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闪婚总裁嚣张妻 大结局

2017/12/3 6:53:00 来源:网络 []
小说:闪婚总裁嚣张妻
第一章 羞辱

夜已深,疲倦的月亮一会儿躲进云层,一会儿又跳出来,周围的几颗星星好似在放哨一般。闪婚总裁嚣张妻 大结局

路灯昏黄,大街上寂静的很,偶尔一两个人匆匆前行,鲜有车辆。

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门口搭着大红的彩虹桥,旁边摆放着好几个花篮,地毯一路延伸,张灯结彩,显得喜气洋洋。

突然,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跌跌撞撞地从里面跑出来,脸色苍白,眼眶通红,头发凌乱地散下来,整个人有些狼狈。

郑若楠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湿漉漉的东西落在她的脸上,她下意识地抹了抹。

下雨了吗?

转眼间,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一滴一滴,越下越密。

她的神情悲拗,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嚎啕大哭起来。

脸颊一下子就被浸湿了,分不清更多的是雨水,还是泪水。网站huijindi.com

心就像是被撕开了一个大口,雨水重重砸下来,鲜血淋漓,生疼的很。

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我本来就不是想要娶你的,不过是将错就错,勉为其难。”赤裸着的秦羽腰身用力一挺,丝毫没有顾忌,更没有任何被发现的惊慌失措,反而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嫌弃,“要不是晓星要求,又怎么会对外宣布是你和我的婚礼?”

同样裸身的罗晓星在男人身下娇喘,十分迎合,瞥了她一眼,不屑地嘲讽道:“郑若楠,就凭你也敢痴心妄想?秦家少奶奶的位置,不是你这种人能坐的。”

一边说着,神情得意的罗晓星一边伸手抚摸上男人的脸颊,熟练地将双唇递上去。

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一个是她的堂姐,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两个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在她眼前交织缠绵。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甚至连一句为什么都问不出来,她就这么懦弱地落荒而逃了。

雨越下越大,郑若楠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中不断回放着那两人亲密的画面。

雨水冲刷着眼睛,愈发的酸涩。

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小腿一软,直直跌倒在了地上,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再也站不起来。

为什么?明明再过几个小时就要结婚了……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束刺眼的亮光,她愣了愣,下意识地就伸手遮住双眸。

“哧啦——”

车轮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郑若楠迷茫地放下手,只见一辆停下来的黑色迈巴赫近在咫尺,距离她不超过一米。汇金地

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的心不自觉地加速跳动着,脸色更加惨白。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撑着黑色的雨伞,脸色担忧地走了过来,“小姐,你没事吧?”

略略提高了音量,不至于淹没在滂沱的雨声中。

郑若楠愣愣看着他,脑袋一片空白,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有这么一瞬间,她甚至想,如果车子没停下来就好了,那样她是不是就可以从痛苦中解脱了?

可是,这个念头真的也就维持了这么一秒而已。

林风不放心地打量了她一番,确定没有受伤之后,才回去敲了敲后座的车窗。

车窗慢慢摇下来,露出里面男人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

“叶总,那位小姐看上去没有大碍,我们是送她去医院检查,还是给她一笔钱了事?”

叶梓凡鄙夷地冷哼一声,“这种女人,八成是觉得可以引起我的注意才用的碰瓷这一招,不用管。闪婚总裁嚣张妻 大结局

斜斜睨了雨中的女人一眼,一顿,微微眯起双眸,竟觉得有几分熟悉。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透过雨声落入郑若楠的耳中。

她抬起眼眸,咬咬牙,手撑着地板走过去,一把推开叶风,指着车内的男人愤怒道:“简直不可理喻,你以为你是谁?全世界所有女人都要围着你转?”

她一边大吼着,一边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然而不过转瞬,脸颊又湿了。

叶梓凡这个时候才看清女人的样貌,也是在同时认出来,面前的人不正是明天婚礼上的新娘吗?

他看过报道,秦家少爷迎娶罗家的堂小姐,当时一度引起舆论纷纷。

毕竟,与秦家般配的应该是罗家小姐罗晓星,而不是那个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郑若楠。

叶梓凡的眉梢微挑,眼眸中闪过一丝兴致。

有意思。闪婚总裁嚣张妻 大结局

“林风,将这位小姐带上车。”

林风愣了愣,不过下一秒又立即回过神来,动作敏捷地将门打开,遵照命令地将这个浑身湿透了的女人给塞进去。

“你们干什么?”郑若楠猝不及防,慌忙就想要逃下车,然而车门已经被锁死。

雨水从雪白的连衣裙上一滴滴落下来,车厢内一下子弥漫起了一股潮意。

叶梓凡收回视线,淡淡道:“郑小姐,你这副样子,还想要去哪里?”

听见这话,郑若楠挣扎的动作瞬间就顿了下来。

这个男人知道她是谁?

也对,秦羽要娶她的消息闹的这么大,新闻上随时可见,有谁不认识她这张脸呢?

她还以为真的是灰姑娘的故事,没想到是一场赤裸裸的羞辱。

当初有多惊喜,现在就有多绝望。

心中的苦涩仿佛快要溢出来,将她淹没。

郑若楠低垂着眼眸,身子缩到一旁,没有再动作。

不一会儿,车子在一栋豪华的欧式风格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郑若楠赖在车上,不愿意走。

她并不认识这些人,更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叶梓凡目光一凝,直接过去将人扛了起来。

“放我下来!”郑若楠吓了一大跳,不停拍打一栋男人的后背,却丝毫被抓的紧紧,苍白的脸上生出了一抹火红。

叶梓凡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径直朝大门里面走去。

林风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了,自家不近人情的少爷,什么时候对女人感兴趣了?还是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

饶是如此,也没有人敢在绝对的权威下抖出疑惑,只能暗暗藏在心中。

到了房间,郑若楠的双脚才重新回到地面上。

灯光的照耀下,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的皮肤染上了点点粉红,薄唇娇嫩欲滴,连衣裙紧紧贴着身子,春光若隐若现。

第二章 夜还很长

叶梓凡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自觉一愣。

郑若楠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连忙捂住自己的胸口,恨恨骂道:“流氓!”

叶梓凡勾唇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朝她靠近,眼神灼热。

“你……你想干什么?”郑若楠不住地后退,声音有几分颤抖。

“你说呢?”叶梓凡将头靠过去,神情暧昧,紧接着朝她伸出手。

郑若楠条件反射地紧紧闭上了双眸,心跳的飞快,大脑一片空白。

叶梓凡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将放在她身后柜子上的睡袍拿过来,然后塞到女人的怀中,“去洗澡。”

说罢,便朝沙发走去。

郑若楠睁开眼睛,反应过来,顿时大囧,脸色红的如同火烧,哦了一声便匆匆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冲淡了寒冷,她的身体渐渐暖和起来,疲惫亦是消散不少。

郑若楠不太清楚那个男人带他回来是什么目的,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打算伤害她。

想到秦羽和罗晓星,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了似的,难受的很。

当初秦羽突然对她献殷勤,她也是有过疑惑的,可后来渐渐沦陷在他的温柔中,直到两个人宣布婚期的时候,她仍然觉得如同做梦一般,而现在才发现,果然是一场梦,一场别人编织的残忍的噩梦。

关掉蓬头,换上睡袍,吹干头发,她这才从浴室走出去。

总算不再这么狼狈了。

叶梓凡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红酒,转头看了她一眼,眸底幽深,“秦家少爷怎么会让自己的未婚妻在结婚前一天如此流落在外?”

提到这个名字,郑若楠的神色黯了黯,没有回答。

叶梓凡心中也猜了个大概,端起另一杯刚倒的红酒,摇了摇,挑眉问道:“要不要来一口?”

红色的酒在灯光下折射着某种奇特的光彩。

郑若楠把心一横,将红酒接过来,一同坐在了沙发,然后一饮而尽。

入口先是淡淡的芳醇,吞进去之后带着点点的灼热,接着留给舌头的是淡淡的苦涩。

就不醉人,人自醉。

不过片刻,她的脸颊便微熏,双眸迷离,有了几分醉意。

叶梓凡坐在一旁,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郑若楠又是喝了一杯,醉意渐深,意识越来越不太清晰。

她抬起眼眸,看见淡定自若的叶梓凡,突然一惊一咋的,“你……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叶梓凡隐隐感到一丝不对劲。

下一秒,郑若楠又嘿嘿一笑,“你长得好帅啊!”

说着,她打了一个酒嗝,然后起身,走过去,挑起他的下巴,笑的轻浮,“帅哥,给爷笑一个嘛。”

叶梓凡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女人,双眸微眯,“你喝醉了。”

“哪有?!”郑若楠嘟着嘴,有些不开心,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我才没有喝酒,都是你喝的。”

叶梓凡有几分无奈,想要将她的手拉开,没想到郑若楠顺势窝进了他怀中。

她笑的得意,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你……你长得可真好看。”

叶梓凡想到躲开,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没有动作,肌肤相触碰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不如你嫁给我,做我的压寨夫人吧?”郑若楠从他怀中起身,面上笑嘻嘻的,直勾勾盯着他,目光炙热。

压寨夫人?

叶梓凡很轻易地就闻出了酒味,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撇开了视线。

他自然不会去和一个醉鬼计较什么。

不过,他倒还是真的没有想到,明明先前这么一个倔强的女人,在喝了酒之后竟然变成了这副……不可言说的模样。

还真是有意思。

“不愿意嘛?”郑若楠想当然就把这认为了不答应,她稍稍蹙眉,看起来很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将双唇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又离开了,如同蜻蜓点水一般。

叶梓凡愣了愣,放下酒杯,她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大胆。

郑若楠微微羞涩的一笑,说的信誓旦旦,“现在你就是我的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叶梓凡突然间也来了兴趣,勾唇一笑,“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可没感觉到。”

郑若楠想了想,没有纠结太久,再一次吻了上去。

这一次,她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生疏的啃嗜着男人的双唇。

叶梓凡目光一凝,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心底隐隐涌现某股燥热。

就在郑若楠要离开的时候,他一把紧紧搂住她,然后舌头袭入出于惊讶而微张的小口,放肆的席卷着。

直到快要窒息,郑若楠才被松开,她趴在他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固执道:“现在……现在你就是我的……”

“女人,惹火可是会烧身的。”

“啊?”

郑若楠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就被横抱起来。

叶梓凡将她丢到床上,然后欺身压下去,伸手解开她的腰间,光裸的躯体一下子就显露无遗。

郑若楠正觉得奇怪,怎么这个帅哥的态度这么快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就有一股酥麻的陌生感觉蔓延至全身。

叶梓凡的理智被冲散,眼底满是深刻的欲望。

一向自制力不错的他,在面对这个奇怪的女人的时候,竟然一下子就把持不住了?

来不及多想,身体已经进行到了下一步。

直到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郑若楠的神绪才稍稍恢复了一些,然而事情分明已经进行到了无法扭转的地步了。

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奇怪,从一开始的十分抗拒,到慢慢的享受迎合……

夜还很长。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从窗户漏进来,郑若楠下意识地伸出手,遮住了眼睛。

缓和了一会儿之后,她这才朝四周看了看,顿时大惊。

这里是哪里?

动了动身子,如同昨晚发生过车祸一般,哪里都很酸痛,尤其是下半身。

意识渐渐回笼,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果然,旁边有一个裸身的陌生男人。

正是昨晚雨夜中将她带回家的那位。

脑海中闪过点点片段,逐渐拼接起来,模模糊糊的也有了个大概。

难怪都说酒不是一个好东西,俗话说的果然不假!

第三章 我喜欢你

还真是没有想到,酒后乱性这件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见身旁的男人还闭着眼睛在睡梦中,郑若楠慌忙地就想要起身离开。

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准备从床上下去,却没想到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硬生生将她拉了回去。

“你干什么?”郑若楠下意识地挣扎着,眼睛却不敢乱看。

殊不知,她胡乱动着身子,却令彼此间的肌肤愈发接触的紧密,无意识的摩擦更是让叶梓凡再一次没有忍耐住。

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很轻易就有了生理反应,凑近她耳边吐着热气,“干你。”

郑若楠自然也感觉到了那巨大的灼热,顿时吓得不敢再乱动,她只觉得周围热的很,脸颊不自觉就通红了。

然而彼时已经于事无补,叶梓凡的下腹聚集了一团急需发泄的欲火。

他的手向上探着,精确地抚摸上高耸的双~峰,来回挑逗。

“唔……”郑若楠情不自禁地底吟出声,在下一刻反应过来,立马抓住那不安分的手,有些无力道,“我不要!你再继续下去,就是犯罪!”

“哦?”叶梓凡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眉眼间浮现不屑,“你大可以试试。”

话音落下,将女人的双手禁锢在身后,找准位置,战栗般的绷紧,从后沉入……

“啊!”

依旧很疼痛,郑若楠眼眶通红,眼泪差点就要落下来了。

“你……啊,不……不要……”

她紧紧咬着唇齿,语气中带上了点点哀求。

欲望的野兽已经觉醒,叶梓凡仿若没有听到一般,更没有打算停下来。

这个女人的味道太过于美好了,才让他试过一次之后就有些欲罢不能,更是忍不住地想要第二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战局终于停止,郑若楠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脸颊潮红。

反观叶梓凡,倒是精神的很,丝毫不见什么异样。

郑若楠深吸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起身。

这一次,叶梓凡没有过多阻止,他靠在床头,点了一根烟,吐出一阵烟雾缭绕,面无表情道:“怎么样,以这种方式错过你的婚礼,刺激吗?”

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郑若楠穿着衣服的动作一顿,随即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并没有回答,却是嘴角扬起一道自嘲的笑。

反正那并不是真正为她准备的婚礼,去的话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很快,郑若楠穿好衣服,没有回头更没有看床上的男人一眼,直接打开房门离开了。

“嘭——”的一声,卧室回归平静。

叶梓凡的目光落在关紧的门上,久久才收了回来。

他的确是故意说出那番话的,按着这个时间,婚礼应该已经进行到了中间,然而新娘还在他的床上。

然而这个女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是出乎意外。

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号码。

很快,那端接听起来。

“去查一下,今天秦羽和郑若楠的婚礼发生了什么事情。”

收了线,他将手机丢到一旁,又是深深吸了一口烟。

对于那个女人,他似乎越来越有兴趣了。

郑若楠从叶家别墅出来之后,走了许久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美女,你要去哪里?”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开口询问道。

郑若楠坐在后座,听到这话,顿时愣了愣。

她能去哪里?

婚礼现场?没必要去再多闹出一个笑话。

回家?并不想看到罗晓星和秦羽幸福的样子。

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去花海游乐园。”

至少,只有这个地方能让她感到丝丝温暖与开心了。

下了车,郑若楠走进游乐场。

彼时已经过了中午,太阳高高悬挂在上空,游乐场里面并没有太多的游客。

郑若楠顺着记忆,熟练地找到摩天轮附近的一颗大榕树,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然后背靠着,坐了下来,脸色柔和了几分,有些怀念的味道。

轻轻闭上眼睛,斑驳的树影映照在她脸上。

慢慢的进入了回忆,唇边溢出一抹笑意。

“你是谁?为什么也在这里?”

十岁的郑若楠在生日当天一个人跑来花海游乐场,却发现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男孩现在了榕树底下。

每次只要她一伤心,就会来这里,对着榕树说话,就好像一个秘密基地一样。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别人。

男孩穿着小西装,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又干净,好奇地打量着女孩,“你又是谁?”

郑若楠没有想太多,只甜甜一笑,伸出手,“我叫郑若楠,今天是我的十岁生日。”

许是阳光衬托的女孩的笑容过分干净美好,男孩愣愣地就回握住了那双白皙的小手,“我叫白战君,生日快乐,我今年十二岁。”

“十二岁?”郑若楠歪头想了想,随后自作主张道,“那我就叫你战君哥哥好了。”

白战君根本没有想到要拒绝,算是默认了。

他奇怪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怎么你的家人不在旁边?”

他想当然的以为,带郑若楠来游乐场,是她父母给她的生日礼物。

郑若楠地眼眸一闪而过的黯淡,很快又露出笑脸,指了指榕树,“他就是我的家人呀!”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就再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了,姨母姨父对她更多的是无视。

小小的白战君并没有想到要追问,两个小朋友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认识了,更是结成了好朋友。

郑若楠在父母去世这么多年的日子里,终于再一次有了真正开心的感觉。

两个人几乎每天都会在花海游乐场的榕树下见面,一起谈天,一起说地,一起聊聊今天发生的事情。

彼时的白战君虽然才十二岁,但是白净帅气的模样已经吸引了不少女孩的注意,每天他的抽屉都有许多的情书。

后来郑若楠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时常调侃他的魅力这么大。

本来就是一笑而过的事情,但是那一天白战君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握住了郑若楠的小手,脸色火红,目光因为害羞而有几分闪躲,“若楠,我不喜欢她们,我喜欢你。”

闪婚总裁嚣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总裁嚣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19章(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小说书名: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第十九章只是给你提个醒听到他的话,路兮琳不乐意了。“哎,你左一个戴绿帽右一个找男人,你倒是说说我怎么给你戴绿帽找男人了?”她最讨厌被人冤枉,尤其是贺文渊。张口闭口不离绿帽子,好像她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只是给你提个醒!”无论这段婚姻的始因是因为什么,他都不能接受一个女人的背叛。“提醒?真是笑话,这句话你应该对你自己说!”路兮琳讥讽,“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白天那个金饰,是送小情人的吧?

  • 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19章(019妖孽!)小说书名:凶猛老公要不够019妖孽!妖孽!真是妖孽!!!莫相离忿忿地踩着高跟鞋向前走去,直恨不得现在鞋跟辗上的是景柏然的心窝,她怎么会败到这种地步?比无耻比不过他,玩心计也玩不过他,他就是老天专门派来治她的。她刚才怎么会觉得感动,像这种恶魔一般的男人,就算伸出援手也是有条件的吧。哼,唯利是图的奸商!心底那一点点感动与迷恋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三寸高的高跟鞋敲在地板砖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转瞬已经进了一栋百层高的大厦。早上挂断郁树的电话后,她左思右想

  • 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 哥哥带我走)

    原标题:一朝为后19章(第19章哥哥带我走)书名:一朝为后第19章哥哥带我走她的高烧还没有退,小手颤抖着,小脸几乎钻到他的宽大的袍袖下,滚烫的肌肤穿过几层衣袍,还能感觉到那热度。真不想把她交出去,如果来的不是王的侍卫……用力握着她的手,凌雪站在床边,却无能为力。凌天清在床上被宫女拉起,她不愿离开,虽然发着高烧,脑袋昏沉不清,但依旧本能的寻找最安全的地方,另一只手抱住凌雪的腰,将脸往他怀里藏去。凌雪的心都要被她烫碎了。他死命的咬着唇,僵直了身体,用尽全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抗旨。凌谨遇可不是顾兄弟之情的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 饶了我吧)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19章(第19章饶了我吧)小说名: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第19章饶了我吧老头子为他没有及时接电话大光其火,一开口就给了他一顿痛骂,那暴吼声没差点震聋凌少川的耳朵,陆雨娇吓得直咋舌。凌少川忍气吞声听着老头骂,直到最后老爸才说到正题,说找到他柳叔叔了,要他马上回去见见这位凌家的大恩人。挂断电话,凌少川吁了一语气,对陆雨娇说:“雨娇,你跟我一起回去,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我父母,我们也好准备结婚了。”不管她的第一次给了谁,凌少川都是爱她的,希望能和她结婚。陆雨娇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 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9章(第19章 见家长)

    原标题: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19章(第19章见家长)小说名称: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第19章见家长到了云青庄园,莫小榭下车后,简直不敢看。这也太豪华了吧!莫小榭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庄园,这是第一次。看见莫小榭发光的双眼,席侽一笑而过。席侽牵起莫小榭的手,她这才反应过来。走进庄园,一路上遇见了很多亲戚。有席侽的小姨,表哥,叔叔,舅舅,舅妈等。莫小榭也跟着后面礼貌的喊了他们一声,有夸莫小榭漂亮的,也有无视莫小榭的。最后,莫小榭见到了席侽的母亲。听说席侽的父亲已经去世了,留下母子俩相依为命。

  • 况少,不服来战!19章(第19章 戴家晚会)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19章(第19章戴家晚会)书名:况少,不服来战!第19章戴家晚会戴依涵无视这二人,起来披上外套,默默地往外走。远离烟雾弥漫的战场。“丫的你去哪?”况雷霆松开何坤南,怒问戴依涵。“你们继续,我去找点吃的再回来观战。”无视!赤裸裸的无视!“依涵等等我,我也饿死了。”何坤南把他的白大褂脱下来,边赶上来边说。何坤南还是蛮帅的,长得斯斯文文的一副英俊雅致的脸很是妖孽。再加上脱掉白袍露出精美的剪裁合身的西装。穿西装南哥真帅!“南哥,你平时不是不喜欢穿西装上班吗?”戴依涵问了一句。“晚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9章(第19章)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19章(第19章)小说书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第19章苏清香才不管这一套,在她的眼中,一切世俗的理念都无法跟她融合在一起。“才不管那些东西,我现在就只管我自己,我高兴就好,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我都要去管,那我岂不是太累了?”杜子腾说道:“那也不能这样啊,你看你现在一点女孩子的体统都没有,这样以后,很难找个夫婿嫁掉的。”苏清香叫道:“才不要哩,我要是因为杜哥哥你嫁不掉,那就只好由杜哥哥你负责了啊。”“我……负责……”这句话让杜子腾吓得赶紧推开了身上如花似玉娇滴滴的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9章(第19章 梅子)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19章(第19章梅子)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第19章梅子林清荷扫了一眼,说道:“这里倒是清幽得很,若是在这梅树下弄一张小石桌,闲暇之时,沏上一壶茶,倒也是悠闲自在。”皇致远淡淡一笑,说道:“甚好。”林清荷抬头看了看,就见上面已经长了些梅子,青青翠翠,如玉石雕琢成的。“这些梅子,你用来做什么?”“奴才们摘来吃着解闷,而我则是喜爱梅花,寒冬之时,满树红花,不畏严寒,铁骨铮铮。”他说话之时,眸子里透着微微的光芒,旖旎潋滟,如平静的湖面上闪动着的道道涟漪。林清荷的目光中也带

  • 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 做的太绝)

    原标题:不伦之恋19章(第19章做的太绝)小说:不伦之恋第19章做的太绝仿佛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我泪流满面,对着秦烽的舌头用力咬下,尝到了浓浓的铁锈味。他猛地推开我,手背擦过嘴角,低吼道,“你属狗的啊!”被他这么一搅和,我心情更差了,冷睨着他说:“请让开。”他面色铁青地打量我,嗤笑着,“呵,竟然哭了,觉得屈辱?”边说边向我步步逼近,把我压在车身上,眼神嘲弄,“现在倒会装贞烈,以前勾引我的时候怎么那么放荡?那叫声,啧啧真让人回味无穷,很期待你母亲看到视频时的反应啊。”我听得出,他又在威胁我。我泪

  • 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 成为主管)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19章(第19章成为主管)小说:沈总,不娶别撩第19章成为主管“可以,批了。”沈司谨当场写了个财务部预支薪资的纸条,另外让林夕颜签了劳动合同。“那就,拭目以待了。”林夕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林夕颜接过纸条,并且在合同上签了字,按下手印。决定放手一搏之后,她反倒是变得坦然了很多,眉目间有自信,也有沉稳。林夕颜随后离开了办公室之后,她从小记者升级为部门主管的事情,也被副经理通知给了底下的同事们。在座位上正剪指甲的莉莉差点没剪到肉,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夕颜站在副经理旁边。“怎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