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巅峰小农民 最新章节

2017/12/4 2:47: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巅峰小农民

第一章 新生

监狱的小门打开了,一步迈出,阳光洒在王小飞的身上,用手遮了一下光线,眯了一下眼睛,王小飞慢慢适应着这充满了Chun天气息的阳光。汇金地

出来了!

王小飞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三年!

坐了三年的牢,王小飞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三年的时间里面,王小飞有着太多的感悟。

“哥!”

这时,一个少女怯生生地叫了一声。

“小飞!”

那魂牵梦绕的声音同时传来。

眨了眨眼睛时,王小飞失声道:“妈!”喊过之后,王小飞已是跪倒在了面前这个满脸沧桑,已显疲惫的中年女人面前。

“哥……”小妹王采霞已是拉着了王小飞的手。

“出来就好,出来就好!”陆香莲拉着王小飞的手也是泪水直流。阅读huijindi.com

“王小飞,出去之后要重新做人,不要再进来了!”

管教看着王小飞说了一句,然后回转了身子。

监狱的门再次关上。

看着那关上的大门,王小飞失神站在那里,在监狱里面的一幕幕景象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王小飞现在真的是感慨万千,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完全改变了。

在狱中遇到的那些各层次的狱友教给了他太多的知识,这让王小飞对于出狱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

当然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当时得到的那远古的修真传承,所有的知识都存在他的头脑中,虽然在狱中无法验证那些知识,但是,那些内容却是牢牢的记在他的头脑中,想忘都无法忘去。

三年时间中偷偷的修炼之下,王小飞已经显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变化。网站huijindi.com

小芳呢?

王小飞的目光四处看着,头脑里面一个美丽的女孩浮现出来。

“哥,看什么呢,别看了,李芳芳早已变心了,妈一直不让跟你说。”

小妹已是一个大姑娘了,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想法,哼了一声说了一句。

“儿子,回家吧!”

陆香莲用衣服揩了一下眼睛。

目光转向小妹时,就听到王采霞道:“哥,三年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你不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都住在一起了!”

双拳捏了捏,王小飞强笑道:“走,回家。”

“儿子,出来了就好好的过日子吧,那样的女人我们不稀罕。”

“妈,我知道。说明http://www.huijindi.com/

王小飞并不是城里人,而是乡下人,更是那种家境非常贫困的农家子弟,不过,从小他就聪明,学习成绩也是班上顶尖,初中到高中都是县城里面上的学,高三时与同班的同学郑志等人逛街时,一起互相之间的纠纷,然后就闹成了打群架。

当时的情况王小飞还记忆犹新,是街头的小混混调戏李芳芳,然后双方就打了起来,结果是郑志失手捅死了其中的一个小混混。

当时本来王小飞并没有什么事情,也最多就是教育一下放出来,结果是郑志的父亲通过了什么关系,硬是把杀人的事情弄成了王小飞。

就在这时,王小飞的家里却是突然出了事情,王小飞的父亲被车撞了,急着要做手术,可是,王家根本就拿不出钱来帮王小飞的父亲做手术,也无力承担那高昂的费用。

当时郑志的父亲出现在了王小飞的面前,郑志的父亲提出了一个条件,只要王小飞同意顶罪,王小飞父亲的所有医疗费用全部由他来承担。

想到了父亲的情况,高三还没有毕业,年仅十七岁的王小飞毅然同意了顶罪的事情。

最终的结果就是王小飞被判十年,从此进入到了监狱之中。网站http://www.huijindi.com/

好在王小飞在里面表现很是不错,加上结识的几个大人物出去之后帮着活动,结果坐了三年牢之后,王小飞终于出来了。

往事如烟,王小飞的心中并不在意顶罪的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个交易,只是,让他有些难过的还是李芳芳,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自己其实也是为了她而坐牢,三年的时间她并没有来看过自己不说,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跟了其他的男人。

“爸,你好了?”看着站在马车边上,满脸激动着的父亲,王小飞的鼻子有些发酸。

“小飞,爹欠你的啊!”

王雄山抓住儿子的手,声音哽咽着。

“不,只要爸的身体恢复过来就一切都好。”

“他爹,快赶车吧,我们回家。”

陆香莲瞪了王雄山一眼。巅峰小农民 最新章节

“行,回家,回家。”

鞭子一扬,王雄山赶着那马车就向着乡里赶去。

从父母赶着马车走了几个小时到来接自己这事上,王小飞猜测家里的情况并不好,同时,对于父母们的这种心意也是感动在心。

坐在马车上,小妹把许多的事情都介绍了一遍,听到自己的同学们一个个考上大学的考上了大学,做生意的做生意,还有一些成了公务员时,王小飞的心中多少有着一种失落感。

不过,很快的,王小飞把这种失落感又抛到了一边,他知道自己的情况,从打架之时起,自己的人生早已发生了变化。

其实,王小飞一直有着一个秘密,这秘密到现在他也没有对谁说过,就算是以后,他也同样不会说出这秘密。

当时大家打群架的地点是一处废品收购站,王小飞被人一刀捅伤,跌倒出去时把那废品收购站的门撞开了,正好就撞在了一堆废品上面,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身上的血水就浸到了一堆废品上,就在血水浸上时,从一块看似古旧的木牌子上面就传来了大量的信息。

当时信息一传送结束,那木牌子就已是化成了灰烬,一切都是那么的怪异。

正是这事让王小飞接触到了一种差不多可以颠覆他的思想的知识。

最让王小飞吃惊的是那些信息内容非常庞杂,各种各样的都有一些。

马车在三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处小小的山村。

看着那一处处熟悉而又陌生的村子景象,再看看自己家那破败的屋子,王小飞看着这熟悉的山村,心中就有一个感觉,从现在开始,自己是真的要走上一条特别的道路了。

第二章 缺钱

跨火盆,洗澡换衣服……

按照出狱之后的各种习俗,折腾了一阵之后,大家才坐在了屋里聊起了发生的事情。

这时王小飞才算是真正的看明白了自己家里面的情况。

一眼望去,家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家具,电视什么的更是看不到。

再看看父母和小妹的衣着情况,虽然洗得很是干净,但是,看得出的是他们的衣服都很旧了,甚至还有着补丁。

“我去把马车还了。”王雄山说了一句就走了出去。

“马车不是我们家的?”这时王小飞才明白过来,为了接自己,家里面竟然还借了一辆马车。

“村里赵老四家的,他女儿据说在省城发财了,不时寄些钱回来。”陆香莲就说了一句。

“家里面是不是很困难?”想到接自己时竟然连公共汽车的钱都舍不得花,王小飞更是明白了,家里面估计也快穷得揭不开锅了。

“还行,没事,你出来了得好好的休息一下,家里的事情你就别管了。”陆香莲看向儿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时,邻居们纷纷来到了王小飞的家里。

村子里面的人住得也近,大事小事都知道,今天王家的人进城去接王小飞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现在都来了。

“小飞,你可要学好啊,以后别再打架闹事了。”黄大叔看向王小飞叹了一声。

“小飞啊,多帮帮家里吧,你看看,采霞现在都要失学了,唉。”教过王小飞的小学李老师摇头叹了一声。

“小妹,你不上学了?”王小飞看向了妹妹。

看向哥哥,王采霞迟疑了一下道:“家里没钱供我上大学。”

王小飞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妹妹考上了大学。

“采霞,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做什么,你婶子前段时间说的那亲事你们娘俩是什么想法,总得给人家邱老友一个答复不是?人家可是说了,到时彩礼钱是三万哟。”

“是啊,如果这亲事成了,你们家欠的钱就可以还掉一大半了。”

王小飞一听就急了,大声道:“小妹,到底是什么情况?”

陆香莲叹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邻居香婶子道:“小飞,你可能不知道吧,你爸做完了手术之后,后期的养伤可是花了很大一笑钱,你爷爷过逝时又花了一大笔钱,你家差不多跟村里面的人家都借了钱的,以前你不知道就算了,现在你出来了,大家可就指望着你了。”

“香婶子,你们放心,这钱我们会还上!”

陆香莲看了一眼儿子,急忙说了一句。

“妈,你们怎么什么都不敢我说呢?”王小飞有些生气了。

“哥,妈说你在里面三年,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家里面的事情慢慢再跟你说。”

看着越来越多到来的村子里面的人们,王小飞心中明白,大家现在是想讨债,但是,乡里乡亲的,又不太好开口。现在竟然是要卖女还债了!

想到这里,王小飞就看向大家道:“各位叔叔阿姨们,我王小飞既然回来了,就算是出去打工也要把钱还上,你们放心好了。”

“小飞,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唉,大家也不容易啊!”

周叔看向王小飞赞了一句。

大家坐着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又纷纷离去。

这时,父亲王雄山也回来了,王小飞细心一看时,却是见到父亲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爸,怎么了?”

“哼,说好的借了车子我帮工他们家一天,现在又变了,竟然说马饿坏了,要我多帮工一天。”

看着家里的情况,再听到父亲的报怨,王小飞终于算是明白了家境的困难。

“爸妈,既然我回来了,家里面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希望你们也不要再瞒着我了。”

叹了一声,陆香莲道:“你既然都知道了,那就跟你说一下吧,郑家到是帮你爸付了手术费,不过,后期的养伤费用他们并没有出,为了给你爸养伤,还有就是Cao办你爷爷的后事,我们向村子里面的人家陆续借了有四万块钱吧。这些钱都一笔笔的让你小妹记在了帐上的,都是要还的。”

王小飞的脸色就是一变,当时郑家是答应了自己顶罪之后除了手术费,还有营养费,养伤期间的费用都承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了?

王雄山抱头蹲在地上道:“苦了你妈了,都怪你爸没本事,你妈忙上忙下的,又要照顾我,又要供你妹妹上学,这次你妹妹到是考得不错,是京城的大学,可是,家里哪里有钱供她上学啊!”

“你们放心,这钱我会还上!”王小飞看到父母的无助样子,也感到心酸不已。

再看向妹妹时,王小飞道:“小妹,开学应该还有半月吧?”

“嗯。”

王采霞心中也是难受,轻嗯了一声。

“小妹,你放心,这大学我们还是要上,钱的事情哥哥来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供你上大学!”

“小飞,我们可不能做坏事!”

陆香莲却是一惊,看向王小飞严肃地说道,仿佛很怕儿子又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小飞,还债的事情慢慢来,总会还上的,采霞的上学事情实在不行就别上了吧,女人迟早也是要嫁人的。”

王雄山也有些担心王小飞为了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爸,你放心,坏事我肯定不会做的,不就是几万块钱吗,我会设想赚回来!”

王采霞这时却是双眼放光,看向自己的哥哥道:“哥,我真的能够上大学?”

看着小妹那渴望的眼神,王小飞就心中发酸道:“你放心,一切有哥!”

“太好了!”

王采霞的双眼放光。

陆香莲和王雄山互看了一眼,两人的眼里却是充满了担忧之情。

大家聊得很晚,都在询问着王小飞在狱里的情况,王小飞也把自己的一些情况大体介绍了一遍,当然了,更多的就是往好的说。

晚上睡在床上,闻着那明显为了自己而晒得充满了一种太阳昧的被子,王小飞无法入睡,头脑里面想得更多的还是搞钱的事情。

现在家里面缺钱,自己要修炼的话,同样也是需要购买一些药材等物,同样也是需要弄钱。

可是,这钱到底该怎么样弄到呢?

第三章 配药

王小飞想了一晚上,四万多块钱是压在他心头的一件大事,不把这事解决,小妹就无法上大学,家庭也会继续贫困下去。

看来只能是试一下那些知识里面的东西了,如果真的可行,也许家里面的转机就在这小面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王小飞背着一个背箩要出门。

“小飞,你这是要做什么去?”

看到儿子背着背箩要出门,陆香莲忙问了起来。

“妈,在监狱里面跟一个人学了一些认草药的知识,也在书上学了不少,我想到山上去看看能不能弄点药材去城里面出售,据说药材很值钱的。”

听到是这事,陆香莲点了点头道:“你自己小心一些,别走远了。”

答应了一声,王小飞就顺着山道向着山上走去。

“是小飞啊,怎么的,刚回来就要出门啊?”走在路上,王小飞就看到香婶子正在地里干活。

“进山去采草药去。”

王小飞应了一声。

“你会草药?”

“学了一些。”

“在监狱里面还能够学这些?”香婶子摇了摇头,继续拨着野草。

香婶子到也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美女,只是丈夫一直在外打工,家里面的活都由她一个人来做,长年下来,脸上也晒得黑了起来。

王小飞一边走着,一边就回想起了香婶子刚被娶进村子里面时自己的惊***得她到村子里面时刚好自己十七岁吧!

不知不觉中三年时间过去了!

王小飞摇了摇头,感觉到自己那逝去的记忆正在回归。

“Chun风草!”

正在走着时,一株野草就引起了王小飞的注意。

快速走到了那株野草的面前时,王小飞把记忆中的那Chun风草的内容调了出来细细的对照,顿时脸上露出了笑容,果然就是自己所需要的那种草药。

小心把Chun风草挖出来装进了背箩,王小飞对于记忆中的内容再次有了信心。

王小飞最担心的就是记忆中的那些草药现在绝种了,虽然这些草药在那庞大的知识中是最一般的草药,也说过路边都会找到,但是,那么长的时间过去了,王小飞也有些担心。

现在找到了这株草药时,王小飞终于算是放下了那担心的想法。

“小飞,你挖那猪草做什么?”这时,一个哄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小飞抬头一看时,却是周进发,忙道:“周叔好。”

“我说小飞啊,那野草遍山都是,你要了做什么?你家好像没养猪嘛。”

“我在监狱里面跟人学了一些认药的知识,这是到山上来试着认药。”

“哦,这山是没什么药,野草到是挺多,小心些,山上的蛇也不少。”

周进发说了几句就下山去了。

王小飞看着周进发走下山去,就继续寻找着自己所需的那些草药。

当王小飞又找到了一株Chun风草时,他算是知道周进发说得对,这种草药是真的很普遍,这山上到处都有。

随后的时间里面,王小飞的背箩中就装满了他所需要的草药。

现在王小飞也算是明白了,自己得到的那些知识由于太久远了,许多的草药在名称上都完全改变了。

“哥,你怎么挖了那么多的野草啊!”王采霞看到王小飞放下了背箩,立即就凑过去看了起来。

“这就是你说的草药?”陆香莲也过来看了一阵,眼里就有着深深的担忧之情。

王小飞笑道:“你们可别小看了这些东西,其实,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有价值的,就算是路边的野草也有其价值所在,它能不能有用,关键的就在于配方,只要搭配得正确,它们表现出来的功效是强大的。”

王小飞在采到了这样的一些草药之后,对于自己头脑中的那些知识就更加的有了信心,说起话来也有了一种气势。

目光在王小飞的脸上看了一阵,王采霞笑道:“哥,你好有知识哟!”

陆香莲也笑了笑道:“行,行,你说得有道理。”

“妈,家里面有没有酒,老白干就行了。”

“有,有,还有半罐子,还是你爷爷在的时候买的,一直没有吃。”

说到这里时,陆香莲就想到了死去的王小飞爷爷,神情也黯然了起来。

看着那个很是古旧的淘罐,王小飞点了点头道:“行,我泡药酒。”

按照学到的那些手法,王小飞就不停的在屋里面弄了起来。

Chun风草只能用根尖上的一截、柏树皮要用夹在里面的这一层、三节草只能用第二节的那一节……

王小飞并不知道这些草药现在是什么个称呼,只是按照着记忆中的名称在那里一样样的找了出来,然后按照记忆中的要求一样样的弄着。

“哥,你怎么每一样都只要一小截呢?”王采霞好奇地看向自己的哥哥,她发现这次哥哥回来之后有些陌生起来,懂得的东西太多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冲动的人,表现得非常的沉稳。

哥哥变了!

看向王小飞做事,王采霞越发不明白起来。

“这是药理的知识,你还不明白,这可是要卖出你上学的钱的药酒哟。”

王小飞微笑着一边与小妹说话,一边做着自己的事情。

把那罐酒认真的察看了一下没问题之后,王小飞就按照记忆中的要求按照先后的顺序把那些准备好的草药投到了罐子里面。

做完之后,王小飞把罐子盖好,这才微笑着对小妹道:“行了,明天就可以拿去卖钱去了。”

王采霞指着那罐酒道:“就这个都能卖钱?”说着已是笑了起来。

王小飞也同样笑道:“不相信就算了。”

午饭时,王雄山也听到了王小飞泡药酒的事情,叹了一声道:“儿子,还钱的事情慢慢来,别急,你先在家里面休息一段时间,休息好了之后再考虑你的未来。”

“是啊,小飞,别着急。”

陆香莲也有着一种深深的担忧,心想儿子好不容易才放回家,别再出了问题才是。

“你们放心,我不会再冲动了!”

王小飞当然明白父母的想法。

“哥,不上大学也没什么,许多姐妹都到城里面打工去了,到时我就到城里面去做工,反正我们一起努力,一定能够把欠的钱还上。”

王采霞也认真地说着。

看到三个亲人都这样说话,王小飞也不想多做解释,笑了笑没再多言。

第四章 试药

第二天,家里面的人都到地里做活去了,大家都不让王小飞跟着,王小飞也只好在家里面等待着药酒的浸泡时间。

按照记忆中的内容,这种最简单的药酒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够服用,并且药效很大。

到了中午时,看看外面烈日高挂,王小飞把那罐子抱了出来,然后就小心地打开了罐子。

随着那罐子的打开,一股馨香就传了过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时,王小飞就有一种陶醉般的感觉。

真好闻!

这是一种特别的香味,完全有别于王小飞以前闻到的酒香味。

把酒倒了一些到碗里面时,一眼看去这酒清亮得很,并没有任何的颜色,也不浑浊。

嗯,这香味、这颜色、还有这感觉……

对照着自己记忆中的知识,王小飞已经能够确定这就是自己需要的那种酒。

真的有那么大的药力?

坐在这里看着酒,王小飞就想到了记忆中的酒的功效。

在监狱中时,王小飞与不少的人混在一起,那些人各种各样的都有,平时私下也会开许多的玩笑,最多的还是那男女之事。

虽然才十七岁,王小飞还是从大家的谈论中知道了不少的男女事情,最让他记得的就是男人那玩意儿不行的事情,这往往就是大家笑话的焦点所在。

王小飞甚至听一个狱友在说起这事时感叹过一句,谁能够让他金枪不倒,就算是给再多的钱都行。

正在记得这事,王小飞在想着解决家庭的财力问题时就想到了那中年人,那人可是一个老板,只是那玩意儿不成,正是这样,他的老婆才跟了别人,一怒之下把偷他老婆的男人切了那玩意儿才进入了到了监狱中,不过,那人势力很大,仅只是两年时间就出去了。

王小飞这罐酒的目标人物就是那中年人。

这酒到底有没有效果啊,别到时没效果被笑话!

王小飞对于这酒的效果也多少有些担心起来。

迟疑了一下,王小飞就端起了那碗一口就喝干了碗里面的酒。

不管了,自己先试一下好了。

“没事啊!”

喝了之后,王小飞感受了自己的身体情况,就叹了一声,心想自己还是想多了。

把那罐子盖好,又放回了原处,王小飞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失望。

不过,当王小飞刚刚把那酒放好时,就感觉到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起,然后就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发热。

啊!

向着自己的下方一看时,王小飞已是一惊,目光就四顾了一下,然后小心用手一捏那关键的地方时,明显就感觉到了非常的强壮。

真的有用!

这下子王小飞再无怀疑了。

可是,王小飞却是发现喝了这酒之后,自己的全身都在发热,那关键的地方更是胀得难受之极。

喝多了啊!

四处看了看,那强大的势力把王小飞折腾得够呛。

只能泡到河里去了!

没有多想,王小飞就冲出了屋去。

一出了屋子,王小飞就朝着那小河跑去。

“小飞,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么急着往河里跑啊?”刚跑了几步时,王小飞就听到有人叫他。

“是香婶子啊!”

一看是邻居的香婶子时,王小飞只好停下了步子。

随之王小飞就发现香婶子的目光投到了自己的下方。

顺着目光时,王小飞的脸上一红,下意识用手一遮时,忙说道:“天太热,我去游泳去。”

说着,也不再多言,朝着那小河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啐了一声,香婶子看着跑去的王小飞,脸上也有些发红,她可是明白的看到了那地方的情况的。

“这臭小子还真是……”自语着时,香婶子的眼里就有些火热起来,目光更是远远的看到王小飞跳进了小河里面。

“这臭小子!”

香婶子急匆匆就进了房间。

王小飞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引起了香婶子的情感,跳到了小河之中后才感觉到那股热力散了一些。

应该不会有害处的!

把记忆中的内容想了一阵,王小飞也算是多少放心了一些,这种药酒并不会对身体有害,也算是一种最基础的培元酒,是修炼者用来培元气的药酒,就算是服用了这种药酒与女人做那种事情之后也不会有疲乏的问题,甚至对凡俗的人有着养生的功效。

泡在河水中,王小飞把自己修炼的功诀运转了一阵时,明显就感觉到药力正化开,然后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中,那种药力散发出来的感觉很是特别,仿佛自己的元气都得到了进一步的增强。

看来还了钱之后自己也得泡一些来服用!

王小飞也知道今天自己是喝多了一些,如果只是一小杯的话就不必跑来泡河水了。

自己都是这样的情况,看来介绍别人喝时要提醒一下才行,别喝多了。

一个多小时后王小飞才从河里面出来,王小飞下意识看了一下自己的关键部位,还别说,感觉都更加的强壮了一些。

穿上了裤子,王小飞把上衣搭在肩膀上,就这样光着上身向着家里走去。

长期修炼的原因,王小飞的上身肌肉很是均匀,一块块的肌肉更是有型,路上遇到的小姑娘小媳妇们更是不时偷偷的在他的身上扫视一眼。

“小飞回来了?”刚走近家门,隔壁的香婶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就打了一声招呼。

“香婶子啊,在忙着?”

“可不,那死鬼都不回家,这一屋子的事情哟,这不,家里面的电灯又不亮了,你会不会弄?”

“行,我帮你看看去。”王小飞随着香婶子就进了她的家里面。

“你看看你,这身上都是汗哟。”

香婶子说话间伸手在王小飞的后背上就摸了一把。

还没有等王小飞反应过来时,香婶子拿了一块毛巾道:“来,婶子帮你擦一下背上的汗,你自己擦不到。”

“不用,不用,我帮你把电灯看看就回去擦。”

说着话,王小飞查看了一下才发现那灯泡烧坏了,忙道:“是灯泡坏了,有没有备用的,我帮你换上就行了。”

“有,刚好还有一个。”

说着,香婶子已是从桌上拿了一个灯泡给王小飞。

“小心,你踩着的这凳子危险,我扶着你。”

说着,香婶子就已是抱住了王小飞的腿。

啊!

被这女人一抱,刚装好了灯泡的王小飞往下一看时,就看到香婶子的脸凑在的地方,吓了一跳时,一下子就摔了下来,更是把香婶子压在了地上。

爬起来问了香婶子没事时,王小飞已是连滚带爬中冲了出去。

第五章 进城

“小飞,那么早?进城啊?”

“小飞,怎么走路啊?”

天刚蒙蒙亮,王小飞就起床了,小心把那罐酒放在了背箩里面,背上了之后就出了家门,今天王小飞是要到城里面去用酒换钱。

一路之上见到王小飞的村民们都善意地与王小飞打着招呼。

“是啊,到城里去看看。”

步行进城对于村民们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多多大的事情,一路上与大家打了招呼之后,王小飞迈开步子就向着县城而去。

其实,昨晚上王小飞也没睡好,躲在床上时,头脑里面尽是香婶子那白白的地方,这是王小飞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神秘之地,喝了药酒的原因,把个王小飞折腾得够呛。

不过,修炼了的原因,一大早起来时,王小飞并没有那种疲乏的感觉,走在路上仍然很有精神。

其实,进城一趟也并不算太远,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之后,随着阳光的升起,王小飞也已是进了县城。

在城里面逛了一上午,看看到了快中午时王小飞才开始联系人。

从衣服包里面摸出了两块钱,王小飞来到了一个路边的电话停里面拨打着记忆中的一个电话号码。

铃声响了一阵之后,对方就传来了一个中气不怎么足的声音:“我庞大雄,你是谁?”

“庞哥,我王小飞啊。”

“王小飞?啊,小飞啊,出来了?”

“是的,刚出来,现在到了县城。”

“这就对了嘛,到了县城怎么能不找哥哥我,在哪里,我让人来接你。”

王小飞就说了地点。

这庞大雄就是那个废了偷他老婆的人进了监狱的,在里面的一次劳动中,要不是王小飞救了他的话,就被一个从山上落下的巨石砸死了,这次出来之后庞大雄到也很讲义气,帮着王小飞活动了一阵,在几个狱中大哥的帮助下,王小飞才能够那么快出来。

在路边站了一阵之后,一辆大奔开了过来。

庞大雄从车里探头出来道:“快上车。”

看到竟然是庞大雄亲自来接,王小飞暗自点了点头,这庞大雄到也是一个讲义气的人。

坐进了车子之后,庞大雄哈哈大笑道:“你终于出来了,先吃饭,吃玩之后哥带你好好的玩玩。”

说到这里,看到王小飞还有一个背箩时,就笑道:“怎么还背这个到来?”

“我这次能够出来,靠的是几位大哥,家里面有一种好酒,专门背来请几位喝一下。”

庞大雄就哈哈大笑道:“好啊,老魏就是好酒之人,只要通知了他,保证第一时间就赶到。”说着,拿起了手机就通知起人来。

几通电话打完,庞大雄哈哈大笑道:“行了,大家听到你出来了都要过来,我们去等着他们吧。”

“行。”

能够见到狱中的朋友,王小飞当然也是高兴。

“老曹,今天就在你这里吃了。”

车刚停下,两人就看到迎过来的一个中年人。

“曹哥。”

“小飞,唉,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曹哥叫曹永河,原来是一个公务员,为了帮弟弟还账,就挪用了**,结果就进了监狱,这次王小飞能够那么快出来,他费的心力不小,王小飞从心里面感谢着他。

三个人进到了这豪华的酒楼之后,庞大雄笑道:“你这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不错啊!”

“还行,还行。”

曹永河笑了笑。

这时,从外面又走进了一个年轻人,也就比王小飞大上一些,进来时他的手上还挽着一个身上珠光宝气的美女。

“小飞!”

说话间,这年轻人已是笑着向着王小飞走了过去。

“郑哥。”

两人就又是握手,又是拥抱的。

“这是我兄弟。”郑林伟看向跟着的那个美女说了一句。

这美女却是并不见热情,向着王小飞审视地看了看又。

“啪!”

就在这时,郑林伟一巴掌就煽在了这女人的脸上,骂道:“你什么眼神看我兄弟的,臭婊子,老子介绍你跟我的兄弟认识是给你面子,竟然敢用这样的眼神,滚!”

说着又要上前去打。

王小飞哭笑不得道:“这个,这个……是嫂子?”

“凭她也配!”

说到这里,看向那女人道:“滚,别打拢我们兄弟吃饭。”

那女人这时已是惊惧中跑了出去。

庞大雄笑道:“你这小子,还是这臭脾气!”

曹永河也苦笑道:“你啊!”

“别管了,要不是小飞,我郑林伟在里面早就死了!”

王小飞就想到了监狱里面也分了派系,大家互相之间暗斗的事情,有一次郑林伟与对方发生了冲突,要不是自己拼死护住郑林伟,就算是郑林伟不死也要废一条腿的事情。

这郑林伟可不一般,他们家老爷子现在是县里面的副县了,到也是有权有势的人物。

“小飞,你的事情我让人帮着查了卷宗,也找到了当事的一些证人,你的确是帮人顶罪,这事本来就跟你关系不大,你啊,我可是了解过了,你帮的那女人现在成了别人的女人了!”郑林伟到也有些本事,把王小飞的事情又翻出来查了一阵。

曹永河道:“这件事情关键还看小飞了,要想翻过来也并不是不可以。我可是了解过了,那姓郑的家里并不地道啊,他老子并没有按规定帮你父亲,他本人还把你要帮的那女孩子睡了。”

“整,整死他们!”

郑林伟沉声说道。

王小飞叹了一声道:“算了,当时我爸的确也需要钱,要不是那笔钱,我爸的手术也无法进行,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就算是这样,他们郑家人也没有实现承诺啊,小飞,这事你别管了,老哥我必须帮你,郑家那个小厂还看不上我的眼,我一定会整得他们知道什么是公道!”庞大雄哼了一声说道。

大家说了一阵闲话之后就坐了下来。

这时一个中年人匆匆走了进来道:“迟到了迟到了!”

“老魏,听到有酒喝都不跑快一些?”庞大雄哈哈大笑了起来。

王小飞一看到来的是狱友魏步高,忙与魏步高打着招呼。

“酒呢?我先看看。”

魏步高急着就问起了酒。

大家看到他这样子也是一乐。

巅峰小农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巅峰小农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史记《倚天屠龙记》赵敏列传

    赵敏,蒙古人。原名敏敏特穆尔。其先汝阳王察罕特穆尔。敏以父功荫封绍敏郡主,故汉名之。敏自幼聪慧狡黠,好武,尝学剑于王府武师。及长,殊丽艳绝,性豪爽而善谋,尝曰“恨不为男子,以效前辈驰骋天下。”敏统府兵武事,从者若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之辈,皆不世高手,咸伏其才,甘为驱使。初,成昆图明教,阴合六派之众围攻光明顶,不意为张无忌所却。敏欲降群雄,乃伏兵于途,阴以“十香软筋散”食之,六派见擒。囚于万安寺。又设计于绿柳山庄,邀明教诸酋赴会,众诣,皆中毒。无忌往索解药,复与敏坠地牢。敏不启机关。无忌心忧

  •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

    吕西群摄影:街景不一般2018.04.18

  • 2018乡党建群有感!

    2018乡党建群有感!吕西群2018.04.19秦风秦韵终难忘,人走千里思故乡。游子在外心相同,乡音不改纯真情!

  • 当代书法名家 陆平

    陆平,原甘肃省通渭县副书记,漳县人民政府县长,定西市文化局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作品欣赏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收藏销售鉴定高端艺术品投资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星连文学社】凉亭:七绝·《桃花》/词《望江南》·暖

    作者简介:梁继权,笔名凉亭,祖籍河北,现居宁夏银川市,军转,党员,汉语言文学大专,另修文秘科三年。曾任县团级单位团总支书记,省级辖中专学校秘书,后调任:驻广州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公职、《星连文学社》副社长、《思归客》诗学会特邀作家、《中华民间实力诗人鉴赏》副主编、《中国当代经典诗集》编委。作品还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年鉴》《中国传世诗典》《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中华诗词精品大辞典》《中国当代诗歌大辞典》《中国民间华语诗歌大辞典》《中国华语诗歌大典》《中国风》《思归》《新诗百年.中国当代诗人佳作选》《

  • 《经典好文》知足者得以常乐!

    当一个人感到非常知足的时候,心不会烦,身体也不会感到疲惫,心也能安,再也无所求的时候,这时快乐时光就会伴随你左右!再当一个人能吃好睡好,开心的玩好,没有什么牵挂对生活感到满足的时候也就面临着幸福与你同行!1:《知足是福》粗茶淡饭三餐饱,早晚香甜不挑剔;草舍茅屋三两间,行待安然也舒坦;布衫得暖胜丝绸,长短可穿不嫌弃!人生无非就是吃.穿.住,心态安好生活便自在。人生几多福,想开心知足。什么烦心的事情它都只是一个阶段而已,今天的生活不如意,并不代表苦难生活长久跟随你,只要肯努力,肯付出什么都不是问题,

  • 大热的8种网红花材,送你如阳光般的宠爱

    生活中总有一些植物自带仙气冬日厚重的色彩逐渐退去,花儿们开始焕发生机,推荐几款自带仙气的网红花材,希望给你阳光般的暖意。__01银莲花Anemone如果列举网红花材有哪些,肯定少不了银莲花,规整的花型和艳丽的色彩,是它最大的特点,每一支都洋溢着活泼的美好气息。灵感花作__02铁线莲Clematisflorida铁线莲被称为‘藤本植物皇后’,园林绿化中经常被用作道路绿化,花艺中也能完美营造作品的线条感。灵感花作__03芍药Paeonialactiflora芍药是春天的应季花材,花苞日日膨胀,不知觉

  • 《骄傲的百合》刘新宪

    这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遍地的野花和青草无不彰显这里的宁静和原始。有一条小溪,缓缓的流过,更让这个山谷充满了灵性。不知什么时候,山脚的岩石缝里冒出了一株百合,外表上和杂草没什么区别,但是百合知道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他唯一证明自己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在这个信念的支持下,百合努力地吸收养份和阳光,拼命地克服重重困难,深深地扎下了根,并坚强地生长着。在一个春天的早晨,百合结了一个花苞。周围的杂草看到百合的变化都很诧异,他们私下里嘲笑百合:“明明是根草,偏偏说是一株花,瞧!头上长了个瘤,是不是很滑稽?

  • 又一证据证明,中医表里相关性的科学性

    最近,西医界出来一个医学结果,就是人的情绪波动和大肠的菌群平衡有直接的关系。平常人的理解,人的情绪就是一种心情,现代人的常识,一本认为人的情绪和大脑的皮层活动直接关联。当然,古代中医认为,人的情绪不仅和大脑有关系,更重要的是人的五脏六腑,叫做情志病,人的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指的是人的感情的表现或心理活动;人的五志:魂、神、意、魄、志,五种生命体寄生在五脏之中,俗话常说的,神气,意志力,三魂七魄等等;简称:喜,怒,思,悲,恐;对应:心,肝,脾,肺,肾;人们概称之为喜怒哀乐苦。古代中医

  • 谷雨期间最多下一场低强度的暴雨,今年干旱已成定局

    明天就是谷雨,第六个节气。按照平常的规律,春季是多雨的时节,可是今年几乎都没有雨。退一步言之,雨水节气,谷雨节气,应该也会下些像样的雨吧。接下来三天,按照官方的气象预报,我们是不会错过专家的任何一次预测的,当做祝福吧。接下来三天的降雨情况,4月19日20时至20日20时,内蒙古中部、黑龙江中部、陕西南部、四川东北部、重庆中东部、河南西部、湖北西部、湖南西北部、广西北部、海南岛东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中到大雨,局地暴雨(50~80毫米),上述部分地区将伴有短时强降水、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新疆东部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