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星火战神 大结局

2017/12/3 11:25:5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星火战神

第1章星火计划

宇兴龙终于是忍不住父亲那种变态般的单独训练了,终于有一天,趁父亲不注意,将教自己钢琴的那个长的绝美的专业美女教师香香打晕后,绝尘而去。来自huijindi.com

从三岁开始,宇兴龙便过着与其他小朋友不一样的生活,其他的小朋友可以每天喝着QQ星,抱着梦寐以求的玩具,到幼儿园和漂亮的小女孩子一起玩耍。

回到家,还可以享受妈妈温暖的怀抱,在妈妈的怀里撒娇,胡闹,可以每天随心所愿,虽然说现在的小孩子都觉得自己生活累,各种的补习班,兴趣班铺天盖地。

可是,如果让宇兴龙选择,他是一百二十个选择正常人的生活,因为自己,却是在有了记忆的时候,便觉得如同生活在地狱里一般,没有自我,只有执行,执行,再执行,任何事情只要回答是就可以了,从来都不经过大脑,也不需要经过大脑。

他从小就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而造成这一悲催生活的根本原因,便是宇兴龙投错了胎,投到了一个当兵的家里。

华夏国的军队是何其的强大,部队也有很多,而当兵的更是千千万万,本来这一切也无可厚非,如果自己和其他军戎家庭一般,也就罢了。

可是,宇兴龙的家庭和其他家庭不一样,因为,宇兴龙的爹当得兵和别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法呢?

用一句很武侠的话来描述,便是无门无派,跳出五行三界之外,不归任何军队管,那就有人要问了,那这当得算是哪门子兵啊?

自古班,排,营,连,团,师,总归有个落脚点吧,可是,宇兴龙的父亲不归这里面的任何一个级别,而是,他是中央一号的直接下属,直接归一号指挥,其他的军队任何级别的将军,司令,无权调动,不要以为宇兴龙的父亲是多么的牛逼。

其实,这是一个很苦逼的职业,因为,宇兴龙的父亲,宇成都,被一号选中,执行‘星火计划’,而经过层层的严峻的生死淘汰,宇成都成为了整个‘星火计划’里面的顶尖者。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从中央到地方军队,包括社会上各行各业挑选出来的精英,一共两万五千名训练者,而经过层层选拔,最终熬过最后一道训练,接受终极地狱式训练的人员,仅有一百名,而在这一百名精英中的顶尖者,随便拿出一个来,便是能够响彻一方的能者。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他们最终要接受中央一号特别制定的‘星火训练’,在能人中再挑选能人,选出其中最优秀的人,便是‘星火王’,星火王只有一名,而宇成都便成为这千军万马中唯一的获胜者,或者说是幸存者。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经历过如此非人般的训练的折磨,几乎没有人能够正常的生活下去。

这些人中,包括极限运动者,包括天生异能者,各种各样的人才,而星火计划便是为了发掘出人体的全部潜能,让一个人的能力达到一个人们都无法想象的高度,甚至是可以理解成为人们所说的神。

但是,宇成都怎样就达到这个要求了呢,那是因为宇成都的家族源于汉末道教的一个分支的创始人,青莲道者。

青莲道者通过一生参悟天道,在化羽之际,终于感应到了人作为一个生灵,与宇宙天际冥冥中的一丝联系,便抓住这个契机,一举创造出一种气功道法,《山河道法》。

《山河道法》是一种以人们常练的气功为基础,将人体的骨骼脉络血液,与世界上的山川河流暗暗吻合,练就到一定的程度,从而便可以借助山川之力,运用于自身,而爆发出极其恐怖的力量。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青莲道者刚刚感悟到这种神奇的功法,便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抓住这一忽然间的顿悟,将这部功法记录下来。

但是,自己到最后也是燃灯枯竭,再无生还的道理。

于是,在临终前,将这部功法传承于弟子,并嘱咐要一代代传承下去,好好参悟其中的奥妙,从而将道教分支发扬光大,以慰其在天之灵,嘱咐完后,青莲道者便溘然而逝,驾鹤西游去了。

而这部《山河道法》便一代代的传承下去,到了宇成都这一代,已经失去了其中的很多精髓,根本不足以发挥道法的神奇,借助天地山河之力。

但是,这毕竟是一部窥视到天机的神奇功法,当年的青莲道者,也很可能就是因为参透了这部道法,从而泄露了天机,才最终陨落。

所以,这部《山河道法》在宇成都被选拔当兵之前,便被宇成都细细的研究过了,凭借着宇家的那一点儿天赋,宇成都终于是在《山河道法》的修炼上略有小成,能够略微的借助一些外界的力量来提升自己。

可不要小看了这一点的外界力量,这足以让宇成都成为人类未解之谜来研究了。星火战神 大结局

多少精英,能力再大,毕竟也有限,可是宇成都的‘后台’太硬了,你人再牛逼,你能和天地抗衡啊,抽刀断水水更流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宇成都便最终成为了华夏国最大的秘密,“星火计划”的成功者,星火王。

国家知道这一计划的代价是什么,那个多的精英人才,都成为‘星火计划’的试验品,如果要是将他们培养成各行业的人才,那华夏国的未来,便会更加的有朝气,有活力,有发展。

但是,一个国家的存在,必须要有一个极其恐怖的震慑力,比如说核武器,这种震慑力便很有代表意义。

但是,这些个东西毕竟太过恐怖了,一旦发动,造成的影响是不可估计的,到时候,很可能便是地球灭亡的代价,所以,所有的国家像是商量好似的,很有默契的不去考虑这种威慑力,如果有谁有动用核武器的念头,那其他的所有的国家便会首先将之扼杀在摇篮里,不顾一切代价的。

所以,这种将人类的极限发挥到极致的计划便是每个国家都有的最高军事机密了,而一旦培养成功,那训练者的作用是极其恐怖的,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斩首行动’,于千万军队中取领导者首级,并且万无一失。

一个国家,失去了领袖,那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后果,刚刚选出新的领袖,可第二天,又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这是个怎样的震慑力,任凭你的防御再严。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因此,‘星火计划’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存在,而‘星火王’更是一个传奇一般的存在,而正是因为如此,‘星火王’显得隐秘而伟大。

一个国家,除了一号之外,没有人知道‘星火王’的存在,‘星火王’是寂寞的,也是伟大的。

所以,之前才会讲到,宇成都并不牛逼,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而且,那种在世界上被磨掉一切信息的感觉,真的像是你真正从火星来的。

而今,‘星火王’宇成都已然四十多岁,对于一个国家战略性的武器来讲,已经有些生锈的时候了。

而‘星火王’得到的荣誉,也是他人说无法比拟的。

200x年,‘星火王’暗杀了越南一个反叛组织的头领,让越南的国家无法造成大规模的叛乱,从而越南领导人平定了内乱,进而也让华夏国的南部得到了安定。

八年前,一个敌视国派来一个‘魔蝎’特工,想要暗杀华夏国一号,也被‘星火王’暗中实施反击杀,让其的尸体永远的待在华夏国的土地上。版权huijindi.com

六年前,‘星火王’漂洋过海,将一个密谋对华夏国图谋不轨的西亚的国家首领斩首,一时间令那个国度人心惶惶,以为是神灵降临,惩罚他们的叛逆之心,从此再无叛乱之心。

三年前,‘星火王’暗杀某国一个特种组织领导人,并将其先进的作训技术带回。

类似的扭转战局的任务,‘星火王’执行了很多,而他得到的尊敬也是最大的,因为年龄的因素,再加之国家对‘星火王’的要求过高,所以,宇成都需要秘密退休了,而他整个人的荣誉也达到了极点,在退休之时,国家一号亲自给‘星火王’鞠躬表示尊重。

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啊,宇成都一生报效祖国,早已将个人的荣辱上升到了祖国的高度,那样无形的荣誉,让宇成都的热血沸腾,让宇成都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青春奉献的很值得。

即便是在国家的安排下与妻子结婚,在得知妻子怀孕后,又留下一份信悄悄的离开,这一离开就是二十年。

而妻子只是在国家的暗示下,知道宇成都进行着保卫国家的事情,于是,宇成都的妻子,莫寒冰,便抱着这个军婚,一手把宇成都的儿子,宇兴龙拉扯大。

也就是说,宇成都为了这份容易,为了国家安排的责任,一直没有和妻子生活在一起,说的难听一些,这厮抛妻弃子了。

所以说,对已这份荣誉,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享有的,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宇兴龙便是其中表现最为明显的。国家需要发展,而‘星火王’需要传承,自从宇成都在宇兴龙出生的时候,回来见过一回,便再也没有见过宇兴龙。

而见面的那一次,便注定了宇兴龙悲催的童年生活,宇成都将《山河道法》交给妻子莫寒冰,并叮嘱在宇兴龙三岁大的时候,便要开始练习,并将自己修炼的心法心得一起交由妻子,避免了宇兴龙少走一些弯路。

同时,宇成都要求,宇兴龙从小要学习各种技能,包括琴棋书画,针灸推拿,而宇成都暗中不知道从哪里请来各种老师,都是各个技能中的顶尖人物,但是各有各的脾气。

第2章怪咖老师

这也是宇兴龙受不了的地方,比如说教自己吉他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满脸疙瘩,长相极其难看的长发男子,他每次弹吉他之前,都要很虔诚的祷告,仿佛是在祈祷让自己的吉他通神一般。

还有一位教自己医术的老师,约摸有八十多岁,满头白发,长髯飘飘,咋一看,一股仙风道骨的模样,可是,他却长了一张娃娃脸,满面红润,不知道是不是研究医术让自己返老还童了。

刚开始的时候,为了让宇兴龙记住穴道,这个老不死的老头儿,用银针扎宇兴龙的各个关键穴位,并且在宇兴龙的穴位上撒上盐,为的就是让宇兴龙尽快的记住人体的各个穴位。

宇兴龙受尽了非人一般的虐待,甚至是有几次,用所学的技能用银针去刺熟睡的老头儿的死穴。

可是,终究是无法将老头儿杀死,老头儿的一手针灸,运用的出神入化,宇兴龙便在施虐中成长。

还有很多的奇葩老师,这些个老师都是当年部队选拔时的残酷竞争留下来的,每个人的心里,身体上都遭受到了重大的创伤,每个人也都从此有了自己那种怪异的性格,即便是顶级的心理医生,也是没有一点儿办法的,但是,他们每人的技能,那是没得说的。

他们便组成了星火王手底下最为恐怖的一支队伍,‘星火战队’。

宇成都知道,新一代的‘星火王’,要比起自己来更加的强大,更加的完美,当时那个年代的自己,就好比是忠勇有加的关羽,而现在的新‘星火王’,需要适应各种充满诱惑的环境,需要在各个环境里面都能够适应。

所以,便要求那些个精英们往死里练自己的亲生儿子,宇兴龙。

反正宇成都知道,自己的儿子在练了《山河道法》后,是不会像其他的人那样被练傻练疯的,因为《山河道法》可以将人的精神转移到无生命的物体当中去,你试着去练傻一座大山去。

所以,莫寒冰当初是极其心疼儿子的,每次早晨见儿子好好的被一位老师带出去,等到晚上回来的时候,自己便也认不出来了,自己的儿子被他们任意捏,任意玩,简直就是一块儿橡皮泥。

曾因为这个,莫寒冰不知道流了多少泪,她明明知道自己是无法阻止丈夫的做法的,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啊。

如果一位母亲,看着儿子顶着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脑袋,眼泪流的哗哗哗的,而手里却握着一把小提琴,拉着优雅的《新疆春》,你会是什么感觉。

还好,宇成都告诉妻子莫寒冰,宇兴龙因为修炼《山河道法》,身子骨会越来越强劲,那样,对这种极其残酷的训练也就抵抗性能高了很多。

于是,便形成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白天,各位师傅逼着自己完虐自己学习各种技能,到了晚上回家,母亲莫寒冰逼着自己修炼《山河道法》,作为当事人的宇兴龙,可真是想死都死不了啊,每次都会在疼痛中修炼,再然后被虐。

不过,父亲终归还是有点良心的,在宇兴龙十四岁的那年,为他又找来一位女钢琴老师,这位钢琴老师的琴技也同样惊人,而且,长相极美,高挑的身材兼有少女的窈窕和妇人的丰润,小蛮腰,堪称完美的双腿,瀑布般的长发,而且,这位女老师天生身上可以散发出一种香味儿,所以,宇兴龙便称其为香香老师。

华夏国底蕴丰厚,各种能人异士也会混迹于现在社会当中,香香老师便是其中的一位,当时的训练,是为了让她迷惑敌人的,因为,她有种天生的天赋能力,可以攻击敌人的精神力,让敌人产生幻觉,甚是可以让敌人直接自杀。

终于,在二十岁的这年,宇兴龙忍受了六年之后,爆发了。

二十岁的宇兴龙,在格斗,反应等方面已经极其的出色了,而香香老师的专长也不是格斗,终于有一天,让宇兴龙抓住机会,将香香老师用针灸刺晕,五花大绑,在她的精致而魅惑的脸上,身上,画满了图案和字迹,比如说,“宇成都你个老王八,”“精忠报国,”等等,最后,偷偷的溜出了自己家。

因为是秘密训练,所以宇兴龙的训练基地在荒无人烟的大深山,作为宇家四代单传的独苗,宇兴龙也是有些舍不得母亲莫寒冰。

当下,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便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受够了,我宁愿去流浪,也不愿在这里待了。”便下山去了。

几十公里的山路,对于宇兴龙来说,简单的很,一路上,他像是一匹脱缰的野狗一般,狂奔下山,“解脱啦,解脱啦,”自由的感觉真好,这是宇兴龙逃跑后的第一个感觉,山下的空气真新鲜啊。

一路上,宇兴龙精神百倍,很快,就下了山,到了县城,看到了人头攒动的人流,宇兴龙兴奋的大跳起来,惹来路人的纷纷侧目,而宇兴龙却不以为然。

一边四下里左顾右盼,一边在内心思量着,这流浪就要朝着远处走啊,这么近,被那几个变态发现了,肯定会被拖回去,各种的凌虐,想到这个,宇兴龙的眼角就直抽抽,一阵凉意从心头涌起。

对,去火车站,坐火车,火车最安全,人又多,最不容易被发现了。

虽然说宇兴龙自小就没有下过山,但是,这社会上的一切,他还是很熟悉的额,为的就是不让宇兴龙与社会脱节,比如说这地方,在很小的时候,便有一个地理老师,交了宇兴龙一个月,宇兴龙将华夏地图和世界地图的各个地名都牢牢的记在心里里,精确到村。

为什么只教了宇兴龙一个月,因为这对于宇兴龙来说,太过的简单了,这让他有了全华夏第一个孩子这样的呐喊,“华夏的课本真好,我好爱学习。”

于是,宇兴龙决定直接乘车南下,一路上游山玩水,到达华夏南面边境的时候,在另作打算,首先,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宇兴龙长得不算英俊的那种,因为宇成都便不是帅哥,而莫寒冰长得便算是一级美女了,你想想看,国家为你选媳妇儿,那还能差的了。

于是,宇兴龙被父母这么一中和,也算的上是正儿八经的人,剑眉星目,主要是周身继承了父亲的那种巍峨正直的血液,一脸的正气,让人见了忍不住亲近,觉得有安全感。

再加上那一米八二的个头,全身因为高强度的训练而完美的流线型身材,也算得上是上等人了,这种男人时最招女孩子欢迎的。

当年,莫寒冰也是因为一号的安排,才答应与宇成都结婚的,当时,心里可是有些不痛快,毕竟,你连人也没见过,就要和他结婚生子,而且,一辈子还不带离婚的,这让任何人想,都是有些想法的。

而见过宇成都本人之后,莫冰寒心中的那丝顾虑消除了,眼前的宇成都,就如同一尊不败的战神,让莫寒冰忍不住怦然心动。

即便是不与宇成都见面,也愿意做他的妻子,宇成都的那种自身散发出来的巍峨的气势,是所有男人都不曾具有的。

于是,这就有了莫寒冰心甘情愿的等待着宇成都,为他抚养孩子,为他葬送了自己宝贵的少女青春年华。

宇兴龙这说好是流浪的,而且,这个将香香老师搞倒的机会千载难逢,说香香老师的战斗力不行,那是相比与其他的变态来说,如果对上一般的特种兵,那都是跟砍瓜切菜似得,宇兴龙也不是没有尝试着逃跑过,在其他老师手上,那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而香香老师,相比较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儿,因为香香老师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修炼精神力上面了,直到今天,随着自己的其他的技能的提升,才找到了机会,将香香老师暗算倒。

这是个多么好的机会啊,见一举得手,宇兴龙还不撒丫子就跑。

所以,宇兴龙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而且,他虽然知道钱是好东西,但是,他从来没有拿钱买过什么东西,于是,拿了一张自己的身份证,便逃了出来。

宇兴龙正在思付间,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跑到市里的火车站时,正好在自己的前面,停着一辆密封式的中型卡车,听到司机打电话说道,好好,我一个小时后就可以到达A市市中心。

听完司机打电话,宇兴龙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慢慢的靠近货车,在下一刻,车子发动的时候,宇兴龙随之不见了。

A市算是华夏国中型城市了,因为位临华夏北部,靠近山脉,地形多盆地,因此,经济发展受到了地域限制。

来到火车站,宇兴龙更加的激动了,这么多人啊,跟蚂蚁似得,南来北往的。

因为是炎炎夏日,许多人都纳凉,还有一些背着行囊打工的,直接找了个阴凉处,呼呼的睡着,同时等待着自己的那一趟列车。

宇兴龙因为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反正A市是在华夏最北方,只要是有火车,自己搭上就成。

一边欣赏着车站的美女,余兴龙一边的朝着购票大厅走去,因为,现在实行的是火车票实名制,车站对购票管理严格了很多,购票大厅和候车大厅是被高高的不锈钢栏杆隔开来的,而在购票大厅出入口处,有专门负责检票的岗亭,就算是你再牛逼,也进不去的

第3章南下的列车

而进入购票大厅,余兴龙掏出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个物品,身份证,假装要买票,但是,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一个助跑,双手把住三米多高的栏杆,一个借力,后空翻,便轻盈的落到了候车大厅。

候车的人哪里经见过这样的特技,见到的几个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尼玛在拍电影了吧。

宇兴龙丝毫不介意别人的目光,目光扫过整个候车大厅,大厅里面大部分人都在候车椅上玩着自己的手机,还有人昏昏沉沉的睡觉打瞌睡的,更有小情侣卿卿我我,大搞暧昧的,看样子,还没有余兴龙的年纪大,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开放吗,而就在这个时候,候车大厅的广播里传来了甜美的女声,“列车前方到站,M市南口站,请旅客朋友们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

原来是有一辆火车临站了,只见打瞌睡的,搞暧昧的,纷纷起身,拎着大包小包,朝着铁栏杆出涌去,想要占得前排的位置,好一会儿检票的时候,可以早一些上了火车。

看着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那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宇兴龙的心里一阵的犯嘀咕,我特么没有火车票,哎,又得上演特技了。

队伍站里约摸有十来分钟,终于等到检票了,人群顿时变得骚乱了起来,熙熙攘攘,在前面检票的工作人员有些不乐意了。

这名工作人员是一名约摸三十七八岁的中年妇女,脸上浓妆艳抹,老远就可以闻到刺鼻的香水味儿,“都挤什么啊挤,赶着去投胎啊,再挤,都不给检票。”

人们听检票员这么一喊,虽然脸上都呈现出愤愤之色,但是,人们的拥挤也缓和了很多。

宇兴龙排在一名农民工的后面,这个哥们儿提着一个巨大的编织袋儿,里面装着自己的行李,还有锅碗瓢盆之类的,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打工者。

即使这位农民工兄弟长期干体力活,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上很多,但是,在这拥挤的人群中,他一只手扛着一个硕大的编织袋,另一只手拿着票,还是感觉到有些吃力。

从他鼓鼓的腱子肌上的汗水就可以看得出来,宇兴龙轻轻的伸出一只手指头,借给这位哥儿们一点力,顿时,他觉得很轻松了许多。

转过身,对着宇兴龙感激的点点头,宇兴龙微微一笑,不予应答,等到这位农民工兄弟检票了,他将大大的行李袋扛在肩头,将票递给检票员。

而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从农民工的编织袋后面刮过一阵风,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检票员揉揉自己的眼睛,盯着下一位也是拿着大包小包的中年男子,嚷嚷道,“快点,快点,这么多人,站的我眼都晕了。”

而农民工进了检票口,回过头道,“谢谢兄弟。”

可是,在他的身后,却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个年轻人的身影,他摇摇头,嘴里喃喃道,“奇怪,不想了,今年好好干,多挣钱,争取来年盖新房,嘎嘎。”

列车一阵颠簸,发动了,余兴龙站在过道里,感慨万分,真他娘的爽啊,外面的世界真精彩,我要好好的玩一玩。

在宇兴龙修炼学习的那座极有灵气的山上,那间他休息生活的小竹楼里,宇成都,莫寒冰,香香老师,吉他老师,中医老师,还有各种的老师都在,宇成都坐在一个竹椅上,轻轻的抿着茶水,而其他人都垂手立于他的身旁,一脸的恭敬之色,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奇葩相。

“魅影,兴龙顺利下山了吧?”宇成都开口问道,眼神中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种霸气。

“是的,王,时机已经成熟了,只是,他的信念还需要磨砺。”原来香香老师的代号是魅影,她一脸肃穆,面对宇成都,丝毫没有半分媚态。

“嗯,是该让他下山了,这个小子天赋极佳,只是,他没有一个支撑他的信念,他不明白我这样做的意义,我们那时候,可以从战争,从流血,从死亡中体会这种信念,可现在,和平年代,也没有那么多的战争可以让其锻炼,只有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中让他自己感悟了,希望他能够找到自己的信念。”宇成都语重心长的道。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希望宇兴龙能够成为一名独一无二的星火王,好担负起国家的重任,而自己,也就可以功成身退,好好的陪陪寒冰了,好好享受一下夫妻之乐,过过与世无争的生活。

而一旁的莫寒冰也是很温顺的道,“成都的想法是对的,兴龙是该出去锻炼锻炼了,只是,”莫寒冰的眉头还是忍不住微微的蹙了一下,“兴龙从来没有下过山,他不会有什么闪失吧?”儿行千里母担忧,这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改变的事实。

“有什么好担心的,诸葛亮未出茅庐而知三分天下,兴龙对于社会上的认知,比任何人都要多,只是缺乏实践罢了,再说,他所学的技能,足以应付所有的突发事件,如果他有什么闪失,那只能说他学艺不精,咎由自取,回不来更好,我丢不起那人。”

宇成都的脸如刀削过一般,眼神中发出冷冽的光,所有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气温下降了几分,这,这就是星火王的威能吗,每个人的心里都暗暗心惊。

“好了,你们都先归各自所属吧。”宇成都淡淡的说了一句。

其他人恭敬的退出,转眼都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宇成都转过头,看着身边的莫寒冰,“寒冰,过来。”莫寒冰面无表情的走到宇成都的跟前,“寒冰,我给你揉揉肩吧。”前一刻还如同一尊战神般让人望而生畏的宇成都,这一刻,赫然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只是,因为长期的高强度,高压力的生活状态,让宇成都的笑看起来让人想暴打一顿的感觉。

“面子给足你了吧?”莫寒冰仍然语气不善。

宇成都赶紧站起身来,像是捧着一个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的扶着莫寒冰做到自己之前坐的竹椅上,给莫寒冰揉着肩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的像小绵羊一般,“小冰冰啊,那些人哪一个不是杀人如捏死蚂蚁一样简单的变态啊,我这不也是要树立自己的威严嘛,咱下午也出去逛街,你想买什么,我开上军用卡车去,那个小兔崽子终于不在了,我们也该过过我们的生活了。”说罢,宇成都的双眼在莫寒冰那曼妙的身躯上瞄啊瞄的。

“星火王的威严道哪里去了啊?”莫寒冰可丝毫不买宇成都的帐,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宇成都还有害怕的人,那便是妻子莫寒冰了。

宇成都听到妻子这样说,讪讪一笑,马上换上一副醇厚朴素的面容,“那你不是我老婆嘛,老婆是天,老婆是地,老婆最大。”

看着宇成都一脸的真诚,莫寒冰的寒冰脸终于是绷不住了,‘噗嗤’一笑,“你个老不正经的,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这样肉麻?”

“以前亏欠你太多,现在就要补回来。”见到莫寒冰那岁月不曾留下痕迹的娇颜,宇成都真诚的说道。

“不知道兴龙那小王八蛋怎么样了?”在面对妻子的时候,星火王宇成都还是将自己父爱的一面袒露了出来,有些担心的说道,毕竟,宇兴龙还从来没有接触过社会。

“阿嚏,”在火车过道里的宇兴龙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是谁在说劳资啊,用中指扶了一下自己的鼻梁,宇兴龙被火车内的一个推销手链的列车员吸引了过去。

列车员滔滔不绝的介绍着手中的手链的功能,可以延年益寿啦,可以改善血液循环啦,反正是很了不得的东西。

而这时候,前面的一节列车厢忽然有些骚动起来,旁边的一个乘客道,查票的来了。

宇兴龙听到这么一说,一个头两个大,华夏国的乘车制度这么严格啊,现在自己怎么办,总不能从这高速行驶的二百多迈的火车上跳下去吧。

当然,跳下去宇兴龙也不怕,可不知道自己跳到哪儿啊,瞅瞅外面,正是荒无人烟的地段。

对了,厕所,宇兴龙一个闪身,人已经到了厕所边,打开厕所门,就要进去,而这个时候,一个香软的身躯蹭了进来,“垮”的一声,把厕所门反锁上,然后,拍着胸脯自言自语道,“妈呀,吓死我了,差点被查到。”宇兴龙顿时明白了,同道中人。

“哎,你也没票啊?”宇兴龙友好的问道。

“是啊。”女孩儿连脸也没抬,而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还有个大活人啊。”

宇兴龙一脸的黑线,您怎么才反应过来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太着急了。”女孩儿抬起头来道歉道。

而这时候,宇兴龙才注意到女孩长的样子,精致的五官,大大的眼睛,长而卷翘的睫毛,白皙的皮肤,一头暗紫色的长发,身材姣好。

“没事,没事。”余兴龙也是赶紧摆手,人家已经道歉了,当然自己的态度也要好一些。

而女孩儿也是上下打量着宇兴龙,对这个身上有种特殊气质的男生也颇具好感,于是,两个人便聊了起来。

星火战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星火战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幽姐9章(第九章 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

    原标题:幽姐9章(第九章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小说:幽姐第九章办公桌下的白色液体我气的浑身发抖,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在这里只能找不要脸,何况贴吧那件事,必须得找系主任说清楚。于是,我一甩手里的笔记,恶狠狠地对宋念玉道:“去就去!我只是在酒吧正常打工,抹黑我的就是你!卑鄙小人!有种就跟我到系主任面前对质!”在这么多人面前,宋念玉当然不肯退让,她指着我咒骂:“混蛋,走就走!”我和她怒气冲冲地返回学院,系主任和辅导员都在二楼办公,很不巧,他们俩都不在。宋念玉扭过系着红丝带的小蛮腰,毒毒地盯着我:“俞凡,李

  • 柳絮丝丝情话长9章(009下地狱)

    原标题:柳絮丝丝情话长9章(009下地狱)小说书名:柳絮丝丝情话长009下地狱还未完全好利索的身子,再次落入冰冷刺骨的湖水里,司空心拼命挣扎。看着她忽而挣扎出来的脸,叶清歌一脸阴毒得意,“司空心!下地狱去吧!”拓跋杰把昏迷的杜鹃带回了厢房,小心翼翼放在了榻上,连忙吩咐人,“立刻传大夫,准备热水!”说着,就要起身,胳膊却被杜鹃拉住,她虚弱地开口,“求将军……求将军,让小姐救,救妾身……”拓跋杰剑眉一凛,“她把你推下湖水,巴不得你死,为何还要她来救你?”杜鹃“呕”得吐了一口水,“求将军……妾身只要小

  • 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9章(第九章 满意的婆婆)

    原标题: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9章(第九章满意的婆婆)小说名称: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第九章满意的婆婆薛仁居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庆幸,终于能够有个女人可以治一治这个狂妄自大的单身男人了,他在心里对这个神秘的女人起了一丝敬佩之意。“爸妈回去了?”薛仁居立刻将自己的思绪收回来,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董事长夫人一直拿着那个结婚证爱不释手的看了又看,说一定要快去见见这个郭小……”程曦寰的眼神立刻扫射过来,薛仁居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快速地改口:“总裁夫人。”听到薛仁居改口的称呼,程曦寰很是满意,眼角抑制不住

  • 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9章(第9章 恭喜方式)

    原标题: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9章(第9章恭喜方式)小说名字: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9章恭喜方式换种方式?将手里的蛋糕三两口吃掉,我默默的看着谈时宇,不说话。换种方式,他想要换哪种方式?谈时宇安静的看着我,随后抽出自己的手,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有些口渴了。”恭喜方式?口渴?这个两件事情中间有什么关联吗?我默默的想了一会儿,没有得出答案,从桌子上端起一杯水递给谈时宇。“喝吧。”既然口渴了,那么喝水就是最好的方法。谈时宇没有接我手中的杯子,反而就着我的手喝了口水,我正想要让他自己拿着杯子喝水,

  • 幸得相逢未爱时9章(009给他催眠)

    原标题:幸得相逢未爱时9章(009给他催眠)小说名:幸得相逢未爱时009给他催眠安晚被厉正南囚禁了起来,比起之前的抵触,这一次她没有抵抗没有挣扎,甚至一句反对的话也没说。这里是厉正南常住的地方,以她一个媒体人的敏感触觉,她一定要在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去搞清楚谁到底才是真的厉正南!而又是谁,把迫害正南的罪责,全都推到了她身上!厉正南出门之后,安晚把电话给王晶打了出去。听完她详细的描述后,王晶不确定地道,“从你的描述来看,如果能确定厉正南真的没有同胞兄弟,又没有人有可能和他长得一模一样,那就只有一

  • 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

    原标题:青山不及你情深9章(009:双胞胎)小说名字:青山不及你情深009:双胞胎她每天提心吊胆的害怕孟铁城羞辱她,时时提防着他的靠近,却忘记孟铁城早已在她的身体里放进了种子。若是以前,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毕竟那是她喜欢的人。可如今呢?她是孟钢川的妻子,对孟铁城的爱慕更是在一次次刻骨的羞辱中转变成了恨。她多么可悲,怀了丈夫哥哥的孩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这种耻辱,她也不能接受一个数次被屈辱强暴后得来的孩子。她想要悄悄做掉孩子,在搬出孟家后,便偷偷去了私立医院联系医生。“双胞胎,你真的不考虑要?孩

  • 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9章(第九章 喝醉吐了客人一身)

    原标题: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9章(第九章喝醉吐了客人一身)书名: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第九章喝醉吐了客人一身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这段时间裴成龙居然都没有联系我,像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那晚裴成龙用我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为亲爱的,我觉得好幼稚的感觉。但是现在我却一遍遍的看着手机通讯录里面的“亲爱的”发呆,我有些实在受不了的想要给裴成龙打个电话,但是每次盯着他的手机号码,我都没有勇气按拨出键。这段时间他消失的太彻底了,难道我真的就是做了一场梦吗?这晚,我赶到会所在化

  • 总裁的私宠蜜爱9章(009乖,别跟我闹脾气)

    原标题:总裁的私宠蜜爱9章(009乖,别跟我闹脾气)小说名:总裁的私宠蜜爱009乖,别跟我闹脾气第二天,沈媛打包好东西去了老宅,刚被杨妈迎进门就听到有人高声说话,声音清脆悦耳还带着一点儿孩子气,是沈靖洁!“洁洁,你回来了!”沈靖洁一头亚麻色短发,耳朵上串满了耳钉,一件骷髅T恤,一条破洞牛仔裤,腰上挂着一条金链子晃悠着,手臂上还缠了一条丝巾,飞快奔过来抱了她一下,兴奋道:“媛媛,我好想你!”沈媛拉开她故做严肃道:“外星人入侵地球?”沈靖洁掐了她一下,嗔骂:“那么长时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沈

  • 云深不知两情痴9章(第九章 面目全非)

    原标题:云深不知两情痴9章(第九章面目全非)小说名字:云深不知两情痴第九章面目全非五年有多长?很长,足足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四万三千多个小时,二百六十多万秒。不长,沧海桑田白驹过隙,屈指一数浑浑噩噩中,早已苍白了记忆凉薄了关系。五年时光,这座繁华都城都变得面目全非,又怎么能奢望一个人没有变化呢?莫褚寻是个例外。岁月没有在他那张刀削斧刻般的俊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一如往年矜贵高傲,气势逼人,浑身都散发着君临天下的尊贵气息。男人就像一块璞玉,在岁月的雕琢下,反而显得愈发沉稳夺目。相比之下,她的变化才真

  • 后来,你比星光远9章(第9章 钻裤裆)

    原标题:后来,你比星光远9章(第9章钻裤裆)小说名字:后来,你比星光远第9章钻裤裆是,这些酒的价格她最清楚不过。若是在以前定然没什么,但现如今叶家已经破产了,她也不能画画了,如果这些酒真要她赔,那也一定是能把她逼死的价格。更别提,她现在身上还压着童童的住院费,哪怕一分钱,对她来说都是宝贝。“我……”看着叶以宁惨白得没有血色的面容,秦洛残忍一笑,戏谑道:“不过叶大小姐也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好歹算是旧识一场,我也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所以,别说我不帮你,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他突然将腿跨开,羞辱性的指了指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