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帝都生存攻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 20:04:1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帝都生存攻略

第一章 祖母的幺蛾子

“那边准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大清早就打发人来唤人过去,怎么这么闷?把窗户打开,炭还没有烧起来吗?到底是那个笨蛋……”一身紧身妆花缎的贝儿大步走进来,带进来一阵风。汇金地门外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雪堆积着老高,海棠树被雪压弯了腰,雪沫儿翻飞,屋子里的热气被吹散,混合着香的味道,弥散进房间。

顾惜惜支起头靠在床上,书放在胸口处,她微微的闭着眼,贝儿走进来卷起帘子问,“快到辰时了,大小姐是否起了?”

“恩。”她抬起手按了一下太阳穴,“雪还在下么?”

“是,下了一整夜。哎,这么大的雪,今年又不知道要闹出点什么?”

顾惜惜将书放在了枕头边,起身来,丫鬟将衣服递过来,顾惜惜一件件的穿上,最后将海棠色的袄子也裹上了身,结果递上了热帕子,她就着铜盆里的水洗了脸,走到了妆台前坐下,由着司琪给她盘头发。

司琪的手艺很好,轻柔而灵巧,一会儿一个斜髻就疏好,年轻好动有不失稳重。顾惜惜觉得很喜欢,笑了笑,看着镜子印出了一张漂亮的脸,她的头微微一抬,竟显风华。

“老太太就会折腾人,知道大小姐前两日身体不爽,还把您大清早的叫起来,这不是存心找茬吗?”贝儿端了早点放在桌上,“有您爱吃的红豆粥。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嬷嬷什么时候回来?”

“嗯,应该就着两日吧。”

顾惜惜心里有事儿,喝了两口就让人撤下,看看一边更漏里的时刻,“收拾一下,我们去见老太太。”

“是。”

路已经被清理出来,只是湿漉漉的,一脚踩下去,泥便沾在鞋上,顾惜惜微微的皱起眉头。贝儿撑了伞,遮住了雪,可雪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很多落在了披风上。

刚出院门,就看着个丫头鬼鬼祟祟,一看着他们就沿着墙角逃的不见踪影,贝儿却认出那人,咬牙切齿的问,“那不是斯琴那贱蹄子,昨晚又上哪儿浪荡去了,看我去揭了她的皮。”

顾惜惜抓着她,看着前边,“走吧。说明huijindi.com

走出棠院还要穿过中庭,往西南一点,才到了老太太的住着的院子。老太太自称信佛,院子名曰,兰因。

院子前种着两颗如同芙蓉花的野树树是老太太花了大价钱从寺庙请回来的,不过她看来,这种树珍贵与否尚且不伦,顾惜惜觉得在别的山头就见过不少,不少平民将之砍下来当材烧。

因为冷,门房也不知躲在了哪儿,她径直走进去屋,正准备掀里间的帘子,里边却传出老太太的声音,“这惜惜啊,眼看过年就是十八了,那位也快二十五了,亲事的事一点都不提,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你也不去问问吗?”

“儿如何去问?”

“怎的不好去问,你去觐见一下皇上,就说,这两家的亲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么拖着,算什么事儿,既瞧不上惜惜,那就一拍两散算了,咱也好重新给她找个新人。不过话也说回来,淮阳王这样的一位妙人,没对亲事上心也说得过去。要不是那丫头手里有两个银子,谁还看的上她?”

“娘啊!”

“知道了,她就你的心头肉,骨中血,不过你告诉你老娘我,淮阳王当初借口说等惜惜及笄成亲,这一及笄了,竟然又要说要为郑太妃守孝,我们这儿的规矩这哪儿有父亲在,即使这个父亲是皇帝,怎么能让孙子给一个庶祖母守孝二年的道理?何况我们这位高高在上的姑爷啊,足足二十有五了。”

屋子里短暂的沉默,顾惜惜眉间有几分不愉,老太太的声音又想起,“要我说啊这淮阳王玉人一样的人,又得陛下疼爱,听说将来可是要天生人的位置,哪儿瞧得上一土妞,不过谁叫苏家的银子海了去,娶她一个,这辈子就不愁吃穿,不过你说皇帝的儿子也稀罕那点女人的嫁妆,这做人做到这份上,也是……”

“娘,慎言!”顾向河忙制止老太太的话,“皇家的事情,岂可如此口无遮拦。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是,知道了。也是,你也不用担心,你这闺女让人占不了便宜,瞧着吧,你这闺女不声不响的,其实她才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这么多年守着那么多银子,任谁沾了半点便宜,我还是她亲祖母呢,不对,她一奶同胞亲哥哥也没不得半分……哎哟……想起我就心疼,我那可怜乖孙儿啊,这么大的雪,你怎么就同意他出门,好好的公子哥,说什么历练,找个媳妇,生个重孙,继承我们顾家的门楣的才是责任——阿长……”

“老太太。”

“你问问,我们这位大小姐什么时候能来,也亏得是我们这样的家族,别的家族都是要早晚立规矩的。”

“母亲。”顾惜惜出声道,“惜姐儿身体不不爽,前两日刚请过大夫,这大冷天的,你怎么?”

“哎哟,你以为她能吃亏吗,谁知道真的假的……你也看看她是谁教养出来的女儿,有那么一个娘,还能奶出一个狗犊子吗?那是名满天下的苏镜苒啊,能干出休夫事情的人呢,也是,那是多彪悍的母老虎,苏家兄弟姐妹那么多,越过兄长成为一家之主,把兄弟姐妹都制的服服帖帖的人,是傻子也敢小看的人呢。”

屋子里的炭火噗嗤的爆裂一声,吓了两人一跳,老太太挪动一下裹着厚厚衣衫的干瘦身体,她年轻的时候也是绝色美人,哎,岁月无情……

顾向河久久无语,突然呼出一口气,“娘,惜姐儿她娘都已经走了七八年了,人死为大,您何必对往事耿耿于怀。”

“我耿耿于怀,这几年你是把那事儿给忘了呀,她跟你和离那事,闹的跟翻天一样,你还差点被你老子打死你都忘记了啊。帝都生存攻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还有啊,那几个收拾她嫁妆的婆子你知道多恶毒啊,连我脚上穿着的袜子都拔下来给带走了!儿啊,您可不止她顾惜惜一个女儿,老三老四你也上点心,还有我的大乖孙,怎么的也要娶个公主回来才行,这件事啊,到底啊,还是你,眼看你儿女都大了,亲事难道要你一个男人去操持,把那女人给我忘干净了,娶一个女人来当家做主才行。”

屋子又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又想起老太太的声音,“前些日子见了你婉姨娘的家七姑,嫁过去没两月的就死了丈夫,是个好的,那丈夫根本就没沾过她的身……”

“大,大小姐!”

阿长一掀帘子就看着顾惜惜,吓了一跳,怔了一阵才叫出声……

屋子里的两人顿时没了声,顾惜惜走上去,穿过阿长忙卷起的厚重的帘子走进了屋,站在两人了两人跟前。

“来了就进来,躲在门外偷听,也不知是哪一家的家教?”

顾惜惜径直在一侧的椅子坐下,抬头老太太,“我刚来啊。啊,或许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的?”

“咳咳……”,顾父微微咳嗽一声,问道,“最近天气冷,你身体不好,待在屋里注意保暖,若炭不够,便让人买。”

“知道了,父亲。”

“哟哟……父亲,连爹都不叫一声,害怕别人不知道你什么出生,跟着人家叫两声父亲就能抬高你的身份。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老太太叽叽咕咕两声,端起了茶几上的茶吃。

虽然是亲祖母,顾惜惜也忍不住对其尖酸刻薄厌恶,嘴角微微一抬,笑着道,“我阿娘说,早晨喝茶对胃不好,老太太可要注意些,会生病的。”

老太太是狠狠的哽咽一口,狠狠的瞪顾惜惜一眼,“别跟我提你那不长进的娘。”

顾惜惜一脸无奈,“哎,这么多年还记着我阿娘,看来您真的很不舒心,不过人死为大,您就稍微宽容一下吧。”

眼看老太太就要气炸开,顾向河赶紧出声打岔,“这里没什么事了,既已看过你祖母,就回去吃饭吧。”

“刚来,我想再坐坐。还想求着老太太也赏我一口茶。”

“咚咚!”老太太抬起手就捶了两下胸口,“我到底是做什么孽?!”

顾惜惜一脸担忧的眼神,“看吧,我就说不能吃,您还吃,有反应了吧。不过老太太不用怕,我认识的那个王太医,要不请来给你看看,医术没的说,就是有点小贵,不过咱们顾家是什么人,经常数一数二的人,就是天天吃人参也就那么回事儿,老太太的私库里,只怕百年的人参都好几斤,什么时候也拿出点,让我们不肖子孙沾沾老太太的光。”

“别跟老太太贫嘴。”顾向河打断她的话,老娘吝啬成性,只进不出,让她拿人参除非杀了她,何况她只是将军府妾,娘家也无根基,并无进项,手中并无多少继续,眼红苏氏留给女儿的嫁妆不是一天两天,要让她拿出点什么,无异于挖肉,可再不济,那也是自己的老娘,顾向河道,“老太太身子好着了,不许胡闹。”

顾惜惜将双手笼在衣袖中,歪着身子靠在椅子上。没有说话,可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屋子里突然陷入沉寂,只有炭火爆裂的声音,顾向河叹息一声,这对祖孙上辈子必然都属鸡的吧,二人相互看不顺眼,见面就顶嘴,一个老娘一个女儿,他夹在中间,真有点难为。

第二章 人傻、钱多

 “卯时末老太太就派人叫我过来,到底什么事儿?应该很重要吧。”

“阿娘……”顾向河果然沉下脸,叫了一声,“你不知道惜姐儿前两日身体才……”

“不知!”老太太从椅子上直接站起来,哈哈的笑了两声,“我叫她干什么,许是你听岔了,我们家现在还有谁能让她挪一下贵体的人吗?”

“哦,那定是有人传错话了啊,不过没关系,反正孝敬老太太也需要子孙孝敬的,起的太早,我还没吃早餐呢,也赏我两口陪着你吃一顿。”

“我还想留着命呢,得得得,你的孝心我知道了,赶紧走!走……”

“哎!”顾惜惜惋惜一声,“也是,老太太的这里的饭菜是老年人吃的,确实不太合年轻人的胃口。”

老太太,“……”

顾向河伸手抚摸住了额头。顾惜惜也怕再呆下去会把老太太给气出好歹,起身活动一下手脚,“那我改天在过来看望祖母……”

老太太使劲挥手,“走,走!赶紧!”

“祖母还真是特别无情了!”

“好了……”顾向河抬起手,“您二位都少说一句吧。”

“哼……”老太太扭头就走进离间。

顾惜惜转身往外走,顾向河送她到门边,“路上湿滑,小心些。”

“知道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想要说什么,终究朝着她挥了挥手,“走吧。”

顾惜惜走到门口,他却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她想那年繁花似锦,海棠红艳,他是不是就被她母亲的那一双眼睛所迷惑?至一身所误!

手炉还留着余温,她却觉得冷,院子里的梅花带着一股寒香而来,她凝望满地的雪,微微的吐出一口气,她的父亲,懦弱,颓废,憔悴,似乎永远的沉醉在一种说不清打不明的情绪你无可自拔,这样的他当年到底是怎么样的风姿才能让她那绝代风华的高傲的母亲委身于他。哥哥的姿容秀美,誉满京都,他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是风华一时的翩翩公子,可惜,今非昔比。

“小姐?”

“走吧!”

走到廊下碰见三姨娘母女迎面而来,两人大约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呆滞一般的站在那儿。三姨娘穿着烟霞色的裱子,肤色得有点黄,干瘦而高挑,只是离美人还有点距离。她眯起眼打量,这样一个低贱,庸俗,与她阿娘云泥之别的女人竟能在她阿娘怀着她的时候爬上她爹的床,真是不容小觑,不过,他爹的眼神显然也不怎么样?看她给她女儿顾莲玉的衣服,竟不知古人有恶紫夺朱之言,紫色的袄子确实将顾莲玉的颜值狠狠的拉低了一大把。

不过就她看来,即使如此,顾莲玉的颜值也应该是高于三姨娘许多的,所以,不得不推论出顾向河年轻的时候的颜值确实不低……

三姨娘很快反应过来,忙满脸笑着上前问候,“这天这么冷,大小姐怎么出院子来了?身体好些了吗?莲玉,瞧,你姐姐可都来拜见祖母了,您怎好意思还缩在被窝里不起来,呵呵……”

比起这位有心计的三姨娘,她的女儿顾莲玉却差远了,简直没学到三姨娘的半点心机与隐忍,满脸毫不掩饰对顾惜惜的不喜,站在廊下,高扬起头,一脸不削的样子。她不动,三姨娘就有点尴尬,赶紧推了她一下,她及不情愿有些不情愿的朝着她敷衍的福了一下,“大姐姐,早。”

“不早,刚好。”

“还没睡醒了?大小姐别见怪。”三姨娘解释。

“小孩子嘛,长身体,多睡睡也无妨。”

“谁是小孩子了,你天天睡到午时也没人说了一句吧?”

“不许对大小姐无礼。”三姨娘忙赔笑问,“小孩子不知轻重,大小姐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睡到什么时候倒也无妨,反正事实上我也就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丫头,可你不是啊,你有娘。”

三姨娘的脸仿佛被打了一巴掌,不敢再接话,赶紧岔开话题,“不知道大小姐收到了请帖吗?南苑郡主派人给莲玉送了请帖来,邀请我们莲玉去赏梅,若是到时候大小姐得空,不如一起去玩?”

“啊,听说了妹妹与南苑郡主颇多交情,能被邀请应该是里所应当的事,妹妹真是了不起的人,京城有几个能入郡主的眼。”

“妹妹出息了,姐姐自然也有面子。”

顾惜惜忍不住想要笑了,真是一脉相承,得了一点志就恣意张狂,她慵懒的一笑,“啊,是啊,不过恰好这回郡主我也成其座上宾,我啊,跟南苑郡主一项就没什么交情,请我去做什么……真令人费解?啊,费解……”边说着便朝着大门走了过去。

“什么?座上宾?”等顾惜惜出门,顾莲玉的脸色微微发白的死死的拽住了三姨娘的衣袖,“南苑郡主以前诗酒会从不会请她,这次为什么会?阿娘,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是淮阳王要娶她过门了吗??”

“我,我也不知。”

“哪个村姑,果然就是有娘生没娘养……”话没说完就被三姨娘推了一把,阿长站在门口,顾莲玉的脸瞬间爆红,惊慌失措的低头。

阿长微微欠身,“您二位来了吗?老爷也在里边。”

顾莲玉脸色一白,死死的抓住了三姨娘。

三姨娘也怔了一下,忙走上前,退下将手中的银手圈塞给阿长,“我们三姑娘只是还没睡醒了?”

“姨娘,里边请吧。”

顾惜惜一路走来,众人纷纷避让行礼。她的脚步有点快,海棠色的衣裙在雪中格外耀眼漂亮,不过气势冰冷,贝儿也有点跟不上。走入海棠院的时候下人正在扫雪,几个丫鬟相互的打闹着,掀起一阵阵雪沫,见了顾惜惜全部停下来,恭敬的站在一侧。顾惜惜走到廊下,门口的丫头已推开门,她直接跨进去。

屋子里暖和了很多,顾惜惜也不等丫鬟来丢掉了披风,抬脚直接一脚踹飞了挡路的是的凳子,“什么东西?出息,面子,给她两分颜面,就觉得自己要上天了,哈……”

“小姐何必与她们生气。”

“生气?值得吗?”她坐下,“南苑郡主的请帖拿来瞧一下?”

“您怎么知道南苑郡主会送您请帖?”

“因为我人傻,我钱多。”

贝儿,“……”

第三章 吝啬劲

请帖用最贵的蓂江纸所做,印着漂亮的花,字用金粉写,似乎是南苑郡主亲笔所写,庄重而漂亮,她坐在火炉边,炉火燃烧的正旺,嘴角一笑,手一松,请帖直接掉进火里,火苗一下子窜起来,贝儿一惊,伸手欲捡,她却道,“准备五百两银子吧。”

“银子?为什么不是银票?”

“你不觉得银子更有质感吗?”

贝儿,“不嫌重吗?”

顾惜惜点点头,“也是……那就选银票吧,对了,还有衣服!”

“是!”

贝儿取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顾惜惜让她忙,自己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屋子里燃气了香,顾惜惜靠在了椅子上,她闭目养神,想起的往日情景,海棠花开,阿娘在花间跳舞的,美的如同仙子一样,她坐在舅舅的肩膀上摘果子,好大的一个,她想起了靖州河,她与几个孩子一起划船比赛……

啊?

顾惜惜记起来了,她是见过父亲年轻的时候的模样的,那个时候,他在明楼的牌坊外,嬷嬷牵着她从高高的台阶一步一步的走下来,她看着他,白衣白马,风姿卓绝,手中还带着漂亮的剑。他看着她,陌生又熟悉,蹲下来,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久久才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搂在怀里悄声问,“你阿娘,好吗?她还是不愿再见我?”

她又想她阿娘刚走那会儿,十六岁的少年,冠盖精华的哥哥跪在他阿娘的灵位前,消瘦而憔悴,他拉着她的手,搂在在回怀里,“阿妹,往后我会护着你一生……”

往日情景从脑海略过,炽烈的疼痛从心底蔓延,她几乎快窒息,头顶飘了一声“大小姐。”打断她的思绪。

她微微的眯起眼看,司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边,她低眉顺首小声的询问,“这么大的雪,我想回家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请个假?”

“你不是应该回去过了吗?”她摇了一下椅子,朱唇亲启,笑着问,“从昨晚就一直没见你,一晚上的时间,你难道不是回家,而是去了什么地方吗??”

她笑着,司琴却浑身瑟缩发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我……我……”

直到外边的丫头隔门报,“大小姐,天香阁的大管家来了。”

“哦,让她进来。”顾惜惜侧头看着了她,“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先出去吧。”

司琴遍体生寒,看着顾惜惜起身走到了妆台前,将歪掉的珍珠簪重新插入发髻,赶紧退出来,站在廊下,冷风一吹,心都抖了。香衣阁的大管家并着三个使女走进来,眼神瞟过她,她又觉得冷了两分,她死死的拧着帕子,越发手足无措。

“杵在这里干什么?不去泡茶?”贝儿从外边进来,一身雪。她眉眼一抬,身子一扭,十分不情愿,“茶房的事情是司棋管着呢?”

“还有脸废话?!”

贝儿呵斥一声,她吓的一怔,脸色一僵,脚软的差点摔在地上,赶紧低头走去茶房间。

进了茶房,突然就来了一个气,抓起茶叶狠狠的丢进茶壶,心里怨毒无比。院子你的二等丫鬟荣欣进来,讨好的笑,“姐姐需要帮忙吗?”

司琴将葱绿的绢丝手绢一撩,指着茶杯道,“那个裁缝又来了,也不知道司棋那丫头去哪儿了?这不,我们那位副小姐使唤我泡茶来了。”她将茶杯翻过来,十分嫌弃的撇嘴道,“自以为跟在主子身边就高我们一等,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比我又高贵哪儿?”

“司棋姐姐回家了您不知道吗?大小姐亲自准的,还送了好几匹缎子,派了王四亲自送的。”

“什,什么?”她使劲的拧住帕子,咬牙切齿的道,“我就知道这死妮子才是不咬人的狗。”

荣欣将水倒入茶壶,一起放进托盘,小声道,“另,大小姐还一人发了五百钱,让人多买两床被子呢。”

“什么?”司琴伸手按住她的额头,“五百钱就把你给收买了啊?没出息的东西。”

“是,我们都没出息。”

“知道了。”她整理一下身上水绿的缎子衣服,努力压住自己的怒气,转身端起茶到了正房门口正要正要进去,贝儿却拦住了她,伸手接过茶,“去忙吧。”

她气的一甩手帕,转身就走。

……

屋子里很暖和,海棠色的袄子已经脱掉,露出里边鹅黄的夹衣,大管家一进来就听着顾惜惜清脆的声音,“正要寻人请大管家呢,想不到大管家就来了,真巧。”

“是吗?看来我来的真是时候。”大管家一脸笑,悄悄打量一下房间,古色古香,优雅别致,不见奢华,竟显雍容,

桌上摆着十来套衣服,全部华贵无比。

“真漂亮。”

“好衣服自然都是大小姐您先挑的。这不,我把我们店里最流行最好的都给大小姐带过来了,绝对保证品质。”

贝儿将茶放下,冷哼一声,“大管家真是吹牛从不怕破,上次卖给我们小姐的衣服说独一无二,走出去就跟一七品官的外室撞了。也是亏得我们大小姐脾气好,要任由着我,早把你天香阁给掀了,您信不!”

她呵呵傻笑,“贝儿姑娘还这么火爆,我也不能管着别人仿啊,定然是见着大小姐穿着漂亮,那外室才存心仿制,像大小姐您这么高贵漂亮的的贵女,我岂敢欺骗您,我要是欺骗您叫我赚不到一分银子……”

“知道大管家不会欺瞒我的,只是这些衣服都很好看,不过我衣服太多,一时间也穿不完,我看就留下这红梅裙,这套暗紫色的提花袄,还有那件……其余的还请您带回去,真是麻烦跑一趟。”

“不麻烦不麻烦,谁不知道大小姐是富贵弥天之人,怎还稀罕着几两银子,您真是好眼光,这红梅裙可走了几家人,登州府来的一位小娘子看上,硬多出五两银子我也不曾卖。”

“得了,我给你结账去。”贝儿打断她的话。

第四章 可惜了那么多财宝

收了衣服钱,大管家却还没有走的意思,坐在一侧凳子陪顾惜惜喝茶。

“进来是时候见着您家老太太正对着满院子梅花发呆,见着我,猫见了老鼠一样,害的我现在的心还直跳,仿佛我在挖走她心肝似的。”

“您多心了。”

“不是我嘴贱,也亏大小姐您是用着母家嫁妆养着的人,否则就凭着你家老太太那吝啬劲,不定将个大小姐养的还不如小户人家出来的呢。”

虽然老太太吝啬成名,可终究是她亲祖母,听外人如此贱说,心中自然不喜。贝儿会意上前打断大管家的话,“大管家不做生意了吗?南苑郡主开宴,不知多少人等着买新衣呢。”

贝儿送她到院门口,她送了两条漂亮的丝巾给贝儿,还有一些荷包手绢给院子你的人,见贝儿收了东西,满脸堆笑着拉着她的手,亲热的不行,“贝儿姑娘有什么好活计可别忘记我。”

“我能有什么好活计?”

大管家便笑,“大家都知道你掌着大小姐的小金库呢,漏一点也足够我们这些人吃几辈子,您家夫人当年的嫁妆十里也不为过,那黄金一整箱一整箱的,抬嫁妆的杠子都压弯了。大家都说,半个帝都的金银财宝加起来也没夫人的嫁妆多。”

贝儿道,“哪儿那么夸张,我们家小姐的嫁妆都被那些字杀千刀的强盗盗走了,我们年纪小,又不懂事,剩下的这点,也要省着花,我就不送您了,这么大雪天让你跑一趟,劳驾。”

“哈哈,这样的驾,我是巴不得天天劳!”

“请!”

大管家出棠院的院子回头看,静谧而是棠院白雪覆盖,草木丰荣有秩,棠院矗立期间,说不出的静谧而威严,隐隐的让人生出敬畏,像那位笑面如花的大小姐,总是笑着,却如梦似烟,看不透也摸不着,十六岁的少女眼睛却如同盛载了几十年的沧桑,可转眼,她又会纯白的如同一个稚子。

“呀……”她一回头就着实被吓了一大跳,不知何时出现的的三姨娘站在她跟前,带着两分讨好,“听着下人门说大管家来了我们家,真是蓬荜生辉。”

“三姨娘您真是抬举奴家了,您这里是蓬荜,我哪儿算什么,狗窝吗?。”大管家对这位帝都素有好名声的三姨娘却没什么好印象,不过身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她是做生意赚银子的,也恭恭敬敬的回话着。

“天香阁的买卖都做到皇族了,您还这么谦虚。”

“抬爱。”

“给我们大小姐带了什么好衣服,有剩下的也给我们莲玉姑娘挑一件……”

“哎哟,您说的这是什么话?一批衣服卖一件,岂不是都叫剩下的。”

“呵呵,是我说错话。大管家,我们找个暖和的地方吧。”

“劳驾。”

大管家便有幸进了三姨娘住的宣竹苑,院子全是竹子,几乎将主院都给挡住,让人感觉阴森森。雪压在竹子上,一茬一茬的,有些地方的竹子已经被压破,七倒八歪的靠在一起。

进屋来,只见着到处都是竹制品,墙壁上还挂满了名人字画,下边摆着琴棋书画,她虽常来将军府,可还是第一次进三姨娘的院子,这院子好似什么都不缺,竟显得书香色,可他却似乎还是少了点什么,未开刃的剑,断翅的鸟,徒有其形……

“泡茶。”三姨娘笑脸相迎,“我们三姑娘脸生,不太喜欢见人,这不是啊,又有邀请她参加宴会,做父母总希望子女不落人后,所以,我也得给她挑一身。”

“自然,三姑娘可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她能屈尊穿我们的衣服,真是荣幸。”

“才女的名头不过虚名而已。”三姨娘面露喜色,大管家看着立马夸赞起来,“虚名也要实力,怎么不见东家的姑娘,张家的小姐,怎么就给了您的姑娘。姨娘挑挑吧,这可都是最新款。”大管家让人将衣服放在桌上,一一铺开,屋子里顿时满面光华。

这衣服的剪裁配色,这绣花,这衣服上的镶嵌的珠子,三姨娘看呆了……

三姨娘抚摸着那些衣服的料子,十分不舍,摸了这件又摸摸那件,哪一件都觉得好,“真漂亮!”这些衣服若是穿在她的女儿身上该多美。想到这里,眼色暗淡不少,转头问大管家,“我们大小姐也一定很喜欢吧。”

“大小姐都很喜欢,只是说衣服太多,一时半会儿穿不完,放在衣柜也是蒙尘,不如拿出来给大家穿,大家一起漂亮。”

“是啊,说有钱这京城有谁能跟我们大小姐比。大小姐挑了什么样子的衣服?一定,选了好些吧。”

“也没,也就两三件,不过有件事儿……”大管家悄声问起来,“当年苏夫人的嫁妆十里红妆,据说被盗走了十之八九,那么一大笔钱竟是毫无眉目?”

“谁知道呢?”三姨娘有些心不在焉的回话,眼睛落在衣服上,还是挑不出那一套好。

“家里就没找人查?”

“查了,不过,什么都没查到,到是白费了一大笔钱。”

“呀,也是,可惜了那么多财宝。”大管家喝了一口茶,让使女出去,有小心问道,“那位出了孝,大小姐的婚期只怕是近了吧?”

“啊,这个吗?”

“大小姐嫁入王府,那可就是顶顶的王妃,而且都陛下虽未立太子,可都知道最喜欢这位,只怕是还能继续进一步,往后大小姐成了人上人,府中也会更进一步……”

三姨娘面色如常,只是衣袖中的手狠狠的拧在一把,“这可不敢胡言乱语。”

“我拿姨娘是自己人才这么问,谁都知道顾家人口简单,老太爷也在边关,你们老爷也是和善,姨娘素有贤名,只怕大小姐出嫁的东西可都跟着准备起,姨娘如今握着府中中馈,只怕布料衣料的要准备不少,如一切都在我衣香阁置办,我把这里放个话,好处姨娘你的不会少。”

“再,再说吧。”三姨娘随意的敷衍了一句。

帝都生存攻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帝都生存攻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4章

    原标题: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14章小说名:王爷无耻:溺宠一品小狂妃014乖乖的几名护卫立即转身离开。百姓们又开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不敢窃窃私语,只是用眼神交换,这事跟洛云娴有什么关系?洛小安早料到他会找洛云娴做替罪羔羊,她眸子转了转,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只是看向身边的锦仟尘时,她的笑脸瞬间变成苦瓜。说服他帮忙?好像需要勇气,而且几率还很小!可是她只能试一试!她抿了抿唇,视死如归的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颜王,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让我站远一点?”锦仟尘感觉着耳边暖暖痒痒的气息,他嘴

  • 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4章

    原标题: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14章书名:深度囚爱:老公太撩人第十四章很好,这姿势很标准“看够了?”走到床边,叶靳深将浴巾随手放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盯着沐小蛮。在花痴这一点上,沐小蛮倒是贯彻的彻底。沐小蛮被叶靳深凌厉的目光吓得顿时回过神来,只望着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机械的点了点头。叶靳深挑眉,看着沐小蛮那模样,有些头疼:“看够了,就把嘴边的哈喇子擦一擦。”“啊?”哈喇子?她流哈喇子了!见沐小蛮还愣着,叶靳深抽了张纸坐在床头将她的嘴角擦干净。炽热的手指划过细腻的肌肤,顿时像是一朵朵雪莲盛开,沐小蛮的一张

  • 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4章

    原标题: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14章小说书名:重生星途:腹黑BOSS撩上瘾第14章一世倾城华颜想与他交友,但赫连傲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见这个男人这么不通人情,她虽心有不甘却也只好另想别的办法。镜头拉近,只见华颜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转,随后嘴角一勾,特别得意的举起了自己的胳膊,两只眼睛晶亮晶亮的。她咧着嘴说道,“我的胳膊在你这儿摔伤了,你可得让我先上个药再走。”看到这里,台下的齐景耀突然有些忍俊不禁,顾久久也心照不宣的把头扭了过来朝他做了个鬼脸。“番茄酱好吃么?下次多给你买点。”齐景耀眼

  • 独家蜜爱14章

    原标题:独家蜜爱14章小说名字:独家蜜爱第14章:听说,我要跟你结婚跟在苏岩身后的西蒙,闻言嘴角狠狠一抽搐。他知道苏岩口中的韩少就是他们总裁。但是,总裁什么时候答应了要跟她结婚了?“岩岩,你不是在逗我玩吧?”同样被震惊到的,除了西蒙,还有等在车前的安非。苏岩一句话,他顿时感觉好像天方夜谭一样,忍不住嗤笑出声,“岩岩,别闹,跟我回去!”昨晚苏岩根本就放了韩宸那边的鸽子,事情此刻还没有丝毫的转机,她说韩宸答应她跟她结婚?这简直是他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我说的都是真的!”苏岩也为自己的答案狠狠脸

  • 军婚撩人14章

    原标题:军婚撩人14章小说名字:军婚撩人014:上车吃完饭余式微又问:“你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啊?”陈瀚东却给了她四份资料:“你随便选,喜欢哪栋就买哪栋。要是都喜欢也可以全买。”说着又放了一张黑色信用卡到她手边:“再添点你喜欢的东西,没密码。”余式微翻开资料一看,原来是豪华别墅的介绍资料,地段交通面积装修布局什么的都介绍的十分详细,不用看,剩下的几份估计也差不多。她合上资料,随意的问到:“你要买房?”“不是我,是我们。”“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们都结婚了自然也该有自己的婚房,难道你想和父母一起住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4章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4章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四章他怎么会在这里曹念念是路兮琳在发布房子的合租信息时认识的,两个人因为年纪相仿性格相近而一见如故。她在市里念大学,开学后因为课程不多,所以大多时间都在外面打工住在外面。路兮琳拒绝,曹念念却软磨硬泡死不放人,一路连拖带拽把她弄到了工作的地方。“念念,我真的不行,我又不懂黄金,一点经验都没有,怎么帮你啊!”店门口,路兮琳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曹念念却是直接把她拉了进门。店长对路兮琳的印象不错,加上曹念念又在一旁胡吹了几句,于是事

  • 凶猛老公要不够14章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14章小说名字:凶猛老公要不够014我想吻你景柏然哼哧冷笑一声,“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说完他顿时向她扑去。莫相离眼见他向自己扑来,赶紧闪躲,一边躲一边说:“不就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你不愿意就罢了,当什么真啊。”屋中顿时上演起一场追逐战,有了刚才的先例,莫相离不敢再让他近自己的身,只要他一近她的身,她就连忙挥手拍打,所以最后由追逐战演变成了一场肉搏战。等景柏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逮住了莫相离,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的。再一看向来整齐的房间,因为这一闹而变得凌乱不堪,景柏然蹙

  • 一朝为后14章

    原标题:一朝为后14章小说名称:一朝为后第14章吃人不吐骨头的地两名宫女对视一眼,立刻无言的退下。而凌天清刚才那么跪趴,疼的屁股快裂开了,只顾着抽气去,她听到男人磁性的声音,抬头看去。纱帐内,妖孽般的容颜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这张脸如桃花般,漂亮而邪气,眼角眉梢上挑,唇角有邪恶的弧度。这便是当今太后的亲侄子,花解语。比起五官端正俊秀的凌雪,他明显更有几分妖孽的美。似乎这个世界的水土格外的好,让每个人都长了一张明星脸。哪怕是那群丫鬟宫女,一个个都是花朵般的容貌。如果把这群人都拐回现代,她做经纪人,得赚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4章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4章小说书名: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第14章你有病在凌少川的母亲家里,柳芽儿看见过他们打电话,开头就是这样“喂喂喂”的,于是她低头继续拖地。“喂!喂!喂!”凌少川向楼下喊了几声,那丫头没反应。他来火了,气冲冲从楼上跑下来,一把抓住柳芽儿肩膀,狠狠一拽,柳芽儿被他拽得转过身,站立不住,直往他怀里倒。凌少川生气地推开她:“你聋了还是哑巴了?我叫你怎么不答应?”柳芽儿眨眨眼:“我以为你打电话。”“你以为?我打什么电话?我在叫你!”凌少川瞪着她。“我叫柳芽儿!”她解释:“我听

  • 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4章

    原标题: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4章书名: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第14章委屈的小姨子莫小榭慢慢地向席侽的办公室走,乘上电梯,莫小榭心情很复杂。谁也不愿意被人在背后说的那么难听,可她必须忍。如果不是顶着“总裁夫人”这个称谓,莫小榭早就抽那两个长舌妇了!莫小榭努力使自己冷静,一个深呼吸接着一个深呼吸。还没到席侽的办公室,莫小榭远远的就看见莫猗柔在办公室里。莫小榭眉头狠狠一皱,定睛一看。只见莫猗柔不停的哭泣,嘴里还在倾诉着什么。莫小榭不用想就知道,莫猗柔在说莫小榭误会她,她好委屈之类的。莫小榭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