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小说第一宠婚:墨少的头号娇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28 8:16:5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第一宠婚:墨少的头号娇妻

第八章 不欢而散

  “请问你是向晚清的什么人?情人么?是因为这样,向晚清的那朋友季礼臣才和向晚清分手,从而导致了向晚清求救无门么?”

  记者蜂拥而至,向晚清被眼前的一切吓到,整个人呆了一瞬,但下一刻她马上想要解释,人却被顾萧挡在了身后。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她想推开顾萧,顾萧却说:“不好意思,这是我和晚清的私事,和各位无关,请各位马上离开,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请问你是什么身份?”有记者问,向晚清只觉得这些人是要把她往死角里面逼。

  “我不是……”

  “晚清……”

  “果然又走错了,不是跟你说过,房间是701,你怎么去了801?”墨司南的声音骤然惊起,把向晚清震惊的不能自已,抬头看去,果然是墨司南站在对面门那里,而门是虚掩着的,看上去他就是从对面门里出来。

  墨司南说着已经走了过来,进了门将向晚清很自然的拉了过去,轻巧的护在怀里,低眉垂眸,无不适含情脉脉。

  “我说过,容易迷路就要随时保持联系,你怎么忘记了?”墨司南的声音甘甜宛若泉水,随着他手上的动作,向晚清被带到怀里。

  此时无数的闪光灯落在向晚清和墨司南的身上,向晚清不适应,忽然转面把脸藏在墨司南的怀里,墨司南抬起手轻轻佛摸着女人的头,淡然笑了笑:“各位能否让开一点,清清胆子很小,不经吓,希望各位不要太为难才好。”

  墨司南说完眼前忽然闪开了一条路,墨司南便把她给带了出去,由始至终她都是不愿意的,但她又害怕被人误会,毕竟刚刚顾萧在房间里面换衣服,她也只能借住墨司南脱身。汇金地

  出门墨司南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转身时淡漠寻常,目光幽深:“顾总是我的朋友,这次来是要在G市发展的,我希望这次的合作是互利的,祝我们合作愉快。”

  说完墨司南转身带着向晚清走了,而此时记者马上兵分两路,一路去追墨司南,一路去围堵顾萧。

  顾风远远走来,看到整个场面失控,完全不知所措,忙着朝着顾萧走去救场。

  而向晚清已经被墨司南带去了外面。

  门口,墨司南的卡宴商务停在那里,门拉开墨司南将人安置在里面,弯腰将其安全带系上,车门推上绕到另外一边。

  “请问墨总裁,您能说下您和向小姐的关系么?”墨司南已经坐进车里,但还是被记者围住脱不了身。

  “我们在交往。网站huijindi.com”墨司南那话说出,向晚清朝着他看去,她什么时候说过他们在交往的话了,他怎么能这么说?

  “可是据我们所知,向小姐是在和季总裁交往的。”记者不要命的问题,让墨司南的面容越发平常,眼底却闪过一抹冰寒。

  他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了?

  “据我所知,季礼臣和宋家小姐在交往,而且已经有段时间了,如果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更深层次的了解一下。”墨司南不疾不徐,表情淡定。

  一旁向晚清闷闷不乐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继续下去不知道又要说出什么了。

  “各位,麻烦让一下。”墨司南嘴角动了动,记者们让开,各自争取抢先,马不停蹄的赶回去各自的杂志社。汇金地

  墨司南的车子,则一路飞驰而去。

  车子里气愤有些迥异,墨司南看了三次副驾驶上的向晚清,向晚清都是那种小豹子的眼神,随时扑过来要把他撕碎。

  好笑的是,他很期待她扑过来的样子。

  “你为什么这么做?”她说的是在媒体面前自作主张他们之间关系的事情。

  “不然我该怎么说?说你和顾萧在一起,我只是碰巧路过?”他是在帮她,这女人却不领情么?

  “你明明有其他的办法帮我,可你却弄得我们之间有什么。”虽然知道墨司南没有恶意,但她还是不能接受,语气也重了许多。

  “你是在埋怨我?”墨司南声音渐渐冷去,眼底爆发出危险气息,向晚清根本不做理会,冷然的看着他。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嫁给我真的那么叫你为难,还是说我那么令你生厌?”墨司南的车子忽然停在一旁,面色越发阴沉。

  从来没有女人这么不识好歹!

  “是,你是让我生厌!”向晚清一时气愤,脱口而出,说完却有些后悔,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哪里有给她收回去的权力。

  墨司南的脸色一沉,冷声说道:“下车!”

  向晚清没想到她就被这么赶下车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下了车她要去哪里,就是拦车都拦不到,这男人是要把她扔在人烟罕见的地方自生自灭么?

  高傲的她,她又不想对墨司南摇尾乞怜,犹豫再三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如果你下车,我就再也不会帮你!”就在她要下车的时候,身后的墨司南忽然开口,声音已然那么冷。

  但她头也不回,她也不是小狗,打一下给块骨头,他以为可以左右她,他想错了,她是不会被人左右的。

  车门推开,向晚清迈开小腿,从车里钻了出去。

  头也不回走去了马路边上,站在那里站着,一脸的清冷倔强。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墨司南随即看也不看一眼,车子绝尘而去。

  看着墨司南高调离去的车子,她知道这次她是完了,他把她就这么扔下,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被饿狼叼走,吃的骨头不剩!

第九章 他的漠然

  为了不被狼叼走,向晚清一路从高速口上面走下来,因为长的漂亮,一路上被许多司机搭讪,不过向晚清都没说话,也不指望做那些人的车子。

  等她走下来,已经把她累的精疲力尽。

  摸了摸包没有几块钱了,她只好坐公车回去家里那边。

  向晚清现在住在不起眼的小屋子里面,那里是以前家里一个佣人的地方,因为一大笔钱急用,就和家里借钱。

  佣人把家里的房契拿来作抵押,但是对那时候的向家而言,一个小屋子的房契并没什么用处,而且也不打算把这笔钱追加回来。

  向家不要这份房契,佣人说先放着。

  那时候向晚清有些调皮,就说先放在她那里,没想到这份房契却成了她唯一可去的去处。

  房契没有更名,只能坐坐抵押,没有什么法律效应,也因此才没有被拿去还债。

  而这里现在放着的最多的就是向晚清和她母亲的衣服了。

  向晚清打算回来换件衣服,身上的衣服一直穿着,再不换就要臭了。

  下车向晚清朝着住处走,结果刚到了住处便被眼前的人给意外到了。

  顾萧?

  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你……”

  “回来了?”不等向晚清说什么,顾萧便上前一步走来问她,一把将她的人拉过去,双手极其用力,要把她的手臂骨握碎了一般。

  “你放开,好疼,你弄疼我了。”向晚清从来没觉得这么疼过,挣扎着要把顾萧推开,一旁顾风站在那里不敢抬头看她。

  “你为什么才回来?现在几点钟了,你那个男人去了哪里,你们都做了什么?”

  顾萧一系列的问题把向晚清吓得不轻,抬头看他,她也一脸的气愤:“我去做了什么,和谁在一起和你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一切不是拜你所赐么?”

  向晚清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顾萧,如果没有顾萧,向家也不会落到如今的这步田地,他更没有资格来质问。

  用力推开顾萧,向晚清打算回去屋子里面,结果人刚过去,就被顾萧拉了过去,她抬起头看顾萧,打算要去说什么,顾萧一把将她搂住,低头便打算吻她,好在她的反应快,抬起手便给了顾萧一巴掌。

  顾萧的手一松,人跟着后退了两步。

  “别忘了,你是我舅舅。”说完向晚清回了住处,未免被顾萧追来,向晚清忙着把钥匙拿了出来,开了门跑进去,又把门反锁上了。

  即便如此她也吓得半死,倚在门板那里蹲在地上发呆。

  以前她是天之骄女,家里所有人都对她呵护备至,她虽然不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骄纵小姐,可也是不为钱发愁,不为生活奔波的人。

  父母都对她百依百顺,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做什么也都支持她去做。

  她是个没有金钱概念的人,可现在却要面对穷困潦倒的生活,面对母亲的巨额医药费用。

  顾萧是什么时候走的向晚清不知道,但她从门口去看的时候,顾萧已经不在门口了,她这才放心一点。

  从门口离开,去洗洗澡换了衣服。

  走了一天向晚清的脚都破了,坐在床上向晚清也不敢再动了,家里也没有药膏之类的急救用品,她也不想这个时候跑去药店买什么药膏。

  如果能这么躺一会,对现在的向晚清而言,都是幸福。

  ……

  皇城夜店

  墨司南已经很久没和大哥墨司寒见面了,这次出来应该不是偶然才对。

  墨司寒是墨司南同父异母的哥哥,从小关系就很奇特,在墨家墨司南受母亲的影响,从来不喜欢与人斤斤计较,更不要说是墨家的当家了。

  墨家以后给谁不给谁,与墨司南从来就没多大的关系。

  但是对墨司寒这个大哥,墨司南还算可以,偶尔商场见面会很客套的让对方,家庭聚会也都让着他。

  至于私下里,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差。

  和其他家庭的兄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你真的打算娶那个女孩?”墨司寒的这话让一只低头摇晃着酒杯的墨司南抬起头,目光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语气更是惺忪。

  “目前为止妈妈很喜欢,她也很合适。”

  合适?

  墨司寒的眸子陷入沉思,越发的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了!

  ……

  早上起来向晚清好好的思考了一番,现在不光是母亲的医药费问题,还有她生活的问题。

  她没有存款,以前都是用了就和家里拿,向家出事后,她的首饰以及一些值钱的东西也都给还债,现在她剩下的只有她这个人了。

  如果不去找点事情做,很快她也会被饿死,更别说是去医院给妈妈治病了。

  想到这些向晚清振作精神,从家里整理一番才出来的,打算找份工作,那怕只有微薄的薪水,也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只是接连走了三家,不是想要占便宜,就是认识她,一见面就开始奚落,她只好从里面出来。

  无奈之余她才到了商场附近,打算找一份售货员的工作做做,毕竟以前她经常出入这些地方,做起来也很容易,而且她是研究生毕业,还是有些销售心得的。

  结果……

  “不好意思向小姐,我们请不了你。”人家一见面就是这些,也让向晚清彻底无奈了。

  难道说曾经是个有钱人,今天就要被饿死街头么?

  到底是她看不懂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原本就很浑浊。

  走了一天工作没找到,反而把鞋子给走破了,再走下去真要光脚回家了。

  太累了她就想找个地方歇一会,哪知道刚刚坐下,对面的餐厅走出来一个人,她看见他便有些懊恼,什么地方不许去,非要再这里休息,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四目相视,向晚清想过离开,但这里也不是墨司南的家,为什么她要离开?

  向晚清没动,墨司南却停顿了一下,清冷的目光在她身上随意的打量,之后便一脸漠然的离开了。

  看他离开,向晚清笑的有些苦涩,他说的果然没错,最后一次帮她!

第一宠婚:墨少的头号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第一宠婚 或 墨少的头号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地狱天堂,他在人间4章

    原标题:地狱天堂,他在人间4章书名:地狱天堂,他在人间04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关历善果真说到做到,将许琳琅丢在这半山腰的破屋里整整一天一夜。他只给她留了一瓶水,防止她渴死。第二个晚上,关历善做了一场噩梦。梦里他朝许琳琅伸出手,“琳琅,我来接你了,我们回去吧。”她流着泪拒绝他,“回不去了,关历善,我们彻底回不去了。”然后一转身,她跳下了万丈悬崖。悬崖下面,是万劫不复的地狱。关历善惊醒过来,大喘粗气。他突然联想到她说的那句“以后如果我死了,你也绝对不能像这样和杨漫霓接吻。”她这是要……寻死的意思么?

  • 不胜人生一场醉4章

    原标题:不胜人生一场醉4章小说书名:不胜人生一场醉第4章指证她是凶手保镖马上通知了顾景深,顾景深抱着手站在楼下看着她:“你要跳就跳吧,不过我提醒你,这是二楼,跳下来是不会死的,只会摔断手脚,你断了手脚我是不会医治你的,继续把你扔进监狱去折磨,继续过猪狗不如的生活!”顾景深实在是太恶毒了,他的恶毒让孟子淇没有了跳楼的勇气,她害怕自己跳下去不会马上死掉,而是落到顾景深口中所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看她颠巍巍的站在露台上面不敢跳,几个保镖趁机破门而入把她拉了下来。孟子淇被保镖捉回房间,顾景深大步上

  • 情深到白首4章

    原标题:情深到白首4章小说名:情深到白首第4章小三的苦肉计时间过的太久,久到屋里的光线都暗了下去。我边哭边咳嗽,像是要将满心的屈辱全部咳出来似的。“余生,现在你相信我了吗……”我问完这句话就有点后心发凉,他为什么要通过这种方式才相信我。下一刻,陆余生就笑了,优雅的蹲在我面前,看着可笑的我,一字一句道,“信了,我信你是个蠢货……”我的脑子轰的一声响,一切坚持的信念都轰然倒塌。原来,他只是为了羞辱我……“陆余生,你这个混蛋!”我挥起手来要打他,却被他一手抓住,狠狠地摔在了一边。“顾安好,你最好别再给

  • 余生无你何欢4章

    原标题:余生无你何欢4章小说名字:余生无你何欢第4章你不爱她“看着我和容欢幸福,你一直都嫉妒,嫉妒的要疯了吧。我早该在你向我表白的时候就把你从容欢的身边踢开!不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把容欢还给我!还给我!”顾时安愤恨的呐喊着,一下又一下的扇着容欢,仿佛这样才够解气。在他的脚边散落着的是DNA鉴定书,清楚的写着她不是容简的女儿容欢,她是黎若!容欢却是震惊了,耳边嗡嗡的,只有顾时安的话在她的耳边回响。她竟不知道,黎若曾对顾时安表白过,当她回想了之后,竟觉得顾时安这几巴掌打的没错。从小到大,她把黎若

  • 终等到雪霁天晴4章

    原标题:终等到雪霁天晴4章小说名:终等到雪霁天晴第4章我只爱你的姐姐“你还敢诬陷依依?”宋堇之见慕筱姿将罪名推到夏依的身上,原本就冰冷的眼眸,更是冷了几分。“堇之,不怪……慕小姐,都是我的错,她说我仗着和姐姐长得一样,就勾引你,说我是狐狸精,我只是喜欢堇之,想要替姐姐照顾你。”夏依委屈可怜的看着宋堇之,夏依原本就长得好看,配上女人此刻的表情,真可谓是我见犹怜。宋堇之一双眼睛,猩红可怕,他回头,一把将慕筱姿推倒在地上,慕筱姿手无意中将桌上的碗挥在地上,碗碎了一地,宋堇之目光殷红的掐住慕筱姿的脖子,

  • 一寸相思一寸灰4章

    原标题:一寸相思一寸灰4章书名:一寸相思一寸灰004我能对你做什么我眼睛酸涩,感动于卫子遇的一句安慰的话。我看着魏莎难受的时候,跟她一起难受,卫子遇安慰我,是看我难受所以也难受么……傍晚,卫子遇叫我一起吃饭。这一天,张伟出现了。魏莎吃完饭后,找借口离开说晚一点会回来。我替魏莎不值,一直在骂张伟。张伟沉默,根本没有回我话,只跟我说了一句,“暖夏,你看起来最聪明,其实最傻。”我越听越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没什么,等着被卖吧。”威胁我?如果不是他那天叫了魏莎,我根本不会跟卫子遇碰见。现在好了,他把

  • 你是我心上的城4章

    原标题:你是我心上的城4章小说名字:你是我心上的城第4章我变成另一个女人那个长相儒雅又帅气的男人我是认得的。他叫伊凡,是我大学时的学长。当年我作为大一新生刚进校门的时候,就是他作为学生代表接待我的。我们关系很好,他一直很照顾我。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在看到我第一眼的时候,既惊讶又欣喜,眼神里还饱含着满满的宠溺。可是如今,我已经变了模样阿。虽然我不知道我变成了什么样,但是我想他应该认不出来我就是许易安。但为何他看我的眼神,竟然会那样宠溺?他的脸庞酷似走在他前面的那对夫妇,看样子,这对年

  • 十里桃花了无牵挂4章

    原标题:十里桃花了无牵挂4章书名:十里桃花了无牵挂第4章:羞辱“当面道歉?凭什么?我不会去的。”“宁思,你自己做过什么,还用我来告诉你吗?只是道歉而已,相比她在医院躺这么长时间,你的惩罚还不够轻?”霍景年拽着她的手,粗鲁的将人拖出去,丢到副驾驶上,又强势扯过安全带:“你要是敢下车,信不信我弄死你。”“霍景年,你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没对不起她,凭什么?”“宁思,你爱狡辩的毛病真是一点都没变呢。”他发动车子,拼命踩着油门,丝毫不顾及旁边晕车的宁思。一到医院,她再次被拽着手腕,拖到了宁萱的病

  • 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4章

    原标题: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4章小说名字: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豪门蜜爱:贴身小女佣那只强壮有力的大手还是肆无忌惮的纠缠着乔小麦的腰肢,只有乔小麦,浑身发颤,只是恐惧地看着江一行。无风,肌肤却感觉到冰冷,就如一颗心迅速地被冻结。乔小麦的头嗡嗡地作响,仿佛被一千架飞机同时掠过头顶。四周一片死寂,只听到如闷雷一般的呼吸声,仿佛有几颗心要同时跳出胸膛。她下意识地想抓一缕遮羞布,却被那双铁箍般的手狠狠禁锢,无法动弹。但是,罪魁祸首,无动于衷。被子已经卷起来,将二人彻底覆盖。他还是那么强蛮地将她霸占,形如禁

  • 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4章

    原标题: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4章小说名称: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婚然天成:腹黑首席不好惹一把夺过公证员手上的表格,在签字处写下自己的名字。“其他信息,相信皇甫总裁很清楚。”唇畔噙着冷笑,转身,大步离开。不顾自己的衣襟不整和身无分文,再在那房间里多呆一刻,她一定会窒息而亡。未着寸缕,仅裹着被单的苏乐遥走在酒店的长廊上,步履蹒跚。刚刚那一幕实在太戏剧化了,比梦还不真。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她稀里糊涂就把自己卖了。“少夫人,我送你回去吧。”不知何时流白跟在他身后。瞪着眼前俊美斯文的男人,脑中浮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