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大叔,忒生猛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1:37:01 来源:网络 []

书名:大叔,忒生猛

第一章 气势压人

  R市的寒冬。说明huijindi.com

  冷风嗖嗖的刮着,如一把把小刀子在割着人的肌肤。

  凌家大门前,堆满了花圈,到处飘着的白绫让人心更加心酸。

  里边不时传来,吵嚷的声音,让人倍感心烦……

  打眼看去,凌家大堂,一个十六七岁,披麻戴孝的小丫头,被一群男人堵在角落指指点点。

  “你老妈、老爸去了,我的钱谁还啊?!”

  “就是啊潇潇,叔叔还有一家小要养活呢。”

  “……”

  昔日的那些慈眉善目的叔叔们,现在一个个就像是恶魔一般,让她觉得心惊胆战。

  她父母尸骨未寒,这些人居然在葬礼上就如此逼她。

  凌潇潇咬着下唇,浑身颤抖:“叔叔们,今天,今天是我父母的……”她哽咽了,眼圈儿开始泛红。汇金地

  “别跟我们说那些,那是他们命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们死了,我们活着的人,难不成还要随着他们去了不成?”

  “就是!”

  “我告诉你啊,你父母死了,别以为欠我们的钱就这么算了。父债子还!懂不懂?”一个大腹便便的糙汉子,对着凌潇潇一个瞪眼,凌潇潇的脸色更白了。

  光洁的额上冒出了一层冷汗,双拳紧握,和他们对抗:“我没说不还,可是今天是我父母的葬礼,你们,你们还有点儿人性吗?”

  “哈,你这毛孩子,怎么跟叔叔们说话呢?”

  “就是,老凌就教育出这么一个败家玩意儿啊?老凌啊,我看你死也不瞑目吧!”一个身穿蓝色西装,长得人模狗样的人,对着灵位就指点起来。

  凌潇潇忍无可忍,冲上去,一巴掌打掉那人的贱爪子:“不许你指我父母!”

  “嗨!你个小妮子,你还来劲了是吧?今天我要带老凌好好教训,教训你。”说吧,那人露胳膊挽袖子的,抓着凌潇潇的手臂,就甩在了地上。

  凌潇潇一头撞在了桌腿上,她冷着脸,掩住额头:“你们,你们最好今天把我打死。说明huijindi.com只要给我留一口气,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呦呵!刘哥,马哥,你看到没,这丫头这是要翻天了。”

  “……”

  “……”

  就在凌潇潇和那些人焦灼之际,一声温润的声音飘来:“她还只是一个孩子,你们这么为难她,传出去诸位的名声怕是都会臭了吧?人太现实了,容易让人笑话。”

  那声音很温柔,很清淡,但是听上去格外的有力。

  众人回头去瞧着,只见灵堂的不远处,立着一个三十三四左右的男人。

  此人目测一米八三左右的身形,身穿灰色大衣,冷峻的脸上棱角分明。眉眼分明、薄唇紧紧地抿着,自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高冷感。汇金地

  他缓缓地走了进来,一步一步的脚步声,砸在在场人的心上。

  此人,没有再去多看那些人一眼,径直走到灵位前,三鞠躬、上香一气呵成。

  双眸深沉又平静的凝视着灵堂,没人能看破他此刻的心思。

  大腹便便的那个男人,单手叉腰,指着他:“喂!你哪儿来的?”

  那传蓝色西装的更拽,跟着应和:“就是,在我们r市,你也敢耍威风?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小子也不知道在哪儿吃奶呢!”

  “就是,真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你算个什么东西啊?管我们的事儿。”

  “各位,你们说,想让这小子怎么死。我去做……”

  霎时,叫嚣声四起,嘈杂的声音,听得那人不由得双眉紧锁。

  本就冰凉的脸上,此刻像是挂了一层霜雪一般,撒发出来的寒气弥漫开来。阅读http://www.huijindi.com/刺激着厅堂上每一个人的神经。这寒气不能致命,却让人觉得比死还要难受,让人生不如死。

  这是一种长期,习惯于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人自然养成的威势。

  很难想象这股威势会在一个年轻人身上出现。但整个厅堂在这股威势下瞬间静了很多,虽还有不满的嘀咕,却少了很多,声音也小了很多。

  扫射众人,最后那人把目光落在凌潇潇身上,挑眉:“凌潇潇?”

  凌潇潇瞧着他,细细的打量:“是!”

  “来。”他向她招手,凌潇潇看着他扬在半空中的大手,迟疑着不肯动。大叔,忒生猛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我叫宮慕白,听过我的名字吗?”

  宮慕白?凌潇潇忽然一阵恍惚,仿佛想到了什么,又看了看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转身瞧了瞧父母的灵位,她紧走几步,来到宮慕白的身边,拉住他的衣袖!

  宮慕白没有再说什么,把她拦在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别怕,以后我在你身边。”

  “嗯!”一句话,让凌潇潇心酸不已,不争气的眼泪,悄然从脸颊滑落。

  那只暖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咱们走。”

  “等等!你到底是什么人,把我们都当空气了嘛?”

  “就没见过这么拽的人,知不知道老子……”

  宮慕白转身的刹那,双眸阴冷如剑,唇角扬起一抹冷笑,他道了一句:“你说什么?”吓得那人硬是把接下来的话吞了下去。

  那人吞了吞口水,勉强撑着:“你说,说什么,不管你是那座庙里的神,在这座城市里,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对我们这些人,你这幅德行就是不行。你信不信,我们其中任何人只要说一句话,就让你出不了r市?”

  他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那你可以试试看,潇潇咱们走。”

  “你……”

  那群人中,有个年纪稍大一些的,急忙拉住那个叫嚣的中年人,凝视着宮慕白和凌潇潇远去的声音:“好了,这人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谁啊?”

  “谁?哼嗯,姓宮的,有这脾气、气场的。你说呢?”

  此话一出,那些人微微想了片刻,一个个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

  想说什么,但是没一个敢说出口的。

  “是他?”

  那人撇了他们一眼,探口气说道:“不然呢?宮家大少爷,消失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啊!居然为了老凌家,露面了。”

第2章:这都怪你

  两人出了凌家大门,手牵手一步步的往远处走去。

  在胡同的拐弯处,凌潇潇上了他的越野车。

  一路上两人没有多说一句话,那丫头的眼神儿,失落的让人心疼。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肚子饿吗?”

  她不说话。

  宮慕白把车停在路边,看到她脸上流下的冷汗,拿了抽纸想为她擦去。

  哪知,那丫头突然反应过来,把脸扭到了一边:“走开!”冷冷的瞧着他:“怎么,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

  他深深地凝望着她,瞧着她眼中,燃烧着的熊熊怒火。

  “我没那么想……”这话刚落地,就看到凌潇潇推开车门,跑了下去。

  宮慕白急忙追了上去,拉住她:“你去哪儿?”

  被她奋力甩开:“要你管!你听着,刚才我那么做,只不过就是想摆脱那些人罢了。你以为,我真的需要你陪我?”

  她固执的,让宮慕白一阵心烦意乱。

  独来独往这么多年了,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去哄女人,特别是像这种脾气固执的小女孩儿。

  “不是你需要,是我需要。我需要陪着你!上车……”

  “宮先生,我跟你不熟。”

  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从这一刻开始,你说什么也不会放你走。别逼我把你扔车里!”

  宮慕白拉扯的她有些生疼。

  他这么不爱说话的人,这一会儿把一年的话都透支了。

  “放开,你放开我!我不要你管。”情急之下,她趴在宮慕白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尖利的牙齿,刺破他的肌肤,染了她一嘴的腥甜。

  凌潇潇以为他会疼的放开自己,但是他没有,就那么硬撑着。

  “……”

  “你知道嘛,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刽子手。你比那些人更可恶、更狠毒……”她倔强的硬着脖子,瞧着她。雪白的肌肤和唇上的那一抹一张一合的的殷红,形成了刺眼的对比。

  宮慕白没有为自己解释。

  他紧紧地抿着唇瓣:“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但是我不准,你离开我!”

  “宮慕白。”

  “走!”在他的强制下,凌潇潇被再一次扔进了车里。

  “别闹了!”宮慕白被她折腾的,心慌意乱的。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吼道!

  下一秒,他扶额,紧接着一把拉近她:“你到底想怎么样?”

  “……”凌潇潇哽咽着,别过脸去,抹了一把眼泪。

  她很想让自己变得坚强,可是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那只大手,板过她的下巴,眼神儿温柔了下来:“潇潇,给我一次机会?”

  宮慕白的温柔,让凌潇潇心里更不是滋味儿。

  她瞧着他,啜泣着:“不管你怎么做,我的父母回不来了,他们回不来了?宮慕白,是你亲手把他们送进地狱的。”

  他依旧沉默,任由她对自己发泄着怒火。他欠她的,当初如果不是,他求着凌氏夫妇去见川化省当年的女老大苏晴倩,救自己的干妹妹。就不会有这次的悲剧!至少悲剧不会这么快发生。明知道那个女人恨不得把凌氏夫妇生吞活剐了,可是他还是自私了一回。

  想起这些,宮慕白就莫名的揪心,只是再也没有他后悔的机会了。

  “我恨你!”

  凌潇潇越说越激动,最后揪着他的衣领,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情绪。

  终于,她激动的昏了过去。

  宮慕白从后座上拿来了自己的衣服,盖在她身上,抹去她眼角的一滴泪水。

  伸手把她胸口上的那朵白花取下。放在手上,瞧着:“凌大哥,大嫂,你们要相信我,我会好好照顾潇潇。”

  岁月荏苒,一年后,在宮慕白的照顾下。

  凌潇潇走出了阴霾,性格也渐渐地开朗起来!

  生活的无忧无虑,让凌潇潇活的,像个百灵鸟一般。

  这天下午……

  “扣扣——”

  几声敲门声传来,紧接着听到:“潇潇?吃点水果!”

  只是一秒,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从房间里弹出一个小脑袋出来:“他回来了嘛?”

  张妈妈慈爱一笑,带着一份宠爱,把手上的水果盘地给她:“先生马上到!”

  凌潇潇瞅了张妈妈一眼,难以掩饰住脸上的笑意,得意的昂着脑袋:“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他忘了呢。”

  “怎么会呢。”

  为了迎接这一天,凌潇潇特意穿上了漂亮的裙子,特意装扮了一番。在穿衣镜前,好一番臭美!

  没说的,今天可是她十八岁的生日,说什么也要美美的。

  她期待着,今晚上有他陪着的生日晚宴。

  这边,凌潇潇刚进去,张妈妈赶紧再去联系宮慕白。

  可是,从今天早上开始,她就没能联系上宮慕白。这要是赶不上今晚的晚会,依这丫头的脾气,指不定闹的多天翻地覆呢。

  ……

  今天生日,凌潇潇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就在这时,手机里传来一条彩信。

  当凌潇潇看到屏幕上那张照片时,脸色顿时乌青,浑身的温度骤降,拿手机的那只手大幅度的颤抖着。

  照片上,那该死的男人脸色通红,正和一个女人脸贴脸,十分亲密。

  凌潇潇甚至还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欲望。

  “当啷”一声,手机摔倒了地上,她握紧了拳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叮叮叮——”手机响了起来。

  凌潇潇回过神儿,深吸一口气,一把抓起手机,接通:“喂!”

  耳边传来那犯贱的声音:“怎么样,姐姐送你的十八岁礼物,还喜欢吧?”

  来电话的是凌潇潇的姐姐,凌美美。没错,照片上的那个女人也是她!

  “……”凌潇潇喘着粗气,胸口大幅度的欺负着,牙齿咬着的“咯嘣咯嘣”作响。

  心里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似的,涨的难受。

  对她这个姐姐,凌潇潇已经忍耐到了极点,她甚至以怨报德。因为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她就她一个亲人了。

  没想到,换回的,是这个女人的变本加厉。

  那肯顾念什么姐妹之情。

第3章:一吻,情根深种(1)

  她,她明知道……

  “怎么不说话?不用那么激动,我知道,妹妹你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我这个姐姐幸福。放心,姐姐我会幸福的、不,是我和他都会幸福的。”

  凌潇潇冷着脸,一双眸子,变成了剪刀眼。从唇齿间挤出几个字:“你们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啧啧……别那么说亲爱的妹妹。我对这个男人,可是真爱,我承认我前段时间勾引他。确实只是想让你交出传家宝的。但是现在我发现,我居然爱上他了!他呢,对我也不错。这你刚才都看到了。”

  “你……”

  对方笑的更放肆了:“哈哈哈!我相信,你这个十八岁的生日,会过得毕生难忘的。姐姐和姐夫祝你生日快乐哦。”

  说罢,利索的挂了电话。

  一阵忙音下,凌潇潇手足无措,思索片刻她急忙冲了出去。她脑袋里一阵轰鸣,对宮慕白滋长的感情,快要把她折磨疯了。

  她只知道,她不能让那事情发生,她要制止。

  凌潇潇火急火燎穿过客厅,险些把张妈妈撞倒:“潇潇,潇潇!”

  此刻的凌潇潇,哪有心情搭理她。

  待她冲到山下,坐上自己的座驾,开着车一路驰骋。

  约莫一个多时辰,她来到那个女人的住处,这才发现,她已经很久没有在那里住了。

  不,直觉告诉她,那两个人就在这附近。

  想起手机里,那张照片,凌潇潇整个人都难以自持。

  “混蛋,宮慕白你就是个混蛋……”她茫然无措的,像是没头苍蝇似的,在四周胡乱的跑着。

  只是,想寻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告诉他,他不可以,不可以那么做……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由之前的泛黄,渐渐地黑了下来,她终究还是累了。

  瘫坐在路边发起呆来,而此时,路上的行人也渐渐稀少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凌潇潇听到哒,哒哒哒,凌乱的脚步声。

  她机械式的抬起泪眼朦胧,呆滞的眸子,看到……

  远处,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跌跌撞撞的,由远及近跑来。

  是他?!

  凌潇潇嗖一下站起身来,怒瞪着他。

  本想冲上去好好发泄一通,近了她这才看清楚,一向爱惜羽毛的他,今日是有多狼狈。

  衣衫不整,头发蓬乱湿漉漉的切不说。

  这,这手掌是怎么回事儿?

  白皙的手掌,被利器划破皮肉,皮开肉绽让人看了一阵揪心。

  “你……”凌潇潇冲上前去,本想扶着他。

  却被他一把推开:“走,走开!”

  宮慕白推开她,自己身形不稳的,踉踉跄跄的推到墙壁上。

  冷峻的脸颊,此刻被冷汗覆盖,脸色潮红、一双眼珠发红、带着怒意。

  宮慕白靠在墙壁上,单手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呼呼——”每一声的喘息,如牛一般急促又低沉。

  “慕白哥哥!”

  “别过来,我,我跟你说别过来,你没听到嘛?”意识到凌潇潇试图想要再靠近他。

  他就像是一只炸毛的老虎一般,猛地抬头,狠狠地瞪着他。

  这寂静的街道,只有他们二人。

  十几秒后,宮慕白吞了吞口水,嘴里依然在叨念着:“我,我没事!你别过来,别过来。”

  他向前走了一步,腿发软,体内的某种抗力。让他浑身痉挛,他难以自持的,从口中溢出一声:“啊……”

  宮慕白不适的摔倒在地。

  尖锐的犬牙,刺破了薄薄的唇瓣,蜷缩在地上的男人。想再一次试图用疼痛,缓解自己下体的兴奋,浑身的燥热。

  血,顺着唇角流了下来,滴滴滴在他白净的衬衫上。

  额上的冷汗,像是黄豆一般,胸口的起伏更甚了。

  那女人,可真是够狠的,居然给他下了最卑鄙的春药。这种春药,如果没有找女人解决,又没能及时找到医生。

  药力的作用,就能活活把他折磨死。

  “慕白哥哥!”

  有些微凉的小手,抓住他的手的刹那间,宮慕白整个人近乎崩溃:“你,你能不能听话,走,走开!别,别……”

  凌潇潇靠近他,身上拿独特的少女体香,此刻就像是一把刀一般。

  一下下的凌迟宮慕白的皮肉,他的灵魂,他的……

  嗖的,两只大手板正她。

  用力的捏着她的肩头,眼神儿涣散又暧昧的凝望着她,凌潇潇被他看的不知所措。还没弄清他这是怎么了。

  “慕白哥哥!你……”

  猛地,宮慕白靠近她,那张脸如此零距离。让凌潇潇的心跳漏掉了一拍,紧接着,飞快的跳动着。

  凌潇潇的瞧着他,那张小嘴儿微张缓合:“你怎么了?谁……”

  他的唇碰到了她小巧的鼻尖,凌潇潇整个人都楞在了哪里。心中的感情,更加像汹涌浪花,在不断的激荡着。

  凌潇潇小脸儿,红如血一般,甚是好看。

  那人的大手覆上她的脸颊,粗粝的手指图,有一下没一下的某捏着她的脸颊。涩涩的、痒痒的……带着他独有的气息,均匀的喷洒在她的脸上。

  混着她的呼吸,让两人之间,更加的暧昧非常。

  那映红的唇瓣,每一刻对此刻的宮慕白都是巨大的诱惑。

  还有那雪白的脖子,外扯的香肩,以及……

  宮慕白用强大的念力,抗着身体急需的渴望,抗击着那丫头的诱惑。

  他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

  “我,我带你去医院。”就在这时,那丫头不切事宜的伸手抱住他的手臂,宮慕白抗拒。那只大手不切事宜的碰到了她胸前的那一抹丰满。

  “不行,你必须跟我去医院。”凌潇潇很是坚持,这样的他,让凌潇潇又害怕又担心:“我的车,就在……啊……”

  宮慕白最终还是爆发了,一个侧身把她压在了墙角。

  她以为他是圣人嘛。

  现在他已经用尽全力在抗争了,这丫头怎么就是脑子不灵光呢?为什么不离的远远的。

  “慕……唔……”再次试图开口,只是一个字,便被狠狠地吻住,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蹂躏。

  十八岁的她,第一次被男人吻。

  还是如此不温柔,他急迫的,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中一般。

  嘴唇碾压的她生疼,又紧张。

第4章:一吻,情根深种(2)

  “嗯,嗯!”她闷哼了几声,身子僵直,任由他捧着自己,毫不客气的进入自己的领地。肆意的掠夺。

  当舌尖勾起最原始的欲望,当他品尝到这丫头的甜美,一切好像都无法在克制了。

  凌潇潇笨拙的应和他,只是她还小,她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回应的他舒服。

  以往对他的种种感情,在这时,让凌潇潇清楚的面对了。

  她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那么紧张他,那么在乎他。原来,她对他不知何时,已经情根深种了。

  小手揽住他的腰肢,就像是拥抱了全世界一般。

  这一吻,让她的幸福感,莫名的推上了云端。脸颊嚯嚯的一个劲儿的发烫……在这个冷冷的夜晚,她就像是个小火炉一般。

  几分钟后,宮慕白的手滑在她的……

  就在这一刻,他清醒了:“不!”

  他不能那么做。

  她还是个孩子,他不准许自己伤害她。

  为了抵抗体内的不舒服,宮慕白转身,一头撞在了墙上。就听到“咚”一声,他昏死在了地上!

  等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四周都是花白的世界。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铺,自己一身白色的……

  他抬手,本想揉揉太阳穴,这才发现自己手上正扎着针头。

  “你醒了?”凌潇潇端着一个盒饭,推门走了进来。

  “这,这是哪儿?”此刻的他,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也是了,那剧烈的一撞,险些要了他的命。

  现在他额头上红肿的包包,还没有完全消下去。

  只是脸色变得好了很多,只是眉头依然深锁、惨白的薄唇紧抿着,那难以掩饰的憔悴,着实让人心疼。

  “医院!”当凌潇潇对上他的眼睛的时候,不自然的躲开了,还有些稍稍的羞涩:“饿了吧?我刚做的小米粥,尝尝?”

  宮慕白没有搭理她,沉着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些。

  记忆,飞快的回笼,想起昨晚的事儿,想起自己做过的种种事情,他目光稍沉,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口。

  “来?”凌潇潇端着一碗粥,递到他的唇边。

  宮慕白有些不自然,道了句:“我自己来。”

  “哦!好。”

  宮慕白接过她手中的碗筷,可是眼神儿,依然瞧着她,如此深意的瞧着她……把手上的一碗粥,放在了身边的桌子上。

  凌潇潇看着他:“怎么了?你怎么不喝?”

  他不知道改怎么跟她解释昨晚上的事儿,也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解释。这辈子,第一次宮慕白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我现在还不饿,你今天没去上课?”

  “今天周日啊!”

  宮慕白点点头,可不!周日。

  偶然瞥见病房里的日历牌,看到上边的日期二月十三?十三?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神情带着一份内疚,他确实忘记了她的生日。

  曾经答应过凌家父母,也答应过凌潇潇会好好照顾她。可是可悲的是,第一年他就忘记了这丫头的生日。

  如果他记得,早早的陪她,也就不会发生哪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也就不会……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潇潇,我,对不起啊!我忘记了你的生日。昨晚上……”

  潇潇上前掩住他的嘴巴,抢过话茬儿:“昨晚上,你和生意合作伙伴谈生意。喝醉了!”她的眼神中忽闪着期望。

  她确实很笨,但是再笨她也懂了。

  昨晚上,凌美美和他下了猛药,他拼了命的逃出来。受了生不如死的罪,她心疼还来不及。就算真的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凌潇潇再也生不起气来。

  至于昨晚上那个吻,凌潇潇也胆怯去面对。

  那粉嫩的手指,不小心滑倒他的口里,温热的气息。

  让昨天那个吻,愈发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脑子里。

  凌潇潇心里“咯噔”一下,脸红了个彻底:“对,对不起!”

  急忙把手指抽了回来,两只手不住的搓着:“那个,你,你快吃点吧。多吃点东西,才会好的快啊。”

  “好!”宮慕白不着痕迹的长舒一口气,他接过那一碗小米粥,抿了一口。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只是再多说一句,感觉会更怪异。

  所以,也只能逃避。

  宮慕白很不喜欢那种感觉,可是也无法再多说一个字。

  这一整天,凌潇潇就那么默默地守护在他身边。

  他们在一起没那么多话,但是有种岁月初好的美感。只要能让凌潇潇待在他身边,对她来说就是幸福的。

  傍晚来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病房尤其的安静……

  幽静的走廊里,传来她跑来的零碎脚步声,推门而进。水花飞溅了起来,打湿了她白净的衣衫!

  凌潇潇顽皮的吐吐舌头,瞧了他一眼:“好,好嘛!我会改的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毛毛躁躁的。”

  他总是说,她不像个女孩子。

  像个风风火火的假小子!

  其实还不都是她宠的,一年中,他把她宠的简直无法无天。

  宮慕白没有说话,只是素然的微微笑了笑,凌潇潇递了毛巾,小手奋力的拧干:“你一定很不舒服吧,我给你擦擦。”

  “潇潇!”他呵住了她的动作,看到她失望的模样,他有些尴尬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紧张:“手臂就好。”

  “好!”她笑颜如花,但是看在宮慕白眼里,反而十分的别扭。

  他抢过凌潇潇手上的毛巾:“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看他擦拭起来,很僵硬,及其的不自然。就想帮他,哪知道他大力的把她推到一边:“我说了,我自己来。”

  宮慕白忽然发起脾气来,把她推了个趔趄。

  看着如此紧张的他,还有对自己的态度,凌潇潇实在不解:“你怎么了?这是做什么!”她气得浑身颤抖着,这一年多来,他就没有对自己这么恶过。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不懂!

  宮慕白不做声,随意擦了几下把毛巾扔在一边,一双剑眉下意识的蹙紧,就再也不说话了。她最害怕他不出声了,揪着自己的衣角上前:“你在气什么,难道我对你不好?还是我做错了什么?”

  “是我的关系,跟你无关。”他招手,不让她再说下去:“我这边没什么大事了,你回去休息吧。周一不是还要上课?”

大叔,忒生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叔 或 忒生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倒插门女婿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倒插门女婿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倒插门女婿第九章杜涛的威胁杜涛静静的站在刘雪身边,双手插着西装裤兜里,双眼很直的盯着刘雪,但却沉默不言。刘雪则依旧敲着键盘,丝毫没将杜涛看在眼里。两人就这样维持了好几分钟。“考虑得怎么样啦,刘总。”终于,杜涛开声打破这寂静的处境。“我不需要你的帮忙,更不会答应你的要求,你可以走了。”刘雪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哼~”杜涛哼声一笑,笑得很是阴险,双眼眯了起来,如一双狼眼,不满的瞪着刘雪。“你可想清楚了,我现在这边的身份可不再是你的下属,张姐跟我谈好了

  • 小说极品上门女婿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上门女婿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上门女婿第九章和刘英拼酒他的手很长,又白又嫩,就像小姑娘的手一样,可我注意到他的右手,好像少了根手指头。他一边揉一边叫我也试试。我虽然不信他的话,但这种有尿撒不出来的感觉实在是难受,只好用他的方法试着揉了几下膀胱,确实感觉舒服了一些。又揉了几分钟,憋着的那泡尿终于如愿以偿的撒了出来,虽然过程有些痛苦,但总比憋着强。见我成功尿了出来,他比我还激动,拍着我的肩膀大叫:“出来了,出来了,卧槽,哥们你尿的真粗!”我听了忍不住直翻白眼,心想这是从哪跑出

  • 小说超级经纪人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经纪人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超级经纪人第0009章肮脏交易龙魅儿一听,连忙问道:“赵总,发生了什么?”赵山河回到道:“不知道为什么兰馨反悔,不愿意接演女二号。之前购买合同的时候,老吴为了不得罪兰馨,所以在合同上加上了指定角色的附加条款,如果兰馨不愿意演的话,我们虽然有了改编权,但是去没有办法开拍。”“那就意味着,只要兰姐一天不点头,这本子就一天不能投拍?”龙魅儿紧接着就问了一句道。赵山河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道:“对,如果兰馨不同意出演女二的话,这本子根本拍不了。”“那这怎么办

  • 小说超级小农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小农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超级小农民第九章同床共枕了张冰冰哆嗦了一下,有些害怕。我的手慢慢往上游走,当我的手触碰到张冰冰的内裤时,张冰冰轻声说道:“不要”我冷哼一声,说:“你欺负我,让我做家务,给你端洗脚水的时候,怎么没说过不要呢?”张冰冰知道我是在报复她,开始求饶:“洛天,求求你放过我吧,洛天,以前是我错了”我眯着眼睛一笑,色眯眯的看着张冰冰:“现在才知道错了,你不觉得有点迟了吗?”“好,我可以帮你,我会亲自打电话给百万叔,告诉他是我自己的身体有问题,让他不责怪你,但是

  • 小说黄河鬼妻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黄河鬼妻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黄河鬼妻第九章:逃跑“女尸,什么女尸?”爷爷突的皱紧眉头,目光犀利地看着我,吓得我话卡在喉咙里不敢说,低下了头。“娃子,你不要多想,记住爷爷不会害你就是了,快回屋去。”“爷爷,我……”我看了房间一眼,不敢走近,我怕爷爷已经把女尸放到我屋里,这会儿我要是进去,那女尸肯定会害我。“你这个怂包,你怕啥,快回屋去。”双脚一阵无力,我不敢朝房间走,爷爷叹了口气,拽着我走到房间门口,打开了房间里的灯,随后大步走了进去,扭头看了看左右,说道:“你看看,这屋里有啥

  • 小说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王者荣耀之绝世无双第九章强势击杀比赛进行到三分钟,还可以,只送了四个人头。萧何躲在上路水流中的草丛里,王者荣耀是快节奏的游戏,但有的时候还是要停在来,当萧何赶到的时候团战已经打完了。萧何就躲在草丛里,对面总体实力有着碾压性的优势,他们不着急,一群职业选手会因为血量损失一些就回城么?果然,小乔赶到上路,敌方王昭君终于在草丛里显现了他的身影,萧何神色一凛,就知道会有人藏在这!萧何跑出草丛,貂蝉的位移距离很短,萧何只能选择近身位移,看到萧何冲出

  • 小说温柔的背叛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温柔的背叛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温柔的背叛00943秒大姨妈!多么可怕的三个字啊,当男人最想要的时候,一听到这么三个字瞬间都会感觉整个世界都黑暗了起来,我算了算苏然上次来大姨妈的日子,好像也是该最近来大姨妈了!立刻我心里的欲望就熄灭了不少,我有点失望的对苏然问道:“真的啊?”苏然轻笑了一声,伸出小手在我的小兄弟上捏了一把,然后说道:“当然是真的了,好啦,快点去洗洗手,吃饭了!”我只好失落的去洗手了,其实我虽然跟苏然保证了以后再也不怀疑她,但是在我的心里多多少少的还是有点疑虑,周哲当

  • 小说谢谢你,不娶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谢谢你,不娶我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谢谢你,不娶我第9章把你的脏钱拿回去我是真不明白,陆箫仪想干什么。没错,我爱过他,就算再怎么天理难容,那三年牢也能还清了吧,我如今一无所有,难道他真的要把我逼到山穷水尽才肯罢休吗?他当真就这么恨我?心里针扎一般的疼,我伏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这情景像极了三年前在地下室那一幕,只是,我早已不再对这个男人抱有一丝希望。陆箫仪双手背在身后,静静的看着我。良久,我的情绪渐渐平复,擦干脸上的泪站起来,我面无表情的朝里走去,罢了,随他吧,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做

  • 小说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绝地求生之今晚吃鸡第九章:可恨的天命圈就像夏天这样,当一个人技术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他们就会比别人多想的多,一般聪明人会比常人多想接下来三步怎么走,夏天这样的人就会想五到六步后路,就是这样,比常人考虑的更远,才会是胜利者…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厉害,每个成功的人士都遭受过非正常人可以吃的苦,才会比常人走的远。接下来,那就是夏天的屠杀了,一个狙击手找到了好的隐藏点和至高点,那Y城里的人为了跑毒就必须走夏天这里上山,要不就得经过一段麦田,不

  • 小说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绝地求生之全服苟王第九章杀那个穿小裙子的他刚说完,又是一声枪响。“砰!”“weishen最终杀死了dajiadie,-left56!”葛涛打开门正准备去救老唐,脑袋探出的那一霎,游戏人物就啊了一声。“weishen使用AWM击倒了weiguo12!”童浩微微一愣,他根本就没想到,伟神会这么快就杀回来。他急道:“快爬进来!”可惜已经迟了。伟神根本就不给葛涛爬回屋子里的机会,直接补了一枪。“砰!”“weishen最终杀死了weiguo12,-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