上会有特殊印记符号。2、有三星、七星的标志,斑点或痣一类的,组成星图。3、

  • 算命

    清朝光绪年间,杭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算命先生,名叫陈七。由于他的面相术很灵验,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鬼眼七”的雅号。当时杭州有一位富商名叫薛二。他邀了两位朋友去看相。“鬼眼七”对薛二的第一位朋友说:“你秋季后会升官!”对第二位朋友说:“你一个月后会得财!”相师看了薛二,大吃一惊,说:“你面有灰泥的颜色,恐怕逃不出五十日会毙命,可能活不过中秋节啊!”薛二的第一位朋友是衙门的文书。有一天,他行走山路时,听说巡抚大人到山中打猎,他就驻足观赏。不久,看见一只大灰熊追赶一个人。他为了救人,在路旁捡起木棍,直

  • 愿有一方院子,盛满人间清欢

    浮世喧嚣,红尘纷扰,我们变得浮躁不安。愿有一方庭院,远离尘嚣,让无处安放的灵魂,有个诗意的栖居。院子里,或养花草,或种瓜果,再放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读书,烹茶,会友,或什么都不干,发发呆,打打盹,也很好。举头即见明月,低头便闻花香,静听小虫低语,轻揽清风入怀。一方庭院里,所有浮华,都变清欢。院子,是每个中国人心中的一方灵秀天地。细雨打芭蕉,落花点青苔,秉烛赏海棠,醉卧眠芍药。一方庭院,解了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雅士的疲乏。院子是主人的内心独白,它是安放心灵的地方。绿芜墙绕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01-

  • 庆祝无意义:日光底下无新事

    BoysAge-BlackGold●●●先说两件小事。和朋友去SlowBoatBrewery,点了款汉堡,里面竟然有姨妈巾的味道,朋友发誓再也不点。过了些日子,我和她又约在这里。一见面她就吐槽起姨妈巾味儿汉堡:“上回那个味道太可怕了,忘了叫啥,这回点了个看起来不错的。”汉堡上来,一咬,妈的,姨妈味儿的。最近疯狂出差的我,在一周之内坐到了相同的、有难吃米饭飞机餐的航空。在被问到要米饭还是面条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嘴快要了米饭。打开铝箔纸看见熟悉的恶心块状米饭时,饿了半天的我几乎是崩溃的。当然了,这些鸡

  • 色调要多美有多美,艺术家John 绘画作品

    艺术家JohnFrederickLewisRA(1805-1876)作品注:仅供学习与交流,转载请联系平台授权发布

  • 淡然心静,便是幸福

    漫步鸟语花香的柳岸,阳光穿透红砖绿瓦的屋檐,唤醒了沉睡中模糊的记忆,不知荷塘里的莲,开过了几许;也不知彼岸的花,凋谢了几回。冬去春来,花开花落,那些溢满心田的花香,那些春花秋月里的过往,在脑海中时隐时现,浅印深藏。感叹飘香的时节,烟雨蒙蒙,落花纷飞。美好的东西总是过于短暂,就如烟花绚丽缥缈,令人痴迷沉醉,流连忘返。人生没有永恒,珍惜了便是永远。喜欢夜深人静的时候,提笔与心灵交谈,倾诉自己的心声。淡淡的笔墨续写着人生的酸甜苦辣,无语的文字寄托着哀思,承载着幸福。让跳动的文字化作千言万语,跃然笔尖,

  • 近百人在此“拜师学艺”

    鞠躬行礼、献花奉茶,1月18号,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暨第二批贵州省名中医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拜师大会”在贵阳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举行,99名中医继承人行传统“拜师礼”,向老中医药专家、名中医“拜师学艺”。贵州台记者王涛报道:【压混:请继承人上台拜师……】拜师大会上,我省99名中医继承人分批依次向身着唐装的指导老师们行“拜师礼”,以传统拜师方式传承国粹中医。贵阳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孙波介绍,师承教育作为千百年来中医药人才培养的传统模式,不能丢弃。【孙波:师承教育是培养造就高层次中医药人才的重要

  • 快回家过年了,跟王小波学学怎么教育外甥

    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王小波我有个外甥,天资聪明,虽然不甚用功,也考进了清华大学—对这件事,我是从他母系的血缘上来解释的,作为他的舅舅之一,我就极聪明。这孩子爱好摇滚音乐,白天上课,晚上弹吉他唱歌,还聚了几个同好,自称是在“排演”,但使邻居感到悲愤;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吉他上有一种名为噪声发生器的设备,可以弹出砸碎铁锅的声音。要说清华的功课,可不是闹着玩的,每逢考期临近,他就要熬夜突击准备功课;这样一来就找不着时间睡觉。几个学期下来,眼见得尖嘴猴腮,两眼乌青,瘦得可以飘起来。他还想毕业后以摇滚音乐

  • 冰山师傅有点暖11章(第11章 别人家的师父)

    原标题:冰山师傅有点暖11章(第11章别人家的师父)小说名字:冰山师傅有点暖第11章别人家的师父姬无曲沉默,做出一副恭听状,听她家师叔淳淳教导。阿纯似是有些不舒服,翻了个身,似呜咽似呻吟的出了那么个声儿。姬无曲停下脚步低下头,正对上一双泛着水光的狮眼,于是问道:“阿纯,怎么了?”阿纯听得懂话,却不会说,只是耷拉着一张狮脸,表示自己不好受。“小无曲,你从哪拐来的这么一团小家伙?叫阿纯?来给我看看。”毕竟是兽类,还是兽类的头子,怎么的也比她懂吧,姬无曲想。于是把阿纯给她家师叔。凤翊接过这茸茸的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