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我为妃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28:1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我为妃
第一章 陷害

清国皇宫,皇后殿,天刚蒙蒙亮。我为妃 全文免费阅读

“孙嬷嬷,父亲已经派人偷走了玉玺,而我们也已经成功的在后宫散播消息,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在了那个小贱人的身上,况且前几天那个小贱人的同谋,还摸进了皇宫来,更是帮了咱们的大忙了。”

此时发出声音的这个女人叫做穆逸美,是清国的皇后,而她口中的“小贱人”叫做陈小柔,是清国前身康国公主,也正是现在清国皇帝洛鸿天深爱的女人,而现在,陈小柔正在清国皇宫之中,被皇帝金屋藏娇。

 “皇后娘娘说的是,咱们的这个计划,可是专门为那位准备的呢,保管教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让她插翅也难飞。”

 二人一阵得意的笑声,穆逸美忽然说道:“对了,孙嬷嬷,事情进行到这个地步,前面的路已经铺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让父亲收网了。”

 “那……”孙嬷嬷顿了顿,迟疑的说道:“我们再把丞相请进宫一次?”

 穆逸美反对道:“不行,父亲前几天刚进的宫,如果再进宫,难免会落人口实,万一被谁看出了端倪,那就麻烦了,到时候咱们全都得完蛋。就算没有人怀疑到这件事情上,也难免会被人说成是后宫与前朝勾结,不能冒这个风险。”

 “是,老奴失言了。汇金地只是,这件事情太过要紧,恐怕不能用普通的书信来传达消息吧。”孙嬷嬷敛声说道。

 “放心吧,我与父亲早就商量好了,如果我的书信里写到,我的病已经痊愈,不劳父亲挂心,这样写的时候,就代表时机成熟,父亲那边就可以收网了。”

 “皇后娘娘和丞相神机妙算,倒时候咱们再把玉玺人不知鬼不觉的送回宫里,最好放个离芙蓉殿近一些的地方,看那小蹄子还能如何狡辩。”

 “哼,敢和我斗,我就让她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清国的皇后是我,谁也别想改变,就算是来一万个陈小柔那种小贱人,我也会不厌其烦的让她们一个个都变成鬼!”

 “咣当_——”

 清脆的花瓶破碎的声音,将正在意淫的两个女人惊醒。

 “什么人在那里?”孙嬷嬷声音都有些发抖,她和皇后刚才说的话可是大逆不道的,万一让谁听了去,那就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了。汇金地

 花瓶碎片旁边的幔子一个劲儿的颤抖,孙嬷嬷扶着皇后,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那幔子抖得更厉害了,渐渐传出了抽泣的声音。忽然,一个人影窜了出来,一把抱住穆逸美的大腿,穆逸美吓得打喊了一声:“鬼啊——“孙嬷嬷也被穆逸美这一声喊得吓破了胆子,狠狠地向那个”女鬼“打了过去。

 也不怪她俩这么害怕,她本就做了亏心事,心中有鬼。况且这时候天色还没有大白,按照神话传说,此时正是阴阳交接之时正是鬼怪出行的高峰时分,主要是下班的高峰期,难免因为堵车会有什么抄近道的或者迷路的。而这一天好死不死的又是个阴天,像是为了应景似的,一阵阵的小风嗖嗖的刮着,吹的幔子飘飘荡荡,窗缝里发出”呜呜“的声响,比真的来鬼了还吓人。

 “女鬼”被打的吸吸直叫,却只知道叫,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听见她说出一句话来:“皇……皇……皇后娘娘,别……别……打了……”

 听见这说话声,两个人动作都停了下来,定睛一看,这哪是什么女鬼啊,这明明就是后宫的文昭仪/"阿

 孙嬷嬷把她扶了起来,说道:“文昭仪,你鬼鬼祟祟的躲在幔子后面做什么?打你你也不吭声,害的我和皇后娘娘都以为是鬼呢。汇金地

 文昭仪喘了一口气,她要是再晚出声一会儿,估计现在就真的变成鬼了——活活被她俩打死的。

 文昭仪结巴着说道:“是来请……请安的。”

 皇后脸上一阵嫌恶,“臣……臣……臣妾文昭仪,你怎么还结巴上了啊?”

 文昭仪仍旧是结巴着,“回……回皇后,臣……臣……臣妾也不知道这……这是怎么了。”

 皇后和孙嬷嬷一阵的无语。她俩见了鬼,倒把文昭仪给吓成个结巴了,怪不得之前打了她半天也不肯说话,原来那时候就已经吓得成为哑巴了。这医书上是有记载的,若是人受了大的刺激,就会变得结巴,甚至变成哑巴。哎,这文昭仪也怪可怜见儿的,看她的封号就知道了,“文”,定然是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才女,出口成章不再话下。汇金地可如今变成了一个结巴,只怕以后皇上都不会跟她讨论诗书了。

 穆逸美目光一凜,会被吓得这么严重,看来是被她听去了不少事情。穆逸美说道:“你来请安?这么早就来请安?”

 文昭仪越是着急,就越说不出来话,急的汗水都从额头上淌了下来。穆逸美嫌恶的看了她一眼,也失去了耐心,直接说道:“我问,你只要摇头或者点头就行了。”

 文昭仪连忙点头同意,她早已哭的泪流满面了,结巴成这个样子,她宁愿去做个哑巴啊。

 穆逸美问道:“你来了已经有一会儿了?”

 文昭仪刚要点头,又马上用力的摇了摇头。

 “我个孙嬷嬷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文昭仪更加用力的摇了摇头,直接甩掉了头上的一根簪子,变得披头散发的。汇金地

 穆逸美与孙嬷嬷对视了一眼,不管这文昭仪到底来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她都没有继续留在这个世界的意义了。

/t  扮黑脸可是孙嬷嬷的拿手好戏,她看着文昭仪,貌似不忍心的说道:“要说起来,文昭仪在后宫里面也算是受宠得了,做得一手好文章,写的一手好字,“她的手在文昭仪的脸上划过,“又长了一副好皮囊,可惜啊,这人过得好不好,还是得看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今天,文昭仪的好命也就算是到了头了。”

 文昭仪拼命的摇头摆手,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听到看到。可对方已经起了杀心,她做再多的反抗也没有用了。孙嬷嬷一把掐在她的脖子上文昭仪死命的挣扎着。当人遇到危机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无尽的潜力来。就是这潜力,让文昭仪一个弱不禁风养尊处优的后宫娘娘,一下子挣脱开了孙嬷嬷的魔爪,拼命向外面跑去。可孙嬷嬷哪里会给她这个机会,一把拉住她的脚踝,将她抓到在地,扑上去骑在了文昭仪的身上,可文昭仪死命抵抗,孙嬷嬷竟然无从下手了。

 穆逸美见孙嬷嬷一个人搞不定,亲自上阵,“嬷嬷,你摁住她。”

 穆逸美的手指上都带着护甲,按在文昭仪的脖子上完全不分轻重,甚至让人觉得,文昭仪的脖子骨头都让她给捏碎了。文昭仪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她只能死命的抓住旁边的幔子,好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终于,她停止了挣扎。双眼睁得大大的躺在那里。孙嬷嬷和穆逸美连忙躲到了一旁。文昭仪的手还紧紧地抓着幔子,忽然,那只手落了下来,明黄色的幔子也被扯了下来,落了她一身,把那双死不瞑目的眼晴也遮住了。

 文昭仪眼中不仅仅有恨,还有无尽的悔意。她后悔自己今天为什么要来这么早,又为什么要听了那些话。生前的一幕幕,如画卷一样从脑海中划过。

 她只因为昨天来请安的时候,晚了那么一小会儿,就被皇后训了一顿,皇后的话在她耳边回响:“文昭仪不过被皇上宠幸了一次,就已经不把我这个皇后,放在眼里了,还真是让人伤心呢。”

 皇后这话听着委屈,却让人心生寒意。其实她向来是守规矩的,奈何不知道怎么的,皇上那天晚上格外的疯狂,几乎都要破晓了才餍足的睡去,而她早已累的任由摆布了,可这些事情她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

 因此,今天起了个大早赶来请安。

 但是,文昭仪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谁天不亮就跑去给人请安啊。况且,自己也不看看,自己来了之后,这殿内竟然没有几个人,这分明就是人都被支开了,里面有人在说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啊。智商啊,是硬伤啊。

 在她眼中,最后的时刻,只有无尽的明黄色,看起来格外的萧条。

 穆逸美强忍住心头的恐惧,是的,面慈心黑的皇后娘娘也会觉得杀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为,虽然她手上有不少的人命,可却没有一个是她亲手杀死的。以前最多只是看着别人死,自己动手,还是第一次。自己杀人,跟看别人杀人,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穆逸美惊魂未甫,问道:“孙嬷嬷,接下来该怎么办?”

孙嬷嬷说道:“皇后娘娘,放心,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保证没有人会发现。”说着,她就将慢子拿开,要把文昭仪的尸体搬出去。她心中也有些感慨,本来以为是个鬼,结果真的变成鬼了,这人啊,可真不经念叨。

第二章 尸体上的伤痕

 穆逸美看着文昭仪脖子上那道淤痕,忽然脑海中闪过了一些画面,急忙说道:“等一下。”

 孙嬷嬷有些奇怪的看了过去,穆逸美说道:“孙嬷嬷不觉得这尸体的伤痕有些眼熟吗?”

 孙嬷嬷仔细的端详了起来文昭仪的尸体,其实人刚死的时候看起来就跟睡着了一样,不吓人的。她好像也想起了什么,说道:“好像是见过,却又好像不太一样。”

 “五年前,郭玉刚的女儿,郭虹梅。”穆逸美声音有些悲恸的说道。

 “郭大人的女儿!”孙嬷嬷倒吸了一口气,郭玉刚的女儿,只因为多看了洛鸿天几眼,便被陈小柔派人毁了容,最后活活的给掐死,这样还不算完,陈小柔竟然还将她的尸体赤裸着当街示众,安得罪名却是勾引皇上,也就是陈小柔的父皇。一个大臣的女儿,就算是勾引了皇上,也不至于死罪,大不了纳入后宫就是了。但陈小柔的手段,却令人发指。

 郭家与穆家世代交好,那郭虹梅是穆逸美一起长大的姐妹,看到郭虹梅惨死的样子,穆逸美连着做了一个多月的噩梦,毕竟她那时候也是个怀春的少年,她和郭虹梅一样,早就倾心于洛鸿天,她表面上是心疼姐妹的死状,她更多的,是害怕自己跟她的姐妹一样死的那么惨啊。

 此时此刻见到此景,让穆逸美如何能淡定呢。

 穆逸美拔下头上的簪子,在文昭仪脸上一下一下的划着,好像在雕琢一件精致的艺术品。又拔光文昭仪的衣服,在她身上乱掐了起来,刚刚死去的人,身上还是热乎的,掐完了立刻就出现一片青紫。

 不知过了多久,穆逸美像是发泄完了心中的郁闷之气,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杰作,说道:“扔进小太湖吧,那里离芙蓉殿近。”

 孙嬷嬷看着那已经惨不忍睹的裸体女尸,心中一阵发凉,皇后娘娘,越来越像是当年的陈小柔公主了

 穆逸美本就没打算故意藏匿文昭仪的尸体,所以,到了傍晚的时候,就有人从小太湖发现了尸首。

 就连穆逸美自己,见到这句尸体的时候,都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这件事情让洛鸿天颇为震怒。这后宫就不能有一天的安宁日子吗?!每天要面对各种争风吃醋,这也就算了,女人和女人之间,与生俱来就是天敌。可现在竟然闹出了人命来,这就越过了洛鸿天的底线了。

 洛鸿天亲自去看了文昭仪的尸体,尸体已经穿上了寿衣,可是那张脸却是没有衣服可穿的。洛鸿天狠狠地握着拳头,这手法,这杀人手法,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曾经他亲耳听到过一个人跟他说过:“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谁要是敢跟我抢,我就坏了她的清白,毁了她的容貌,活生生的掐死她。就算她死了,我也不会放过她!”

 那番话,现在如此鲜活的摆在了洛鸿天的面前。这段时间她表现的太好,他几乎已经忘记了,她曾经是个女魔头啊。

 穆逸美在一旁煽风点火,“皇上,您昨天才临幸了文昭仪,今天她就……肯定是有人嫉妒文昭仪,呜呜呜,皇上一定要为文昭仪做主啊,呜呜呜……“

 洛鸿天深深吸了一口气,昨天自己把她扔下不管,却临幸了文昭仪,今天,文昭仪就已经经历了曾经某人说过的罪罚。昨天还抱在怀里温香软玉吴侬软语娇喘呻吟的美丽胴体,今天却变成了伤痕累累狰狞恐怖永远沉默的冰冷尸身。洛鸿天暗道,陈小柔,你可真狠。

 洛鸿天叹息一声,“厚葬了吧,让匠师给她做一面黄金蝴蝶面罩,让她下辈子投胎的时候,不要毁了容貌。”

 洛鸿天回到书房,面色凝重。他决定至少一个月都不去芙蓉殿了,而且要一天临幸一个妃子,他倒要看看,陈小柔究竟有没有那个胆子和魄力,敢他临幸谁就杀了谁!

 原本以为文昭仪的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毕竟只是个昭仪,还没升为妃子,没必要大肆的宣扬。况且虽然杀人的手法很相像,但却无凭无据的,也不能去定罪。况且,洛鸿天要定她个什么罪呢?这问题太难,难道洛鸿天一想到就脑子疼。

 可是他的皇后明显不体恤夫君的辛苦,竟然找来了人证!

 人证是文昭仪的贴身宫女璋儿,说话的时候一直垂着眼睛,哪都不敢看,一副怕人的样子。她支支吾吾的说着,“那天早上,奴婢陪着我家娘娘要去给皇后请安,途中经过了小太湖。却忽然看到湖边的假山处有个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我们两个有些害怕,本想赶紧离开,但我家昭仪却说,这后宫最近不太平,又丟了重要的玉玺,她怕真是遇到了偷玉玺的人,便觉定一定要过去看看。但璋儿天生胆子小,吓得步子都迈不动了,于是我家娘娘就自己去查看了。”

/t  ”你竟然让你家娘娘自己一个人离开?”皇后的声音冰冷,护主不力,这可是大罪。

 璋儿带着哭腔,“奴婢,奴婢是真的害怕啊。”

 “别打断她,让她说下去。”洛鸿天说道。

 璋儿哭哭泣泣的继续说道:“可是,我家娘娘进去了半天却都没有出来。奴婢想要进去看看,又怕惊动了假山里的那个人,只得躲了起来。”

 “隔了半天,奴婢看见那个人从假山走了出来,正是芙蓉殿里的那位。但奴婢却一直没有看见我家娘娘,也没有听见任何的响动。我见那位走了,立刻跑到假山里面查看,却没看见我家娘娘。奴婢当时心里很害怕,六神无主,既担心我家娘娘,又担心自己护主不力,会受到惩罚。便自己一个人回到了寝宫去,想看看我家娘娘是不是自己回去了。。”

 “可回到寝宫以后,仍然不见我家娘娘的踪影。一直等到下午,也没见娘娘回来,奴婢越来越害怕,最后,终于还是找到了皇后娘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

 穆逸美接口道:“臣妾派人在假山附近搜寻,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找到了文昭仪的衣物,便立刻派人去小太湖打捞,终于找到了文昭仪,可惜,已经是具尸体了。”说着,又是哭了起来。

 璋儿抖着声音说道:“我家娘娘进了假山,遇上了那位,可到了最后,那位出来了,而我家娘娘却……呜呜呜呜……”至此,便只知道哭,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穆逸美接过话把,说道:“皇上,这简直天理难容。文昭仪平时那么柔弱的一个人,知书达理,宫里没有不喜欢她的姐妹,大家在一起都和和气气,谁也不曾跟她红过脸。怎么可能会害她?只有那个女人,因为皇上宠幸的文昭仪,便恼羞成怒,因妒生恨,手段竟然如此令人发指,简直让人无法接受。皇上一定要严惩那个女人才行,否则这后宫,只能惶惶不可终日,难以安生啊。”

 孙嬷嬷也在旁边插嘴,“皇上,老奴说几句不该说的话。最近后宫一直都不太平,各种事情层出不穷,以前可一直都是好好的,从没有过异样。可是自从那位来了之后……皇上,有些事情,不可不防啊。”

 穆逸美跟她一唱一和,又说道:“皇上,按照璋儿的说法,那个女人之前在假山里面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而文昭仪撞破了她的事情之后,就惨遭毒手。皇上,如此说来,那假山里面,可能有什么大秘密啊,说不定,“她语气急促了起来,“说不定就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洛鸿天忽然目射精光,好像想到了什么,怒声道:“去把陈小柔给我带过来!”

 最近太多的事情叠加在一起,传国玉玺失踪,冯清林夜闯后宫,陈小柔主动献殷勤,还有文昭仪的惨死,所有的事情连起来,好像一张阴暗的巨网笼罩在皇宫之上,让人心里忍不住的不安生。

 洛鸿天坐在那里,表情阴晴不定,自从他成立清国以来,还从来没有接连的发生过这么多的祸事,而且每一件,都超过了他能接受的底线,触碰到他的逆鱗。

 穆逸美等一众妃嫔等着洛鸿天的旨意,无数的宫女太监等着他的命令,还有侍卫们也只待他一声令下。好像这些原本并不是一个势力的人突然间团结了起来,全都盼望着同一个结果似的。这个结果,虽然不是洛鸿天心中最好的结果,却是在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这些事情,看起来好像每一件和每一件都没有联系,但是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串联起它们的时间和主线:这些事情,都发生在陈小柔进宫以后,而且,每一件都跟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洛鸿天心中盛着压抑不住的怒火,他很想怒喝一声,实际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但听在别人的耳朵里,他的的声音却听不出来悲喜,甚至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他下令道:“把陈小柔带上来。”

 洛鸿天听着自己的声音,心中有些无力。当初他可以对她施以酷刑,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可是,有些事情,有些人,只有失去了之后才知道对自己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当她回来之后,他再也不敢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甚至连洛鸿天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小心翼翼,甚至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卑微的,哪怕,她已经不是公主,而他,已经是皇上了。他对她,再也无法冷酷起来。

可是到了现在,好多事情已经脱离了轨迹之外,超出了他能够容忍的范围。是的,他要审判陈小柔,有些事情,不仅仅是别人想问个清楚,他自己也想弄个明白。她,到底为什么会留着他的身边。

我为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我为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目录预览:第3章两个小时足够了第4章开什么玩笑第5章怎么,看不习惯第3章两个小时足够了现在她死了,再也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在豪华游轮上和尹凌澈发生关系的是她。顾雪涵坐在化妆间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婚纱,白皙的皮肤趁着雪白的婚纱更是娇艳无比,盘起的长发上面镶着一颗颗明晃晃的钻石更是光彩夺目。她倒要看看今晚谁还能比她更加耀眼。正在化妆镜前整理着胸口前那华丽的钻石项链,就听到化妆间的门被人敲响了。“请进。”顾雪涵挥了挥手,打发

  • 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盛世田园:王爷相公滚开目录预览:第3章大闹冥王府第4章有洁癖的冥王第5章王爷照样骂第3章大闹冥王府“公……公主?”脸色苍白,嘴角流血的扇坠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望着这一幕,也整个的吓呆了。凤青璃眸色冷暗,俏脸含煞,周身笼罩着一层说不出的霸气,让那些想要冲上前捉拿她的侍卫也一下子愣住。“还愣着干什么?这小贱人打了戴妃娘娘呢!”有一个圆脸妇人尖叫起来。那些侍卫冲上前来,十几把剑砍向凤青璃,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扇坠惊叫起来。凤青璃眸色一暗,强忍着浑身

  • 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天才魔妃太嚣张:凤逆九霄目录预览:第3章芙蓉第4章强化第5章秀色可餐第3章芙蓉“王六!”芙蓉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那男人,脚步开始不由自主的后移,“你们三个快上前看看他怎么了。”话音落了一会儿,身后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芙蓉惊恐的僵硬的侧眸,隐约看到右边的男人身上也有一条蓝色的光在盘绕。“鬼啊!有鬼!”这下芙蓉就把持不住了,尖叫着转身就要逃走,可刚刚迈出一步,腰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样,根本不受控制的就朝着后面飞去,然后重重的砸在满是苔藓的

  • 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目录预览:第3章融骨的初恋第4章当年的真相第5章夺权第3章融骨的初恋国际商业犯罪调查部,审讯员毕恭毕敬的端过咖啡,“夜总裁,对不起!这新闻一曝光,我们也只能请你回来走个程序,喝杯咖啡了!”夜莫寒的太阳穴跳痛了一下,国际商业犯罪调查部早就想抓约克,可是约克每一笔恶意吞并都做到让人找不到任何把柄。商业犯罪调查的首长找到他,希望他能协助他们找到约克的证据。他也在查约克,约克不但牵扯着5年前的事,而且约克的手已经伸到了H国,触及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目录预览:第3章知恩图报第4章要对你更严厉第5章支票第3章知恩图报“喂!你怎么变流氓了?”以前的颜锦辰可没这样直接。“你不是没结婚吗?我对你流氓碍着谁了?你可别忘了,是我把你养大的,你的良心呢?就不知道知恩图报吗?”凌安雅发现了,颜锦辰不仅变得流氓了,还霸道了!以前的翩翩公子,现在变成了霸道流氓。倒抽了一口冷气,想推开他,不然这样很不舒服。“颜锦辰,我会报答你的,但不是现在!等我有钱了……”“钱?你认为你能还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目录预览:第3章不能负责就别生第4章她,不屑于嫁他第5章他们真的要去领证么第3章不能负责就别生乔以恩轻轻地闭了闭眼睛,努力地想平复自己的心,却怎么也办不到。也许是因为白予熙那双黑亮懂事的眸子总在她眼前晃荡,也许是那一刻读懂了他眼底的无可奈何,也许是感同身受?不能负责就别生?白季寒的脸刷地白了,活了二十八年,还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好,很好,这个女人了不起!“我马上赶过去。”听到对方的保证,乔以恩将手机

  • 万佛之祖,福在眼前,福在心中

    中国人大多信佛向来喜爱将佛像雕刻于玉石上作为配饰认为可保平安,静心对于佛像的雕刻不是普通的材料能做到的无论是选材还是工艺要求都较高用南红来做佛像雕刻再合适不过宁静清雅,清理脱俗不问世俗,不惹尘埃西家·如来如来释迦牟尼佛的三身之一表示绝对真理的佛身是密教最根本的本尊在金刚界与胎藏界两部密教大法中都是法身如来,是法界体性自身是实相所现的根本佛陀万佛之祖,寓意福,福在眼前,福在心中保持一颗宁静的心,质朴无瑕回归本真,这便是参透人生,便是禅禅悟是一种感觉,一种境界是一种身心达到的状态一块如同顽石一般的璞

  • 中国最有年味儿的地方,我准备去第10个,你呢?

    腊月已至,年味渐浓然而身处在热闹的都市却越来越没有了过年的感觉红灯笼、炮竹声、新衣服……好像永远停留在了儿时的记忆当中年味都去哪儿了?当我们在感叹传统习俗逐渐消失的时候其实,有一些地方依然保留着最传统最热烈的迎新年方式在那里,还有着最浓郁的年味by图虫@笨像像01四川阆中古城春节发源地的地道年味阆中是四大古城之一,同时还是“春节的发源地”,想体验最地道的年味,不如到春节之源走一趟。by蚂蜂窝@思言LIU行走在春节时的阆中,川戏、皮影次第上演,狮灯、龙灯走街串户,锣鼓声中,历史的脉动就这样在你的身

  • 空港经济区“学习贯彻十九大 翰墨描绘中国梦”书画展

    为活跃宣传学习十九大的氛围,弘扬中华书画文化,进一步推动校园文化艺术的蓬勃发展,鼓舞广大师生发挥自身潜力,促进校园全面发展,在2018年元旦期间,共青团空港经济区委员会联合空港经济区关工委、渔湖中学举办了为期六天的“学习贯彻十九大翰墨描绘中国梦”书画展。该书画展共展出水粉、素描、国画、书法等作品126幅,评出一等奖作品1幅、二等奖作品2幅、三等奖作品3幅,优秀作品若干幅。切实为师生提供了一个真正展示自我风采的舞台,激发了青少年学生的青春活力和集体凝聚力,加强了其对文化艺术的了解,提高了其书画绘画

  • 有“老家”的人是幸福的......

    除夕(2月15日)火车票开售,多地热门车次被秒抢而空。有人说,乡愁就是一张薄薄的车票。纵使一票难求,舟车劳顿,没有什么挡得住回家的路。正是在进站口、出站口的穿梭间,我们与身边的世界一起渐渐改变。因为离乡,我们长大。因为回乡,我们更好地懂得故乡。又到农历年序更替时,城里总有一大群人要将“回家过年”当作一件大事盘算一番、准备一番。每到这个时候,或许他们总会想起某个遥远的偏僻山村或水乡小镇,想起那儿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老家”。也只有到这个时候,人们也才发现,那些身后有一个“老家”的人是幸福的,也是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