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升迁官路 大结局

2017/12/3 13:43: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升迁官路

第001章:荷叶下的梦

夏日,一望无际的东北平原上。升迁官路 大结局

  太阳晃晃悠悠在天上浮动,雨开始下得有声有色。

  整个天空,像巨大的冰块在融化,阳光普照,那粗细均匀的雨丝,一根根,皆为金色。无一丝风,雨丝垂直而降,就像一道宽阔的大幕,辉煌地高悬在天地之间。

  这是一个爱下雨的季节,尤其爱下这种奇怪的太阳雨。

  一下雨,孩子们都跑回家了,唯独他们两个人都没有玩够,跑到了这池塘边上。雨丝,像是在天上织布,这块布将他们包围起来。

  这池塘边,除了几头吃草的牛,似乎就只有他们这两个孩子。推荐huijindi.com

  他们的衣服已完全淋湿了,紧紧地裹在身子上,头发被雨水冲刷后,贴在脑门子上。

  雨凉丝丝的,使他们感到非常的惬意。刚才在土豆地里疯跑时,两个人不时的滑倒,但是滑倒了就爬起来再跑。浑身的汗、土、泥,让他们感到十分的刺激。榆叶儿的一双小鞋已经跑掉了,此刻,榆强正一手一只替她拿着。

  天空完全是透明的,金幕万道,但却一目万里。

  麦子、树木、花草,被雨水洗尽尘埃,色泽新鲜,并都泛着淡金色的亮光。升迁官路 大结局

  几只鸟儿在雨幕中穿行,翅膀的边缘也镶了金边。

  他们咯咯咯地欢笑,用手在眼前不停地挥舞着,仿佛在撩开永远也撩不尽的金丝金缕。

  有风从池塘上吹来,一时金线乱舞,风大时,雨丝碎成纷纷流萤,又如金屑在空中四处飘扬。后来雨大了,他们在池塘边的一棵很大的老榆树下停下了脚步。

  老榆树枝繁叶茂,冠如巨伞,直径竟有五六丈。说来难以令人置信,这“伞”下除了很少几处有雨滴外,大部分的空间里,竟不见半星雨丝。

  一塘荷叶,经雨水浸润,清香随风飘向四周。说明huijindi.com

  两个孩子感到身上有点儿凉,心里有了回家的念头,但朝“伞”外一望,却是万重的雨,知道一时回不去,也就不再想着回家的事。

  榆叶儿既冷,还有点儿怕,便紧紧地挨着榆强。

  榆强说:“脱掉衣服,就不冷了。”

  说完,榆强就将自己上面的的衣服从身上剥下,晾到了一根垂挂下的树枝上,果然觉得暖和了许多。

  榆叶儿却一时没有脱掉衣服,用胳膊抱住自己,微微有点儿抖索。

  见榆强真的是一副暖和的样子,她羞羞答答地解开钮扣,也想脱掉上衣。但是一想到自己是女生,还是没有脱。汇金地她只是将两只胳膊、双条腿紧紧夹住,并微微弯着身子,更紧地抱住了自己。

  上面光溜溜的榆强才开始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没过一会儿,就很舒展地在老榆树下玩耍起来。

  榆叶儿看见榆强只顾玩耍,一点儿也没有在意她冷的样子,就有些生气,大声地喊叫:“榆强哥,我冷!”榆强就停止了玩耍,将自己晾在树枝上的衣服拿下来抖动了一下,披在了榆叶儿的身上。

  接下来,两个人大声说着话,纯净的童声飘荡在雨幕里。

  后来,他们蹲在了塘边。

  凉匝匝的水中,荷叶的阴影下,有鱼儿在游动;一些螺状的东西吸附在荷叶的茎上,看上去煞是可爱。

  榆强轻轻一摇动荷叶,鱼一忽闪不见了,而螺状的小东西也从荷叶的茎上脱落下来,一闪一闪地沉入宝石蓝的水底。升迁官路 大结局

  榆强感到小肚子有点儿胀,站起身来,红着脸告诉榆叶儿,“我要撒尿,你是女生,转过脸去。”

  他看到榆叶儿的脸转过了,随后解开裤子上的钮扣,将自己的东西掏出,一使劲,一股细细的清澈的尿液便很有力地冲出,高高地飞向空中。这道尿在空中划了一弯优美的弧线,叮叮咚咚地落进了荷塘里,其声清脆悦耳。

  榆叶儿依然蹲在塘边。她歪过脑袋,好奇地听着榆强的撒尿入池塘的声音。她觉得男孩儿很奇怪,站着就可以撒尿了,而她们女生撒尿非得脱下裤子不可。

  榆强在挺着肚皮将尿高高抛向空中的那一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骄傲。

  天地静静的,周围确实空无一人。

  雨落在荷叶上,笃笃笃地响着;雨落在草上,沙沙沙地响着;雨落在水里,叮咚叮咚地响着;雨落在树叶上,扑答扑答地响着。

  榆叶儿玩的有点儿腻味了,突然说:“榆强哥,这儿没有别人,咱们俩玩‘过家家’。”

  榆强想了想:“好,我做新郎倌,你做新娘子。”

  “有了孩子,我做妈妈,你做爸爸。”

  “好,我做爸爸,你做妈妈。”

  榆强采了两柄特别大的荷叶,再用一根小树枝往地上戳了两个洞,将荷叶长长的茎插入洞中,然后对榆叶儿说:“这就是咱们的新房子,你先躺下吧。”

  榆叶儿就在荷叶下的草地上躺下了,身子伸得直直的,但两腿却是并的紧紧的。并警告榆强:“我们不做那事!”

  “嗯,不做。”榆强也躺下了,在离榆叶儿的身子半尺远的地方。

  两朵荷叶,成了这对小人儿的华盖。

  他们忽然不再说话,天真无邪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往上看——看到的是在微风中摆动的荷叶,那荷叶是半透明的,有一道道的筋,像枝枝蔓蔓的血管一样,在流动着绿色的血液。

  榆叶儿往榆强身边挪了挪身子。

  榆强也往榆叶儿身边挪了挪身子。

  他们靠在了一起,双方的肌肤都凉丝丝的。

  天底下,除了雨声,还是雨声。

  “我是新娘。”

  “我是新郎倌。”

  “长大了也不能变。”

  “嗯,拉个勾吧!”

  “不行。我们得起来,对着天爷爷拜天地。”

  ……

  天地拜过了,两个人开始入洞房。此时此刻,楡强才有机会认真的搂抱了躺下的榆叶儿,

  后来,两个人都长大了,过家家的游戏不能再玩儿了。榆强的爸爸是农村学校的特级教师,后来被县教育局调到县城重点高中任教,一家人搬迁到县城生活。

  榆强跟着家里进县城。榆叶儿却没有他那么幸运。榆叶儿的爸爸妈妈疼爱弟弟,在家里生活困难的情况下,让榆叶儿失去了读高中的机会。初中毕业就在家里帮着大人干农活儿了。

 

第002章: 谈婚论嫁

那一年榆强跟着爸爸妈妈回老家探望爷爷奶奶,榆强在大街上看到了长成大姑娘的榆叶儿。

  她身子高挑纤细,皮肤如凝脂般白皙润泽,脸上虽然有时沾了劳动后的灰尘和泥巴,但那明艳动人的姿色却没有稍减半分,这样的女孩,显然是村里最漂亮的女孩儿了。

  一见面,榆叶儿并不像村里那些小时候的男孩玩伴儿们,又是拥抱又是捶打,亲热个不停。榆叶儿显得十分的羞涩。没开口说话脸儿先红了。

  “叶儿,你好吗?”榆强抢先开了口。

  “农村人种地,有什么好不好的?”

  榆叶儿虽然有了大姑娘的羞涩,与榆强说起话来还是很贴心的。

  “叶儿,现在很多的农村人都到城里打工了。你为什么不去呢?”

  榆强谈起了一个时髦的话题。

  “榆强哥,你看我这么个土包子,到城里打工能干什么?”榆叶儿很认真。

  “干零活儿呗!”实际上,榆强对这事儿也不是很了解。

  “我们农村的女人干零活儿,还不是端盘子,当保姆,伺候人家……”榆叶儿对榆强的话不太满意,“我家邻居三姨去城里打工,听说很受气呢!”

  “万事开头难。慢慢地熟悉了就好了。”榆强好像是在鼓励她。接着,两个人聊起了离别之后读书的话题。

  当榆强听说她初中毕业就不念了,便一个劲儿地埋怨她的父母重男轻女,不应该耽误了榆叶儿的学业。

  当然,那话里的意思也透露了一丝信息:没有文化的人,到城里打工确实是找不到什么好工作的。

  两个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的聊,聊来聊去,差不多半天时间过去了。

  农村是个封闭的地方,两个年轻人站在大街上这么热心的聊天儿,就成了一道难得的风景。第二天,村里的人们就议论起这一对青梅竹马帅哥美女的事情来。

  按照计划,爸爸妈妈回老家住三天就要回城里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计划改变了。晚上吃了饭,爸爸就问榆强:“还记得你榆伯伯么?”

  “榆伯伯?”榆强的脑袋瓜子转了转弯儿,立刻就想到了学校旁边的那个榆家大院。大院里男主人就是榆叶儿的父亲,他比爸爸大上几岁,小时候就尊称他为榆伯伯。

  “就是榆叶儿她爸爸呀!”妈妈怕他记不得或者是记不准,在一旁提醒他。

  “知道知道。”榆强连忙点头说道,“小时候,我常常去他家,和那个榆叶儿玩耍呢!”

  “那个榆叶儿,现在长得很漂亮了是吧?”妈妈见榆强对榆家印象深刻,不知道怎么回事,问了这么一句话。

  “嗯。”榆强想起了自己在大街上遇到榆叶儿的事,禁不住点点头。榆叶儿给他的印象,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明天,我们去你榆伯伯家做客。你要有点儿礼貌……”爸爸告诉他。

  “嗯。”榆强已经是16岁的高中生了。对于接人待物的礼貌是不陌生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叮嘱自己这件事儿?

  也许是爸爸妈妈没有掌握好时间,榆强一家人的到来让榆伯伯家感到惊喜,也有些措手不及的慌乱。本来一家人刚刚下地干活儿回来,正在吃早饭,见他们来,都赶到门口来迎接。

  几个大人没完没了地寒暄,榆强插不上嘴,就往院子看,院子还像过去那么宽敞。不同的是那几棵榆树,长高了,几乎成了参天大树。

  榆叶儿看到客人到,不知道怎么回事,端起饭碗就进了屋子里,倒是她那个弟弟榆树,长得矮胖敦实,笑嘻嘻地陪着爸爸妈妈来迎接客人了。

  夏天屋子里热,客人来了就坐在院子里聊天儿。榆叶儿的爸爸妈妈直夸奖榆强长得越来越帅气,将来一定是读重点大学的料。

  榆强偷偷地看他们餐桌上的食物,不过几碗豇豆,苞米粥,还有几个白面苞米面掺杂在一起蒸的饽饽。饭食简单、清素,属于不富裕人家的吃食了。

  树上的知了歌唱了起来,大树旁边的葫芦架上,葫芦长得有茶碗大了,生着细细的茸毛,在风里摇来摇去。一条大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凑到了榆强的眼前,拿嘴使劲地拱他的腿。

  “榆树,领你榆强哥出去走一走吧!家里也没什么好玩儿的。”这时,榆伯伯与爸爸妈妈喝上了热茶,觉得有点儿冷淡了榆强,便吩咐儿子。

  榆强跟着榆树出了村往正南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大水泡子面前。

  看到水泡子边上那棵枝叶繁茂的老槐树,榆强突然间想起,这不是小时候自己与榆叶儿“过家家”“结婚”的地方么?当时觉得这儿离村子好远好远。现在,竟然一会儿就走到了。

  看到水泡子,榆树一下子脱光了衣服,说是下去捞鱼。榆强要他注意安全。他却大咧咧的说,这鱼儿我早就下了网的,现在把它们捞上来就行了。

  果然不出所料,榆树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就弄出一个小竹篓似的东西,里面都是活蹦乱跳的小鱼儿。

  太阳升上来了,榆树将鱼篓放好,就与榆强聊起天儿来:

  “榆强哥,今天我爸爸妈妈请你们来,是让你来相亲的。”榆树看看榆强,口无遮拦地说道。

  “什么?相亲?瞎扯!”榆强当然知道他说的相亲是怎么回事,但是还要否认。毕竟,自己还在读书,而且榆叶儿年纪也不大。

  “嘻嘻,榆强哥,别看我姐姐没多少文化,在附近地区可算是有名的漂亮女孩儿。她干活儿勤快,将来给你当个家庭主妇,相夫教子绝对没有问题。”

  “别扯了。”榆强当然不能认同他的话,“我和你姐,都小着呢……”

  午饭,榆家招待客人的就是农家饭菜——贴饼子熬小鱼。

  大锅、柴火、风箱、小板凳。榆叶儿出现了,在灶下烧火添柴拉风箱,有条不紊的一会儿就把水烧开了,榆妈妈把拾掇好了的小鱼倒进锅里,从小缸里舀取一小勺自己做的大酱。

  扔一把香葱,丢两瓣小蒜,用勺子慢慢地搅;榆伯伯抓起一把和好的苞米面,使劲地甩在热锅锅帮上,氤氳的蒸汽里,那些生面团像是一圈手拉手的娃娃,谁也不乱动,可爱极了。

 

第003章: 农家美餐

紧接着,大锅盖严丝合缝的盖上,榆叶儿抽了硬柴,灶底的火变得不顺、温柔,由着小火慢慢地炖。一家人配合默契,像是完成了一场农家饭菜烹调技艺的表演,各有角色,各司其职,真好,真和谐!

  锅里冒出了喷香的鱼鲜味和贴饼子的香气。撩拨得榆强心里发慌,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光想着往锅跟前走,想让榆叶儿掀起锅盖瞅瞅,里面变成了什么好吃的东西。

  榆叶儿果真像个小媳妇似地红了脸,冲他笑笑,说,得焖熟了才能掀开,中间揭锅是要夹生的。

  好容易盼到了揭锅开饭,餐桌上的东西丰富起来,不光有榆伯伯家的农家饭菜,还有榆强爸爸妈妈带来的白酒和熟食。

  看看榆叶儿端来的顶花带刺的黄瓜,嫩的一咬流水的小水萝卜,甜而不辣的羊角葱,榆强知道这都是用来蘸酱吃的。

  酱是纯正的黄豆酱,晒了一夏,揭开酱缸,那儿噗噗地冒泡,酵发的火候正好,比城里超市那些工业酱可是新鲜多了!

  一顿美美的饭食之后,大人们开始聊天儿,聊得话题似乎与榆强、榆叶儿有关,但似乎是说得有些隐晦曲折,好像是无关一般。

  榆树打开了黑白电视,两个人都看了一场无聊的足球赛,看完,骂了一顿中国足球队,就听到大人们总结性的话:“他们都还小,慢慢地……等有了一定再说吧!”

  接下来,就是彼此告别的声音了。

  出了榆伯伯家的门,榆强抬头看,西边天空一片晚霞,美丽动人,榆强说这景致能入画里。榆伯伯说,那是火烧云,明天准是个大晴天,秋老虎没几天了。

  奇怪的是,回到家里,榆强的爸爸妈妈谁也没有提起去榆伯伯家作客的事儿。过了两天,妈妈突然间问了榆强一句话:“小强,你看,榆叶儿那姑娘怎么样?”

  “去去去!别瞎扯!”妈妈刚刚一张嘴,就让爸爸给顶了回去,接着又警告说:“马上要高考了,你别涣散军心啊!”果然,妈妈立刻就把话题打住了。

  榆强的心里不由地好笑,爸爸妈妈还把自己当小孩子呢。实际上,现在的高中生,谈恋爱不仅仅是早已有之,而且几乎是泛滥成灾了。

  榆强之所以没有陷入其中,是因为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了榆叶儿的影子,不然,他也难保自己洁身自好了。

  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榆强经过重点高中的培养,终于考取了东北大学青阳法学院。虽然没有清华、北大那么荣耀,但是能被一本学校录取,也算是金榜题名了。

  国庆节放假,榆强回县城看望爸爸妈妈,就见老家村里的一个自称三妹子的女人来到自己家,似乎是背着榆强与爸爸妈妈说了半天悄悄话。

  说了半天话,她没吃饭就走了,说是自己在青阳城里打工,着急回去。爸爸妈妈送她到门口台阶那儿,榆强又听到了类似在榆叶儿家的话:“孩子们还小,大一大再说吧!”

  这时,聪明的榆强猜测到,自己与榆叶儿的婚事,已经是提到两家大人日程表的事情了。榆强不由地觉得爸爸妈妈好笑,一对教师出身的人,怎么还为孩子的婚事做这种准备呢!

  现在已经是高度自由恋爱的时代了,谁还遵守那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然,他不排除,他对榆叶儿是有好感的。

  即使是两个人不能成为夫妻,他也想着少年儿童时候两个人天真无邪在池塘边“过家家”的事儿,想把那时候的憧憬变为现实,那一定十分浪漫的事情吧!

  接着,他听到了爸爸妈妈对这件事情的争论——

  “老榆,你说,今天下午三妹子提的这事儿怎么样?”妈妈的声音。

  “三妹子倒是个热心人。可是,咱们家榆强好赖也是个大学生。你说那榆叶儿,一个农村姑娘。和咱们家榆强般配吗?我看,这事儿,她来说说也就是算了。”爸爸显然是不太同意。

  “要说两个人的文化素质,确实是不般配。不过,老榆啊,你别忘记,榆强可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心眼儿实诚。他真要是和那些城里花里呼哨的姑娘搞对象,恐怕还不合适呢。”

  接下来,妈妈讲了楼上一个小伙子搞对象的例子。这小伙子是个农村的富二代,后来购买了县城的房产落了户,谈了一个县城对象,这女孩儿太风流了。

  两个人新婚之夜就因为女孩儿不是处女吵过架,后来,富二代小伙子又怀疑妻子肚子里孩子不是自己的。声称将来要做亲子鉴定。一对新婚夫妇闹腾得就像是仇人一般。

  这样的例子也许是太特殊了。但是,城市的女孩儿风流成性,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不说别的,就是榆强学校的那些女生,不少人为了考试通过或者是论文答辩获取合格,就与教授、老师上床睡觉的不在少数。想到这些,榆强就感到深深的失望……

  他甚至于怀疑,将来他一旦真的谈了恋爱,像榆叶儿那么纯洁的女孩儿,在这繁华的城市里还存不存在?

  爸爸妈妈一直为这事儿谈论着,他们各抒己见,谁也没有更多的理由否定对方。最后,爸爸做了一个不是结论的结论:“这事儿,看看情况发展吧……”

  “老榆,这事儿,不能拖延了。下午,三妹子把榆强的手机号码都要走了。如果不出意外,三两天之后,榆叶儿那姑娘兴许就把咱们家榆强勾上了呢!”妈妈强调指出。

  “真要是那样的话,就让他们处处看。处上几年,如果榆强对她不反感,咱们也没必要反对。”

  爸爸的思想观念毕竟是开放的,“再说,榆叶儿那姑娘确实是不错的。咱们和老榆家,也是这么多年交情了。”

  “是啊。上次咱们回老家,他们就上赶着说这事儿,现在,又托三妹子上门说媒,咱们再端着架子不答应,未免有点儿不近人情了。”

  妈妈为这个谈判结果感到了满意,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升迁官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升迁官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早安语录: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不会被别人践踏

    亲爱的,早上好!您订阅的早安语录已经送达,请即刻查收!跟雨伞学做人,你不为别人挡风遮雨,谁会把你高高举在头上!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放手的。时日渐远,当你回望,你会发现,你曾经以为不可以放手东西,只是生命里的一块跳板,令你成长。“如约而至”是个多么美好的词,等的辛苦,却从不辜负。人心,一般不会死在大事上,而那些一次又一次的小失望,却成了最致命的伤。你多学一样本事,就少说一句求人的话。我始终相信一句话: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不会被别人践踏。快乐不能靠别人,只能自己去寻找,面对人生的许多无奈,如果你

  • 我只要:简单的陪伴,看得见的在乎

    分手的人重新复合的概率是82%,但是复合后能走到最后的概率只有3%,剩下的97%就会再次分手,和第一次分手一样的理由。——《恋爱的温度》既然分了手,那我们要学会向前看,倒退的路虽然好走,从新开始也不过是一句话,但最终很多人会发现他们离幸福越来越远。左眼不懂右眼的疲惫,只懂陪伴流泪。左耳不懂右耳的伤悲,只懂聆听安慰。嘴巴不懂鼻子的滋味,只懂成人之美。你的五官尚缺谁画眉,我会想入非非。我想要的,也不过是:简单的陪伴,无条件的信任,看得见的在乎。而不是怀揣着你许下的未来,兀自等待着。感情里最心酸的是,

  • 春风四月煎茗香,清香鲜爽,尽在雨前一杯茶

    江南氤氲人间四月,春风拂面,茶客思茶,欲注茗盏,试问春茶何在?必指江南。江南宜兴,古称“阳羡”,怡然自处幽幽太湖之西濒,重峦叠嶂,风光绮丽。青山绿水间,修竹茂林中,天工艺品私家茶园,集天地灵气孕育,聚日月精华洗礼,所产红茶,如隐世璞玉,秀挺、色雅、芬芳馥郁。“天子未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阳羡红茶是自然孕育的佳茗,每一次采摘都有严格的要求,《茶经》曰:“其日有雨不采,晴有云不采,晴,采之。”在采茶的最好时间里,采茶人需在太阳未出、露水未干之前上山采摘。如果茶叶被太阳晒到,其蕴含的茶膏和水分会

  • 为何大部分网友都没有谴责大连普兰店杀人案嫌疑犯崔家会

    大连市公安局普兰店分局今日发布悬赏通告,称4月17日17时许,大连市普兰店区发生一起特大刑事案件。经工作查明,崔家会有重大作案嫌疑。该嫌疑人具体情况如下:崔家会,男,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区大谭镇人,51岁,身高178cm,体重70-80公斤,短发,肤色较黑,案发时上身穿灰相间绿夹克棉袄,内穿长袖蓝色黄格保暖翻领衬衣,穿一双灰色旅游鞋。通告指出,望社会各界群众积极提供线索,一旦发现可疑情况,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对提供有价值线索的单位或个人,将给予人民币2万元—10万元奖励。事情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

  • 广安一农民读书超2000本 写20万字小说还要考建造师

    逃离加禾村的计划,48岁的吴大利已经筹划了30年。他认为自己不应该被困在广安市广安区白市镇加禾村,这个名观音沟的小地方。拼命地看书,吴大利坚信,通过看书、写小说,可以摆脱心中的苦闷。30年来,他读书超过2000本,甚至在干农活时,在田间地头小憩他都要拿出一张纸条学习。村里的人都说,吴大利脑壳有问题,一个农民,不好好种庄稼,装什么文化人。2017年6月25日,吴大利经过三年的准备,考取到了《安全生产考核合格证》。今年内,他还打算考取《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书》。吴大利相信,自己有了这两个证书,去建筑

  • 黄伟:“坚定文化自信——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艺术名家专题报道

    黄伟,1945年生于广东龙川,字九渊、号霍山一剑。哲学博士、学者、诗人、书法家、企业家,以学术成就和诗书作品名世。曾任中学教师、剧团团长和深圳市一类国企光明华侨农场集团高管。现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终身高级研究员,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世纪之交,创立“结构论”、“能本原论”和“流域生态经济战略理论”。论文被收入50多部国家级及省部级文献,数十次应邀赴北京、成都、重庆、昆明、乌鲁木齐、深圳等地参加高层学术研讨会和论坛会,在会上作学术报告。论文为国家高层内刊转载和编入中共中央党校教学丛书,以及国家高层

  • 如果时光真的倒流,你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吗?

    我们会经常说,或者经常听到有人这样说,要是时光能倒流就好了,我就不会再犯那样的错,我就会选择另外的一条路,那我现在的人生就会完全不一样了。真的吗?这是真的吗?电影《蝴蝶效应2》中有这样的桥段,一对情侣外出度假,男孩因为公司有急事要赶回去。路上遭遇车祸,女孩离开了人世。男孩悲痛欲绝。某一天,男孩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回到过去,改变命运的能力。于是他一次次穿越时空,回到了车祸发生的那一天,希望能通过改变细节来救回女友的命。可是一次次的努力都失败了。他的每一次想改变过去的行为,最后都造成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 我30岁生日,送给自己一双288元的高跟鞋,当晚我的婚姻告终

    我今年30岁,嫁给老公7年,回想婚后的这7年时间,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安逸生活,却在我生日这天告终,可笑的是,打败这场婚姻的,只不过是一双288的高跟鞋。我和老公是相亲认识的,我们都是农村孩子,相同的出身让我们两颗心越来越近,老公为人老实,不会说甜言蜜语,每次来家里都抢着干农活,我父母对他很满意,虽然他家条件不太好,但家里人并没有嫌弃,一年后我们结婚了。结婚时候只请了几桌人,彩礼一分钱没要,婆婆给了我5万元,其中有2万是瞒着我借的,我是在办完酒席后才得知的,当晚我让老公赶紧

  • 【基层之声】陕西城固多措并举 铁腕治超显实效

    旅商发布讯(梁纪委通讯员邬正鹏何骞)针对夏季公路运输高峰期的局面,城固县交通运输局大力开展治超专项行动,对非法超限超载行为重拳出击、铁腕整治。为整治工程领域的超限超载现象,城固县联合公路、运政等部门联合执法,将市政工程、房屋建设工程、交通建设工程、水利建设工程等划为整治范围,以运输建筑材料、渣土、无牌无证、异地货运车辆为重点,安排相关责任单位进驻工程建设项目,加强工程建设项目的治超宣传。自4月12日起,在国道和主要干道增派人手、增加机动巡逻检查、增设检查卡口等,抽调28名精兵强将,昼夜不间断连续

  • 夹山禅茶修炼班第四期都市班成功举办

    夹山禅茶修炼班第四期都市班成功举办安化安化,以茶安之,以禅化之——夹山禅茶修炼班第四期都市班(安化站)纪实4月13日至15日,夹山禅茶修炼班第四期都市班在安化白沙溪举行,来自山东、江西、贵州、长沙、株洲、益阳、安化等地的56名学员参加了学习。安化县农业局原局长贺新武以《一位资深茶人对茶的认识与感受》为题,以一位年长师兄的身份,向年轻的茶人们分享了自己几十年与茶相知相遇的人生感悟,说做茶要有恭敬心,卖茶其实就是卖自己,让年轻的茶人们感悟甚多甚深!安化县茶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曽学军向学员们讲解六大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