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凤凰穿越走江湖 大结局

2017/12/3 13:29: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凤凰穿越走江湖

第一章,所谓穿越

胡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一直以为自己家里虽然不富裕,可也算幸福,父母疼爱,少有忧虑。版权http://www.huijindi.com/只是不知母慈父爱,居然只是一个谎言,那个她喊了二十年父亲的男人,带着他的小三,明目张胆的跑回家里找母亲要钱,口口声声说着,这么些年你要赔我多少多少青春损失费。

母亲在一边的沙发上哭啼不止,那个人真的是从小疼爱她的父亲吗?胡碟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那个趾高气扬丑恶嘴脸的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就是他嘴里的所谓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小三?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很可笑,气急之下也只能感觉到可笑,身体开始不停的发抖,眼泪唰唰的往下掉,这就是男人。

“我老公陪了你们母女三十多年,大好的青春就浪费在你们手里了,赔个几十万,那是必须的”这个无耻的女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一气之下,胡碟冲了过去要打那个女人。瞬间,父亲一把档住胡碟,“啪”扇了她一耳光。“你个没用的赔钱货,都二十多岁了还没找个有钱的男朋友,真是白养你这么多年了,滚开!”

母亲惊怒冲过来推他,你做什么打我女儿,打死她你开心是不是,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狠狠的瞪着胡碟瞪着她妈,彷佛她们是他杀父仇人,看着他维护那女人生气的样子,胡碟忽然觉得,活着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不顾一切的冲着那贱女人砍过去。父亲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菜刀,重重的推开。凤凰穿越走江湖 大结局胡碟摔倒在地,心灰意冷,也是,他虽然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毕竟是当过兵的,身体素质也确实好。

母亲也好像失去了理智,冲过去要抢他手上的菜刀,一推之下,他晃了晃没站稳。手无意间往后一松,刀向胡碟飞了过来…公元五四四年西魏大统十年,北周大兴,大司马独孤府邸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一间破落的小院里,木雕的窗,木雕的门,一个貌美的妇人躺在床上。要说妇人其实年纪也不大,最多不过二十岁开头,此时,她正满头大汗的躺在在床上,脸色惨白,难受的抓着床沿上的被子,手上青筋暴露,全身透露出一股颓败,肚子高高的隆起,腿下的被子里有鲜血蔓延开来。

妇人身边,一个绿衫的侍女紧张的站在床边,流着泪诉说着:“小姐,大夫人欺人太甚,连产婆都不让请,我们该怎么办?”妇人缓出一口气,问:“小翠,老爷呢?他怎么没来。”小翠闻声泪流满面:“老爷在七夫人的院子里,我去请了三次,守院门的小厮不让我进去,说老爷在和七姨娘作画,谁都不敢打扰。我该怎么做?”

妇人听完气急,眼泪像止不住的河水开始泛滥:“信郎,你何以如此待我,当初的郎情妾意,都是假的吗!”说完腹内开始疼痛加剧,脸上汗如雨下。网站huijindi.com“小姐,你不能有事,小翠求你了,你还有孩子。”小翠哭泣着使劲的抓着妇人的袖子,一下也不敢放松。

孩子,对,我还有孩子,我的孩子一定要活下去!妇人心想,停顿了半天妇人艰难的开口:“小翠,你去把梳妆台上的首饰盒拿来。”“是”小翠恭敬的跑过去拿了盒子过来,打开放在妇人眼前。

妇人看完无奈叹息一声:“想我当初进门,无数嫁妆,金银首饰。为求自保只余下这么些东西了。小翠,这些东西你好好收着,若我的孩子出来了。版权huijindi.com若是男孩,这些东西就你自己留着吧。若是女孩,你就帮她收着吧。以后嫁人了也不至于太寒碜。”

“小姐,你不要吓小翠。你一定能亲自照看小少爷或是小小姐的!”小翠在边上啼哭不止。妇人没有答话,只是用颤抖的手,从首饰盒里拿出一根簪子。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小翠,我的孩子就交给你照顾了!”

随即用尽全身力气把簪子往大腿上刺去,“氨强烈的刺激之下,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同时,妇人的生命彷佛全部用尽再无生机,盯着床梁上的雕花,眼神开始失去生命的光泽。版权huijindi.com夕阳西下,几度轮回,几生情。

“小姐,出来了,是个女孩,快看啊,小姐……你去了让我们怎么活氨小翠看着没有一丝气息的妇人,忽的放声大哭起来,睡梦中的小孩开始皱起眉头,好似被声音吵的不行,开始抗议的大声哭泣起来,没错,这个小孩,就是胡碟。

“伽罗小姐,你在那?快出来埃”小翠到处紧张的张望着,胡碟躲在花园的假山后面,一声不吭思索着,到底是那里出了差错,从在这边出生后,就知道自己生母的死亡片段,这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孩来说,实在太奇怪,更何况,我有着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

胡碟记得自己是一九八九年三月出生的人,在二零一二年的六月被父亲失手掉落的菜刀刺中了心脏而死去。但如今的这个地方,自己也生活了将近六年,不是虚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的胡碟,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里是大司马家陇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独孤信的府邸,胡碟是这里的七小姐,一个遮出的七小姐,无人问津,无人关心的七小姐。来自http://www.huijindi.com/就连胡碟的父亲,也很少关心胡碟的存在。除了小翠,胡碟这个世界母亲的贴身侍女,没有其他人。

甚至连本该分配给伽罗的几个侍女和小厮都因为父亲的不重视,而没人提起过。看着出生后到一年还未取名的胡碟可怜,整天吃斋念佛的祖母觉得好歹是独孤家的血脉,也不能没个名字,便取了名为独孤悯,怜悯之意,小字取了佛经中的伽罗二字,

响集七曰:“伽罗翻黑,经所谓黑沉香是矣。盖昔蛮商传天竺语耶,今名奇南香也。华严经云:菩提心者,如黑沉香,能熏法界,悉周遍故。又虚空藏经云:烧众名,器坚黑沈水。”玄应音义一曰:“多伽罗香,此云根香独孤伽罗。

胡碟也曾好奇的问过这里的皇上是谁和是什么朝代,也仅知道这是北周,当今圣上是宇文毓,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二零一二年的河南洛阳,不是她所熟悉的清或者明,也不是她所熟悉的地理位置,历史和地理考试从来不及格的我,一点也不了解历史上这个朝代。

胡碟现在的这个父亲是鲜卑人,现任北周大司马陇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可谓正正经经的大家族,尊贵显赫,是传说中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核心人物独孤信。可是这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个遮出的七小姐,她的父亲再有权再有权也不可能给她。衣食方面他们不曾苛刻让胡碟饿肚子,也不曾优待于胡碟。但这就足够了,所谓无视大概就是她经历的这么个意思。

那些哥哥姐姐们没事就爱欺负胡碟,辱骂她哑巴,做弄她,拿泥巴丢她。除了二夫人的儿子,大她六岁的三哥哥,独孤义。虽不是一个母亲所生,却是这个年代里除了小翠外待她最好的亲人,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她留一份,学了什么也都会告诉她,没事都会过来陪她说说话。

胡碟觉得很欣慰,在这个异世,至少还有两个真心实意待她好的人,让她心有安慰。她一直思念着跟我不存在于同一时代的母亲,那个世界的母亲,不知道母亲她现在好不好,有没有让父亲和那个贱女人欺负和得逞。知道我死了,她一定很难过。

可是没有任何办法回去,我只能每日每夜的发呆思索,小翠每次看见我这个样子都会伤心落泪。为伽罗不能说话而伤心,为伽罗受到的不公待遇而难过。伽罗于心不忍却也没有办法跟她说清楚,不想说话,她的思想不符合这个年代,不能被别人当成是一个妖怪。

唯一让胡碟想知道的,就是怎样才能回到二零一二年,那个真正属于她的年代。在这个地方,守着一个寂寥的院子过一辈子,是所有未出阁和出阁了的姑娘该做的事情。除了平民,她们需要出门赚钱,所以才会抛头露面。 毕竟是封建社会,是古代,那是她想想就会头痛的事情。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各种娱乐项目,连出门逛逛都是不能批准的,都快闷死在这里了,却也毫无办法,只能忍着。

第二章,迷茫度日

沉思中,忽然听见哎呀一声。伽罗伸出藏在假山石缝里的头,只见一身锦衣、头戴琉璃簪的二姐正在那生气的瞪着小翠。正是大夫人之二女儿,司马府嫡出的二小姐,独孤珍儿。

此人年十三岁,平时杖着她母亲是孤独府大夫人,亲大姐又是当朝皇后,为人嚣张的不的了。她身后站着两个贴身侍女,挽红和挽紫。看见冲撞了的是独孤珍儿,小翠吓的直接跪在地上。

头在地上一抬一落的磕着:“都是侍婢的错,侍婢本是寻找七小姐,不着想冲撞了二小姐,求二小姐饶奴婢一命。”

挽紫看了下独孤珍儿的脸色,冲过去挥手甩了小翠两巴掌:“你是什么东西,连大小姐也敢冒犯。”小翠惊吓不止,只是不停哭泣磕头。

看不过去的伽罗拍拍身上的灰,轻轻的跳下假山,走到小翠身边。看着她们,不发一言。独孤珍儿看了她一眼,忽然傲慢的笑了“哟,这不是七妹吗?怎么嘴巴还是哑着,不能说话?”

伽罗继续看着她没有表情。“怎么,你想给这个侍婢求情吗?”

挽红看着僵持的局面上前说话解围“小姐,夫人还在等着你呢?何必为了个不讨人喜的婢子惹坏了你的心情。”

独孤珍儿闻言撇了她一眼,然后对着伽罗说:“今天的事就先放过你们,以后少出来丢人现眼。母亲是个贱人,女儿又会差多少,滚回你们院子,别再出来了。”说完带着侍婢离开了。

看着小翠肿红的脸和摩挲的泪眼,伽罗叹息一声,由她牵着自己的手回到了居住的衰败小院。能留下一条命,已经是好的了。

回到那个冷冷清清的院子,看着那摇摇欲坠的牌匾,胡碟不禁心里感慨万分。听说还是当初我这边的母亲进门时候,父亲为表示喜爱,亲手为这个院子提的字“满香院”。

想当初,这里该是多么的繁花似锦,现如今“哎”唯有一声叹息了。来到房间的桌子边上坐下,小翠倒了一杯茶,递过来带着歉意的眼神望着伽罗:“小姐,你不要不开心了。都是小翠不好,惹出这么多的事情,还要你来操心。小翠对不住你。”

伽罗对她摇了摇头,意思是我没事。陪了我这么多年的小翠自然也知道我一举一动是个什么意思。“伽罗小姐,婢子只希望你好,其他的都没有什么想法了。若是伽罗的小姐哑疾能好,奴婢愿意下辈子为菩萨奉献一生。”

听着这话,伽罗的思绪又开始向虽窗外的天空中飞去,眼神开始呆滞起来。为什么要说话,现在这样的生活,虽然没有他们优越,但也始终饿不着自己。何况就算能说话,又能怎样,这边的母亲要是还活着估计也是这样受欺负和排挤的料子。

倒不如这样平平稳稳的活着,无需去出那个风头。以免被众人当出头鸟打,安稳活着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气。

院子大门外的花园里一片欢声笑语传来,哥哥姐姐们在亭子里闹着聊着玩着吃着乐着,无比的悠闲自在。 边上的侍婢们仔细又仔细的照顾着。“你看那个破院子,哑巴今天肯定又不敢出来。”其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指着我的院子大声嬉笑起来,正是我四哥,独孤忠,三夫人所生。

另外一个镶金戴玉的小女孩也笑着说“她敢,她要是出来,我们就把她推到水塘里让她得病,上次不就被我们推进水塘病了三天没死,还不是没能吭声。”

“五姐说的对,长的又丑又难看,还是个哑巴,做我们妹妹,真是丢了我们全家的脸面,一看到她那个呆呆傻傻的样子我就恶心。”又一个女孩站出来趾高气扬的说。

“对,咱们继续玩我们的,不用搭理这里面的那个哑巴。”白胖的小孩同意的指挥到,“好”“好”然后开始玩他们的接诗词。这正是我的四哥,五姐和六姐。

四哥,独孤忠,三夫人所生,平时非常 宝贝,不舍得受一点委屈。五姐是四夫人的第一个孩子,虽不是男孩,但也宝贝的紧。最后一个,是七夫人所生,就是当初我这边的母亲生我时,拉着我父亲一块作画的女人的孩子,跟她母亲一样的有心计。

听着他们说的话,伽罗心里暗暗无语,真是一群被圈养在猪圈里无聊的人。“小姐,该饿了。你先坐着,婢子去给你拿晚饭。”我继续望着窗外,无声无息且没有表情,小翠以为伽罗是难过他们说的话,伤心的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转身离开屋子。

古代人的生活习惯有时候真让伽罗觉得难以忍受,一天两顿的饭菜。上午十点吃一次,下午五点吃一,远没有现代的一天三顿饭菜合理。而且都是天黑就睡,日出就醒,让习惯明亮灯泡的我,实在有过不下去的感觉。

有钱人家倒好,没事吃点零嘴和糕点也就过去。但是在这个全国除皇宫之外最大的独孤府邸里,伽罗感觉自己就好比穷人家的小孩一样。 别说糕点零嘴了,就是正餐也经常克扣我,不如哥哥姐姐们的丰实。

迦罗正在发育的小身板十分的瘦弱,远不如现代的我健康。年十岁的伽罗,看起来就像八岁的小女孩。只有一双眼睛十分有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经常望天的缘故。虽然不是很好看,至少长的不丑了。管家、婆子、婢子、小厮们,瞧着我不受老爷关爱,就开始不紧不慢的对待,无所谓起她这个独孤家的七小姐来。

“小姐,饭菜来了。快乘热吃了,凉了就不好吃了。”小翠从食盒里拿出饭菜和一双碗筷。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白菜汤、炒猪肉和炒豆腐。真是没什么胃口,古代人的手艺真正不如现代。

更何况炒菜需要的那么多香料在这个年代也还没传到中土,仅仅的调味料就只有盐而已。吃在嘴里就好像在吃猪食一样,但再难吃,也是饭菜,确实能填饱肚子。伽罗无奈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饭,越吃越想念现代日子的美好。

饭菜是香辣可口,还有各种蛋糕、冰激凌、水果、巧克力、酸奶、零食。闲的没事,还能自己制作烤奥尔良鸡翅。想吃甜食了,还可以买可可粉自己制作巧克力。天啊,在这里的这日子真心没法过了。

小翠看着伽罗难以下咽的样子,又开始忍不住的抹泪“这群天杀的,就天天克扣我们小姐的饭食,别的小姐都是两荤两素两汤,就知道欺负我们小姐,就连月钱也是拖欠少给。我可怜的小小姐啊,要是小姐还在。”

伽罗无奈对着她笑了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是没有说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的也就是现在我这个样子吧,就算是我这个年代的母亲还在,估计也是好不了多少。

窗外明月星稀,夜凉如水。小翠收拾好床铺后就去外间睡着了。躺着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伽罗,想着那个世界上的母亲、想着她结交了九年却没有吵过一次架的好姐妹雪梅、想着她那从小一起长大互相关爱的表姐雅君、想着她的同学朋友们。

想着他们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自己。自己死了,他们会不会伤心难过。

想着我那台陪了她五年的台式电脑,还是4G双核的。越想越伤心,不禁泪流满面,开始低声抽泣。她想回家,好想想回家,六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她的年代。窗外,星光闪烁,就连月亮的淡黄色光辉都比平时柔和,彷佛也不忍看见这个孩子哭泣的脸。

第三章,请安祖母

清晨伽罗睁开眼,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个年代。她扶着床沿坐起身子,小翠从房外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小姐,奴婢侍候你起床洗漱。”闻声,伽罗闭上双眼,任小翠帮她洗脸,服侍她穿上唯一一件能穿出去的粉色丝绸菊花衣裳,伽罗最讨厌菊花了。

起身坐在梳妆台边的凳子上。看着铜镜里那张无甚特别的脸,不由的想起以前的那具身体。虽不是倾国倾城,至少也是大眼睛,尖下巴的。 比之现在这张黄黄的小脸,真是过之甚远。梳妆台上有一个首饰盒子,是她那过世的母亲留给我唯一值钱的东西。

打开一看,一对翡翠耳环、一个金镶玉手镯、一个翠玉镯子、一款过时的金簪子、一套银饰头面。虽然是不受宠的遮女,基本的规矩还是要守的,每天早上去祖母那请安的事情,每个子女都不能避免。

面见长辈,自然要好好梳理一番才行。要是什么都不戴,到时候还会被耻笑,也被老夫人责备说丢了规矩。这个家族里,除了小翠和三哥,都不是我的亲人,伽罗心里想着。小翠帮她梳理好头发,戴上这些首饰。然后跟随在她身后,朝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此时,主院里。大夫人罗氏帮老爷独孤信穿戴好衣物后,恭恭敬敬的送老爷出门去进宫上朝。看着老爷的轿子越走越后。罗氏抽出衣襟里的帕子,甩了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让贴身侍婢平姑给自己梳妆。

梳妆完毕后还得去给老妇人请安。要说起来罗氏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嫁给独孤信这么多年,夫人的位置坐的稳稳的。从没见那个小妾能翻过天去,得到了老夫人的看重,又得到了自己老爷的敬重。自然是有她的做法,从给老夫人请安上也能看出,二十年来从未迟到一次。

罗氏的贴身心腹只有一个,就是出嫁时从娘家带过来的平姑。平姑帮罗氏梳好头,从顶端的首饰盒里,选了个梅花簪子插在罗氏云髻上。看着鬓角有些泛白的发丝,罗氏叹息一声。“哎,岁月不留人,都老。”

平姑笑着接话“小姐一点都不老,还是年轻时候一样,貌美如花。”

罗氏看了平姑一眼:“跟了我这么多年,你也不年轻了,鬓角也有白发了!”

“小姐自然是不怕的,湘君小姐都进宫做了皇后。谁还敢反了天的,在小姐头上撒野不成。”平姑懂事的安慰到。

“还是你最懂我”罗氏满意的笑了笑“我们家湘君啊,从小就带在身边。现在进宫做了皇后,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皇宫里,那可都是吃人不吃骨头的地方。”说完罗氏开始抹泪。

平姑回:“小姐无须担心,湘君小姐,再怎么说也会是锦衣玉食一辈子的,不会吃多少苦。更何况还是个有孝心的,各种皇宫的好东西往夫人这里送,真是长了夫人不少脸面。”

“是啊,湘君这孩子就是讨人喜欢。”说完罗氏对着镜子笑了笑“走吧,给老妇人请安去。”

伽罗走到祖母的大院子门口,小翠上前跟守门小厮禀报。小厮进去通报后,伽罗走进进院子。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笑声一片。进去一看,不愧是老夫人的房子,富贵华丽。来了这么多次,都还是会晃花眼。

走进屋子一看,只见当堂正中间坐着一位年过六十的老妇人,发髻上是全面的金镶玉头套,双耳戴着祖母绿宝石耳环,身穿褐色镶金丝锦孢,脚上穿着细密针线的绣鞋,显出一种华丽和富贵的气势。

左右两边围绕着两个女孩子正在笑嘻嘻的说着讨喜的话,哄她欢心。仔细一看,正是二姐独孤珍儿和四姐独孤明玉,各各衣裳华丽,首饰贵重。要说起来,平时除了已经出阁做了皇后的独孤湘君之外,就属这两个姐姐最讨祖母喜爱。

珍儿嘴甜会说话,明玉则十分貌美,唇红齿白、眼眸若星、肤白如脂、玉手芊芊,可以说是独孤府里众姐妹中最美丽的女子。伽罗走进老妇人身前,正对着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小翠在边上替她说到“给老夫人请安,祝老夫人青春长寿。”

祖母崔氏看了一眼,态度冷淡,给七小姐拿个凳子,坐着吧。独孤珍儿看着我,嬉笑不止。刚说完就有小厮立马搬来个凳子放在两侧的角落,我走进去不声不响的坐下。

“老夫人,我来啦”大夫人罗氏笑盈盈的走了进来。“给老夫人请安,请老夫人身康体剑”

老夫人笑看了她一眼“你啊,就是这么个性子,起来坐着吧”

“谢老夫人。”

“今天可是有什么喜事儿?”

“是这样的,我想跟老夫人商量一下珍儿的婚事,毕竟都这么大了,也该说个人家了”

“珍儿也有十三了,确实也该说一个了”

珍儿听完捂脸撒娇道“哎呀,母亲和祖母真讨厌,当真人家面说这些事情”

“呵呵,珍儿还害羞了呢,没事,也该嫁个好夫君了。罗氏有什么好的人选吗?”老夫人宠爱的点了点珍儿的鼻子,一脸疼爱。

罗氏听完认真的回答“是这样的,这个事情有点麻烦,老妇人还记得李昞吗?”

“李昞,就是同为西魏八大柱之一,陇西郡公李虎的儿子?”

“是啊,要说郡公府与我们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当初和李夫人闲聊的时候也说了那么几句孩子们的亲事。上次踏青那李小公子也是一块在的,年十四,相貌英俊,人虽小,礼数都健全,请安问好都是有规有矩的,是个不错的孩子。”

“那是不错,珍儿有福了”

“可是,有点问题……”罗氏为难的说到。

“什么问题,难道他们还能嫌弃我们独孤家不成?”老夫人眼睛瞪圆等着罗氏解释。

“不是,是李夫人跟我聊过,李小公子好像对明玉比较上心”

老夫人思索了一会说道:“这孩子,毕竟也是门当户对的好亲事,不能搞砸了。你也是个懂事的,家族联姻不能在乎个人利益。是我们家的孩子就行了,既然李小公子看上了明玉,那就交给你来操心了。”

罗氏在表面上一向对老妇人敬重有加,自然不会在这个地方翻脸,只是心里估计也是愤愤不平的,自己二女儿的好亲事,白白被四夫人的女儿的了个好。“是,我明白了,那珍儿?”

“珍儿的事,你就放心吧。我帮她物色一个好夫君就是,绝对不会让我孙女吃亏了去”老夫人稳重的说。

独孤珍儿闻言脸色惨白,大好的亲事就这样被抢了。上次踏青她也在,明明先看见李公子的是我。独孤明玉,你居然抢我的人,我和你势不两立。气恼的瞪着对面温婉坐着的独孤明玉。

明玉瞟了她一眼,淡淡的笑而不语。彷佛得意万分的在说,你有什么本事和我争,你姐是皇后又怎样的,你心想的那个人还不是要成为我的夫君。

伽罗在边上看的心里直冒寒气,就这么简单的把婚事给定下了。女人的一辈子就被这么几句话给套牢了。我该怎么办,虽然我才十岁。但是古代成亲委实不晚,十二岁基本就开始嫁人了,十八岁还未出阁就是老姑娘了。

这样的话,我在这个家里又不受宠,到了十二岁,很有可能被随便的指了人。要是好男人还好,要是指了个天天花天酒地的,或者缺胳膊少腿的,或者十多个老婆的。这让我一个从小接受现代教育,遵从一夫一妻制度的我怎么受得了。

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行,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不能要这样的结局。一定有办法的,伽罗想着自己是现代人,不能接受。既然暂时回不去,就的给自己找个机会,让自己过的更好一点。不能这样默然的过下去了,若如此,未来的日子必定艰辛百倍。

恍恍惚惚中,伽罗随小翠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既然打定了注意,就该付出行动了,要想个办法出了独孤府去外面看看才行,院子外的天空有燕子留过的痕迹,窗外乌云密布,看着像是要下雨了。

凤凰穿越走江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凰穿越走江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