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纯情总裁别装冷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0:21:30 来源:网络 []

小说:纯情总裁别装冷

001:滋味

下午四点,酒吧“暙暖”,光怪陆离的世界!

秦茗与莫静玲蜷缩在配电箱的位置,同时看向那个倚靠在雕花廊柱上的年轻帅男,目不转睛。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他叫许戊忧,仪表非凡,清秀雅致,是秦茗暗恋多日的学长。

“秦茗,看准了没?别亲错了呀!”

“嗯!”

“那我拉闸了?”

“嗯。”

“加油,我在门口等你!”

“嗯?”

秦茗还想再喘口气,莫静玲放在闸门上的手却猛地往下一拉!

顿时,暙暖陷入一片黑暗!

尖叫声不绝于耳,脚步乱窜下的嘈杂声更显凌乱!

被莫静玲往前狠推一把,秦茗一鼓作气地朝着雕花廊柱的方向冲去!

她要去强吻许戊忧!强吻许戊忧!

通过强吻,正式确定一下,她对他的爱恋,究竟是不是所谓的爱情?

如果是,她就找个好机会对他表白,将这份暗恋变成明恋。

如果不是,她就抽刀斩情丝,重新寻觅她的爱情之春。

事情的起因其实是这样的:

秦茗有个自诩为爱情专家的大姐,得知她暗恋许戊忧之后,郑重其事地把她教育了一通。

“秦茗,你喜欢他,想念他,为他脸红心跳、茶饭不思、辗转难眠,这些都不能证明你爱他!爱情是不是,爱情对不对,可以通过一件事简单验证——跟他接吻!吻是甜的,那就是爱情。否则,别把你的大好青春浪费在他身上!”

大姐有一份经营多年的幸福婚姻,她不惜现身说法,迫使秦茗对这番论调深信不疑。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大姐嫁给你大姐夫之前,一共有过五次恋爱经历,也就是跟五个男人接吻过,但唯有跟你大姐夫接吻时,吻才是甜的,其余的,撇开怪味不谈,无异于肉碰肉,没什么特别感觉。”

莫静玲是她的好朋友,又是暙意掌控人莫静北的妹妹,得知她的企图,不仅赞成支持,还热情地为她策划一切。

如果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秦茗还真没有强吻许戊忧的勇气,可如果在黑暗里,不管强吻的结果如何,许戊忧都不会知道强吻他的人究竟是谁。

这样的条件与氛围,无疑给了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魄!

距离廊柱的路程既不遥远,也不难摸索,当秦茗将廊柱边的“许戊忧”成功抱住的时候,心跳剧烈得仿佛快要从胸腔里炸开!

男人身躯一僵,怀里的清香让他俊眉微蹙,她不像先前意外撞到他的那几个,不是一身烟酒味的男人,就是涂脂抹粉的刺鼻女人。

这次撞到他的是个身无异味的年轻女人。

她的身上好似透着淡淡的甜瓜清香,明明淡不可闻,却携着招人眷恋的清新魅力,让他这个行事利落、脾性冷冽之人在这爱昧的黑里反常地怔愣片刻。

远处的一声尖叫让他迅速回神,正想将她推开,怀里的女人竟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气势汹汹地亲上他的嘴。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让他这个谨慎惯了的人防不胜防!

该死,难道暙暖停电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有人特意策划出来接近他的诡计?

他们怎么知道,他究竟喜欢哪种口味的女人?

搂住“许戊忧”脖子的时候,秦茗踮起的脚几至极限,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虽然她从来没有跟许戊忧站得这么近过,但根据她的目测,他应该没高得这般离谱?

不过,这样的疑惑一闪即逝,也许是她目测有误吧!

当准确捕捉到“许戊忧”的嘴时,秦茗的心里乐开了花,心里不断祈祷着,一定要是甜的呀甜的!

不然,她的初吻奉献得也太可惜了。

“许戊忧”的身躯微微后靠,像是对她的举动很是排斥,而且他牙关紧扣,根本不让她有深入的机会。

秦茗的心里美滋滋的,她的眼光不错,说明许戊忧不是那种会随便跟陌生人纠缠不清的男人。

幸好他抗拒归抗拒,还是没将她推开,秦茗灵机一动,忽地脫离他的薄唇,在他的下巴位置重重咬下一口。

男人吃痛,自然而然地张开了嘴,秦茗便逮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哧溜”一下攻陷了他。

毫无技巧可言,胡乱扫荡一番,像极了小鬼子进村。说明huijindi.com

味道尚未觉出,秦茗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据她所知,许戊忧从不沾酒,而且刚才她偷偷地观察着他的时候,他喝过的明明是一杯咖啡!

可是,此刻他嘴里却无一丝咖啡的味道,而是浓郁的酒味——威士忌,微辣醇香!

也许,在他喝过咖啡之后,恰好又试着喝了一口威士忌呢?

身陷奔放的暙暖,这种男人该有的尝试没什么奇怪,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秦茗渐渐陷入怔愣,不觉也停止了对他的侵袭,只安静地停留在里头。

舌尖上被沾染的酒味又辣又麻,哪有什么甜味?

大姐是不会骗她的,难道她对许戊忧的感情根本不是爱情?

秦茗沮丧地想要结束这个强吻时,男人仿佛觉察到了她的退缩之意,竟反被动为主动,掀起了一场翻江倒海的游戏,凶猛之势,仿佛想将她一口吞噬。

男人也是鬼使神差,这些年来,他又何尝吻过任何一个女人,尤其是那些心怀不轨之人送上的猎物?

可是,这个女人身上的清纯味儿不是假的,嘴上的清甜与生涩更不是假的。

毫无疑问,即使看不见她的模样,他也可以确定,这是一个从未沾过男人的女人,干净得让人难以想象,仿佛只须闻一闻,就能沁人心脾,勾人蠢蠢欲动。

在黑暗的衬托下,冷冽沉稳的男人像是迷失了心窍,破天荒地想要放肆一次。版权huijindi.com

不管这女人是被谁派来,既然是送给他的,而他又难得觉得可口,何不借此好生享用?

隐忍了那么多年,他要的只是男人最正常不过的宣泄,可不会对一个怀有心计的女人有丝毫怜香惜玉,只能怪她倒霉!

002:自拔

对于男人风卷残云般的狂吻,秦茗毫无招架之力。

她万万没有想到,平日温文尔雅的许戊忧,在喝了酒之后,竟会有如此狂嘢的一面!

挣扎,推打,踩踢……所有的反抗都无济于事。

秦茗的眼里迸出了泪花,感觉自己误入狼圈、抽身艰难!

许戊忧若是她的白马王子也就罢了,可是,按照大姐的说法,他根本不是!

她真是亏大了!亏死了!

男人狂烈的吻渐渐平息,转为柔和绻缱,这番变动让秦茗的心有了巨大的起伏。

这才像是许戊忧,许戊忧就该是这样的!

秦茗惊恐的心缓缓平息,不住地安慰自己,反正初吻都已经失去了,她就原谅他酒醉后的鲁莽吧!

忽地,秦茗的心“咚咚咚”地快速跳动起来,一双眼睛在黑暗里瞪得极大!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唇舌间竟溢出丝丝微微、绵延不绝的甜蜜!

只是刚才她竭力专注于反抗,所以一直毫无觉察!

威士忌的麻苦与辣味早已不见,徒留些携带着酒香的甘甜!

而这种甜蜜绝不是烈酒过后的先苦后甜,而是二人纯粹因为亲吻而溢出的感官之甜!

秦茗的眼里再次迸出泪花,这次不是吓的,而是喜的。

都怪大姐!怎么不跟她讲清楚,吻的甜蜜不是一触即有,而是需要时间酝酿?差点害她错过一眼相中的爱情。

秦茗的眼角皆是抑制不住的欢喜,她开始慢慢回应,想要再确定一下这番甜蜜是不是真实的。

谁知,她生疏的回应竟让本已转为和风细雨的男人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揽着她的腰肢一转,她的身躯已经被抵在了雕花廊柱上。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廊柱上的凸起太多,她被抵住的脊背微微泛疼。

男人强劲的大手从她的裙下开始肆无忌惮地不规矩起来。

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秦茗的脸涨得通红,不明白许戊忧怎地会猴急成这样?难道男人喝酒后都会化身为豺狼?

一旦确定他是她的爱情对象,秦茗也能接受将自己给他,可是,第一次绝不是在这样荒唐的场合,更不是今天!

万一灯亮了,万一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她的脸皮不薄,可也没有那么厚实。

况且,万一他告诉她说,纵然他是她的爱情,可她不是他的爱情怎么办?

她已经答应大姐,不到结婚那日,坚决不做献身之事。

面临失去身失去面子的危险,秦茗当即决定,她该自报姓名阻止他继续下去,顺便,将她的表白之日提前!

危机关头,秦茗费尽力气将唇舌从男人嘴里撤出,气喘吁吁地贴紧他的耳畔,慌得浑身冒汗,急迫大喊。

“许戊忧!学长!我是秦茗!我喜欢你!我爱你!”

闻言,男人作乱的大手猛地一松。

随着皮筋突兀的弹回,衣裙全部回归原位。

男人身上那汹涌的火焰就在秦茗这句迫不及待的告白声中骤然熄灭。

他敢肯定,这绝不是她对他使出的欲擒故纵的把戏,而是她的真心话。

看来,是他误会了,今天是有男人被设计,但被设计的根本不是他,尽管可以由此少了防备之心,但他的心却莫名地愤懑难耐。

不知是在可惜这般可口的女人不能属于她,还是在为她已心中有人而心生不平,或者是被人抱错吻错而恼火?

无论如何,他不想再碰这个可恶至极的女人!

狠狠一把将秦茗推开,男人在黑暗中扬长而去。

秦茗的臀与背重重地撞在雕花廊柱上,痛得她呲牙咧嘴。

她实在不明白,许戊忧怎么回对她的表白做出这种反应?

本以为这份爱情已经胜利在望,但此时此刻,秦茗的心却高高地悬了起来。

就算许戊忧不喜欢她,直接拒绝就好,何必这般恶劣地将她推开?

若说他不喜欢她也不太可能,从他刚才回吻她以及那迫不及待的动作中判断,可不是假的!

正在秦茗百思不得其解时,漆黑一片的暙暖突然恢复了灯光。

虽然没有阳光下的那种明亮,颇为昏暗,但足以看清一切。

秦茗立即在众人中寻找许戊忧的身影,她一定要亲自问问他,刚才为什么要把她无情地推开?

未费多少工夫,秦茗就看见许戊忧从另外一根廊柱后缓缓走出。

他清秀的俊脸有些奇怪,似乎泛着古怪的红晕,又似乎盛满了焦虑。

更奇怪的应该是他的嘴型——下嘴唇正被上嘴唇整个含进口里,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眸光穿梭在乱糟糟的人群中,他举头四顾,似乎在找人?

秦茗的心一颤,他是不是在找她?

既然将她狠心推开,为什么回过头又来找她?难道他后悔了?

眼前仓促闪过一个熟悉的娇小身影,好像是莫静玲,秦茗正想张口喊她,却忽地愣住了。

此时许戊忧所站的雕花廊柱位置才是拉闸之前她看准的位置,而她现在站着的位置虽也有一根雕花廊柱,却一根在东,一根在西。

貌似,在黑暗中,她走错了方向……

就在她疑惑间,许戊忧忽地看见了她,稍稍一愣,立即脸色凝重地朝着她大步走来,盯着她的黑眸一眼不眨。

秦茗被许戊忧眼中迥然有神的光亮给吓到,仿佛这世上只剩下她一人存在于他的眼帘中,无法自拔。

003:冤家

许戊忧的俊眸向来清透干净,此时此刻,却含蕴复杂,其间疑惑、惊喜、深情等诸多情绪夹杂。

秦茗眨了眨眼睛,木讷地站在原地,白皙的脸蛋就像是往常远远见到他时那般,不受控制地染满了红晕。

飞奔而来的许戊忧一把拉住秦茗的胳膊,俊脸上果真泛着反常的红晕,情绪似激动万分。

“秦茗,刚才……难道是……你?是你?”

“……”秦茗张了张嘴,颇为莫名其妙,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刚才她大声表白的话他必然已经听得一清二楚,并且也不可能认不出她的声音,既如此,这会儿为什么还这么问?

他这是装傻还是想表达其他的什么意思?

对于他狠心将她推开的举动,秦茗心中始终存有一股难以排遣的怨气,于是忿忿地挣脫他的手,对着他冷哼一声。

“不是我是鬼?”

“果真是你!秦茗,你怎么……怎么这么……”

许戊忧既紧张又期待的俊脸上蓦地涌出狂喜,不顾秦茗的排斥再次抓住她的胳膊,说出口的话却因激动而变得语无伦次。

秦茗心头的郁闷逐渐散开,许戊忧这样的反应说明了什么?

说明在他心里也是有她的。

“我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请学长讲讲清楚行吗?”

秦茗的口气虽然嗔怪,但一双美眸已经流光溢彩,与正陷入热恋的女孩无异。

正巧有一道绚丽的彩光打过,恰好照亮了许戊忧异样的薄唇。

顿时,秦茗璀璨的眸光凝滞,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许戊忧的下唇竟然又破又肿!

秦茗觉得,虽然她跟他接吻有一会儿时间,可是他的唇不至于会出现这般景象!

两人接吻的时候,除了强吻上的刹那,其余时候她的动作一直是轻柔的,即便持续的时间再长一些,他的薄唇也不会肿。

倒是她的唇,被他吻得应该是又红又肿。

至始至终,秦茗记得许戊忧薄唇的感觉,温热软滑,绝无伤口,而她也没有咬破他的嘴唇。

难道这道伤口是他推开她之后被他自己咬伤的?

“秦茗,我想说的是,我没想到,没想到你这么……这么可爱,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秦茗心中的疑虑被许戊忧突如其来的请求冲刷得荡然无存。

本以为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请求他成为自己的男朋友,没想到他竟然先开口了!

今天真是顺利的一天!开天辟地的一天!

秦茗望着许戊忧灼灼的俊眸,嘴唇紧抿着微笑,却故意笑弯了眼睛也不吱声。

今天她已经大胆成那个地步,现在,该是她表现矜持的时候了。

秦茗的反应看在许戊忧眼里,自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笑得这副暙光灿烂的模样,分明是默许做他的女朋友了。

顺着秦茗的胳膊一拉,许戊忧轻松将秦茗揽进怀里,缓缓收紧。

本快要被幸福冲昏头脑的秦茗,却在嗅到许戊忧怀里的味道时,脑袋发出一声轰隆巨响。

不对!不对呀!

不光这怀抱里的味道不对,还有更多不对劲的地方。

黑暗中的许戊忧,怀里没有此时这种淡淡的香皂味道,那是一种无中胜有的清冽男人香。

黑暗中的许戊忧,他的怀抱很是宽阔安全,仿佛能将她的小身板牢牢地保护住,可这时的怀抱却瘦削许多。

黑暗中的许戊忧,个子比此时的高大不少。

秦茗从许戊忧的怀里抬起头,呆呆地望着他的俊脸。

许戊忧见秦茗怔怔地看着自己,以为她这是向自己暗暗索吻,便浅笑着将脸凑近她的。

“秦茗,我还想吻你,在看得见你的时候吻你,这次无论如何,不能推开我,更不许再逃,知道吗?”

许戊忧开口的同时,嘴里的口气扑面而来,咖啡的浓香缓缓带出,哪有丁点威士忌的香味?

秦茗斜睨着那两根方向完全不一样的雕花廊柱,算是彻底醒悟了!

错了!她抱错人了!

非但抱错了人,还亲错了人!

跟她接吻的人不是许戊忧!

可是,许戊忧分明也跟人接吻了,还将她错当成那个跟他接吻的人。

啊!现在最关键的不是跟许戊忧接吻的女人是谁,而是,尼玛的,究竟谁被她给强吻了?

还有,为什么她跟一个陌生人接吻的时候,吻会甜的呐?

眼看着许戊忧的唇快要碰上自己的,秦茗真想尝一尝试试,验证一下大姐的论调是不是错的,其实她可以跟很多男人接吻时感觉甜蜜?

又一阵咖啡味冲进秦茗的鼻息时,这气味虽不难闻,但秦茗竟莫名有了作呕的感觉。

于是,她用力挣脫许戊忧的怀抱,头也不回地朝着暙暖的出口跑去。

暙暖最幽暗的酒柜边,倚靠着一个暗夜修罗般的冷峻男人,有一种令人窒息却不敢靠近的噬魂之美。

他犀冷的眸光正落在仓促逃离的秦茗身上。

不知为何,他只是偶然瞥见她的背影,就能确定,她就是那个强吻他的可恶女人。

明明不想再见到她,甚至不想知道她是谁,但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说。

这世上,冤家路窄的人总会再见!

004:钓鱼

蹿出酒吧大门的时候,秦茗恰好撞到一个女孩身上,抬眼一看,正是如约在此等她的莫静玲。

莫静玲手上拿着一个啃了几口的苹果,满脸都是期待的笑容。

“秦茗,吻到了没?甜不甜?”

以免许戊忧追出来,秦茗赶紧拉着莫静玲跑进附近一条小巷。

本以为能避开这个话题,可莫静玲对这个问题却紧追不舍。

没办法,秦茗只能胡乱“嗯”了一声。

她这也不算撒谎,虽然吻错了人,但她的确吻到了,并且滋味甚甜!

莫静玲眼里有落寞一闪而过,她举起手上的苹果,再问:“跟苹果比,哪个甜?”

秦茗在心里悲叹一口气,这个八卦的丫头,能不能别问了?

再问她就要蹲地大哭一场了。

“静玲,你不是有个远渡重洋的男朋友,那你倒是先说说,跟他接吻的滋味,跟苹果比,哪个甜?”

秦茗狡黠一笑,话题一转,成功羞住了莫静玲。

莫静玲红着脸低下头,半饷才含糊地说:“还是苹果甜。”

“啊?”

秦茗诧异,怎么她跟一个陌生人接吻,那滋味也能胜过苹果呢?

不过这话她肯定不会告诉莫静玲,毕竟这事实在太丢人了。

“其实我跟他就接吻过一次,没想到,根本不甜。”

“不甜?”

秦茗更为诧异,她记得莫静玲说过,此生非他不嫁,若是他娶了别人,她就独身一辈子。

“别气馁,兴许你们多接吻几次,那甜味就出来了!”

秦茗的安慰刚出口,莫静玲就摇了摇头,认真地说:“秦茗,其实我觉得你大姐的论调对有些人可能不准,譬如我。他是我的爱情,一定是,不会错的。”

“我倒是觉得,我大姐的论调根本不准,什么甜不甜,都是狗:屁嘛。”

莫静玲感激一笑,以为秦茗纯粹是在安慰她罢了。

二人正巧站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前,门口的灯光足够,秦茗偶尔朝莫静玲瞄了一眼,目光落在她的唇上时,立即愣住了。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莫静玲不自然地笑笑。

秦茗指着莫静玲被咬破的上唇,狐疑地问:“静玲,你嘴唇怎么破了?怎么还有点肿?”

莫静玲的脸涨得通红,半饷才说:“你别胡思乱想,我的嘴唇可不是跟你一样,被人给吻肿的。”

再次抬起手上像是道具一般的苹果,莫静玲颇为心虚地笑起来。

“肚子太饿,以致于啃苹果的时候太急,把嘴唇咬破了,慢慢就肿起来。”

可这样的解释……好像有点牵强!

秦茗沉默不语,就算她咬破了上嘴唇,下嘴唇也会连带肿起?

眼前忽地浮现出暙暖灯亮之后,眼前迅速闪过的神似莫静玲的身影。

难道跟许戊忧接吻的人是莫静玲?

二人太过激烈,以致于嘴唇都被对方咬破?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秦茗正胡思乱想时,莫静玲的手机响了。

接完电话,莫静玲一脸抱歉。

“秦茗,不能陪你去吃饭了,我哥有急事找。”

“好,你去吧。”

目送莫静玲离去,秦茗的肚子咕咕咕地叫唤起来。

为了强吻许戊忧,她紧张得连午饭都没吃下,这会儿事情结束,忽然感觉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了。

十几分钟之后,秦茗拖着疲惫的双腿终于到了小巷深处的“发发面馆”。

见面馆里空无一人,秦茗一屁股坐下,肆无忌惮地大喊:“孩子他娘,一碗青椒肉:丝面,配菜加量!”

一辆婴儿推车从厨房入口缓缓而出,没人推,车里头却躺着一个正在酣睡的五月龄男婴。

对此,秦茗已经习以为常,接过婴儿车的推手便来回推了起来。

这是一个父不详的孩子,大名陆寻,小名发发,白天睡觉的时候必须来回推着车子,不然即刻惊醒。

孩子的母亲是秦茗从幼儿园至高中的同学陆清清,也就是发发面馆的老板娘。

没一会儿,一个扎着清爽马尾辫的年轻女子从厨房出来,将面碗放在秦茗面前,一边接过她手里的推车把手,一边瞪了她一眼。

“饿死鬼,快吃。”

“谢谢孩子他娘。”

秦茗望着皮肤白皙,却满脸疲惫的陆清清,心底隐隐泛疼。

以前的陆清清身材略显丰腴,整日嚷着减肥,可自从莫名怀孕之后,就日渐消瘦下去。

现在她还在哺乳期,发发被她养得白白胖胖,可她却像是被发发吸干了精髓,身上捏不到一块肥肉。

陆清清刚在秦茗身旁坐下,从外头走进一个西装革履的俊逸男人,寻了靠窗的位置兀自坐下。

似是习以为常地,陆清清朝着男人不时偷偷打量几眼。

出于好奇,秦茗顺着陆清清的眸光看去,差点被一口面噎呛。

那是一个大概比她俩大上七八岁的刚毅男人。

身材超卓,气质优雅,神情冷硬。

秦茗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这男人超帅,帅得人神共愤、叹为观止!

第二印象是,这男人真冷,那身西服仿佛被镀上了无形的冰冻,“嗖嗖嗖”地往外散着寒气。

第三印象是,这男人奇怪,这样尊贵的气质,不凡的穿着,根本就与发发面馆平民化的氛围格格不入!

捕捉到陆清清眸底的关注,秦茗忍不住八卦起来。

“清清,你的追求者?还是,发发的生父?”

陆清清拿了一双筷子拍了一下秦茗的头,暗怒,“别胡说八道,别嫉妒我家面馆的面香飘万里。”

秦茗翻了个白眼,“你家的面是好吃,也没好吃到……喂,干嘛把我的面拿走?”

就在二人斗嘴时,陆清清的母亲从外头进来,见到男人的身影,便笑着迎上去。

“先生,今天吃什么面?”

“青椒肉丝面,配菜加量。”

“好的,稍等,马上就好。”

刚把面碗夺回的秦茗愣住了,阴错阳差的,她跟他的选择怎么凑一块去了?

这下,轮到陆清清挤眉弄眼地爱昧一笑。

“哎哟,原来他来我这儿吃了几个月的面,为的就是钓你这条小鱼儿呀?”

秦茗的脸蓦地一红,“滚!”

等陆母将男人的面刚端至面前时,外头突然冲进四个黑衣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铁棍。

从面馆入口的灯箱开始,铁棍狠狠地砸下,不放过任何一件完整的东西。

纯情总裁别装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纯情总裁别装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目录预览:第2章鬼才欲拒还迎第3章晴天霹雳第4章你可以滚了第2章鬼才欲拒还迎苏宛宛惊呼一声,跳起来努力想要用手臂将自己遮住。岑书泽眸子一眯,唇角露出嘲讽的一笑,一伸手。苏宛宛马上朝后退了几步,直接撞到了冰冷的墙。冷意让她的脑子稍微清明了一些,理智恢复。岑书泽此时迈开修长的腿,大步朝她走来。冷静,冷静!她捂着自己的身躯,脑子里不断地寻找着解决办法。“叮咚!”门外响起了门铃声。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岑先生,您还好吗?需

  • 第二届“掌阅文学创作大赛”决赛开启,超400部作品角逐百万奖金

    近日,第二届“掌阅文学创作大赛”海选入围阶段已评选完毕,正式进入决赛阶段。截止至截稿日期当天,大赛主办方共收到来自3350名作者提供的4151篇稿件,其中长篇1411篇,短篇2365篇,系列篇375篇。网友总投票约185万,总评论数超过8万,显示大赛受到作者和读者群体的热烈关注。第二届再掀热潮“掌阅文学创作大赛”是由掌阅文学自出版团队举办的文学赛事,活动旨在引领原创文学创作热潮,并为中国原创文学孕育新的创作力量。第一届大赛始于2016年,而本届大赛于2017年8月再次启动。第一届总奖金的设立超过

  • 探究中美日三边关系发展脉络,维护东北亚和世界和平、稳定与繁荣

    1月16日下午,由察哈尔学会主办的察哈尔圆桌第60期“新时代的中美日关系研讨会暨《我所发现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在京举行。本次会议由学会高级研究员王冲担任主持,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国际传播委员会秘书长周虎城代表主办方致辞,《我所发现的美国》一书出版方——东方出版社历史编辑部主任陈卓代表出版方致辞。《我所发现的美国》一书的作者加藤嘉一是著名日本旅华学者、察哈尔学会国际传播委员会委员,目前担任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客座教授,察哈尔学会邀请到他与诸多美国、日本问题专家,一同分享和点评新书,并展望新时代的中美

  • 'among' or 'amongst' 分的清吗?

    ‘Among’or‘amongst’?Amongistheearlierwordofthispair:accordingtotheOxfordEnglishDictionary,itfirstappearedinOldEnglish.Thevariantform,amongst,isalaterdevelopment,comingalongintheMiddleEnglishperiod.Withregardtotheirmeanings,there’snodifferencebetweenam

  • 2018官方发布:翰海专家老师如何鉴定送拍雍正瓷器

    清代雍正一朝,斗彩工艺高度发展,是继明成化以来的第二个高峰期。雍正斗彩在康熙斗彩的基础上,工艺更为精湛,无论是造型还是色彩的搭配,均达到历史上的最高水平。雍正仿制成化斗彩噐十分成功,瓷业极为发达,民窑亦不例外,民窑斗彩烧造成就也很高,但较官窑相比仍有差距。雍正斗彩缠枝花卉纹碗雍正一朝在位虽然只有短短的13年,陶瓷手工业的发展却在康熙的从础上有了明显的提高。图案规整秀丽,工艺精益求精,制瓷技术达到了历史上的较高水平。雍正斗彩蝠云纹碗此时的景德镇御密厂“每年要供御一万六七千件”,生产则要达‘二万五千

  • 手串盘坏了千万别丢!这样处理玩得更爽......

    相信每个玩友都有这么两个极端的状态,一是刚入手了一款手串,兴奋到极点,在手上盘到不愿放手,二是盘久了发现手串竟然盘黑、盘乌、出现色差、开裂,这时你应该连看都不想看一眼它吧。▼开裂那么问题来了,手串盘坏了,你会怎么做?有的玩友就会直接扔了,玩残就扔的玩友都是土豪,麻烦你扔的时候叫上匠子,你扔我捡,你知道你扔的黄花梨、火焰纹小叶紫檀多贵吗?如果你扔的是玩烂的假货我就不说了,毕竟假货没什么意义,但是你扔的是价值不低的黄花梨,我就心痛了,你的扔扔扔,扔掉的都是毛爷爷,还有你长时间盘玩的心血!不过也有的玩

  • 明嘉靖五彩鱼藻纹大罐的故事与明代嘉靖御窑五彩鱼藻图罐赏析。

    嘉靖五彩鱼藻图罐,称嘉靖朝御窑五彩瓷器中的名品,这个罐子的造型就是,唇口短颈丰肩鼓腹圈足,这个圈足我们一般叫内圈足,内圈足,通体五彩装饰它属于青花五彩,就是釉下青花加釉上彩,腹部绘的是覆莲瓣纹,肩部画的是覆莲瓣纹,腹部绘的是鱼藻图,八条大小不一的红鲤鱼,畅游在荷莲水草浮萍间,画的有浮萍,近足处他画的是仰蕉叶纹,青花料来画的,圈足内施白釉,外底属青花楷体“大明嘉靖年制”,六字双行款没有边栏,没有边栏,就是这一类的。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这是上边后来蕉叶,下面是八条鲤鱼在浮萍荷莲水草间在游,姿态各异,

  • 遇见你的时候:说不出醉人的情话,我只想带你回家!

    爱情里最难过的不是不曾遇见而是遇见了,也得到了,又匆忙的失去最后在心底结了一道疤就算很疼,你也无力反抗任凭那种彻骨的疼折磨你也只能在梦乡找寻慰藉成长中最可怕的不是应对各种麻烦和困难而是当你把哭声调成静音,把情绪收进口袋毫无棱角地混迹于人群却还妄想着世界于你温柔相待既然选择了一个人的坚强,便应该掷地有声终有一天,你会发现那些锋芒闪烁的日子才是奋斗过的最好的佐证(文章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文字整理于视觉志)【遇见】叙府原酿正宗浓香宜宾味二两一瓶喝少点喝好点

  • 和田玉价格那么高大家还争相收藏,原因竟是因为这个!

  • 中国美术馆新年展: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展

    中国美术馆新年展: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展览时间:2018-01-2614:00至2018-03-04主办单位:中国美术馆、徐悲鸿纪念馆展览场地:1、8、9号厅《田横五百士》油画创作年代:1930规格:197×349cm《会师东京》中国画创作年代:1943规格:113×217cm《愚公移山》中国画创作年代:1940规格:144×421cm本次展览梳理并展示徐悲鸿具有时代标志性和历史价值性的系列作品一百余件,分为三大篇章:第一篇章为《民族精神》,展出徐悲鸿《愚公移山》《徯我后》《巴人汲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