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笑论峥嵘 大结局

2017/12/3 13:55: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笑论峥嵘

第1章 初来乍到

“太女疯了!”

  “什么什么,太女殿下疯了?你开什么玩笑,不要命了?”

  “哎呀,什么开玩笑,是真的,摔坏了脑子!”雕梁画栋,气势恢宏的建筑一角,两个奴才小声地说着,说的起劲儿时,还一边挤眉弄眼手舞足蹈的。推荐huijindi.com

  正说到兴起,身后走来一人打断了他们。

  “咳咳,说什么呢,说的这么起劲?是活儿干完了,还是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四个字说的尤为重,就像是要活生生从那两奴才身上要下一块肉来似的。

  两奴才受了惊吓,惊慌失措的转过身来,见是太女身边的大嬷嬷,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求饶,一边磕一边喊道:“陈嬷嬷饶命啊!奴才知错了,知错了,嬷嬷饶命!”还没磕几下,青石铺就的地面就有了血迹,可见磕头的力道之大。

  而陈琪没什么反应,依旧让他们磕着。“哼,区区奴才,胆子不小,敢背的里议论主子的是非,是不想要命了吧。给我磕足一百个,否则就不用活着了。”

  说完,陈琪转身看向路过的奴才们大声说到:“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要我叫你们吗?”

  在场的都是些地位比不上陈琪的陈嬷嬷的奴才,宫里向来是个捧高踩低的地方,自然是没人敢反驳,全都行礼称是。阅读huijindi.com

  陈琪走后,所有人都散了。唯有两个受罚的奴才依旧嘭嘭的磕个不停,受罚之后可能只剩下半条命,可若是不受罚,那就是一条命的事儿,蝼蚁尚且偷生,活着总是好的。

  不到半天功夫,陈琪处罚了两个奴才的事就传遍了宫闱。皇宫里,处罚几个奴才还不是平常事,就是死了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偏偏就这事闹得是沸沸扬扬。

  原因无他,这事儿涉及到了太女!太女是一国根本,未来帝王,有关太女的事基本无小事,更何况是说太女疯了!

  “太女从树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傻了!”

  “什么傻了,明明是失心疯。我瞧见了,啧啧,疯疯癫癫的。”

  “胡说八道,太女是受了打击,精神失常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原文http://www.huijindi.com/要是治不好,这太女之位……”

  “哎呀,不知道你们谁说得对。不过,太女肯定是出了大问题!跑到茅厕看别人那啥,还硬要脱叶丞相的公子的裤子,把人吓哭了。唉,这是啥事儿吗?”

  “我也瞧见了,衣衫不整的到处跑,嘴里还还喊着‘人妖啊!怎么会这样?’那样子还有些吓人呢。”

  ……

  整整几天,宫里议论的都是太女不正常的事,五花八门,各种版本都有,甚至传到了宫外,还大有越传越热,让天下人尽皆知的趋势。

  而他们口中的太女,西夜国根儿正苗红长女嫡出名正言顺的东宫殿下戚轩宸,正在床上一心求死,完全没有在意她的子民们这样说她。

  其实也不是求死,而是装死!

  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莫名其妙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这也就算了。这个世界阴阳颠倒,男的像女的,女的像男的,这也算了。来自huijindi.com你他妈让她下面多个东西,这事儿怎,么,算,啊!?

  人妖?变性人?老天,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你让她一个货真价实,正宗的不得了的妹纸怎么活?!就算她汉子一点儿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啊!三百六十个感叹号也表达不了她内心操了你妈的无语好吗!

  这事儿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这具身体,也就是真正的西夜太子,求爱不成,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强权霸道失败,注意这孩子只有十二岁,十二岁啊!他妈的什么社会,小孩子太早熟了,怎么……,不对,偏题了。反正就是人生失意了,想不开,干什么不好,非要爬树,还尽挑高的树爬,就这样摔死了,嗝屁了,还连累了她。

  迷迷糊糊中,她接收了她混乱的记忆,睁开眼睛之后想:嘿嘿,混个极品官二代权二代当当,至少少奋斗百十来年,运气不错哦!

  等她上茅房时,还处在迷糊状态的她无比自然熟练的掏出那玩意儿解决了生理需求时,吓到她是一身冷汗,之后有好笑不已,怎么会,她是女的,女的!

  连跑带跳的冲回房间,以秒速躺下,安慰自己说:睡一觉就好了,睡一觉就好,只是噩梦而已,虽然它实在是吓人,但它只是梦。

  再次醒来,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摸向下面。然后,尼玛,三观尽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再摸,尼玛,世界都崩塌了!谁来救救她,她要回地球!!!

  再然后,她疯跑着冲向茅房,在所有人惊恐怪异的眼神中明白了:她不是人妖变性人,而是这个世界的所以人都是人妖变性人!

  “贼老天,你的节操呢?!”这是她唯一想对老天说的一句话。说完,她也就晕了。版权http://www.huijindi.com/

  值得一提的是,在她冲向茅厕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娘兮兮的不得了的家伙,也没多想,就冲上前去扒他的裤子,看看是不是她猜测的那样。可旁边的人死命的拉着她,直喊使不得使不得,也就没得逞。嘁,以为老子稀罕,要不是老子着急,还扒你?看都不屑看你一眼!

  晕倒之后到现在,已经几天了,就这样躺着,说实话,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活下去不容易,死更不容易,既然都有死的勇气了,还怕活着?

  想通了,还需要一点儿勇气,所以也就这么躺着。憋一泡尿,等憋不住的时候,她总会去解决,这样也算是迈出了她这一生的第一步吧!用这种事作为人生第一步,想想她这一生怎么都该有点儿传奇性质。

  再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吗,如果她一开始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一定会觉得原本的那个世界才是奇怪呢。所以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含泪做好自己的心里工作,再将前世自己苦逼的一生和现在自己站的起点一比,尼玛,瞬间自愈有没有,就跟打游戏游戏自带bug还开了外挂一样啊!人生已经占据最高点了好吗!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完全是人生写照啊,啊呸,白富美什么的就算了吧,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既然想通了这些,作为一个名为乐观,是为无奈的美女子,她也就欣然接受了一切。笑论峥嵘 大结局从今以后,她就是她,就是戚轩宸,就是这个世界西夜国的太女殿下,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接着,她,不对,是戚轩宸!开始理清原主的遗产――记忆。虽然有些混乱,但好歹是她顽强活下去的重要资本啊,说啥也不能丢。

  理了大半天,却没理出个所以然来,人物事件谁谁,什么那么的乱成一堆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倒是把自己饿的个够呛,再不吃点儿东西,恐怕胃就要消化自己了。

  起床,叫人送点儿吃的来,这个身份的好处就显示出来了,饭来张口,衣食无忧,要啥有啥。

  等了一小会,上了满满一桌子菜。看菜的颜色,看菜的摆盘,看……,看个屁,老子先吃了再说。照着撑死的方向去,新任戚轩宸还是悲哀的发现:她吃不完!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对一直侍候在一旁的人道:“下次吃饭,我还要翡翠银耳,冬笋玉兰片,枸杞粳米粥,红枣雪蛤汤,冰花雪莲,翠柳凤丝……”等等,她怎么都知道这些菜的名字?难道是看见情景再现,唤起了记忆?

  为了验证这一猜想,戚轩宸又看向一旁的人。恩,陈蓉,贴身宫女,在“自己”身边七八年了,映像里是个老实听话的人,倒是有点儿可信。

  贴身宫女呀,相当于地球太监的存在,眼色不自觉的看向她的下面,不知道和太监是不是一样……?

  感觉到戚轩宸有些猥琐的眼神在她下面扫来扫去,陈蓉不由得夹紧了双腿,“殿下,您吃好了吗?要不,奴才再让御膳房上点儿?您几天没进些水米,应该好好补补。”

  没看见一桌子的剩菜吗,还上?“吃好了。我再去眯会儿,别打扰我。”

  戚轩宸决定再好好想想,记忆这方面应该不用担心了,需要担心的是自己的处境。一国太女,爬树摔死了?死的够窝囊的。躺在床上几天不吃不喝,就没个人管管?皇帝老子皇后老妈呢,不对,是皇帝老妈皇后老子呢?应该是叫皇帝皇后吧?……,唉,还是有太多问题。

  还有就是这个太女,混到这份儿上,也是可以了,也足以见得,这就是个草包。太草包了,当一国太女可不太好,到时候被人卖了,还要给人数钱。

  所以,戚轩宸总结,当务之急就是要了解这个皇宫,了解这个世界,找到足以自保的东西,就算有那么一天不幸的事发生,也可以很好的活下去!

  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随便找了个人,就她带自己去一个有书的地方,就被带到了东宫的书房。

  看着书上厚厚的灰尘,戚轩宸想:果然不出我所料,原主就是个草包类型的官二代。好在,字还是认识的,不然她必须的重头学起。

  带戚轩宸来的宫女,看到太女一脸认真的看起了书,表情惊恐的冲出了书房,而戚轩宸完全没有发现,因为她已经沉浸在书里了。这些可能是她以后保命的东西,马虎不得啊!

第2章 藏书阁禁闭

一连几天,戚轩宸除了吃喝拉撒睡,其他时间都是在书房里度过的。而太女宫的人也从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习惯了。

  当然,拉撒这种事,戚轩宸依旧没办法完全的适应,能不去就不去,实在憋的不行了,也是一边自我催眠,一边快速解决,能有多快就多快。

  要真说起来,太女宫的人就算是震惊的要死了,也回希望太女殿下能一直让他们这样震惊下去。

  因为现在的太女殿下实在是太好侍候了。一天三顿饭准时就好,茶水不断就行,也不要他们近身侍候了,也不到处惹是生非了,也不会无故惩罚他们了,这样的主子,在宫里都已经绝种了,没想到还能让他们遇上一个,老天保佑啊!

  以往,太女宫的奴才更换速度是最快的,受罚的机率是最大的。如今,今时不同往日,太女宫的差事一跃成为了奴才们挤破脑袋也想要的香饽饽。

  而这一切都不在戚轩宸的注意范围内,也没兴趣知道。沉在书海里的她,只知道这个世界真是太……,好吧,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反正她现在就是个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新生儿,急切的想要汲取所有有关这个世界的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从她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二十一天了,大半个月啊!可她还没见到她所谓的母皇父君。同处一屋檐下的亲生母亲父亲,大半个月不见面,这得是多淡薄的亲情啊!原主死的也不算太冤吗。

  见不到他们,自己有关他们的记忆就无法唤醒,这样很容易出问题,弄不好被当妖怪烧了,那就是死也死的憋屈。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去见见他们呢?装病?不行,之前她都不是摔死了吗,不也没看见他们来。擅闯?好像这是个大罪,就算是太女,不死也得受罚,要是被打了,还不得疼死。要不,思念母皇?好像行。

  于是,戚轩宸再次衣裳不整,并且哭哭啼啼地跑向了御书房。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皇帝都是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的。

  门口的侍卫硬是拦着戚轩宸,“殿下,皇上说过,她不想见您,没有她的召见,您不能见皇上。”

  这么一说,戚轩宸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可她想见她呀,几句话就像拦住她,没门儿。“本宫是太女,本宫要见母皇。”侍卫依旧不让。

  没效?戚轩宸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呜呜呜,母皇,儿臣要见你啊,儿臣想你了啊,母~皇!母~皇~!”声音拖的老长,脸上也是鼻涕眼泪一把抓,还不忘左右摆动双手,看的侍卫嘴角直抽,严重怀疑太女是真的摔坏了脑子。

  御书房里传来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接着一道威严中怒火中烧的声音道:“混账东西,给朕滚进来。”

  戚轩宸踢了拦她的侍卫一脚,“父皇叫你呢,混账东西,滚就去。”

  侍卫……,明明叫的是你太女殿下好吗!

  戚轩宸进殿,地上有几本奏折,她的母皇大人正端坐在龙椅上,拿戚氏一族都有遗传到的桃花眼怒瞪着她。戚轩宸也拿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带着水汽,朦朦胧胧的看着她。比谁睁眼睛睁的久吗,来呀,谁怕谁!

  “跪下!”

  “哦。”戚轩宸跪下了,可又觉得跪着的姿势不舒服,调整了一下,坐在自己脚掌上,恩,舒服多了。

  皇帝……,“你可知罪?”

  戚轩宸:“知道错了,就是不知道错在哪儿。”

  皇帝狠狠地一拍桌子,啪的一声,听得戚轩宸手疼,“你这还叫知道错了?”

  戚轩宸怕怕的,“知道错了啊,母皇你刚刚告诉我的吗?”你刚说的,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吗,母皇你记性真差!

  皇帝……,这是要气死她吗?她养的这是什么女儿吗!“你扒了丞相公子的裤子,还不知罪?”

  好像,还真是。妈呀,该不会是要她负责吧。狠狠地掐自己一把,逼出来一把眼泪,“母皇啊,误会啊误会,儿臣根本就没有得逞啊,那么多人拦着,儿臣也扒不了啊,呜呜呜,儿臣冤啊~~”

  皇帝揉揉眉头,“闭嘴,个没出息的东西,一边儿呆着去还是。安福容,召叶丞相觐见。”

  “是。”

  戚轩宸站在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偷偷看着皇帝,脑海中与这个便宜母亲有关的事情一一浮现在脑海中。

  她是西夜皇帝,戚梦天,一代贤明君王,以德治国。从小就对“她”寄以厚望,一直以来宠爱非常,曾经会和“她”一起用膳,同榻而眠,亲自教导“她”,逗她玩耍。如今怒其不争,眼不加为净,不让她出现在她面前,却依旧没忍心废了她的太女之位。

  总的来说,她是位合格的帝王,半合格的母亲。之所以只是半合格,因为她的女儿已经死了,就算不是她造成的,也是她没有保护好。唉,可怜天下父母心!所以,她会坚决不让她知道了,要是她知道了,自己的小命还保得住?

  “叶丞相到。”

  “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

  “爱卿请起,以朕和你的关系无需那么多虚礼。”这是开始拉关系了,不要呀,我不要负责那个娘娘腔!戚轩宸泪奔。

  叶凌霜,我和皇上您没关系,我不会把我最优秀的儿子嫁给这个草包纨绔太女的!

  戚轩宸突然从一边的角落里窜了出来,拉住叶凌霜的衣袖,硬逼出眼泪鼻涕往上面抹,“丞相大人,我对不起你啊~,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愿意娶叶公子,你就成全我吧!”

  看着自己惨遭蹂躏,变得邋遢恶心的衣袖,叶凌霜青筋暴起,你他妈愿意娶,我还不愿意嫁呢。几乎是咬着牙,叶凌霜道:“太女说哪里话,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臣不知你在说什么?”

  戚轩宸抽抽噎噎的道:“就是,就是,我没有扒,没有扒啊。我会负责的,呜呜呜,我,我愿意负责呜呜。”

  “太女也说了,你没有做,没做的事就是根本没有,太女就不要老是提一些不存在的事了。”叶凌霜一脸豁达,自以为然的道。

  老家伙,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哦。”戚轩宸一把擦干眼泪鼻涕,利落转身,走到一边的角落里继续长蘑菇。

  戚梦天,叶凌霜……。

  最后,皇帝以太女御前失仪为由,罚太女殿下禁闭藏书阁四个月。

  这是皇帝对太女惩罚最重的一回,所有人都在猜测,是不是太女殿下真的彻底失宠了。而戚轩宸屁颠儿屁颠儿的收拾东西去了藏书阁。

  对于戚轩宸来说,四个月,还是有点儿少啊,就算是半年她也是不会介意。如果可以,让惩罚来的更猛烈些吧!

  等进了藏书阁,戚轩宸才知道,就是一年两年也不够啊!这儿的藏书实在是太多了,以她一目十行的速度看,还不带喘气的,四个月也看不完一半,更别说一些深奥难懂的还得花时间理解。

  越看,戚轩宸越是心满意足。这个藏书阁涉及面相当广泛,天文地理,战计谋划,古今中外,名人异士,药草经方,风土人情,阳春白雪……,太多了,不愧是皇家藏书阁!而最让戚轩宸满意的是,这里有武学书籍!

  看到时,戚轩宸才知道原主是会武的,还是皇帝亲自教的。西夜先祖从马背上打下了这个国家,所以后世子孙也是必得习武的。而原主武学造诣并非很高,可架不住皇帝的亲自教导啊,也算是有点儿成绩。

  最好笑的是,戚轩宸在一个隐秘的机关后面找到了一本双修功法,原以为会是什么九阴真经,九阳神功的,那知是这玩意儿,扔在了一旁。

  来来去去看到了好几次,戚轩宸忍不住了,反正就看看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现在也算是半个男人,不,半个男孩儿了,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吗。

  于是……。

  卧槽,还可以这样啊!卧槽卧槽,这样也行?这个姿势不错,比这个看着舒服一些。哎哎,这个更好,这个这个也还行!艾玛呀,有机会一定要试试这个……,妈的,越看越热,脱件衣服再……

  戚轩宸正准备脱衣服的动作停住了,尼玛,太太太邪恶了。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可又怕疼,只好在心里狠狠鄙视一下自己,你是女的,女的!就算真成了男人,作为一个曾经是女人的人,你也不应该这么邪恶猥琐好吗!

  果断的合上书,将书扔了回去。

  再次从那本书面前经过时,戚轩宸告诉自己:哼,老子有节操!

  再再次经过时,戚轩宸说,“克制,克制。”

  再再再次经过,戚轩宸强迫自己不看不想,快点儿走。

  在再再再次经过,戚轩宸谈了一口气,唉,以后再说吧。

  再再再再再次经过,戚轩宸拿出了书,尼玛,这个世界老子就是男人,看看咋了,它画出来就是让人看的!

  戚轩宸节操猝。

第3章 初遇

在藏书阁呆了三个多月的戚轩宸,眼看着关禁闭的的时间就要过去了,想着像现在这样悠闲自在的日子以后怕是不多了,忍不住的想要好好放肆一把。

  所以,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挑了个阴沉无月的夜晚,就准备溜出去好好玩玩儿。

  走在空无一人的大道上,昏暗的宫灯孤零零的站在路边,几只飞蛾不怕死的扑火,影子忽隐忽现,像是鬼怪四处飘荡一样,伴着远处传来的呜呜风声,还真像是某恐怖电影片场,一般人早就吓得不敢多做停留了。

  而戚轩宸像是来散步的,慢悠悠的走过幽长大道,穿过花园小径,横跨临水曲桥。还真别说,西夜国的皇宫景色还是很不错的,布局合理,恢宏大气,细节精致。在夜晚光照条件不好的情况下,依旧可以看出其整体水平的高低。

  而且,在走的过程中,戚轩宸一点儿一点儿记起皇宫的建造布局,每一条“她”曾经走过的路线,都一一呈现在她的脑海中,这下子就不怕迷路了,还可以好好玩玩。

  去什么地方呢?皇上凤君的寝宫肯定不能去,那儿守卫太森严,一不小心被抓,可能会被打。后妃住的地方呢,一群男人涂脂抹粉的,她怕熏着自己。那么,能去的地方就不多了。

  朝着西边而去,这边都是些冷宫什么的地方,人少,侍卫少,安全!就算遇见个把侍卫,以自己如今的武功,问题应该不得。

  一路走来,果然一个人影儿都没遇见,戚轩宸放松警惕的同时又暗骂自己,大晚上的,不在被窝里梦周公,跑来着鸟不拉屎的地儿散步,她脑子是有毛病吗?

  当看见一宫殿了的灯亮着的时候,戚轩宸来了兴趣。好不容易遇见了还没睡得,怎么也得去拜访拜访啊!

  从衣袖里掏出一条手帕,叠好了蒙在脸上,打个节,戚轩宸满意了,这才像是夜里出没的人物造型吗。

  运起体内几丝丝内力,戚轩宸跳上了房顶,小心翼翼的走到屋顶中央,学着现代电视剧里偷看的方法,揭开一片瓦朝下看。

  屋里一个小孩儿在看书,因为角度的关系,只能看见小孩儿的头顶,也分不清是男是女,倒是那小孩儿的发丝乌黑发亮,及腰地长度,用发带束好,规规矩矩的放在背后。灯光昏暗,是暖暖的黄色,照在那小孩儿身上,像一块暖黄色会发光的暖玉一样,在冰冷黑夜中静静温暖一片夜色。

  戚轩宸想,这应该是个女孩儿,很美很安静的女孩儿,她想看看她的脸。

  刚想到这儿,那女孩儿就抬头望向了戚轩宸。由于太过突然,戚轩宸跟本没有反应过来,还痴痴的看着她的身影,想象她的样子。等看清楚了之后,戚轩宸立马就跑,心里直骂娘,是个男的啊!

  说实话,他长得很好看,粉雕玉琢,五官精致,双眸晶亮有神,符合现代小正太的审美标志。可戚轩宸就不明白了,怎么这个世界的男的不论大小都朝着现代的女的样子发展。就那小女,不,小男孩儿,多好看呢,还是长错了性别。

  麻溜的跳下房顶,戚轩宸落到了宫殿里载着几株花草的地方,还没站稳,就被人从后面扑倒了。

  扑通一声,戚轩宸被人以骑马的姿势压在了地上,双手还被反过去制住压在了背上。来不及疼痛,戚轩宸惊叹于这个小屁孩儿的速度,敏捷度与力度。几乎是同时动作,她跑他追,却在眨眼间被他压在了身下。

  戚轩宸挣扎了几下,一点儿用都没有,这是遇上练家子了啊,而且是远在自己之上的家伙。戚轩宸不怕,这是西夜皇宫,要对她这个太女下手,不仅要本事,还得要胆子。

  可他妈的能不能让开,他是个男的,就算还是个小孩儿,她也不能容忍这个世界明明是雄性的生物,却比雌的还雌性的骑在她身上。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尼玛,滚开,老子有精神洁癖啊喂!

  越想越感觉不对劲,戚轩宸死命的挣扎,那样子就像是在坏人面前拼死保卫自己贞操的柔弱少女一样。那男孩儿应该比戚轩宸小个一两岁,加上这个世界男女力量的差异,那男孩儿渐渐有些控制不住戚轩宸了。

  “别动,否则我就杀了你。”声音干净清脆,字正腔圆,丝毫没有其他男子声音中的娇柔尖细,戚轩宸对他的排斥减少了一份。

  “你他妈的给我滚下来,敢压在我身上,活的不耐烦了!”

  “哈哈,你这小贼倒是好笑。做贼被抓还理直气壮,技不如人还口出狂言。”

  戚轩宸有些理亏,这小孩儿句句说在了点子上,还有就是自己看着是不大,活了几十年她自己还不知道?现在被一小孩儿抓住就算了,还打算威胁人家,强权欺压。哎呦喂,她自己想想都脸红。

  心里这样想着,戚轩宸还真就红了脸,红的跟猴子屁股有的一拼,就算今夜没有月光,接着屋里昏暗的灯光还是隐约可以看出来一点儿。习武之人五感敏锐,离得又近,自然被那男孩儿发现了。

  一通大笑,“你还真是有趣的很,居然红了脸。怎么,是羞的还是气的?”

  不管是羞的还是气的,戚轩宸都觉得自己可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也没必要出来了,她的老脸啊,丢光了!

  戚轩宸气极反笑,“呵呵,你说你一个男孩子,大晚上的骑在女子身上,还有说有笑的,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想要我收了你,把你……恩啊!”

  戚轩宸话没说完,那男孩儿就伸手狠狠的掐上了她的脖子。戚轩宸吃痛,却也找到了脱身的办法。“怎么,这么迫不及待了?啧啧,这小手嫩的,又滑又香。”忍着痛,戚轩宸用下巴磨蹭着男孩儿的手。

  恩,骨感明显,冰凉冰凉的,掌心似乎带着薄茧,皮肤不粗糙也不过分细腻,应该是一双骨节分明,纤细匀称,紧致结实的手。

  “无耻,流氓!”戚轩宸可以清晰的听见男孩儿咬牙切齿的声音,可以感受到男孩儿坐在她身体上微微起伏颤抖的震动。呵,小屁孩儿,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儿。

  “别骂人啊,你这不是还骑在我身上的吗,我可什么都没做,是你自己扑上来的哟。”

  男孩儿怒极,正准备站起身来,就被早已经蓄势待发的戚轩宸顺手拉住手臂,用力一扯,倒在了地上。而戚轩宸紧接着就翻身骑在了男孩儿腰上。

  握住手腕,戚轩宸将男孩儿双手固定在他头顶,“哈哈哈,怎么样,这个姿势喜欢吗?”戚轩宸的头一点儿一点儿靠近她的头,眼睛看着眼睛,直到两人的嘴都快要碰到了,戚轩宸才停下,而他也撇开了头。

  嘴好像吻着他的耳朵,戚轩宸低低的道:“我不是很有趣的吗,转过头来看着我呀!仔细看看我好不好笑啊!”

  男孩儿猛地回过头,张嘴就要往戚轩宸脸上咬。戚轩宸对他早已有了防备之心,自然不会让他得逞。欣赏着男孩儿炸毛的表情,戚轩宸嗤嗤地笑了,“这是不是风水论流转啊,这么快就到我家了。”

  戚轩宸抬头看了四周一眼,这位置真是选的好呀。他们身下的这巴掌大的地方低于四周,又被几株花草围着,就是偷个情什么的都行。

  “看看,多好的地方,就适合,嗯,你懂的。”戚轩宸邪气四溢的道,完全是调戏良家妇男的流氓范儿啊!也不怕男孩儿听不懂,这里的人都早熟,更何况是宫里这个什么腌臜玩意儿都有的地方的人。

  男孩儿脸红的要滴血,眼神里全是滔天的怒气与杀意,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戚轩宸。

  看着男孩儿的脸,戚轩宸才知道这小屁孩儿是真的好看到极致,皮肤吹弹可破,光泽细腻,这么近的距离也看不到一个毛孔,眼睛明亮有神,睫毛浓密纤长,鼻子挺直圆润,小嘴红嘟嘟的小巧。整个组合在一起,让戚轩宸想到了天使,完美!

  如果他眼神里没有怒气杀意的话,也许戚轩宸也就放了他了。可他偏偏一副宁死不屈抵死不从的样子,让戚轩宸忍不住的想逗他。

  眼神从他脸向下移动,到脖子,到衣领,到胸膛,到腰,到……戚轩宸坐在他腰腹的那里,男孩儿的眼神也跟着移动到了那里。意识到戚轩宸的意图,男孩儿开始再次剧烈挣扎,却都被戚轩宸压住了。

  “再动,要是真的硬了,绝对拿你解决。”这话一说出口,戚轩宸就后悔了,卧槽,真是禽兽人渣呀,先不说十二岁的孩子硬不硬的起来,就说对一个差不多就只有十岁的孩子说这种话,就是真的很无耻人渣禽兽下流的好吗!

  果然,那本双修功法不该看,都把她带坏了。

  男孩儿立马吓得不敢再动了,眼睛里也包上了一汪水,要哭不哭,努力憋着,好不可怜,看的戚轩宸都要以为自己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了。微微松开对男孩儿的压制,戚轩宸才发现男孩儿身体单薄,个子不高,身量和她比起来足足小了一个型号。

  自己不管从身体还是心灵来说都是以大欺小,戚轩宸十分复杂的看来男孩儿一眼,咋就这么想不开呀,非和人小屁孩儿斗,欺负的人都要有心里阴影了。要是真这样,她还不得成罪人啊。

  戚轩宸猛地放开男孩儿得手,起身就跑。男孩儿的速度也不弱,抬手就向她抓来,好在戚轩宸躲的快,不然非得破相,脸是保住了,可脸上的手帕被抓掉了,也顾不着捡,戚轩宸就飞奔着跑了。

  身后,男孩儿捡起了手帕,用眼神死戳戚轩宸的背影,暗暗发誓,再见,一定要让你好看!

  他哪里知道,再见,已是很久之后了,再见,他已舍不得让她好看了!

笑论峥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笑论峥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11章(第11章 心寸寸地凉下去)

    原标题: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11章(第11章心寸寸地凉下去)小说书名: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第11章心寸寸地凉下去轿车缓缓地停在夜色酒吧门口,炫丽的彩灯把整一座恢弘的建筑点缀的华丽梦幻,门外停着一辆辆高级跑车,出入这里的都是城内有身份的富商。苏亦欢被程浩宇攥着手腕走进酒吧,她用力地挣扎着,可是程浩宇始终没有一点松懈,耳边充斥着喧闹的人声和音乐,五彩的暗光投洒在每一个角落,一片声色犬马。来到三层,这里只有一个包厢,门口站着两个高大的侍者。程浩宇正要推门而入,苏亦欢的手紧紧地扶着墙壁,她冷冷地

  • 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11章(第11章 快说!谁派你来的)

    原标题: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11章(第11章快说!谁派你来的)小说:爆萌战妃:王爷,求放过!第11章快说!谁派你来的顾洛凝见对方在如此亲昵的情况下却丝毫没有意乱情迷,反而弄得自己有种心如鹿撞、蠢蠢欲动的感觉,不禁暗暗心惊。遥想当年她警校快毕业在扫黄组实习的时候,被上司指派当诱饵,刚往街上一站,狂蜂浪蝶们立马就排着队凑了上来,几乎造成交通堵塞,行动失败不说,还被交警队投诉到市局。现在这脸蛋和身材的本钱比前世更加雄厚,可没曾想对方竟似完全不为所动,看来这男人果然不普通,真有点儿不好对付呢。“怎么

  • 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11章(第一卷第11章 出事)

    原标题: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11章(第一卷第11章出事)小说名:田园小农妃:王爷来爬墙第一卷第11章出事在凌梅花眼里,凌月一直都是胆小懦弱的样子,今天就算扯了她的衣服也以为是被吓得挣扎的结果。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她,一心想着要抓住凌月,戳上几个窟窿,并没有注意村人越聚越多,都惊愕地看着她,而这种惊愕的目光很快就变得晦涩起来,盯向她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和她肚兜的后面。当然,就算凌梅花注意到了,以她的脾气也无法克制自己停下来,因为她眼里只有凌月,只有一个念头,抓住她,抓住她!必须抓住她!这边动静闹

  • 溺宠一等狂妃11章(第11章 一场大火)

    原标题:溺宠一等狂妃11章(第11章一场大火)书名:溺宠一等狂妃第11章一场大火“我的二姐啊,你怕是被他们母女给骗了!”叶婉卿回转过身去,一脸的担忧和同情之色。“这话从何说起?”叶婉蓉依旧一脸的懵懂状,看来多年养在大夫人屋里,她故意不让任何人教授这女孩心计,就是让她单纯的只是听大夫人的话,只是人大了,心思就多了,有些人,根本不用别人教授,自己就会走向弯路,尤其是叶婉蓉这种没有主心骨开口只是会叫的野狗。“她即便再傻,也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如今太子受伤,皇上即便收回成命,也是会宣召这傻子进宫觐见的,

  • 斗破宅门:农家贵女11章(第一卷 韬光养晦第11章 借点银子)

    原标题:斗破宅门:农家贵女11章(第一卷韬光养晦第11章借点银子)小说名称:斗破宅门:农家贵女第一卷韬光养晦第11章借点银子杜伊摇摇头:“娘,我现在是你的女儿,你别再把我当做杜府的大小姐了。再说了,这里也不是杜府,没必要娇养着。杜府的日子,虽然过得再是不好,也比这里强,但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和废物也没啥区别。娘,从现在开始,你就把我当做普通的闺女。这乡下女子能做的,我也都能做。没准我做的比他们还要好呢。有道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就依了我吧!我不会去勉强自己的,就当做饭后消食,可成?”

  • 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11章(第11章 逃离慕家庄园第一招)

    原标题: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11章(第11章逃离慕家庄园第一招)小说书名:豪门蜜战:驯服拒爱新娘第11章逃离慕家庄园第一招别说这里是堂堂慕家豪宅,就算是她自己家里,每天妈妈也会做她爱吃的红烧肉、酱香鸭之类的。何况今天早上,慕泽西区区一个早餐,桌子上都摆满了美食。现在她最最重要的午餐,竟然这么简单?赤果果的差别对待!可是不好说什么呀,毕竟……她在这里算客不算主,于是坐下来喝了一口汤。“唔……”她皱着眉头、硬着头皮才咽下去,立即喝了一大杯果汁压惊。“这是什么汤?一点油盐都没有。”她吃饭喜欢味道重一

  • 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11章(第一卷 楚京措第11章 断绝父女关系)

    原标题: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11章(第一卷楚京措第11章断绝父女关系)小说:九品丹妃:邪帝第一盛宠第一卷楚京措第11章断绝父女关系“你……”青岩侯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当即一口血又涌了出来。阮烟见父亲受辱,当即疯了一般大叫起来,却根本发不出哪怕一丝声音。她的婢女立即接收了信息,大嚷到:“失去了侯府的庇护,看你还能去哪儿,你别后悔!”“后悔?我阮漓的字典里,还从没出现过这两个字,不过到是你们……”阮漓走近阮烟,垂下头轻轻问她:“你可知道这世上最后悔的事是什么?”阮烟不由后退一步,吓得连连摇头。“那就

  • 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11章(第11章 我是你夫君)

    原标题: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11章(第11章我是你夫君)小说:冥夫凶猛:总有厉鬼想约我第11章我是你夫君旁边跪着的魑魅看见,下意识的想要伸出自己的手帮忙,可是那个孩子凉薄的唇里只是吐出一句话:“滚!别用你的脏手碰她!”魑魅呜咽了一声,然后又低着自己的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我的心莫名的一疼,就像是针扎一样的疼。他还是从撑着那把伞,就算是最后将我扶起来了,手里都不肯将那把伞放下。场景很诡异,小小的男孩儿,用娇小的身子把我扶起来,然后我身子一半的重量都靠在他的身上,很重,我知道,可是他却没有任何表

  • 农家世子妃11章(第11章 简陋新家)

    原标题:农家世子妃11章(第11章简陋新家)小说名:农家世子妃第11章简陋新家中午用餐时,叶氏将稍早发生的事情,如数告知张大虎,最后道:“下午头,你就别去地里了,萱萱家的事情要紧。”张大牛原本以为他和凌萱,成不了夫妻,也能成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兄妹。没想到,这也成了一种奢望。听到他娘的话后,只是木然的点点头。“萱萱,大娘家里穷,也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稍后大娘匀你一些柴米油盐,你且用着,不够在和大娘说。”凌萱鼻尖发酸,和张何氏比起来,叶氏好得不是一星半点。申时许,张何氏不放心,还又特意过来一趟。待看

  • 我的神器是辣条11章(第11章 打绿茶)

    原标题:我的神器是辣条11章(第11章打绿茶)小说书名:我的神器是辣条第11章打绿茶“二姐这是多心了。”赵彤彤抬起眼柔柔弱弱的瞥了她一眼,抬起手捂住嘴巴再度轻咳了几声:“妹妹我的丫鬟妹妹自然会自己教训,就不容二姐操心了,二姐若是想教训丫鬟,那劳烦二姐去自己府上教训自己的丫鬟吧,爹爹今天也应该回来了,若是让爹爹看到妹妹现在这个样子,问妹妹我为什么受伤,那可怎么办。”“你!”赵婉儿狠狠的瞪了赵彤彤一眼,赵彤彤虽然说话客客气气的,但是其中的寓意她也是知道的,这贱丫头今天怎么的,竟然有那个勇气反驳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