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凡人同人之超仙在线阅读

2017/11/25 8:22: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凡人同人之超仙

第一章九转归真

真仙界中,一处远离城市,安静得有些出奇的平原上,十分的荒凉,整片的平原,土地脊黄,一棵绿色植物都难以寻觅,仅有四五十头低阶小兽在相互追逐着。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这些小兽只是有三足着地,行走奔跑起来却异常的平稳,它们都长着两短一长,对称的棱角,角端时不时散出丝丝寒气,寒气方一接触其他小兽,其躯体都会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但看它们的状态还十分的享受着这种玩耍,自在的方式。

距离小兽数里开外的一个方形祭台,异常的简陋,大约百丈方正,表面若隐若现的铭印着一些晦涩难懂的符文,祭台正中座落一个九阶的高台,高台上空空如也,只是每隔一柱香的时间飘出几缕七彩尘雾,显得诡秘异常,而那些小兽由于没有开启灵智的关系,却没有一只靠近到祭台百丈以内。

突然间,短短的时间内,附近天空乌云滚滚,狂风大作,一副山雨欲来的景象。随后祭台中心出刹那间射出一道七色光柱,光柱有序的向外涉出一些彩金之气,这些金色气雾看似杂乱无章,但若有人仔细看来,其中竟是按照一定规律排列的,而且当中还时不时的涌现出来一些金色符文,这些符文如蝌蚪般大小,赤金之色,赫然就是仙界的金蚪文,但却与一般金蚪文有着些许的不同,让人看去有一种十分愉悦,舒服的感觉。

光柱持续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而附近的小兽早惊得“呜吆呜吆”大叫起来,边喷寒雾边跑的早不知去向了。

而这时候光柱的一侧仅两里外,一面奇怪的七角棱镜竟突然毫无征兆的闪现而出,并嗡嗡的响动起来,但转眼间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祭台数万里外的一个小凉亭里面,一个额头略尖,鼻梁高高,长相英俊不凡的青年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一道精光旋即从他半眯的眼睛中激射而出。说明huijindi.com

“哈哈!终于等到你来了,接完就可以回去覆命,也能够尽快的离开这丝毫没有仙灵气的鬼地方了。”

随后,这名面容异常英俊的青年男子抬手一甩,地面上堆放的十几块按照阵法方位布置的银色石头旋即消失一空,其手掌再翻转,半只铭印着密密麻麻符文的圆环随即出现在了眼前,并在他头顶转了几圈就立即射入其身体里面不见了踪影。

只见这名青年男子眉头一紧,手上微微的掐了道法诀就立即在凉亭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下一刻,青年男子竟已经出现在了数百里开外,随后又如同鬼魅消失一空,就这样,几个呼吸间,已经横跨出了万里之遥。

没过多长时间,青年男子已经出现在了祭台前,但与此同时,天边竟然同一时间出现一紫一蓝两道惊虹,转眼间也出现在了青年男子面前。

“咦,李仙使,蓝仙使,你们到本仙宫的接引台,所为何事?”青年男子远远就看出了来人,未及细想立即就打起了招呼。

“高升!原来这次接引飞升的是你啊,那更好,呆会儿真出现什么情况的话,你可要多多帮忙哦。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身穿蓝色缎衣的中年男子首先回话了。

“嘿嘿!也对啊!有你在此,我们就更有把握了。”另一位的紫袍男子拱了拱鼻子,淡淡然的说道。

那叫高升青年男子的摸了摸脑袋,又盯一下他们两人,正要询问具体情况时,神识海突然间似乎搜索到了什么,眯眼向着接引台附近的一个方向注视过去。

青年男子高升所注视的方向正是那棱镜刚浮现而出却又旋即消失的地方。

只见高升眼睛里露出了一丝丝的白气,刹时间象看到了什么更奇怪的事情一样,随即又有些不解地看向了两人。

“呵呵,看来高兄已经看出来了,果然瞒不过你的太一金睛,我们两人是奉命来监视这飞升之人的。汇金地”穿紫袍的李姓男子嘴巴微微翘动的说道。

“监视飞升之人?”高升有些不解的问道。

“呵呵,事情是这样的…”正当李姓男子正要开始解释,突然下面的祭台上直射冲天的七色光柱随着一声沉闷响雷,刹时间的消失一空。

随后,祭台上的九阶高台一点点的渗出细微的七彩雾气,细观之下竟然是由一些难明的符文组成,符文虽多,但似乎却又不尽相同,让人一看下难明所以。

随着涌出的数量越来越多,整个九阶高台很快就被这七彩雾气覆盖起来,以高升他们三人的仙人神识竟然也无法了解里面的情况。

“好了,此人即将九转归真,我们就长话短说吧!”蓝姓仙使一看到祭台上的情形,眉头一皱的开口说道。

“蓝兄,难道此人是仙界通缉要犯?也不对啊,他是刚刚才从下界飞升,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轨之事吧!”高升满脑疑惑的问询起来。汇金地

这时候,九阶高台上的七彩雾气越来越浓郁,一个七寸高的小人逐渐的汇聚成形,眼耳口鼻慢慢的清晰起来,随后一个七尺高的身形逐渐将小人包裹了起来,也渐渐的显现在了雾气之中,并身不由己的旋转起来。

附近的七彩雾气慢慢地竟然融入到了人形当中,并且凝聚出全身的骨胳,血肉,而人影只是静静的任凭雾气的舞动却不见丝毫的动作,仿佛入定了似的,更象是昏死过去一样。

“高兄,相信你也知道炼神术吧,并且也一定了解这一禁术当年差点毁灭半个仙界的情况吧?”李姓仙使却不问反答起来。

“炼神术…他…”高升心中打了个突,但脸上并无太多表情流露出来,随后,不禁转首盯向了九阶高台上的异常模糊的人影。

“对,就是炼神术,我们怀疑此人就是修炼有我们仙界的几大禁术中的炼神术…”

“所以,你们就弄了那个监视法器,一旦有下界之人飞升就前来确认一二?”高升不等李姓仙使说完,立即就接口过来,同时,他不自觉的摸了摸他那略高的鼻子。

“就是这原因,而且他要是我们确认的那人的话,应该已经是修炼到了第三层境界,也是下界修士能修炼的极限,而且以下界飞升修士的能力,再加上炼神术第三层,而九转归真能重塑肉身及法力,也就是说此子会处于全盛状态,我们两人也没多大把握能将其诛杀的!”李姓仙使点了点头又看了眼九阶高台,有些担忧的言道。

“这个我明白,飞升修士潜力无限,向来都是各大仙宫趋之若鹜的,其实力也大多超过同阶,所以我们仙宫才会派我前来迎接,以隆重其事。汇金地”高升很快就接口回道。

“所以这次希望高兄能多多帮忙,若真能一举诛杀此祸害的话,我们的监察总使一定会有厚报的。”李姓仙使笑笑的说道。

这时候,一旁没有怎么开口的蓝姓仙使却插口说道:“高兄,李兄,已经五转了,他很快就会完成九转归真,我们必须尽快布置好相应的措施,以免这祸害逃走了,真出什么差池,到时候不但我们没办法向总使交代,相信高兄你也绝对无法向贵宫主交代的吧!”蓝姓仙使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出了一面锈迹斑斑的铁镜,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镜中似有若无的影像。

高升听闻此言,盛怒之意尽显而出,冷冷的望向旁边爱理不理的蓝姓仙使,英俊的面孔上随即出现了一股冷冰冰的寒气,眉毛一挑的冷道:“你是要威胁我?”

这时,李姓仙使立即打了个哈哈,一边瞪了眼蓝姓仙使,一边浅笑打着圆场:“高兄,我们不是这意思,只是诛杀修炼禁术之人,是我们每个仙域仙人的责任,你说是吧!”

“哼,你们先隐藏起来吧,将监察法器给我,要是出现异动,你们再出现,要是没问题的话请你们马上离开,以免伤了我们仙宫和监察处的和气!”高升看着九阶高台,头也不回的冷道。

“好,一切听你的,要不是在这接引台万里之内只能施展一些辅助法诀,而无法加持禁制以及一些阵法的话,我们也不用这么被动的。”李姓仙使一脸赔笑的回道,并且手掌一个翻转,一只小型的只有手心大小的罗盘立即出现再一闪的浮现在了高升面前。

随后,李姓仙使与蓝姓仙使传音聊了几句后立即一个化为一紫一蓝两道惊虹射出了百里外并一个盘旋的消失无踪了。

就在高升瞟了两仙使消失的位置一眼后不久,九阶高台之上,被七彩雾气围绕起来的七尺人影终于完成了第九转,并逐渐的显露出清晰的轮廓来。

这个七尺人影全身没有寸缕,皮肤较黑,面容普通,手上戴着两个指环,一眼就可以辨认出一个储物,一个灵兽,再无其他的身外之物了。

雾气很快就缓缓的渗进了高台之中,这时高空中突然又是一声沉闷的响雷,乌云再次密集的从四面八方拥来,阵阵狂风竟也从平原的四周盘旋而至,成为了一个龙卷似的倒吸状态。

但奇怪的是该龙卷到了祭台附近却象是被什么制住了一样,一点风都无法吹进来。

“也该结束了!”高升喃喃的自语了起来,就在此时,乌云当中竟然裂开了一个口子,渐渐地越来越大,一只硕大的巨眼渐渐的显露了出来,随后乌云展现的裂口瞬间闭合了起来,就象是此颗巨眼闭上了它的眼睛,“轰”的再次一个响雷,一道自上而下的七彩光锥射进了九阶高台上的人影当中,人影随即不由自主地呻吟般的狂啸了一声,随后就是一闷哼,连躯体都不禁抖动了起来。

乌云随着这光锥的落下,消散,并渐渐散去,外面的龙卷也掩旗息鼓般的刹时间停了下来,很快的,一切都重新归于平静。

而九阶高台之上的,就是前不久渡劫成功的灵界第一人,韩立。

第二章斗三仙(上)

不知过了多久后,韩立在一股清凉之意中缓缓的张开双目,眼前却出现一张异常英俊的青年男子面孔。

这面孔主人冲其微微一笑,就露出一幅洁白牙齿的说道:

“在下高升,欢迎道友飞升来到北寒仙域!”

韩立只是约略的看了看对面的高升,就转而开始扫视自己的躯体,并立即调出来了一套衣服转眼间就已经穿好了。

随后韩立脸上也同样微微一笑的望向对方,并冲其一拱手说道:“在下厉飞雨,多谢道友相迎,实在惭愧!”

原来,韩立早在飞升之劫的许多年前,向仍然被困始印之地的何康讨教仙界一些大概情况之时,已经知道自己修炼的炼神术,定必会引发仙界监察处的注意,必须谨言慎行,所以来到仙界他干脆暂不使用真名,而是采用他人界好友厉飞雨之名。

“呵呵!原来是厉道友,果然不愧是飞升之人,你的肉身强度连我也自愧不如的,相信厉道友日后一定会有一番的大作为,到时候可别忘记了在下!”

高升一脸笑容的看着韩立,看得韩立都有些不太自在,毕竟他才刚到仙界,而且处事谨慎的他也不想做出过于出格之事,只能半带赔笑的回道:“呵呵!高兄抬举了。”

韩立此时所想的就是尽快离开这接引台,以免延误一时半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好巩固一下九转归真后的身体情况。

此时,已经扫过肉身无恙的韩立,却已经注意到了高升手上的监察法器,与当初何康所形容的基本一致,心头一紧下,向着高升再一抱拳:“高兄,此地似乎仙灵气息不太充足,我们换个地方吧!”

“也好,坐我的飞舟吧!”高升却是手掌一反转,一个淡淡的符诀却已然悄悄地打进了手中的监察法器,但此等举动却又如何瞒得过韩立强大的神念,还没有等到高升调出飞舟来,韩立早早的就已经一甩衣袖身形立即激射而出。

但韩立动作虽快,却难比这监察法器的万里感应,随后监察法器上一道无形的波动却如石入池塘弹起的涟漪一般,迅速的扩展开去,一下子就越过了韩立的所在位置,监察法器随即“吱”的一声,变成一个蓝绿颜色的球体,一举挣脱了高升冲上了空中。

此时,韩立已经知道自己修炼过炼神术的情况已经暴露出来了,必须立即离开此地才行,不经意的就要加紧速度的飞遁而去。

突然,韩立身后却突然闪现出来一蓝一紫的两道光影,却又一闪的消失无踪,下一刻,这两道光影竟以难以相信的方式接近到了几乎全速遁走韩立跟前,再下一刻,两道蓝紫光影却是已经出现在了韩立的两侧。与后面紧随而至的高升形成了三面夹击之势。

到了如此境况,韩立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多少把握可以逃出这些个仙人的追踪,只得暂时停下,再作打算。

蓝紫两道光影停顿了下来,自然就是蓝,李两位仙使,而后面的高升却是只慢一步也已经追赶了上来。

“诸位道友,厉某一界飞升之人,与你们应无私怨,为何要苦苦相逼?”虽然有些明知故问,但韩立还是率先开了口。

“厉道友,你一届飞升之人本应是受到我们宫门的器重,只可惜你修炼了仙界禁术,所以我们也只能将你擒下,交由监察处来处理了。”高升脸带一些惋惜的轻叹道。

“仙界禁术?”韩立一面抚摸着手中的灵兽环,一面似笑非笑的回道。

“厉道友,按照你刚才的举动及反应来看,我猜你应该早知道自己的修炼情况,也应该早知道炼神术是我们的仙界的禁术。”高升英俊的面上流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表情,却转眼间又恢复正常。

“不用多说废话了,反正他早死晚死都得死,我们直接将他拿下就是了。”蓝姓仙使却有些不耐烦的叫道。

“也好,早日拿下可以早日回去覆命!”

李姓仙使说完随即半带问询的望向高升,在得到高升答允的点头示意下,随手往空中一点,一个拳头大小的赤红火球却是瞬间的出现到了韩立头顶十余丈的位置。火球在空中不断的上下左右晃动,恍惚是在挣扎着一般,但却在晃动的过程中,竟然越涨越大。

而蓝姓仙使却是扬手一甩,一对金灿灿的短叉却是已经应声而出,缓缓地向着韩立一点点逼近。

高升居然自眼中射出一颗白蓝相间的圆珠,圆珠表面的白色符文与蓝色符文互相交错,穿插,竟是带有丝丝法则的一件宝物。

此时的韩立却并不慌张,他刚才探查身体情况时,已经知道自己的法力,**已经处于最佳状态,甚至更胜在下界渡劫之前。

而且他的明清灵目竟可依稀辨认出来对方三人的具体修为,这已经足以让他可以放手一搏,关键在于他对此地并不了解,万一出逃时的慌不择路误入绝地那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于是韩立一下子就将早已炼成的后玄天之宝元合五极山一吐而出,另外青幡剑阵却早已悄然的布置在了附近,而他却就地一滚,身体一涨,山岳巨猿所化魔神立即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真灵变?有点意思!”高升看着韩立的变身魔神,再联想到之前所见的强横肉身,心中不禁有些释然了。

既然放手一搏,韩立绝不甘心只做防守之势,“呼呼呼”的三拳打向了高升,扬手一甩将元合五极山全力的掷向了李姓仙使,而他自己却直接的冲向蓝姓仙使。并两手一掐法诀,两根碗口般粗细的雷箭击向缓缓而至的两根短叉。随后他毛茸茸的两手一转,两根水缸般粗细的雷棍立即把持手上,毕直的冲向蓝姓仙使。

“辟邪神雷?!”

“糟了…”

原来,李姓仙使这边连续不断的掐出法诀将那火球抵在了元合五极山前,侧眼瞄到了蓝姓仙使这边,不由的叫了出来。

但出乎李姓仙使意料之外的是,在面对元合五极山的时候过于轻敌,根本没看清楚韩立的极山居然是后玄天之宝,而韩立驱使极山之时,却已经暗中将极山中的法则之丝催动了起来,当极山与火球对撞之时,法则之丝已经悄然击出,李姓仙使想要驱动法则之力化解却已经迟了,法则之丝一下子重创了李姓仙使的宝物火球,虽不至于伤及元气,但其中的狼狈程度绝对是免不了的。

而这边的高升轻描淡写的化解了韩立的三拳,正要催动圆珠攻击,却未曾想到突然间自己四周竟然生出朵朵青莲,青莲一朵接一朵的绽放开来,绽放到了尽头之时竟一朵朵的爆炸而开,虽不及伤到其身,但一时间高升却也无法走出这阵法中来。

而这时的蓝姓仙使这边,两把短叉早已被雷箭震歪开来,韩立趋身自两短叉间疾风般越过,手持缸粗般的雷棍欺身到蓝姓仙使跟前。

“找死!”蓝姓仙使一声暴喝,两手如擂鼓般摆动,手指快速的掐动起来,口中更念念有词,随后,一张土黄色巨网渐渐地显现而出,而此时韩立已几近欺身而至。

“法则之力?!”原来蓝姓仙使竟将法则之力编成了一张如同人躯体般大小的丝网,并随手一摆,直接迎上了韩立所化魔神的雷棍。

韩立不禁脸色一狞,“爆”,雷棍居然在他的驱动下,“辟啪”的激烈爆炸开来。

见此情形,蓝姓仙使也不敢大意,眼角一挑,自己竟然就此消失一空。而辟邪雷棍自爆后所覆盖范围内的法则之网也转而变成了淡黄之色。

随后,韩立所化魔神一声暴喝,双手在其胸前狠狠的连拍了三下,他每拍出一下,附近的虚空都为之一紧,终于在拍出第三下之后,韩立所化魔神脚下一点,迅速侧退近十丈,才堪堪逃离法则之力的驱束,而此时的法则之网在没有了蓝姓仙使的主持下,慢慢的消融开来。

“哼!躲到灵域里面就可以了吗?”随后,韩立所化魔神手中霎那间多出了两个如人体般大小的雷球,“呼呼”两下就扔了出去。

原来,韩立之所以无惧与仙人争斗,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即使对方修有灵域,也仅仅只是防御之用,在没有修炼到最后一个境界之时,是无法用之杀敌的。如果只是开始时候的创世境就更加的不堪一提了。

“轰!轰!”

其中一个雷球在韩立对面不远处爆炸而开,另一雷球已经后发而至的再次爆炸开来,随后,一个蓝色身影跌撞出来,十分狼狈的样子。

“怎么可能!”蓝姓仙使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一个刚飞升之人,竟然可以破掉他即使只是第一层创世境的灵域。

原来韩立飞升前与何康的对话也包括了一些功法上的秘闻异事。这一次的雷球被他加入了一点自行领悟出来的空间之力,误打误撞之下,竟然真通过雷之力及空间之力的作用逼出了蓝姓仙使,但这样的做法却是无法损害到他的灵域的。

凡人同人之超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凡人同人之超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区块链重磅 | 西南地区首个智库型区块链研究院成立

    由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倡议发起、点亮伯恩基金牵头、由国内区块链双创领域著名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参与的民间智库——点亮伯恩区块链研究院揭牌成立。研究方向区块链关键技术研究、区块链政策法规研究与开发、区块链产业发展和生态环境建设研究、区块链创新应用场景研究等。专家团队陈东敏国家“千人计划”引进专家,现任北京大学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科技开发部部长;青岛链湾研究院院长;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创新指数研究中心国际顾问;美国硅谷MiradiaInc公司创始人和董事CTO,为该公司融资8千多万美元,发展了200多件MEM

  • “洹上五家 墨韵春风”戴五爱等五画家联展在安阳开幕

    开幕式现场(记者:许顺喜)2月23日上午10时许,由安阳市文广新局、安阳师范学院、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中共文峰区委宣传部、安阳市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墨韵春风-----洹上五家中国画艺术展”在安阳市图书博物馆开幕。开幕式现场安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常保利;河南省美协会副主席李明、安阳市文广新局局长薛文明;安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唐川府;安阳市文联主席李建学;安阳市文峰区委常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建军;安阳师范学院宣传部长翟传增;安阳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常慧芹;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太行中国画协会副主席

  • 【当代联家对联创作故事38】唐世友:我教孙子写春联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唐世友,男,汉族,76岁。对诗、书、画、联均感兴趣,特别喜欢对今古绝对,也喜欢写回文诗。爱周游,足迹已踏遍祖国各地,曾应邀出访过美、俄、德、法、日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京华时报》、《欧洲时报、》《南洋商报》、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四川卫视等国内外300余家媒体报道其行踪和发表作品。被多家媒体誉为“贵州怪杰”、“贵州奇才”、“新世纪的唐伯虎”。手机百度输入“贵州怪杰唐世友”,便有数千条信息文章可参阅。我

  • 司马牛: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

    顾问钟石山主编何俊良13517392853【作者简介】司马牛:湖南邵东牛马司人,祖籍江西丰城。现供职于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龙浒坝情话/吾心深远处系列(之六)司马牛(一)这里是我老外婆出生的地方。从莲池出发,过段塘坪,翻过老龙潭铁路,沿西洋江田凼笔直的马路,过肖家桥,在龙浒坝边边上,就可以望见老外婆的家。史载,龙浒坝始建于大清咸丰六年(1856年),东西走向,横截邵水,青石筑坝,为西洋江田凼两岸农耕及生活用水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是邵东清代重要的水利设施,并造福至今。听老娘讲,在她尚小的

  • 世界上最大的神秘组织你听说过吗

    共济会(Free-Mason)也称美生会,字面意思是“自由石匠”,全称为FreeandAcceptedMasons。出现在18世纪的英国,是一种带宗教色彩的兄弟会组织,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是目前世界上最庞大的秘密组织。共济会的起源并没有确定的说法。根据传说中1701年写成的《共济会宪章》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成为“光明之年”,他们自称为该隐的后人,通晓天地自然以及宇宙的奥秘。该隐是《圣经》中的杀亲者,亚当和夏娃最早所生的两个儿子之一

  • 古典爱情 | 修行千年,只为一人

    古人的浪漫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浪漫”——梁山伯和祝英台的青冢间嬉戏的蝴蝶翩跹起舞,所到之处,山花烂漫,冰雪消融。——白娘子和许仙共撑的那把油纸伞,古色古香,在西湖的细雨里迷蒙了千年的传说。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执着”——孟姜女坚毅的脚印踩在中国古典山川的肌肤里,岁月的风霜无法销蚀。——牛郎织女相思的泪滴洒在白浪滔滔的银河里,化作永不沉落的星辰。有人说古典爱情的名字叫“唯一”——刘兰芝独赴清流前留在岸边的鞋子,应是化作了忠贞不渝的鸳鸯。——虞姬趁项王不备时自刎的剑光,刺伤了英雄们坚硬的铠甲和

  • 虚云老和尚:明师是法身父母,恩德超过生身父母

    民国三十五年(1946),老人寿辰日,自然亦不能例外。所不同的,是日下午,老人秘密传法。因老人每感宗门衰落,后起乏人,是以在日常,便很细心的观察,谁人能作法门龙象,荷担如来家业,所谓续佛慧命,继祖心灯,使正法久住世界,利济后昆。经三年来之暗中审察,认为能受此“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之旨,已有六人。故事先把法牒写好,到了下午,便由侍者个别暗中传命,至丈室楼上佛前,每次二人。老人命受法人穿袍、搭衣、展具,礼佛三拜后,跪在佛前。之后,将传法由来、源流,开示大意,略述于后:禅宗一法,古来祖师

  • 《春廖》——姜子涵绘画唯美集

    春廖乱红坠池台细碎为谁开满眸春廖事羞花依旧在姜子涵绘画唯美集关于作者:姜子涵姜子涵,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人,酷爱文学、绘画,喜欢古玩鉴赏、旅游摄影、时尚美食。多篇散文在赤峰《百柳》《红山晚报》《松漠》《赤峰日报》及中国城市文化传播网、中国前沿资讯网、搜狐、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今日头条等发表。代表作《独语斜阳》《童年的纪念章》《黄花树下》《秋天的木屋》等等。

  • 南怀瑾老师:学音乐艺术的秘诀

    学音乐艺术的秘诀本文摘录自《列子臆说》【瓠巴鼓琴而鸟舞鱼跃,郑师文闻之,弃家从师襄游。柱指钩弦,三年不成章,师襄曰:“子可以归矣。”师文舍其琴,叹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手而动弦。且小假之,以观其后。”无几何,复见师襄。师襄曰:“子之琴何如?”师文曰:“得之矣。请尝试之。”于是当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吕,凉风忽至。草木成实。及秋而叩角弦,以激夹钟,温风徐回,草木发荣。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霜雪交下,川池暴冱。及冬而叩徵弦,以

  • 愿你成为野心家

    01从小大人就教育我,“野心”是一个贬义词。这个词看起来就不安分。而“安分”跟“听话”“懂事”“忍耐”一样,是一个虽然令我感觉不太舒服,却又挑不出什么错的词。野心还意味着风险。安分守己的人总有一口饭吃,但野心可能给人锦衣玉食,也可能让人一无所有。它意味着不确定。你会选择安分地凑合着,还是做一个可能100分也可能0分的野心家?“不作而死不如作死。”我妹妹是这么说的。她学美术,想去加拿大继续深造。英语零基础,她一边工作,一边学英语准备作品。上周,她的上司找她谈话,大意是觉得她不够安分,有点“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