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再嫁女人 最新章节

2017/12/3 19:45: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再嫁女人

第1章 知青点

  蓝天白云下,刚收割的田地里,一群群麻雀在觅食着,受到别的族类的侵忧,一哄的又飞到另一块田地去了。汇金地

  一条砂卵石从田间穿过,路边树木葱郁,时不时也有骑单车的行驶。

  这里有几栋瓦房,此时的门前都已经长了草,显得十分的萧条。这是一处知青点,大多数知青早已经返城了,只有少许几个还在这里。

  在西边的瓦房屋前,到还收拾的干净,屋前有一棵合抱围的谷皮叶大树,树下坐着一个齐肩短发的漂亮少妇,长得眉清目般,此时正抱着一个男孩在喂奶。

  而她的身边,一个两岁多和一个三岁的小女孩正在她身边玩耍。

  女人叫方敏,是省城来的知青,此时的她,边喂着孩子,边满脸愁容。

  现在知青都一一返城了,只剩下自己与这些孩子们,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家都已返城,剩下他们孤儿寡母,以后怎样生活?

  看着在那里玩耍,不知忧愁的两个收养来的女孩,再一次把他们送人吗?

  正如别人所说的,收养两个背时鬼,就真的断送了自己的一身吗?

  她不相信有这样的事,但不相信,现在又是事实摆在面前。说明http://www.huijindi.com/今天早晨,这里加上孩子还有十一个,十字街的街道主任来了一封电报,要知青队长去一趟,他带走了四个,一个本地知青今天也回家了,剩下四个小孩和一个五十多的老妈子。这里显得冷清清的了,让她一种失落感由然而生。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阵焦虑与伤感,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又被逼了回去。

  往后的日子怎样过,这事不由她不想。

  以前有丈夫,至少她还有个依靠,哪怕带着三个孩子,只要两人一起努力,日子还是能过得下去的。谁知丈夫进城后一去不回,听人说他与别的女人结了婚。

  看着怀中嗷嗷待哺的儿子,丈夫真要与别的女人结婚了,儿子该怎么办?

  此时,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妈子又抱着一个小男孩来到方敏身边,这老人姓刘,大家都叫她刘妈。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刘妈怀中的孩子是她的亲外孙,女儿生完孩子之后就去了城里,把外甥丢给了自己,正好方敏生了,有奶,所以刘妈就拜托方敏喂喂孙子。

  方敏把儿子递给刘妈,接过刘妈手里的孩子奶起来。见她眼睛有些红,劝着:“方敏,别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水到江中自然流。”

  方敏叹了口声,苦笑着:“刘妈,我也想不急,只是看着这些孩子我就忍不住。”

  刘妈对于她的情况十分了解,也是心里叹息着,这么好的一个闺女,怎么就这么的背时(运气不好),找个男人就这样不负责任的回了城,身边还有三个小拖油瓶,其中两个还不是自己亲生的。

  刘妈劝过方敏,在这种连自己都无着落的情况下,就不要去管这种闲事。

  但也是方敏心善,觉得既然是自己遇上了,那就要养活着,把她们带大,不让他们受苦。汇金地只是之前方敏有丈夫,可是现在她一个人怎么把孩子拉扯大?特别是现在知青都返城了,留下来的都是一些没能力没关系的。

  今天又有人返城,说是去看看城里的情况,到时候如果可以,把她们也弄到城里去,只是自己年纪大了,而且还带着外孙,这到时候真要回了城,她怎么活?

  本来劝着方敏别急的老妈,反过来比她还急一些的道:“也不知道城里是个什么事情,可是就算回城又如何,回了城不工作,一样喝西北风。有工作,可带着这么个背时鬼,谁会要我这个老婆子?”

  方敏看着刘妈也是急得不行,反过来安慰着:“刘妈,你也别太着急,大海与年愣子不是去城里了么,他们如果有好的工作,一定会把我们也带上的。”

  刘妈哀叹着:“我怎么不急咯,我老了,么子事也干不了。”咬牙骂道:“可恨生了一个背时女儿,生个儿子来害我,这还好有你在,不然这孩子经常都吃不饱的。现在大家都返城了,剩下我们这些孤儿寡母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说着说着,眼泪水就这样流了下来,不想落个晚年凄凉。阅读http://www.huijindi.com/

  方敏一见刘妈哭,安慰着:“刘妈,别哭了,我们不会丢下您的,只要我们有一口饭,就绝不会让你饿着的。”

  刘妈知道方敏心善,可是她一个人还带着三个孩子,又挣不到钱,如果就剩下他们这几个老的小的,都干不了体力活的呆在乡里,还不知道是怎么一个晚景,哽咽的说:“也不知道大海他们会不会回来,现在就连乐趣也走了,就剩下我俩和四个孩子了。”

  “刘妈,您也别急,乐趣的行李还在这里。之前乐趣跟我说过,他要帮我在总场找一份工作。”方敏到相信乐趣的为人,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伢子。

  “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里知道他会不会帮我们。”人心都是自私的,连自己都保不住的时候,谁还会去想着别人了。网站huijindi.com

  “不会的,乐趣说过他进总场的修配厂,是他舅舅的关系进去的。他舅舅在那里负责,他肯定会想办法把我们也弄进去的。”

  刘妈一听,眼睛一亮:“真的啊?他舅在里面做什么的?”现在她算是明白了,朝中有人好办事,现在什么都得靠关系。

  “这个我没好意思问,不过我寻思着,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估计还是有关系可找的,不然也不会跟我说这样的话。”

  刘妈一听,顿时放下心来,打算去做饭。

第2章 乐趣

  知青下乡,让本来不相识的人成为了兄弟姐妹,让本来相熟的人关系更加的亲蜜起来。

  以前乐趣与张大海他们在时,十一个人就像一家人,还是热热闹闹,可一下子去了五个,方敏和刘妈突然感到孤寂,话也少了。只到晚边,乐趣笑呵呵的回来了,刘妈和方敏的心情开朗多了。

  方敏见到乐趣如此高兴,看来事情很顺利,把内心的异常兴奋压抑住,微笑的说:“我也以为你走了呢?”

  “你说哪里话,我对你承诺过的,肯定要履行我的职责。要嘛就不说,说了就要做到。”乐趣是本农场修配厂的职工,二十七八岁,浓眉大眼的,说话时一脸带笑,这只是面对熟悉时,他才会如引自然,在陌生人面前,他十分的腼腆内向,长得好看,不管大嫂子还是大姑娘,都喜欢逗他,常把他逗得一脸通红。

  “谢谢你,乐趣。”方敏哪怕知道乐趣是这样的性子,不过依旧挺感动的,他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丈夫回了城,把他们孤儿寡母给抛弃了,所以就特别照顾着。

  他见她笑了,他久久的望着她。齐肩的短发,柳叶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笑时显出一对深深的酒窝,望得方敏不好意思的问:“我脸上有黑吗?”

  乐趣赶紧摇摇头,说:“你应该多笑笑,你笑的样子最好看。”他知道自己失态了,但每一次只要方敏笑,他就容易看失神。

  方敏看着乐趣,这样的眼神她太过于熟悉,但其他的男人眼中只有欲望,而眼前这个男人,眼中只有着情谊与爱恋,并没有欲。

  她想说,自己已经是一个已婚妇女了,还实实在在有三个孩子,谁娶了这样的自己都是倒霉。任何男人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在目前来说,乐趣是自己的一根救命稻草,唯一的希望,这一根稻草也许能把自己救出深渊。

  看着三个孩子,她担心着自己,如果拒绝了乐趣……想到这里,方敏有些懦弱的想着,只要他不说出自己的想法,自己就当成没发现吧,也许等到进了城,看到更好的姑娘,他就喜欢上别人了。

  所以她转移着话题:“总场的情况怎么样?”

  “我舅舅说帮你去找,我舅舅的人脉好,他接应了的一定会办到,所以你安心的等等,肯定是没问题的。”

  一块大石头终于在方敏的心里平稳的落下来,她如释负重的说:“谢谢你,乐趣。”

  “谢什么,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帮上一把的。”这个女人,能有勇气把捡来的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着,就算是在丈夫离开她之后,她也从未想过将孩子送人,这份勇气,让他钦佩。如果遇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一定会和睦一生,也就幸福一生。在他的心里渐渐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方敏笑笑,知青这么多,真正一心在帮助自己的,除了大海他们,就只有乐趣了。不过只要有这几位好心人在,她的心也安落了,她最怕的是孤助无援,有人就有希望。

  吃过晚饭,刘妈和方敏先帮女儿洗过澡,乐趣就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玩去了。

  方敏所养的这两个孩子,在孟红军走后,显入了难境,乐趣知道后负担起两个孩子的抚养费用。

  方敏看到乐趣一直给抚养费,所以帮她们取名字分别叫:乐梦与乐方。

  乐趣带着孩子出去玩了,方敏又与刘妈分别跟儿子和外孙洗澡。

  夜幕拉开了,天上的繁星闪烁,明天又是一个大热天。乐趣带着两个小姑娘睡在凉板上告诉她们数星星。方敏和刘妈带着两个小男孩坐在一边,拿着扇子帮乐趣和小女孩赶着蚊子。这几个人就像一家三代一样,其乐融融。

  第二天,当张大海和年愣子带着两个女子走在大路上时,坐在厨房门前给孩子喂奶的方敏看见了,转过头对正在搞中饭的刘妈说:“刘妈,大海他们回来了。”

  刘妈出来一看,大路上来了四个人,一个高大威武和一个单瘦身材的两个男子和两个女子,她在说:“是他们,这么快就来了。”她到屋后对在菜园里扯草的乐趣说:“乐趣,张大海他们几个回来了。”

  菜园边有一口不大不小的水塘,乐趣急忙出来到塘边洗手,接过刘妈手里抱的小孩,方敏抱着一个。刘妈又牵着两个小女孩,一同去迎接张大海几个人。

  麻雀一群群在收割的田里觅食,见到人来,一哄的飞走了,落到离人较远的地方又觅食着。方敏看见他们就大喊着两个女子的名字:“小燕,华妮。”

  来的四个人听到喊声,一边小跑一边也在喊着:“方姐,刘妈。”

  几个人到近边,伍小燕和华妮接过他们手里抱的小孩,张大海和年愣子也抱起两个小女孩。

  张大海抱着女孩边走边说,表情十分兴奋的快语着:“我们以前呆的那个修配厂垮了。我当时想着,我们不正好要找工作么,所以我就找到了当街道办的袁主任,说我们要把这个厂子搞起来,还在那里领了军令状。”

  方敏一听吃惊的说:“自己开修配厂?”

  单瘦的年愣子也高兴的点头着:“是的,这样我们以后可以自己当老板。”

  方敏有些不确定的道:“可是打工与自己开修配厂可不一样啊。”谁都想挣钱,可是开厂她想都没有想过。

  年妮有些担心的说:“我当时也是这样跟他说的,可是大海哥就是不听。”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我当时想着正好乐师傅在这方面是行家,我们何不接手了他们的厂子。”张大海兴奋的说着:“这事决定以后,就要马上去人。我怕别人也看中了,到袁主任那里去把这好事儿给要走了。”

  乐趣一听,微愣的指了指自己,道:“我?”

  年愣子赶紧点头,急切的说:“我们是看在乐师傅是这方面大师傅,才领了军令状,要不然我和大海还没有这样的胆量。上一届海子他们也是请不到大师傅,不就是那么垮了。”

  乐趣听了以后,脑中快速的想着,他一开始的想法就在总场的修配厂搞,熟人熟地,就算带着方敏,凭他的关系进总场修配厂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自己开厂的诱惑不是没有,只是他想的更多的是,一个农村伢子进城,把他们带出了师,万一关系闹僵,他也只得回农村。

  莫看现的关系好,一到关键时刻,城里是城里的,乡下是乡下的。

  所以他微笑的拒绝着:“我暂时不想去城里。”

第3章 顾虑

  听到乐趣所说的,一时间都静默了起来。完全如一桶冰水朝一盆烧得红旺的大火泼去,顿时被泼灭,浓烟滚滚。

  张大海并没灰心,劝着:“乐师傅,我和愣子在机器方面都是门外汉,这个修配厂办起来,全靠你了。如果你不去,那修配厂一定会被别人占去。我们这些人就只能在农村干一辈子了。”

  年愣子也附和着:“这个修配厂的老板就是你,我和大海都拜在你面前学徒。”

  乐趣没有动摇,没有言语,只是微笑,但是看着大家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他也不好再一次拒绝,只是说要考虑清楚。

  大伙又劝了劝乐趣,但他一直微笑着,说要考虑一下,大伙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这是一个重大的决择,去与不去,这关系到自己一生的命运,何况乐趣还是一个稳重的人,大伙儿也理解。

  只是,每个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让乐趣本就有些脸皮薄,现在更是不好意思,但他有他的坚持。

  乐趣有乐趣的考虑,他早就听说过张大海和年愣子是街道的小混混。在他们来农场后才舍得干,也许是张大海当了这个知青队长促使他这样舍得干,也许是这样舍得干想得到女子的另眼相看的原因吧,总之他也把年愣子也带发了。只是他不明白,他们又为么子会成为街道小混混的,自己以后到了修配厂,会不会闹矛盾?

  晚饭后,他牵着两个小女孩在大路上散着步,西边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把田野和树木映成了红色。

  坐在屋前的几个人望着乐趣,华妮是个急性子。情绪低落的说:“他不去,我们估计也办不下来。没有好的工作,几个人干脆在这里种几亩田土算了。”

  伍小燕比起华妮来的性格,柔和又偏内向,也为这事操心的说:“呆在这里也好,这里虽然没出息,却也饿不死人。”

  刘妈看事看人到底与他们年轻人不同,这是决定方敏与自己命运的时刻到了,她知道乐趣喜欢方敏,谁劝也不如方敏去劝。所以慢慢走到方敏面前,小声说:“你去劝一下,他一定是有什么心结。”

  方敏也在为以后的生活着急,听了刘妈的话,看着大家都着急上火的模样,想了想,把儿子递给身边的伍小燕,起身朝乐趣走去。走到离他不远喊声:“乐师傅。”

  乐趣回转身来,他知道她是来做思想工作的。他也直截了当的问:“你说我去不去得?”

  方敏接过一个小女孩牵着,温和的道:“乐师傅,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如果是修配厂办起来,何尝不是你人生命运的转折点。我知道你怕的是抓不住张大海和年愣子。他们以前是街道的小混混,但自从到农场来之后,他们以前的恶习几乎改了不少。你在这一段时间也看到了,他们舍得做,你不要有所顾虑,我会始终站在你这方的,还有刘妈,伍小燕和华妮。他们真要调皮,可以让他们走人。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会一直支持你的。”

  “帮这点忙算不得什么,你也别当回事。只是修配厂的事情,我确实有些为难,我不打算过去。”

  “乐师傅,也许我说这话,让你有些为难,可是我还是想说:你就帮忙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修配厂你不去,他们这些门外汉也就是海子他们的下场,修配厂一垮,各散五方。如果没有生活来源,我与刘妈以及四个孩子,真就走投无路了。”方敏说到这里,她的喉咙硬塞说不下去了。

  乐趣望着她这样子心又慈了,劝着:“张大海比海子的本事大些,他能请得到大师傅。”

  方敏含泪笑的说:“明摆着的师傅请不动,还要到处访的师傅就能请得动吗。你不去,我也不去,你承诺过我要把我安排好了你才放心,原来你这些话是在骗我的,我就不倚靠张大海他们了,全倚靠你一个人,你到那里,我带着三个小孩跟到哪里,如果你吃的那碗饭,我抢也要抢着赶一半给我。”

  方敏本来是在开玩笑的,一说完觉得自己这话有些过分了,她虽与乐趣相识得只这么久,但是这话也太过于亲密了一点,她又后悔不该说。

  乐趣到没有多想,听了以后笑着说:“也行啊,我相信我舅舅那里是靠得住的。”

  方敏不明白的问:“可在这边,你当家做主不更好吗?”

  “方敏,我有我的想法,张大海虽然说了,去是以我为主,我到那里是生脚踩生地,人生地不熟,那怕现在和张大海年愣子没闹过意见,一到关键时刻,他们城里的人,还是城里的人。我是农场的人还是回农场。我又何必去。”这也是他一直考虑的事情和担心的,他们虽然关系好,那是没有利益的牵扯,等到那时候,他到底是外人,肯定孤立无援。

  方敏认真的说:“别怕,还有我呢,到那里后你就提名要我搞会计。你有技术把住了技术关,我当会计把住了经济关。这修配厂就四平八稳了,又垮到哪里去。张大海和年愣子调皮的话,他们走人。这只是你怕他们,其实他们也不会做到那份上去的。你就按我的这么做,去试一试看。我看重你,你也要看重我吧。”

  乐趣看着她,谁没有远大的抱负?

  自己开修配厂,这种诱惑力很大,但之前的那些顾虑,也不得不去想。所以思考了一下,再一次道:“要不我再考虑一下吧。”这一次,是真的考虑去与不去的决定。

  “乐师傅,你还要考虑什么,这种前怕狼后怕虎的个性可不像你了。以后哪怕是失败了,至少我们努力过,年轻的时候,不去闯一闯,老了也会后悔的,这一次可是大好的机会,也许过了这个村,下次就难找到这个店了。”

  乐趣一听,觉得方敏说得有道理,不能被女子小看,所以点头道:“那以后就有劳方老板了。”

  “不,以后是得仰仗乐老板了。”

  方敏说完,两人相看着,然后都笑了起来,对于未来,他们有了曙光。

第4章 进城

  乐趣同意了,张大海他们自然高兴,他担心着事情会生变,自然是越快到修配厂越好。

  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毕竟一大家子,还是乐趣用他的好人缘,在队里借了一辆拖拉机,才把所有的东西,以及都抗日战争了上去,来到城里。

  乐趣没有进过城,去的最远的地方是镇上,现在看着这水泥路,到和都是汽车,以及城里的人穿都十分好看,连走路都带着一份自信,压下内心的彷徨,有着期待,他想在这边星空,闯出属于他的天地来。

  修配厂因为倒闭没有好久,里面除了机油的味道重些,其他到还好。不过因为考虑到这以后是他们生活以及挣钱的地方,自然还是要打扫干净一些,特别是还有四个小孩子,打扫的也就更加的细致。

  一家子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忙得热火朝天,但都洋溢着充满未来的笑脸。

  经过大家齐心协力的打扫,十字街的修配厂又焕然一新。经过商量,他们把厂里的几间小房间收拾出来做住房,华妮与伍小燕一个房间,刘妈带孙子一个房间,方敏带孩子一个房间,乐趣大家觉得他是老板,也应该是个房间才是,乐趣觉得这个到没什么,不过大家都这样说,他也不在拒绝,最后还剩一个房间是张大海与年愣子一个房间。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几个人商量好了修配厂的名字,张大海抱着一块白漆木质板,知道方敏的毛笔字写的好,不让她写上【张乐年修配厂】六个大字,挂在朝门的柱子上。

  年愣子买来鞭炮放响,鞭炮又长又响亮,显得十分的热闹。街道上的人听到鞭炮响都过来看热闹,有老的,少的,小伙子和姑娘们,都说修配厂又开张了。而且还是由本地二毒,地痞流氓张大海与年愣子所开的,这让他们更加的好奇,时不时的来瞧上一瞧,看着两人下乡上来以后,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成熟了不少,纷纷感叹着这下乡当了知青就是不一样了。

  乐趣与张大海他们商量着,等生意上门,还不如主动出击,特别是与车队,夯实手艺,打好关系,这可是长期生意。

  张大海与年愣子听了,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很是佩服乐趣,觉得找他过来,真的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乐师傅人好心细又聪明,有他当他们的老板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了。

  乐趣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件事情还是经过方敏的提醒,他才想到的。而越与方敏相处,才发现她真的是一位善良聪明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值得男人好好的疼惜爱护,却没想到孟红军会玩弄后抛弃她,而且还是在明知道方敏怀有身孕的情况下……老牛还舐犊,这样的男人真心连畜生都不如。

  乐趣对于修配在行,可是对于做生意就一窍不通,但好在方敏总是暗自救他,再让她与张大海他们去商量。

  而张大海与年愣子是这里长大的,这件事情自然由他们出面,和街道袁主任商量,就在厂边的邻近馆里订了两桌饭,街道袁主任出面把全城的运输队的领导接来吃饭,运输队的队长都乐意来了。

  有酒好办事,菜香再加上酒香,大家都是车队的人,都认识,坐在一起聊着天,这还没动筷子,就热热闹闹的,气氛很好。

  袁主任举着酒杯做开场白:“各位领导,各位师傅,我们街道办的修配厂正式挂牌成立了。明天就可开工修理,请各位关照,我们厂的宗旨是,以顾客为上帝,在价格上优惠,质量上满意。”

  运输队的王队长调侃的说:“袁主任,你们这是第二次挂牌成立吧。”

  袁主任不好意思的申述:“我们第一次成立没挂牌,是由于没请到大师傅,这次是挂牌成立,这就意味着我们请了高级师傅,要是不相信,我们的师傅可以到你们运输队去修台试试,如果满意……”

  王队长接过说:“如果满意,我们的车子全包给你们修。”

  张大海顿时高兴了,说:“那就太感谢王队长了。”他站起来介绍着:“这位就是我们的乐趣师傅,修车是一把好手。”

  王队长放下筷子站起来伸出手:“乐师傅,你好,我是新田运输队的队长。”

  乐趣也赶紧长起来,心里有些紧张,但脸上到是不显,有礼的道:“王队长你好,我的修配技术也不算好,但每台坏了的车子保证能把它开得叫跑得动。”乐趣不敢夸着海口,但也不愿意把自己说的太低。

  王队长爽快的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队里的一辆车抛锚快两个星期了,明天先到我们队里修了那一辆,我们满意就全包给你。”

  “好的,那明天我们直接过去。”乐趣想把心中的激动给压一压,可惜没有成功,毕竟才开张,就有生意,这已经是一个好的开端了。

  张大海与年愣子与几位队长拼着酒,说他们修配厂的价格肯定会很便宜,修车师傅手艺也超好,以前在吗农场,所有的车子修理,都是他一修,把乐趣夸得很了不起。

  酒桌上喝的开心,事情也好谈一些了,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有好几个队长,喝得尽兴,都在说,如果手艺好,他们都可以长期合作。

  三人听了,自然更另的开心,就连乐趣,也是喝得醉醺醺的回去。

  三人被人扶回修配厂,张大海有自己女朋友伍小燕照顾,年愣子也有年妮。方敏看着乐趣,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方便,本想让刘妈照顾,可老姜似的刘妈哪里肯,找着借口,让方敏照顾着他。

  方敏没办法,只得帮乐趣倒了一杯浓茶,看着他满脸通红,一直在那里傻笑的人,有些关心的埋怨着:“虽是谈生意,可是也不要喝得如此多,这样伤身体。”

  “嘿嘿。”乐趣不说话,只是在那里看着方敏傻乐着。

  方敏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正准备扶他到到床上去休息,只见乐趣依旧傻笑着:“你真好看。”

  方敏没想到他突然说这然话,看着帅气的乐趣,脸红了起来。

第5章 好的开端

  第二天,乐趣带着工具箱以及两位学徒就去修理了。

  约的时间是上午十点,乐趣他们在九十五十分的时候到了新田运输队,王队长要自在那里等着他们。

  一起喝过酒的情宜,让王队长对他们的态度很热络,不过情谊是情谊,没有几分真本事,这生意也就今天到此为止。

  别看乐趣跟人打交道,会有些害羞。可是只要一拿着扳手面对车子,那仿佛就变了一个人似的。认真严肃,像是对待心爱之人一般。

  王队长一路看下来,先不说技术,就乐师傅这认真的态度,他就很满意。

  乐趣把一辆车的机器零件拆卸下来,旧的能用上的用上,不能用的又换上新的,愣子和张大海在旁看着,三个人被太阳晒得满头大汗。

  王队长赶紧拿来三顶草帽,一人一顶,他也在旁看着,用感慨的口气说:“你们这也是辛苦工作啊。”

  卷起袖子的乐趣伸手揩了脸上的汗水一下。说:“在我们修配棚里就不被太阳晒哪。”

  王队长保证的说:“只要你们有能耐,我保证满足你的要求。开不动的车子拖到你们那里去。”

  乐趣一听,拍着胸脯道:“我保证把车子修得你满意为止。”

  王队长心下欢喜,在旁看着摆在地上的零件没了。说:“你们快修理完了吧,我给你们倒点水来喝。”

  队长的水端来了,三人喝过水。张大海用毛巾揩去乐趣脸上的汗水。乐趣说:“水也喝了,车也装修完了。队长,你去试车。”

  队长进到驾驶室里启动车子,马达声轰隆起来。响过一阵后,汽车在场地里跑了几圈,倒退顺跑的试着,队长满意极了。他欢喜的说:“不错,以后我们队里的车都归你们修。开不走的就用车拖去,免得你们在太阳下晒。我们在小馆里准备一桌饭,去喝一杯。”

  “队长,你客气了。”几个人笑着向餐馆走去。

  而乐趣这小露一手,王队长立马就敲定,以后他们这里只要车子需要修理的,都送到他们修配厂去,让几人高兴不已,这可是一个绝好的开始,只要有大师傅在,不怕没有车子过来修。

  给新田运输队的那辆车,修得王队长十分满意,他也帮他们打着广告。他这种广告,可比什么广告都要强,陆续也有几台车来修,但这也远远不够,他们刚开厂,很多人还不知道,光靠上门生意那肯定要亏本,养不活一大家子。

  几个人商量,还是外去贴下小广告,走走关系,可能起到一定的效率。张大海、年愣子、两人去走关系,伍小燕和华妮去贴小广告。让各街道和行人密集的地方,都能看到张乐年修配厂能修各种机器和各种车辆,价格便宜,随到随修,质量满意。

  张大海年愣子出外跑业务,但效果不佳,以前他们是混混,大伙虽说表面上都答应了,但可以看得出是在敷衍他们。

  两人有些泄气,方敏看出他们的沮丧,安慰着。

  张大海笑了笑说:“没办法,谁叫我们以前不学好,现在想做正事,别人也不相信。”

  年愣子附和:“也怪不得别人,别说别人不相信,有时候就连我们自己也不相信,我们学好了。”想起以前的荒唐事没少做,别人不相信很正常。

  方敏被他们的话逗笑:“既然连你们自己都有些不相信,那更何况别人。不过我相信,只要你们诚心诚意的去说,一次不相信那可以二次,二次不相信那可以三次,他们终有一次会相信的,万事开头难,我们现在已经很幸运了,至少可以养活着一大家子,所以大家都不要气馁。”

  两人一听,都点头:“是了,方敏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已经变好了,大家只是不相信我们已变好,那我们就要做好让大家相信。”张大海说完,笑看着方敏说:“惭愧啊,我们两个大男人,还不如你。”

  方敏开郎的笑着说:“你这话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正在说笑时,开来了一辆货车。张大海一看,是他和愣子去挂的勾。方敏笑着说:“看,付出总会有收获的。”

  张大海与年愣子兴奋的说:“是的。”

  那师傅下车来。乐趣和张大海上接待着。那师傅告诉乐趣车子的毛病,伍小燕马上端来了茶。

  乐趣三人一齐动手,拆的拆除。

  伍小燕华妮抬出电焊机,需要电焊的电焊,方敏在旁边也帮着手,刘妈带着孩子,气氛轻松欢乐。

  个多钟头,车辆修好了。那师傅满意的与方敏结了账。上车发动车子,再从车窗里伸出头笑着与众人告别。

  只要技术过得硬,修理的车子让人满意,又与人和善,价格上比别的地方优惠,修配厂到是渐渐走入正规,大家都很欢喜。

再嫁女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再嫁女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推荐

  • 异能小农民7章(第7章 杨寡妇)

    原标题:异能小农民7章(第7章杨寡妇)小说名字:异能小农民第7章杨寡妇“爸的腿好了?”刘小波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挂了电话,提着鸡汤朝镇里赶。离镇里有几公里路程,如果靠两只脚走过去,起码走一个多小时。刘小波上了乡道公路,运气好,遇上骑着摩托车到乡镇上去卖草药的杨寡妇。杨寡妇比刘小波大几岁,结婚早,现在孩子已经5岁了。去年,她老公到大山里采草药,不小心坠下山崖摔死了。养儿持家的重担全压在了杨寡妇的身上,杨寡妇一有空闲的时候就上山里挖草药,这不,昨天刚刚挖了10来斤草药,今天一大早就驮到镇上去买。没有

  • 都市仙王7章(第7章 蕴灵之地)

    原标题:都市仙王7章(第7章蕴灵之地)小说名:都市仙王第7章蕴灵之地刘冬看向了百里云霄,征求他的意见。百里云霄对此其实并不怎么赞同,对这个班长徐忠也不怎么喜欢,这家伙才是真正的狗眼看人低,之前自己家中有钱的时候,整天表现的如同自己的亲兄弟,如今家道中落,这家伙立即就成了翻脸狗,平日里对自己也是经常嘲讽,在班里整天表现的跟个老大一样。可是,他却也不忍心让那些真心为自己庆祝的同学失望,最终只能点了点头。刘冬这才说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想要参加聚会的,就到我和徐忠这里报名!”这一下,班里的同学再次

  • 万界永恒7章(第七章 认主)

    原标题:万界永恒7章(第七章认主)小说书名:万界永恒第七章认主五十粒血牙米种子,花了武恒两个多小时才种下去,然后如意海碗飞出,灵水化成雨水落下,催生灵牙米,一株株幼苗破土而出,一时间,原本空荡荡的洞天内立即就成了一片树林。看着成片的血牙米树,武恒一阵期待。九天之后就是一场大丰收,血牙米可以补充气血,绝对是练武之人最佳的食物。拿着之前破开的血牙米果子,武恒意念一动,出了永恒洞天。木屋之内,武恒突然出现,他在洞天内呆了不到十个小时,这外界却过去还不到一个小时,外面太阳都还未落下。转身将血牙米果子放在

  • 血脉战神7章(第七章 地火淬炼)

    原标题:血脉战神7章(第七章地火淬炼)小说书名:血脉战神第七章地火淬炼幽深漆黑的山洞,隐隐有些森冷的感觉,夏辰进入到了山洞后,用火折子点起了火把,沿着长满了青苔的石梯,慢慢向下走去。火把的光芒,只能照亮周围几米的距离,好在夏辰有意识力,这种神奇的力量,连墙壁都能轻易穿透,因此,即便看不到远处,也能依靠意识力”感应”到四周的情况。在意识力的感应中,这处石梯,往下不知道有多远,夏辰的手轻轻触摸在了石壁上,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温热,而且越往下,这种温热的感觉就越强烈。“亮光?”忽然,夏辰看到了在漆黑的洞中

  • 超级微信7章(第七章 保镖)

    原标题:超级微信7章(第七章保镖)小说名字:超级微信第七章保镖楚天霖并没有急着去见沈芊月,毕竟沈芊月在山上遭遇了巨狼,而且还被朋友背叛了,她的脚也受了伤,她自己也不会很快的投入到工作中的。还是等她自己彻底恢复过来,而且自身的身体素质也得到足够的提升,可以当一个合格的保镖的时候,再去见沈芊月吧,毕竟暂时来讲,楚天霖的身体强度还不算太够。因为在此之前,楚天霖并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训练之类的,没有一个保镖应当有的基本素养,所以楚天霖只能够通过人仙决让自己的身体素质明显超出常人,然后才能够去当一个合格的保

  • 宠婚万万岁7章(第7章 现在还是很年轻)

    原标题:宠婚万万岁7章(第7章现在还是很年轻)小说名字:宠婚万万岁第7章现在还是很年轻“把我上次的红酒拿过来!”他跟服务生说完,就转过头看着她,“这家店做菜速度不是很快,我们要等一会儿。”她礼貌地笑了下。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来接听了,她没有去听他在说什么,可是看他的脸色,应该是工作吧!他还真是忙啊!她心想。不好意思盯着他看,她只好转过头看餐厅里的环境。“昨晚,呃,谢谢你。”他挂断电话,望着她,道。“您别客气,我们局长交代过的,都是我应该做的。”她忙说。听到她说局长交代,他的心里就起了一

  • 女老板的贴身助理7章(第七章 负责)

    原标题:女老板的贴身助理7章(第七章负责)小说名称:女老板的贴身助理第七章负责“切,你这话说出去有谁信?”陈扬翻了一个白眼,撇了撇嘴巴,十分不屑的说道。尽管这件事他有责任,但是一想到李梦雅整天针对他,压迫他,他心里就极为不爽。“你……陈扬,你真不是男人。”李梦雅眼眶中泪珠不断旋转,紧紧地盯着陈扬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你刚才不是已经试过了吗?”陈扬嘿嘿一笑,故意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李梦雅。“你……”一时间,李梦雅又羞又怒,心里极为委屈,晶莹的泪珠不断流淌而下,就算是再坚强的女子被人毁了清白之身

  • 超品兵王7章(第007章 这家伙有病)

    原标题:超品兵王7章(第007章这家伙有病)小说名字:超品兵王第007章这家伙有病对时刻不忘占自己便宜,已经习以为常的苏雨彤,此刻也不得不对宁隐竖起大拇指点个赞:做人能不能有点危机感?“砍了他。”青牛见到自己折腾出这么大声势,眼前这对“狗男女”仍旧不知死活的你侬我侬,怒火都快直接从眼眶里喷出来了。随着青牛话音,近百混混发出一道道嘶吼,迅猛冲杀而来。“坏人,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就算苏雨彤有些防身手段,但是这么大的阵仗这辈子都是第一次遭遇,吓得小脸发白,下意识紧抱着宁隐的胳膊,就像是抓住一根救命

  • 超痞兵王7章(第7章 大学,我来了)

    原标题:超痞兵王7章(第7章大学,我来了)小说名称:超痞兵王第7章大学,我来了看着萧阳灰溜溜的去看自己的房间,唐玉笑着和宋九九说道,“嘻嘻,九九,这家伙长得挺帅啊,有没有兴趣把他给扑倒?”宋九九有些无语,“我看是你看上他了吧?”“我看上人家,人家没看上我也没用啊,还是你出马吧,凭借这一双长腿,若是再好好打扮一下,随便往这里一站,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了?”宋九九咬牙切齿的还击道:“你直接凭借你这D杯大神器就能让他直接臣服的。刚才我可是看到他一直在偷看你哦……”“哎呀,你这个女流氓!”两个美女笑着扑打在

  • 帝焰神尊7章(第7章 超一品赤神火种)

    原标题:帝焰神尊7章(第7章超一品赤神火种)小说:帝焰神尊第7章超一品赤神火种凌宇丹田内的气海,随着天地元力的灌入,也在缓缓发生这变化,变为稀薄的时候,他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但是气海的浓郁程度依旧在加深,石室空间内的天地元力依旧源源不断的朝着他的丹田之内汇聚,充盈着他的气态。很快,便超越了八品,七品,六品,五品,一直达到“浓厚”的程度,而且依旧在持续当中,凌宇的内心,也越来越欢喜。浓郁程度到了“浓密”的时候,凌宇终于放下心来,至少,这一次形成的火种不会比之前的差。但效果还未停,依旧在持续。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