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你好,宫先生请多指教 大结局

2017/12/3 11:59: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你好,宫先生请多指教

第1章 律政界的毒罂粟

滨海市,高等法院。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庄严肃穆的气氛,令在座的众人都不敢有丝毫放松。

“法官大人,我方的蓝罐包装产品早在国内入市多年,并且为广大消费者所熟知,而被告方恰巧就利用了这一点,在外包装上误导消费者……”

法庭之上,一道干脆利落的女声响起,她身穿一袭深色正装,长发干练的束在脑后,莹白耳垂上的细钻耳钉,低调绽放着它独特的女性光泽。

但她眼中那如利剑般直射人心的眼神,丝毫不输于男子!

历经三个月,本案庭审终于接近尾声,辩方律师听着她掷地有声的结案陈词,额前急冒冷汗,似乎已经嗅到自己将要惨败的讯息。

顾乔念嘴角若有似无的上扬,深深刺激了辩方律师的自信心,两人相隔距离不远,两股暗涌也紧紧相抵。

辩方律师不禁回头偷偷看了眼自己的雇主,坐在旁听席最靠近走廊位置上的男人,那是一个无法用任何词语形容的男人,冰雕似的容颜,刻冷刚硬。

俊逸脸庞看似平静,眉宇间的凌厉之气却让人不容忽视。

少许,法官庄严的声音在庭上宣布道:“经合议庭成员一致通过,裁定‘瑞天企业’控告‘宫海集团’旗下保健蓝罐装潢侵权案胜诉!”

“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宫海集团应连带赔偿‘瑞天企业’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开支,共计3.6亿人民币,并在主流媒体显著位置刊登道歉广告!”

“咚咚!”法槌声一响,庭审结束。阅读huijindi.com

……

瑞天企业胜诉,企业代表人在散庭后,由衷感谢道:“顾律师,非常感谢你的帮忙,还我们公司一个公道。”

“不必言谢,我不是做善事的,律师费我可不会少拿一分钱!”清丽的嗓音,公式化的笑意,娇颜冷沉带着一抹疏离感。

“这你放心,余下的费用今天内我会打到你账上。”

与此同时,一脸挫败的辩方律师走到了旁听席前,无力的垂下头,“宫先生,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控方律师是出了名的精通诡辩,哪怕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黑的她都能说成是白的!”

男人没有说话,面色冷沉的睨了他一眼,淡漠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控方律师。

这个女人,仅凭一张嘴,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让他损失了几个亿……

有意思!

正在收拾文件的顾乔念,感受到身后那道锋芒的目光,回头轻轻扫了一眼。

彼此的目光交汇,他那如鹰隼的墨瞳,深邃阴沉,散发着一些令她读不懂的信息。

男人眸底闪过一丝兴味光芒,轻嚅薄唇,起身朝她走去。汇金地

看他朝自己走来,顾乔念停下动作,美眸带着一股深沉的看向他。

而她身边的助手余夏,则小声的在她耳旁提了句:“他叫宫祁肆,是宫海集团的CEO,据说刚从纽约回来。”

几步之遥,宫祁肆已经走到了她跟前,俊逸的脸庞透着丝不屑,嘴角微扬,“想不到让我损失几个亿的大状,竟然是一个女人。”

他这话里针锋相对,令她心底一凛。

“原来资本家的思想并不是与时代同步的,不过区区几个亿,对宫先生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

她的声音不温不火,平静如涓涓流水,柔软的话锋却带着一股凌厉。

他嘴角的笑沁入眸底,瞬间成了冰点,“再冰山的一角也是辛苦赚回来的血汗钱,我们不像顾律师,可以靠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赚取酬劳。网站huijindi.com

顾乔念不以为然,轻轻耸了耸肩,面笑心冷的回道:“宫先生言重了,事实胜于雄辩,奉劝宫先生以后赚钱还得取之有道。虽然道义在资本家眼中似乎不太重要,但毕竟这是法治社会,遵纪守法才是上策!”

宫祁肆听着她咄咄逼人的话,没有一丝恼怒,反而刚想更靠近她一步,但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起,打断了他进一步交流的想法,

顾乔念丢给他一记‘请便’的笑容后,继续埋头整理手里的文件。

宫祁肆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没有多做停留,转身接听电话,快步离开。

等他走远了,余夏看着宮祁肆那高大的背影,忍不住问了句,“顾律师,你刚才那么说,会不会把他得罪了?”

她把虚伪的笑容敛下,摇摇头,拿起公文包说道:“我不想谈论他,走吧!”

法庭外面聚集了不少的记者,当看到顾乔念的身影走出来时,大伙儿蜂拥围上前。

“顾律师,恭喜你,又漂亮地打了一场胜战!”

“顾律师,外界称瑞天企业索赔3.6亿是漫天要价,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顾律师,你在律政界历来有‘毒罂粟’之称,但仍有少数人否认你的实力,通过这场官司,你是否要向那些人证明你的能力?”

记者提问不断,围堵得她们几乎不能前行。

助理余夏无奈,只能挡在顾乔念跟前,不断大喊,“各位,请让一让,顾律师不会回答你们的问题。”

但记者们却不听劝,执着地拿着录音笔、麦克风,对准顾乔念。汇金地

她一脸淡然,美眸扫向众人,清丽的嗓音透着一丝薄凉,“各位,对于本场官司的审判,我只说一句。”

顿下数秒,各种咔擦声不断,连记者也聚精会神起来。

“审判是公平的,我尊重审判结果!”利落干脆的几个字,却让记者们大失所望。

而不远处,一辆奢华的阿斯顿-马丁,从停车场缓缓驶出,坐在车内的宮祁肆,黝黑的深眸盯着被记者包围的顾乔念,薄唇一勾,眸底氤氲起一团黑雾。

那狂肆的眼神,大抵与肉食类盯上猎物一致。

坐在他身边的助理,将刚查到的个人资料念给他听,“她叫顾乔念,今年25岁,是G市富商顾锦鸿的二千金,目前在盈科律师事务所就职,出道不到两年,但在业内名头响当当,从来没有输过一场官司,业内都送了她一个外号,毒罂粟!”

“毒、罂、粟!”宮祁肆薄唇微嚅,默念。

助理看着他的眼神,少许,又补上一句,“她已经结婚了,丈夫是——殷天城!”

殷天城?姑姑家那个昏迷了一年的植物人?

他桀骜的浓眉微微蹙起一抹思索,少许,嘴角一扬,划过一丝讽刺的呢喃道,“原来就是她。原文huijindi.com

“宫先生?”看着他的反应,助理无法揣测的问。

“开车——”浑厚低沉的嗓音响起,他没有回答助理的话,淡漠的眼神看向前方。

“是。”驾驶位的司机点了点头,发动引擎,车子绝尘而去。

第2章 不想跟白痴打交道

被记者围堵采访的顾乔念,在余夏的帮助下,好不容易逃离迅速上车离开。

刚发动引擎,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是陆其修的电话。

“恭喜你,小念,又给我们律师行打了一场漂亮的胜战!”

顾乔念淡淡勾唇,“谢谢,对了,我一会不回律师行,把手头资料让余夏带回去。”

“是殷家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陆其修平静的问道,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事。”她淡淡的回了声。

“对了,殷天城恢复得怎么样?我前几天好像看到他了?”

“呃,恢复得还不错,能走能跳了。”她的声音淡淡的,每次只要提起那个男人,她就没什么好心情。

“那你这算是苦尽甘来了!”

“但愿吧!不说了,我开着车,先挂了。”

她似乎不大愿意聊这个男人的话题,两三句就挂了电话。

但‘殷天城’这三个字,却犹如烙印般深深的刻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

她匀速的掌控方向盘前行,思绪却回到了一年多前……

那会她刚在律政界出道,就她一个新人想在这行混出名堂,必须得打胜一场大官司扬名。

很快,她的机会来了……

一宗牵涉到豪门子弟的强.奸案,当时受害人家属到处联系律师,却没有任何资深大状敢接,是她,一马当先,接下了这宗棘手的案子!

案子的关键证物就在殷天城的车里,为了取证赢得胜诉,她故意接近勾引殷天城,在车上打伤他的头部,顺利找到了证物离开。

可是隔天一早,新闻却报道他出了车祸,重伤昏迷。

他的车上有安装微.型.摄.像机,把当时两人在车上的经过拍了下来,事后殷家发现了这段影片,认为车祸是因为她打伤殷天城的头,导致他开车出车祸,她就是凶手!

任她有再多说辞,可那段影片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整个顾家为保住她,动用了大量金钱和人情,最后,殷家提出条件,要她嫁给殷天城,一辈子照顾他赎罪。

当时的殷天城已经陷入重度昏迷,醒不醒得来都不能肯定,她嫁给他,跟嫁给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

她不想妥协,可看着年迈的爷爷和一夜间苍老的父亲,她终归还是答应了……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她整个人感觉被人从后面重撞了一把,将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她心里‘咯澄’一响,难道她这是遇上马路杀手?

眉梢闪过一丝不耐,她将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走下车查看。

撞到她车的是一辆红色保时捷,从车里出来的也是一个女人,来势汹汹走到她跟前,指着她的宝马5系,嚣张说道:“真是什么人开什么车,一身的廉价味!”

顾乔念扫了眼她那辆保时捷,红艳艳的车身,就如眼前这只花俏的母孔雀一样,打扮时髦漂亮,但欠缺教养和素质!

她没有搭理女人的话,而是走到车尾,细细的查看了下两车的受损情况,除了她的车尾部有轻微的凹陷外,其余都完好无损。

她冷眸的走到‘母孔雀’跟前,淡薄的开口问道,“小姐,你的眼睛真没问题吗?”

女人愣了一下,一时不知她在说什么?

顾乔念上前一步,以身高优势,俯下头睥睨着她,指着自己的车尾部,薄凉的嗓音透着一片凉意,“如果你眼睛没问题,请你看清楚,谁是受害者?谁是肇事者?”

年轻女人被她说得还真去扫了眼,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但她还是逞强的回了句,“你什么意思,就是说我撞坏你的车尾咯?我还没急着让你给我赔钱,你就来跟我急?”

顾乔念看着她,无奈的摇摇头,扬唇一笑,仿佛是嘲笑她的无知,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保险公司的电话。

“对的,中山东路……现在,请马上派人过来处理。”

眼看她挂掉电话,女人一脸不可思议,走上前问道:“喂?你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干嘛?”

顾乔念双手环胸,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因为我不想跟白痴打交道!”

“谁是白痴啊?你居然敢骂我,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女人被气得一肚子火,全身的细胞都爆炸起来。

但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她就如一块冰,无论她有多生气跟她吵,她总是一副“懒得理你”的模样。

顾乔念没有说话,任她继续像过街泼妇一样继续吵继续闹。

“干嘛不说话,没底气儿?就你那破车值几个钱,还叫保险公司来,垃圾!”

顾乔念听到最后两个字,心头的星点的火苗瞬间聚在了一起,轰然爆发。

黛眉微微一蹙,她锋利的眉眼直盯着她,一脸严肃,词严理正的说道:“你老公是谁,多有钱,与我无关!现在重点在于你,是你的车撞了我的车,如果你不打算理赔,我会以刑法第133条,交通运输肇事逃逸罪起诉你。如果你要继续‘歪理据争’,那么将视为态度情节恶劣……”

说到这,她故意顿了顿,唇角自信一勾,“态度情节恶劣将会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女人听着她咄咄的气势,说出来的逼人话语,脸色转白,她平常对法律不了解,听她这么一说,还跟真的一样。

心里顿时就慌了,但嘴上依然不饶人,“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给老公打电话!”

顾乔念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别过头去。

电话接通了,只听那女人嘤嘤地大哭起来,“呜呜……我被人欺负了。”

顾乔念瞥了眼这个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的女人,心底硬生生的鄙视一番。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在安慰她,不过女人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泪继续抱怨道:“我不小心撞了一下她的车屁股,就那辆破车,压根就不值钱,但那女人恐吓我,还说要起诉我,让我要坐牢,呜呜……”

顾乔念听着她满嘴胡言乱语,上前一把抢走了她的电话,直接跟她那所谓的‘老公’谈话。

“先生,你也是受高等教育的人,应该懂得什么叫承担责任,这里有电子眼,追究起来一看监控,谁是谁非一切皆知,不需要我在详细说明!”

那头的男人没有立刻回应,等了几秒,才缓缓说道:“你的车需要多少维修费,直接开个价吧?”

虽然男人只说了一句话,但顾乔念听着这声音,没由来的觉得熟悉,眯了眯水眸,心里涌上一丝疑惑。

从耳畔拿下手机仔细的看了下电话号码,重重吸了口气,冷声一笑,讽刺道:“殷天城,养鸡养狗还要跟主人家说一声,我怎么不知道你外面还有个小老婆呢?”

“……”电话那端,男人陷入沉默。

第3章 她是正牌老婆

年轻女人已经听出了端倪,着急的把手机抢回来,直接把通话切断,扬起尖细的下巴,质问道:“你是谁?”

顾乔念冷笑的勾起唇,从包包拿出张名片递给她。

女人瞥了眼那张烫金边的名片,不屑的拿了过去,一看名字,顿时有些吃瘪,脸色也唰的煞白!

她听天城哥哥提起过这个女人,虽然他们没有感情,但这个女人始终是他的正牌老婆。

看着她眉角松动,气势也没了,顾乔念又朝她走了一步,淡淡道:“刚才我没听错的话,你叫他老公?那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重婚罪,最高可以判两年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两年再加上刚才你……”

“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女人一改刚才的态度,这会早已经成了瘪气的足球。

顾乔念没跟她多纠缠,回到了自己车上,等着保险公司的人过来。

少许,保险公司和交警同时来到,交警每问一句,年轻女人都如实告之,还自动自觉跟交警说,我会赔钱的,我不想去坐牢。

一旁的顾乔念听后,暗自发笑,看来这只金丝雀连傻白甜都不是,压根就是没脑子!

……

事情处理好,她一刻都不想在看到这个女人,坐上车迅速离开。

车子拐了个弯,进了另一条路。

阳光洋洋洒洒地搭在泊油路上,沿路的树影摇曳,从挡风玻璃远远看去,那巍峨的建筑,宏伟笔直的线条已经印入眼帘。

红砖白瓦,勾勒出欧式的韵味,但中规中矩的方形建筑,飞檐雕龙,却透着中式气息,这座中西合璧的大别墅,就是殷家大宅。

里设花园,小桥,亭苑,一面铁艺大门,錾金花纹,门把的雕龙,无不彰显着华贵。

一门之隔,门外人羡慕着里面的华贵,门内人却渴望着外面的简单,真应验了那句,患生于多与欲而人心难测。

顾乔念看着那沉重的建筑群,心已经渐渐盖上一层薄灰。

将车停好,她徐步走到大宅,看到管家周叔在那,不禁问了句:“大少爷在哪儿?”

“大少爷今天没有出去,在泳池那边。”

“好的。”

顾乔念让佣人把她的公事包拿上楼,自己朝后院的泳池走去。

远远的,一把太阳伞下,一个身材矫健,长相俊逸的男人,正躺在太阳椅上,闭目休憩。

她走了过去,此时余晖未散,斜阳照在他精壮的胸肌上,分明的壁垒已渐渐成型。

看着看着,顾念乔不禁有些晃神。

从嫁给他后,自己照顾了他一年多,连他身上有几道疤痕,她都一清二楚,躺了一年多,身上都没几两肉。

如今醒来只过了两个多月,他的身型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蓦然才发现,以前的殷天城,早已经回来了!

藤椅上的殷天城,早已感觉有人走了过来,懒懒地抬了抬眼,看到居然是她,他蓦地勾起一丝冷笑,讽刺地道:“我还以为要去医院探你呢!”

她回神过来,信手拿起酒瓶,为自己倒了杯酒,夹住杯子,晃了晃,抿了一口,酒香馥郁,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她靠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天际的晚霞,轻嚅红唇,“你的小老婆被我吓得不清,不去安抚一下她?”

“我的事不用你管。”殷天城盯着她,眸底迸溅出赤裸裸的恨意。

她妩媚一笑,又抿了一口红酒,“你就算是要我管,我也懒得管,不过我就是好奇,沈星现在是排第二还是第三呢?”

殷天城握住椅柄的手一紧,嘴角紧抿,带着一丝隐忍。

“哦,我忘了,当年你出车祸后,沈星就消失了。”顾乔念故意揭他的短,看着他那一脸紧绷的模样,还真是大快人心。

沈星对于殷天城来说,早已成心头一痛,现在伤疤被人狠狠地挑破,如有一把利刃,在肉间拼命地搅着,那种心理上无声的痛,更让人捉狂。

他嚯地一下站起来,高大的伟岸成了一片阴影,朝她身上走去。

揪住她的衣领,强势地把她拉了起来,满脸都是阴冷,紧紧地盯着顾乔念,他一字一顿道:“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样。”

“我就不相信,你还能把我杀了!”顾乔念脸色一冷,大胆地与他对视,继续挑衅,“殷天城,别老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你包小三小四我不管你,但我奉劝你一句,最好让她们收好尾巴!”

各方娱记狗仔最喜欢捕捉这样的新闻,她们要是继续那么高傲,难保这些丑闻到最后不会落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大男人主义的殷天城,怎能一而再再而三隐忍她的挑衅,额前青筋突突暴动,眸底闪过一丝阴狠,大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渐渐的,顾乔念只觉得呼吸变得困难,空气渐渐薄弱,她用力想掰开他的手,却徒劳,艰难的吐出一句,“殷天城,你有种把我杀了,埋个一干二净,不然你就等着陪葬!”

殷天城刚想说话,转眼看向那个熠熠生光的池水,眸底滚涌着骇意,他把她打横一抱,朝水池边走去。

原本还斗志十足的顾乔念,一下子慌了,冲着他大喊道:“殷天城,你快把我放下来。”

“以我了解,你最不喜欢的运动就是游泳。”

“卑鄙,你……啊!”

“砰”的一声,顾乔念就如一个球,被他扔进池内。

“咳咳……殷天城,你这个阴险小人。”她拼命地挣扎起来,双手艰难泼着水,但身子动得越厉害,整个人就沉得越快。

她天不怕地不怕,唯一一项弱点就是怕水,无论如何都学不会游泳的她,水对于她来说无疑就是克星!

殷天城站在池边,双手环胸,双眸紧盯着狼狈不堪的女人,眸底幽冷地泛着狠光,嘴角勾起的弧度,更若刀刃,足能够把人凌迟。

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他怎么会在床上躺了一年?

这一年他如同一个废人,任由她这个杀人凶手摆布,如果不是她,沈星也不会突然消失!

现在每每看到她,他都有种要把她撕岁的感觉。

“咕咚”一声,她硬生生地咽了一口池水,她就如垂死挣扎的小鸡,“咳咳……救命……救命……”

她在水里胡乱的挣扎,这可是深水池,足足有五米深!

他看着在水中不断挣扎的她,心里那个痛快,“顾乔念,我看你脑子是不灵光了,得下水清醒清醒才行。”

“你……你个小人!”她脸色已经开始变白,浑身的沉重感,拖得她力气耗尽,快撑不下去了。

殷天城依旧冷笑地看着她,亦如看着一名小丑。

缓缓地,看着她渐渐沉没,心中快意更盛,嘴角的弧度愈加锋利,连眸底的恨意,渐渐凝聚起来,变成一把贪婪的刀刃。

快,快点淹死她……

你好,宫先生请多指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好 或 宫先生请多指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惹上霸道老公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惹上霸道老公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惹上霸道老公目录预览: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第6章是我莫言琛承认的女人第7章女人,你这是在引火上身第8章戴上眼镜,像斯文败类第9章重回学校第10章你竟然敢打我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不准哭!”他伸手有些不熟练的去帮她擦眼泪,然而表情还是很严肃的。连说话都是命令的口吻。见他没有回答,陈曦又机械的重复了一遍“如果我顺从你,你会帮我吗?”一想到秦枫现在正在跟官娜娜做着那样苟且之事,她就觉得说不出来的恶心,愤怒的她一定要找一个机会报复他们。

  • 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全文在线阅读书名: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5章我亲自去接第6章运气真不错第7章别把自己看太重要第8章请帮我找家人第9章她的人生,不将就第10章我觉得你有点禽兽第5章我亲自去接此话一出,众人皆惊。“你做梦!”柳飞燕第一个沉不住气,双眼喷火地瞪着赫连城,他非但不认错,还想把女人带回来?当她是死的吗?“做梦?”赫连城笑得越发张扬肆意,他的视线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回到柳飞燕身上,“我赫连城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赫连城,你反了天了!”赫连老爷子大怒。赫

  • 时光陪我睡觉觉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时光陪我睡觉觉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时光陪我睡觉觉目录预览:第5章这个看脸的时代第6章我替我妹妹尝尝,怎么着了第7章小兔崽子你这是欠揍第8章少吃一顿也饿不死第9章一个女孩子怎么写字那么丑啊第10章我在和你说正经的第5章这个看脸的时代季南风的力气有些大了,菜从盘子里出来,洒掉了大半,夏笙歌只安安静静的看着,没有生气,没有脾气,更没有只言片语,看着季南风离开。宋子玉在夏笙歌旁边坐下:“笙歌妹妹,别理他,我们吃!”夏笙歌站在那,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转身朝打饭的地方走去,重新打了一份饭,用餐盒装起

  • 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 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目录预览:第5章三个月一百万第6章是我的女人第7章把他的电话设置黑名单第8章我们也可以假结婚第9章脸长得好看又怎么样,不过是个面瘫第10章敷药第5章三个月一百万后承奕看着她低声说道,昨晚是个失误,这一切都应该是个交易。既然是交易就应该分的清楚一点,只要她有需要,自己就可以满足。任曦妍微微愣了一下,她应该拒绝的,但是她不能,弟弟还在医院,她有什么资格拒绝,去酒吧卖酒也是为了赚钱,现在倒好把自己给卖了。弟弟的医药费不能

  • 缠情总裁,撩不停!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缠情总裁,撩不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缠情总裁,撩不停!目录预览:第5章一切都是你害的第6章你去陪刘总睡呀第7章接近勾引并报复第8章本少爷值这个价第9章你不是也很享受第10章姐夫对她真不错第5章一切都是你害的“我管你呢,反正我在这儿等你。”顾言馨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谁让杜浅浅是她的死党呢!大概等了十多分钟,顾言馨终于看见杜浅浅来了。“我的个娘啊,你怎么穿成了这个样子,还是男人的衬衫,顾言馨你昨晚不会被劫色了吧!”杜浅浅一脸惊讶的样子。顾言馨就知道杜浅浅会来的,“相当于劫色吧,我被白凤和顾玉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目录预览:第一卷血凤归来第5章瓮中捉鳖第一卷血凤归来第6章不做好人第一卷血凤归来第7章逼你下跪第一卷血凤归来第8章计中有计第一卷血凤归来第9章计有连环第一卷血凤归来第10章珠钗之争第一卷血凤归来第5章瓮中捉鳖余惜月却道:“慢!大姐,你虽是我大姐,也是府里的大小姐,但父亲常言与人为善勿为恶,况且女子首要便是贤良淑德,姐姐难不成你忘了么?”在场奴仆立刻被余惜月这种宽容大度的气质收买了去。余辛夷扫了一眼,笑道:“那不如,咱们

  • 帝业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帝业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帝业目录预览:第一卷风乍起第5章杀得好,死得好第一卷风乍起第6章求我也不告诉你第一卷风乍起第7章打到你妈都不认识第一卷风乍起第8章你打乱了我的计划第一卷风乍起第9章戊字班,人人嫌第一卷风乍起第10章毕竟她是我的女人第一卷风乍起第5章杀得好,死得好吃了两口艾司业的馍馍,又喝了一杯杜康酒,鱼非池裹着艾司业的玄袍,想着这会儿出去应该遇不上石凤岐了才是,便准备离开。艾司业他两指相并,敲了敲桌子。鱼非池老老实实坐下。“去后山干什么去了?”艾司业坐没坐相,邋邋遢遢地瘫在地上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目录预览:第5章鸡飞狗跳第6章权衡利弊第7章六皇子来了第8章气焰嚣张第9章占尽上风第10章丑人多作怪第5章鸡飞狗跳大长公主的心一跳,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压下那股怒气。“平哥,你别信这个小妖女的鬼话,那个女人哪来的女儿?除非……她跟别人生的野种。”她根本没将琳琅看在眼里,不过是个小丫头,如今最重要的是安抚夫君,安抚这些宾客,将局面控制住。这话惹恼了琳琅,她容不得别人诋毁苏氏。“野种?到底谁勾引已婚男人?谁未婚先孕?谁又急不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目录预览:第5章娶了她吧第6章木头男人第7章变成了翔第8章附骨之蛆第9章跟我回家第10章鱼儿上钩第5章娶了她吧柳若水缓缓从人群中穿行而过,她的腰板挺得笔直,一步一步转过街角,直到完全脱出了君天翔的视线范围,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眼前金星乱冒,额头上不停地沁出虚汗,若不是她笼在袖中的手一直用力按往自己的合谷穴,恐怕早就晕倒在恭王府大门前了。她本以为凭自己剩余的体力足以支撑她回到丞相府,却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她现在的这具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目录预览:第5章简家是我们的第6章危险的男人第7章一个耳光第8章渣父发怒第9章车祸,又遇段少第10章真巧,段少第5章简家是我们的而简梦玲更发狂了,要不是两个保安拉住她,她早就将衣服给扒了。“简烙心你这个贱人……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你滚出我们简家!简家是我们的……唔唔……”后面的话,自然被贾静容扼杀在手掌里!“烙心,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我会让司机来接你的……”贾静容可顾不得作戏对继女好了,因为简梦玲的发疯,再呆下去,只会更丢脸!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