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在线阅读

2017/11/25 8:41: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

第1章 代嫁

“又想要了?”

叶雨桐听到了一阵醇厚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沙哑,在黑暗中尤为动听。汇金地

她睁开了卷翘的睫毛,四周全都被黑暗充斥着。

她身上酸软得不像话,躺在名贵的软榻上,可她却身体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酸痛,身体的燥热也没有消散。

她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不要受到这个男人嗓音的蛊惑,他现在可是在轻薄自己。

叶雨桐惊愕的意识到,她的清白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毁了。

欲哭无泪的她,死死的瞪向黑暗中的男人,用尽全力厉声对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喝道:“你让开!”

“呵呵,刚刚似乎是某个女人拖着我不放,现在让我放开,是不是晚了?”

男人的声音一点点打动她的心弦,身体本还在战栗的她,在碰触他,触及到他身上冰凉的肤质,连她都难以置信,她竟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不想放开他。

她却被人莫名其妙的绑到了这个房间里,会不会是那两个小混混和眼前男人的杰作?

叶雨桐记得,刚刚她在洗手台洗手,突然两个小混混把她拽住……

叶雨桐大吃一惊,顺从的手变成了反抗,在他的胸前捶打,大声叫嚣着:“你是坏人,你竟然敢设计我,我警告你,我会报警抓你。”

“这位小姐,贼喊捉贼,想引起我的注意?我就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有几斤几两。版权huijindi.com

说完,男人继续在她的身上肆虐,身上可耻的感觉一阵阵袭来,叶雨桐不禁留下了一行清泪。

有人说,人有一天会变成自己讨厌的人,她感觉今天的自己完全不受控制,连挣扎都成为枉然,她好嫌弃。

她的泪痕没有干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梦中睁开了眼睛。

房间内还很暗,她听到了暧昧的水声。

她捂紧耳朵,不想听,正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开这个案发现场,可男人已经先一步走出来了。

他的背影在窗台投射进来的几缕月光的映衬下,显得身材颀长,俊逸非凡,估计是一个大帅哥。

他窸窸窣窣的穿好了衣服,从钱夹里拿了一张卡扔到了床上,用鄙夷的口气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在线阅读

叶雨桐放在被子外的手恰恰被卡打到,她怒不可遏的直起身体,白了他一眼,“你还想贼喊捉贼?”

她扑了过去,朝着男人怒不可遏的喊:“老娘不需要你的钱。”

“还挺大的口气。”

她猝不及防就上前狠狠的踢了他一脚,然后惊慌失措的跑到了洗手间,打开了所有水龙头,让水声淹没那个男人的声音。

终于确定房间内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大声哭了出来,她把灯打开,躺进浴缸,狠狠的冲刷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想把那个男人留下的东西全都洗掉。

身体被泡得发皱,浴缸中的水温在渐渐流失,双眼哭得肿肿的她才不情不愿的走出浴缸。

走出浴室,打开灯,她才发现这个房间是如此豪华,对,这里就是会所楼上的超星级酒店,看这里的布置,俨然是总统套房。

她捡起了床上的那张卡,毫不犹豫扔到了垃圾桶,这种钱她才不会在乎。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啪!”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叶雨桐捂住脸,死死的咬住唇。

白皙的脸蛋很快就红肿起来,看起来无比的渗人。

回到家,迎面而来的,是父亲一个巴掌。

“叶雨桐,你这个小骚货,让你早点回家,你倒好和别的男人去鬼混!我警告你,要是搞砸了事情,我让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你哥。”

叶凡愤怒的咒骂,带着厌恶。

叶雨桐看着这个打了她一巴掌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心寒,这个人,是她的亲爸啊,血脉相连的亲生爸爸啊……呵呵……

哥哥……

他一句话就成功的击中了叶雨桐的所有弱点。

她跟她哥哥叶成浩是双胞胎,从小流落在外,不受父亲待见。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她母亲去世后,哥哥跟她相依为命多年,但突如其来的病魔却让她跟哥哥如堕冰窟。

为了哥哥的医药费,叶雨桐不得不死皮赖脸的回到叶家寻求帮助,一开始叶家对他们兄妹不屑一顾,但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认他们了。

哥哥叶成浩被叶凡送去国外治疗,至于送到国外哪里,治疗效果如何,任凭她如何逼问,叶家的人就是守口如瓶。

“贱人就是贱人,跟你妈一个样。”叶凡的妻子林斐大声嗤笑着,眼神充满不屑和嘲讽。

她脖子上的痕迹太明显,怎么遮都遮不住,一回来,就被林斐给看出来了。

叶雨桐死死的握着拳头,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些都还回去的。阅读huijindi.com

林斐挽着叶凡的手,“阿凡,你说你也是,怎么就不能多等等?没准女儿就会回来了。”

叶凡气得浑身发抖,脸色难看至极。

“你以为我不想等?要是能等,我至于找这个替代品回来?岳少今天要亲自来家里吃饭,见见他即将过门的妻子。”

这一刻,叶雨桐听明白了,原来她是她同父异母姐姐的替代品。

“可是现在怎么办,她已经是一个二手货了,要是被岳少知道,怪罪下来,我们岂不是……”林斐也有点担心,看她脖子上的痕迹就知道昨晚有多激烈,这贱人要还是清白之身才怪。

叶凡叹了口气说:“能有什么办法,先应付着吧。”

早就猜到回家会这样,所以她不愿意回家,家里没有人待见她,她完全就是多余的。

唇被她咬出血,叶雨桐拼命反抗:“为什么是我……”

“跪下!”

叶凡怒喝,叶雨桐不想跪下,可是被他一脚踢过来,一个趔趄就跪到了地上。

她不服气倔强的仰起头,不明白叶家突然认她,突然要帮她哥哥付医药费所为何事。

替代品,当她同父异母姐姐的替代品,到底干什么?

脑袋一团乱的叶雨桐马上就听到了叶凡的话。

“原本想着你就是个没价值的赔钱货,现在,体现你价值的时候到了,你代替你姐姐嫁人,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否则这辈子你休想再见到你哥哥。”

第2章 神秘的男人

嫁人?

叶雨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来她的任务是嫁人,她有了暗恋的人,而且前些天她无意间听佣人说是她姐姐要嫁人,为什么无缘无故让她代嫁?

“爸,求求你不要让我嫁人,我还没毕业,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

叶雨桐哭喊着哀求着,她不愿意在大学毕业前一个月匆匆走入婚姻的殿堂,婚姻是神圣的,她想跟她爱的男人在一起,而不是随随便便被当做别人的替代品出嫁。

林斐拦住了叶凡再次准备落下的巴掌,笑呵呵的说:“阿凡,既然她不愿意出嫁,给我点时间,我给她点苦头吃,让她不想嫁也得嫁。”

“我不想嫁人……”叶雨桐坚定的说,她也是叶家的女儿,为什么活得没有一点尊严?明明她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在亲生父亲的眼中却像个被人兜售的货物,肮脏下贱。

叶雨桐被林斐派人拉到了阴暗的杂物房里面。

杂物房里黑沉沉的,没有一点光亮,充斥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在这个燥热的天气,还平添了几分冷意,让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一个寒噤没打完,一盆冷水从她的头上浇到了脚下,身体很快被寒冷弥漫,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擦擦脸上的水渍,目光看向始作俑者。

林斐高傲的抬头,大言不惭道:“收起你的眼光,叶雨桐,我亲自调教你,是你的荣幸。”

“你……你要干什么?”身上的冷意没退却,又来了一阵寒意,林斐高高在上,她却好生厌恶她这副嘴脸。

林斐看向眼前女孩越发像极了她憎恶的女人,她发狠的把水桶扔在地上,发出了咣当的响声。

“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叶家千金小姐?别做白日梦了,乖乖的听话,还可以少受点苦,要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她闭上了眼睛,这些年她跟妈妈哥哥远离叶家的视线,从来不想跟他们争夺什么,可是他们为何苦苦相逼,还让她的哥哥不知所踪。

她眼眶通红,眨巴着眼泪,“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说呢?”林斐笑而不语,“当务之急,你要讨好岳少。”

“岳少?”叶雨桐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是她曾经跟闺蜜张芳芳在杂志上见到过的男人吧?

岳清辰年纪轻轻,长相俊美,在商场上雷厉风行,却鲜少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中,不过江湖上有关于他的传言不减反增,轻易让对手死于无形中,他也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靠近他。

当时她还跟张芳芳打趣道:“你看,相比于其他的纨绔子弟,这个岳清辰真是奇葩,该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吧?”

思及此,她的脸色更白了。

摇摇欲坠的她被林斐提起了领子,她的眼神猛然定住,眼神灼灼地盯着她脖子上的青紫,嫌恶一脸。

林斐抓着她的手要扔出去,却不想看到她手腕上精致的玉镯,脸上突然有了玩味的笑容,她要毁掉那个女人的女儿所有的一切。

“好啊你,居然敢偷我的的东西!”

叶雨桐一惊,手腕一空,手镯已经被林斐强硬的扯出去了,她往前逼近林斐,想要把属于她的东西抢回来,这是她母亲留给他们兄妹的东西。

闻讯而来的叶凡怒火中烧。

林斐哭哭啼啼的把脏水往叶雨桐身上泼,跟叶凡告状:“阿凡,你看你这个亲生女儿才回来几天,竟然就敢偷我的东西了,不行,我绝对不会饶过她。”

叶凡好声好气的安慰,接着七窍生烟的指着叶雨桐。

“要不是需要你替你姐姐嫁人,我不会承认有你这个女儿,就是你死在外面我都不会管你的,现在倒好,认你回家,你这个贱人,不知恩图报,还学会偷东西了!”

叶雨桐管不了,这是她亲生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东西,她绝对不能落入任何人手中。

两个女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这个时候一群黑衣保镖冲了进来,为首的文森特恭恭敬敬却不卑不亢的说:“打扰了,岳少让我过来接叶小姐去吃饭!”

去吃饭?

叶雨桐想哭的冲动都有了,她这还没反抗完呢,莫名其妙对方就挖坑让她跳,见到那个男人了,是不是非要结婚不可了?

她紧紧攥着手中失而复得的玉镯,脑袋飞速运转,毅然决然的说:“好,我去!”

叶凡惊愕,怎么是接叶雨桐去?岳清辰不是说了今天要亲自来家里吃饭的吗?为此,叶凡才让叶雨桐早点回来。

叶凡轻咳一声,为顾及形象,终于将脸上扭曲的表情收起来,转变为慈祥的笑开口道:“早知如此,何必跟我们闹脾气?叶雨桐,岳少也是一表人才,人很好。”

文森特点头:“岳少当然好。”

她看不下去他们的嘴脸,也听不进去了,跟着文森特到了车里,眼里止不住的往下掉。

一盒纸巾放到了她的面前,文森特好言相劝:“这是跟岳少相处需要注意的地方。”他随即递过来几张纸。

叶雨桐轻瞥了一眼,居然是“与岳少相处指南”!

她蓦然用力敲打着已经开出去的车,大声呐喊着:“停车,放开我。”

“叶小姐,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多少女人想跟岳少共度良宵,可是你竟然无视叶少的存在。”文森特语气稍显不悦。

“要嫁给他的人不是我……”叶雨桐说完之后就后悔了,如果否认的话,万一叶凡一辈子不让她见哥哥怎么办?

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叶家,而稳定叶家的唯一措施就是乖乖答应这门亲事。

她拿出了大声叫嚣的手机,是闺蜜张芳芳打来的电话。

此时车子已经停在了餐厅门口,她用哀求的眼神看向他文森特,他瞥了一眼手表,决定给她几分钟的时间。

叶雨桐有些心虚,干干笑着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芳芳,你昨晚平安回到家了吧?”

昨晚她和张芳芳一起去的参加别人的生日派对,她多喝了几杯酒,然后去厕所的时候,就被两个小混混敲晕了,后来,就发生了那些荒唐的事情。

其实她平时酒量挺高的,也不知道昨晚是怎么了。

也不知道这个多年的闺蜜是不是遇到了意外,她有些担心。

张芳芳懊恼的答:“我没事的,你放心吧,对了,昨晚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晚上,打电话也打不通。”

短暂的怔忪之后,叶雨桐哭丧着脸说:“我的手机你又不是不知道,容易漏电,昨晚我不舒服先回去了。”

张芳芳不住校,反正她不知道她到底回去了没有,昨晚的一切,她只愿当做一辈子的秘密。

第3章 男人的压迫

“你没事就好,担心死我了。”张芳芳继续耐着性子聊天,可她的一张脸徒然变了脸色,她咬牙切齿,昨晚差点就成功了,只可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小混混居然把人扔错了房间,她勉为其难跟人道歉了一晚上。

叶雨桐心虚的说:“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文森特面无表情却又大声道:“叶小姐,您还是赶紧进去吧,万一岳少怪罪下来……”

张芳芳好奇的问:“岳少?”

叶雨桐只想挂掉这个山寨手机,还没来得及按下关机键,就听到文森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话:“当然是岳少,叶小姐要跟岳少结婚了。”

叶雨桐想装死,有这个猪队友在,死得快,她慌慌张张的解释:“芳芳,我以后再跟你说,我现在有事。”

说完之后,她快速挂掉电话。

她松了一口气之后,不情不愿的跟文森特走进了饭店里面。

活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么豪华的饭店,古色古香,静谧优雅,布局精致,营造了一种小桥流水的静谧。

她坐下来,急不可耐的在脑海中想了各种谈判和拒绝的词,可左等右等,男主角依然没有出场的意思。

她肚子咕咕叫了一声,她看到文森特正在外面打电话。

叶雨桐哀怨不已,不是请她来吃饭吗?可那个男人言而无信,想要放她鸽子。

见文森特过来,她唉声叹气地问:“他什么时候来?我饿了。”

“岳少不会来!”文森特正想告诉她。

“啊!”不会是她被糊弄了,在唱独角戏。

文森特笑得无懈可击,“希望你能明白,岳少时间很宝贵,从来不会花时间在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上。”

叶雨桐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是他派人来接她吃饭的吗?来了半天了,没吃到饭,对方还说跟她吃饭没意义!

真是没风度的男人。

她眼睁睁的看着文森特也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他倒是提醒她随便吃。

她默默在心里咒骂了一顿,接着放开了吃,最好把对方吃穷。

而文森特回到公司,拿起了平板准备叶家最新情况。

站在巨大落地窗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打了一个哈欠,估计是有人在骂他,他不禁低咒一声。

文森特捏了一把汗,以为哪里触犯了岳清辰,于是胆战心惊的问:“岳少,我是哪里出错了?”

岳清辰身体僵了僵,手里摩挲着女人丢在垃圾桶里的卡,她居然无视他,把他的卡扔掉。

还真是一个胆大妄为不折手段的女人。

不过想到女人是第一次,身体竟然甜美得可怕,向来禁欲的他竟然尝到了久旱逢甘霖的感觉。

他不禁细细回味女人身上甜美的每一寸。

“岳少……”

岳清辰回过神来,轻易掩饰住脸上若有若无的红晕,冷冷的问:“叶家安排好了吗?”

“当然安排好了,不过嫁给您的是叶雨桐,叶家最近才找回的女儿,不受宠,岳少,需不需要给叶家下通牒?”文森特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

谁知道岳清辰却抿嘴一笑,“是叶家的女儿就好,就她了,尽快把她接过来,叶家,我一定不会放过,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语气的坚定连他都难以置信,欣然接受了新娘不是最开始选择的那个,同时他也改变了报复计划。

而还在餐厅内的叶雨桐吃饱喝足,刚回到学校宿舍门口,却发现在好几个男男女女在她的宿舍进进出出。

她纳闷的问:“你们要干什么?”

“叶小姐。”

又是文森特,岳清辰的助理。

她一脸苦恼,“你们把我的东西清走干什么?”这还没结婚呢?速度太快了吧?而且还有那么多人来围观,叶雨桐真想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

文森特笑道:“当然是接叶小姐到岳家,还有今天是领证的吉日,叶小姐要跟岳少结婚了。”

“领证结婚?”叶雨桐吓得跳脚,还没给她缓冲的时间,就要不明不白嫁人了?

嫁人之后是不是要跟他同床共枕?万一他发现她不是完璧之身……

她耷拉着脑袋,她似乎想多了,岳清辰不是那方面不行,不近女色吗?她怕什么?

当务之急是要快点找到她的哥哥,她也没差几天就毕业了,到时候离开岳清辰和叶家那些魔鬼,她要带哥哥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

愣头愣脑的她就被直接送到了岳家。

岳家太安静了,但窗明几近,处处透露着奢华,估计每一样摆设都贵得离谱,卖了她都偿还不了。

整个富丽堂皇的别墅只有零星的几个佣人,张妈是这里的管家,慈眉善目,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模样,她洋溢着笑容给她准备了晚餐。

她木讷的吃了几口之后,就被张妈领着到了房间,她下意识的把门反锁,不想让岳清辰进来。

她打量了这个偌大而豪华的房间,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她咋舌不已,岳清辰还真是败家。

她坐在了柔软的床上,舒服的触感让她昏昏欲睡,想到锁了门,她赶紧肆无忌惮的躺下来,她昨晚没怎么睡觉,现在瞌睡虫袭来,她很快闭上了眼睛。

大半夜,她听到门上一阵声音,她忐忑不安的睁开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她确定没有听错,开的是她房间的门。

她光着脚尖,胆战心惊地走到了门口,顺手拿起挂在墙面上的棒球棒,身体的恐惧在一点点蔓延,抓着球棒的手也握紧,露出了青筋。

门在打开的那一刹那,她用尽全力打了过去,大声喊着:“你滚开,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岳少的家,我是他的妻子。”

见男人没有声音,而是紧紧的握住了球棒,让她动弹不得,叶雨桐害怕得要命,鼓起勇气继续说:“你要是敢欺负我,岳少打死你。”

男人缓慢的开口,声音带着玩味,“还挺有自觉的。”

“你……”

他的声音跟昨晚那个人的声音太像了,叶雨桐有过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天底下声音相似的人又不只是一个,况且岳清辰估计不屑于胁迫一个女人,要不然这些年也不会没有什么绯闻。

在思考的空档,她丝毫没有预料到男人在步步紧逼,等到她反应过来,男人已经站在她面前,在黑暗中形成了强大的压迫,让她喘不过气。

男人的脚步没有停止,一只手撑在了墙上,呈现半包围状态。

叶雨桐急急的扬起了球棒,害怕得声音变得断断续续:“我……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男人微微启唇,一双黑亮的眼眸在黑暗中摄人心魄,“嗯?”

“你嗯什么嗯?我让你滚!”

男人发出一阵轻笑,接着猝不及防就拿起了她手中的球棒扔了出去,把她结结实实的压在了床上。

第4章 后果自负

叶雨桐拳打脚踢,却一一被眼前的男人破解,她又急又气,“我是岳清辰的妻子!”

“嗯。”男人肯定的应声。

“你知道你还这样对我,要是他知道,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你赶紧放开!”叶雨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离开这个男人的桎梏。

男人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三下五除二就把她身上的衣服剥得干净,似笑非笑的问:“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叶雨桐哆嗦着,她什么都不想思考,只想赶紧逃,可是男人让她动弹不得。

她如小猫咪的声音柔柔的哀求着:“我还没毕业,我还是学生,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硬的不行,就直接来软的。

男人松开了她,朝着她的脸上扔了两本东西,叶雨桐警惕地打开了灯,仔细一看,居然是红彤彤的结婚证。

她以为文森特说领证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真的领证了。

她的眼神霎时回到了一身黑的男人身上,他长身玉立的站着,穿着名贵的西装,俊美优雅,令人离不开眼。

叶雨桐后知后觉,“难道你是岳清辰?”

话音刚落,男人继续压迫过来,温热的声音和气息洒在她敏感的脖子和耳边,“还不算笨,现在你知道我们是夫妻,这是你的义务!”

“你……”她的反抗被男人的唇淹没。

岳清辰扯开了被子,她绝美的身姿在昏黄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极大的诱惑力,他不由得喉结一紧。

他冷笑,叶家敢玩,那他就陪他们玩。

他复而欺身上来,轻咬着女人敏感的耳垂。

叶雨桐仍在负隅顽抗,虽然他是名义上的丈夫,他们一点感情都没有,怎么能做这种事?

想起那篇八卦新闻,她颤抖的问:“岳清辰,你不是那方面不行吗?”

岳清辰勃然大怒,发狠的咬着女人的锁骨,低声喃喃着:“我行不行,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男人的动作出奇的温柔,一点点吻干了她的眼泪,她的目光涣散,来不及反抗,就已经被男人夺取先机了。

岳清辰的温柔渐渐被残暴取代,居然他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完事之后,男人干脆利落的穿好了衣服,嫌恶的捡起她的衣服扔向她,用不容置喙的口气命令:“穿好!”

叶雨桐身体在颤抖,好累好累,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她颤抖着身体,不敢反抗。

她木讷的穿好,跟着男人走了出去,她看到外面下着的大雨,有些不明所以。

她的腿一阵哆嗦,直直的跪在了别墅的花园里面,想要站起来,却被男人死死的按着。

“继续跪!”

岳清辰仿佛变了一张脸,一点都没有刚才在床上的温柔,而变得如同黑暗中的帝王,高高在上,令人高不可攀。

“为什么?”她百思不得其解。

男人的声音如同魔音一样,“你没有资格问为什么。”

岳清辰走回了别墅,而她一个人跪在了外面,雨水拍打在她身上,她刚想起身,两个保镖就强硬的按住她,对她说:“太太,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岳少做事从来没有人敢反抗。”

“可是他为什么要让我跪在这里?”她才第一天嫁给他,什么事情都搞不清楚,难道他跟叶家有深仇大恨?

她不敢想象,动弹不得的她只能继续跪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从冰冷中恢复意识,发现自己正躺在浴缸里,身上一丝不挂,她圆溜溜恐惧的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不禁暗暗捂着心口。

“洗够了?”岳清辰靠在浴室门边,轻哼了一下,用磁性的嗓音轻描淡写的问。

叶雨桐暗暗啐了他一口,她才来一天,他就来了一个这么大的下马威,她刚想爬出浴缸,可是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和疼痛,她迷迷糊糊的记忆显示,他似乎在浴缸里又折磨了她一番。

她欲哭无泪的指着男人控诉:“你无赖,你趁我没意识的时候欺负我!”

“呵呵,一个二手货还想跟我要权利,我还以为叶家的女儿是多么干净,原来也不过如此。”

叶雨桐杏目圆睁,脑海里猛然蹦出了叶家夫妻的话,让她好好讨好岳清辰,她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她只能顺从了吗?

她眼里淌着泪花,穿着他衣服的样子分外滑稽,看起来可怜巴巴如被抛弃在路边的小猫小狗一样可怜。

岳清辰皱着眉头,虽然她不是第一次,但是却有种熟悉的感觉,甜美得可怕,让他忍不住一次次的疯狂,不过他又很快否定了自己,叶家人算不得什么好东西,他们的女儿甜美才怪。

她也绝不是昨晚那个女人。

他毫不客气的拎起了她,高高的抛到了柔软的床上。

叶雨桐惊恐的拿着被子盖住自己,却不想男人已经压了下来。

“力气还真是不小。”岳清辰蛮横的扯开她的手,好笑而残忍的问。

“你……”

“你昨晚不是怀疑我能力吗?我让你深刻认识一下。”

叶雨桐再次醒来时,她动一动,浑身都疼得倒吸凉气。

她打开了行李箱,已经空了,她勉为其难打开了岳清辰的衣柜,从里面随便扯了衬衫和西装出来,飞快的穿好。

她看了一下外面的窗,还好,只有三层楼高,但到了阳台边上,她改变主意了。

却不想岳清辰已经进房,声音带着极端的冷意,“想要寻死来得到我的注意?你还真是无所不用至极。”

“你胡说!”她哪里想要寻死了,她改变注意了好吗?

男人不耐烦的看了一下名贵的腕表,“我给你三秒钟,赶紧过来,要不然后果自负,我记得一个月之后就是你的毕业答辩了,万一我一气之下……”

叶雨桐唉声叹气,胆怯的走了过去,闻到这个男人的气息,她感觉腿都在发软,走都走不动。

岳清辰勾起了她精致的下巴,仔细的看着她这张姣好的脸,声音充满了冷意,“叶雨桐,希望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第5章 我的妻子只配住杂物房?

见岳清辰再次靠近,他的身上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让叶雨桐不自觉想往后退,可是当后背狠狠的砸在了阳台的边缘上,她痛得龇牙咧嘴。

她皱着眉头,眯着眼想要散却身上的痛楚,可是却被男人紧紧的拖了回来,头硬生生地撞到了他坚硬的胸膛上。

“看来给你三秒钟太长了。”

“你要干……干什么?”叶雨桐警惕地在他身上打量,他已经要了很多回了,她身体没有恢复,疼得要死要活,看到他如同看到恶魔降临。

她的反抗没有用,在他吃饱喝足之后,男人潇洒的出门。

叶雨桐觉得更加委屈了,寻思着下楼,可是身体却软软的,摔了个四脚朝天。

张妈敲门拿着衣服过来,看到凌乱的房间,尽管是一把年纪,但她还是不好意思的笑了。

她和蔼的扶起她,“你要理解少爷,昨晚他心情不好。”

他心情不好,叶雨桐心情才不好呢。

莫名其妙摊上了这么一个恶魔,使劲儿的折磨她,她的清白全都葬送在他手上了。

张妈握着她的手仔细叮嘱:“虽然我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要娶你,但是请你不要怪少爷,少爷人很好的。”

很好?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离开这里,她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她会死的。

张妈点头微笑,把衣服拿了出来。

叶雨桐看着这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她跟张芳芳在逛街的时候看到过,张芳芳本来就是一个豪门千金,她没忍心去买,没想到这件名贵的衣服就在她面前。

岳清辰走到门边,冷冷的问:“张妈,你先出去,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她不值得浪费时间。”

叶雨桐咬着下唇,又急又气。

张妈也听从吩咐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叶雨桐再次感受到了无形的压迫,她缩到了被窝里面,用棉被紧紧盖住,“你不要过来。”

岳清辰嫌恶的说:“你身上还有哪里我没看过的?我警告你,乖乖听话换衣服,不然有的你好受。”

叶雨桐对上了男人凌厉的眸子,胆怯的她赶紧乖乖的换衣服了。

下楼后,她闻到了一阵浓郁的香味,她咽了咽口水,张妈凑上来,说:“快来吃早餐吧。”

岳清辰冷睇着身边的女人,对张妈说:“张妈你自己吃吧。”

岳清辰不顾饥肠辘辘的她,直接把她带上了车。

叶雨桐饿得慌,一手摸着肚子,眼睛偷偷摸摸的观察不苟言笑正在开车的男人。

当发现车子一步步驶向叶家的路上,她不想见到叶家的人,她痛苦的呢喃着:“不要去好不好?”

要是被叶家的人发现她讨好不了岳清辰,被他折磨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让她找到哥哥的。

她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她发狠的握住了方向盘,车子的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岳清辰伸出手敲了她一记爆栗,“你疯了吗?蠢女人!”

“求求你不要去叶家好不好?”她知道岳清辰不会答应跟她演戏,所以她只能请求不要出现在他们面前。

“办不到,叶雨桐,你只是我的女奴,你们叶家把你送给了我。”

他掷地有声的宣布了她的地位,她早就在预料之中,却没想到还是很难过,在临近毕业这短短的一个月,她经历了很多,感觉心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十岁一样。

她明白,正如文森特所说,岳清辰决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改变。

到了叶家,她擦干了眼角的泪花,一双眼睛充盈着泪水,晶亮晶亮的,岳清辰有过片刻的失神,他伸出了手,示意她。

“啊?”

岳清辰铁青着脸,把她的手搭在他的臂弯里,直直的走进去。

叶家家业破败,别墅很落魄,叶雨桐从岳清辰脸上看到了满满的嫌弃,她纳闷了,既然他这么嫌弃,为什么还要娶叶家的女儿?

叶家千金的光辉事迹她也有所耳闻,岳清辰不会饥不择食到这个地步吧?

在昨天以前,她以为他那方面有问题,所以才会随随便便找个富家千金。

可是经历了昨晚,以及今早,她的幻想都破灭了,这个男人分明就跟一头狼一样,还是饿了好几年的恶狼。

岳清辰意味深长的看着女人嘟着嘴,小嘴红红的,润润的,煞是可爱,他忍住突如其来的热气,伸手一巴掌打向她的屁屁,“走路还东想西想的。”

叶家的人全都恭恭敬敬地在门口迎接。

叶凡和林斐始料未及,从接到电话开始,他们难以相信岳清辰竟然会亲自登门,他们匆匆打扮过后,紧锣密鼓的安排,才以绝佳的精神状态来迎接。

他们已经吩咐厨房做早餐,尽可能多样,因为他们摸不清岳清辰喜欢的是什么,怕他发怒。

岳清辰走进去,脸上似笑非笑,他拉着叶雨桐,有意无意的问:“今天我带我妻子过来,专程是帮她收拾东西的。”

他倒要看看叶雨桐在叶家的地位。

叶凡擦了汗,深感为难,他认回叶雨桐才几天,在这个家根本就没有她的房间。

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这个……”

岳清辰一巴掌拍在了桌上,声音带着些许怒意,“难道偌大的叶家连我妻子的房间都没有吗?”

林斐急中生智,赔笑着说:“雨桐一直住校,打算毕业之后搬出去,因此我们把她的房间当做杂物房了。”

“是吗?我岳清辰的妻子就只配住杂物房?”

凌厉的声音一响,叶凡吓尿了,急急回答:“女婿,您说的是哪里的话,是原来那间房太差了,所以我才会让人给雨桐重新收拾了一间房,跟我上来看看吧。”

叶凡推推林斐,他们没有退路了。

打开了靠窗的一间房,虽然比不上岳清辰的主卧,但这里还是很精致,而且到处都摆放着名贵的挂件,木讷的叶雨桐感激的看向岳清辰,这一刻,不得不说,她很感动。

她吸吸鼻子,故意说:“房间好大,原来爸爸对我这么好,那对哥哥一定也很好了,爸爸,哥哥在哪里?我想见见他,看看他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正好有岳清辰撑腰,她急切的想知道真相。

可惜话刚问完,还没等到叶凡回答,岳清辰便笑道:“行,把这些东西全都打包,虽然我有钱可以买,但雨彤说就喜欢她的旧东西,我们今天就不打扰了。”

“哎!”叶雨桐想知道答案,可是男人的脚底却跟安装了火箭一样,快步在前面走,一手拖着她。

她怎么都跟不上,她想死,她还没等到答案呢。

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误惹BOSS 或 暖妻别走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爱情白皮书》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爱情白皮书》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爱情白皮书目录预览: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第二章替补拍戏!第三章傅司年救场!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夜已深。乔以沫才刚洗完澡,纤细的手指系上真丝内衣,拢了拢后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了一眼。零点一刻。傅司年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她平躺下后闭上眼,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有欣喜有激动,也有彷徨。脑中不由得浮现白天医生说的话语——“检查报告出来了,宝宝还不到2个月,胎象还不够稳,打算留下还是流掉?”她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若我不曾爱过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若我不曾爱过你》在线全文阅读书名:若我不曾爱过你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孩子必须打掉第2章你杀了我吧第3章清白的姑娘谁会随便和男人上床第1章这个孩子必须打掉周小乔局促的攥着手里的协议,手心紧张的都是汗,却抑制不住那颗加速跳动的心。眼前的男人面容冷峻,手中捧着一杯红酒,高贵优雅。这,是她爱慕了13年的男人,一如以往,举手投足都能让她痴迷……“你怎么还不走?”一杯酒喝完,宴遇琛嫌恶的扫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小女人。“我、我不走,我签了协议的……”女孩跟他晃了晃手中的合同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爱情白皮书》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爱情白皮书》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爱情白皮书目录预览: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第二章替补拍戏!第三章傅司年救场!第一章不可以有‘剧烈运动’!夜已深。乔以沫才刚洗完澡,纤细的手指系上真丝内衣,拢了拢后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了一眼。零点一刻。傅司年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她平躺下后闭上眼,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有欣喜有激动,也有彷徨。脑中不由得浮现白天医生说的话语——“检查报告出来了,宝宝还不到2个月,胎象还不够稳,打算留下还是流掉?”她没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情有独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情有独钟》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情有独钟目录预览:第一章:就她了第二章: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第三章:解决身体需要第一章:就她了这是余霜进入夜总会的第三年。一如既往的,她和一群姐妹衣不蔽体的站在水晶吊帘之后,修长的大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抹胸的礼服根本挡不住那抹美好。耳边,是黎姐讨好的声音:“我们家最好的妞儿可都在这儿了,各位老总,大少爷,有看上的啊,就直接带走......”也不知这句话是惹的谁笑了起来,痞里痞气的道:“那可是,听说这儿是京都最好的窑子,姑娘们最紧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极品桃花运》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极品桃花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极品桃花运目录预览:第1章缺个收租的第2章新房东上任第3章美女与恶狗第1章缺个收租的“苏阳,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秃头老板眼神怪异的看着苏阳说道。这个叫苏阳的青年,秃头老板是非常喜欢的,他是酒楼里兼点心、炒锅、打荷、水台为一体的厨师,不仅做菜一流,而且几乎样样会干,手脚勤快,就是电灯坏了、水管爆了,他都照样能修好,一个人能顶三四个杂工,哪怕有人来闹事,也总是苏阳站出来解决,充当保安的职责。这样的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虐爱成瘾》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虐爱成瘾》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虐爱成瘾目录预览:第一章监狱归来第二章聚会上的羞辱第三章搭讪第一章监狱归来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沈安然木然的走出来,身后是监狱,前方是自由。她颤颤巍巍伸出手去触碰阳光,阳光洒在手上,暖暖的。她裂开嘴笑,三年了,这噩梦一般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因为没人来接,又没一丁点钱,她只能步行,一步一步走回去。路上,人们对她指指点点,她这才惊觉自己还穿着监狱里的囚衣。她习惯性地报以微笑,人们却纷纷移开目光。离军区大院越来越近,她的头越来越低。“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何以情深,何以缘落》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何以情深,何以缘落》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何以情深,何以缘落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你的婶婶第二章:谁更厉害第三章:骑虎难下第一章:我是你的婶婶上午十点。苏雅晴从医院诊室走出来,在玄关处遇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心头一震之下她紧张地躲起来。她焦灼不安探着脑袋看着那抹背影不见后,才松口气,往电梯走去。“婶婶,好久不见。”身后传来低沉的嗓音,简单的‘婶婶’两个字,让她背脊直立,连着心都在颤栗发抖。背后的视线仿若带着寒冰利箭,直直将她穿刺透彻。苏雅晴牵强堆起笑容,转身面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假面首席:宝贝再难求》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假面首席:宝贝再难求》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假面首席:宝贝再难求目录预览:第001章微信摇到了他第002章萧衍第003章被秀了一脸的恩爱第001章微信摇到了他皇朝酒吧今晚依旧像平日里那般喧哗热闹。无数的年轻男女在酒吧的舞池里恣意的扭动着他们的身体,疯狂的配合动感重金属乐曲呼喊着。整个酒吧的氛围热闹极了。酒吧的一个角落里,乔笙刚刚把她自己灌醉,她的好闺蜜苏沐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睁着惺忪的眼睛傻兮兮的对苏沐笑着,“沐沐,你怎么现在才来,我都快把酒都给喝……”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小村渔色》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小村渔色》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小村渔色目录预览:第一章船上夜色第二章爽到极致第三章丁雯第一章船上夜色大家都听说川藏公路女游客搭车的事,可很少有人知道,在海庄村也有一些女驴友或是女文青喜欢搭船前往青岛。根据村里上一辈的人说,这些女文青都是单身女,但村里的男渔民很乐意载她们,而他们家里的婆娘却极力反对,其中的原因大家都懂得。今天是秦林头一回出海捕鱼的日子,还真就遇到了一对前来搭船的夫妻。男的似乎四十来岁的样子,戴着金丝边眼镜,穿着很考究。那女的长得很漂亮,穿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山村美人香》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山村美人香》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山村美人香目录预览:第001章大王村第002章二锤第003章老赵第001章大王村天气炎热,林卫东擦擦额头的汗,提着药箱就走进了陈菊香家里的大门。今天陈菊香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说身体不舒服,他只好大中午地盯着烈日跑来给她看病。当他走进卧室,发现大热天木床上还盖着被子,而陈菊香正撅着屁股跪在被子里面。林卫东放下药箱,看着陈菊香就笑着问:“嫂子,大热天你还盖着被子,你也不怕长虱子啊?”陈菊香三十出头,模样还挺清秀,一头乌黑长发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