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妖孽女上司 大结局

2017/12/3 12:16:0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妖孽女上司

第1章 小妖精很狂野

脱掉外衣,叶麒便躺进浴缸,准备美美的泡个澡。网站huijindi.com

回家还得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这种日子也真是够了。不过今天似乎没很平静,看样子是能够“安全”的度过一晚上了。

如此想着,叶麒咧了咧嘴,从浴缸边上取来一瓶药液倒入浴池,闭上眼睛惬意的享受起来。

清灵液是老头子精心配置的灵药,旨在强身健体,缓解疲劳。跟着老头子在昆仑山修行十多年,叶麒几乎是泡着清灵夜长大,体格比常人强大数十倍。

“嗯?这清灵液的味道怎么和以往不同?”突然,一股奇特的香味钻入鼻息,叶麒心生不妙,警惕起来。

就在这时,浴室的玻璃门吱呀一声打开,紧随而来的是一道柔软酥骨的声音,“亲爱的,六欲和合散的感觉怎么样?”

一个二十出头的美丽女子出现在叶麒眼前,她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双眼魅惑如丝,粉红色的纱衣下,蕾丝内衣和小丁字清晰可见。网站huijindi.com

“小妖精居然给哥下了猛药?”叶麒脸色一变,六欲和合散是天龙会秘制的催情药,能让痿男秒变威猛犀利哥,为了比他就范,萧轻语这小妖精也是蛮拼的。

望着如此香艳美人,加上某种药物的特殊作用,叶麒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但盯着美女那狐狸般皎洁的双眸,却忍不住向后挪了挪,警惕道:“我明明锁了门,你是怎么进来的?”

对方的突然袭击已经不是第一次,所以叶麒洗澡前已经把浴室的们死死锁上,这小妖精居然能够进来!

“咯咯……”听出叶麒话中的警惕和无奈,美女迷人的美眸里透着计谋得逞的笑意,而后迈着她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一步步靠近叶麒,双手挽在他的肩膀上,丰润的红唇轻轻印在他的脸庞,吃吃笑道:“亲爱的你忘了我是天龙会的大小姐了吗?这种小锁是拦不住我的呢……”

香气如火,燃起叶麒体内的血液,他艰难的忍着理智,眯着眼睛道:“小妖精,你这样很危险。”

“哦?是吗?”萧轻语咯咯笑着,雪白的玉腿搭在浴缸上,轻轻撩起裙摆,那粉红色的小丁字,若隐若现。

这一幕,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喷张。

叶麒发出一阵喘息,就在萧轻语贴近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一阵足以融化天下男人的柔软,那游弋在他胸口的青葱玉指更是让人心头发热。

美人在前却装着君子风度的男人都是傻逼,这小妮子年纪不大,却是身段完美,前凸后翘,天生的狐狸精!要说叶麒没想法那是假的,不过美人没有平白得到的,尤其是主动投怀送报,那可不是能随便就吃掉。

天龙会不不是简单的帮会,不知道招惹了什么麻烦,竟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汇金地萧轻语是天龙会的千金,一路追着他来到D市,夜夜对他使出绝顶香艳,实在让叶麒饱受煎熬。

虽然很想吃掉这送到嘴边的美人,不过叶麒却知道一旦吃了她,自己将会再次回到那种游走刀锋的喋血之路。

“叶麒哥哥,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萧轻语望着叶麒的眼神变得含情脉脉起来,竟将小手伸入浴池中,抓住了某个耀武扬威之物,“而且……这个地方都已经开始宣战了,你……还撑得住吗?”

萧轻语咬着下唇,双颊若滴血玫瑰,娇艳欲滴。

然而,再娇媚的外表,也掩饰不住她眼底那一抹羞涩和惊慌,显然是他第一次对男人如此撩拨。

“小妖精,你这是在玩儿火!”叶麒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双眼隐隐充血,似乎是药性发作了。

“咯咯……叶麒哥哥这把火可不容易点燃呢。”萧轻语继续将气氛升温,俏皮可爱的小脚没入浴池,双手则轻轻解开衣带,“哥哥你看,如此良辰美景,实在是成就佳缘的好时机,今天……你就从了我吧?”

“哗啦!”

没有任何言语,叶麒直接将萧轻语横抱入怀,走出浴室,扔到大床上:“小妖精这么拼,哥就成全了你!”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不等萧轻语开口,突然一抓床单,将美人围在中间。汇金地

“哥哥,原来你不喜欢鸳鸯浴,要玩儿新花样吗?”萧轻语心儿噗通噗通跳动,虽然表面巧笑嫣然,眼底却掩饰不住惊慌,娇羞之色浮现在双颊。

但下一霎,萧轻语面上的娇羞顿时变成了愕然。

叶麒竟在床单上打了个死结!

“叶麒哥哥,你这是做什么?这个花样,轻语可不会玩呢……”萧轻语扔给叶麒一个白眼,嗔道,却发现叶麒原本似火焰般的眼眸迅速恢复清澈。

“嘿嘿,小丫头片子以为凭哪点六欲和合散就能把我搞定?未免太天真了。”叶麒咧了咧嘴,清澈的眼神哪儿半点被欲望吞噬的痕迹?

萧轻语一怔,狠狠咬牙,精密的美人计又失败了。

摇了摇头,叶麒将衣服穿好,看着萧轻语绝美的脸庞,深深叹了口气,“轻语,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我既然决定不再做雇佣兵,就不会再卷入那些事,如今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话落,叶麒关上卧室门,径直离开。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望着叶麒消失的背影,萧轻语愣了半晌,直到身体传来一丝异样才猛然想起自己进入浴池也沾染上了六欲和合散,现在药性发作,无法自行解决,不由得大骂叶麒混蛋。

“妮子,并非我叶麒无情,而是在找到《玄黄五经》后三卷之前,我绝不能再为任何事情牵绊。”

站在门口,叶麒摇头苦叹。

《玄黄五经》关系着一件天大的秘密,师父和父亲为此下落不明,为了解开这个谜团,他选择退隐,从此佣兵界不再有“狼王”的称号。

经书的前两卷,师父和父亲在失踪之前各执一卷,都叫给了他,眼下剩下三卷他已经隐隐有了线索,他绝不放弃。

心中思绪万千,不知不觉,叶麒便靠着沙发睡着了,待醒来之时,天已大亮。

想到昨夜一幕,叶麒急忙打开卧室,却发现室内空无一人,只剩床单上隐隐残留着淡淡的女性清香。汇金地

“也不知道这小妞以后还会不会再来。”闻着屋内的香气,叶麒既感叹又可惜,隐隐后悔自己昨晚为啥不把她办了。

叹了口气,叶麒便不多想,看了看表,便迅速赶往公司。

想到盛鑫集团是D市有名的古玩贸易公司,只是在其中上班,叶麒就感觉压力甚大,因为整个集团数百名员工均是女性,而且个个年轻貌美,男性不过十数人,是D市男人们向往的工作圣地。

凭借出色的能力和特殊渠道,叶麒自然顺利的进入这座公司,但同时也让他十分苦恼,像他这种拉风的男人待在群花丛中,想低调都不行!

不过叶麒显然不是冲着盛鑫的美女而来,而是偶然发现这座公司出手的几件古玩中竟印有《玄黄五经》中一副神秘图腾,因此才想要顺藤摸瓜,追查玄秘。

当然,一边和公司的美女们调调情,一边寻找《玄黄五经》,倒也让叶麒枯燥的日子添加了几分趣味。

这不,刚上公司楼层,叶麒便闻到一股醉人的女子幽香,随后耳边便传来一道柔软酥骨的声音:“小麒,今天这么早?”

“为了见到飘姐,我自然要早点来。”叶麒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嘴角勾起邪笑,飘姐已经三十出头,却如同少女般明艳动人,成熟中透着娇贵,诱人之极。

听着叶麒满嘴花花,飘姐却万分享受,不过走到身旁,她忽然凝重起来,“叶麒,我刚刚从赵总办公室出来,似乎他心情不太好,而且点名要找你呢,你可得小心呀。”

“切,我取向正常,赵大头心情不好找老子也寻求不到安慰。”叶麒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因为自己曾搅了赵大头一件好事,那厮便整日针对,不过叶麒也没什么好忌惮的。

而话音方落,叶麒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正是赵大头办公室里打来的。

第2章 送你一拳

赵大头名叫赵龚,是销售部主管,叶麒的顶头上司。

某次在洗手间调戏公司女职员被叶麒撞见,性格正直,习惯了见义勇为的叶麒自然要打抱不平,但显然把赵大头给得罪了,从此没少给他穿小鞋。

一大早来电话,加上飘姐的提醒,叶麒立刻想到这厮找自己多半没什么好事,果然刚接电话就听到赵大头阴沉的声音,“叶麒!十秒之内,来我办公室!”

“好。”

叶麒冷笑一声,挂断电话却没有去往办公室,而是来到自己的卡位上翘着二郎腿,一脸惬意吃着刚买来的汉堡,喝着公司里配用的上等蓝山咖啡。

这么一享受,何止十秒,半个小时都过去了。

见他这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飘姐不由好心催促道:“小麒,赵大头貌似吃了枪药,你还是赶紧过去一趟吧,免得那他又找借口对付你。”

“对付我?他有什么大招尽管放出来,小爷一一接着!”叶麒老神在在,吃饱喝足后竟然在卡位上眯着眼睛休憩起来了。

销售部主管办公室。

赵大头满腔怒火,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部摔倒地上。

“小比崽子,居然敢把老子的话当成耳旁风?以前整不死你,今天可不一定!”本来只给叶麒十秒钟的时间,现在过了半个小时还不见他的踪影,赵大头彻底怒了。

“叶麒!你特么给老子滚过来!”

一声怒吼,震惊了整个公司。

被这吼声打断了与周公女儿的约会,陆阳也怒了,起身慢悠悠的走向赵大头的办公室。刚进门,叶麒便感觉到整个办公室内充斥着一股凝重的气氛。

有杀气!

“叶麒,你完了!完蛋了!我让你十秒内过来见我,居然拖了将近四十分钟,我看你是不相干了!”

赵大头眼神冷厉,不给叶麒任何辩驳的机会,便接着夹枪带棒,“顶撞上司,视公司纪律如无物,延误了公司业务,这个月奖金你别想拿了!”

叶麒拉耸着脸,当初应聘的是设计部,却因为得罪了赵大头被调来这里,到了他的收下,叶麒就没有领到过完整的工资,对此也习以为常了。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叶麒掏了掏耳朵,一脸无所谓,“抱歉,我很忙,要是没有其他事,我先走了。”

冷笑一声,叶麒转身便走。

“你给我站住!”

呼啦一声,叶麒面前突然飞过一道黑影,他眼神一寒,两指手指平淡伸出,将那飞来之物稳稳夹住,是一份文件夹。

叶麒的敏捷看得赵大头面目呆滞,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不过这份文件是专门给他准备的大餐,身手再好也得完蛋!

“叶麒,这份合同上有你签字,可这么久了,公司只收到一万块的账款,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赵大头一脸阴笑,这次足够这小子喝一壶了。

“这合同根本不是我经手的,你他妈阴我!”打开文件,里面是一份销售合约,只一看,叶麒脸色便沉了下来。

这份合约是他签的不假,不过他清楚记得,当时签约的时候交易款项只有一万,如今数字后面却多出了两个零,变成了两百万!

这狗日的居然给他下绊子!

如此巨款扣在头上,叶麒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

叶麒忽然觉得不对劲,以往这厮虽然处处针对,却没有胆量做出如此过分之事,莫不是被萧轻语那小丫头片子收买了?借此机会逼迫自己从了她?

但转念一想,叶麒却又觉得不太可能,小丫头片子的确有些本事,不过她昨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总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赵大头给潜规则了吧?

看到叶麒愤怒的样子,赵大头觉得特别爽,一脸幸灾乐祸的笑道:“叶麒啊叶麒,不是我这当领导的说你,平时你吊儿郎当就算了,这种涉及上百万的巨资业务也你办得如此粗心大意,你这是自己作死,天上地下都没人能救得了你啊,哈哈哈……”

叶麒脸色一沉到底。

看到叶麒垂头不语,一副吃瘪的模样,赵大头爽到毛孔喷张,哈哈大笑道,“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走,一,等着吃牢饭,二,把这笔钱要回来,否则……哼哼!”

闻言,叶麒突然变得很平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淡淡的看着赵大头,“赵大头,我警告你最好别惹我,代价你付不起。”

熟悉的人都知道,大能叶麒越是平静,越是说明他此刻的愤怒,但赵大头不以为然,手指戳着叶麒的鼻子冷笑道:“代价?你以为你是谁?早跟你说过,得罪我不会有好果子吃,现在你就算跪下来向我求饶也……”

“啊!”

“我最恨别人指着我的鼻子。”突然,咔嚓一声,叶麒轻轻一捏,赵大头指骨瞬间断裂,痛得惨叫连连。

“哎哟……疼!疼!叶麒你敢对我动手……”赵大头脸色煞白,嘴上骂骂咧咧,但话没说完便被叶麒的巴掌打了回去。

“我说过,惹我的代价你付不起!”

啪啪啪!抓住赵大头的衣领,叶麒抡起巴掌便是三记耳光来回狠狠的扇,随后抬手一拳,猛然轰在对方小腹。

昆仑山学艺十八年,叶麒力量何其大,这一拳直接把赵大头打得横空飞起,死狗一般趴在走廊,完全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模样。

“你……”

脸屈辱的抬起头,赵大头只觉腹部爆破一般的疼痛,他一只手颤抖的指着叶麒,似乎想说些什么,却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各部员工大跌眼镜,叶麒完了,公然殴打上司,八成要被关进局子里捡肥皂。

无视众人那或崇拜,或震惊的目光,叶麒漠然走出赵大头的办公室,安静回到卡位,仿佛没事人一般。

“叶麒,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居然敢在公司动手打人,是不是想被开除?”

就在叶麒翻看那份合同之时,走廊上忽然传来清脆冷怒的声音。转首望去,则一个高挑美女站在身后,约莫二十三四岁,脸蛋精致妖娆,酒红色的烫卷发披散在肩,近乎透明的白衬衣与那红色包裙下露出的雪白美腿,带给人无尽的遐想空间。

她正是销售部总监,职位比起赵大头都高上数级,与那终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冰山总裁并称“馨雪双娇”,可谓美貌与智慧的化身。

叶麒耸了耸肩不做辩解,似乎对这位高冷女总监的口是心非习以为常。

陆馨黛眉一蹙,心中暗骂混蛋,虽然前不久帮了自己,不过在公司里怎么也得给她一点面子吧?

冷哼一声,她看了看地上晕成死狗的赵大头,唇边挑起一抹讥讽,她早看不惯赵大头利用职位欺负女同事,只是他堂叔是公司股东之一,现在被叶麒收拾了正好解气。

“你跟我到办公室一趟。”令保安将赵大头送往医院,陆馨冷冷瞥了一眼叶麒,转身留下一道香风离去。

叶麒摸了摸鼻子,悠悠跟在身后。

卡位上,几个男同事一脸幸灾乐祸,自从叶麒这小子来到公司后,不少美女同事都围着他转,让他们心里极不平衡,这次公然殴打上司,以陆馨的性格绝对会把他开除。

心念及此,男同事们心里一阵爽快,等着看叶麒卷铺盖走人。

但他们永远不会想象到经理办公室内正发生着怎样的一幕。

第3章 敢不敢做我男朋友

“殴打上司,负责的业务出现巨额漏洞,这两条任何一条都足够你蹲局子了。”总监办公室,陆馨双手撑在办工作桌上,身子微微向前倾,美眸中带着淡淡的戏谑,“说说吧,你想怎么办?”

虽然曾经帮过自己,但这家伙平日里吊儿郎当,不好好治一治他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只不过陆馨失望了,她并没有在叶麒脸上看到半点惊慌,反而是一副淡定的神色。

“怎么办还不是陆总监一句话的事?不过我想陆总监不会舍得让我蹲局子吧?”狠狠刮了一眼那两座几欲把衬衣扣子撑裂的饱满峰峦,叶麒随后看着自己的手,咧嘴暗笑道。

显然他想到了某天晚上,与某高冷女总监醉酒后某件奇妙的事。

见到叶麒这般神色,陆馨怎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顿时俏脸寒霜。那晚在酒吧借酒浇愁,被街边混混纠缠,叶麒正好经过,出手救了她,并把她送回了家,灯红酒绿,孤男寡女,干柴烈火……难免发生些令人遐想之事,不过当第二天醒来,陆馨则发现自己安然睡在房中,叶麒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陆馨不是懵懂少女,自然知道那天晚上其实什么都没发生,但这货竟还色眯眯的眼神实在让她气得牙痒痒。

“你看够了没有?”直起身,收了收衣领,陆馨严厉道:“在公司打了人,还有那两百万巨款,这件事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

“那是赵大头自己找打,对于这种人我向来不会手软。”叶麒难得正色了一回,“再说这种小事还不是分分钟摆平?”

“分分钟摆平?你的意思是把这两百万的款项追回来?”陆馨一阵头疼,这家伙简直是个刺头。

叶麒的确身手不凡,不然也不可能把赵大头揍得毫无还手之力,不过听他口气托大,陆馨忍不住讥讽。

“有什么不可以?”叶麒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陆馨气得咬牙,这所谓的两百万巨款不用想也知道是赵大头栽赃陷害的手段,本想替他解决一下,谁知这货竟不识好歹。

冷笑一声,陆馨没好气道:“那欠款方可是当地的恶势力,更何况这是赵龚利用和股东的亲戚关系和他们进行的灰色交易,你觉得他们会乖乖把钱给你?”

“会不会给只有去了才知道。”叶麒眉宇间透着自信,盯着陆馨微微笑道:“不过这既然是赵大头自己搞出来麻烦,我白白替他背了黑锅,总该给我点补偿吧?”

“如果你真能要回款项,公司自然会给你奖励。”陆馨冷哼一声,没好气的道。

冲着前天晚上他出手相救,陆馨本来考虑是不是想个办法把这个巨额漏洞压下来,谁知这家伙竟不领情,既然如此,让他长长教训也好。

本以为得到承诺,叶麒就会自己走了,没想到他摇了摇头,一脸正色,“这还不够,事成之后,公司不但得奖励我,陆总你还要做我女朋友!”

他直勾勾的盯着陆馨,这妞比萧轻语还要漂亮几分,后者妖娆中尚还透着青涩,前者却仿佛三月的蜜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的韵味。

更重要的是,陆馨是盛鑫集团高层,把她泡到手更有利于自己追查《玄黄五经》的下落!

“噗嗤。”

看叶麒满脸认真,陆馨忍不住掩嘴一笑,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的自信,随即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道:“好,那就看你敢不敢做我男朋友了?”

“不超两个小时,两百万债款就会回到公司。”叶麒乐哈哈离开了办公室。

他感觉陆馨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陆馨忽然有些担心,欠款方可是D市出了名的凶狠,想到因自己一时之气让叶麒身陷险境,只是话已说出,她没办法再收回。

公司里,看到叶麒低头收拾文件,人群议论纷纷,都以为他开除了。

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叶麒径直下楼,拦了辆的士便往目的地赶去。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一家酒楼外,司机疑惑的看着叶麒,“小伙子,你要去的地方是这里?”

“对,公司派我过来这边谈业务。”叶麒点点头,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谈业务?”司机猛地咽了口唾沫,指了指酒楼,神色中难掩恐惧,“这里可是兴隆街雷老虎的老巢,里面都是一群凶神恶煞,昨天也有个人和你一样来谈业务,结果不到十分钟就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了,小哥,我劝你还是别进去了吧?”

“这样么?那正好,这种人揍起来不用手下留情。”叶麒满不在乎,想到要个账也耽搁不了多长时间,随即又对司机道:“师傅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嘿,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校”司机一脸古怪,挥了挥手道:“也罢,我就在这里等你,免得待会儿没人送你去医院,不过你要是能安然走出来,这趟来回的车钱我都给你免了。”

叶麒没有多说,转身就进了酒楼。

几个膀子上雕龙画凤的彪形大汉坐在大厅,看到叶麒进来,斜眼打量了他几下。

“我找雷老虎。”叶麒无视对方敌意的眼神,平静的开口问道。

几名大汉看叶麒一身职场小白领的打扮,便知道这恐怕又是哪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来要账的,脸上纷纷露出戏谑,“他就在六楼,你要能上得去,自然见到他。”

叶麒没有废话,按了电梯便上六楼。

不过,电梯刚刚打开,不待叶麒走出去,突然一道冷冽寒光顺着门缝劈了下来。

叶麒闪身一动,壁虎般贴顶门,与此同时,一个平头青年提着刀片走进电梯,正奇怪电梯里没有人影,一尊铁拳轰然打在他的脑门上。

“砰!”

外面,十来个混子只听一声惨叫,随后面前飞过一道黑影,再接着便看到平头青年死猪一般蜷缩在数十米之外,挣扎了好几次却始终没爬起来。

“兄弟们上!砍死他!”

十个几混子连声大吼,手里的刀片纷纷向叶麒身上劈来,一时之间,乒乒乓乓的刀片碰撞声传来,其中夹杂着阵阵惨叫。

片刻之后,十几个混子或晕成死猪,或挂在走廊的窗台上痛苦呻yin,他们到晕死的那一刻想不明白,这个看似身板削瘦的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拳脚击打在身上,都好像被炮弹冲击了一般,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拍了拍衣角,重新整理好领带,叶麒悠然走出电梯。

刚走几步,忽然听到一阵女人无助的求助声。

顺着声音,叶麒快步来到一间包房外,透过门缝,见到一个清秀漂亮的少女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的衬衣和裙子被撕开,露出大片雪白。另一旁,一个戴着金链子的矮胖男人一脸猥琐,眯着一双色眼向她靠近。

女孩脸上溢满泪痕,目中露出绝望。

“砰!”

紧闭的大门突然爆开,叶麒平静的走进来。

“谁!”被打断了好事,矮胖男人顿时浑身一抖,面露凶光:“你是哪里来的小瘪三?限你一秒钟内滚出去,不然老子削了你!”

叶麒没有说话,目光瞟向一旁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孩,她一双泛着泪光的美眸正求助的看着自己。

“你就是雷老虎?”从女孩身上收回目光,叶麒冷笑看着矮胖男人,从文件袋里取出合同,“我是盛鑫公司的,把你欠我们公司的两百万还了吧。”

妖孽女上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妖孽女上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总裁追妻路漫漫:老公太不乖8章

    原标题:总裁追妻路漫漫:老公太不乖8章书名:总裁追妻路漫漫:老公太不乖第八章出示请柬“在看什么?”何建东随后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林萧,故作镇定的问道。“看路冉,我觉得她好像变了!”林萧收敛起心中的狠劲儿,缓缓转过身,温柔的看着何建东。“是变了,会打扮自己了!”何建东很平淡的敷衍一句,不想继续谈论路冉,径直岔开话题,“走吧,宴会马上要开始了。”“老公,你是不是对她心动了?”可惜林萧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固执的站在原地,妩媚的眼睛中泛着泪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见状,何建东连忙安抚道:“你胡说八道什

  • 美娇妻爱上我8章

    原标题:美娇妻爱上我8章小说名:美娇妻爱上我第八章必死的拦截这里的动静,终于是将林薇清醒了不少,她用足了最后的力气,才将宁纪推开,宁纪也觉得差不多了,不敢做的太过分,毕竟这里都是他们公司的人。林薇摇晃着身体,似乎知道了一些方才与宁纪发生的事儿,如此一来更不敢与宁纪再呆一起了。她努力辨认着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一个美女,喘着粗气道:“宣萱,你送我回家吧,我好晕。”顺着目光,宁纪这才注意到这个美女。瓜子小脸蛋,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岁左右,她穿着一身蓝色的深V晚礼服。虽然没有林

  • 穿越之冰山王妃8章

    原标题:穿越之冰山王妃8章小说:穿越之冰山王妃第八章训练开始慕雪冷冷的看着在地上求饶的男子,转身走了。她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事上面。可蓝不会那么甘心,抬脚就要教训那男子。这些天她慕雪也学了一些武功,对付这个人是没什么问题的。那男子也怕了,连连说“我们都是从灾区来的,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不得已,才偷公子的钱,求两位公子放过小人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说的这话再加上像摇蒜的动作,实在有些滑稽。蓝可不听他的任何解释,也不打算这么放过他,眼看就要踢到他了。可是她的脚被人拦了下来,她抬眼一看,是慕雪。小蓝不心甘的

  • 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8章

    原标题: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8章小说:酒当歌:抓个总裁嫁豪门第8章:在他这出丑第8章:在他这出丑莫召昀没有推开宫晚儿,眼神一暗,顺着她的话对莫妈妈说:“妈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对,这是我女朋友。”莫妈妈坐回沙发上,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把宫晚儿打量一翻,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儿子啊,你不要随便找个女人来糊弄你妈。”莫召昀无奈,“妈,您什么时候见我带女人回来过。”此话一出莫妈妈愣住了,她确实没见过儿子把哪个女孩带回家,迟疑之下她问宫晚儿:“你们,真的是在交往?”宫晚儿笑着点头,说起瞎话眼睛都不眨:“真的,

  • 总裁爱妻:情深不悔8章

    原标题:总裁爱妻:情深不悔8章小说:总裁爱妻:情深不悔第八章你还有脸回来?她一定是脑子有坑了才送他回来!就该让他在地上睡一夜。挺直背脊,佯装镇定地朝门口走去,速度极快,夹杂着阵阵寒风。霍擎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轻笑出声,眼神光彩流离,眉间也染上淡淡的笑意,哪里还有刚才的醉意。门外的苏柠挽微蹙眉尖,烦躁的接起电话,脸色一变,蓦然沉寂下来,喉间突然涌上一股腥甜,许久才回“好。”苏家别墅。苏柠挽刚停好车,苏父连忙走来,“柠挽啊,你终于肯回来了!”看着父亲有些衰老的容颜,苏柠挽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您的生日

  • 此爱无岸8章

    原标题:此爱无岸8章书名:此爱无岸第08章被吓的投怀送抱那双大手的主人,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顾修然。他紧紧握着苏凉烟的小手儿,什么怜香惜玉的话都没说。但那宽厚温暖的手掌,却莫名给了苏凉烟坚持下去的勇气。纹身的过程很漫长,小小的一朵玫瑰花,从割线到上色,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临近尾声之际,苏凉烟疼的冷汗淋漓,整个人虚脱的靠在顾修然的怀里。顾修然帮她拭去额头的冷汗,沉声低问道:“后悔吗?”“没……”苏凉烟眨眨眼,可怜巴巴的否认。虽然纹身很疼,但她并未后悔。傍晚时分,大师父起身收工,结束了漫长的纹身过程。

  • 盛世狂妻8章

    原标题:盛世狂妻8章小说:盛世狂妻第8章杀人凶手凤无邪去了凤家的藏书阁。从原主的记忆来看,藏书阁有专人把手,平时只有凤家的子女能进入。因为藏书阁内武技秘籍众多,为了保证家族武技不外传,进入藏书阁后,都只能就地借读,绝不可将书本带走!而且阅读的时间还是有限制的——每天只能读阅两个时辰!凤无邪从前一直是个傻子,自然从来也没进入过藏书阁。今天,她第一次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凤家竟然有这么多人喜欢看书!在这里,她不仅见到了凤无瑕,凤无心,甚至连她的大叔伯凤子仁、二叔伯凤子义,还有那个大叔伯的儿子凤无霖

  • 神级状元8章

    原标题:神级状元8章小说:神级状元第8章更赚钱的主意没过多大会儿,老两口子就因为抢舀饭勺争执起来,最后刘梅用以后都不做饭来威胁,才趁着张大牛稍稍迟疑时,一把抢过,抢先再盛了一碗,一只手仍攥着勺子,另一只手往嘴里灌去。而张大牛也不示弱,看刘梅不撒手,干脆把锅端起来,把剩下的都倒在了自己碗里,看锅里还有最后一口,干脆就直接朝嘴里倒了……“爹,娘,你们这是……”张小龙哭笑不得地看着老两口,万万也想不到能看到这种画面,“恁大一锅粥都被你们喝光了,这馒头和菜还吃不吃啦?”“不吃啦!”两口子这回异口同声地喊

  • 偏爱二手王妃8章

    原标题:偏爱二手王妃8章小说名称:偏爱二手王妃第八章:镇南王府大厅里的两人的吵骂声,外面的仆人是听得一清二楚,此时都为这新来的王爷小妾捏一把冷汗,周管家双眼阴森的眯着:“真是够贱,怪不得皇上从床上扔下来了。”一旁的仆人也都点头附和。百里傲云已经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小的时候也与韩凝一同玩耍过,虽然知道她娇纵,而且顽劣,却不想五年未见,她竟然是这种脾气。韩凝看着面前的男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知道自己占了上风:“怎么样?考虑清楚要放本姑娘出府了吗?”如果浪费点唇舌便能离开,也是好事,免得自己千辛万苦的想

  • 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8章

    原标题: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8章书名:相思局:邪王的无双妻第8章老狐狸“这个……”卫丞相一下不知道找何借口,而且云邪身上那股强势的气势,便已然让他心生胆怯。邪王昨晚已经和卫鸢尾洞了房,卫鸢尾的身体邪王是再清楚不过。他现在说什么,在邪王眼中都是借口,反倒会召来邪王的不快,再加上当年他将卫官姝嫁于文昌侯的事情,怕是早已惹怒了邪王。“这也是臣的疏忽,臣心里一直都示王妃为老臣的外孙女,自是没想到府里的其他人竟会背着老臣欺辱王妃,王妃从小便乖巧懂事,不善言辞,也从未跟老臣提起被欺辱的事情,这件事待老臣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