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青春那些事 最新章节

2017/12/4 1:32:1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青春那些事

第一章 两次醉酒

我爸是个混混,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他都占全了。网站huijindi.com在我七岁那一年,我妈领我去公园玩了一遭,第二天她跟着一个有钱人私奔了。

那段时间,我爸天天喝的醉醺醺的,他本来就暴力,喝醉酒之后更是拿着我出气,还骂我是臭表子生的狗杂碎。

我妈有一个比她将近小十岁的姐妹,她叫江柔。也是见我可怜,她隔三差五的来我家一趟,给我带点好吃的,帮我洗一下衣服。

江柔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她是我妈的小闺蜜,我应该喊她姨的,但是她非得让我叫姐,她说这样能显得自己年轻。跟我爸不亲,柔姐对我好,我也喜欢缠着她。

可是正因为我喜欢缠着柔姐,却彻底的毁了她,也毁了我爸!

我记得特别的清楚,那天外面下大雨,我爸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推荐huijindi.com我自个一人在家害怕,想起了柔姐,我就用家里的座机给她打电话,让她来陪我。

柔姐对我好,很快就来到了我家,她陪我写作业的时候,我爸也回家了。看到我爸,我吓了一跳,他脚下不稳,一看又醉的不轻。

柔姐讨厌我爸,她拿起包就想要回家,我不想她走,因为我爸喝醉酒每次都会打我。柔姐看懂了我的意思,然后她跟我爸说,让我去她家里睡。

我爸喝的有点不省人事,呆呆的看着柔姐。我实在是害怕我爸,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跟在了柔姐后面。推荐huijindi.com

可就在开门的时候,我爸突然一把就抓住了柔姐的头发,然后把她拽到了沙发上。柔姐还牵着我的手,我也摔在了地上。

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爸把柔姐按在沙发上,正撕扯她的衣服。柔姐死命的挣扎,可是我爸凶狠,把她打的不轻。

“小强……你……你劝劝你爸!”柔姐把目光转向我,流着眼泪对我说。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站在原地,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实在是太害怕我爸了,他做什么事情我都不敢管。青春那些事 最新章节

柔姐看出指望不上我了,就苦苦哀求我爸,但是柔姐的话,我爸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喘着粗气把她的衣服给脱光了。

“你给我回里屋!”我爸一只手按着柔姐,另一只手指着我命令道。

“小强……你别走,你爸不能当着你的面把我……我求你了……”同时,柔姐祈求一般的对我喊道。

我爸的确不是东西,但是也许他不会当着我的面强迫柔姐。可是我不敢不听我爸的话,终究是黏黏歪歪的回到了房间,身后柔姐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回头看她,她的表情几乎绝望。

在房间里,我听到柔姐撕心裂肺的叫声,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甚至哭出了声音。当时我不懂我爸做的事情能够毁掉她一生,但是我也知道他是在伤害柔姐。青春那些事 最新章节

终于房间里的惨叫声停止了,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酒喝得太多,我爸居然躺在一旁睡着了,而柔姐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姐……你……你把衣服穿上吧!”我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对柔姐说道。

“小强,这是你和你爸商量的吧!”柔姐把目光转向我,冷冷的说道。

我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默默的流着眼泪。柔姐抱起自己的衣服,就要离开,我用身子阻拦,可她却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开,然后跑进了雨中。

柔姐走了之后,我心里难受,怕把我爸吵醒,我躲在房间里哭。网站huijindi.com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里传来谩骂声。

打开房门,我伸着脑袋往客厅里看。我爸和四五个警察打在了一起,有一个警察还被我爸捅了一刀,最终我爸还是被警察合伙给制服了。

“小强,给老子争气,你爸这辈子算完了!”

我爸被警察带走了,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小区里的人都知道了我爸的事情,但是我爸是小区里的祸害,他们拍手称好,连口饭都没人给我。我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想在家里找点东西吃,可是家里连块馒头都找不到。

到了中午的时候,柔姐居然拿着一份盒饭来到了我家,她满脸疲惫,看我的眼神冰冷。

“我欠你妈妈的人情,以后我养你!”柔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盒饭,不停的掉着眼泪。我不敢面对柔姐,但我明白,以后我不在无依无靠……

没过多久,我爸被判了刑。多罪并罚,我爸被判了十二年!我爸入狱,是因为柔姐报警,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恨过她,反而觉得自己解脱了。

我和我爸只有血缘,但并没有感情。

我不知道柔姐欠着我妈什么人情,她养我也只是因为我妈。柔姐对我也算不错,可是她对我的态度冷淡,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了。

我们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小县城,县城不大,柔姐被我爸强迫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尤其是她收养了我爸的儿子,更是被别人笑话,很多人在背后说她脑子有问题。

柔姐才二十刚刚出头,初中之后她就辍学了。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之前的男朋友抛弃了柔姐。而且没多久,柔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要,在一家小医院,她做了人流。

做人流的医院不正轨,手术失败,柔姐肚子里的孩子被打掉了,可同时她以后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

柔姐只有一个老母亲,单身了两年,柔姐忍受不了母亲的唠叨,找了一个比她大几岁有孩子的男人嫁了。柔姐嫁人的那段时间,我跟着她的母亲生活,柔姐母亲人好,从来都没有嫌弃我。

柔姐的婚姻并不幸福,结婚的第二年她就离婚了。她是苦命的人,离婚没多久,柔姐母亲出车祸去世,我哭的比她还凶,但她还是骂我是扫把星,说从认识我就没过好日子。

肇事司机陪了柔姐不少的钱,大约有十几万吧,用这笔钱,她做起了生意。没有什么头脑,又没有文化,几年下来,柔姐把这笔钱赔得一干二净,还借了不少的外债。

这天晚上,柔姐穿着一身特别暴漏的衣服出门。她这几天一直心事重重,而且和一个夜总会的领班走的特别近,我能猜出她要去做什么!

柔姐的事情我不敢管,可是我心里不是滋味。虽然她对我不冷不热,但是我早已当她是家人。没有睡觉,一晚上我都在等柔姐下班,两点多的时候,她总算回来了。

喝了不少的酒,柔姐走路晃晃悠悠,可能是小时候有了阴影,我特别讨厌别人喝醉。不过怕柔姐摔倒,我还是扶住了她。

“小强,我……我活的好累,好想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柔姐顺势把头歪在我肩膀上,喃喃着说着。

柔姐很少对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也许是酒喝得多了,她才说出了心里话。可是我却是一动,我想告诉她,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我来保护她!

扶着柔姐躺在了床上,可是她却睡着了。柔姐身上的衣服暴漏,可能是酒喝得多,她心里有些火烧火燎,下意识的用手撕扯自己的衣服,时不时还难受的发出声音。

我喘着粗气看着柔姐,嘴唇有些发干,身体都在打哆嗦,眼睛带着浴火盯着她的身体。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轻轻的俯下了身子……

第二章 她是柔姐

正值青春期,我根本忍受不了这种诱惑。而且和柔姐生活在一起十年多了,我早已分不清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特别是这两年,我开始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就是她替换下来的内衣,丝袜都会让我血液加快。

怕把柔姐吵醒,我双手撑在床上,身子离着她只有几公分。柔姐身上的香水味和吐出来的香气传到了我的鼻中,我已经没有了一点思考能力,哆哆嗦嗦的在柔姐的脸上亲了一口,身子也情不自禁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可能是太过于激动,又是夏天,柔姐穿的本来就少,而我只穿了一个大裤衩。身体某处刚碰触到柔姐的大腿,我浑身都软了。

身上没有了一点力气,但是我恢复了理智,来不及细想,我也没有观察柔姐是否醒来,慌慌张张的从她身上下来,然后急忙就退出了房间。

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随即我就开始担心,要是柔姐发现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走到柔姐卧室门口,刚才太过于紧张,门我没有关好,还留着一条缝隙。我不敢再进入她的房间,透过门缝偷偷的往里面看。

柔姐正躺在床上,她一只手拿着一根女士香烟,双眼痴痴的看着前方,好像在想着心事。我的脸一红,看来我刚才做的事情被她发现了,只是想不通她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当面指责我。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我换下脏兮兮的衣服就躺在了床上,但是我彻底失眠了,不知道以后该要怎么面对柔姐。

可能是我真的龌龊吧,我有些回味刚才和柔姐的近距离接触。她虽然已经三十有余,可是保养的好,穿的也时尚,和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也没什么两样。

我甚至臭不要脸的在想,要是柔姐愿意的话,我真想娶她。想到这里,我又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如果不是我的话,柔姐现在应该会很幸福吧。

还是怕面对柔姐,天刚刚亮,我就去学校了。时间挺早,我也没有坐公车,溜达着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在地摊上吃了点东西,等我到了学校,班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同学了。同桌也早到了,看到她,我心情好了不少,也停止了胡思乱想。

同桌叫韩雪,人长得漂亮,老多人都说她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也是有缘分,我俩从高一就是同桌,两年多的时间,我和韩雪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我是她的男闺蜜!

“许强,晚上花小新过生日,在今夜无眠请客,你陪我一起去吧!”我刚坐在座位上,韩雪就对我说。

我不由咧了咧嘴,花小新不是什么好鸟,他是学校的大祸害。平时见到他,我都是躲着走,生怕和他扯上什么关系。花小新喜欢韩雪,追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就连学校的老师都知道。不过我们都已经高三了,老师对这种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不去,你要是听我的话你也不去,真不知道你咋想的!”我撇了韩雪一眼,觉得她没什么脑子。

花小新家里开着一家小工厂,他自己也认识不少的社会人。花小新一直说要不是因为韩雪,他早就辍学了,他爸财大气粗,花小新上不上学他爸也不管,反而希望他回家帮忙做生意!

“哎呀,你不懂,花小新要不念了,过完这个生日,他就不来学校了!而且他答应我,以后也不会缠着我,我还怎么拒绝他啊?”韩雪撅着小嘴,咋咋呼呼的说道。

韩雪看不上花小新,也一直没有给他机会。男人了解男人,花小新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放弃韩雪,谁知道他肚子里在憋什么坏主意。

“随便你吧,要是被花小新占了便宜,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无奈的对韩雪说。她是一个特有注意的人,我劝她也不好使。

“强哥哥,求你了,晚上你陪我去嘛。我就怕他有坏心眼,有你在他肯定就不敢了!”韩雪摇晃着我的胳膊,撒着娇对我说。

“别晃了,我答应你!”我把韩雪的手甩开,故作不耐烦的说道。

韩雪虽然是一个女生,可她算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是罪犯的儿子,没有人瞧得起我,但是韩雪从来没有小看我。就算韩雪不求我,我也打算和她一起去给花小新过生日,我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只能当护花使者。

下午放学以后,花小新在我们教室门口等韩雪,得知我也要去给他过生日,花小新先是一愣,不过随即他搂住了我的肩膀,虚伪的说早就想和我交个朋友之类的。

花小新家里有钱,他出手也阔绰,请了不少的人。吃完烧烤以后,他又请我们去今夜无眠唱歌。

今夜无眠是我们县城最大的一家夜总会,一楼是歌舞表演和一些东北二人转,二楼是KTV ,里面有陪酒的公主和丽人,当然也有直接可以上床的小姐。听说三楼是富婆享乐的地方,从外地找了不少的少爷。

到了十点多,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今夜无眠,我向韩雪使了好几次眼色,意思是我们也可以走了。但是她喝大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许强,你先回去吧!”韩雪去厕所的功夫,花小新递给我一根烟,然后冷冷的说道。

“哦,我马上就走!”我的脸一红,花小新过生日可没有请我。

“许强,都是男人,我也不瞒你,今天晚上我想拿下韩雪。你要是老老实实的,以后就是我的兄弟,要是你敢多管闲事,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想了想,花小新贴在我耳边说。

花小新是聪明人,他明白我为什么给他过生日,怕我不走,他直接跟我摊牌了。我猜到了花小新可能会对韩雪不利,但是我想人多了,他就不敢做出格的事情。可是看花小新的意思,他今晚志在必得!

“老三,你让海叔安排几个妞,快点!”花小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对他身边的一个兄弟说道。

花小新没有瞧得上我,他随随便便威胁我两句,以为我就能乖乖的听他的话。我承认自己害怕花小新,惹上他我会有麻烦,可是韩雪是我唯一的朋友,就算挨揍我也得帮她。

韩雪也是玩嗨了,我们穷学生能来今夜无眠玩的机会不多。她从厕所里出来之后,拿起话筒继续唱歌。包间里只剩下了五个人,除了我和韩雪,其余人都是花小新的兄弟。

“韩雪,你还不回家吗?你妈不是告诉你,最晚十一点到家吗?”我实在是等不了了,拉了拉韩雪的衣袖。

我这话彻底得罪了花小新,能够想象出他有多生气。其实我也吓得够呛,我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生怕花小新在今夜无眠就动手打我。

“哦……那咱们走吧!”韩雪把歌曲暂停,冲着我嘿嘿一笑。

“雪儿,今天是我生日,你陪我到十二点不行吗?算我求你了!”花小新拦住韩雪,一脸深情的对韩雪说。

“哦,生日快乐,我陪你!”笑了笑,韩雪端起杯子,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我在心里一个劲的骂韩雪傻逼,可这也算是在意料之内,她习惯对每个人都好,不然我俩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这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十几个丽人,公主价格太高,花小新请不起。我往女人堆里一瞧,第二排有个女人低着头,但是我看到她头上的发卡,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她是柔姐……

第三章 在柔姐面前挨打

其实我早已经知道柔姐在夜场坐台,可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我还是接受不了。柔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想到她被人选来选去,看别人脸色,被男人占便宜,我心如刀绞,甚至眼睛都红了。

花小新一个叫老三的兄弟,晃晃悠悠的朝着柔姐走了过去。柔姐慢慢的抬起了头,她并没有看我,淡淡的看着老三。我心里明白,柔姐要强,虽然我堵上了她坐台,但是她依然不希望我说破。

“姐姐,你陪我呗,我就喜欢熟女!”老三的眼睛都直了,然后牵住了柔姐的手。

坐台女在被客人选台的时候没有人权,柔姐点了点头,便随着老三坐在了沙发上。而我只能假装不认识柔姐,但我一直用眼睛的余光瞅着她。

“许强,你是要回家啊,还是找个妞陪你玩玩?”花小新盯着我,淡淡的说道。

“小新哥,给我也找个妞呗,长这么大,我连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笑了笑,我对花小新说。

韩雪感情用事,要好好的给花小新过生日,她不走,我只能留下陪着她。而且柔姐也在,她已经认命在今夜无眠当丽人,可我撞上了,却从心底放心不下她。

花小新一阵哈哈大笑,但满是嘲笑,他以为我见到可以随便占便宜的妞,就挪不动脚了。我不可能跟他解释,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妞摆了摆手,她抿着嘴朝我走过来,坐在了我的一旁。

“小帅哥,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吗?别紧张,姐姐教你怎么玩!”陪我的丽人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在我耳边吹着热气。

坐在沙发上,我把她晾在了一边,她可能是觉得无聊,居然主动挑逗我。她摸我的大腿,我身子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可是随即我就把她的手推到了一边。

陪我的妞长得不算难看,如果我没有心事,可能也会占她的便宜,可是现在我没有一点心情。

花小新的兄弟搂着今夜无眠的丽人,想尽办法占坐台女的便宜。而花小新也把手放在了韩雪的腰上,韩雪眉头微皱,但是这个场合不适合她说什么。

花小新的确聪明,我想他已经计划许久。包间里除了韩雪,其她的女人都是今夜无眠的丽人,这种氛围下,花小新接近韩雪也容易了一些。

我的注意力并没有完全放在韩雪的身上,更多的是看着柔姐的一举一动。老三显然不是第一次来夜场玩,他可以说是老手!

老三一只手搂着柔姐,在她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另外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胸上,小心的揉搓着,柔姐有些恼火,可老三是客人,她只能轻轻的阻挡,但却不敢翻脸。

“老三,你……”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失去了理智,站起身,我用手指着老三!

‘啪’

几乎是同时,我的话还未等说完,韩雪突然一个耳光打在了花小新的脸上。他们两个才是今天的主角,老三看了我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花小新!

“许强,我们走,真是恶心!”韩雪拿起书包,没有等我,朝着包间门口走去。

心里明白,花小新估计是得寸进尺了。我看了一眼柔姐,她也正在看我,可能是觉得尴尬,她冲着我笑了笑!

是苦涩的笑。

我多么希望柔姐能够和我一同离开今夜无眠,但,我明白这根本不可能。既然韩雪要走,我也没有理由待在包间了。我已经想好,今天晚上等柔姐下班,我要和她好好谈谈,不管怎样,我都不允许她继续坐台!

大不了我辍学打工,挣钱帮柔姐还债!

“雪儿,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这一次!”花小新急忙站起身,挡在了门口。

虽然花小新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他真心喜欢韩雪这也是事实。我站在韩雪身后,没有说话,一来,我实在不想再去得罪花小新。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能够留下陪着柔姐。

花小新一个劲的道歉,不停的解释,求韩雪陪他过一个真正的生日。韩雪有些犹豫,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我却把头低下了,我想让她自己做决定。

韩雪可能是觉得花小新真诚,不想让他失望,点了点头再次答应了。我真觉得韩雪傻,不过也无所谓,她留在包间,那我也就能留下!

喝的酒多,花小新让老三去买了几瓶水,水买来之后,老三还殷勤的帮韩雪把瓶盖拧开,递在了她的手中。韩雪冲着老三嘿嘿一笑,说了声谢谢,一瓶水她就喝了一大半。

“姐,你陪我做一次呗?”坐在柔姐身边,老三贱兮兮的说道。

没有人唱歌,包间里挺安静,老三的话我听的真真的。妈的,我顿时就怒了,花小新这些兄弟,就老三最色,他的手就没有在柔姐身上拿下来。

今夜无眠的妞分三个档次,最贵的是公主,不过夜场对公主的要求也高,年龄要在十八岁到二十三岁之间。其次就是丽人,对于长相,年龄没有那么严格。但是不管是公主还是丽人,在夜场都不会轻易出台,花钱能够上的那才是真正的小姐。

柔姐是今夜无眠的丽人,她有些生气,还是和老三周旋着。可是老三来劲了,他没那么多钱玩今夜无眠的小姐,就可劲的占柔姐的便宜。

“老三,你给兄弟们再开一个包间!”这时我听到花小新喘着粗气对老三说道。

我的注意力一直在柔姐和老三身上,没有注意到花小新。回头一看,他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韩雪,太过于激动,花小新手都在哆嗦。

花小新胆子也是大,他现在想做什么,在场的人全部明白。我不由皱起了眉头,韩雪没心眼,怎么可以睡着啊。但是当我看到桌子上,韩雪那没有喝剩下的半瓶水,我顿时明白了,她这是被下药了!

老三拉着柔姐的手站起来,然后就要走出包间。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在考虑着怎么能够救下韩雪。

花小新虽然没有瞧得上我,但也觉得我是个阻碍,他只好暂时放下韩雪,冷冷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许强,我还是那句话,你别多管闲事,我当你是兄弟!”花小新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威胁对我说。

老三就是花小新养的一条狗,他见状松开柔姐的手,就嬉皮笑脸的过来拉我,我连想都没想,就把他的手甩开了。

韩雪是一个傻妞,没什么头脑,可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怕挨打,但为了她挨打值得!

“你到底什么意思?”皱着眉头,花小新冷冷的问道。

“小新哥,我想把她带走,可以吗?”笑着,我很是平静的对花小新说。

“许强啊,我是真给你脸了!”说着话,花小新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已经想到了花小新会动手打我,可我还是被他一脚踹在了地上,我忘记了,花小新以前在武校上过学。

花小新想把我一次打服,他没有任何犹豫,对着我的脑袋一阵猛踹。虽然我抱着头,但我能够感觉得到,我的鼻子已经被他踹出了血。

怕柔姐瞧不起我,我勉强扭头看了她一眼,她眼睛里对我满是关心。哎,真是丢人,居然当着柔姐的面挨打了。

“住手!”

这时柔姐大喊了一声,然后用力推了花小新一把……

第四章 下跪换来的机会

有些感动,也有些委屈。虽然柔姐对我一直不冷不热,可是这么多年了,不管什么场合,面对的是谁,只要有人欺负我,她都没有办法看下去。

“草泥马比,你不想干了?”花小新一只手指着柔姐,大声嚷嚷着骂道

在场的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想到柔姐会突然推开花小新。没有丝毫准备,花小新被柔姐推了个趔趄,还差点摔在地上。花小新是真的烦了,他就是动手打柔姐,这也不算奇怪。

“哥,你别生气啊,我怕你把他打坏,那就麻烦了!”柔姐不敢动怒,反而上前想去挽住花小新的胳膊。

花小新上下打量了打量柔姐,又看了看我,他觉得柔姐保护我有些奇怪,可他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花小新不想和坐台女有什么牵扯,用胳膊肘顶了柔姐一下,然后朝着我走了过来。

“许强,你滚不滚?韩雪是你妈啊,你这么保护她?”抓着我的头发,花小新咬牙切齿的对我说。

我心里跟明镜似的,别说花小新还有这么多兄弟了,就是他自己一人,我也打不过他。我留下来,只有挨打的份,想要保护韩雪,我有心,可是却做不到。

心里苦涩,我想要保护的人永远也保护不了!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受欺负吗?十一年前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

想到往事,我抬头看了柔姐一眼,她急忙对我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让我离开。我冲着她笑了笑,做出了决定!

“我已经错了一次,不会再错了!”抬头看着柔姐,我喃喃的说着。

十一年前,如果我没有逃避,也许就不会毁掉柔姐的一生。虽然韩雪和柔姐没有任何的牵连,可我面对同样的选择!

“什么?”没有听清楚我说什么,花小新问道。

“没什么,我要把韩雪带走!”把目光转向花小新,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花小新骂了我一句,然后一个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他这一巴掌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我一只耳朵嗡嗡作响,脑袋也有些反应迟钝。

懒得再亲手打我,花小新冲着老三他们摆了摆手。老三是花小新的狗,他鬼点子最多,他倒不急得动手打我,把打开的酒全部洒在了我的头上。

“姐姐,你撒泡尿呗,我让这小子尝尝,这家伙老装了!”嘿嘿一笑,老三对着柔姐说道。

柔姐说了一声好,然后慢慢的朝着我和老三走了过来。心里明白,柔姐肯定不会不管我的死活,可是我宁愿她不管我,我怕她会惹上麻烦!

如果我因为保护另外一个女人,而伤害了柔姐,那我以后还有脸面对她吗?

‘啪!’

没有任何犹豫,走到近前,柔姐一个耳光打在了老三的脸上。老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柔姐,可也就是在三秒之后,老三一脚踹在了柔姐的小腹之上。

“我草泥马!”

看到柔姐挨打,我是真急眼了。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开抓着我的两人,我没有丝毫犹豫,一拳就打在了老三的脸上。

“许强今天是想死,给我打死他!”

花小新说着话,从茶几上拿起一个酒瓶,然后就开在了我的脑袋上。他虽然还算是学校的学生,但是和社会青年没什么两样了,花小新和社会上的二流子混在一起,学会了打架下手要狠!

一个花小新我对付不了,更别说他们四五个人了。功夫不大,我再一次被他们踹到在地,柔姐也不在隐藏什么,她拿起一个酒瓶想要过来帮我,可是花小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一个耳光把柔姐抡在了地上!

“哈哈,你们两个原来有一腿啊?来,老子成全你们两个!”花小新嘿嘿一笑,就把我和柔姐推到了中间。

花小新贱兮兮的笑着,去撕扯柔姐的衣服。他的几个兄弟没有花小新的胆量,不过也没有袖手旁观,往下扒我的衣服。

我心如刀绞,大声的嘶喊着,可是花小新和社会人没什么两样,他的心真狠,真黑!眼看着柔姐的衣服就要被扒下来了,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花小新,你和韩雪的事情我不敢管了,你放了她吧!”我流着泪,祈求花小新。

如果让我在柔姐和韩雪之间做一个选择,我只能选择柔姐。看着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韩雪,我羞愧难当,以后我没有脸再见她了。

“哈哈,许强,你在逗我吗?你能管得了吗?我本来不想翻脸,既然翻脸了,我他妈还怕什么?”花小新像看傻逼似的看着我,他的手依然没有停止撕扯柔姐的衣服。

我后悔万分,花小新不是怕我,和社会人打得交道多了,他的身上多了一些江湖气息。他的确不随便欺负人,既然已经和我翻脸,花小新要让我彻底怕了他!

我不敢再和花小新对抗,只能哀求他,祈求他放过柔姐。可能也是随我爸,我从小到大很少求人,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但是为了柔姐,尊严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许强,是你自己活该,狗屁不是,还敢多管闲事!我也不难为你,你给我跪下,我就放了你!”想了想,花小新对我说。

是啊,我狗屁不是,还多管闲事,我的确是在自取其辱!下跪吗?好啊,只要他能放过柔姐,我愿意去做!

“小强,男儿膝下有黄金,下跪的事情姐来做!”柔姐把目光转向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还未等我做出任何反应,柔姐就跪在了地上。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攥成了拳头,我好恨,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其实我最恨的是我自己!我无法保护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带给她伤害!

我嘴里喃喃的说着不要,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大脑一片空白。看着柔姐跪在地上,我整个人都麻木了,而她看着我,冲着我笑着摇了摇头,她不想看到我落泪!

“草,你个贱女人,怎么什么事情都掺和!我是要许强给我下跪,和你有毛关系!”花小新没有觉得柔姐可怜,反而一脚踹在了她的脑袋上。

“啊……花小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你让我跪,我他妈跪还不行吗?”我哭着大声的喊着,然后双膝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我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只希望花小新能够放过柔姐。跪在地上,我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因为我救了柔姐!

“草,许强,你就是个傻逼,赶快给我滚蛋!”花小新撇了我一眼,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我彻底怕了花小新,从地上强撑着起来,朝着柔姐走了过去。韩雪我已经管不了了,我只想带着柔姐离开这个地方!

“许强,老子让你自己离开这里,你听不懂吗?这个女人,我要让弟兄们享受享受!”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花小新骂骂咧咧的说道。

脚下无力,我被花小新这一脚踹的踉跄的走了两步,然后摔在了柔姐的一旁。我抬头看她,可能是心疼我,柔姐也哭了。

“小强,你走吧,听我的话!”用手擦着我眼角的泪,柔姐平静的说道。

我能留下来做什么?只是被花小新羞辱罢了,我用下跪再次换的了一次机会,我应该珍惜的……

第五章 保护我的女人

我从心底瞧不起花小新,因为他没有瞧得起我。挨打我怕,可我并不会逃脱。如果她不放掉柔姐,我不会独自离开今夜无眠。

想问问花小新,他敢杀我吗?如果他不敢,只要我有一口气在,谁也别想欺负柔姐!

“小新哥,我就喜欢熟女,先让我玩玩呗?”这时老三盯着柔姐,色眯眯的说道。

站在一旁,没人注意我,花小新他们都以为我会离开。我连下跪这种事情都能做出来,他们觉得我没骨气。

花小新点了点头,老三不再犹豫,舔了舔有些发干的舌头,朝着柔姐走了过去。柔姐躺在地上,她用双手撑着地面,惊慌失措的往后退着,地上的碎玻璃渣扎在了她的手上,鲜血顿时就流了一地。

“老三,你今天得死!”

我强忍着愤怒,悄无声迹的朝着老三移动,离着他还有一米的距离,我大喊一声,然后从地上跳起来,用胳膊肘顶在了老三的后脑上。

两个人同时倒在了地上,我被打的浑身是伤,用尽全身的力气击打完老三,我便摔在了地上,想要再站起来,都没有了力气。而老三被我击中了后脑,他比我摔在地上要晚那么几秒钟,可是当他躺下之后,彻底的昏厥过去了。

“许强,我不敢弄死你,但是从你身上切下点东西,你说老子敢不敢?”看着躺在地上的老三,花小新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刀子。

“是男人就别墨迹!”冷笑着,我对花小新说。

害怕吗?的确害怕,看到花小新手中的刀子,我徘徊在求饶和反抗之间。其实我更想求饶,但是不知道话到嘴边,我反而说了激怒花小新的语言。

花小新低声骂了句草,就拿着刀子朝着我走了过来。他的身份是学生,可和社会人无疑,我一点也不怀疑,花小新会给我一刀。

花小新离着我也就剩下半米的距离,柔姐突然身子往前一纵,然后就抱住了花小新的腿。柔姐倒霉,她摔倒的地方全是碎玻璃,此时不只是手上扎上了碎玻璃,浑身扎的都是血。

天啊,我该怎么做,才能不让柔姐受一点委屈呢?我努力了,可是我做不到啊!

“求你了,放过小强,他还是个孩子,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哭着,死死抱着花小新的腿,柔姐为了我,没有顾及一点脸面。

其实我和花小新是同龄人,只是柔姐把我从小养大,在她的心底,我永远只是个孩子!

“求他干什么?我……我不怕死……”我泣不成声,咬着牙我想从地上站起来,可是花小新的小弟一脚踩在了我的脑袋上,我再也无力挣扎。

“草泥马,最讨厌你这种贱女人了!”心狠手辣,没有任何心软,花小新抬脚踹在了柔姐的脸上。挨了花小新一脚,柔姐的鼻子,嘴角都流出了血。

“啊……”

我大声嘶喊着,连骂花小新的话都组织不出来,只觉得心绞着痛 。我的愤怒没有让花小新感到害怕,他像看笑话似的看着我,然后笑呵呵的蹲下了身子。花小新不想在我身上耽误时间,他拿着刀子,朝着我的手砍了下来……

“草,你们这个包间真是热闹啊,外面围了不少人呢!”这时包间的门被打开了,走进一个穿戴整齐的中年人。

花小新手中的刀子,离着我的手不到一尺,见有人进来,他把刀子放进了兜里。我好像是虚脱一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发自本能的喘着粗气!

“海哥,你终于来了……”哭着,柔姐对海哥说道。

我擦干了眼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里明白,海哥是今夜无眠的人,花小新在这里闹事,就算他家里有钱,也少不了挨一顿打。

坐台女人情冷薄,刚才花小新打柔姐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管她的死活。不过这也怪不了她们,坐台的女孩大部分都是外地的,她们不敢多管闲事。见海哥走进包间,一旁的两个丽人才把柔姐搀扶起来。

我是一个男人,不想总是哭哭啼啼的。可是看到柔姐的惨样,我还是流下了眼泪,她身上的衣服几乎成了血红色,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好在扶着旁边的女孩,才不至于摔倒。

“我来了!”海哥嘿嘿一笑,然后他冷冷的对柔姐说:“可是又能怎么样?你一个小姐还敢领头闹事?”

说完这话,海哥抬脚踹在了柔姐的肚子上,他是成年人,力气比花小新大了不少。柔姐本来无力,自然摔在了地上,就连扶着她的两个丽人也跟着踉跄的退了两步。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直到柔姐落地,我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柔姐是今夜无眠的人,海哥按理说不该维护她吗?又怎么会突然动手?

“海叔,你怎么过来了,就是一些小比崽子,我自己就能办了!”从茶几上拿出烟,递给海哥一根,花小新笑道。

明白了,原来花小新和海哥是老相识。也就是我傻,其实我早该猜到了,今夜无眠是我们县城最大的夜场,后台强硬,要是花小新没有人罩,他又怎敢在今夜无眠如此的嚣张呢?

我和柔姐没有背景,在这个社会,这座城市里,是生活在最低端的人。有时我在想,难道像我这种人,连做个好人的资本都没有吗?

柔姐躺在地上,眉头微皱,眼睛紧闭,只能看到她胸脯上下的浮动。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为了我,柔姐已经尽力了。

“小比崽子,敢在今夜无眠闹事,我看你也真是活腻歪了!把他给我拖到四楼!”海哥撇了我两眼,冷笑着说道。

随海哥同来的还有两个保安,他们把我从地上拖起来,想要把我架到楼上。我已经心如死灰,明明不是我闹事,可是要得到惩罚的人却成了我。

“海……海哥,都是我的错……放过强强……”

柔姐并没有昏厥,她用手撑在地上,慢慢的想要站起来,可是手刚离开地面,她就再一次摔倒在地。一旁的一个丽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是她心好,把柔姐扶了起来。

“呵呵,我就喜欢你这种倔强的女人,跟着我来楼上吧!”淡淡的笑了笑,海哥无所谓的对柔姐说。

青春那些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青春那些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佳人有约第十三章上还是不上?吃饭的时候,大家聊得还算开心。而且我看王珍英跟张斌的相互喂食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在谈对象。说实话,我真挺恶心王珍英的,也不知道张斌看中她啥?跟这种女孩子谈恋爱,走在学校里都会被人笑话。吃的差不多了,大家还没尽兴,张斌就提倡喝酒,拿了十几瓶过来以后,一边喝就一边开始吹牛b,说自己在学校跟人打架,还跟校外的混混比划过刀,讲的可吓唬人了,我听的都有点害怕。表姐好像不太喜欢听这种事,一

  • 懂你,是世界上最温情的语言

    懂,比爱更重要。爱,不一定懂。可懂你的人,不需多说,只一个微笑一声问候,便能让人踏实心安。所谓“懂你”的人,并不是指对你的信息了如指掌,而是当你强颜欢笑时,只有他给你温暖的安慰与鼓励;当你难受皱眉时,只有他及时的为你递来温热的客家娘酒,缓解你的不适。-01-徐志摩说: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样深刻。短的话语,却包含了万千。因为对你爱的深切,所以想了解你的所有,懂你的欢乐与忧愁;因为珍惜你们的感情,所以想成为你的铠甲,为你挡风遮雨。懂你那些说不出口的痛楚,更懂得给你女人都需要的客家娘酒。客家娘酒对女人具

  • 【今日话题】你想对最想念的人说什么?

    今天话题就快过年了,你最想对最想念的人说些什么?1May☜我好想我的爸爸。他不在了,以后只能梦里见了我真的好想他。2从前慢出差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好想他3李小小妈妈,你在老家过得好吗?4小女子听着听着歌,想哭了,好想你们!好久没见的姐妹们5CJW宝宝,有没听妈妈的话,还有一个月爸爸就回来陪你和妈妈了!6阿萍分手6个月了,你过得好吗?7Dick一个远嫁的女儿,😩想念妈妈亲手酿好的娘酒。请直接在这里留言

  • 【客家女孩养生学堂】坐月子为什么要喝娘酒?

    曾经有用户反馈,儿媳坐月子喝娘酒和吃酸姜的区别。三年抱俩,大孙子按本地习俗坐月子吃酸姜,哺乳期内奶水不足,导致后期大孙子体弱多病,后来小孙子出世后改变了坐月子的习惯,喝客家娘酒,现在小孙子健康活泼,人见人爱。她说,非常感谢客家女孩火炙娘酒!坐月子是女性一生中最注意养生的时候,古代传统医学认为,产妇在生孩子时气血大耗,阳液劳损,黄酒(娘酒也就是黄酒)配制的滋养品可以补血行气,促进血脉流通,调养周身气血,避免产后身体气血两虚,出现头晕、乏力、眼花、出虚汗及恶露不下或下之甚少等不适,同时,现代医学也证

  • 比江小白更扎心:娘酒是我想娘的根,一直长入我的心

    九岁那年,娘走了。娘走了,世界突然小了。我小心翼翼地活着,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没有人在乎我的境遇,不过奶奶对我很好。白露,秋分,寒露,霜降,可是有些人,有些爱,穿过浩瀚的岁月,横跨漫长的天人之路,从未断绝。记忆会忘却,可是心记得。娘,你在哪?都说有一种能够飞翔的无脚鸟,因为没有脚而无处停靠,不能歇息,只能一直不停地在空中飞。无脚鸟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死的时候。世界上有很多有钱有势的母亲,可我只要我娘这样的贫穷卑微就够了。世界上有很多伟大高尚的母亲,可我只要我娘这样的弱小平凡就够了

  • 不负时光不负己 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林语嫣 冷爵枭

    不负时光不负己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林语嫣冷爵枭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wu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ku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tong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pan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笑吗?”泪水瞬间滑落

  • 与线共舞

    人一辈子都在行走,连起来就是一条线!每个人的抛物线时高时低!有时,人生如一条抛物线,以抛物线的顶点为界,大致可以分为前后两个半弧。其前半弧是上升的,其后半弧会有下降的可能,人生抛物线的前半个弧上升的动力来自于抛物者的力度与强度。抛物者本身的能力,将决定其抛物线的高度和长度。科学实验结果表明,抛物线在其运行中所形成的曲线,是若干个瞬间组合而成的。有人用每秒25次的速度拍摄了跳跃的球所形成的抛物线轨迹,从中可以看到,正是一个个点的组合,才构成了曲线的完美。人生就像抛物线,人生的路不一样,抛物线的形状

  • 东坡区教体系统召开党组织书记党建述职评议会

    1月15日,2017年度东坡区教体系统党组织书记党建述职评议会议召开。区教体局领导班子成员、机关各股室负责人、各学校党支部书记参加会议。会上,局党委书记、局长杜贵林向大会作党建现场述职。他从“四个亲自”抓党建履职责、“四个制度”抓班子带队伍、“四个专项”抓党风强作风、“四个全面”抓基层夯基础四个方面报告了履行职责情况,查摆了“抓党建工作落实有差矩、抓干部队伍监管有差矩、抓基层组织建设有差矩、与教育工作融合有差矩”的问题,提出了“落实党建责任、抓实学习教育、抓班子带队伍、持续改进作风、落实党风廉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2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佳人有约第12章奇怪的黑衣少年钢铁的尖端戳向徐又佳的眼睛!冷硬的铁器闪过一抹寒光。千钧一发之极,一双手猛地拉过徐又佳的手!徐又佳被带的踉踉跄跄的冲出了门外,一个黑衣带着兜帽的少年拉着她一句话不说,用力的开始飞奔起来!黑暗,连绵的黑暗。眼前有一抹遥远的光线,有光的地方就是安全。他们在黑暗中狂奔!那是一双带点湿冷的手,还在微微的颤抖,但是却用力的拖住她,一刻不松弛的向前飞奔着!身后遥远的地方传来模糊的叫声,似乎有人追来了,

  • 落叶

    一场冬雨一场落叶秀,路上全是橙黄的叶,空中还有慢慢飞舞的,整个露面成了落叶的表演现场,一片片落叶轻轻的映在地上,象一朵朵花,大地变成了一幅画⋯今天早上谷阳路红绿灯路口,红绿灯不小心咋坏了,有8个交警2个㔹警共同指挥维护交通,场面之壮观,让人肃然起敬!看到这一幕,犹如寒冷的冬雨之晨,天边岀现了一轮红彤彤的太阳。静如氧气在我急促时能使呼吸畅通静如泉水在我干涸时能浇灌心田静如双臂在我孤单时拥抱我⋯我如赤子静如母亲拥抱了自己才能拥抱世界拥有了自己才能拥有世界上天把一切给了我那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