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热门小说【有你,此生足矣】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 0:13:4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有你,此生足矣

第三章:取悦他

我像疯了一样,使劲挣扎扭动着身躯,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当着女友的面这样对我?

“你个禽兽,骗子,你放开我,放开我.....”

我的挣扎和怒骂并没让赵廷健有丝毫动容,他大力的扣住我的下巴,使我不得不正眼看向他。汇金地

“我禽兽?那送你来我这里的老公,又是什么?真爱吗?”

这句话犹如穿心箭一般,伤得我体无完肤,我的挣扎就像是一场笑话。

“又不是处装什么纯,我都还没嫌弃你被陈绍睡了五年的身子,有多么脏!”

正如他的所说的话,赵廷健猛然甩开了他扣住我下巴的手,犹如唯恐避之不及我这个残花败柳一般。

那么的急促和嫌弃!

我颤抖着苦笑的唇,无谓的转过头漠然的望向他。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玷污你纯洁的身,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救陈绍?让我道歉曾经对你的拒绝,还是让我下跪忏悔我选择的错误,或者是......赔上我一条命的代价?”

赵廷健有多冷酷和残忍,早在学校时我就见识过。

我曾经最好的朋友,人家只是喜欢他而已,他不但当众羞辱人家,还把她骗到学校仓库,差点让人轮奸。

导致她第二天就没再来学校,而我也再没了这个朋友。

仅仅是喜欢就遭到他那样恶意的报复,又何况我这个曾拒拒绝过他的人呢?

我想这几年只是他没找到机会而已,不然早把我生吞活剥了吧。汇金地

“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事由她做。”

赵廷健没理我,只冷冷的对着一直在旁看戏的女人说了一句话,随即我看到女人愤恨的瞪了我一眼,拿起衣服就进了洗手间。

我忐忑的转过头,不明白他那句剩下的事是什么?

“脱衣服!”

只是下一秒,他给出了答案。

我愕然的瞪着他,不是刚才还在嫌弃我脏吗?

“瞪着我干嘛,你打扰了本少爷的性趣,难道不该你负责搞定吗?”

赵廷健毫不知耻的用手指了指他白色浴巾下包裹的某个部位,让我恨不得一脚踹上去。

“是不是我让你睡,你就答应帮陈绍。”

来都来了,有什么没预想到,我已经没什么好去计较的了。

本来还一脸惬意,看我笑话的赵廷健忽然像吃了炸药般,伸出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我,一刹那几乎要被掐断了气。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都说了你没那么贵,先取悦我高兴了,什么都好商量,不然.....你就等着他去死吧!毕竟我动动手指,他可不是只坐牢那么简单!”

猛然松开的手,让接触到新鲜空气的我,猛烈的咳出了声。

他就是个魔鬼,明知道我哪里疼,就戳哪里,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这时换完衣服的女人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赵廷健忽然对她招了招手,女人急忙欣喜若狂的走到他身边。

“告诉她,我喜欢女人在床上怎么取悦我。”

或许没想到是这样的话,女人高涨的愉悦瞬间没了影,垮了半张脸的她,不屑的恨了我一眼。

“键哥,这个女人也没多好啊,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还不知道床上功夫怎么样,你干嘛要她不要我?”

我从未想过我会像个商品般,被人这样的评头论足,还要像个妓女般讨论我的床上功夫,那种屈辱我想这辈子我都无法释怀。

“因为你.....永远都不是她!”

我想我幻听了,因为赵廷健说这句话时,口吻里居然没有刚才的冷漠和不屑,甚至还带着淡淡的伤感。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毕竟你老公不是陈绍。”

紧接着的一句话,差点让我自嘲的笑出声。

果然......是我的错觉,他恨不得无时无刻不在我心尖上插刀子,又怎么会来什么伤感。

“也不知道键哥看上你什么!你最好机灵点,健哥可不是那么好伺候的,毕竟他那儿.....很多女人都吃不消。”

女人轻蔑的耳语响彻我耳边,让我刚才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几乎消失殆荆

随着女人离开的砰的关门声,我的心也随之跌入了谷底。

我不是妓女,我只是个想拼命救自己老公的女人,我到底错在哪呢?

是了.....错在了选择!

这就是赵廷健对我的报复,看着我的婚姻走入万劫不复,看着我的自尊践踏在他脚下,看着我......后悔当初选错了男人。

“还愣着干嘛,脱埃你不会以为,你这样站一整天我就把200万给你老公吧?”

我没有说话,颤抖着手开始一颗一颗的解纽扣,犹如一刀一刀自残在我身一般,解得滴血,痛得麻木。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不一会儿,我一丝不挂的站在赵廷健面前,抖动着瑟瑟的身躯,犹如惊弓之鸟般,环绕着双手遮挡着我的私密部位。

“继续!”

还要继续什么,我大脑一片空白,茫然的望向那个用着阴鸷眼眸看着我的男人。

“你不会还要让我来教你这个做了人家五年老婆的人,怎样取悦男人吧。”

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取悦,至少陈绍不会这样羞辱我。

我战战兢兢的走到床边,紧咬着唇埋着头,连看向赵廷健的勇气都没有,只能伸出抖嗦的手去解他的浴巾。

“啊......”

一个大力的拉扯,我光溜的身躯整个的跌落在赵廷健健硕的胸膛上,而耳边传来他低沉而又嘶哑的声音。

“吻我,莫珊珊......”

我恍惚又幻听了,他的声音就像是种蛊惑,我闭上眼吻上了他的脸,却被他捧住我的脸颊,触碰到了他的唇。汇金地

就像席卷一般,他侵略着我唇里的一切,疯狂而又暴力的动作,撕破了我的嘴,我疼得惊呼出声,想推开他。

“你不是逃了7年了吗?最后还不是主动爬上我的床,给我操!你他妈选择的好男人,要用你的身体来救命,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莫珊珊!”

赵廷健像疯了一般,在我身上啃咬抓扯,不管不顾我的哭喊尖叫,最后板过我的身体猛然一个挺身。

“啊......”

我几乎觉得我的身体要被撕裂开来,除了痛还是痛,就连和陈绍第一次也没那么痛。

“这么紧,看来陈绍也不怎样嘛。”

每一下撞击伴随着赵廷健羞辱的话,都让我的身心伤得体无完肤。

但他却像永远都要不够一样,疯了一般驰骋在我身上,直到我彻底晕了过去。

第四章:屈辱合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醒过来,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赵廷建便把一沓纸“啪”地一下子砸在我的脸上,声音清脆。

我急忙起身,顾不得自己此时此刻还是身无存缕的模样,迫不及待地翻开了那份文件,头顶的“劳动合同”四个字分外引人注目。

“把他签了吧。”

赵廷建就站在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地方,表情淡漠地倚着床头,不是商量的语气,是命令。

“你什么意思?”

直觉告诉我,这份合同里一定有阴谋,我又翻了两页,果然看到了一条重点。

“乙方在合约生效期间,必须对甲方的传唤随叫随到,且必须无条件满足甲方雇主的所有要求。”

无条件满足他的所有要求?他到底想要干嘛?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因为愤怒而颤抖不已的身躯,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

“签了他,你老公就会没事了。”

他嗤笑一声,接着淡淡说道,“不然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能够一次两百万?”

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羞辱了我好几次,只是如今要被逼着签下这份合同,我的脑海里对这种恶意的羞辱已经麻木了,满脑子都是各种猜测。

原来他的终极目的,是这份合同。

他是多了解我的性格,陈绍亏了钱,他就知道我不会丢下他不管,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来酒店,所以就看着我一步一步走进他提前布好的陷阱里,然后跳下去!

酒店里的空调温度很适宜,然而我却仿佛掉进了寒冬腊月的冰河里,浑身上下透心凉。

这个男人……太可怕。

一种无能为力的绝望感顿时袭上我的心头,可是我并不想签这份合同,我还想再挣扎一下。

“可……可是你不是说了,只要我陪你睡了,你就放过陈绍吗?”

我咬了咬唇,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虽然我心里对他没有一丝好感,但是我还是抱着一点渺茫的希望。

“我说了你没那么贵!你以为你有多值钱吗?不过是被人用过的破鞋,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果然……

我苦笑一声,刚才的那番话已经再次激怒了他,他俯下身来靠近我的脸,笑容邪魅。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却被他拽住了我的胳膊,手臂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我眼泪都飚了出来。

“疼……”我轻呼一声,他果然松了点力道,不过手却因此放到了我光溜溜的后背上。

被他这样一摸,我原本就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变得更紧绷了,然而更该死的是,他的手还在缓缓往下游走,吓得我想要大声尖叫。

背部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像电流一般,一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感觉自己好像快哭出来了,只好恳求他。

“别……求求你,不要这样……”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收手,反而把脸凑得更近了,他灼热的呼吸喷到了我的脸上,我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睫毛划过了我的脸庞。

像是认命了一般,我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然而等了许久,等来的却是一声嗤笑。

“你以为我会吻你吗?莫珊珊你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有些期待呢?”

“我那么有钱,又比你那个不争气的老公帅气得多,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后悔当初的选择了?嗯?”

他顿了顿,继而邪魅地笑着靠近我的脸,一字一顿地补充道,“可惜……你不配!”

我原本就无比委屈的内心,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一下子崩溃了。

又一次,被他愚弄。

他的手忽然松开,像是扔掉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我毫无防备地倒回床上,脑袋不小心在床头柜上撞出了一声闷响,疼得我眼睛发黑。

过了半晌我才缓过神来,麻木地抹了把脸上那片冰凉的眼泪,叹了口气之后,飞快地签好字,然后开始穿起衣服来。

我只想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赵廷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他并没有为难我,只是在我离开之前,他再次叫住了我的名字。

直觉告诉我,不可以违背他的命令,否则我的下场会很惨,所以我选择背对他静静站着,等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但是他没有说一个字,只是径直走到我身后,将我的身子扳了过去。

“抱我一下。”

嗯?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种无比伤感的情绪。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这么嚣张跋扈的人,现在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

我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故作镇定地盯着他,害怕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但是我仔细去看他的脸,那张脸上的认真神色,不像是有要藏什么阴谋的征兆。

赵廷建这是要干嘛?继续找个机会羞辱我吗?

我怕他万一突然改变了想法不让我走,就呆在原地没有动。

我不想再被他羞辱,虽然我的自尊已经被他全部践踏了。

果然,过了片刻,他又回复到了原来那副痞子模样,让人看着恨得牙根发痒。

“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嘛,你那么脏的女人,你难道还以为我会对你有什么其他想法吗?哈哈……”

“好了,从今天开始,我只要找你,你就必须出现,听见了没有?不然陈绍可就死定了!”

我真想把包砸在他的脸上。

气急败坏地推开他,我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酒店。

有你,此生足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有你 或 此生足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背离10章

    原标题:背离10章书名:背离第10章:没有感情“先生好,太太好!”突然,从别墅后面跑出来了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阿姨,毕恭毕敬的对着祁言默与陈均瑶喊道。“您们来得时候有点早,很多事情我还没有准备完,刚刚在后院听到动静,我就出来了。”阿姨解释道。祁言默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我也是刚刚办完事就带她来了。”他又回头对陈均瑶介绍着:“这个是从小照顾我饮食起居的阿姨,叫云姨。”“嗯,云姨。”陈均瑶点点头,生疏的打着招呼。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云姨却觉得陈均瑶格外亲切,热情地回应着:“太太,您别客气,我之前总是

  • 机智萌宝:妈咪,乖10章

    原标题:机智萌宝:妈咪,乖10章书名:机智萌宝:妈咪,乖第十章新家在咖啡厅坐了足足五个小时,东方弘才接到修锁工打来的电话。“好了吗?嗯,好的。”东方弘挂断电话,看了一眼简艾,“走吧。”声音浅浅,简艾觉得他心情应该很不错。简艾站在自己家门口,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这真的是我家吗?”房间里大件家具全部换新,所有的东西整齐的排列着以及进门时那需要刷脸的门锁。看了一眼东方弘,见他肯定的点头,简艾这才抬步跨了进去。沙发是软的、电视机是新的、家是整齐的……“谢谢你,东方弘。”简艾内心突然升起一股说不出来的

  • 曾许爱情不可欺10章

    原标题:曾许爱情不可欺10章小说名称:曾许爱情不可欺第十章:开始反击陆明听了,略微笑了笑,他倒是不生气,继而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程思鸢。“呦,这位美女是?看来,咱们的霍总又换口味了,嗯,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陆明缓缓走近程思鸢,仔细看了她几秒钟,继而转身看向霍向庭,言语中尽显轻佻。霍向庭没有说话,只是依旧沉着一张脸,看着程思鸢。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阻止,或许,她刚才的那般冷漠,让他心底有些不快。“这位先生,请您自重,初次见面,还是希望可以给彼此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说话的人是程思鸢,面前的这个男人

  • 逆袭影后:总裁缠上瘾10章

    原标题:逆袭影后:总裁缠上瘾10章小说名:逆袭影后:总裁缠上瘾第十章威胁手中的文件碰地一声掉在地上。苏皖心中倒是意外地生出一种果然如此的想法。怪不得昨天徐言之没有提到彤彤的事情,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是了,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您不看看吗?”秘书先生蹲下身拿起了文件再次塞到苏皖的手里,他说得轻描淡写,面色十分嘲讽。苏皖把那叠文件扔到了茶几上,只是冷漠地说道:“不需要,我不会对外说的,那孩子永远都是我的,你让一让我要出门了,还有工作。”秘书先生闻言很痛快地让开了身,只是在苏皖走到门口的时

  • 逐爱10章

    原标题:逐爱10章小说名字:逐爱第10章听听我的条件许安歌慢慢走到舞台中央,她依旧穿着那身白色礼服,落落大方的站在台上。她像一只高贵的金丝雀,等待能够把她捉住的牢笼。许安歌看向台下,心里莫名有些紧张。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到钢琴前面。一个转身,她曼妙的身姿又引起了全场的喝彩。许安歌在钢琴前坐定,彩色的灯光霎时停下,只留一小束白光停在她的身上。她精心准备了今晚的节目,她慢慢抬起手腕,指尖随意在钢琴上跳动。将近半个月都没有金主出到她理想的价位,她将自己烦躁的情绪全部发泄在钢琴上。起承转合之中,她恨不

  • 农女倾城:相公轻点宠10章

    原标题:农女倾城:相公轻点宠10章小说:农女倾城:相公轻点宠第十章兔子急了也咬人安茯苓后半夜的思绪在一片困顿的睡意里眠去,第二天一早起来早已是艳阳高照,身旁的宁承烨也早不见人影,不过外面大屋的木桌上却摆放着还热气腾腾的馒头稀饭。安茯苓心头一暖,虽刚嫁为人妇初来这世道,也间揣着不安和疑惑,一直到直了花轿都还不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但新婚遇上钱家闹出来那一桩事后安茯苓反而安心下来了。她终究是要在这个世界里安根了的吧,虽然那个宁承烨自己还不太了解,当初也不过是在情急之下才出那下策嫁人,但没想到跟这宁承烨

  • 爱上你,伤了我10章

    原标题:爱上你,伤了我10章小说名:爱上你,伤了我第10章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电话里,田芳的声音依旧是气势汹汹,而且越说越气。面对母亲没由来的怀疑和质问,林斜阳一颗心堵得难受,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从没告诉过家里,自己在陆家到底受了什么委屈,遭了什么罪,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如果说陆家是一棵高耸入云端的大树,那么妈妈和弟弟就说紧紧攀附在树上的寄生虫,疯狂而贪婪的渴求着,拼命吮吸着树上的营养。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对家里可以说是百求百应,就算再怎么没钱,也会想办法满足他们,却也因为这样,他们越来越贪婪,想要的就

  • 腹黑公子爷:丑女不承欢10章

    原标题:腹黑公子爷:丑女不承欢10章小说名字:腹黑公子爷:丑女不承欢第9章父子为她争执刚出了玲珑阁,轩辕擎天便把管家叫到了书房。此刻,他神色严肃的看着管家,皱眉问道:“昨晚九儿回来,究竟发生了何事?你务必原原本本的告诉本相。”轩辕擎天一向精明,又对凤九那姑娘如此重视,管家忠叔知道瞒不住了,也就把昨晚轩辕绝逼着凤九跳湖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听完后,轩辕擎天气的用力一拍桌子,气得横眉竖眼:“这个混账东西!怎么老是针对凤九!”管家连忙上前劝慰:“相爷您别生气,此事怕是有些误会,公子不是那种胡来的人。”“

  • 倾城已故,云时花开10章

    原标题:倾城已故,云时花开10章小说名称:倾城已故,云时花开第十章原本死的应该是我安如风斜倚在车门,一手插在西裤的兜里,一手无意识的转着手机。自从挂了电话,他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半个小时后倾城站在了他的身前。“五年不见,安少都学会冥想了?”浅笑的声音,依旧是记忆中的味道。浅色的牛仔裤,米白色的真丝衬衣,如海藻般的长发,精致小巧的脸只化了简单的妆容,却足以秒杀了娱乐圈中的一线明星。“我只是太过沉醉…你的美貌了。”轻佻的笑意,轻佻的话,连带着张开双臂等待拥抱的样子,都是那么的…欠揍。不过,倾城终是

  • 透视小神医10章

    原标题:透视小神医10章小说名:透视小神医第十章流氓医生王峰高虎雄得知王万山喜欢古玩玉器,特地聘请了一名古玩专家在江城文化街花一百万买了块翡翠,亲自来送给王万山。锦盒开合的瞬间,一道耀眼的绿光一闪,肖志远的眼前再次白光一闪,锦盒慢慢消失,露出了里面的真容。好漂亮的玉石呀!肖志远看见,这只用黄花梨雕刻而成的精美锦盒中,安静的躺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绿色美玉。一种极其温润的气息透进了肖志远的脑子里,几乎同时,丹田中那道真气莫名其妙微微波动了一下,一缕缕肉眼看不到的绿色气流透出锦盒缝隙,如同缕缕青烟,被吸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