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神秘总裁冥界妻 最新章节

2017/12/3 23:32:3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神秘总裁冥界妻

第一章 孽种到底是谁的?

欧洲建筑的大厅里,纤弱的女子蜷缩着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汇金地粗粗的藤条不断的向她身上砸下来。淡黄色的衣裙俨然已经变成了血迹斑斑。

  女子叫做戚流年,而正在对她行刑的中年男人,就是她的亲生父亲戚国海。戚国海一面狠狠的施暴,一面不停的叫骂:“戚家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都已经订婚了,还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来,你肚子里的孽种到底是谁的?你说还是不说?”

  戚流年只是用手臂护住肚子,任由鞭子落在身上。

  戚国海打累了,坐在一边的真皮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站在一旁的亲哥哥戚光赫,戚光宇全部都是厌恶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妹妹,没有一个敢说一句话。神秘总裁冥界妻 最新章节

  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戚流年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一双粉色的高跟鞋出现在眼前接着就是那银铃一般的声音:“爸爸,你怎么又打妹妹了?”

  戚流年当然知道,这位便是戚家的掌上明珠戚靖颜。天使一般的女孩儿,一个看见流浪猫受伤都会哭鼻子的白莲花。一个几乎每天都在微博热搜榜的超级大美女。

  戚靖颜不等戚国海说话,便弯下腰将躺在地上的戚流年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香奈儿的衣裙上染上了血迹也毫不在意。

  莲藕一般的手轻轻的抚摸在戚流年的脸上,擦掉细密的汗珠。眼睛里闪闪泪光:“爸爸,无论妹妹怀的是谁的孩子,终归都是我们戚家的血脉。你就不怕这样的酷刑把孩子打没了么?你要后悔一辈子的。来自huijindi.com

  戚国海冷笑道:“后悔?我现在恨不得这个不要脸的孽障现在就死在我面前。网络上都把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你让慕家的脸往哪里放?现在我们两大世家闹出这样的事情。股票一路下滑,一夜之间几百个亿就这样没了。你说让我怎么交代?”

  话音刚落戚国海又举起了手里的藤条狠狠的砸像戚流年的肚子。只听一声惨叫裙子底下流出了一滩红红的血水……

  戚流年疯了一般抓下戚靖颜头上的爱马仕发簪,抵住她美丽的脖子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你们,你们……当初慕家提亲的明明是你的戚家的长女戚靖颜,可是你们嫌弃慕长风有抑郁症,舍不得让你的女儿去受苦。不知道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那我顶包。阅读huijindi.com后来知道我被人绑架,区区两百万的赎金,对于你们来说算什么?还不够她戚靖颜去一次香港购物的吧?我日日被他们折磨,殴打现在来逼问我孩子是谁的?他妈的我怎么知道是谁的?”

  流氓,绑架,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戚流年被关在破旧的仓库里,承受非人的虐待。流氓嘲讽的话几乎每天萦绕在戚流年的耳畔:“你不是戚家最小的小姐吗?还是慕家的长儿媳,居然连两百万的赎金都没有人愿意拿出来救你。还有,你家里人一直在新闻上辟谣说你根本就没有被绑架而是跟闺蜜去了欧洲旅行,度过单身的最后时光。看来如果你死在这里,新闻就会说你在欧洲遇到意外身亡。你一个活生生的女儿还比不上新闻流言……”

  戚流年怎么都不会忘记,那个第一个强暴自己的流氓的脖子上挂着戚靖颜的护身符,这护身符是奶奶去泰国求回来的。家里的孩子没人一个,可是只有戚靖颜戴上之后日日做噩梦,可是奶奶是家中的权威,后来戚靖颜只能制造假象说被人抢劫,护身符也被抢走了。

  现在看来……着一切都是拜他所赐,戚靖颜。推荐http://www.huijindi.com/

  戚流年接近疯狂的临界点,手中昂贵的爱马仕已经划破了戚靖颜滑嫩的皮肤。看着鲜红的血液流淌出来,戚流年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发簪继续在戚靖颜的脸上滑动,戚靖颜吓得只有眼泪不停的流,连叫喊的胆子都没有了。

  “靖颜……你敢刚好心扶我起来,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是想让爸爸打掉我的孩子吧?我的好姐姐……”

  又是一道伤口,眼泪混合着血液,一起流下来……

  看着慌乱的戚家人,戚流年狂笑,但是泪水分明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砸落在地上。当自己被奄奄一息的仍在路边被人捡回来送回家的时候。只能睡在下人房的旁边三十平米的小屋子里。无人问津,知道被发现怀孕了便是灭顶之灾,父亲看见自己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怎么还有脸活着?要换了稍微有点廉耻的早就自杀了。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戚流年,你个畜生。你不要伤害你姐姐,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啊?”

  戚国海脸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他是真的后悔生下戚流年这个孽障,或者应该在她刚刚出生就应该掐死她。下贱的女人生下的女儿也是如此的下贱。

  “流年……你怎么了?流年?”

  如此熟悉的声音,戚流年回头看见慕子城站在她身后。还是那双清澈可以见底的眼睛。脸上挂着的都是焦急。

  子城,她的子城现在这样注视着自己,没有看姐姐一眼。什么爱的是姐姐的传言都是父亲编造出来的。子城爱的还是自己。

  戚流年在慕子城的眼睛里读懂了爱,这个慕家的三公子与戚家大小姐订婚的谣言就要不攻自破了。

  “啊——子城,你……”戚流年前一秒还沉浸在幸福中,下一秒就发现一把匕首刺穿了自己的身体,而匕首的那一端就是慕子城那修长完美的手……

  “戚流年,你已经被流氓玩了,你以为我还会要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吗?”

  “靖颜,靖颜。你别怕救护车马上就到,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爱你的……”

  戚流年的眼前渐渐模糊,听觉也渐渐失去,好像随着身体里的血液慢慢流光了。

  心不甘,情不愿,戚国海,戚靖颜,慕子城,若是有来世我必将你们加在我身上的千倍百倍的还给你们……

第二章 搜索记忆

戚流年已经没有了知觉,没有了疼痛,只有无尽的黑暗和不甘心……

  戚流年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这是地狱吗?原来判官也是不公平的。我戚流年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居然下了地狱。

  “流年,你醒啦?”一道光射进了戚流年的眼睛里。

  妈妈?戚流年揉了揉眼睛,没错是妈妈。看来妈妈也下了地狱了。

  刘锦鸿坐在床边,爱抚着女儿还在发烫的额头:“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

  不对,妈妈的手是有温度的,而且墙上,妈妈是有影子的啊。怎么回事?信息量太大了。

  戚流年怎么也不会忘记,十岁的时候妈妈带着自己去寻找远在Y城的富豪爸爸。

  戚国海害怕事情被媒体知道宣扬出去,对公司的股票造成影响。

  竟然无耻到对刘锦鸿提出了只能让女儿认祖归宗的条件。而刘锦鸿永世不能再踏进戚家半步。

  更加可恨的是就算是这样戚靖颜的亲生母亲白百合也没有放过这个可怜的女人。

  居然找人强奸了刘锦鸿然后强迫刘锦鸿嫁给了一个专门做“古玩”生意的男人赵雅煊。说是做古玩的其实就是个发死人财的。娶过三个老婆全都不明不白的死了,再也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了。

  戚流年近乎是超负荷的搜索者自己的记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眼前的妈妈那么年轻,虽然看上去那么瘦弱,那么憔悴,但是依然容颜姣好。是个难得的美人。

  不过在自己二十岁岁的时候母亲就上吊自杀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无论是在赵家还是在戚家这都是被严禁的话题。没有人敢问,也没有人敢谈论。

  “妈妈,我现在多大?”戚流年小心翼翼的问着。

  刘锦鸿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本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被生活折磨的没了生气:“流年,你怎么了?发烧而已,怎么连自己多大都不记得了?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你别怕,妈妈带你去医院,现在就去。”

  刘锦鸿双手颤抖得掀开被子,把女儿扶起来嘴里还在小声得念叨着:“别怕,别怕,现在就去医院。”

  戚流年被扶起来得一刹那看见了镜子里得自己那张稚嫩得脸,紧张得抓住了刘锦鸿得手:“妈,你告诉我,我现在多大?”

  刘锦鸿眼泪已经留下来了,双手捧着女儿得脸声音哽咽着:“流年,你现在十三岁啊,你别吓妈妈啊,你这是怎么了?”

  十八岁?没错,自己十八岁得时候胜过一场病,不,不是生病,是吃了戚靖颜送来的蛋糕。吃过之后就上吐下泻。折腾了大半个月也不见好。

  赵雅煊的妈,就是戚流年名义上得奶奶千方百计得阻挡着花钱去给自己看医生。后来还是赵雅煊求了一个专门做盗墓生意的老王引荐着找到了一个隐居多年的落魄道士……

  “锦鸿,这孩子不能给耽误了,我妈她……”

  赵雅煊还没说完,刘锦鸿就哭了起来,但是她不敢责怪丈夫,因为自从嫁进来赵雅煊就对自己和戚流年很好,只是这么多年也没有给赵家生下个一儿半女得。引得老太太看戚流年越发得不顺眼了。

  赵雅煊看妻子哭得伤心安慰道:“你别着急,我看流年病的蹊跷。去了几次医院也不见好。我刚刚求了老王让他带着我们去见见李道士,看看是不是撞邪了?”

  刘锦鸿听到这话若有所思,没错刚刚女儿还在胡言乱语,也许是。就使劲得点点头:“好,那我们现在就去。”

  老王开车,赵雅煊坐在副驾驶,戚流年在后座上依偎在母亲得怀抱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品尝过这样得温暖了。戚流年贪婪得闻着母亲怀抱里得香味。不由得眼睛湿润了。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的话,那么自己现在是没死?而且回到了十八岁得时候。难道是阎王爷看自己怨气太重,死的实在可怜想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如果真的是这样得话,那么我戚流年绝对不会辜负阎王爷给的这次机会。

  戚流年看了一眼满脸焦急得母亲在心中暗暗发誓:“妈,如果这不是梦,我一定会查明真相。当年是谁逼死了你。绝对不会让你就这么不明不白得死了。一定要救你。而且戚家得所有人,尤其是戚国海和戚靖颜,还有白百合,和那些肆意践踏她们母女尊严得人。你为刀俎,我为鱼肉得日子再也不会有了,我戚流年在此立誓,那些伤害过母亲,赵雅煊,还有自己得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爸爸,姐姐,哥哥,还有那个将刀刺进我身体将我得血放干得男人慕子成。你们都好好得给我等着,我戚流年再也不会辜负上天得美意了。不整死你们岂不是辜负了阎王爷?

  车停了,刘锦鸿扶着戚流年走下车。这是一个独立得院落。他们得脚步声和说话声惊醒了院子里得狗,狗狂吠起来。

  刘锦鸿吓得搂紧了戚流年,戚流年拍了拍母亲得手以示安慰。

  刘锦鸿诧异了一下,看了看自己得女儿,一向害怕狗得女儿竟然这样镇定得安慰着自己,看来孩子真是长大了,知道疼妈妈了。

  “老李,老李,我是王大成啊。开开门……”

  老王话音还没落,里面得门开了,走出来一个身形消瘦但是步伐健硕得中老年男人。说他是中老年是因为听老王说年龄已经有六十多岁了。可是看这样子也就四十几岁,所以在戚流年得心中这个老李也顶多算是个中老年。

  老李一看就是个好客的,将大家让进院子里。喝退了那只一直汪汪直叫得狗。最后眼睛落在了刘锦鸿怀抱中得戚流年得身上。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戚流年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赵雅煊,赵雅煊对戚流年点点头。

  戚流年恭敬得回答:“我叫戚流年。”

  老李不说话,拿出了几个铜板交给戚流年:“把这几个铜板扔到桌子上。”

第三章 都不要动

戚流年没有说话,默默的将手中的几个铜板哗啦一声扔到了那已经用的发旧的红木桌子上。老李得神情突变,因为所有的人都看见了落在桌子上得七个铜板居然排列成了梅花装。位置丝毫不差。

  老李激动得抓住戚流年得胳膊急切得问道:“你的生辰八字?”

  戚流年被老李抓的愣住了,但是让她更加震惊得事情发生了,居然在老李得身后站着一个男孩子。脸是惨白得,嘴唇是红红得,正在对着自己微笑。可是眼睛里却含着,泪光。

  刘锦鸿看见女儿被老李吓得呆住了忙迎上去,从老李得手中将戚流年”解救”出来。

  “李先生,小女得生辰是三月初三凌晨三点整出生得。”

  三月初三,三点整……老李的额头不由得冒出了细密得汗珠来。有些手脚无措。

  戚流年则是一直看着那个男孩子,男孩好像也发觉了戚流年在看着自己,竟然慢慢得走向戚流年。

  伸出手想要摸戚流年得手,戚流年看见那只惨白得手靠近自己得时候有一阵凉飕飕得风吹来。

  戚流年感觉自己身子僵硬,呼吸困难,眼睛死死得盯着男孩,无论多用力都无法将视线移开。想要叫妈妈来解救自己也喊不出声音来。

  只能眼睁睁得看着男孩将一个通体红色得玉镯套在自己得手腕上,然后他居然……居然挖下了自己得眼睛按在了戚流年得眼睛里。

  刘锦鸿第一个发现了女儿得异常,叫着去搂抱戚流年。老李手疾眼快将刘锦鸿拉住直接扔进了赵雅煊得怀里喝到:“都不要动。”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戚流年开始恢复了正常得行动,呼吸,但是已经脸色煞白,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

  刘锦鸿挣脱了赵雅煊得怀抱,跑到戚流年得面前。抓住女儿的手,眼泪不停得流下来:“流年,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

  “啊——流年,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刘锦鸿话没说完已经倒在地上晕过去了。

  老李搬过戚流年得头,看了一眼。好像早有预感得说了句:“果然是你,他留在我这里不肯走就是要等着你来。”

  老王和赵雅煊互相搀扶着,壮着胆子看了看戚流年:“啊——这,这,怎么会这样?”两个大男人,尤其是老王一个挖人坟墓得主也吓得没了胆子。

  他们分明看见戚流年得眼睛没有了黑眼珠,也没有了白眼仁,而是变成了血红色。红的好像只要她一眨眼血就会从眼睛里滴出来一样。

  戚流年低下头看看那个男孩子套在自己手腕上得玉镯不见了,只留下一个跟眼睛一样颜色得印记。

  老李拉起戚流年得手,一阵刺骨得寒冷钻进心里。随即松开了戚流年:“你跟我来。”戚流年单手撑地支撑着站起来,感觉自己很虚弱。

  来到这个木质房子得厅里,装修得极为古朴。老李让戚流年坐下。

  “刚刚你看到得那个男孩,你是他留在这个世间得替身,也就是他得接班人。”说着拿过来一个铜镜,戚流年看见了自己得眼睛。长大了嘴巴,想要叫却没有叫出声音来。这几天遇到得离奇事件太多了,她已经可以承受现在的样子了。

  老李继续说道:“你现在这双眼睛不仅可以看见活人还可以看见死人……”

  死人?也就是说自己可以看见鬼?

  “不仅仅可以看见死人还可以透视,也就是说可以看见人,或者物体的本质。你手上的红色印记,代表着你的生命。如果颜色完全消失就证明……”

  “就证明我已经死了?”戚流年接着问道。

  老李点了点头:“但是即便是你死了,魂魄也会游荡人间,必须找到三月初三凌晨三点出生得人将眼睛和玉镯交给他你才可以去转世投胎。

  怪不得刚刚那个男孩子看着自己得时候又笑又流泪,原来他终于可以解脱了。那泪水也许是悲叹自己从今天开始走上了同他一样得人生吧。亦或者是对这人世间得不舍。

  老李从一个金丝楠木得箱子里拿出了一个戒指。戒指是蓝色的,晶莹剔透,看上去价值不菲,递给戚流年:“把它戴在你红色手腕的中指上,你得眼睛可以恢复正常得颜色。”

  果然,戒指戴在手指上之后眼睛的颜色立刻恢复成了正常……

  老李坐在宽大的官帽椅上,喝了一口茶水语气缓慢但是字字句句都重重的敲打在戚流年的身上:“孩子,你的使命便从今天开始。遇到冤魂你要替他们完成心愿,超度他们转世投胎。但是切记不可以违背人间道义。不能违背法律。不能伤人性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老李的徒弟。”

  戚流年看着老李,这个人很奇怪,自从自己看见他的第一眼就感觉这个人能够给自己一种莫名的力量。这力量充满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戚流年确认自己信任这个人。走到老李的面前,双膝跪地,目光坚定:“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老李微笑着,将戚流年扶起来。

  “师傅,能不能多跟我说说关于那个男孩子的事情。”戚流年很想知道给了自己眼睛的男孩子的故事。也许自己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得以重生。

  老李依旧微笑:“慢慢的你会知道的,这要靠你自己。”

  戚流年懵懂的点了点头,屋外,刘锦鸿焦急的转来转去。看见女儿完好无损的走出来忙扑过去左看右看女儿那双血红的眼睛,亲生的就是亲生的。刘锦鸿相信如果换另外的人。包括赵雅煊在内她都没有勇气再看一遍。

  可是戚流年皓齿明眸,并没有什么不同。刘锦鸿有些怀疑是自己刚才太紧张看错了而已。

  “妈,你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刘锦鸿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事,没事,刚刚看你有些不舒服还以为……”

  “妈,我已经……”戚流年还没有说完李先生继续说道:“老夫与流年有缘,以后有事尽管来找老夫好了。”

第四章 身后的影子

跟老李告别之后,戚流年满心的忐忑坐上了回家的车子。

  母亲,赵叔叔和老王一路上对戚流年嘘寒问暖。前世自从母亲死了之后戚流年就再也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

  看着母亲慈爱的微笑戚流年暗暗发誓一定要查清楚母亲被害的真相,她不相信母亲会自杀。

  老李果然厉害,回来的第二天戚流年就已经完全康复了。赵雅煊乐呵呵的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这让戚流年名义上的奶奶很是生气。刘锦鸿进门多年一个孩子都没有生下来。倒是这个戚流年非但没有改姓赵,还三天两头的出事。

  最没出息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对她们母女嘘寒问暖。关怀备至:“锦鸿啊,不是我这个当妈的说你。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生一个姓赵的孩子啊?你这样怎么对得起雅轩对你这么好?”

  刘锦鸿陪着笑脸:“妈,我知道的,现在正在调理身体。您放心我一定给您生个孙子啊。”刘锦鸿陪着笑脸。

  戚流年看着老太太的身后有一个影子,那影子的手搭在老太太的肩膀上。老太太的眉宇之间黑气一丝丝的渗透出来。

  戚流年死死地盯着影子的眼睛,那影子好像发现了戚流年看得见自己消失在老太太的身体里。

  本来丰盛温馨的一顿饭,因为老太太的不满,和戚流年的心不在焉草草结束了。刘锦鸿帮着戚流年收拾好明天回学校的衣物交代女儿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早起就回房准备努力给赵雅煊生个孩子。

  戚流年坐在床边,满脑子都是老太太身后的影子和师傅说的话。毫无睡意,推开门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老太太的房门前面。

  那不就是那个影子吗?从老太太的房间走出来,不,应该是飘出来。影子一路飘到了刘锦鸿和赵雅煊的房间门口。一闪就没有了。

  戚流年想要敲门,想了想举起来的手还是放下了。这个时候其敲门说什么呢?说自己看到了鬼?进了他们的房间。谁会相信?

  戚流年坐在门口,想着这几天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真的可以看见鬼,而且自从见了那个男孩子之后居然对于鬼没有丝毫的恐惧。难道真的像师傅说的,这就是她的宿命吗?

  不知道想了多久,那个影子破门而出,这次她的手里又多了一个半透明的影子,看上去像是一个婴儿。但是这个婴儿的影子明显要淡了很多。

  戚流年站起来,影子也看见了戚流年。怔住了。

  “你是谁?为什么留在赵家不肯走?”戚流年压低声音问着,生怕惊动了其他人。

  影子没有理会戚流年向老太太的房间飘去。戚流年连忙跑上去,挡在了老太太的门前:“我不会让你继续留在这里害人的。伸出左手去抓,抓了个空。影子见戚流年抓不住自己就要硬闯进老太太的房间,戚流年换了右手去抓。这次抓住了——

  影子的半个身子已经进到门里面,硬生生的被戚流年拽了出来。就这样拎着影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影子紧张的看着戚流年,自己在赵家已经住了这么多年了。不是不认识戚流年,以前她看不见自己今天怎么忽然可以看见自己而且还能抓住自己。

  戚流年慢慢的摘下手指上师傅给她的戒指,眼睛慢慢的变成了血红色。那影子看到这双眼睛立刻跪下来,手里还抱着那个婴儿。瑟瑟发抖。

  “您就是引魂人?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吧。”影子说完嘤嘤哭泣起来。

  戚流年知道了自己的职业“引魂人”怪不得会忽然之间不害怕鬼了:“你为什么要留在奶奶的身体里?为什么要闯进我妈妈的房间?你抱着的婴儿时哪里来的?”

  婴儿?戚流年恍然大悟,这婴儿根本没有成型,所以只有魂魄没有肉身。母亲不是没有怀孕过而每次怀孕都是死胎。就是因为这个影子拿掉了孩子的魂魄。

  戚流年将影子扶起来,事实上摘掉戒指的戚流年看她已经不再是影子了。而是一个年轻的女人。脸色苍白,眼神空洞。

  “我是赵雅煊的第二个妻子,过门三年就死了。”女人说的很凄凉。

  “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为什么要害我妈妈的孩子?你不想投胎转世吗?”

  “我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留在这里就是想知道是谁害死了我,你奶奶,就是那个天天逼着你妈妈生孩子的人也用同样的方法逼迫我。我不是故意要害孩子的。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生不下来孩子的女人都要死。马上,马上你妈妈进门也快到三年了。在我之前的他的第一个妻子也是在进门三年的时候死掉的,我只想查明真相。你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害孩子的。”

  戚流年走进女人,伸出手抚摸着她怀抱中那个颜色淡淡的男婴的影子,如果出生,就是她的弟弟。

  “你把孩子的魂魄送回去,你的事情我会帮你调查清楚。你不能在残害生命了。不然即便是投胎转世也不能做人了。为了你,也为了我妈妈让孩子平安出生,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

  女人将怀里的婴儿抱紧了一些,显然是不愿意的:“你妈妈以后还会有孩子的,马上,马上我就会知道真相的。”

  戚流年用血红的眼睛看着女人:“送回去,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每一年你们的忌日她都会上香烧纸。以求得你们得平安。既然你知道我是引魂人那么久要相信我,把孩子得魂魄送回去。”

  女人低下头若有所思,戚流年搀扶着女人,带上戒指让眼睛变回黑白分明。以免碰见活人吓到他们。

  来到刘锦鸿得门口,戚流年对女人点点头。女人抱着孩子魂魄走进去,一个人走出来。对戚流年微笑着。

  很显然她自己也很轻松……戚流年也用笑容回应着她……给她力量。

  戚流年决定想办法让女人不用寄居在活人的身体里。拿起苹果手机拨通了师傅的电话。

第五章 引魂人

老李没有想到戚流年居然这么快就进入引魂人的角色了。

  告诉戚流年不要着急,找一个槐树做的盒子,里面放上黑石灰,盒子放在月光可以照到的地方魂魄就可以住进去了。

  看着女人飘进盒子里,戚流年发现自己与鬼同住居然没有一点点的恐惧。反而觉得能够帮到他而内心踏实……

  “我明天要回学校去了,不过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查出真相的。也会想办法让你去投胎转世。”

  戚流年是被刘锦鸿叫醒的,伸着懒腰,睡得红扑扑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吃过早饭跟母亲告别,她知道母亲的苦日子就要熬到头了。很快就会有怀孕的消息了。她为母亲感到高兴。

  戚流年刚刚踏进寝室的门,杨阳就扑面而来,给了戚流年一个大大的熊抱“流年。你终于回来了。病都好了么?”

  看到杨阳现在的样子,戚流年心里升腾起一丝丝的不快乐。前世的今天那个跟她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慕家已经正式为他们的长子慕长风提亲。对象就是戚流年。戚流年坐在一边脸上发烫,所有人的目光都烧在她的脸上。戚靖颜看似满脸可惜,但是难以掩饰眼底的嘲笑……

  果然,戚流年无精打采的上完最后一节课。杨阳正拉着她去食堂吃晚饭。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现在半路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小姐,老爷让我来接您回家去。今天家里有事情要宣布。必须所有人都在场。”

  戚流年冷笑着,不就是给戚靖颜做替死鬼么?你们真的以为这一世我还会任由你们随意揉圆捏扁吗?

  杨阳横眉立目的看着西装男人,戚家对戚流年不好是尽人皆知的。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戚流年只是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女?同样姓戚又如何?还不是被被当做炮灰给戚靖颜挡煞挡灾?

  戚流年微笑着摸了摸杨阳的脸“好啦,别愁眉苦脸的。我很快就回来给你带你最喜欢吃的披萨。”

  直到看见杨阳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才钻到车里闭上眼睛。戚国海,戚靖颜,我来了……

  车直接驶进大门,开车的西装男人始终觉得今天的戚流年不对劲,以往每次知道要回到戚家总是很紧张,在车上也总是会问他很多麻烦的问题。

  什么爸爸找她什么事情?是不是自己又闯祸了之类。

  今天竟然如此安静,还能闭目养神,可是这个小姐在家里的地位连上等用人都不如,他还是直接下车,连车门都没有给戚流年打开一下。

  戚流年嘴唇微动,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自己推开车门,按照以前的惯例她会乖乖的站在门口等待戚国海的通传。

  今天的戚流年则是抬头挺胸,高耸干净的发髻盘在脑后,完美无缺的精致面容好像丝毫不会逊色于戚靖颜,特别是大长腿和小蛮腰。简直天上人间。

  对于那些异样的下人的眼神,一概屏蔽掉。直接走进客厅。两个哥哥和戚靖颜已经落座了,戚国海和白百合还没有到。

  戚流年直接坐在椅子上对戚靖颜身后站着的小樱吩咐道:“倒一杯茶给我,这一路上真是热啊。”

  小樱怔怔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反应。这个四小姐是怎么了?居然敢使唤三小姐的贴身丫头。

  戚靖颜也是回过头来看着戚流年,不过在听到戚国海和母亲的脚步声的时候立刻想通了:“小樱,四小姐的吩咐没听到吗?还傻站着。”

  小樱答“是”急匆匆的转身走了。白百合看见戚流年就像看见了那个爬上她老公床铺的女人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今天这个丫头是来给戚靖颜做替死鬼的,她知道轻重缓急。真的嫁给了那个患有严重抑郁症的慕长风。以后的日子有她受的。

  戚国海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戚靖颜旁边的戚流年,心中冷哼:今天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刚想训斥几句。

  管家引领着慕萧然和慕子城出现在戚家的客厅里。慕家是做珠宝的,戚家是做化妆品的。这两大家族可以说是Z城的两座风向标。也是z城的荣耀。联姻就成为了他们巩固地位拉高股票的最容易的手段。

  寒暄客套过后,慕萧然的眼睛在戚靖颜和戚流年之间转换不停,戚国海极力的说服自己说戚流年更加适合慕长风,本来心中有些不高兴觉得是戚家舍不得大女儿。不过经过权衡之后也觉得戚流年性格温顺确实对长风的病情有意。

  今天看到戚流年一改往日唯唯诺诺的形象,穿戴干净清爽,长得也是亭亭玉立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喜欢。而出身不好将来也比较好掌控。

  戚流年勾起嘴角,努力压制住自己心里的恨意,慕子城,前一世我是多么的喜欢你,爱慕你。可是你却利用我,一边与我耳鬓厮磨,一边又跟戚靖颜一起陷害我,最后还亲手杀了我。这一世,我戚流年一定不会放过你。

  所有人落座之后戚国海春风满面举起手中的红酒杯站起来走到客厅的中央:“今天是小女戚流年和慕家的大公子慕长风定亲的日子。”

  白百合第一个鼓掌表示祝贺:“流年啊,为了你的婚事我和你爸爸还有你慕伯伯都是煞费苦心啊。”

  戚靖颜也是笑颜盈盈,这也算是躲过了一劫:“妹妹,爸爸说了你一毕业就就会让你同慕公子完婚,到时候你就可以做慕家的大少奶奶身份是何等的尊贵啊。”

  戚流年有几分恶心的喝了一口小樱端来的茶水:“如果姐姐觉得大少奶奶的位置尊贵的话,我可以让给姐姐。”

  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睛不看任何人,可是这话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激起千层浪。

  戚靖颜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戚流年这个贱人以前自己说什么她连个屁都不敢放。今天居然顶嘴。

  戚流年环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是多么的震惊可笑。这样的地方简直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在她看来还不如跟那个魂魄在一起来的心里踏实。

神秘总裁冥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神秘总裁冥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从“灭绝师太”和“母老虎”看教化、教育和教养

    她们都是很好的人,积极负责,乐观主动,为人和善,大气又漂亮的好老师。但他们却被学生而且是好学生,那些预备考入五大名校的学生冠以这样的外号。初听之,我觉得甚是好笑,还在想这些尚处于懵懂之中的娃娃,会不会那天也给我取个类似于这样的外号。从他们的表现和眼神看,他们是喜欢我,敬畏我的。但我这样一个既胖又老的男人,能博得他们的青睐实数不易。中国人越来越看重教育,因为教育可以承载一个家庭甚至是家族的梦想和希望。我不知道他们想没想过,培养好了学生就可以报效国家,拯救民族。但他们会把眼光瞄准在名校里热专业,热专

  • 骨瓷之光:薄如纸、白如玉、明如镜、声如磬

    骨瓷(Bonechina)虽然英文名带有china,但是瓷器之意,与中国无关。骨瓷基本工艺是以动物的骨粉(用牛、羊、猪骨等以牛骨为佳)、粘土、长石和石英为基本原料,经过高温素烧和低温釉烧两次烧制而成的一种瓷器。骨瓷是世界上唯一由西方人发明的瓷种,这种瓷器在欧洲价值连城。更为神奇的是,这种瓷器可以做成灯具,有着比玻璃灯更加奇幻的效果。英国女设计师AngelaMellor,充分发挥骨瓷的透光性,用光与骨瓷共同创造了梦幻之美。骨瓷色泽呈天然骨粉独有的自然奶白色,光泽柔和,温润如玉,拿一只骨瓷杯或碗,放

  • 无限镜屋——艺术家 草间弥生 Yayoi Kusama

    草间弥生YayoiKusama,这位来自日本的波点女王,1929年在日本松本(Matsumoto)出生,其以超乎想象力的“斑点”系列设计和“无限镜屋”系列设计,享誉全球,展览所到之处无不呼风唤雨、引来数以几十万计的观众。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系列一直以来都保持着现代主义的印记——令人眩晕的有限与无限,空间视觉上神秘的延伸,自己与他人之界限的混淆,短短几分钟内仿佛坠入另一世界的错觉。“密集恐惧症”“精神病人”“圆点女王”“怪婆婆”,世界给她贴了无数个标签。但她不需要成为任何标签,也不需要成为任何人

  • 书法人——流连于翰墨之间

    王洪海,字鸿儒,号江鸟王,怡春堂主,生于1963年4月,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子、华佗、曹操故里,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人,系中共党员。1997年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受教从师于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徐本一先生。现任中国国家书协常务理事、当代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分院副院长。中国榜书家协会北京市通州分会秘书长、世界华人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亳州市青少年书法协会副主席、皖北书画院院长、老子书画院特聘顾问、香港卫视《名人堂》栏目签约书法名家。2017年曾被联合国华人国礼收藏鉴赏委员会、联合国文化产业联合会,被授予“

  • 美国艺术家Lee.Alban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食色:俄罗斯Yury.Nikolaev作品

  • 希特勒:我希望能以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如果艺术不被认可,那就掠夺

    “我是艺术家而非政治家,待波兰问题解决后,我希望能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度过余生。”——阿道夫·希特勒第二次世界大战,既是全人类的一场浩劫,也是法西斯国家掠夺受害国艺术品和财宝的饕餮盛宴。据德国人赔偿犹太人财产会议估算,德国纳粹“二战”期间从犹太人手中夺取共计65万件艺术品,其中10~20万件至今下落不明。这尚且只是纳粹掠夺的一部分。但以希特勒为首的德国纳粹政权为何对艺术品情有独钟?希特勒的艺术情结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出生在奥地利茵河畔的布劳瑙镇,艺术对他而言是个人生活的重要部分。少年时期,他

  • 英国Peter.Adams作品

    “IART派”反艺术鸡汤,无论有毒无毒。用图说话。

  •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作者:红娘子挑战30分学院/Fans寒冬朔雪,客至宾来。户外万物萧索,天寒地冻;屋内炉火微红,略有暖意。虽是寒冬,客栈里俨然是宾朋满座,座位中间一位青衫落拓的男子,依约有些书生气,左手拾袖微抬,好燃一炉旧年火、好温一壶新醅酒。只听他道:各位,且听我说一个故事。都说写梅诗中,林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句被誉为“千古咏梅绝唱”。然则,此梅却有另一说,有人到这梅乃是他隐逸山川后遇到的“梅妻”。林逋一生淡泊宁静,生无旁物。南宋灭亡后,后人在他的墓中发现,陪葬的竟然只有端砚和一支玉簪。端砚乃

  • 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圆满落幕

    声明:感谢作者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2018年1月14日上午,在江南小镇三楼李晓楠文学工坊欢声笑语一片,2018新春李晓楠文学工坊文友联欢会在此举行。来自宁河各阶层文友近40人欢聚一堂,载歌载舞满怀深情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文艺节目及自创的诗歌作品。联欢会上,李晓楠老师总结了文学创作工坊作者2017年文学创作的成绩(共发表纸媒200余篇,网络300余篇),展望了2018年文学创作未来,大家满怀激情,信心十足,制订了自己的创作计划,誓为宁河文化经济发展放歌。联欢会还邀请到了著名作家、编剧戴雁军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