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我的绝色女友在线阅读

2017/11/25 8:00:1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的绝色女友

第一章 插班生的待遇

“叮铃铃……”明珠学院,放学铃声响起,原本平静的校园立马响起了一阵欢快的声浪,无数的学生学子自教师中奔出,涌向了校外。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一天枯燥无聊的学习生活总算过去了,苏凡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闪人,不想耳边却响起了一阵甜甜羞涩的声音。

“苏……苏凡,麻烦你留一下好吗?”

抬头一看,就看到一名长相极为可爱的少女站在身前,正是班上的卫生委员,田晓静。

田晓静穿着一件淡黄色的短袖,下面是一条超短牛仔热裤,脚下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看上去很是清爽。

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两肩,露出了一张鹅蛋型的娃娃脸,脸上还浮现出淡淡的红晕,眼神有些躲闪,似乎很是害羞。

不过最让人注意的还是她那与她的身段完全不符合的巨大胸脯,特别是此时苏凡正坐着,目光正好平视她的酥胸,只觉得衣服里仿佛有两只小羊羔要蹦出来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伸出双手感受一番那里的柔软。

“有事?”看到这个女生,苏凡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看她这羞涩的模样,让自己留一下,难道是要向自己表白?若是她真的要投怀送抱,自己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毕竟,她长得也算不错啊!

“恩,今天轮到你值日了,希望你能留下来打扫一下卫生!”看到苏凡嘴角的笑意,田晓静脸上的红晕更红了,实在是他的笑容太过的迷人。

“打扫卫生?”还沉浸在接受与否的苏凡整个人都是一愣?她让自己留下来只是为了打扫卫生?自己似乎……自作多情了?

“恩,你看,这是值日表!”让这么一个帅气逼人,气质优雅的帅哥打扫卫生似乎有些不妥,可是身为卫生委员的她却不得不按照值日表去安排。汇金地

看着田晓静递过来的值日表,苏凡的头有些大,从小到大,自己可是连扫把都没有摸过,更不要说打扫卫生了?

要不是那事,自己现在正在京城享受各种快乐,哪里会跑来这里上学?如今上个学还要让自己打扫卫生?这不是扯谈吗?

如果对方是一个男生,他怕是早就一巴掌刮了过去,可对方却是一个如此可爱动人的姑娘,这可就伤脑筋了。

答应吧,传出去自己堂堂少爷竟然还要打扫卫生,这面子往哪儿搁?不答应吧,这不是伤了对方的心吗?

“我能请人帮我打扫吗?”苏凡想到了一个主意。

“啊?请人帮忙打扫?”田晓静一愣,每次安排打扫卫生的时候,班上的同学要么直接答应,要么就是拂袖离去,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请人打扫。

“是啊,你看我还有些急事,留下来打扫卫生肯定会耽误,我就出点钱请人帮我打扫吧……”苏凡微笑着道。

“这……”

“哟,苏同学好阔气,打扫个卫生都要请人,既然苏同学如此阔气,不如支援兄弟几个钱花花怎样?”田晓静正要说着不太好吧?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

说话的是班上的班霸,张浩。

此时正和他的两个小弟围了过来!

“是啊,苏同学,我们也不要太多,你随便给个万把块就行了……”张浩右边的林源也一脸笑盈盈的来到了苏凡的右边。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听到这几人公然勒索,苏凡的脸上还没有什么变化,本来要和苏凡讨论花钱请人打扫卫生是不对的田晓静已经色变。

“张浩,林源,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如果你们真的缺钱,我可以借给你们,但不能勒索同学钱财,特别是苏同学还是新同学!”田晓静双手叉腰,巨大的胸脯一起一伏,显然很是生气。

“呵呵,晓静,我们这又怎么是勒索呢?这不过是帮新同学花花多余的钱嘛,他刚才不是说了吗,他要请人帮忙打扫卫生,大不了我们三兄弟帮他打扫一次卫生嘛,对吧,苏同学……”李浩哈哈一笑,也已经围了上来。

苏凡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看围上来的三人,三个连稚嫩之气都为褪去的家伙竟然也敢来勒索自己了,这还真是龙困浅滩,虎落平阳啊。

“李浩,你不能这样,苏同学是新同学,我们应该多帮帮他,不该欺负他,苏同学,你要是有事,你先走吧,我帮你打扫卫生!”苏凡还没有说话,田晓静已经再一次出声道,更是站在了李浩的身前。

大有将李浩拦住的意思。

田晓静的举动,让苏凡和李浩等人都是愣了愣,苏凡是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女会这么勇敢的维护自己。汇金地

李浩是没有想到田晓静会为了一个插班生和自己作对。

“晓静,你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小白脸了吧?”李浩的声音已经略有些阴沉。

“李浩,你胡说……”似乎被人戳中了心事,田晓静本能的争辩道,可是她的脸蛋却更红了。

“胡说?如果我胡说,那你让开啊!”李浩冷哼道。

“我不让,你不能欺负苏同学!”田晓静一脸的坚持。

“呵呵,真没有想到,我追了你一年,你都没有答应,反而喜欢这个新来的小白脸,田晓静,你还真是让我心痛啊!”看到田晓静倔强的眼神,李浩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狰狞。

“李浩同学,还请你不要胡说…,你你放开我…”田晓静正要辩解,李浩仿佛发疯的野狗一样扑向了她,一把将她抱住,更是就要朝她亲去。汇金地

事发突然,田晓静整个人都吓了一跳,想到了苏凡就在旁边,几乎没有经过思考,一把挣脱开李浩,反手一巴掌煽在了李浩的脸上。

清脆的声音响彻空荡荡的教室,除了他们几人外,其他几名留下来同样要打扫卫生的同学都是一阵惊诧,谁也没有想到平日里文文静静的田晓静会给班上最狂的李浩一巴掌。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就连田晓静也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她竟然打了李浩一巴掌?

只有苏凡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姑娘有意思。

“你……你敢打我……”足足惊愣了好一会儿,李浩才醒悟过来,一手捂住自己的半边脸庞,一脸的不可思议。

当着别人的面,当着自己小弟的面,自己竟然被自己喜爱的女生给打了?

“李浩,对……对不起……”善良的田晓静有些慌张,她真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呵呵,林源,王磊,看好了,今天我就要让晓静成为你们的嫂子!”强烈的愤怒让李浩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直接就朝田晓静扑去……

“啊……”田晓静嘴里发出一声惊呼,身子本能的朝一旁闪去,可是却被李浩一把抓住了衣领,这么一挣扎,顿时就听到“嘎吱”一声,身上的短袖直接被撕开。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就连苏凡也没有想到李浩会这么大胆,敢在教室里做出这样的事情?

“噗通!”一声,田晓静的身子摔在地上,身上的短袖撕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大片的白嫩露出!

看到这些,本来就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的李浩双眼更是刹那之间变得通红一片,这一刻的他不再畏惧老师,不再畏惧校方,这一刻的他只有一个念头,占有她,占有这个自己深思了一年的女孩。汇金地

嘴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李浩直接就朝田晓静扑去。

李浩的两个小弟也被李浩的动作吓了一跳,本能的觉得这样不妥,可是他们的目光全部被田晓静所吸引,哪里反应的过来,就算反应过来了,他们又哪里敢阻止李浩的动作。

至于教室其他的几个同学,更是早已经吓傻了。

田晓静的眼中已经露出了绝望恐惧的神色,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平日对她还算有礼貌的李浩会在教室里兽性大发。

想到了自己可能的遭遇,她的眼中就全是惊恐之色。

“砰!”就在李浩的身子即将扑在田晓静身上的时候,苏凡的课桌忽然飞了起来,好似炮弹一样地飞了起来,然后直接撞在了李浩的背上,将李浩整个人撞得飞了出去,课桌也落在地上,里面的书本撒了一地。

至于李浩,更是以一个恶狗扑食的姿势,重重地摔在地上,一张还算不错的脸蛋磨得稀烂,火辣辣的剧痛让他愤怒的想要爬起来,寻找攻击自己的家伙,可是一道修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

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一只穿有军用战靴的脚已经狠狠的落下,直接踩在了他的右手手指上……

第二章 内心奔放的晓静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隐约还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李浩整个人都痛得晕了过去,只是在晕过去之前,隐隐看到了一张俊秀斯文的脸庞,这不是苏凡吗?

教室里已经一片寂静,王磊,林源,田晓静,包括其他的几人,都是一脸惊诧的看着一脚踏碎李浩手指骨的苏凡。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差一点瞪了出来,那表情比看到了外星人还要震惊。

苏凡,这个几天前才转来班上的新同学,这个一来就引来班上众多女生追捧的帅哥,这个外表看似斯文,很多时候都会在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阳光男孩,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一幕。

一脚踹飞了装满书籍的课桌,撞飞了扑向田晓静的李浩,在李浩的身子刚刚落在地上的刹那,本来坐在座位上的他已经出现在李浩的跟前,然后不等李浩爬起,就这么一脚踩碎了他的手指骨,想到了刚才那刺耳的碎裂声,王磊,林源同时打了个寒颤。

这还是浩哥口中可以随意欺负的新同学吗?

这简直就是一头魔兽。

或者说一头恶魔!

田晓静同样目瞪口呆,苏凡来了几天,靠着帅气的外表,灿烂的笑容,已经不知不觉间住进了她的心里,当看到李浩等人想要敲诈勒索苏凡的时候,她本能的站了出来,她总觉得像苏凡这种帅气的男生是柔弱的,是善良的,是容易被人欺负的,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凡会这般恐怖。

将人的手指骨踩碎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好似踩碎的只是一颗花生。

那般的风轻云淡。

“没事吧!”田晓静还在出神,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田晓静这才发现苏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前,正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没……没事……”能够得到心爱之人的关心,田晓静的心里说不出的甜蜜,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惊惧,只是觉得心里一阵甜蜜。

“还说没事,这膝盖都磨破了,我送你去医务室吧!”苏凡说着,已经上前搀扶起了田晓静。

身上披着苏凡的外套,闻着他身上独特的味道,田晓静只觉得自己好似在做梦一般,整个身子酥软无力,几乎全部的靠在苏凡的身上。

完全是一副任君摆布的模样。

“你们留下,把这些全部收拾干净,你们两个,如果不想他的手彻底废掉的话,最好马上送他去医院!”苏凡一手男扶着田晓静,一手搂着她的细腰,转身朝着教室里还处于呆愣的几人说道。

声音不重,可是对于教室的几人来说,却仿佛君王的圣旨一样,充满了威压,哪里还敢继续发呆,赶紧拿起扫帚就上前开始打扫。

至于王磊和林源,哪里敢多说一句,等苏凡的身影刚刚离开教室,直接就朝李浩奔去,这还有一个重伤号需要紧急治疗。

……

“苏……苏凡……”前往医务室的路上,田晓静半偎依在苏凡的怀中,脸蛋红润,身子一阵燥热,有些羞涩的开口道。

“恩?”苏凡低头看了看满脸红晕的田晓静。

“能……能送我回寝室吗?”面对苏凡的目光,田晓静很有些羞涩。

“你膝盖擦伤了,得先去医务室处理一下啊!”苏凡有些诧异。

“我寝室有医疗箱,这点伤自己处理一下就好,不需要去医务室的,而且我这个样子去了也不太好!”田晓静红着脸说道。

苏凡这才想到,她的衣服都被撕破了,还披着自己的外套呢,这样去医务室的确有些不太妥,当下点了点头,然后就这么搀扶着田晓静朝着女生宿舍走去。

明珠学院是一所半封闭学院,实际上大多数的学生都住在学校,此时正是放学时间,很多学生正从宿舍往食堂走去,当苏凡扶着田晓静走进女生宿舍的时候,一路可是引来无数女生的目光。

“哇,好帅哦!”

“不知道是哪个班的?”

“好体贴噢,要是他是我男朋友就好了!”

“咦,那个不是田晓静吗?她什么时候找了这样一个男朋友?”一路之上,到处都是这种叽叽喳喳的交谈声,苏凡是一脸的无所谓,可是田晓静的脸早就红到了脖子根,有心想要从苏凡的怀中挣脱出来,可是却总觉得浑身酥软无力,哪里还站得起来,只能任由苏凡这么搀扶着,一直来到她的寝室。

一走进寝室,苏凡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这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四人间,四张或则粉红色,或者橘黄色的小床铺清晰可见,当然,这不是苏凡感兴趣的,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墙角挂着的各种贴身衣物,特别是一条黑色半透明的小裤裤,看上去极为性感,也不知道是谁的。

田晓静立马就后悔了,早知道寝室这么凌乱,打死她也不愿意让苏凡陪她来,只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苏凡,我们寝室有些乱,你不要在意!”

“呵呵,没事,比起男生寝室来好太多了,你是哪张床?我先扶你坐下!”

“那张……”田晓静指了指左边的第一张床铺说道,正是那半透明小裤裤的床铺,苏凡的心里闪过了一抹诧异,难道说表面文静的田晓静实际上有着一颗火热奔放的心?否则怎么敢穿这么奔放的衣物?

“医药箱呢?”将田晓静扶到了床铺上,收回了目光,苏凡微笑着说道。

“在柜子里,还是我去拿吧!”指了指左边的一个柜子,田晓静开口道,可是似乎想到了什么,就要起身,却被苏凡制止。

“你膝盖有伤,还是我去吧!”说话的同时,苏凡已经来到了柜子前面打开了柜子,一眼就看到了柜子里面的一个医药箱,除此之外,全是田晓静的衣服,让苏凡目瞪口呆的是,除了两三条棉质内衣外,竟然全部是各种性感至极的衣裤,豹纹的,蕾丝花边的,镂空半透明的,简直看得他眼花缭乱。

诧异的看了田晓静一眼,却发现田晓静已经快要将头埋到了胸口,显然是羞涩的不行。

真没有想到,外表恬静的田晓静竟然真的有一颗火热奔放的心。

不露痕迹的拿出了医药箱回到了田晓静的身前,从医药箱取出了酒精和消毒棉签,小心翼翼的为田晓静擦拭膝盖上的伤口,虽然是苏家的少爷,不过小时候一直跟随在老爷子身边的他受伤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处理这点小伤也是手到擒来。

苏凡的动作很是小心,不过酒精触碰伤口后传来的痛楚依然让田晓静暗暗皱眉,不过看到帅气逼人的苏凡亲自为自己擦拭伤口,心里却涌过一股前所未有的甜蜜,甚至连披在身上的衣服滑落了下来也没有发现。

“好了,今晚别碰水,明天就应该好了!”将伤口擦拭了一遍后,苏凡抬起了脑袋,顿时整个人就是一愣……

“啊……”注意到苏凡的目光,田晓静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外套已经滑落,双手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胸脯。

“呵呵,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扫了一眼田晓静红润的脸庞,苏凡微笑着站了起来。

虽说田晓静的胸脯很迷人,但他还不至于因此失去理智。

说完之后,不等田晓静反应,已经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苏凡……”就在苏凡即将跨出寝室大门的时候,田晓静忽然开口叫道。

“恩?”苏凡回头一看,发现田晓静虽然还是捂住自己的胸部,不过已经抬起头来看向他。

“谢谢!”看着苏凡那俊俏帅气的脸庞,田晓静似乎是鼓足了勇气道。

“呵呵,大家是同学,不用太客气,倒是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苏凡呵呵一笑。

“你说……”田晓静忽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他不会是要对自己表白吧?

“其实你柜子里的衣服都很好看,特别是那条大红色的,你穿上一定很美,呵呵!”说完之后,苏凡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田晓静?他所说的事情就是这个?

真是羞死人了!

换成其他人,田晓静怕是早就破口大骂了,可是对方是苏凡,除了羞涩之外,还是羞涩。

想到了苏凡最后的一句话,满脸通红的田晓静竟然从床上走到了柜子前面,拿出了那条大红色的衣服。

他喜欢这条吗?

看着那条极为暴露的内衣,田晓静竟然鬼使神差的换上了这条从未穿过的大红色蕾丝内内。

看着镜子里光艳照人的自己,本就红晕的脸蛋更加的红润了,他真的会喜欢吗?

……

我的绝色女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我的绝色女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人去楼空花已落,逝去人非泪已干

    人去楼空花已落,逝去人非泪已干还记得街角的早点铺清晨依旧散发着那熟悉的香气还记得小区里那块石头上面也许还留有你的余温还记得那只流浪的小黄狗还在那里殷殷守候而你—这一世最亲的人已默默的逝去还来得及思念已成回忆还来不及珍惜已成遗憾还是你生前养的花跟随着你离去枯萎都说这一世最念情的是人我想说只要你真心对待的每个生命都会用它的方式诉说它对你的情谊用它的灿烂回馈你每一次温柔的对待岁月识人暖,莫叹离别后风残卷,只是让你知道它的温度叶落飘,只是诉说它的别离愁虽然该走的我始终无法挽留但有时还是有错而不及的悲伤今

  • 《道德经》精选12则,常读常悟,才能参透出其中真谛

    《道德经》,又称《道德真经》、《老子》、《五千言》、《老子五千文》,是中国古代先秦诸子分家前的一部著作,为其时诸子所共仰,是春秋时期老子(即李耳)所作的哲学著作,是道家哲学思想的重要来源。01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可道,非常道”就是说,客观存在的事物,如人生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是可以掌握的,但由于该事物随时随刻在发展变化,现在的事物并不是我们以往己经所认识的事物了。“名可名,非常名”是说,客观存在的事物是可以用名称来称谓的,但一旦给了它名称,这个名称只是表达原来的事物,而不是现在的

  • 为什么会锁门防盗?

    《朱子治家格言》系列文章之五“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庞先生:古人云:“盛世之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现在的门不仅锁,而且还锁好几圈。年前的时候,我们的院子里经常丢东西,门卫经常被扣工资。有人去找我算丢东西,我说算也没用,该丢还丢,但是有的人家里门开着也不会丢。有一次,我们家开着门就出去了,出去了半天,也没事。锁门是防君子,防不住小人,如果他想偷你的东西,你是留不住的。我们做的很多事情是想当然的,以为锁上门就安全了,锁上门就没事了吗?外贼容易防,自古以来都是家贼作乱,断你根脉的都是子孙。关锁门

  • 画家车宝田 气韵生动 浑然天成

    车宝田吉林省白山市人,1973年生。1994年毕业于白山市教育学院,现任:北京市书画艺术院油画艺委会委员,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员。艺术活动及部分奖项2016--16年凑合山海美术馆,2015--中国现代艺术家邀请展韩国因特布阁画廊(大邱)2014--芃村落院落,上苑艺术馆交流展2011--走进湘西油画写生展松美术馆2010--村落。院儿第一回展宋庄北寺村2008--空而不空大车个展798当代源创画廊2008--生存现场上上美术馆2007--中国宋庄当代艺术家大展2006--上上美术馆彩虹之约圣诞首

  • 画家赵彬——笔酣墨饱 出神入化

    艺术简介赵彬:1975年生,本科学历,墨云斋书画院副院长,职业画家。毕业于郑州大学美术系,后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山水高研班。擅长山水、花鸟画,以传统绘画精华为师,博彩众长自成风格。作品自然纯朴,宁静野逸,给人以自然和谐亲切之盛。山水画是中国国画的一种,在几千年的山水画发展的长河中有名气的山水画家数不胜数,就连现代的中国也有很多的山水画家,像赵彬的山水画就很受人们的喜爱。作品欣赏赵彬的青绿山水,南北竞辉,达到高峰,从此成为中国山水画中的一大亮点。元代山水画趋向写意,以虚带实,侧重笔墨神韵,开创新

  • 轻喜剧电影《闹婚》在开封市张排长装饰公司举行开机仪式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宋明增王汝龙/文周冠强/图4月16日上午十点,由开封市编剧、明星婚庆公司创始人赵晓成联合多位影视界、企业界朋友联合摄制的轻喜剧电影《闹婚》开机仪式在位于夷山大街北段的张排长装饰公司门前举行。该电影制片人、编剧、总导演、演员赵晓成,著名影视制作人、导演沈建伟,香港德艺影视公司导演耿志军,香港德艺影视公司艺术总监耿兰,香港德艺影视公司摄像师王自然共同为电影开机仪式揭幕。我市著名作家、电视连续剧《焦裕禄》编剧屈春山致词,赵晓成讲话。开封市明星传媒公司经理姚瑞,鼓楼区中铎养老服务中

  • 看《红楼梦》袭人送贾宝玉上学,像不像今天的母亲送儿子!

    我们常说一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这是特指父母对孩子的,但是这句话用在《红楼梦》里袭人对待宝玉的身上,也是未尝不可的。袭人虽然是宝玉身边的一个丫头而已,但是从小就照顾宝玉,等于是一手带着宝玉长大的,比起宝玉的亲娘王夫人,袭人对宝玉的这种切身的关爱之情,想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吧!每一次看到第九回的开端一段,袭人送宝玉上学,就不由得想起如今社会中常见到的这种母亲送儿子的场景。不得不感叹一句:真是古今情理同出一种!第九回中,宝玉因为认识了秦可卿的弟弟秦钟,两人互相倾慕,为了能常常在一起,于是相约

  • 张亚祥花鸟画家

    张亚祥(雅祥),北京人,1955年出生,花鸟画家。现系天赐墨缘国际书画院,北京圣媛国际文化传媒中心高级顾问,名誉院长;北京祈贤堂艺术顾问、兴隆书画院副院长,京师(惠州)书惠院常务理事,中国刘兰亭书画研究院、中国民盟通州书画研究院理事,中国华夏万里行书画家协会、中国剑光书画院永久理事,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河北省采风学会会员,北京市通州书协美协会员。北京市通州区老干部大学花鸟教师及多家文化公司聘用绘画教师。2014年参加第十届“金鼎奖”全国书画大赛荣获金奖;2015年参加由书法报主办的第二届全国教师

  • 一百万佛号超度四位亡亲,占察令亡亲离苦得乐|占察感应

    占察入净土群道友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缘起:接触佛法后,慢慢地模模糊糊懵懵懂懂地知道有六道轮回,知道三恶道无量诸苦。模糊的记忆中不知什么时候听长辈提起过我有一位叔叔,在我还小的时候生病去世了。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离现在粗略算算也有二十余年了,我从不敢问爷爷奶奶这个沉痛的话题。除了叔叔,还有我外公外婆也都去世了,外公大约在我小学时去世的,有十多年了,外婆应该在2008年前后去世了,他们去世我没有去参加丧礼。外婆家离我家远,农村家经济不宽裕,我19岁前没去过外婆家,我应该还没和外婆见过面。外公来过我家

  • 你真的理解什么是“有禅有净土”吗?

    仁禅法师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印光法师文钞》中有一篇印祖所造的论文《净土决疑论》,里面近一半的内容是对永明禅师《禅净四料简》的详细解释。其中最关键的是:什么是“禅”,什么是“净”,什么是“有禅”,什么是“有净土”。这里简单的归纳总结一下。“有禅”就是指禅宗大彻大悟,明心见性了,但是他并没有断惑证真,还是一个凡夫,这样如果不求生西方,下一世还是要随业力转,这是“有禅”。如果以天台教理来判,一般这种情况就相当于六即佛当中的名字即佛位,像蕅益大师示现的“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毕竟付何人”。也可以说是观行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