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你好,宫先生请多指教 大结局

2017/12/3 11:59: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你好,宫先生请多指教

第1章 律政界的毒罂粟

滨海市,高等法院。汇金地

庄严肃穆的气氛,令在座的众人都不敢有丝毫放松。

“法官大人,我方的蓝罐包装产品早在国内入市多年,并且为广大消费者所熟知,而被告方恰巧就利用了这一点,在外包装上误导消费者……”

法庭之上,一道干脆利落的女声响起,她身穿一袭深色正装,长发干练的束在脑后,莹白耳垂上的细钻耳钉,低调绽放着它独特的女性光泽。

但她眼中那如利剑般直射人心的眼神,丝毫不输于男子!

历经三个月,本案庭审终于接近尾声,辩方律师听着她掷地有声的结案陈词,额前急冒冷汗,似乎已经嗅到自己将要惨败的讯息。

顾乔念嘴角若有似无的上扬,深深刺激了辩方律师的自信心,两人相隔距离不远,两股暗涌也紧紧相抵。

辩方律师不禁回头偷偷看了眼自己的雇主,坐在旁听席最靠近走廊位置上的男人,那是一个无法用任何词语形容的男人,冰雕似的容颜,刻冷刚硬。

俊逸脸庞看似平静,眉宇间的凌厉之气却让人不容忽视。

少许,法官庄严的声音在庭上宣布道:“经合议庭成员一致通过,裁定‘瑞天企业’控告‘宫海集团’旗下保健蓝罐装潢侵权案胜诉!”

“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宫海集团应连带赔偿‘瑞天企业’经济损失及诉讼合理开支,共计3.6亿人民币,并在主流媒体显著位置刊登道歉广告!”

“咚咚!”法槌声一响,庭审结束。汇金地

……

瑞天企业胜诉,企业代表人在散庭后,由衷感谢道:“顾律师,非常感谢你的帮忙,还我们公司一个公道。”

“不必言谢,我不是做善事的,律师费我可不会少拿一分钱!”清丽的嗓音,公式化的笑意,娇颜冷沉带着一抹疏离感。

“这你放心,余下的费用今天内我会打到你账上。”

与此同时,一脸挫败的辩方律师走到了旁听席前,无力的垂下头,“宫先生,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控方律师是出了名的精通诡辩,哪怕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黑的她都能说成是白的!”

男人没有说话,面色冷沉的睨了他一眼,淡漠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控方律师。

这个女人,仅凭一张嘴,短短的几分钟内,就让他损失了几个亿……

有意思!

正在收拾文件的顾乔念,感受到身后那道锋芒的目光,回头轻轻扫了一眼。

彼此的目光交汇,他那如鹰隼的墨瞳,深邃阴沉,散发着一些令她读不懂的信息。

男人眸底闪过一丝兴味光芒,轻嚅薄唇,起身朝她走去。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看他朝自己走来,顾乔念停下动作,美眸带着一股深沉的看向他。

而她身边的助手余夏,则小声的在她耳旁提了句:“他叫宫祁肆,是宫海集团的CEO,据说刚从纽约回来。”

几步之遥,宫祁肆已经走到了她跟前,俊逸的脸庞透着丝不屑,嘴角微扬,“想不到让我损失几个亿的大状,竟然是一个女人。”

他这话里针锋相对,令她心底一凛。

“原来资本家的思想并不是与时代同步的,不过区区几个亿,对宫先生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

她的声音不温不火,平静如涓涓流水,柔软的话锋却带着一股凌厉。

他嘴角的笑沁入眸底,瞬间成了冰点,“再冰山的一角也是辛苦赚回来的血汗钱,我们不像顾律师,可以靠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赚取酬劳。推荐huijindi.com

顾乔念不以为然,轻轻耸了耸肩,面笑心冷的回道:“宫先生言重了,事实胜于雄辩,奉劝宫先生以后赚钱还得取之有道。虽然道义在资本家眼中似乎不太重要,但毕竟这是法治社会,遵纪守法才是上策!”

宫祁肆听着她咄咄逼人的话,没有一丝恼怒,反而刚想更靠近她一步,但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响起,打断了他进一步交流的想法,

顾乔念丢给他一记‘请便’的笑容后,继续埋头整理手里的文件。

宫祁肆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没有多做停留,转身接听电话,快步离开。

等他走远了,余夏看着宮祁肆那高大的背影,忍不住问了句,“顾律师,你刚才那么说,会不会把他得罪了?”

她把虚伪的笑容敛下,摇摇头,拿起公文包说道:“我不想谈论他,走吧!”

法庭外面聚集了不少的记者,当看到顾乔念的身影走出来时,大伙儿蜂拥围上前。

“顾律师,恭喜你,又漂亮地打了一场胜战!”

“顾律师,外界称瑞天企业索赔3.6亿是漫天要价,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顾律师,你在律政界历来有‘毒罂粟’之称,但仍有少数人否认你的实力,通过这场官司,你是否要向那些人证明你的能力?”

记者提问不断,围堵得她们几乎不能前行。

助理余夏无奈,只能挡在顾乔念跟前,不断大喊,“各位,请让一让,顾律师不会回答你们的问题。”

但记者们却不听劝,执着地拿着录音笔、麦克风,对准顾乔念。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她一脸淡然,美眸扫向众人,清丽的嗓音透着一丝薄凉,“各位,对于本场官司的审判,我只说一句。”

顿下数秒,各种咔擦声不断,连记者也聚精会神起来。

“审判是公平的,我尊重审判结果!”利落干脆的几个字,却让记者们大失所望。

而不远处,一辆奢华的阿斯顿-马丁,从停车场缓缓驶出,坐在车内的宮祁肆,黝黑的深眸盯着被记者包围的顾乔念,薄唇一勾,眸底氤氲起一团黑雾。

那狂肆的眼神,大抵与肉食类盯上猎物一致。

坐在他身边的助理,将刚查到的个人资料念给他听,“她叫顾乔念,今年25岁,是G市富商顾锦鸿的二千金,目前在盈科律师事务所就职,出道不到两年,但在业内名头响当当,从来没有输过一场官司,业内都送了她一个外号,毒罂粟!”

“毒、罂、粟!”宮祁肆薄唇微嚅,默念。

助理看着他的眼神,少许,又补上一句,“她已经结婚了,丈夫是——殷天城!”

殷天城?姑姑家那个昏迷了一年的植物人?

他桀骜的浓眉微微蹙起一抹思索,少许,嘴角一扬,划过一丝讽刺的呢喃道,“原来就是她。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宫先生?”看着他的反应,助理无法揣测的问。

“开车——”浑厚低沉的嗓音响起,他没有回答助理的话,淡漠的眼神看向前方。

“是。”驾驶位的司机点了点头,发动引擎,车子绝尘而去。

第2章 不想跟白痴打交道

被记者围堵采访的顾乔念,在余夏的帮助下,好不容易逃离迅速上车离开。

刚发动引擎,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是陆其修的电话。

“恭喜你,小念,又给我们律师行打了一场漂亮的胜战!”

顾乔念淡淡勾唇,“谢谢,对了,我一会不回律师行,把手头资料让余夏带回去。”

“是殷家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陆其修平静的问道,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小事。”她淡淡的回了声。

“对了,殷天城恢复得怎么样?我前几天好像看到他了?”

“呃,恢复得还不错,能走能跳了。”她的声音淡淡的,每次只要提起那个男人,她就没什么好心情。

“那你这算是苦尽甘来了!”

“但愿吧!不说了,我开着车,先挂了。”

她似乎不大愿意聊这个男人的话题,两三句就挂了电话。

但‘殷天城’这三个字,却犹如烙印般深深的刻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

她匀速的掌控方向盘前行,思绪却回到了一年多前……

那会她刚在律政界出道,就她一个新人想在这行混出名堂,必须得打胜一场大官司扬名。

很快,她的机会来了……

一宗牵涉到豪门子弟的强.奸案,当时受害人家属到处联系律师,却没有任何资深大状敢接,是她,一马当先,接下了这宗棘手的案子!

案子的关键证物就在殷天城的车里,为了取证赢得胜诉,她故意接近勾引殷天城,在车上打伤他的头部,顺利找到了证物离开。

可是隔天一早,新闻却报道他出了车祸,重伤昏迷。

他的车上有安装微.型.摄.像机,把当时两人在车上的经过拍了下来,事后殷家发现了这段影片,认为车祸是因为她打伤殷天城的头,导致他开车出车祸,她就是凶手!

任她有再多说辞,可那段影片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整个顾家为保住她,动用了大量金钱和人情,最后,殷家提出条件,要她嫁给殷天城,一辈子照顾他赎罪。

当时的殷天城已经陷入重度昏迷,醒不醒得来都不能肯定,她嫁给他,跟嫁给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

她不想妥协,可看着年迈的爷爷和一夜间苍老的父亲,她终归还是答应了……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她整个人感觉被人从后面重撞了一把,将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她心里‘咯澄’一响,难道她这是遇上马路杀手?

眉梢闪过一丝不耐,她将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走下车查看。

撞到她车的是一辆红色保时捷,从车里出来的也是一个女人,来势汹汹走到她跟前,指着她的宝马5系,嚣张说道:“真是什么人开什么车,一身的廉价味!”

顾乔念扫了眼她那辆保时捷,红艳艳的车身,就如眼前这只花俏的母孔雀一样,打扮时髦漂亮,但欠缺教养和素质!

她没有搭理女人的话,而是走到车尾,细细的查看了下两车的受损情况,除了她的车尾部有轻微的凹陷外,其余都完好无损。

她冷眸的走到‘母孔雀’跟前,淡薄的开口问道,“小姐,你的眼睛真没问题吗?”

女人愣了一下,一时不知她在说什么?

顾乔念上前一步,以身高优势,俯下头睥睨着她,指着自己的车尾部,薄凉的嗓音透着一片凉意,“如果你眼睛没问题,请你看清楚,谁是受害者?谁是肇事者?”

年轻女人被她说得还真去扫了眼,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但她还是逞强的回了句,“你什么意思,就是说我撞坏你的车尾咯?我还没急着让你给我赔钱,你就来跟我急?”

顾乔念看着她,无奈的摇摇头,扬唇一笑,仿佛是嘲笑她的无知,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保险公司的电话。

“对的,中山东路……现在,请马上派人过来处理。”

眼看她挂掉电话,女人一脸不可思议,走上前问道:“喂?你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干嘛?”

顾乔念双手环胸,淡漠的瞥了她一眼,“因为我不想跟白痴打交道!”

“谁是白痴啊?你居然敢骂我,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女人被气得一肚子火,全身的细胞都爆炸起来。

但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她就如一块冰,无论她有多生气跟她吵,她总是一副“懒得理你”的模样。

顾乔念没有说话,任她继续像过街泼妇一样继续吵继续闹。

“干嘛不说话,没底气儿?就你那破车值几个钱,还叫保险公司来,垃圾!”

顾乔念听到最后两个字,心头的星点的火苗瞬间聚在了一起,轰然爆发。

黛眉微微一蹙,她锋利的眉眼直盯着她,一脸严肃,词严理正的说道:“你老公是谁,多有钱,与我无关!现在重点在于你,是你的车撞了我的车,如果你不打算理赔,我会以刑法第133条,交通运输肇事逃逸罪起诉你。如果你要继续‘歪理据争’,那么将视为态度情节恶劣……”

说到这,她故意顿了顿,唇角自信一勾,“态度情节恶劣将会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女人听着她咄咄的气势,说出来的逼人话语,脸色转白,她平常对法律不了解,听她这么一说,还跟真的一样。

心里顿时就慌了,但嘴上依然不饶人,“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给老公打电话!”

顾乔念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别过头去。

电话接通了,只听那女人嘤嘤地大哭起来,“呜呜……我被人欺负了。”

顾乔念瞥了眼这个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的女人,心底硬生生的鄙视一番。

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在安慰她,不过女人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泪继续抱怨道:“我不小心撞了一下她的车屁股,就那辆破车,压根就不值钱,但那女人恐吓我,还说要起诉我,让我要坐牢,呜呜……”

顾乔念听着她满嘴胡言乱语,上前一把抢走了她的电话,直接跟她那所谓的‘老公’谈话。

“先生,你也是受高等教育的人,应该懂得什么叫承担责任,这里有电子眼,追究起来一看监控,谁是谁非一切皆知,不需要我在详细说明!”

那头的男人没有立刻回应,等了几秒,才缓缓说道:“你的车需要多少维修费,直接开个价吧?”

虽然男人只说了一句话,但顾乔念听着这声音,没由来的觉得熟悉,眯了眯水眸,心里涌上一丝疑惑。

从耳畔拿下手机仔细的看了下电话号码,重重吸了口气,冷声一笑,讽刺道:“殷天城,养鸡养狗还要跟主人家说一声,我怎么不知道你外面还有个小老婆呢?”

“……”电话那端,男人陷入沉默。

第3章 她是正牌老婆

年轻女人已经听出了端倪,着急的把手机抢回来,直接把通话切断,扬起尖细的下巴,质问道:“你是谁?”

顾乔念冷笑的勾起唇,从包包拿出张名片递给她。

女人瞥了眼那张烫金边的名片,不屑的拿了过去,一看名字,顿时有些吃瘪,脸色也唰的煞白!

她听天城哥哥提起过这个女人,虽然他们没有感情,但这个女人始终是他的正牌老婆。

看着她眉角松动,气势也没了,顾乔念又朝她走了一步,淡淡道:“刚才我没听错的话,你叫他老公?那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重婚罪,最高可以判两年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两年再加上刚才你……”

“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女人一改刚才的态度,这会早已经成了瘪气的足球。

顾乔念没跟她多纠缠,回到了自己车上,等着保险公司的人过来。

少许,保险公司和交警同时来到,交警每问一句,年轻女人都如实告之,还自动自觉跟交警说,我会赔钱的,我不想去坐牢。

一旁的顾乔念听后,暗自发笑,看来这只金丝雀连傻白甜都不是,压根就是没脑子!

……

事情处理好,她一刻都不想在看到这个女人,坐上车迅速离开。

车子拐了个弯,进了另一条路。

阳光洋洋洒洒地搭在泊油路上,沿路的树影摇曳,从挡风玻璃远远看去,那巍峨的建筑,宏伟笔直的线条已经印入眼帘。

红砖白瓦,勾勒出欧式的韵味,但中规中矩的方形建筑,飞檐雕龙,却透着中式气息,这座中西合璧的大别墅,就是殷家大宅。

里设花园,小桥,亭苑,一面铁艺大门,錾金花纹,门把的雕龙,无不彰显着华贵。

一门之隔,门外人羡慕着里面的华贵,门内人却渴望着外面的简单,真应验了那句,患生于多与欲而人心难测。

顾乔念看着那沉重的建筑群,心已经渐渐盖上一层薄灰。

将车停好,她徐步走到大宅,看到管家周叔在那,不禁问了句:“大少爷在哪儿?”

“大少爷今天没有出去,在泳池那边。”

“好的。”

顾乔念让佣人把她的公事包拿上楼,自己朝后院的泳池走去。

远远的,一把太阳伞下,一个身材矫健,长相俊逸的男人,正躺在太阳椅上,闭目休憩。

她走了过去,此时余晖未散,斜阳照在他精壮的胸肌上,分明的壁垒已渐渐成型。

看着看着,顾念乔不禁有些晃神。

从嫁给他后,自己照顾了他一年多,连他身上有几道疤痕,她都一清二楚,躺了一年多,身上都没几两肉。

如今醒来只过了两个多月,他的身型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蓦然才发现,以前的殷天城,早已经回来了!

藤椅上的殷天城,早已感觉有人走了过来,懒懒地抬了抬眼,看到居然是她,他蓦地勾起一丝冷笑,讽刺地道:“我还以为要去医院探你呢!”

她回神过来,信手拿起酒瓶,为自己倒了杯酒,夹住杯子,晃了晃,抿了一口,酒香馥郁,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她靠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天际的晚霞,轻嚅红唇,“你的小老婆被我吓得不清,不去安抚一下她?”

“我的事不用你管。”殷天城盯着她,眸底迸溅出赤裸裸的恨意。

她妩媚一笑,又抿了一口红酒,“你就算是要我管,我也懒得管,不过我就是好奇,沈星现在是排第二还是第三呢?”

殷天城握住椅柄的手一紧,嘴角紧抿,带着一丝隐忍。

“哦,我忘了,当年你出车祸后,沈星就消失了。”顾乔念故意揭他的短,看着他那一脸紧绷的模样,还真是大快人心。

沈星对于殷天城来说,早已成心头一痛,现在伤疤被人狠狠地挑破,如有一把利刃,在肉间拼命地搅着,那种心理上无声的痛,更让人捉狂。

他嚯地一下站起来,高大的伟岸成了一片阴影,朝她身上走去。

揪住她的衣领,强势地把她拉了起来,满脸都是阴冷,紧紧地盯着顾乔念,他一字一顿道:“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样。”

“我就不相信,你还能把我杀了!”顾乔念脸色一冷,大胆地与他对视,继续挑衅,“殷天城,别老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你包小三小四我不管你,但我奉劝你一句,最好让她们收好尾巴!”

各方娱记狗仔最喜欢捕捉这样的新闻,她们要是继续那么高傲,难保这些丑闻到最后不会落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大男人主义的殷天城,怎能一而再再而三隐忍她的挑衅,额前青筋突突暴动,眸底闪过一丝阴狠,大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渐渐的,顾乔念只觉得呼吸变得困难,空气渐渐薄弱,她用力想掰开他的手,却徒劳,艰难的吐出一句,“殷天城,你有种把我杀了,埋个一干二净,不然你就等着陪葬!”

殷天城刚想说话,转眼看向那个熠熠生光的池水,眸底滚涌着骇意,他把她打横一抱,朝水池边走去。

原本还斗志十足的顾乔念,一下子慌了,冲着他大喊道:“殷天城,你快把我放下来。”

“以我了解,你最不喜欢的运动就是游泳。”

“卑鄙,你……啊!”

“砰”的一声,顾乔念就如一个球,被他扔进池内。

“咳咳……殷天城,你这个阴险小人。”她拼命地挣扎起来,双手艰难泼着水,但身子动得越厉害,整个人就沉得越快。

她天不怕地不怕,唯一一项弱点就是怕水,无论如何都学不会游泳的她,水对于她来说无疑就是克星!

殷天城站在池边,双手环胸,双眸紧盯着狼狈不堪的女人,眸底幽冷地泛着狠光,嘴角勾起的弧度,更若刀刃,足能够把人凌迟。

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他怎么会在床上躺了一年?

这一年他如同一个废人,任由她这个杀人凶手摆布,如果不是她,沈星也不会突然消失!

现在每每看到她,他都有种要把她撕岁的感觉。

“咕咚”一声,她硬生生地咽了一口池水,她就如垂死挣扎的小鸡,“咳咳……救命……救命……”

她在水里胡乱的挣扎,这可是深水池,足足有五米深!

他看着在水中不断挣扎的她,心里那个痛快,“顾乔念,我看你脑子是不灵光了,得下水清醒清醒才行。”

“你……你个小人!”她脸色已经开始变白,浑身的沉重感,拖得她力气耗尽,快撑不下去了。

殷天城依旧冷笑地看着她,亦如看着一名小丑。

缓缓地,看着她渐渐沉没,心中快意更盛,嘴角的弧度愈加锋利,连眸底的恨意,渐渐凝聚起来,变成一把贪婪的刀刃。

快,快点淹死她……

你好,宫先生请多指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好 或 宫先生请多指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你这样假装努力,真的有意思吗?

    1最近发生了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大一的学妹来找我诉苦,说自己从早到晚都在图书馆刻苦学习,她的下铺同学却是每天睡到大中午,就下午去图书馆待会儿。可前两天的考试,同学却把她远远甩在后面。女孩子的好胜心很强,特别是二十岁的年纪,更显得尤为突出。我问学妹,你平常是怎么安排时间的?学妹说,没课的话就早上八点去图书馆占座,中午十一点吃午饭,回宿舍午睡到三点,然后再回图书馆学到傍晚六点多,回宿舍吃饭洗澡休息。我又问,那你会带手机去图书馆吗?大概玩多长时间呢?学妹不好意思地笑了:“会带啊,就忍不住地想动手机,刷

  • @所有准备外出游玩的朋友,商场突然换歌一定要警惕!

    ▼临近清明节假期啦离逛吃逛吃光吃的日子不远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商场逛吃的配乐它们还真不是循环播放流行歌曲那么简单啊尤其商场逛吃配乐画风突然一转绝对有猫腻,就是为了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博主@俄勒冈七姐在这里就特别提到了点竟然有这种操作是文字君逛吃不走心肯定有些老铁也跟我一样第一次听说商场还有这种人性化操作关于这点还是我们的网友见多识广来来来,快来听听他们怎么说商场是如何将音乐和防贼防盗结合起来的▼第一拨商场换歌提醒大家要小心真不是开玩笑他们通过换歌来提醒顾客小心只不过特效台词各家有自己的风格这歌词

  • 西域故事-谜城

    谜城(Ⅰ)“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朋友们大家好,这是一版全新专栏《西域故·事》,里面主要讲的是沿着丝绸之路属于古西域三十六国的传说和故事。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专栏,根本原因在于作为“一路印象”的成员,我们有责任和义务让过去的西域,如今的新疆再次进入我们的视野,去宣传属于它的风貌,更是响应“一带一路”的号召。很多故事来自团长木木,也有一些是我看书或者道听途说所以这些不是历史,只是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今天的故事是一位维吾尔族的长者讲给团长木木,而木木又讲给我的:维吾尔族老人那位长者的祖父名

  • 女票闺密突然发了条暧昧短信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在女友面前送命这个话题上直男们上演的作死示范真是层出不穷据说现在有一种男票作死2.0进化版游戏就是「当着女票的面给她闺密夹菜」来让我们静止一下画面感受一下来自女友的杀气既想坐拥女友的美貌又想得到女友闺密的崇拜不存在的!你们与闺密的关系可是女生们最敏感的底线一不小心就可能一命呜呼为了替你们保命文字君提前准备了十道「正确对待女友闺密的考验题」赶快来测试下你的生存指数吧▼▽/第一关/▼选A跟B的需要文字君给你们快递轮椅吗?记住!商业互吹不适用于女友闺密身上!高冷晓不晓得?▽/第二关/▼三人行的情况下你

  • 清乾隆 紫红地洋彩轧道锦上添花胆瓶

    2018年4月3日下午,香港蘇富比2018年春拍“中国艺术珍品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本场共98件精品上拍,其中,顶级古董商埃斯卡纳齐旧藏清乾隆时期紫红地洋彩轧道锦上添花胆瓶以4300万港币落槌,加佣金5026.45万港币成交。(拍前估价:HKD40,000,000-60,000,000)清乾隆紫红地洋彩轧道锦上添花胆瓶21.7cm康熙年间,欧洲人来华谨见,画师艺匠既引入珐琅丽色,也带来欧洲当时流行之设计及纹饰图案——洛可可艺术,康雍两朝宫廷审美均趋庄严肃穆,此西洋风格则为之注入一股清心活

  • 龚鹏程:国学是让人聪明的,而不是变傻

    今天你得了什么病?现代人每个人似乎都有“病”——选择困难症(又名穷癌)、起床困难症、重度手机依赖症……似乎,你要没个病,都不能被称为“现代人”。你知道么,现在有一种病,叫“国学病”。何谓“国学病”?简而言之,就是用国学来为大众的愚昧辩护。有些人,穿着汉服长衫,满嘴仁义道德,可他们却对中国传统文化一知半解,打着国学的名义招摇撞骗。他们口中的“国学”,已经在社会上演变为商业化气息浓厚的读经热、尊孔热,甚至一些人趁势办起了各种层次、规模、档次的读经班、国学班、女德班。“国学热”的背后,乱象丛生。什么才

  • 【散文】马新明︱灵岩情思

    灵岩情思◎马新明在这千古漠漠和长天之间,骤然挺立起雄壮和威严,使时空就此生动无比。越过空茫浩瀚,一座耸立挺拔的砂岩倾泼而来,奔涌着,呼啸着,突兀地陡立于面前。银灰色的岩壁缀满各色砂粒碎石,在阳光的涂染下,奕奕闪亮。大小洞窟和楼阁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嫣然天上街市。大自然之神象雕刻大师意志磨砺的镂剥披靡的钢刀,镂出这气势磅礴的悬崖风貌,切割出一道世界风景墙。悠悠岁月在这漫漫长天之间造就了东临旭日,怀抱千佛的空前绝后。我们的先人以惊人之举,在这难以攀援的陡壁上定格出辉宏的灵岩画卷,并赋之于生命的质感和

  • 太可怕了!50块一块的玉你敢买吗?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内容大概是某大叔带着几万去云南买了一批玉石,回来就在南宁的唐人文化文玩市场摆卖,卖价听着也像是良心价:人均50/块。可问题来了,就是买的人却特别少。大叔请教了一些有经验的行家,他们告诉大叔,现在的人都喜欢收藏价值高一点玉石。虽然大叔的玉石也有雕刻图案,卖的价格也不高,却输在了品质上。要是定价高一点会不会不一样?可是如果是根本不懂行的小白还有可能,但是对于懂行的玉石收藏者来说一眼就能看出玉的好坏,定价再高也没用。而且就算是不懂行的小白,也明白“一分价钱一份货”的道理。更何况近几

  • 民间故事:周仓为民除害,关帝智除妖首

    旧时,杏花村内有一姓李的人家,女儿长得漂亮,名声在外。这一天女儿被妖怪附身,用符咒、请法师都不能让它消失,老李没有办法只能去村东的关帝庙祈祷说了此事,误打误撞妖怪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几天后,一个身穿金甲的将军给他托梦:“我是关帝部下的将军周仓,之前附在你女儿身上的事狐狸精,我已经赶走了它,它叫来了同党和我相约明天斗法,道士你一定要,多喊些壮年男子,去关帝庙里击鼓为我助威。”次日清晨,天蒙蒙亮,李氏一族壮男约三十人就来到了关帝庙。听到空中的马蹄嘶吼,铁器撞击声,就用力敲击牛皮鼓,咚咚隆隆一阵鼓声,果

  • 红木那些让人纠结的难事!

    玩红木的人都有很多难事!1.眼力与财力的矛盾眼力低时,花点钱买点东西就高兴好一阵子。眼力高时,看着过去买的东西,看不上眼,又处理不掉,没有更多的钱买看上眼的东西,心里就急啊。2.清式与明式的矛盾很多人大都从喜欢清式家具,开始喜欢红木家具。随着开悟,又喜爱明式家具。看着买进家的清式家具,心里那个别扭,是换明的?还是明清同居?3.收藏与实用的矛买收藏级的,要好料好工好型好韵,还得好价钱,请回家舍不得用,供着当宝贝。买实用的吧,眼力高了,心气高了,又不死心。二者很难兼顾好。4.材质与型制的矛盾不喜欢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