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帝国婚约:鬼王BOSS的甜妻 最新章节

2017/12/4 2:24:2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帝国婚约:鬼王BOSS的甜妻

第1章 老公是董事长

“噗!”

当简情把自己要嫁给德信集团新任董事长的消息,说出来时,简情的脸上,满脸都是饭粒。原文http://www.huijindi.com/

这饭粒是坐在简情对面的苏云喷过来的。

简情还来不及伸手把脸上的饭粒擦掉,她的耳边响起了苏云的震天吼。

“简情,你疯了,不要命了?”

苏云的这一震天吼,成功地把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简情和她的身上。

苏云没管那些聚集过来的目光,继续道:“你刚刚说你要嫁给……唔,唔!”

“苏云,你小声一点!”简情顾不上抹掉自己脸上的饭粒,急忙越过桌面捂住苏云的嘴。

她知道,如果不捂苏云的嘴,这姑娘后边的话会更大声的。

德信集团新董事长娶老婆,对于整个Z市来说,就是一场地震呀!要是让苏云大声说出来的话,她敢肯定,她今天别想走出这间餐厅了。

在苏云再三点头,保证自己不会再大声嚷嚷,简情才把自己的手从苏云的嘴上移开。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简情把手移到桌角抽了一张纸巾,把自己脸上的饭粒擦掉。

“简情!”虽然保证不再嚷嚷了,可是苏云还是不敢相信简情刚刚的话,她倾身上前,低头问道:“你真的要嫁给新董事长吗?”苏云真希望自己刚刚是听错了。

其实很巧合,简情和苏云也刚好是德信集团的员工。

简情点点头,再次给苏云肯定的答案。

“简情!”苏云摇头笑道,“你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但是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我没和你开玩笑,下个月就要住进云山了!”苏云把手上的纸巾放在桌上,在说这话时,脸上什么情绪也没有。

这大概就是她的命吧!既然反抗不了,那就接受吧!

“为什么……”苏云又激动了,声量又大了起来。来自huijindi.com

“你再那么大声,你是不是想我明天上头条!”简情瞪着眼打断苏云。

“对不起!”苏云顺了顺自己,然后把声音压小,继续道:“难道没听说吗,咱们新董事长,之前娶了八个太太,那些太太哪个不是在进门之后的一年内,不是疯了,就是失踪了,你想……”

苏云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变得更为神秘,且这神秘中透着一股浓烈恐怖之意,仿佛那位嗜血狂魔的董事长在这餐厅里一般。

她脸露惧色地扫了一眼四周,把声音低得更低,低到简情需要倾身上前才能听得到。

“传说,董事长不仅嗜血成Xing,还长得奇丑无比!”苏云说到这里,眼底里的惧色更是深了一层,她继续道,“我说呀,肯定不是奇丑,而是长相骇人至极,比传说中的魑魅魍魉长得还慎人。听说,之前的那些董事长夫人,就有一大半是被他的长相吓疯的。”

简情低着头没有回苏云的话,这些她都有听说过的。

在Z市的坊间就流传着,德信公司新董事长,不仅长得如鬼魅般恐怖,还是一个超级变态,他从二十岁开始,每年阴历的十五,就要喝二十三岁年轻女人的血。来自huijindi.com

所以德信集团新董事长前八任太太,个个都是二十三岁,且个个都是进陈家大门不超过一年,不是疯了,就是失踪了,没有哪任太太能在他的身边超过一年的,因为过了一年,那女子就不是二十三岁了。

更有传说,他根本就是不是一个人,而是……

今年,德信集团的董事长二十九岁。

她简情即将就是,那位董事长的第九个太太,然后很大可能,她很快就成为历史。

想到这里简情身体有些发抖,她不敢再想下去,既然改变了不现实,那她情愿不知道那些,现在没有回头路了,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看你这样子肯定也是听说了的,知道你还嫁?”苏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苏云最后干脆跑到简情这一边,跟她坐在一起,在她耳边低声道:“他可是一个变态的吸血狂魔呀!”

“那些传言可能是假的,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吸血狂魔!”简情一向不信这些。

而且,简情宁愿相信,那些传言都是讹传。

最坏,董事长顶多是一个心理有些变态的人罢了!

德信集团的新董事长在短短五年内,把德信的经营成一个国际超级企业,那样的人,怎么会是一个变态!

也许董事长只是一个在某些地方,有些缺陷的人。汇金地

一定是那样的。

简情暗暗点头,是讹传,一定是讹传。

现在她也能这样想,这样去麻痹自己。

“好!”苏云道:“就算那是讹传,都是假的,可是你那么年轻,才二十三岁,那么大好的年华,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干嘛要去嫁一个老头!”

“你怎么知道董事长是一个老头?不是才二十九岁吗?”简情这一次接苏云的话,倒是很快。

德信集团新董事长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脸,他对于外界来说是一个谜。

除了陈家人,外界没有知道,这个德信公司的新董事长是老是少,是高是矮,是美还是丑。

外人只知道,他是一个男人,更甚者,很多人相信,他根本不是人。来自http://www.huijindi.com/

“因为他是董事长呀?肯定不只二十九岁.”苏云不假思索地道。

“为什么?”

“众人皆知,董事长这种生物都是老头呀,你什么时候见董事长是年轻小伙的,都是五十岁以上的好不好,人家年轻都叫总裁!”苏云一脸的肯定。

这一次简情没有接苏云的话,苏云说的都是事实。

像德信这种传统型超级大集团,董事局那些董事都是老头,一般董事都是老头,那董事长更是了。

“不过!”苏云从刚刚的震惊冷静了下来,“你们家应该和陈家没有任何瓜葛,陈家为什么会突然看上你?”

第2章 z市的皇后

简情低下头,拿着汤勺,拌了一下汤盅里的汤水,才道,“我也不太清楚!”

她只记得那天,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六十岁上下的妇人,然后……然后她就成了那位董事长的第九任太太了。

“呀!”苏云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盯着简情,“你不会是为了你弟弟的医药费,然后答应嫁的吧!”

握草,如果是那样的话,也太狗血了吧!那些都是电视剧里演烂的桥断了!

简情抬头看了一眼苏云,叹了一口气,然后点点头。

晕菜呀!苏云翻了一个大白眼,道:“真的被我猜中了?”

简情再次点点头。

“靠!”苏云伸手拍拍了简情的脸,“大姐,你是小说看多了,还是韩剧看多了,你是不是觉得,你嫁进陈家以后,那董事长其实是个帅得无人能敌的美男子,然后他会爱你宠你上天?简情!”

苏云一边说一边摇头,“你好像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现实生活就是现实生活,小说里的那些都不会有的。你信不信,等你进了陈家,你一定后悔的!”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没有做梦!”相对于苏云的激动,简情显得平静多了。

“既然你知道,那你……”

“不然呢,我能怎么办?”简情的情绪突然有些激动,她打断苏云的话,“难道我就坐着看小轩死掉吗?你知道吗?就在半个月前,因为钱,我们被迫放弃给他治疗,小轩现在就是在等死的状态。”

“看着自己的亲人生命在自己的面前一点一点地消亡,而自己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看着,那种绝望又无助的感觉,你明白不了,现在只要有钱医治小轩的病,别说是陈家,就算是鬼窝我也会去!”

虽然继母她是不怎么喜欢。可是这些年,一直跟着她屁股后面转的小轩,她还是在乎的很。

简情这一大通话过后,苏云也沉默了,她确实是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否定简情的决定。

许久,苏云还是开腔了,因为实在是为简情感到痛心。

“唉!”苏云叹了一口气,满脸的痛心,“你说你这叫什么事呀,于文浩追了你那么年,人家虽不是富二代,但也算中产,可你一直都不答应人家,现在倒好,要嫁给这么一个……”

“苏云,别说了!”简情打断苏云,她知道于文浩对她很好,可是她对他总是缺了心跳的感觉,“既然没感觉,如果我接受人家的,那我岂不是欺骗吗?”

“可是,你现在这样就好吗?你不怕吗?”苏云道,“虽然董事长的那些传言有可能是假的,但是,有一点我是敢肯定的,董事长一定不是一般的正常人!不然……”

苏云说道这里,顿住了。

因为她实在是不忍心把事实说出来。

“不然,这种好事也轮不到我!”简情却很平静的接过苏云的话。

她只是z市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市民,她长得虽然算是好看,但也不是倾城倾国。

陈家呢?陈家人跺一下脚,整个z市都会有震感。

如此显赫的家庭,如此不可一世的人,娶她!

那里边一定有不为人知道的秘密,说没准,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简情!”苏云只得同情地看着简情,还能说什么呢,她又帮不上什么忙!

简情在脸上挤了一丝笑容,她挤兑苏云,“瞧你,要嫁进陈家的是我,又不是你,别一副娘没了的模样。”简情说着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膛,一副自信满满地样子,“安啦!小时候,我Nai给我算过命,我NaiNai说我命硬得很,还是当皇后的料!”

“噗!”苏云被简情的样子逗乐了,“你很快就董事长夫人了,你当然是皇后,z市的皇后!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苏云说完还给简情做了一个请安的动作。

“平身吧!”简情笑不拢嘴地道。

这个时候,或许只能这样笑才忘了心中那份悲凉。

第3章 第九位太太

跟苏云道别后,简情就往家里赶,今天轮到去医院守夜,她得先回家拿些东西。

刚出了电梯口,简情就愣了一下,她望着自家门口上,贴的黄色驱邪符愣神。

今天应该是阴历十四了吧,每个月从十四那天,家里的每个门口都会贴这种符。

简情是四阴女,就是出生的时候,是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女子。

这种至阴至纯的出生的女子,很难得,也比较容易招阴物缠身,尤其是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

所幸,简情有个半仙的NaiNai,自打出生起,她NaiNai就给她做了驱魔符,平常她一直在身上放一个。

而家里,每至初一十五在门口都贴上。

因此,简情都长到二十三岁了,她一次都没有见过那些阴物。

“情情呀,你跑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简情还没有按门铃,门就从里边打开了,冲着简情说这话的是她继母——李淑芬。

李淑芬看到简情,脸上的表情既着急,又关切。

当然,简情知道,这李淑芬这关切里面含着的假意。

如果不是她答应嫁入陈家,李淑芬又怎么对她有如此关切的表情呢。

“阿姨!”虽然李淑芬进门多年,但是简情一直都叫她阿姨,“是不是医院那边有什么事,你怎么那么着急?”

“情情!”这个时候,简爸简云峰也出现在门口边上。

简云峰的神情也很是着急。

只是他的着急和李淑芬的有些不同,在他的眉宇之间,露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爸爸!”简情走至简云峰的身前,抓着他的手,“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医院那边……”

“嗨,小轩那边好得很呢!”李淑芬满脸笑容,“情情,是你有好事,陈家那边等一下就过来接你了!”

“什么?不是说下个月吗?怎么是现在?”简情有些不相信地看向简云峰。

简云峰点头,然后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刚刚接到陈家的通知,那边让你今天就过去!”

得到简爸肯定的话语,简情的身体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本能地冲着简云峰道:“不要,我不去,不去,最少今天不去。”

最少过了明天再去。

虽然简情一直给自己洗脑,德信集团董事长吸血是讹传的。

可现在却在七月阴历十五前就来接她,那么匆忙,居然那么匆忙,不会是那位董事长那个老病又犯了吧!

她要是现在去了,那她是不是跟之前那八位太太一样,然后成为历史,成为历史上的第九位太太。

不要,她不要!

简情紧紧地扯着简云峰的衣服,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他。

“情情!”简云峰为难看着简情。

“情情呀!”李淑芬讨好地看着简情,“你看,小轩他现在都仁爱医院,得到了很好的医治,如果你……”李淑芬说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我知道了!”李淑芬眼里的虚情假意,简情岂是不懂。

只是小轩那个渴望的眼神,她一想着心里就直疼得几乎窒息。

“你们,请问这里是简情小姐的家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简情的家门口。

他的身后,跟着三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

第4章 少奶奶,我来接您回家

“爸爸!”简情本能地站到简云峰的身后。

“你们……”简云峰虽没见过这些人,但是他心里已经猜到七八分了。

这些人,八成是陈家派来的。

“是,是,这里是简情小姐的家!”李淑芬应得倒是很快,并把简云峰身后的简情,推到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人见到简情以后,先是深深鞠了一个躬。

“少NaiNai,您好!我来接您回家!”

“不要!”简情急忙摇头,她一边往后退,一边急急地道:“不要,我不要去,那里不是我的家!我不是什么少NaiNai!”

“少NaiNai。”中年男人随着简情的脚步,一步步逼近她,而他身后的大汉,也一并跟了上来。

“我不要去,爸爸,救我!”眼看着中年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简情大声对简云峰呼救。

“情情!”简云峰欲上前,人却被李淑芬紧紧地拉住。

“少NaiNai,时间紧迫,您快跟我回去吧!”中年男人一个跨步,就到了简情的身前,同时伸出手,要抓住简情。

“不!”简情用力地拂掉朝她伸过来的手,并仓促地往后退去。

“啊!”突然,她的脚底一滑,人便重重地摔落在地。

“少NaiNai!”

“情情!”

这是简情失去知觉前听到的声音。

当她再次醒过来时,眼前的一切就变了天。

从身下这张大的夸张,并且过份柔软的床榻,以及和床榻正对面巨大的落低窗,她就知道,这里不是她的家,而是……

在简情还来不及多想时,房间里就冲进了一妇人,妇人的身后还带着三个仆人。

又在简情还不及思考的时候,就被那三个仆人从床上抓了起来。

那些仆人拉扯着简情,进了一个比卧室的浴室里。

简情才知道,有钱人的浴室居然比卧室大,而且里边用来洗澡的不叫浴缸,而叫浴池。

那些女仆,扒简情身上的衣服,把她扔进水里,为她沐浴,完了,又给她穿衣服。

整个过程,简情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样,没有反抗,没有尖叫。

不是她接受现实,不是她不害怕,而是完全懵了。

过于突然,过于怪异,让她脑袋里的回路完全转不过来。

等到简情回过神来时,她人已经被扔进西二楼最里头的一间大房。

那些女仆几乎在扔下她的那一刻,就惊恐地逃出了房间。

房间里一片昏暗,虽未抬头看一眼,但这昏暗中却盈着一股浓浓的晦气。

这阴森的晦气,直让人冷汗涔涔,连呼吸都不敢。

仿佛只要你吸上一口气,就会惊醒了某种东西。

“喂,你们!”简情不敢细想,也不敢瞧一眼身处的房间,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追着那几个女仆的脚步往门外跑。

但!

“砰!”简情的手刚刚触碰到门边,眼前那扇厚而大的房门就关上了,并发出了一声重重的门板的撞击声。

简情惊骇,她抬手用力地拍着房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可是外边的人对于简情拍门和呼唤,丝毫没有回应。

倒是传来一阵对话。

第5章 让她滚

“庆庆姐,你说,这第九个少NaiNai,会不会像之前那八个少NaiNai一样……”

“嘘!你乱讲什么?不要命了!”

“你们在干什么?这里没你们事了,下去!”

最后那个声音,简情认得,是那天到她家来的妇人。

“夫人!夫人!”简情不知道那个妇人,是这家中什么人物,但是看记得她穿着讲究,以为是这个家的主人,“求你,求你放我出去!”

“吼!”简情还没有等到门外的人回应她,与自己只有三四米的帷幕后边,传来了一声,如鬼魅般吼声。

伴随着那声吼叫声,那帐巨大有帷幕激烈地摇摆着。

让人觉得,就在下一秒,从那帷幕会蹦出,一个可怕的鬼魅或者是怪物。

把刚刚被丢在屋内的简情,一口就香掉。

“不要!”简情的用后背,背紧紧地贴着,身后的檀木门板。

强烈的恐怖感,让她几乎站不稳,一股股的冷汗,从她身体里的各个细胞里涌出来。

所幸,求生的欲望大于恐怖,她一边盯着前面摇晃的越来越剧烈帷幕。

一双手急促地反拍着身后的门,“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在得知自己要嫁给集团董事长时,简情心理做了各种各样的准备。

她甚至都想过,董事长是一个生理和心理有些扭曲的人。

但是现在,事实却比她想象要恐怖,一百倍,一千倍。

“放我出去,放我……”

“出去,给我滚出去!”简情的声音一下就被帷幕里边,发出的震吼声给盖住了。

“出!我出去!”简情急忙点头。

如得死刑犯得到了大赦一样,立即转身去拉房门。

门已被外边的人锁死,简情自然是拉不开。

“开门,快开门!”

“……”

门外没有声音回应简情。

“开门,他让我出去,开门!”

把房间里的东西搬出来,门外的人应该会开的。

“少爷!”简情的第二句刚落下,门外的人便着急地道,“少爷,她的……”

“吼!”又是一声怒吼,把门外的声音打断了。

外边的声音虽然断了,但是帷幕身后的某物,似乎是怒气未消,“让她滚,马上让她滚!”

那声响如闷雷一般,吓得简情急忙用手捂着耳朵。

眼前的情况,让她既害怕又有点懵。

似乎,她的到来,那个怒吼的主人并不知情。

不单止不知情,他好像很不喜欢自己的出现。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她是不是得救了。

万分惊惧的简情,脑子里恢复一丝理智。

“少爷!”门外的人,对于屋内的怒吼,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道:“少爷,你听我说,她的……”

“吼!”一道黑影从帷幕里嗖一下,一个全身上下裹着黑布的人,直达门边。

当那个全身裹着黑布的人,到达门边后。

“砰!”一声巨大的声音,从简情的耳边响起,震得她的耳膜一颤一颤的。

这是房门被强行拉开的声音。

这个声量,是简情二十三年来,听到过最为刺耳的声音。

但让简情没有想到的是,更为震耳的声量还有后头。

“让她滚!”

犹如一道炸雷,在简情头上炸开了一样。

耳膜不再是颤动,而是刺痛。

帝国婚约:鬼王BOSS的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帝国婚约 或 鬼王BOSS的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9章 对我做了冲动的事【9】

    原标题:小说《一世安然不负流觞》之第9章对我做了冲动的事【9】小说名:一世安然不负流觞第9章对我做了冲动的事傅言殇挑起一抹清冷的笑,“我了解她是我即将过门的妻子就够了。”“是吗?”沈寒不阴不阳地说:“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你傅言殇有洁癖,家里介绍的几个对象都是处女,难不成你竟会娶别人抛弃的破鞋?”我浑身一僵,下意识地望向傅言殇。他微微低着头,就连寡淡的表情都显得凌厉。明明是这样平静的傅言殇,却莫名让我心惊肉跳起来!沈寒似乎很满意羞辱我带来的快感,很快又继续说:“连秦歌的过去都不知道就娶她,傅言殇,你

  • 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9章 她死了,你自由了【9】

    原标题:小说《满心欢喜盼君来》之第9章她死了,你自由了【9】书名:满心欢喜盼君来第9章她死了,你自由了顾以勋走后没多久,纪晚就忍着满身的酸痛下了床,走到旁边的卫浴间里,用花洒对准自己的下身,冲洗了足足半个小时。她才不想给顾以勋生孩子!被算计着生下来,注定得不到关心和疼爱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只会遭遇无穷的痛苦!她这辈子已经过的无比的凄凉,绝对不能再让自己的孩子承受这种痛苦。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半个月后,被顾以勋关在顾家别墅里的纪晚还是被检查出有了身孕。得到消息,顾以勋第一时间赶了回来,与他一起回

  • 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9章 莫名焦躁【9】

    原标题:小说《情深不及白首》之第9章莫名焦躁【9】小说书名:情深不及白首第9章莫名焦躁慕战北直到叶清歌出院两天后才听特助说起她,这个女人还真是够狠的,自己的姐姐生病需要换肾。别人都是想方设法的要捐肾救命,她倒好,想方设法的推脱。真不知她的心是什么做的,怎么可以这样狠毒?想到她这些年来做过的恶毒事情,慕战北就气得没有脾气了,他没有掐死叶清歌这个恶毒女人对她已经是够仁慈了。下午的时候他回别墅娶东西,推开门,一室冷清,那个女人竟然不在别墅里。叶清歌在这江城是没有地方可去的,毕竟当年发生那样不要脸的事情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八章 罪孽深重【9】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八章罪孽深重【9】小说名:永远再见,慕先生第八章罪孽深重慕冷霆愣住了,俊颜霎时间阴沉。沐欣宇不可置信,他冲向前,想也没想,一拳挥向慕冷霆,“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慕冷霆没有还手。“不要。”见沐欣宇还要动手,我用尽全力拉住他,“欣宇不要。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沐欣宇怒火中烧,“不可能,你那样善良。一定是他!”说罢,他又上前挥拳,怒吼“慕冷霆!我从不与你争!权利都是你的,你到底想怎样!”慕冷霆始终不还手。我死命拽着沐欣宇,大喊,“不是,是我勾引他的,我给他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9章 我嫌你脏【9】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9章我嫌你脏【9】小说名称:悬崖上的爱情第9章我嫌你脏可是后面却只是个后院,院子里停了一辆车。我按照荆棘先生的吩咐打开盒子,里面是车钥匙和一张卡。“卡里是二十万块钱,钱会按照银行利息算,每个月慕小姐需要支付本金和利息。”我有些沉默。和夏洛宸还没离婚,我分不到一分钱,而这几年我在家里当家庭主妇,没有任何收入。我迫切的需要钱,还要支付父亲昂贵的医药费。荆棘先生的做法虽然强势,可是正是我目前需要的,而且他没有施舍给我,反而用这种方式保全了我的尊严。我很感谢他。他没有趁火

  • 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八章 三朝要回门【8】

    原标题:小说《花间俏医女》之第八章三朝要回门【8】小说:花间俏医女第八章三朝要回门周氏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伸手指着林谷雨的脸。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谷雨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粗喘着气,过了好一会,周氏才想到要骂什么,“你娘怎么教你的,难道嫁了人之后就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婆婆,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小崽子!”“原来婆婆的娘是这样教婆婆的,媳妇受教了。”林谷雨平静的看着周氏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心中满满的都是不悦。如果说周氏非要给他快要死的儿子娶媳妇冲喜的话,林谷雨可以接受,毕竟哪有母亲不疼爱自己儿子的。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 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房间里果真有女人!“旭,你果真把她的孩子做了?”。女人兴奋的声音与我在窃听器里听到的那个放浪的女声是一个人。这声音我觉得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是,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何旭的语气很温柔,很讨好,同先前拿掉我孩子时与我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又来了。我觉得自己真是又蠢又失败,明明在书房里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还是宁愿自欺欺人。可我又实在觉得荒唐,到底是她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 一个人等死【8】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一个人等死【8】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8章一个人等死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的血已经干了,血痂糊在脸上感觉很不舒服。我下意识的挠了挠,碰触到额头上的伤口,一阵刺痛传来,疼的我差点再度晕过去。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拿了十万支票的张兰此刻早已不知所踪。我去了她的房间,发现她把衣柜和桌上的东西都带走了,只留下一些乱七八糟的没用的东西,狼狈的躺在地板上。我看着这一切,不由冷笑出声。十万块,张兰就连夜跑了,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等死。看着这一幕,我突然很想哭,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 你没得选【8】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你没得选【8】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八章你没得选萧楠夜脸色铁青看着她,完美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意,“用自己来交/换,我看你这交易做的挺熟练的吗!”没有错过他眼底的厌恶,他打心底里瞧不起她,他,不愿意出手救她。苏沫害怕极了,见他要起身,连忙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冰冷的唇印上他的,含泪的眼一刻不敢松懈的看着他。求你,救救我!被吻住的那一瞬,萧楠夜并非没有反应,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更加烦躁。感受到那具身体在自己怀里颤抖,手按在他肩上,却始终没办法将她推开。身体失重,苏沫吓得尖叫一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小说名称: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第二更了哦,求红票票,求评论求收藏!)听到‘欧以轩’三个字,夏凝傻了眼!易大军长想干什么?!“欧主编,我是易云睿,给电话你是帮小凝请几天假……”易云睿顿了顿:“小凝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多谢关心。”易云睿话毕,未等那头说话,果断的挂了电话。夏凝目瞪口呆,易大军长亲自帮她请假?!慢着,易云睿说的是请几天假……那么这几天……夏凝脸上一红!回到雅思山庄,易云睿换下一身正规军服,穿上了军绿色的休闲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