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凤凰穿越走江湖 大结局

2017/12/3 13:29: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凤凰穿越走江湖

第一章,所谓穿越

胡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一直以为自己家里虽然不富裕,可也算幸福,父母疼爱,少有忧虑。凤凰穿越走江湖 大结局只是不知母慈父爱,居然只是一个谎言,那个她喊了二十年父亲的男人,带着他的小三,明目张胆的跑回家里找母亲要钱,口口声声说着,这么些年你要赔我多少多少青春损失费。

母亲在一边的沙发上哭啼不止,那个人真的是从小疼爱她的父亲吗?胡碟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那个趾高气扬丑恶嘴脸的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就是他嘴里的所谓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小三?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很可笑,气急之下也只能感觉到可笑,身体开始不停的发抖,眼泪唰唰的往下掉,这就是男人。

“我老公陪了你们母女三十多年,大好的青春就浪费在你们手里了,赔个几十万,那是必须的”这个无耻的女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一气之下,胡碟冲了过去要打那个女人。瞬间,父亲一把档住胡碟,“啪”扇了她一耳光。“你个没用的赔钱货,都二十多岁了还没找个有钱的男朋友,真是白养你这么多年了,滚开!”

母亲惊怒冲过来推他,你做什么打我女儿,打死她你开心是不是,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狠狠的瞪着胡碟瞪着她妈,彷佛她们是他杀父仇人,看着他维护那女人生气的样子,胡碟忽然觉得,活着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不顾一切的冲着那贱女人砍过去。父亲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菜刀,重重的推开。凤凰穿越走江湖 大结局胡碟摔倒在地,心灰意冷,也是,他虽然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毕竟是当过兵的,身体素质也确实好。

母亲也好像失去了理智,冲过去要抢他手上的菜刀,一推之下,他晃了晃没站稳。手无意间往后一松,刀向胡碟飞了过来…公元五四四年西魏大统十年,北周大兴,大司马独孤府邸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一间破落的小院里,木雕的窗,木雕的门,一个貌美的妇人躺在床上。要说妇人其实年纪也不大,最多不过二十岁开头,此时,她正满头大汗的躺在在床上,脸色惨白,难受的抓着床沿上的被子,手上青筋暴露,全身透露出一股颓败,肚子高高的隆起,腿下的被子里有鲜血蔓延开来。

妇人身边,一个绿衫的侍女紧张的站在床边,流着泪诉说着:“小姐,大夫人欺人太甚,连产婆都不让请,我们该怎么办?”妇人缓出一口气,问:“小翠,老爷呢?他怎么没来。”小翠闻声泪流满面:“老爷在七夫人的院子里,我去请了三次,守院门的小厮不让我进去,说老爷在和七姨娘作画,谁都不敢打扰。我该怎么做?”

妇人听完气急,眼泪像止不住的河水开始泛滥:“信郎,你何以如此待我,当初的郎情妾意,都是假的吗!”说完腹内开始疼痛加剧,脸上汗如雨下。凤凰穿越走江湖 大结局“小姐,你不能有事,小翠求你了,你还有孩子。”小翠哭泣着使劲的抓着妇人的袖子,一下也不敢放松。

孩子,对,我还有孩子,我的孩子一定要活下去!妇人心想,停顿了半天妇人艰难的开口:“小翠,你去把梳妆台上的首饰盒拿来。”“是”小翠恭敬的跑过去拿了盒子过来,打开放在妇人眼前。

妇人看完无奈叹息一声:“想我当初进门,无数嫁妆,金银首饰。为求自保只余下这么些东西了。小翠,这些东西你好好收着,若我的孩子出来了。推荐huijindi.com若是男孩,这些东西就你自己留着吧。若是女孩,你就帮她收着吧。以后嫁人了也不至于太寒碜。”

“小姐,你不要吓小翠。你一定能亲自照看小少爷或是小小姐的!”小翠在边上啼哭不止。妇人没有答话,只是用颤抖的手,从首饰盒里拿出一根簪子。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小翠,我的孩子就交给你照顾了!”

随即用尽全身力气把簪子往大腿上刺去,“氨强烈的刺激之下,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同时,妇人的生命彷佛全部用尽再无生机,盯着床梁上的雕花,眼神开始失去生命的光泽。原文huijindi.com夕阳西下,几度轮回,几生情。

“小姐,出来了,是个女孩,快看啊,小姐……你去了让我们怎么活氨小翠看着没有一丝气息的妇人,忽的放声大哭起来,睡梦中的小孩开始皱起眉头,好似被声音吵的不行,开始抗议的大声哭泣起来,没错,这个小孩,就是胡碟。

“伽罗小姐,你在那?快出来埃”小翠到处紧张的张望着,胡碟躲在花园的假山后面,一声不吭思索着,到底是那里出了差错,从在这边出生后,就知道自己生母的死亡片段,这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孩来说,实在太奇怪,更何况,我有着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

胡碟记得自己是一九八九年三月出生的人,在二零一二年的六月被父亲失手掉落的菜刀刺中了心脏而死去。但如今的这个地方,自己也生活了将近六年,不是虚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的胡碟,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里是大司马家陇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独孤信的府邸,胡碟是这里的七小姐,一个遮出的七小姐,无人问津,无人关心的七小姐。汇金地就连胡碟的父亲,也很少关心胡碟的存在。除了小翠,胡碟这个世界母亲的贴身侍女,没有其他人。

甚至连本该分配给伽罗的几个侍女和小厮都因为父亲的不重视,而没人提起过。看着出生后到一年还未取名的胡碟可怜,整天吃斋念佛的祖母觉得好歹是独孤家的血脉,也不能没个名字,便取了名为独孤悯,怜悯之意,小字取了佛经中的伽罗二字,

响集七曰:“伽罗翻黑,经所谓黑沉香是矣。盖昔蛮商传天竺语耶,今名奇南香也。华严经云:菩提心者,如黑沉香,能熏法界,悉周遍故。又虚空藏经云:烧众名,器坚黑沈水。”玄应音义一曰:“多伽罗香,此云根香独孤伽罗。

胡碟也曾好奇的问过这里的皇上是谁和是什么朝代,也仅知道这是北周,当今圣上是宇文毓,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二零一二年的河南洛阳,不是她所熟悉的清或者明,也不是她所熟悉的地理位置,历史和地理考试从来不及格的我,一点也不了解历史上这个朝代。

胡碟现在的这个父亲是鲜卑人,现任北周大司马陇右十州大都督、秦州刺史,可谓正正经经的大家族,尊贵显赫,是传说中的关陇军事贵族集团核心人物独孤信。可是这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个遮出的七小姐,她的父亲再有权再有权也不可能给她。衣食方面他们不曾苛刻让胡碟饿肚子,也不曾优待于胡碟。但这就足够了,所谓无视大概就是她经历的这么个意思。

那些哥哥姐姐们没事就爱欺负胡碟,辱骂她哑巴,做弄她,拿泥巴丢她。除了二夫人的儿子,大她六岁的三哥哥,独孤义。虽不是一个母亲所生,却是这个年代里除了小翠外待她最好的亲人,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她留一份,学了什么也都会告诉她,没事都会过来陪她说说话。

胡碟觉得很欣慰,在这个异世,至少还有两个真心实意待她好的人,让她心有安慰。她一直思念着跟我不存在于同一时代的母亲,那个世界的母亲,不知道母亲她现在好不好,有没有让父亲和那个贱女人欺负和得逞。知道我死了,她一定很难过。

可是没有任何办法回去,我只能每日每夜的发呆思索,小翠每次看见我这个样子都会伤心落泪。为伽罗不能说话而伤心,为伽罗受到的不公待遇而难过。伽罗于心不忍却也没有办法跟她说清楚,不想说话,她的思想不符合这个年代,不能被别人当成是一个妖怪。

唯一让胡碟想知道的,就是怎样才能回到二零一二年,那个真正属于她的年代。在这个地方,守着一个寂寥的院子过一辈子,是所有未出阁和出阁了的姑娘该做的事情。除了平民,她们需要出门赚钱,所以才会抛头露面。 毕竟是封建社会,是古代,那是她想想就会头痛的事情。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各种娱乐项目,连出门逛逛都是不能批准的,都快闷死在这里了,却也毫无办法,只能忍着。

第二章,迷茫度日

沉思中,忽然听见哎呀一声。伽罗伸出藏在假山石缝里的头,只见一身锦衣、头戴琉璃簪的二姐正在那生气的瞪着小翠。正是大夫人之二女儿,司马府嫡出的二小姐,独孤珍儿。

此人年十三岁,平时杖着她母亲是孤独府大夫人,亲大姐又是当朝皇后,为人嚣张的不的了。她身后站着两个贴身侍女,挽红和挽紫。看见冲撞了的是独孤珍儿,小翠吓的直接跪在地上。

头在地上一抬一落的磕着:“都是侍婢的错,侍婢本是寻找七小姐,不着想冲撞了二小姐,求二小姐饶奴婢一命。”

挽紫看了下独孤珍儿的脸色,冲过去挥手甩了小翠两巴掌:“你是什么东西,连大小姐也敢冒犯。”小翠惊吓不止,只是不停哭泣磕头。

看不过去的伽罗拍拍身上的灰,轻轻的跳下假山,走到小翠身边。看着她们,不发一言。独孤珍儿看了她一眼,忽然傲慢的笑了“哟,这不是七妹吗?怎么嘴巴还是哑着,不能说话?”

伽罗继续看着她没有表情。“怎么,你想给这个侍婢求情吗?”

挽红看着僵持的局面上前说话解围“小姐,夫人还在等着你呢?何必为了个不讨人喜的婢子惹坏了你的心情。”

独孤珍儿闻言撇了她一眼,然后对着伽罗说:“今天的事就先放过你们,以后少出来丢人现眼。母亲是个贱人,女儿又会差多少,滚回你们院子,别再出来了。”说完带着侍婢离开了。

看着小翠肿红的脸和摩挲的泪眼,伽罗叹息一声,由她牵着自己的手回到了居住的衰败小院。能留下一条命,已经是好的了。

回到那个冷冷清清的院子,看着那摇摇欲坠的牌匾,胡碟不禁心里感慨万分。听说还是当初我这边的母亲进门时候,父亲为表示喜爱,亲手为这个院子提的字“满香院”。

想当初,这里该是多么的繁花似锦,现如今“哎”唯有一声叹息了。来到房间的桌子边上坐下,小翠倒了一杯茶,递过来带着歉意的眼神望着伽罗:“小姐,你不要不开心了。都是小翠不好,惹出这么多的事情,还要你来操心。小翠对不住你。”

伽罗对她摇了摇头,意思是我没事。陪了我这么多年的小翠自然也知道我一举一动是个什么意思。“伽罗小姐,婢子只希望你好,其他的都没有什么想法了。若是伽罗的小姐哑疾能好,奴婢愿意下辈子为菩萨奉献一生。”

听着这话,伽罗的思绪又开始向虽窗外的天空中飞去,眼神开始呆滞起来。为什么要说话,现在这样的生活,虽然没有他们优越,但也始终饿不着自己。何况就算能说话,又能怎样,这边的母亲要是还活着估计也是这样受欺负和排挤的料子。

倒不如这样平平稳稳的活着,无需去出那个风头。以免被众人当出头鸟打,安稳活着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气。

院子大门外的花园里一片欢声笑语传来,哥哥姐姐们在亭子里闹着聊着玩着吃着乐着,无比的悠闲自在。 边上的侍婢们仔细又仔细的照顾着。“你看那个破院子,哑巴今天肯定又不敢出来。”其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指着我的院子大声嬉笑起来,正是我四哥,独孤忠,三夫人所生。

另外一个镶金戴玉的小女孩也笑着说“她敢,她要是出来,我们就把她推到水塘里让她得病,上次不就被我们推进水塘病了三天没死,还不是没能吭声。”

“五姐说的对,长的又丑又难看,还是个哑巴,做我们妹妹,真是丢了我们全家的脸面,一看到她那个呆呆傻傻的样子我就恶心。”又一个女孩站出来趾高气扬的说。

“对,咱们继续玩我们的,不用搭理这里面的那个哑巴。”白胖的小孩同意的指挥到,“好”“好”然后开始玩他们的接诗词。这正是我的四哥,五姐和六姐。

四哥,独孤忠,三夫人所生,平时非常 宝贝,不舍得受一点委屈。五姐是四夫人的第一个孩子,虽不是男孩,但也宝贝的紧。最后一个,是七夫人所生,就是当初我这边的母亲生我时,拉着我父亲一块作画的女人的孩子,跟她母亲一样的有心计。

听着他们说的话,伽罗心里暗暗无语,真是一群被圈养在猪圈里无聊的人。“小姐,该饿了。你先坐着,婢子去给你拿晚饭。”我继续望着窗外,无声无息且没有表情,小翠以为伽罗是难过他们说的话,伤心的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转身离开屋子。

古代人的生活习惯有时候真让伽罗觉得难以忍受,一天两顿的饭菜。上午十点吃一次,下午五点吃一,远没有现代的一天三顿饭菜合理。而且都是天黑就睡,日出就醒,让习惯明亮灯泡的我,实在有过不下去的感觉。

有钱人家倒好,没事吃点零嘴和糕点也就过去。但是在这个全国除皇宫之外最大的独孤府邸里,伽罗感觉自己就好比穷人家的小孩一样。 别说糕点零嘴了,就是正餐也经常克扣我,不如哥哥姐姐们的丰实。

迦罗正在发育的小身板十分的瘦弱,远不如现代的我健康。年十岁的伽罗,看起来就像八岁的小女孩。只有一双眼睛十分有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经常望天的缘故。虽然不是很好看,至少长的不丑了。管家、婆子、婢子、小厮们,瞧着我不受老爷关爱,就开始不紧不慢的对待,无所谓起她这个独孤家的七小姐来。

“小姐,饭菜来了。快乘热吃了,凉了就不好吃了。”小翠从食盒里拿出饭菜和一双碗筷。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白菜汤、炒猪肉和炒豆腐。真是没什么胃口,古代人的手艺真正不如现代。

更何况炒菜需要的那么多香料在这个年代也还没传到中土,仅仅的调味料就只有盐而已。吃在嘴里就好像在吃猪食一样,但再难吃,也是饭菜,确实能填饱肚子。伽罗无奈的拿起筷子开始吃饭,越吃越想念现代日子的美好。

饭菜是香辣可口,还有各种蛋糕、冰激凌、水果、巧克力、酸奶、零食。闲的没事,还能自己制作烤奥尔良鸡翅。想吃甜食了,还可以买可可粉自己制作巧克力。天啊,在这里的这日子真心没法过了。

小翠看着伽罗难以下咽的样子,又开始忍不住的抹泪“这群天杀的,就天天克扣我们小姐的饭食,别的小姐都是两荤两素两汤,就知道欺负我们小姐,就连月钱也是拖欠少给。我可怜的小小姐啊,要是小姐还在。”

伽罗无奈对着她笑了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是没有说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的也就是现在我这个样子吧,就算是我这个年代的母亲还在,估计也是好不了多少。

窗外明月星稀,夜凉如水。小翠收拾好床铺后就去外间睡着了。躺着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伽罗,想着那个世界上的母亲、想着她结交了九年却没有吵过一次架的好姐妹雪梅、想着她那从小一起长大互相关爱的表姐雅君、想着她的同学朋友们。

想着他们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自己。自己死了,他们会不会伤心难过。

想着我那台陪了她五年的台式电脑,还是4G双核的。越想越伤心,不禁泪流满面,开始低声抽泣。她想回家,好想想回家,六年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她的年代。窗外,星光闪烁,就连月亮的淡黄色光辉都比平时柔和,彷佛也不忍看见这个孩子哭泣的脸。

第三章,请安祖母

清晨伽罗睁开眼,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个年代。她扶着床沿坐起身子,小翠从房外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小姐,奴婢侍候你起床洗漱。”闻声,伽罗闭上双眼,任小翠帮她洗脸,服侍她穿上唯一一件能穿出去的粉色丝绸菊花衣裳,伽罗最讨厌菊花了。

起身坐在梳妆台边的凳子上。看着铜镜里那张无甚特别的脸,不由的想起以前的那具身体。虽不是倾国倾城,至少也是大眼睛,尖下巴的。 比之现在这张黄黄的小脸,真是过之甚远。梳妆台上有一个首饰盒子,是她那过世的母亲留给我唯一值钱的东西。

打开一看,一对翡翠耳环、一个金镶玉手镯、一个翠玉镯子、一款过时的金簪子、一套银饰头面。虽然是不受宠的遮女,基本的规矩还是要守的,每天早上去祖母那请安的事情,每个子女都不能避免。

面见长辈,自然要好好梳理一番才行。要是什么都不戴,到时候还会被耻笑,也被老夫人责备说丢了规矩。这个家族里,除了小翠和三哥,都不是我的亲人,伽罗心里想着。小翠帮她梳理好头发,戴上这些首饰。然后跟随在她身后,朝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此时,主院里。大夫人罗氏帮老爷独孤信穿戴好衣物后,恭恭敬敬的送老爷出门去进宫上朝。看着老爷的轿子越走越后。罗氏抽出衣襟里的帕子,甩了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让贴身侍婢平姑给自己梳妆。

梳妆完毕后还得去给老妇人请安。要说起来罗氏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嫁给独孤信这么多年,夫人的位置坐的稳稳的。从没见那个小妾能翻过天去,得到了老夫人的看重,又得到了自己老爷的敬重。自然是有她的做法,从给老夫人请安上也能看出,二十年来从未迟到一次。

罗氏的贴身心腹只有一个,就是出嫁时从娘家带过来的平姑。平姑帮罗氏梳好头,从顶端的首饰盒里,选了个梅花簪子插在罗氏云髻上。看着鬓角有些泛白的发丝,罗氏叹息一声。“哎,岁月不留人,都老。”

平姑笑着接话“小姐一点都不老,还是年轻时候一样,貌美如花。”

罗氏看了平姑一眼:“跟了我这么多年,你也不年轻了,鬓角也有白发了!”

“小姐自然是不怕的,湘君小姐都进宫做了皇后。谁还敢反了天的,在小姐头上撒野不成。”平姑懂事的安慰到。

“还是你最懂我”罗氏满意的笑了笑“我们家湘君啊,从小就带在身边。现在进宫做了皇后,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皇宫里,那可都是吃人不吃骨头的地方。”说完罗氏开始抹泪。

平姑回:“小姐无须担心,湘君小姐,再怎么说也会是锦衣玉食一辈子的,不会吃多少苦。更何况还是个有孝心的,各种皇宫的好东西往夫人这里送,真是长了夫人不少脸面。”

“是啊,湘君这孩子就是讨人喜欢。”说完罗氏对着镜子笑了笑“走吧,给老妇人请安去。”

伽罗走到祖母的大院子门口,小翠上前跟守门小厮禀报。小厮进去通报后,伽罗走进进院子。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笑声一片。进去一看,不愧是老夫人的房子,富贵华丽。来了这么多次,都还是会晃花眼。

走进屋子一看,只见当堂正中间坐着一位年过六十的老妇人,发髻上是全面的金镶玉头套,双耳戴着祖母绿宝石耳环,身穿褐色镶金丝锦孢,脚上穿着细密针线的绣鞋,显出一种华丽和富贵的气势。

左右两边围绕着两个女孩子正在笑嘻嘻的说着讨喜的话,哄她欢心。仔细一看,正是二姐独孤珍儿和四姐独孤明玉,各各衣裳华丽,首饰贵重。要说起来,平时除了已经出阁做了皇后的独孤湘君之外,就属这两个姐姐最讨祖母喜爱。

珍儿嘴甜会说话,明玉则十分貌美,唇红齿白、眼眸若星、肤白如脂、玉手芊芊,可以说是独孤府里众姐妹中最美丽的女子。伽罗走进老妇人身前,正对着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小翠在边上替她说到“给老夫人请安,祝老夫人青春长寿。”

祖母崔氏看了一眼,态度冷淡,给七小姐拿个凳子,坐着吧。独孤珍儿看着我,嬉笑不止。刚说完就有小厮立马搬来个凳子放在两侧的角落,我走进去不声不响的坐下。

“老夫人,我来啦”大夫人罗氏笑盈盈的走了进来。“给老夫人请安,请老夫人身康体剑”

老夫人笑看了她一眼“你啊,就是这么个性子,起来坐着吧”

“谢老夫人。”

“今天可是有什么喜事儿?”

“是这样的,我想跟老夫人商量一下珍儿的婚事,毕竟都这么大了,也该说个人家了”

“珍儿也有十三了,确实也该说一个了”

珍儿听完捂脸撒娇道“哎呀,母亲和祖母真讨厌,当真人家面说这些事情”

“呵呵,珍儿还害羞了呢,没事,也该嫁个好夫君了。罗氏有什么好的人选吗?”老夫人宠爱的点了点珍儿的鼻子,一脸疼爱。

罗氏听完认真的回答“是这样的,这个事情有点麻烦,老妇人还记得李昞吗?”

“李昞,就是同为西魏八大柱之一,陇西郡公李虎的儿子?”

“是啊,要说郡公府与我们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当初和李夫人闲聊的时候也说了那么几句孩子们的亲事。上次踏青那李小公子也是一块在的,年十四,相貌英俊,人虽小,礼数都健全,请安问好都是有规有矩的,是个不错的孩子。”

“那是不错,珍儿有福了”

“可是,有点问题……”罗氏为难的说到。

“什么问题,难道他们还能嫌弃我们独孤家不成?”老夫人眼睛瞪圆等着罗氏解释。

“不是,是李夫人跟我聊过,李小公子好像对明玉比较上心”

老夫人思索了一会说道:“这孩子,毕竟也是门当户对的好亲事,不能搞砸了。你也是个懂事的,家族联姻不能在乎个人利益。是我们家的孩子就行了,既然李小公子看上了明玉,那就交给你来操心了。”

罗氏在表面上一向对老妇人敬重有加,自然不会在这个地方翻脸,只是心里估计也是愤愤不平的,自己二女儿的好亲事,白白被四夫人的女儿的了个好。“是,我明白了,那珍儿?”

“珍儿的事,你就放心吧。我帮她物色一个好夫君就是,绝对不会让我孙女吃亏了去”老夫人稳重的说。

独孤珍儿闻言脸色惨白,大好的亲事就这样被抢了。上次踏青她也在,明明先看见李公子的是我。独孤明玉,你居然抢我的人,我和你势不两立。气恼的瞪着对面温婉坐着的独孤明玉。

明玉瞟了她一眼,淡淡的笑而不语。彷佛得意万分的在说,你有什么本事和我争,你姐是皇后又怎样的,你心想的那个人还不是要成为我的夫君。

伽罗在边上看的心里直冒寒气,就这么简单的把婚事给定下了。女人的一辈子就被这么几句话给套牢了。我该怎么办,虽然我才十岁。但是古代成亲委实不晚,十二岁基本就开始嫁人了,十八岁还未出阁就是老姑娘了。

这样的话,我在这个家里又不受宠,到了十二岁,很有可能被随便的指了人。要是好男人还好,要是指了个天天花天酒地的,或者缺胳膊少腿的,或者十多个老婆的。这让我一个从小接受现代教育,遵从一夫一妻制度的我怎么受得了。

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行,要想办法离开这里,不能要这样的结局。一定有办法的,伽罗想着自己是现代人,不能接受。既然暂时回不去,就的给自己找个机会,让自己过的更好一点。不能这样默然的过下去了,若如此,未来的日子必定艰辛百倍。

恍恍惚惚中,伽罗随小翠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既然打定了注意,就该付出行动了,要想个办法出了独孤府去外面看看才行,院子外的天空有燕子留过的痕迹,窗外乌云密布,看着像是要下雨了。

凤凰穿越走江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凰穿越走江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热门随机

  • 【一念风月红颜碎】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念风月红颜碎】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一念风月红颜碎目录预览:第1章你这么贱第2章他的玩物第3章胎动第1章你这么贱“说,兵符在哪里?”拓拔询狠狠揪起纳兰汐额前的碎发,露出她饱满白皙的额头。一缕发丝飘落,带起点点的血意,纳兰汐头皮发麻,痛得全身都是冷汗,迎上拓拔询深冷的目光,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我……我不知道……”“朕再问你一次,兵符到底在哪里?”拓拔询指尖漫不经心的拂过纳兰汐柔嫩的肌肤,唇角全都是冷笑。“皇上,我真的不知道兵符在哪里。”纳兰汐挣扎了一下,想要避开拓拔询的手指,可她动不

  • 【暖风归南方】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暖风归南方】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暖风归南方目录预览:第1章没有其他男人!第2章你不配嫁给他第3章我没有害她第1章没有其他男人!深夜时分。一道猛力猛的将她从床上翻折,腰被一只手死死的摁着,粗粝的手掌直接撕开她的底裤横冲直撞的闯入她的身体。“疼!”她的脑袋被他死死地按在枕头上,身后的人没有任何温情直接闯进来,故意撞得又深又狠,迅猛在她身体里穿插而过,一次次的在她身体里发泄。“疼吗?”他沉眸看她,“你看看你现在贱兮兮的样子,不是很享受的样子,叫啊!夏暖风,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叫的很爽?现在忍着做

  • 【云深不知处】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云深不知处】小说在线阅读书名:云深不知处目录预览:第1章:两年换来的不过凉薄第2章:妻不如侍第3章:当着她的面吻别人第1章:两年换来的不过凉薄战鬼族,修罗殿外的夜很沉。凤青青试图扭过头,去看一眼逸尘封,看一眼此时的他到底是怎样的表情,却被他死死按了回去,依旧被他以后入的方式狠狠折腾着。毫无疼惜。两年来,逸尘封每次同她欢爱,别说是亲吻,即便是看她一眼,他也不愿意,当真是讨厌的紧。完事后,逸尘封抽离,凤青青全身都像被马踩过一样,他从她身上下来,她双腿哆嗦着,艰难翻过身,看见他正提起亵裤,冷

  • 【最美遇见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最美遇见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最美遇见你目录预览:第一章时间不是灵药第二章爱上不该爱的人第三章他的狠第一章时间不是灵药黎舒疾步走在傅氏集团金碧辉煌的大厦顶层,此刻窗外天色都快暗了下来,而她再也没有办法静等下去!“黎舒小姐,您不能进去……”王秘书在后方追逐呼喊,黎舒的手紧握住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把手,一下将门推开——“傅总,讨厌啦,你坏死了……”女人娇嗔的声音迅速传来,黎舒整个人僵在门口。黑白两色的办公室里,正是一个身段婀娜妖娆的女人依偎在男人的怀中,看来是一场风月之事刚要开始。“傅总!

  • 【一诺定终生】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诺定终生】小说在线阅读书名:一诺定终生目录预览:第1章你好卑鄙第2章你没有说话的权利第3章结婚证上的老婆第1章你好卑鄙“我答应救她,但你要跟我结婚。”安冉站在公寓门口,看着急红了眼的何潇,忍着彻骨的心碎,面无表情的宣布说道。“安冉,你这是在趁火打劫。”何潇看着面前瘦弱又倔强的安冉,恨得牙痒痒。他知道他们之间有所谓的少年婚约,但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她。“你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让一切都回到原来的位置,你想清楚,是让她活命还是要让她带着你的爱去死。”安冉仰起头,看似得意得要挟着。心里却已经痛

  • 【余生太长,你太难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余生太长,你太难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太长,你太难忘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要喝打胎药第2章死胎第3章你人流出来的孩子第1章我不要喝打胎药“辰希,我不要喝打胎药,求求你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林若尔扶着三个月大的肚子,卑微的跪在地上,不停的往坚硬的地板上重重的磕头,眼眶哭的红肿。医生说了,她身体差,如果打掉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再也怀不上了,所以,她必须保住这个孩子……“喝下这碗打胎药,除了思雨,谁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尤其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林若尔!”然而,江辰希并没有因为她的哭求

  • 【《情深不知云归处》】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情深不知云归处》】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情深不知云归处》目录预览:第1章残破的婚礼第2章别想挡我的路!第3章谁让这个孩子的生母是你第1章残破的婚礼“够了……快放开我……”休息室里,身穿婚纱的女人被男人压在化妆台上,起起伏伏间,娇媚的呻吟和男人隐忍的低喘不断响起。撕裂一般的疼痛让沈安安的小脸难过的皱成一团,她拼命转头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啜泣的哀求,“陆靖轩求你放开我……婚礼很快就要开始了……”“放开你?”陆靖轩冷笑一声,将婚纱碍事的裙摆撕的粉碎,俊美的脸庞阴沉如水,黑眸里像是淬了寒冰一

  • 【愿君心似我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愿君心似我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愿君心似我心目录预览:第一章不会放你走第二章噩梦的真实第三章放我离开第一章不会放你走浅浅的阳光从窗户外面透进来,照在医院里洁白的病床上。女孩躺在上面,脸色苍白得像樽没有生命的瓷娃娃。如此瘦弱的一个女孩,如果不是病历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谁都想象不出来她刚刚才流完产。“没有想到,你居然没有死在手术台上!”范允熙坐在病床边,看着床上的苏笙,眼里闪过痛苦和仇恨的情绪。她轻笑了一声,看向一旁的吊针,心想如果把它调快了,说不定苏笙就会死……但是,她怎么甘心这么轻易

  • 【不许经年错白首】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不许经年错白首】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不许经年错白首目录预览:第1章把衣服脱了第2章喂了藏獒第3章这样的卑鄙第1章把衣服脱了“1174,出列。”夜晚的监狱大厅,灯火通明,三百多身着统一制服的女囚静静而立。编号1174的喻离看着面前的妇科检查台,恐惧的身子一抖,“不要,我不要检查。”“把衣服脱了,你是孕妇,这是每天例行的身体检查,这也是厉先生的意思。”女看守面无表情的说到。一听到厉先生,喻离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厉凌夜,他够狠,已经半年了,他还要这样的侮辱她吗?这半年来她每天必做的一件事,就

  • 【爱他入髓,无法自拔】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爱他入髓,无法自拔】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爱他入髓,无法自拔目录预览:第1章下贱的女人第2章离婚第3章看不惯她第1章下贱的女人关雁尔看着两条红色的细杠,彻底的愣住了。她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楼下忽然传来一声汽车鸣叫,关雁尔心口一凛,他回来了?可天不是还没有黑吗?他怎么会过来?来不及多想,关雁尔连忙收起验孕棒,披上外套走出洗手间。门口,脚步声渐近。咔哒,卧室门被粗暴的一下推开,男人挺拔如剑的身姿赫然出现,屋子里的气氛,随着他的出现而陡然降低,那个男人身上的气势,一如既往的冷冽和强悍。“你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