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食香满园:厨娘巧种田 最新章节

2017/12/4 2:43:52 来源:网络 []

小说:食香满园:厨娘巧种田

第一章 绝望的重生

土墙筑成一人半高的围墙,墙头上长满了荆棘。网站huijindi.com因为已近九月节气,荆棘叶片泛黄,只有棘刺耀眼。

朱家的院子,与村子里众多的院子一样,都是泥巴屋子泥巴院。唯有差别的是,朱家的正房有五间,侧屋有两间,再加上两边锁匙头,虽然只是间泥巴屋,比起一般的人家来,倒宽敞了许多。

初眼一看,就会知道这应该是个比较富实的人家。

可院内一棵老梨下,太阳透过梨叶映在两个孩子的脸上,大约五六岁年纪,长得一模一样。两个孩子虽然长得不错,可脸色腊黄、衣杉陈旧、满身泥土,唯一能让人看得出的是两双眼睛还算清亮有神。不管别人怎么说,亲眼看到这两个孩子的样子,也不会说这朱家是个富裕人家。原文huijindi.com

院中的两个孩子,穿着那蓝色早已不见只余下灰白色衣杉的是哥哥朱成杰。他坐在树下不停的玩手中的泥巴,一会把它们捏成园的,一会又搓成长条。

补满补丁的花上衣让朱成敏看起来就象一个小叫化子,她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哥哥手中的泥巴,双手托着下巴问:“哥哥,我们要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我们不叫她娘不就成了?”明明是个还只有六岁的孩子,朱成杰仿佛像个大人似的随意而答。

哥哥说以后不能叫三婶做娘,可四婶又说三婶以后就是他们的娘。朱成敏巴嗒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门内发起了呆…虽然她真的很不想让三婶当娘,但是三婶死了她不就没有帮她梳头洗衣服了么?

想起NaiNai与小姑姑的话,如果不让你们三婶当娘,以后自己的活自己做。没有帮你们洗衣服、洗澡、梳辫子,你们自己看着办好了。

虽然她还不会洗衣服梳辫子,可是这些她都可以学。汇金地要是三婶变成了娘,跟虎子的后娘一样,那她与哥哥不就天天要挨打了么?

现在三婶却撞墙了,难道是因为她与哥哥说过,他们不喜欢她当娘么?小丫头的心中非常纠结。

“那要是她生气了,以后不管我们了怎么?”比哥哥小了一刻钟,朱成敏就完全成了小妹妹,先前他们跟三婶说过,不要她当娘,可是三婶真的生气了,会不会以后都不理他们了呢?

“那就叫NaiNai打她!她怕NaiNai。”还是那少年老成的话,一看朱成杰就是个少年老成的孩子,虽然也才六岁、皮得要命,可是在妹妹面前,他就算只大一刻钟,那他也得是哥哥样!

叫NaiNai打三婶,朱成敏身上抖了抖,NaiNai真的太狠了,比起虎子的后娘还要狠。以前自己犯了错,NaiNai打她时三婶会护着她。要是三婶真的生气走了,那以后还会护着自己?

朱成敏越想越害怕,小时候自己爹爹常不在家,有时她和哥哥肚子饿了,就是偷只红薯让NaiNai发现了也要挨打的。现在爹爹在家,NaiNai还是常打他们。

“可是NaiNai更不喜欢我们,天天叫我们讨吃鬼,还骂我赔钱货。食香满园:厨娘巧种田 最新章节而且要是NaiNai把三婶她打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给我们做衣服扎头发了。”

小女孩的话一落,小男孩手中的泥巴掉落地上…

此时正屋左二间的屋内,朱正清怔怔的看着床上明明醒了却依然动也不动的女人,心头涩涩的。看着床上血淋一脸的女人,他的内心既有同情又有愤怒。他以为自己对这个女人是了解的,就算她没有嫁给他的想法,也只会认命。可是他也没有了到,为了不嫁给他,她竟然做到了如此地步。

她这一撞,撞去了自己的半条Xing命,也撞去了他的尊严。

伸出手半天,他还是没把手上的棉巾再次按在那血流满面的额头上。食香满园:厨娘巧种田 最新章节手就这么僵硬在空中举了无数次,举起半响,又慢慢落下。啧啧干涩的喉咙,想起半个时辰前那凶狠的眼光,他坐在那里左右为难。

床上的女人他认识了一年,虽然只是难得的打声招呼,可她对自己两个孩子那么关心,他不能不对她多看顾两眼。然而,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是太过的胆小懦弱,今天这一狠心往墙上撞,也被婆婆欺负得绝望了吧?才会有醒来后的第一眼似完全变了个人。

朱正清举着手苦笑着看着床上双目紧闭的人,他一直以为这个女子就算不会喜欢他,但也不会做出这种惊人的举动来。

以命想拼,以命抗婚,这得有多大的勇气?

都说狗急了要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原来老实人急了更狠,那就是自残。在生死场上呆过的人不会不明白,杀人需要勇气,可是**更需要勇气。汇金地

看来自己之于她,比死还可怕?这一切都是娘造的过,他以前对她仅仅是限于她老实善良对孩子好而感激,也从未有过打她的主意,而且…越想朱正清的脸越沉了…

顾明兰早在半个时辰前就醒来,死而复生的她在接收到原主顾明兰的一部份记忆后,心情复杂得无法形容。她没有别人重新获得生命的那种欣喜,心中只有恨老天的不公与和对未来生活的绝望。

一生的不顺意老天已经亏待她了,让她重生了,借的竟然是个这样的身份。这个身份比她前生又好到哪去?她恨恨的骂着老天:她哪辈子造过孽不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此时的她眼中没有惊喜只有恨,恨上一世,自己眼瞎竟为了一只豺狼违背那对唯一疼爱她长大的老人,最后还让两位老人落得个死无全尸。恨自己为了他忽略了最最疼爱的女儿,让年仅三岁的她走得匆匆,小小年纪再也看不到那个美丽的世界。

恨这一世的假男人、假书生朱家的败家子朱正福,表面道貌岸然,实则坏得流脓,让这老实的女人受尽了欺负。在众人面前一副谦谦君子模样,背后吃喝赌无一不精的坏东西。如果他对原主有一丝丝的夫妻之情,原主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唯一能傍命的三亩良田地契,被凶狠的婆婆朱老婆借口帮着管理收走,算得上丰厚的嫁妆几乎无一完好的东西存在。

原主是个可怜的孩子,原是为了给亲娘冲喜,被早定的男方退亲而嫁给这朱家唯一的“读书人”。大家还说这朱家太仗义,其实别人哪会知道,可原主也在嫁进来后才知道原因。朱家哪是心善,全是因为看中了她带来的三亩良田的嫁妆!

如今她已不是她,这样的家她要怎要才能过得下去?

第二章 母子的争论

原主的记忆让顾明兰恨得想杀人,因为她竟然如此软弱!让她这个前世大家一致认为的好人,都觉得她太懦弱了。

记忆中进门两年原主受尽了相公与婆婆妯娌的欺压,日子过得比小白菜还苦。特别是一年前那个短命的男人死了,原主以为可以回娘家过日子了,可哪知竟然被这个无良的婆婆暗算了!绝了她的回家之!

因为她在婆家无子,又是寡妇,可以回娘家择良人再嫁,不受规矩约束。可是,这算什么事?竟然被婆婆下药,强逼她嫁给当土匪回来的二儿子?这是个什么样的婆婆?太可恨了!

顾明兰收到原主的记忆后真的气得不行,觉得老天太残忍了。她本来的Xing子也不是个悍的,可是与这原主比起来,她就是一个十打十的悍妇了。

想想上天对她与她的不公平,经历两世的顾明兰要暴怒了!

睁眼就看到一个大黑脸的男人正要给她擦脸时,她凶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男人了?

男人?她的男人?一世已被男人害,捡来的一次生命她还敢要男人么?

她接受不了!

铺天而来的记忆让顾明兰知道,此生,就是不要眼前这个黑脸大个,她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难了!这个世界似乎女人的地位极其低下,甚至可以说女人在社会上是完全没有地位。

虽然记忆模样,可是有一种似乎是女人天生的感觉在她的心底涌起,这应该是原主的感觉。越是原主的感觉,让她越绝望,原主才是在这个时代长大的女人,那一些感觉是她骨子里被刻上的东西!

可她不是!她做不以那些,接受不了那些规矩。

想骂人,她发现出不出声音。只有眼泪,再次掉落发根,她是真的不想要活了!为什么她会有一个这样的前世再送给她这样的一个今生?老天收了我去吧,算是求你了!

但是老天在哪?老天又是哪个?没有谁会回答她。只有朱家婆婆那刻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清儿!你再坐下去,这床上要长菇了!是不是这床上长的蘑茹能饱肚子啊?你看看她,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要是死了,就舍了一席破席子给我卷了扔到后山去,反正屯长与族长也看到了,不是我们朱家要她死的,是她自己寻死的!要是死不了,你就快给我死去干活,否则我饿死你们一家四口去!”朱老婆子看到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顾明兰,脸越来越黑嘴里越说越狠。

“不要活了,不要活了~~”听到朱老婆子这么恶毒的话,顾明兰冲着屋顶叫了起来。

“娘,你能不能少说几句啊?我说要去请七叔过来看看,可是你非拦着,这真要出了人命,族里真不会说话?再怎么说她也是一条命,你再怎么不喜欢她,她也是我们朱家的媳妇!她真的要出了事,娘你说会怎样?”就算是亲娘,听到她说得这么狠,再看看这愿意死也不愿意留下的女子,朱正清脑子还是没有糊涂。

他知道朱家不能出人命,出了人命就要惹官司了。娘脑子不清醒,他不能不清醒,朱正清的眉头也拧得紧紧的非常不高兴的吼着朱老婆子。

“请你七叔过来?你想也不要想!死贱人,这么不听话,早死早超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打算,我就知道她是个狐魅子,你这才回来一年,我的儿子也才走了一年,她就把你给勾引上了。要不是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我早把她给卖了!”朱老婆子哪里会舍得银子给顾明兰请大夫,她巴不得顾明兰真死了。对于人命官司,她才不去想这么多。

她现在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只要这没用的女人一死,那么,那三亩地就成朱家的不说,这老二娶一个死一个,就是个克妻的…那他一辈子都分不了家…他分不了家,那他赚的银子,就全交给她管了…

想到这朱老婆子的眼神更凌厉了…

朱老婆子话音一落,男人脸上更黑了。虽然这是自己娘亲,可她这话说得也太让人心寒了。这是一条人命,总不会比不过那几百个大钱吧?不叫郎中就不叫郎中,还说这些零星话来做什么?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此时心里也是难受的么?

也管不了是不是亲娘,朱正清恼了:“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她什么时候勾引我了?我又哪里被她迷住了?她为什么会睡到我床上,你心里会没数?儿子又不是傻的,既然这么不喜欢她,为什么不让她回顾家去?我也没有跟你说要娶她,她也没有说非嫁我,这一切还不都是你Cao纵的?要是你实在不满意,把嫁妆还给她,我写和离书,一切不都结了!谁稀罕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女子!”

和离书?

这个蠢人竟敢动不动开口就说写和离书?

他这脑子是不是装的屎?如果允许这顾氏出朱家,那她还费尽心机的算计什么?

真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你以为我老太婆费尽心机把这个死女人送上你的床,就真正担心你没媳妇?哼…老娘我还不是看中了她那三亩良田!那可是值二十几两银子呢!你竟然说和离?朱老婆子顿时被儿子的话气得发抖,恨不得一棒子把他的脑袋给他砸开,看看他脑子里是不是堆的稻草!

“哎呀我的天啊,我这老婆子活这么长的命做什么啊?自己养大的儿子,竟然为了个贱人来责备我,这人都才抬上床,他就开始跟我老婆子闹了!我不活了,活得也没意思了!”从不敢违背自己命令的儿子,竟然开始顶撞自己了,还说与这顾氏和离?这还得了!深知朱老爹Xing子的朱老婆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哭起来。

朱正清看看那毫无脸色的女人,再看看这地上呼天喊地的女人,他心情更烦燥了!眼中的暴戾也更深了:一个是宁死也不愿意嫁给他的女人,一个是把那三亩看得比亲儿子还要重的女人,这算什么?他是不是回来错了?

第三章 坑爹的无常

亲娘的话深深的刺激着朱正清,回想起回来一年多,除了前面三四个月因为腿伤实在无法动弹。等腿好了些,他可是从不偷Jian耍Jian好吃懒做之人。他虽然不能下地干活,可是只要日子好天气不错,他总是利用那几年学来的手艺进行打猎。就算一时还赚不到那三亩良田,可是他也不稀罕一个女人的三亩良田啊!

可这亲娘,为了三亩田,竟然把儿子的幸福都暗算上去了!

朱正清心中越想越生气,从小父母就对他很严厉。但他也从未因为父母的严厉而难受过,毕竟他认为自己是父母真正意义上的长子,是父母想他长成一个撑得起家的人。当年为了送三弟上学,到了十七岁父母也没提起过他的亲事,要不是自己救了两个孩子的亲娘,他肯定也不可能娶得了媳妇进门的。

再后来土匪进村,为了爹娘、兄弟与媳妇,家中不愿出银子只能把自己给了土匪顶数,他也没有对父母失望过。因为他也认为,毕竟家中太穷不说,自己还有那已有身孕的媳妇。就算这媳妇是个哑巴,可她肚子里毕竟有自己的孩子,他也认了。

只是自己历尽千辛万苦回来了,爹娘没有多么喜欢不说,家中也没有因为他上交了银子而变得更亲切些,可为何总是做一些不征求他意见、不考虑他感受的事来?

朱正清不是个傻瓜,回来一年多他并不是没想过什么。只是这村子里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的,像他爹娘那么做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也觉得平常。只是这两天朱老婆子的行为,激怒了他一个男人的自尊心,爹娘不公平毕竟十个手指头有长短。可他们偏把一个宁愿死也不愿意嫁给他的女人硬塞给他,名义上却是为了他好,实质上是为了这女人的三亩良田,他的心翻滚起来…

此时的顾明兰自己还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穿越,哪里会顾得上这母子俩的表演。她的脑子里一直还停留在前世的恩怨今世的怨恨中。

这样的环境让她怎么活?前世她放弃治疗就是不想活,她要去阎王殿追她的女儿,可老天为什么偏偏再让她痛苦的活?带着一腔怨恨,她骂起了老天!这瞎眼的贼老天,他怎么也不看看这个家就让她跑来了?

这个家里不用别人说好不好,她已知道朱老婆子是个蛮不讲理的婆婆。一个家里当家的婆婆不好相与,又闭着眼睛也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有怨言,那以后的日子她怎么过?

一想到这个世界人Xing的薄凉,顾明兰想再撞一次墙算了!也许再一次就会真死了…

“顾氏,别多想,这是你的命,这才是你注定的命。你本是这个世界的人,因为投胎时出了差错让你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是让你回归本命。本不是你的错,阎王看在为难了你一回,他老人家对你有歉意。他承诺,你只要把这一生好好过下去,活到寿终正寝阳寿过尽。以后的生生世世,他保证你不会魂飞迫散,还会让你有机会与你的孩子团聚。否则,你知道的…”

什么?想死都不成?去你娘的死阎王!出了差错?有机会让她与她的女儿相聚?相聚个鬼啊,她都过了奈何桥了,她再去哪找女儿去?你糊弄谁啊?去你的死王八蛋!这个死鬼竟然还来威胁她?

当顾明兰的脑中突然传来这声音时,她眼睛突然像见鬼似的瞪着屋顶怒叫着:“浑蛋!是不是你搞的鬼把我送这来的?你浑蛋,你给我死出来!什么本该我的命?什么这是我注定的?你这大鬼话,我才不信你!你想叫我想活不易想死难成?我哪里得罪你了,是挖了你祖宗八代的坟,还是杀了你亲娘老子!浑蛋…”

“……”回答她的是一片死寂!

“给我滚出来!浑蛋,你给我滚出来!我要跟你拼了,我没得罪过你,你竟然如此调戏我!出来,滚出来…”

空荡荡的屋顶依旧寂静无声,安静得仿佛从来没有传出过什么声音一样。

“呜呜呜…我真的不要活了,我管不了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求求你收了我去吧,让我去追我的女儿!求你了~”发泄了半天,那个鬼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筋疲力尽一个劲儿不想活的顾明兰,由当初的愤怒转为了哀求,对着空空的屋顶开始舞动哭闹。

她嘴里叫着让她死,虽然死过一回,可心底里其实顾明兰真不敢**。

有人说活着需要勇气,其实不然,**更需要勇气。而且,她更怕无常鬼口中的那最后一句话,她要是**了,她是不是永生永世都见不着她的女儿了。

女儿永远是她心中的柔软存在,女儿永远是她心中的疼。母女连心,她可以不见到爷爷NaiNai,可她无法不去想女儿。

在她到那空灵的声音后,顾明兰的第一听反应就是愤怒,第二反应才知道愤怒没有作用,只能改用哀兵政策。

坐在一旁的朱正清突然见顾明兰突然瞪大双眼,眼珠都快要掉落,对着屋顶胡叫着。他突然害怕了:她这是怎么了?难道脑子撞了出问题?

看着顾明兰一直在胡言乱语,说出的话却让人一句也听不懂。此时像个疯子似的她,连朱正清也害怕了。他立即抓住顾明兰乱舞动的双手对朱老婆子吼着:“娘,别闹了,快去叫七叔。否则出事了,朱家是真的要吃官司了!”

普通百姓家真要出了人命,那可不是儿戏。这个世界不是法制时代,朱家也没有任何的大关系,要是一个好好的儿媳妇突然就这么死了,娘家就是再没人,也要告到官府去的。要是碰到个清官真能好好的查案,还主家一个清白,要是碰个贪官,没有百儿八十两的银子,那么就得获罪。这种事对农家来说,还是莫要出事的好。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听到儿子的厉叫,朱老婆子“咻”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见顾明兰这个样子,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老太婆也吓呆了!

她嘴唇吓得发抖:“她是不是中邪了?快快,去请个神婆来。”

第四章 想要与天斗

顾明兰因为挣扎致使额头上的血再次流了出来,原本干涸的棉巾立即被浸湿了,让她的模样更加狰狞。

见朱老婆子发可,朱正清一手按住不断挣扎的顾明兰,一手拿棉巾拼命按住那伤口急得声音更大了:“娘,你快啊!她这是伤得狠了才发怔的,什么中邪不中邪,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中邪?你别嚷嚷,这要传出去了,以后谁还敢进朱家的门?”

朱老婆子倒是被朱正清吼醒了,她见儿子竟然敢吼她,立即眼露凶光:“叫什么叫?她这是一定撞到鬼了!什么伤得厉害?我看你是糊涂了!你还不快放开她,小心鬼缠上你!快去拿火把来,把这只鬼给我烧了!”

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她逼成这样,朱正清真的没想到,这娘比自己这见过血的男人心还硬。又想想这要死要活的女人曾经对他算是有恩的,于是他咬咬牙把顾明兰压在床上吼着:“要是你真想死,我不拦你!要是你还有一点点想活的念头,你就给我停下!”

叫骂了半天,却一个鬼影子都没有见到,神情恍惚的顾明兰,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眼前那怒吼的男人,眼中没有一丝神采。想活的念头?她真的没有!可是她又清楚的知道,她想死都死不了了!

一滴泪水化成了灰…

听到屋内的吼叫,刚进门的朱老爹跟了进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大大小小的都在嚷嚷什么,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清儿,顾氏醒了没有?”

见到爹进来了,朱正清见顾明兰的情绪也安静了不少,但他也没有忽略她眼中的绝望。她这是真心不想活了么?嫁给自己就让她那么难过?

看着怀里的女人寻死寻活,朱正清本想撒手不管她随了她的意,可是一想到两个孩子舍不得她,他眼神又暗了起来。为了孩子他只得赶紧哀求:“爹,我看孩子她三婶是伤着脑子了,儿子求您了,去把七叔给我叫过来吧。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成杰与成敏要是知道顾氏真的出了事会难过的份上,求求爹帮我把七叔找来吧!”

儿子的声声哀求总算触动了朱老爹的心,他复杂的看了看儿子,轻轻的唉了口气。

这个儿媳妇虽然人老实了一点,也没有为自己的三儿子留下一点血脉,可是她在这个家里总算是个听话勤快的女子。老婆子强行让这三儿媳妇嫁给自己二儿子的心思他虽然并不赞成,但他也没有反对。而且那老太婆的心思,他这个当家人又怎么能不了解?

二媳妇走了多年,儿子离家多年又回来了。他才二十五岁,总不可以让他真的就打一辈子光棍吧?这村子里打光棍的也不在少数,但他老朱家可没这个脸面,其他两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就不给他娶媳妇,那…

不是说媳妇娶不进来男子就只能打光棍,只要有银子,媳妇买总买得进来的。只是哪个买进门的媳妇,会有三亩良田当嫁妆?

土地对于种田人来说,那是命根子。有三亩良田当嫁妆,十村八里也找不出一样这样的女子来。所以老太婆思量那事的时候,就算他没有参与者,但是他也没有阻拦。肉烂了在羹锅里,都是自己的儿媳妇,管她是嫁给老二还是老三,只要她在朱家就行。

可朱老爹也没有想到,这个平常看起来文静柔弱的儿媳妇,竟然敢撞墙!这一下他真的震惊了不说,心里也有点埋怨起顾氏的不识大体,为了一点小事竟然要死要活。这世上嫂易叔、媳嫁伯的事并不丢人,但是长辈用药设计他们成亲前成就苟且之事,那要传出去了可就大大的丢人了。

今天一定不能让这顾氏出事了,否则朱家的丑事不要三天,全村都会知道。想起老四家那个他唯一的孙子,朱老爹心闷得不行,他知道今天的事要真的传出去了,那陈家的亲事就不要说,那聘礼也要不回来了。

治病的银子是小事,那聘礼可是大事。自己家这家底,想要找个媳妇进门,不找大姑娘,找个小寡妇是可以的。但八两银子两抬礼物,那是一家人省吃俭用几年才留得下来的,可不能因这事影响了老五的亲事。

熟重熟轻,朱老爹心中有了盘算。

虽然朱老爹心中有了成算,可听到二儿子的叫嚷,他一看床上顾明兰那一脸死寂的模样也吓了一跳,立即朝屋外喊:“老五,快去把你七叔叫来!要快,请他带止血药。”

屋外院子里的朱家老五朱正淼听到老爹的声音也吓了一跳,他赶紧往外走边回答:“爹,我马上就去!”

想求死不能,活着又没意思的顾明兰就这么呆呆的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屋顶,眼中恨意更深:臭老天,我不自己求死,是流血流死的,我看你收还是不收!

突然顾明兰脑子里出现了那句话:与天斗其实无穷!果然,伟人就是伟人,说的就是经典!顿时心中一阵解气。

在屋外玩着泥巴的孩子听到亲爹的嚎叫立即跑了进来,见顾明兰的样子害怕得哭了。

朱成敏抽泣着叫:“三婶,三婶,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好不好?”

朱成杰毕竟是男孩子,虽然比朱成敏只早出生一刻钟,他没有哭只害怕的拉着朱正清的衣服问:“爹,三婶这是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朱正清苦笑着看着自己这一双儿女,他不知道怎么回孩子的话。难道他告诉他们,你们的三婶情愿死,也不愿意当你们的娘不成?

唉,他也弄不明白,娘亲这到底为的是哪般?这床上的女子又是为了哪般?好死不如赖活着,就算他没有自己的弟弟优秀,可他也不是个无赖,让她避之哪瘟神吧?

只是朱正清不知道,这两孩子,根本就不愿意床上的女人当他们的娘。原主会撞墙的原因,也许跟自己这两个孩子的话有莫大的关系,只可惜已无从考究。

当然他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对顾明兰产生那么多的埋怨了。顾明兰撞墙的行为,大大伤害了他男人的自尊心,以致让两个人的夫妻情份,直到许久之后才水到渠成。

第五章 踩一脚的妯娌

“没怎么,你三婶她病了。成杰别害怕,带着你妹妹出去玩。”不想让两个孩子担心,这两个自小没娘的孩子,他知道他们的内心很脆弱。回来一年多,他不会不知道,自己的娘对这两个孩子是如何的不喜欢。虽然是这两个孩子太皮了让人烦,可是世上又有几个孩子不皮的呢?

想起自己的亲娘对孩子的行为,朱正清的心是酸痛的,毕竟骨肉亲情父子连心,看着孩子受到的待遇,他感觉比他自己当年所受的待遇还要难过。

看着血糊糊的顾明兰朱成敏有点害怕,虽然爹爹说三婶没事了,可是她头上有血呢,叫她也不说话。她伸出脏乎乎的小手摸着顾明兰的脸问:“三婶,你疼疼么?敏儿给你摸摸。敏儿让你当娘,你不要死好不好?”

朱成敏几乎是顾明兰带大,而且女孩子也是心软的。见顾明兰这样,也忘记了刚才与哥哥讨论的决定不要亲娘的想法。她小心思想着,要是三婶死了,她就没人疼了…

“妹妹,你别胡说。三婶才不是要当我们的娘呢,三婶你说是不是?三婶,杰儿知道你是不小心撞着头的,你快点应她,别吓妹妹好不好?”朱成杰的决心比较大的,他觉得这大人真古怪,不就是不让她当娘么?难道当三婶就活不成了?真是好讨厌。

他是真的不想要娘的,他可不是妹妹,傻傻的一个,三婶一撞墙就让她当后娘,那以后再来两个撞墙的,那他们岂不是有几个后娘?孩子的思维不是大人能理解的,他们以为世上的后娘就是园子里的大白松,摔一跤能砸倒三个…

虎子有一个后娘都那么可怕,他要是有几个后娘…越想朱成杰就有点恼了妹妹。

孩子的问话,加上床上这女人一副求死的模样让朱正清更是恼火,嫁给他有让她这么的难过?情愿死也不愿意嫁?他不就是当过几年土匪么?可他又没有跟着那些坏人做过伤心害理的事。而且,他还是立了功才放回来的,为什么要这么嫌弃他?

他又没有过要娶她,而且他又不是非她不娶!想起脑子里另一张常对他笑吟吟的脸,从未产生过想法的他,一想起床上女人的行为,一种侮辱感谢从朱正清的心底升起,直传遍全身每一个地方,眼眸中的狠戾渐渐加深…让他想直接掐死这个瞧不上他的女人。

一边的朱老爹看这老实的儿媳妇这副模样也看不过去了,见儿子又在发呆,他只得指挥:“敏儿,去打盆水来,帮你三婶洗洗,一会你七叔公就要来了。她不会有事的,你们别哭了。老婆子,去给顾氏找两件衣服来,一会让她七叔看见这副样子,我看你怎么回开口。”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人活在世上不也就是争一回脸子么?自己家这几年日子好过起来,朱老爹可不想因为这事让人看不起朱家。

朱老爹是为了脸面而开口,可听在朱老婆子耳中却听了另外一回事:自己老头子也为了这贱人指挥起自己了?真是该死的女人,你怎么就不撞重点呢?

想起这几年来,这老头子总会因为这没用的顾氏有意无意的说教自己,朱老婆子更是一脸的狠戾:“关我什么事?她要死要活的又不是我让她这样做的。要找你自己去找,我可不侍候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

朱老婆子一直都不是个太有脑子的人,原来的顾明兰也老实得很,任她欺压从不吭声。虽然有时候太过份了朱老爹会说老太婆几句,但是因为他是男人,只要他不注意,他也很难知道这女人间的事。只有在闹出了事,朱老爹才会说教她一回。也正因为这样,让朱老婆子的脾气越来越大。

自己只说一句,而这老婆子却说了几句,没有一句是听从自己的,朱老爹觉得这老太婆越来越过份了。心中渐渐不舒服起来,让她找两件衣服就会累死她么?虽然这儿媳妇的行为确实让人不舒服,原本他还以为她是个好的,可哪知她竟然敢在长辈面前要死要活的,实在让他气闷。

她要闹事可以教训,但是这会儿村里唯一的大夫要来,老太婆怎么就这么不灵清呢?虽然朱老爹也恼儿媳妇的不懂事,可是他这会也没功夫去怪她了,毕竟朱家人的面脸总还要吧?一会七弟要是看到顾氏这模样,传出去了,朱家的名声还要不要?这村子里可是三四百户人家啊。

怎么这老太婆年纪越大,脑子越来越不清醒,脸皮也越来越厚?

这个家难道就是他朱强生一个人的?

朱老爹心中的那股怒火越来越浓了,想起以前的种种,他眼中神色越来越沉。他回想着那几年她一直闹,他之所以不计较,那是因为自己觉得确实有做得过的地方,有为难了她的地方。如今这些年下来自己也算是一直宽待她的,可她这是越来越没有分寸了,难道真如家叔说的:女人宠不得?

这个女人终究不是个来事的,嫁进朱家一辈子了,却没有把朱家的脸面放在首位。男人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是把自己放在第一当家公位置的,朱老爹看着把他的话当个耳边风,根本无动于衷的老太婆,他紧皱双眉眼睛眯了起来…

“怎么?我叫你不动了?非得她这副模样让外人看到?好给我朱家长脸?”

正在老夫妻两对阵时,四儿媳妇牛氏抱着她那有点不怎么拎清的儿子走了进来。她听了朱老爹的话,却没有注意朱老爹的神色,于是就开始酸溜溜的说:“爹,娘的话可没说错,娘可是长辈,怎么能侍候起一个不听话的儿媳妇来?

再说了,要是她真的是为这个家累病了,那还情有可原。可三嫂这个样子做给谁看啊?二哥哪里不好了?偏偏她要死要活的。

就算二哥当过土匪好了,但你样貌堂堂,难道还配不上她这副焉巴样子?真是不知好歹,枉费娘的一片好心!二哥,既然她这么不愿意嫁给你,你还管她做什么?宠媳妇可不是这么宠法,小心她骑到你头上去!”

见屋内一阵安静,牛心菊终于闭了嘴。

食香满园:厨娘巧种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食香满园 或 厨娘巧种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 19章(第十九章:悸动(2))

    原标题: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19章(第十九章:悸动(2))小说名字:王爷,妾身今晚不侍寝第十九章:悸动(2)“你与那么多男子周旋过,难道就没有谁让你动过心生过情?”云出听问,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憾然道,“我又不想吃亏,干嘛要动心动情?”在云出的观察里,所有动过心的女子,最后都或多或少地吃过男人的亏。譬如说——莺莺或者母亲。而她云出,断然不会做吃亏的事情。唐三哈哈大笑,以对待小妹妹的语气交代她,“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让女人吃亏的。这世上还有很多好男人。你听过千年前的灭神之役没有?那一役后,夜氏

  • 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 19章(第十八章 街头2)

    原标题: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19章(第十八章街头2)小说:报告首长:你的女人跟人跑了!第十八章街头2她停下脚步,想找一个暂时能躲雨的地方,可是目光逡巡了一圈,只看到几间零星的汽修店,还都关着门。这真的是一条太过偏僻的路段。苏致函正犹豫着,雨已经稀稀落落地下了起来,很稀疏很大的雨滴,仿佛噼里啪啦倒下的豆子。见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废弃的保安亭,她下意识地朝前跑了几步,刚到街心,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刺啦”,一辆黑色的、没有任何标志的轿车陡然冲了过来,车速奇快,苏致函根本来不及避开,她堪堪转过身

  • 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 19章(第十九章对弈)

    原标题: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19章(第十九章对弈)小说名:嗜血暴君:妖妃要倾国第十九章对弈“蕙,蕙如姐……”明玉张着嘴,结结巴巴地唤了一声。她前面,正是笑意温暖的温蕙如。南竹庭的屋檐下,两盏明亮的宫灯,淡墨的水彩画的是喜雀登枝,光线投射在温蕙如的身上,她那张脸有些僵硬。明玉吸了一口凉气,脚下似被铁链锁住一般,再也不能上前半步。明明,就在刚才,那漆黑肮脏的墙角,她亲眼印证了温蕙如的死亡,她看到了脑浆和漆黑的血垢流淌在砖缝之间。而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无论从外形五官,还是笑容都跟死去的那个人,

  • 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 19章(第十九章:为我出头)

    原标题: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19章(第十九章:为我出头)小说名:娘娘驾到,暴君别撩我第十九章:为我出头这一语即出,我就连心跳也觉得停了下来。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温和的安淮王说出来的,不仅我不相信,就连臻王爷也不相信。他利眼看着安淮王,冷声道:“你知晓自个说的是什么吗?”安淮王清清喉喉:“王兄,我很清楚自已说的是什么,我也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你这般对米若,你想杀了她,不如你便放了她。”臻王冷冷一笑:“本王放了她,本王可不想多惹是非,是她缠着本王不肯放的,她与本王之间的事,你知道多少,轮得到你管吗?”

  • 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 19章(第十九章 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

    原标题: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19章(第十九章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小说名字:所有的拥有都是当初第十九章你不配得到她的爱情“谁啊,这个时候来敲门,真是扫兴。”白婷看了一眼沙发上无动于衷的白夜止,一扭一扭的去开门。“哟,白小姐啊。”站在门外的慕冰看着面前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感觉很恶心。“慕冰?你来干什么?”“我?我当然是来看看这个负心汉了。”慕冰也不管白婷什么表情,就那么径自进了门。“呀,在这里呢。”慕冰冷笑,“这是在给未婚妻选婚纱呢?我们白小姐那么好的身材穿这么臃肿的衣服真是浪费了。”慕冰拿起沙

  • 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 19章(第十九章:司马府(一))

    原标题: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19章(第十九章:司马府(一))书名:妃要出墙:狂君别太凶第十九章:司马府(一)这就是司马府,气派又豪气的大字悬挂得高高的,光是外面的威风现象,就知不是一般人家,绿墙朱门石狮,好一个大户人家。弥雪才下了轿子,一道讽刺的声音就传来:“哟,三小姐回来了,我道是谁呢。”她抬头一看,一个着粉衣裙儿的小姐在阁楼上往下看,神色中满是不屑,更多的是带着防备。就不知她是二小姐就是大小姐了。莫如匆匆地一行礼:“见过二小姐。”哦,原来排第二的啊,真合她的身份,弥雪本来就把她想成了那种高高

  • 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 19章(第十九章:甜蜜蜜)

    原标题: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19章(第十九章:甜蜜蜜)书名:冷王独宠:俏女夺君心第十九章:甜蜜蜜弯弯拿着药,小心的抹在他的脸上。路上的丫头都捂着嘴笑眘避得远远的,不打忧小俩口的浓情蜜意。打成猪头一样的脸,现在也归她管了,郡主大夫人塞给她一瓶药,指示她带他到后花园中去培养感情。笑得像是媒婆的脸,准是收了林若风不少钱财。一脸的精彩,看起来就是很痛,害她心里很内疚的,他怎么能够打得过洛大叔那痞子呢?不是自找苦吃吗?可是他还是没有放弃,还是和洛大叔拼了。又跑到河里去‘捞’她,不错的了,这种男人,又帅又称

  • 本妃要和离! 19章(第十九章:阴谋的开始)

    原标题:本妃要和离!19章(第十九章:阴谋的开始)小说书名:本妃要和离!第十九章:阴谋的开始人走的走,散的散,殷家值钱的东西早就让人搜刮一空,我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心凉得想要哭。连住的地方都充了公,我和梨香从千金小姐,变成了要进宫为奴为婢,而我爹爹,尚未醒过来。当依亲的堂姐带着殷雄和殷静走的时候,我不忍看小静的眼,他哭得稀里哗啦的,说什么也不肯走,堂姐夫硬是抱着他出去,爹爹是想要殷雄继承我们家的香火呢。可是爹爹倒下了,连他也要离开了,要是爹爹知道,何等的伤心啊。我抬头看着天空,我不让自己的泪再流下

  • 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 19章(第019章 无辜小白兔)

    原标题: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19章(第019章无辜小白兔)小说名: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第019章无辜小白兔“我不需要向她道歉。”苏浅摸出了兜里的手机,放出了她与简安颖在小会议室的全程录音,既然陈局长不敢调监控录像得罪简安颖,那她只有如此了。从头到尾,都是简安颖的拙劣把戏。苏浅早就知道简安颖来者不善,自然先有防备,她微笑着看向简安颖,简安颖的脸色变得铁青了。“局长,这段录音,可以证明我的清白。我想,我可以走了吧。”苏浅严肃了表情。陈局长面带微笑,将手链还给了简安颖:“安颖小姐,现在我这儿还有点

  • 皇上,别撩我! 19章(第十九章:他心里只有她)

    原标题:皇上,别撩我!19章(第十九章:他心里只有她)小说名称:皇上,别撩我!第十九章:他心里只有她门吱的轻开,脚步声朝我走来再停下。他仍然和往时一样温和地说话,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打招呼:“天爱,我回来了。”他也没有再说,轻叹了一声便离开。我擦干脸上的泪,报应啊天爱,这就是你的报应,你做坏事太多了,可是你却喜欢上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注定了,你就得为他流泪。提着鞋子放在他的门口,然后我淡定地去煮饭。中午叫他吃饭,他主动地说:“向家希望我成亲,娶个门当户对的人。”“门当户对很重要吗?”我问他,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