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吾家萌夫初养成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3 6:29:53 来源:网络 []

书名:吾家萌夫初养成

第一章 第一次见面

一九九三年八月,下午两点,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吾家萌夫初养成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顾小懒腆着小肚子四仰八叉的躺在院子前那颗大槐树底下放着的躺椅上乘凉。一台组装的小电风扇在旁边呼啦呼啦的吹着,吹一会儿就停一下,顾小懒就愤愤的抬起肉爪子在那台电风扇的“脑袋”上使劲砸一下。这破电扇才重新开始转动。

这破风扇,非得让人狠狠地砸几下才过瘾。

由于天热的缘故,使的她心情特别烦躁,越烦躁越热,再加上那台电风扇吹出来的风又是热的,非但没给人凉快的感觉,反而让她觉得比刚才更热了。

顾小懒烦躁的翻了个身,拿自己的小肉爪子对着脸使劲扇风。

刚才她又做恶梦了,梦见自己又回到了五岁的时候,大哥因为父母离婚高考发挥不利落榜,受不了打击跳楼**的情景。版权huijindi.com那一地的红色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盘亘在她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以前她是不懂的,可是现在每次梦到大哥跳楼,一颗心都绝望的缩成一团,让她心痛的想要昏过去。她能够体会大哥当时那满满的绝望。

想到这里,顾小懒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里下定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住这个家,绝对不会让不相干的外人破坏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

说起来,顾小懒是一个月前回来的,她记得自己出了车祸死亡后在地府等待转生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地府新百年特庆,以前连瓶康师傅冰红茶都没抽到过一瓶的人在那次抽奖的时候居然抽到了特等奖——带着记忆转生。

她一开始挺郁闷的,觉得带着记忆到下辈子是件折磨人的事情,哪知道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四岁的时候。

起初她狂喜过,疑惑过,恐惧过,生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了。说明huijindi.com不过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了,她那颗担忧的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去了,她知道自己真的回来了。

回来的顾小懒不止一次的在心里感到庆幸,幸好她回到了四岁的时候,这个时候父母的感情还没有破裂,大哥还在上高二,并没有参加高考,也没有因为落榜而受不了打击跳楼**。虽然最后没死,但是却摔断了脊椎骨,从此瘫痪在床上,毁了一辈子的前程。NaiNai也没有因为父母离婚被气的脑充血去世,他们一家还是村里的模范幸福家庭。

真好!

所以顾小懒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这次无论如何,她也一定要好好地守护住这个家,让一家人幸福的生活下去。

只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太骨感,所以顾小懒才会这么烦躁。

家里种植的大棚蔬菜已经在这一带打开了市场,每天都有人来找顾爸谈生意,不可能让顾爸不出来见人,这样不现实。汇金地而且她也不知道那个勾搭顾爸的小三此刻有没有跟顾爸认识。还有顾妈,想要改变她“女人结婚后就一定要为这个家庭牺牲奉献一切”的思想太难了,并不是说就反对顾妈对家人好,只是这个好的前提是不能把自己给糟蹋的不像样。

像顾妈这样省吃俭用,明明才三十多岁的人硬是给糟蹋的像个四十好几的农村大姐,顾小懒觉得,如果她是顾爸她肯定也会被小三诱惑的。

况且自从顾妈生了她之后身材就开始发福,一米六三的个子,体重却欢脱的朝着一百五十斤的大关上一路狂奔,她在旁边看着都替老妈着急。

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改变顾妈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哎!”想到这里,顾小懒忍不住叹了口气,她的任务艰巨啊。

“小丫头片子叹什么气?”顾爸从外头回来,正好听到顾小懒的叹气声,再看她躺在躺椅上那肉呼呼的一团,配合着那愁眉苦脸的表情,顿时就乐了。原文huijindi.com他走过来一把捞过女儿,坏心眼的拿胡子使劲蹭了蹭她肉呼呼的小脸,“来跟爸爸讲讲,又是谁惹我们小懒不高兴了?”

说完又要拿胡子去扎顾小懒肉呼呼的脸,被顾小懒嫌弃的拿肉爪子给拍开了,她强压下心底对顾爸那极端复杂的感情,一本正经的说:“老爸,NaiNai说了,你下次要是再拿胡子扎我的脸,就让我告诉她,让她收拾你的。不过,看在你是我爸爸的份儿上,我就不举报你了。”

顾爸听到女儿的话,顿时给逗乐了,跟着做出感动状:“哎呀呀,还是我们小懒最孝顺爸爸了。”说完就要再拿胡子扎顾小懒的脸,结果被顾小懒给一把推开了,“我是怕你等下又被NaiNai拿着拐棍追着满院子跑,我丢不起那人。”说完还撇了撇嘴。

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把顾爸逗的乐的不行,他捏着顾小懒的鼻子晃了晃:“小丫头,你知道丢人是什么意思吗?”

还敢嫌弃自己老子丢人,嘿,这丫头快要成精了。

“热。汇金地”顾小懒被顾爸抱了这么一会儿,脑门上的汗珠就直往外冒,就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顾爸也热,所以就将顾小懒放到了躺椅上,问她:“你哥呢,还没到家?”

顾小懒的哥哥叫顾勤,现在在县一中念高二,顾家所在的小镇离县城比较近,回来只坐二十分钟的车,所以每个星期都会回家一趟。

反正顾家现在也不缺那点车费钱,正好孩子回来了还可以给他改善一下伙食。

“没有。”顾小懒摇摇头,心里也挺急切的。她回来都一个月了,还没见到老哥呢,说不想念那肯定算是骗人的。她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一对翅膀飞到一中去见老哥。

因为顾勤开学就要升高三毕业班了,所以学校没给高二的学生放假,这两个月都在学校补课,每个月的月底可以回家住两天,让学生休息的同时正好回家拿生活费,而这两天的时间也是为了照顾那些家里离县城比较远的同学。

“乖乖,来吃西瓜咯,NaiNai特地放在井里面镇过的。”顾NaiNai从旁边的厨房里端着一盘切好的已经去皮去籽的西瓜出来。顾小懒看到NaiNai手里端着的西瓜,眼前顿时一亮,这西瓜是自家种的,沙瓤的,甜的很。这种没打过催长素,自然成熟的西瓜以后可买不到了,她没回来之前每年夏天都要在心里念很久的。

所以顾小懒这会儿也不热了,麻利的从躺椅下爬下来跑到NaiNai跟前前眼巴巴的看着她手里端着的西瓜。那湿漉漉的小眼神,看的老太太一颗心都软了。赶紧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小银叉子叉了一块西瓜喂给她吃,顾小懒吃了一块西瓜,甜的她眼睛都眯起来了。顾爸在一旁看女儿一副幸福陶醉的模样,突然也想吃西瓜了,于是伸出手也想去捏一块来吃,结果连盘子边儿都没沾到就被顾NaiNai给一手拍掉了:“厨房里还有,你自己拿去,这么大的人了还跟自己孩子抢吃的。”

顾爸被顾NaiNai说了也不以为意,笑呵呵的到旁边的压井边压水洗了手,然后进了厨房。

顾爸拿了一块西瓜出来,一边啃一边问顾小懒:“你妈呢?怎么也不在家?”大热天的往外面跑什么呢,热死个人。他是要出去见客户,拉单子,要不然他才不愿意出去。

顾小懒抬头看着顾爸,那大口大口啃西瓜的样子可是跟在外头看到的文质彬彬的模样大相近庭,顾小懒这个时候很想让外面那些甘愿要当小三小四小五的女人来家里看看顾爸此刻的样子。你们所迷恋的那个文质彬彬,谈吐风趣的男人在家里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顾爸见小懒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看,顿时就乐了,把手里那块啃的快剩下皮的西瓜皮递了过来:“小懒,是不是要跟爸爸换西瓜吃?”

顾小懒盯着那块西瓜皮,又抬头看看顾爸:“……”

顾NaiNai对顾爸嗔道:“怎么给人当爹的,有你这样拿西瓜皮跟闺女换西瓜吃的老子吗?真是越大越没个正形了。”说完顾爸又转头去哄孙女,“乖乖不要跟你爸一般见识,咱们吃自己的西瓜,崩搭理他,他就是个没人理。”

“没人理”是这个地方的地方话,意思跟“狗不理”差不多,都是让人不想理的意思。

顾小懒没吱声,而是伸出小肉爪子接过了顾爸递过来的西瓜皮,转身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

她这个举动可是把顾NaiNai给乐坏了,直夸小懒懂事了,顺便再把顾爸给说一顿:“瞧瞧我们家乖乖多懂事啊,还知道给爸爸扔西瓜皮了,可不像某些给人当老子的,就知道拿孩子开心。”

顾爸讪讪的笑了笑,接着又满脸自豪的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们家小懒是谁的闺女。”

顾小懒看着顾爸:“……”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老爸也这么厚脸皮自恋的时候……

……

顾勤是在傍晚的时候回来的,这次回来还带着他一个哥们,是他的同班同学兼舍友。对于顾勤带回来的这个同学,顾家上下都很热情的表示了欢迎。

只不过在顾小懒在看到大哥带回来的朋友时,脸上的表情却诡异到了极点。这人除了身上的气势弱了点之外,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完全就是她在地府轮回司见到的那个人的缩小版。

顾勤跟家人介绍:“爸妈,NaiNai,这位是我哥们,叫吴越,跟我住一个宿舍。”

听到大哥的介绍,顾小懒才突然恍然大悟:哦,原来他叫吴越啊……

第二章 做我男朋友吧

顾勤跟家人介绍完了自己的好友,又将家人介绍给好友:“这是我爸,这是我妈,这是我NaiNai,我们家的一家之主。”然后又弯腰将顾小懒给抱了起来,重点跟朋友介绍,“这丫头就是我常跟你提到的小妹,小懒。”说完又跟顾小懒说,“小妹,还记得哥哥上次给你带回来的电风扇不?就是这个哥哥给你做的,要谢谢人家。”

顾小懒没跟吴越说谢谢,而是盯着他看了那么几秒钟,然后说出了让吴越记一辈子的话来:“哥哥,你做我男朋友吧~”

等说完了,顾小懒才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悔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尴尬的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瞧瞧这都说了什么,太丢人了!

众人:“……”

吴越:“……”

最后还是顾NaiNai先回神,“噗嗤”笑了出来:“哎呀呀,我们乖乖真聪明,现在就知道跟哥哥交朋友了。”说完不忘瞥了顾爸一眼,意思不言而喻,肯定都是他教坏了她宝贝孙女。

顾爸被老太太瞥了一眼,面上顿时有些讪讪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跟着赔笑脸。

顾爸跟顾妈以前是初中同学,那时候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上学的年纪普遍偏大,顾爸17岁,顾妈16岁,两个人都念初三。顾妈那时候人长的漂亮,套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校花级别的。只是这校花的理科不怎么好,尤其是化学跟代数,从考的第一张卷子开始,分数就没超过三十分的。那个时候的顾爸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对顾妈这样的成绩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就提出每天放学给她补习。这么一来二往的,两个人就早恋了,毕业的时候两个人一时冲动就偷尝了禁果,也就是那一次有了顾家老大,顾勤。

后来两家家长知道了这事儿,合计了一下,就在村里摆了喜酒,顾爸跟顾妈就这么结婚了。

好在顾NaiNai开明,从来没瞧不起过顾妈这个儿媳妇,也没给她穿过什么小鞋,相反坐月子的时候跟伺候自己闺女似的细心体贴。她不怪儿媳妇,但不代表她就不气自己的儿子。家里省吃俭用的从牙缝里扣点钱出来给这小子念书,不学好也就罢了,还给人家姑娘的肚子给弄大了,你说他们老顾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哟。

所以刚才顾小懒对吴越的那句“做我男朋友”脱口而出的时候,顾Nai**一个瞥了顾爸一眼,意思不言而喻。都是你这个当老子上梁不正下梁歪,教坏了闺女。要不然孙女一个才四岁的小丫头,她能知道什么?

顾爸心虚,自然是不敢答话。顾妈也心虚,所以也没有开口。

顾NaiNai瞥完顾爸,继续逗孙女,回过神来的顾勤也觉得好笑,跟着NaiNai一起逗弄小懒,刚才还诡异的气氛慢慢缓和,又恢复了刚开始的融洽。

倒是吴越,看着顾勤怀里抱着的跟只雪团子似的顾小懒,嘴角翘了翘。然后从兜里掏出几块包装精致的巧克力塞到顾小懒的手里,末了还伸手摸了摸小丫头毛茸茸的脑袋。那一头柔软的头发更是让吴越心情又好了一分。

倒是顾勤对好友的举动感到诧异,他跟吴越同学两年,又同一个宿舍住了两年,对于这位的脾气秉Xing可是清楚的很。这位别看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其实Xing子最轴(怪)了。他从来不让人碰他,他的东西别人没经过他的允许也都不能动一下,就是他睡的那张床也不许人坐一下。有一次班里有个同学到他们宿舍玩,在他的床上坐了会儿,这小子回来知道后硬是连被子带床单的卷吧卷吧都给扔了,那张床都让他里里外外的擦洗了三遍。

为了这事儿还跟那个男同学闹僵了,就是现在两人的关系也没缓和过来。

就是这么一个洁癖到令人侧目的人,今天居然还主动伸出手摸了摸他妹妹的脑袋!

顾勤觉得明天的太阳肯定会打西边出来。

太不可思议了!

然后顾勤就警惕的朝旁边挪了挪脚,吴越的Xing子他再了解不过了,刚才摸小懒的脑袋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弦给搭错了,万一自己小妹贪玩,脑袋上弄了灰,这小子等会儿反应过来指不定能把小懒给丢水池子里里里外外的给擦洗上三遍,就跟他“伺候”宿舍里他睡的那张床似的。那床能受得了,小懒这么小个孩子可受不了那样的折腾。

吴越可能是看出了顾勤的心思,只是笑笑,却没解释什么。他能说自己觉得小丫头肉团子似的小模样很可爱,所以一时手痒才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么?肯定不能,要不然他这个朋友看自己的眼神只会更加的奇怪。

顾小懒此刻也仗着自己现在还是个小孩子,不懂事,厚着脸皮将刚才的口误给混过去了。不过她看看手里包装精致的巧克力,眼角忍不住跳了跳,因为包装纸上一水儿的英文,她愣是只认出一个单词——巧克力。若是以前的老师知道她现在也就只能认出个“巧克力”的单词,不知道会不会哭死。

不过嘛,即便顾小懒看不懂巧克力包装上的字母,但是也知道这东西绝对是国外进口的。毕竟这会儿可是93年,国外进口的东西还是很稀罕的。就是后世,正宗的进口巧克力也不便宜,反正顾小懒肯定是舍不得买来吃的。

别看只是几块巧克力,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个吴越家的家境状况,非富即贵啊。

这样一想,顾小懒拿着那几块巧克力倒是心安理得,反正人家也不缺这点东西。

她熟练的将巧克力的包装撕掉,第一块自然是给NaiNai吃,第二块给顾妈,第三块给顾爸,最后剩下的一块她犹豫了一下,目光在顾勤和吴越之间转了一圈,然后跟顾勤一人半块将那块巧克力分吃掉了。

吴越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小丫头分东西,瞧那熟练自然的动作一看就知道平时做惯了的。

顾小懒瞥了一眼笑眯眯的盯着她看的吴越,一本正经的说:“糖糖是哥哥给的,哥哥家一定也有更多的糖糖对不对?”所以就不用分给你了,反正你家里还有很多。

吴越被小丫头这种霸道的逻辑给逗笑了,也不顾对他满脸戒备的顾勤,非常自然的伸出手又在顾小懒的脑袋上揉了揉:“要是小懒爱吃的话,下次哥哥来了还给你带。”

顾爸到底是帝都大学毕业的,这点见识还是有的,一看吴越将那巧克力拿出来就知道是国外进口的,虽然巧克力的牌子他也不懂,但是却也知道这东西可不是便宜货。所以听吴越说下次来了还给顾小懒带,连忙开口婉拒:“小懒她就是个小孩子,能吃出什么好来,下次可别再给她带了,带了她也吃不出来,糟蹋好东西。”

顾小懒听到老爸说自己这是在糟蹋好东西,不由得有些愤愤,她攥着两只小肉拳头撅着嘴鼓着眼睛瞪着顾爸以示抗议。

顾爸扭过头去假装没看到小懒抗议的小眼神。

吴越在一旁看的好笑,伸手摸了摸小懒的脑袋:“别怕,哥哥下次还给你带。”

“那么贵的东西……”顾爸还要拒绝,却被吴越给打断了,他不在意的说,“反正放在家里也没人吃,既然小懒喜欢吃,倒不如拿来给她打发时间。”

顾小懒也在一旁点头,在顾勤怀里把小胸脯一挺,说:“就是就是,放那儿时间长了就坏掉了,还不如都拿来给小懒吃。”进口巧克力啊,这年月有钱都未必能买到。

……

吃饭的时候,顾小懒很是殷勤的给吴越夹菜:“吴越哥哥,吃鸡腿。吴越哥哥,这个红烧肉是NaiNai的拿手菜哦,尝尝……”

吴越看着碗里堆的满满一碗的菜,哭笑不得。倒是顾爸跟顾勤这父子俩在一旁看的满眼嫉妒,这死丫头也没说给老爸(大哥)夹筷子菜,对一个不认识的居然这么热情,真是个小白眼儿狼。

甚至顾勤都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带吴越这厮回家了,要不然今天他这待遇就是自己的了。

面对顾家父子俩几乎要实质化的怨念目光,吴越觉得压力山大,只是看到小丫头一脸期待的拿湿漉漉的小眼神瞧着他,他又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将碗里那些菜吃掉。

一顿饭吃下来,吴越从来没觉得这么漫长过,虽然顾家老太太做的菜味道很不错,只是配着顾家父子俩那怨念的眼神下饭,他真怕会消化不良。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一肚子怨念和嫉妒的顾勤就迫不及待的催促吴越赶紧走,本来还想让他留家里住的,可是现在看来却是自己引狼入室,让他把自己在小妹面前的风头全抢了。还有顾小懒那小没良心的,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黏着他,反倒去黏着吴越那厮。说起来这姓吴的长的还没他好看呢,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到底黏着他什么?

吴越哪会看不出来好友的那点小心思,只是对他这种跟幼儿园小朋友护玩具一样的幼稚行为很是无语。

倒是顾小懒一只肉爪子攥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吴越哥哥,你还没给我答复呢。”

顾小懒见吴越一脸的问号,就知道这货肯定算是忘了,于是拿一双水汪汪的的眼睛瞧着他:“我跟你讲的,做我男朋友的事情啊。”这也太会忘了。

吴越:“……”

顾家众人:“……”

这回顾爸先反应过来,一弯腰直接就把顾小懒给抱自己怀里了,然后用自己的胡子去扎她:“小丫头知道什么叫男朋友吗,嗯?看爸爸怎么扎你……”于是父女俩顿时闹成一团,这才解了众人的尴尬。

第三章 尿床

吴越是客人,家又不在这个小镇上,也没什么亲戚在这里,自然是不能让人家大晚上的回去。就算要回去,外面也没有车给他坐。所以吴越当晚就跟顾勤睡一间屋子,只不过顾勤还记着吃饭时候小妹无视他反而殷勤的招待这位的事儿呢,,所以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用形象一点的形容,那就是一副酸不拉几的表情。

吴越不以为意,决定不跟这个智商已经严重退化的幼稚小孩儿一般见识,洗了澡回来准备睡觉,他的作息一向很规律,哪怕平时再忙晚上十点总会准时上床睡觉。

顾家先前不知道顾勤会带同学回来住,事先没准备,所以收拾房间的时候索Xing就让他先跟顾勤睡一张床,好在顾勤的床够大,睡两个大男孩也不算太挤。不过吴越有洁癖,让他跟顾勤睡一张床绝对是在折磨他,即便顾勤是他的好友之一。

所以等吴越洗完了澡回来看到顾勤酸着一张脸坐在床边的时候,顿时头疼了。虽然也知道自己在别人家做客还是少整点事儿的好,但是一想到要跟顾勤凑合着一张床上睡一夜他就忍受不能,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就一张床?”咱们俩一起睡?

顾勤本来还酸着一张脸的,可是看到吴越这张纠结的脸顿时就高兴了,至于吴越是他带回家的客人这件事他故意忘记了。他现在一想到某人因为洁癖晚上睡不好觉就幸灾乐祸的想笑。

吴越也算看出来了,这姓顾的就是个典型的妹控,他暗自运气,他绝对不会跟个妹控一般见识。才怪!

不过吴越还没来得及出手教训教训某个妹控,房间的门就开了,顾小懒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门缝里冒了出来,见到吴越连忙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走进来把怀里抱着的手工制作的小猪布偶枕头塞到吴越怀里:“吴越哥哥,这个枕头给你用。”

一旁的顾勤顿时就嫉妒的眼睛都要红了:“小懒,你偏心,这个小猪枕头你都没给哥哥用过……”言下之意就是,难道你亲大哥还不如一个外人么?顾勤现在简直要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应该把这小子带回来,结果还要跟他抢妹妹。

吴越接过小懒塞给他的小猪枕头,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正咬牙切齿的顾勤一眼,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觉得非常解气。于是他伸手摸了摸小丫头毛茸茸的脑袋,温和的开口道:“那哥哥就谢谢小懒了。”

顾小懒见吴越收下了自己的小猪枕头,顿时嘴一咧,呲着一口小白牙:“不用谢。”

这时候顾NaiNai在外头喊顾小懒回去睡觉,顾小懒应了一声,然后对吴越说:“吴越哥哥,你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哥说哦,不用跟他客气。那我去睡觉咯,拜拜~”说完踏踏踏的跑了。留下气的脸色铁青的顾勤在那儿纠结着:“这死丫头,我以前都白疼你了。”

吴越看着顾勤这幽怨样儿就觉得特别解气,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在他的瞪视下抱着小猪枕头好心情的上床睡觉。他这个朋友什么都好,人聪明,Xing格也温和,只是有一样不好,就是一碰到他家这个妹妹智商就直线下降。就是个典型的妹控。

……

顾小懒见到吴越后太过兴奋,结果就乐极生悲,晚上尿床了。

第二天顾小懒起来后,看到身下凉席上自己画了一大块地图,就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太丢人了太丢人了,她那么大个人居然还会尿床……

趁着NaiNai他们还没发现,顾小懒赶紧爬起来将那床席子卷吧卷吧,打算弄到外面去拿水洗一下。结果忽略了自己的小个头,那床卷好的席子竖起来都要比她高出不少,能席子从床上弄下来就不错了,更别提弄到外头洗了。顾小懒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将席子给弄到外头,看到顾NaiNai就坐在门口,一边择菜一边笑的合不拢嘴,顾妈更是似笑非笑的瞅着她:“小懒,你抱着席子要干啥去啊?”

顾小懒的脸刷的就红了,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她抱着那张被自己画了地图的席子恨不得能在地上刨个洞钻进去。

不过顾小懒是谁啊,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尴尬之后,就理直气壮的挺着小胸脯开口道:“昨天晚上太热了,我出了很多汗,席子都被我汗湿了,我要拿出去洗一洗。”

顾小懒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把顾NaiNai给逗的直乐,脸顾妈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恨恨地拿手指戳了一下顾小懒的脑门,从她手里接过席子:“行了,画地图就画地图呗,还死不承认。拿来我给你洗吧。”

顾小懒听着就不乐意了:“我才没有画地图,是真的被我汗湿了。”这个关乎面子问题,无论如何打死都不能承认自己昨晚尿床了。

“对对对,就是被汗湿的。”顾NaiNai在一旁笑的直打跌,菜都择不了了,还要去逗弄小孙女,结果顾小懒恼羞成怒,直接转过身去给她和顾妈一人一个后脑勺,更是把那婆媳二人给逗的笑个不停。

“妈,艾菊,你们俩大清早的笑什么呢?”顾爸扛着农具从外头回来,一见这婆媳俩都在那儿笑个不停,就忍不住问道。

顾妈忍着笑,那手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泪珠子,朝顾小懒努努嘴:“你去问你闺女吧。”说完又笑。

顾小懒这回彻底被惹恼了,转过脸朝顾妈做了个鬼脸,跑到顾勤房间里去祸害她哥去了。

……

吃早饭的时候,差不多顾家全都知道顾小懒尿床的事儿了,于是在饭桌上又狠狠地笑话了她一顿,尤其是顾爸,笑的最大声。气的顾小懒差点忍不住拿碗里的鸡蛋羹糊他脸上去,叫他再笑!

其实顾家人觉得,一个才四岁的小娃儿尿床本来就是正常的,偏偏这小娃儿还一本正经的拿着当回事儿,还想着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毁尸灭迹,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好笑。

第四章 开导大哥

吃过了饭,顾爸照例捞起顾小懒想用胡子扎她胖嘟嘟的小脸,结果被顾NaiNai一个拐棍抽在身上:“没看见乖乖正吃饭吗,还这么祸害她,我看你又是皮痒痒了吧?”说完手里的拐棍又在顾爸身上抽了一下。

顾爸挨了顾NaiNai的训,这才面色讪讪的将顾小懒给放回原先坐着的椅子上,一面儿拿眼角瞥着被憋的一脸通红却又不甘心笑出来的顾勤和吴越,暗示顾NaiNai好歹在孩子跟前给他留点面子。

顾NaiNai哼了一声,当老子的都不在意自己的脸面,我还给你脸干什么?

顾爸只得讪讪然的咳了两声,但是又一时忍不住,拿手揉了揉顾小懒的头发。顿时,小丫头原本被顾NaiNai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就被他给揉乱了,在头顶毛茸茸的堆成一窝。再配上小丫头无语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引人发笑。

于是顾爸就很不厚道的笑起来,然后被顾NaiNai给拿着拐棍撵了出去,还追的满院子跑。

顾NaiNai早先因为家里出了一位给清宫里做菜的御厨,后来那段时间闹起来的时候,因为成分不好被人关进牛棚,吃了不少的苦。腿上的病根儿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一到阴雨天就腿疼。现在年纪大了腿脚更是不便利,医生说没事儿就让她多走走,活络血管。偏偏顾NaiNai嫌腿疼,就大愿意挪动,所以顾爸就经常惹顾NaiNai生气,让她满院子撵自己。

顾爸也算是煞费苦心。

吴越看着院子里老太太举着拐棍在后头撵着顾叔叔,就很是无语的扭头看向正憋笑憋的满脸通红的顾勤,再看看一脸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一勺一勺的挖着自己碗里的鸡蛋羹慢慢的吃着的顾小懒和一边麻利的收拾碗筷一边催着小丫头赶紧吃饭的顾妈,突然觉得,这一家子还真是有趣。

“你这丫头,你看看,一碗鸡蛋羹你吃了这么长时间才吃掉上面一层。”顾妈忙着洗碗,所以干脆就抢了顾小懒手里的小勺子,打算自己喂她吃,不过顾小懒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肯让顾妈再喂她吃饭?更何况,这儿还站着个让她心仪的人呢,所以顿时就不愿意了,嘟着一张嘴:“我要自己吃!”她哪里吃饭慢了,这是在细嚼慢咽好不?

顾妈拗不过她,只得又把勺子还给她:“又不愿意让人喂,那你倒是快点吃啊,你看看,我们都吃好了你一碗鸡蛋羹还没吃完。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吃饭这么慢香香的。”

顾小懒被顾妈说的有点委屈,于是就嘟着嘴仰头看着她不说话,表示无声的抗议。顾妈被她这么看着就先投降了:“行行行,小祖宗,你想吃多长时间就吃多长时间,我再也不说你了这可以了吧?”

顾小懒满意了,终于拿着勺子继续吃自己挖自己碗里的蛋羹开始吃。

吴越一直在一旁看着顾家母女二人的互动,到这会儿终于忍不住抽抽着嘴角把脸扭到了一边去,他怕再看下去自己会笑出来。他可没忘了自己现在还在顾家做客呢,要是真笑出来那就太失理了。

顾妈一脸无奈,也不知道自己这闺女到底是随了谁,古灵精怪的。她索Xing就不去管顾小懒了,收拾了碗筷端到厨房去洗刷。

顾小懒一边慢香香的吃着碗里的蛋羹,一边斜眼瞥着给自己挑鱼刺的大哥,瞅着他认真的面孔和细致的动作,不知怎么的鼻子就有些发酸。大哥没摔断脊椎骨之前只要在家,一直都是这么细致的照顾着她的。再想想大哥瘫痪在床上后,那灰败的神情和绝望的眼神,顾小懒一颗心就痛的直抽。

“大哥,你为什么一个月都不回来?”顾小懒既然决定不能再让大哥重蹈以前的覆辙,自然是要时时刻刻的对他进行洗脑,一定要让他对高考不那么在乎为止。太在乎高考的成绩,情绪就容易被考出来的成绩影响,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考生因为高考成绩精神时常呢。再来就是一定要提高大哥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行,怎么能因为一点挫折就跳楼?人的生命多宝贵啊,怎么可以动不动就用**来结束生命?那样不但对自己不负责任,对父母而言更是最大的不孝。

“因为大哥要升高三参加高考了啊,所以要补课,就不能经常回来了。”顾勤对顾小懒这个妹妹可以说是有问必答,他一边将挑好了鱼刺的鱼肉放到顾小懒的小碗里,一边笑眯眯的回答道。他又怕只有四岁的小丫头听不懂,于是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就跟爸爸以前考大学一样,都要先参加这次的高中考试,然后才能去上大学。”

“哦。”顾小懒假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又问:“会有很多人跟大哥一起考吗?”

“那当然啦。”顾勤点头,“全国各地的上高三的大哥哥大姐姐都要参加高考的。”

顾小懒等的就是大哥这句话,于是赶紧露出一个担忧的表情:“那么多人一起考啊……那万一大哥没考上怎么办?”

一句话把顾勤给问的愣住了,说实话,要不是小丫头今天问起来,他还真没想过自己会落榜的事情。也不乖顾勤如此自信,他现在就读的县一中是县里最好的一所高中,在全国的升学率排名都算是中上的,他在学校的成绩又在全年级前十里面,要是他考不上那下面估计也就没几个能考上了。这就是许多人的思维惯Xing,顾勤也是。他的成绩好,所以就认为自己高考时一定能够上榜,完全忽略了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意外,比如有人可能会考场常超发挥等。

顾勤因为顾小懒一句话陷入沉思,吴越也看了顾小懒一眼,若有所思。倒是顾妈正好从厨房进来,一进来就听到顾小懒说大儿子考不上,顿时就怒了:“顾小懒,你说什么浑话呢?”

现在全家人都把心思集中在顾勤身上,就盼着他能考上个名牌大学,这样父子俩都是名牌大学生,这说出去多有面子啊?结果这死丫头还故意在旁边说这些丧气话,真是白疼她了。

顾小懒委屈的看着顾妈,瘪了瘪嘴:“我又没有说错,本来就是啊,别的大哥哥大姐姐都有可能考不上,凭什么大哥就一定能考上?不是说有很多很多大哥哥大姐姐跟大哥一起考吗?”

顾妈被顾小懒左一个考不上右一个考不上给气的不行,但是看小丫头那小小的一团,又舍不得说她什么,最后只能恨恨拿食指戳了一下小懒的脑门:“你大哥一定能考上!”

“爸爸说了,不能给大哥压力!”顾小懒摸了摸自己被戳的脑门,大声抗议道,然后又扭头安慰顾勤,“大哥,就算你考不上也没关系,等我长大了我来养你。”

顾妈这回倒是被逗乐了:“等你养,黄花菜都凉了。”

吾家萌夫初养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吾家萌夫初养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皇上,请自重! 13章(第十二章:这对兄弟)

    原标题:皇上,请自重!13章(第十二章:这对兄弟)小说名字:皇上,请自重!第十二章:这对兄弟我笑笑,很温和地说:“六王爷。”然后,我往外走,装作不认识他。是啊,和他夜夜约会的,是小宫女,可不是皇后,天下相像的人,多的是了。不过这个也是我用来说服我的理由,他是根本不看的。比我更快,大步而行,越过我的时候,还可恶地用肩头来撞我。撞得我差点倒是,世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太后也送小八出来,看到这样,非但没有出声为我说句话,还说:“皇后,怎能跟六王爷抢着走,你倒以为,这是你季家啊,普天之下,还是有皇下管着的

  • 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 13章(第十三章 这个男人真可恶!)

    原标题: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13章(第十三章这个男人真可恶!)书名:染指军婚:老公送上门第十三章这个男人真可恶!可是半年来了,他做足了措施,每一次都是挑选她的安全期,如果性欲来了,完事后,他都会吩咐雪姨给她服食避孕药。甚至是趁着她睡熟的时候,让医生在她的身体里放了一针避孕针。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让人将她身体里的避孕针取出来,再打一针。他的目的不是让她怀孕,而是让她为自己曾经所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他也未曾想过要什么孩子,就算是要孩子,那个能够承受他种子的女人,不会是她。况且,他也未曾考虑过她。当然

  • 苦蜜 13章(第十三章回家)

    原标题:苦蜜13章(第十三章回家)小说:苦蜜第十三章回家我再次醒来是在袭声的房间里,看到熟悉的房间景象,感觉一切都没有变,就像我从来都不曾离开过这里一样。有脚步声走了进来,我知道是袭声,可是我却无法在面对他了。我虽然很开心能够再次回到这里,能够再次见到他,可是我要如何跟他解释我为什么会出走?又或许他是不在意的……“既然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袭声站在床边,直接拆穿了我,我能闻到他手中的米粥的香味,没出息的肚子再也装不下去了,咕噜噜的叫起来。我坐起来,被子滑落的时候,才发现我竟然什么都没穿。我抓紧

  • 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 13章(第十三章 嫁入相国府)

    原标题: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13章(第十三章嫁入相国府)小说名:拒嫁残王,凤妃不得宠第十三章嫁入相国府不日,宫中便传出消息。相国大人之胞弟一品文官苏幕笙大人不幸坠崖身亡。其未过门的妻子秦娆苒为表夫妻情深,甘愿披麻戴孝如期嫁入相国府,为他守身。月圆。木窗外,竹林沙沙作响。趁着巡逻队伍走过,一条黑影一闪,就潜进了亮如白昼的屋堂。一位老妈妈和两个女婢正跪坐在灵堂前不断地念着经书,焚烧着纸钱。黑影悄无声息的来到她们身后,右手一扬,三枚细小散发着金属光泽的银针就向她们飞去。三人皆无声倒下。“什么人?”白色

  • 听说爱情路过我 13章(第十三章 被吓到了)

    原标题:听说爱情路过我13章(第十三章被吓到了)小说名字:听说爱情路过我第十三章被吓到了李玉儿因为惦记着苏言口中的大餐,一下课就飞一样的奔回了宿舍,打开门刚好看到韩子涵几人正要出门,立刻一副恨恨的样子,站在门口堵住几人。“我如果再晚回来一会,你们是不是又要背着我去吃好吃的!”“哪敢?你这不是回来了吗?”“就是,这不是等着你呢吗?”几人赶紧的赔罪。“哼!”李玉儿气愤的一声怒,让苏言三人不禁偷偷的笑起来!“你在不快点,我们就真的不等你了啊!”苏言撇着眼道。谁知李玉儿却不紧不慢的走到苏言面前,满脸得意

  • 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 13章(第十三章 家务事)

    原标题: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13章(第十三章家务事)书名: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第十三章家务事倚靠在林君笑房间的门口边,楚天娇嘲弄的望着用纱布包着头的林君笑,嗤声的笑了起来,眼神中对林君笑有着无尽的嘲讽,以及怜悯之意。原本让林巧儿搀扶自己起身,不想耽误事的林君笑,执意要在第一时间见到赵承凤,可失血过多的她,再加上头部受到重击,人有些恍惚,连站稳都是难事,更遑论是自己走路了。这会见到楚天娇竟然来自己这里,不由得有些动怒。“公主害了人之后,都会这般的不在意,从未有过半分的反省吗?”林君笑开口,并非是指

  • 嗜血总裁,暖个床吧 13章(第十二章 折磨)

    原标题:嗜血总裁,暖个床吧13章(第十二章折磨)小说名字:嗜血总裁,暖个床吧第十二章折磨深海别墅里,秦芯孤单的站在客厅,乔辰深穿着睡衣居高临下的走下楼来。看着那不丁点的小人,落寞的站着,竟然让他有了马上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她还是来了,没让他失望。秦芯听到声响,抬起眼睛往楼上看,那张和梦中一模一样的脸,让她也生出了片刻的迷醉。“我来了!”秦芯说。她举着一张苍白的小脸,小小的嘴紧紧的抿着,只穿着羊绒衫的身材凹凸有致,让乔辰深腾地升起一股火热,她是妖精么?不然为什么总有本事挑起自己的欲望。“我就知道你

  • 桃运高手 13章(第十三章 耐人寻味)

    原标题:桃运高手13章(第十三章耐人寻味)书名:桃运高手第十三章耐人寻味“什么英雄不英雄的,抓他也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大家的帮助,我一个人怎么能抓住他,小林你太客气了。”蓝清逸附和着道。“呵呵,以后警局有了你这个神枪手,咱们这一片儿的犯罪率肯定是大幅的下降。”“越说越夸张了,对了小林,你今天不是在医院里看着杀人魔吗,现在怎么回来了?”蓝清逸疑惑道。“哦是这样的,小贾今天去替我班,他明天有事所以今天就替我一天,明天我再替他。好累呀,对了小蓝你的烟呢,给我一根行吧,我的烟忘带了。”那林飞不好意思道

  • 王者之路 13章(第十三章 一夜成名)

    原标题:王者之路13章(第十三章一夜成名)小说名:王者之路第十三章一夜成名转眼第二日,汪大头也被医生无罪释放,头上缝了两真,虽然没有事情但汪大头的脑袋上还是被缠上了绷带,汪大头本想去学校的,但无奈周毅让他在家里静养,等伤养好了再上学。而周毅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一夜之间在海风市的黑道上传的沸沸扬扬,为了兄弟竟然独自一人闯到了李土龙的地方要人,更传奇的是周毅完好无损的将人要了出来,周毅对兄弟的义气在道上可谓是人尽皆知,虽然周毅这个名字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在现在如果你是混社会的那就听过周毅的名号,与此

  • 千亿宝宝:盛少宠妻成瘾 13章(第13章暴发户是个什么东西)

    原标题:千亿宝宝:盛少宠妻成瘾13章(第13章暴发户是个什么东西)小说名字:千亿宝宝:盛少宠妻成瘾第13章暴发户是个什么东西满心的愤怒,一压再压,总有一个时候,是无法压抑下去的。“你给我过来。”欧阳盛怒吼的声音,震耳欲聋,响彻整个餐厅。在欧阳乐不动声色,依旧狂砸碗盘的时候,他一个箭步上去,将他从餐桌上抱下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扬起巴掌,重重的拍打着欧阳乐的小屁股。“我让你砸,让你不听话,让你发脾气,让你耍小性子……”一阵乱拍小屁股后,突然空气中,回荡起稚嫩的哭泣声,那声音哭得撕心裂肺,让人怜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