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财经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热点 > 正文

花姿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4 4:41: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花姿

第一章 穿越

卢蕊馨,原名卢蕊欣,为什么要突然换了名字了?

自然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了,一次的车祸,卢蕊馨的灵魂出窍,破开了虚空并且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这是一个不知道朝代的世界,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卢蕊馨作为一个新生儿出现了。花姿 全文免费阅读

后来,慢慢的长大,卢蕊馨发现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她是大将军最小的女儿,自己的母亲在生下自己的时候已经死去了,如今他来到这个国家名为金元。在这里的时代还算是繁华,百姓们都安居乐业。

而卢蕊馨以上还有二个姐姐,分别是卢芸芸,卢婉清。只不过,她和那两个姐姐并非是同一生母,所以两个姐姐总是常来克制自己,对自己不好。

而且,上面还有大夫人,也就是卢芸芸,卢婉清的母亲。

整一个大将军府之中除了自己的亲爹外,也没有什么人对自己是真心的。花姿 全文免费阅读自己的爹爹名为卢国平,是一个有着功勋的将军,深受皇上的重用,而他为人也是严肃顽固,带是对于卢蕊馨却是非常的喜欢,或许是因为卢蕊馨母亲的缘故心怀内疚,所以对于这么一个女儿特别的好。

不管怎么说,卢蕊馨总算是安全的长大,十八岁那年,跟着爹爹进宫游玩,卢蕊馨却在御花园中认识了当今的太子,宋青远,宋青远是一个英俊的男儿,长的柳眉,瓜子脸,很是好看,留着长发非常的潇洒,很能给别人安全感。

在他的身上,卢蕊馨总是可以很随便的放肆一翻,两个人可以说是一见就钟情。

但是,卢蕊馨却知道自己不能与宋青远相恋。因为她不是那个时代的人,终有一天,自己也是会回去的,只要等到时间,时间一到,自己便是要回到现代。

她不能和古代的人有什么交集。

而碰巧的是,皇上因为太子年龄已满,在朝廷大臣的女儿们选择一位当太子妃。来自huijindi.com

宋青远得知这个消息,自然是兴奋的很,因为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和卢蕊馨表白,并且顺利娶她成为自己的太子妃,只不过,宋青远哪料到卢蕊馨却是会拒绝。

一次,二次,每一次的表白都让宋青远吃了一次闭门羹。宋青远的好友宋瑾瑜看见也是不忍。

宋瑾瑜是个大将军,算是自己的父亲卢国平的副手,长的很具有威严感,眉毛微浓,充满了男子汉的气息,行事作风雷厉风行,与太子相交甚好。

因为看见宋青远整天眉头深锁,所以宋瑾瑜也几次找过卢蕊馨,只不过最后都被卢蕊馨打发了。

没有办法之下,宋青远也只能是认命了。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是要得到双方的认同,有一方不认,那也是没有办法的。花姿 全文免费阅读

接下来事情就变得简单的太多了。虽然说卢蕊馨拒绝与卢国平结婚,但是这头婚事还是要结的,所以便选择了卢国平的大女儿,卢芸芸来选择成亲了。

这一消息一下来,别提有多开心了。卢芸芸自知自己要当上太子妃,很是激动,但她却是又知道太子和卢蕊馨之间的事情,把心一横,决定来一个诬陷,把卢蕊馨弄晕了,并且找了一个男家丁与卢蕊馨同床。

就那样制造出卢蕊馨和其他男子在一起一事。

只不过,卢蕊馨却是很冷静,身边的乳娘李木兰当时看着也是很恐慌,但是后来一听卢蕊馨的分析,也就淡定了下来。

卢蕊馨现在回想起来,事情也得到了一个还原。推荐huijindi.com

那一天,卢蕊馨只是被脱掉了外衣而已,里面穿的肚兜和亵裤都还在身上,而那男子更是只是露出了上半身,换在古代的时候,或许那些未出阁的女子真的会以为自己已经和男人发生过什么了。

可是卢蕊馨可是来自现代的女性,她自然一眼就知道这只不过是卢芸芸两姐妹使出来的伎俩罢了。而且事后她也有回头看过床上的痕迹,并没有想象中凌乱,也没有那一抹鲜红。再者她除了感觉头还有点昏沉之外,也已经没有其他的不适了。

事后也让李木兰把床上的东西都换了一次,又撒了花粉,总算是把那个男人的味道给彻底清除干净了。

可是这一件事情,她虽然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却不能就这样说出来,她的顾虑,实在是太多。

卢芸芸等人估计也没有料到卢蕊馨会如此淡定,竟然在事后还能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了整件事情的及经过。阅读huijindi.com

“不,我不能说。我如果说了,宋青远一定会悔婚,到时候,整个侯爷府还有整个朝廷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我是一个迟早要离开的人,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一点点面子问题,而让这里这么多的人受到牵连。”卢蕊馨轻叹一声,最后还是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埋在心底。

就算宋青远会难过,会恨自己,可是等时间长一点了,也总是会忘记的。

毕竟,卢芸芸,才是最合适他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里面,整个侯爷府都忙得晕头转向一般,就连定远侯也提前回到了府中,因为这时候卢芸芸的婚事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卢芸芸似乎还有地方用得上卢蕊馨,便在定远侯回来之前,就让全家人都答应决口不提卢蕊馨私通的事情。

而卢芸芸已经俨然的众人眼中的太子妃,她说的话自然没有人敢不听。

只不过大夫人和卢婉清却还是有些不解,尤其是大夫人,瞧着下人们都出去干活之后,忍不住开口问:“当初娘亲要赶她离开,你不给,说是要等你爹回来处置,如今你爹就要到家了,你又不让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这……”

卢芸芸端起几台上的杯子,轻轻品了一口茶水,浅笑嫣然,细声细语地说:“娘亲,你急什么?那个贱人总是要除去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好好的折磨她,让她知道得罪我,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芸芸你这样一说,可是已经有了什么计划了?”大夫人听了,才放心下来,当年的时候就已经对卢蕊馨的母亲二夫人有着极深的仇恨,如今看着她日渐长大,更是觉得十分的碍眼。

“呵,母亲尽管放心,女儿自然不会让她好过。对了,婉清,大姐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卢芸芸忽然把话题引向了旁边的卢婉清,卢婉清一惊,生怕她会让自己去做些什么危险的事情,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

“大姐,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

“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你且靠近一些,我告诉你。”卢芸芸微微摆了摆手,卢婉清也只能走上前来弯下身子把耳朵凑到卢芸芸的嘴边,听着她细语几句,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奇怪。

“这样而已?”卢婉清有些不解。

卢芸芸笑笑,说:“这只是第一步,放心吧,你们都耐心看着,我会让那小贱人备受折磨之后,再要了她的性命!”

卢芸芸的眼中闪过的歹毒,使得站在旁边的卢婉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女人的妒忌心果然是最可怕的东西,连一向以知书达理温婉文静著称的卢芸芸,竟然也能变得如此歹毒起来!

不到三日,定远侯就已经回到了府上,而由于卢芸芸事先的交代,自然是没有一个人把卢蕊馨的事情告诉他。

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那天事发之后,大夫人就已经吩咐下去所有的人不能对外泄露半句,毕竟是事关侯爷府的声誉,而且也怕因此而影响了她的两个女儿的名声。

如今又被卢芸芸给压制了下来,因此当定远侯回到府中的时候,看到的也只是一片欣欣向荣之象,较之自己之前离开的时候,还多了几分的喜庆。

定远侯的车子一停下来,大夫人就已经带着众人上前迎接去了。而卢芸芸尽管已经准备成为太子妃,身份尊贵,可是毕竟如今也还是家中未出阁的长女,自然也就跟着站在大夫人旁边。

卢蕊馨虽然不受待见,可是毕竟也是家中父亲回来,总归也还是跟着一起站在了人群里面,只是站得有些靠后,直接就跟着一堆丫鬟站在一起了。

“老爷,你总算是回来了。我还担心你要是赶不上芸芸的大婚怎么办。”大夫人在定远侯的面前,总是一副温柔宛转的模样。

“夫人多虑了,芸芸即将成为太子妃,是我们卢家光宗耀祖的莫大荣耀,而且就连皇后也已经亲自下了口谕让为夫及时赶回来参加大婚,我又怎有不回来的道理。”卢国平笑笑,又转头看了一眼卢芸芸,眼中满是骄傲。

“芸芸一转眼就已经成了大姑娘,也将要嫁入皇家,日后可要好生伺候太子,多多学习宫中规范,要有表率作用,日后当了皇后,更是要成为一个母仪天下的好典范。”

一席话说得卢芸芸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小声说:“爹爹就会取笑女儿,如今都还没有嫁人呢,就开始嫌弃女儿了。”

“你爹说得也是在理。”大夫人脸上灿若菊花一般,笑得那叫一个高兴。

卢蕊馨在身后看着这温情的一幕,只觉得又陌生又遥远,还有一些觉得可笑。

“只怕芸芸入宫之后,也少得回家看望我们两个老人了。芸芸啊,在宫中一切可是要步步小心,切记不要犯错。”卢国平收起了笑意,有些语重心长地说。

“女儿谨记爹爹教诲,一定用心学习,相夫教子,尽心辅助太子爷。”卢芸芸仍旧低着头。

“哈哈哈!果真是女生外向啊,这还没过门,就开始想着日后如何侍奉你的夫家了。”

“好了好了,都进去吧,爹爹,你这一次回来可有给女儿带礼物了?”卢婉清也不甘示弱,趁着大家停息的空挡,就急忙插进去一句话来。

惹得卢国平更是开心不已,转头看向旁边的卢婉清,笑道:“自然是有的。蕊馨呢?让她一起过来,爹爹这次回来给每个人都带了东西。”

大夫人和卢芸芸姐妹俩听到卢国平这句话,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而大夫人更是不悦,却又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毕竟一直以来在卢国平的面前,她也还算是对卢蕊馨视若己出,好生看待的。

“女儿在此。”听到卢国平提到自己的名字,卢蕊馨心中虽有些不情愿,可还是往前几步走到了卢国平的面前行了个礼。

“蕊馨怎么看着消瘦了这么多?可是身子不舒服?”卢国平一眼就看出来了卢蕊馨的不适,有些担心起来。

他终究还是觉得这些年太过愧对卢蕊馨,如今看着她也已经长大,才想着尽可能的弥补一些。

“女儿只是最近感染了风寒,胃口不佳。劳爹爹费心了,大娘和两位姐姐都照顾得很好,是蕊馨自己不注意是身子,倒是让大家担心了。蕊馨实在是愧疚不安。”卢蕊馨低垂眼眸,心里无限的鄙视。

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谁不会呢?

一旁的大夫人也连忙顺着卢蕊馨的话说:“呵呵,是啊,蕊馨丫头自小身子就不好,我前些日子已经让大夫来瞧过了,不是什么大碍。老爷,我们还是先回屋里去吧。”

卢国平点点头,便和一群妻女笑着走回了府中,卢蕊馨走在最后,看着这一副完美的画面,不禁在心中冷笑一声,好一个尽享天伦之乐,若是以前的卢蕊馨还在的话,只怕看见这样的情景,也只会偷偷哭泣怨叹命运的不公罢了。

第二章 感觉

转眼间便已经到了大婚的前一天。

这过去的二十多天里面,不管是定远侯家里还是整个皇宫上上下下都十分的忙碌。太子大婚,自然是马虎不得,就连皇上似乎也没有往日那般沉迷声色犬马之中,也开始为了太子的大婚多了不少时间和皇后一起商议了。

宋青远却一反常态,没有如同别的准新郎官一样,在他的脸上也看不到一丝的高兴或者兴奋,每日就是在东宫里面批阅奏折,不然就是一个人坐在屋顶上面喝酒。

宋瑾瑜进宫来看过他几次,几乎每一次,都是看见他喝得烂醉整个人仰着躺在屋顶上晒月光。也只得无奈地叹息,默默地陪着宋青远一起买醉。

“芸芸啊,你看看这宫里头送来的首饰每一件都是巧夺天工,在外头就算是有钱也未必能买到呢!”大夫人在卢芸芸的房里看着满目的珠宝首饰,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卢芸芸明日就要入宫成婚了,宫里头送过来的东西数量巨大,而且每一样都几乎是珍宝,她可是乐得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合不拢嘴了。

而定远侯也因此被加封了爵位,整个朝廷之内无不艳羡不已。

“大姐可是太子妃,不久之后就是皇后了。若是没有这些东西怎能衬托出她身份的高贵呢?”卢婉清也在一旁笑着说。

听着身边众人的恭维之语,卢芸芸脸上的表情也舒缓了不少,或许是因为感知自己身份的变化,如今的卢芸芸眼角处无不带着一丝的高傲和神采飞扬。

“你们看着哪些是喜欢的话,倒是尽管挑了去。反正这么多,我也用不完。”卢芸芸纤指轻轻在那上面扫过,语气之中满是优越。

卢婉清心头不悦,脸上却还是带上了恭敬的笑意:“呵呵,那就谢过大姐了。”心里面却是无比鄙视地想着,看你还能嚣张多久?日后我若是也入了宫,定然要把太子爷的宠爱都给抢了过来!

卢蕊馨这些天来也想通了不少,心情好了许多,这会儿正坐在院子里面的大树底下小憩。旁边摆着李木兰刚刚做好的糕点,阳光透过树叶的空隙打在她的脸上,微风轻拂发丝,远远看去,倒像是一副美人夏日乘凉图。

“小姐,茶好了。”李木兰端着刚刚沏好的花茶走了过来,卢蕊馨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缓缓开口道:“乳娘,你也搬个凳子过来跟我一起喝茶吃点心吧。”

“是,小姐。”李木兰笑笑,转身回到屋里拿了个凳子过来坐到了旁边。

卢蕊馨这才睁开了眼睛,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拿过一块点心放到嘴里,笑着说:“乳娘你的手艺似乎是越来越好了呢,以后要是你不在我身边了,我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这些点心来喂我肚子里面的馋虫了。”

“小姐说的是什么话,乳娘一辈子就跟着小姐了,就算是小姐日后嫁了人,我也是要跟着一起过去的。还是小姐嫌弃乳娘,不想乳娘跟着你了?”李木兰说到后面,眼眶竟然已经开始湿润起来了。

卢蕊馨连忙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说:“不,哪里的事情啊。我怎么会不要你?只是……”只是她要是回到现代的话,总不能把李木兰也给带回去吧?

“好了好了,反正我不会丢下你就对了。乳娘,你也尝尝这糕点。”卢蕊馨笑着拿起一块花糕递了过去。

李木兰接了过来,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明日就是太子大婚了。老爷说过今天晚上大家要一起到前堂去用膳,我都差点忘记这件事情了。”

“嗯,我知道了。”卢蕊馨本以为自己听到太子的事情的时候,已经可以做到没有任何感觉了。可是刚刚,她却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晚上的一顿饭,卢蕊馨只觉得味如嚼蜡一般。定远侯的大女儿就要入宫,今儿个晚上竟是直接在家中大摆筵席,把宗族里面全部的人都请到了侯爷府里面。

席间卢芸芸却并未到场和宾客们见面,因着这里的习俗是新娘子大婚的前一天晚上,就要沐浴斋戒,在自家的祠堂里面给祖先诵经祈福的,这样子嫁过去之后才会旺夫益子,同时能够夫妻美满。

卢蕊馨坐在位置上,看着面前一大桌子的珍馐海味却没有一点的胃口。

卢婉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她的旁边,有些讽刺地说:“怎么?想到自己没有能够嫁给太子爷,心里难受得连饭菜都吃不下了吗?”

“无聊。”卢蕊馨不想跟她废话,转头看向另一边去。

卢婉清也也不恼,笑着说:“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太子爷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真的看上你?若是往常,或许还有点意思,如今你只不过是一个在家中私通男子不守妇道的女人,他怎么还会要你?”

卢蕊馨本来也没有什么生气,一听到她说这些话,就止不住转头狠狠地瞪着卢婉清,压低了声音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没有追究到底是因为我还不想让你们都因为这件事情活不下去!不要把我对你们的宽容当成你可以到我的面前继续叫嚣的资本!”

“呵。你这人说话真是好笑了,你有什么证据说那天的事情跟我们有关?卢蕊馨,不要以为你姓卢,就真的是我们侯爷府里面的小姐。充其量,你就是连一个丫鬟都不如而已!”卢婉清冷笑一声。

“你们姐妹俩在说什么这么高兴呢?”卢国平已经喝得有些微醺了,刚刚去跟下面几乎所有的宾客都喝过了一轮,刚想回来吃点菜消化消化,便看见卢婉清和卢蕊馨坐在一起说话的样子。

“爹爹,我和妹妹在说大姐明日大婚的事情呢!”卢婉清听到卢国平的声音,立刻就换上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卢蕊馨冷眼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恶心不已。脸上早就已经是冷如冰霜一般,抬头看了一眼卢国平,见他脸色红润,眼神发光,便知道是已经喝醉了。

“哈哈哈!好,今日看见你们姐妹几个感情笃好,爹也就放心了。”卢国平说着却忽然往后退了两步,脚步看着有些不稳。

“老爷!”三姨太一直就跟着在卢国平的旁边,这会儿见他有些站不稳了,便连忙上前来扶住了他。

“爹爹喝醉了,姨娘你还是先送他回房休息吧,明日一大早还要起来送大姐入宫。”卢蕊馨看了一眼已经有些睁不开眼睛的卢国平,淡淡地说。

那三姨太听了,也急了起来,连忙就招呼了几个下人过来帮着把卢国平一起扶着回到屋里去了。

看着卢国平已经不见了身影,卢蕊馨也站了起来,低头冷声说:“卢婉清,既然卢芸芸明日就要入宫,我和你们之间的恩怨也告一段落。我不想再和你们有什么纠结,往后还警告你一句,好自为之。”

“卢蕊馨,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们还要怕了你不成?”卢婉清挑眉,露出一抹不屑。

卢蕊馨此刻已经转身走出了两步,听见她这句话,又停下了步子,“你记住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定双倍奉还!”

说完之后便快步离开了这喧闹的前堂。卢婉清转头看着她那瘦削的背影越走越远,却只是冷笑一声,轻声说:“卢蕊馨,明天开始,我们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痛不欲生的感觉。”

花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花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母婴股票动漫娱乐教育美食推荐

  • 不该爱上你14章

    原标题:不该爱上你14章小说名称:不该爱上你第14章不合逻辑当何坤南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况雷霆火急火撩的把戴依涵抱进急诊室时,何坤南也觉得他是疯了。何氏医院是何坤南开的私人医院,可这个病人况雷霆却再三要求何坤南亲自出马。“戴依涵回来了?”何坤南非常惊讶,雷霆那么紧张地打了几次电话强烈要求他亲自来,原本还以为是戴丹丹!“南,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十二小时让她退烧!”况雷霆的语气强硬霸道。“我靠!你以为我是神仙?”何坤南夸张地叫苦不迭。“做不到,你就等着你的医院被夷为平地!”况雷霆面无表情的说着,语气无容

  • 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14章

    原标题: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14章小说名字:一晚定情:陆少太缠人第十四章防不胜防“安小姐!”突然响起的一道男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抬头,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好巧,我正想给你母亲检查身体,一起去吧。”安柔点点头,在医生的带领下,抄近道折回病房,刚好避开那几个人。只是,她一颗心刚落下,刚走到病房门口便被人一把扯到一边。几个年轻的小护士正面色不善的盯着她,一个个目含怒气。“你是不是那个勾引陆君霆的妓女?”“呸,真不要脸,以为设计了陆君霆就可以飞上高枝、当上阔太太了吗?”“……”铺天盖地的指责

  • 房东的闺房秘事14章

    原标题:房东的闺房秘事14章小说书名:房东的闺房秘事第十四章关心这时,我来了电话。我忍着虚弱艰难地拿出手机,是个陌生号码。我一接通,立马听到孙文俊浓郁的嘲弄声传来,“敢让我给你道歉,你胆子很大,不过我能让你“偷”一次六千,我就敢给你第二次!”我心里一沉,可攥紧着手机的手都轻微生疼,紧绷着牙勉强忍着情绪,“你想怎么样!”“我也不一次性逼死你,我要让你慢慢感觉到,什么叫做绝望!”孙文俊轻飘飘地说道:“开心吗?这回我让你再“私吞”公司一万块,还想拿赔偿吗?”“孙文俊我操你妈!”我再也忍不住,狠狠在地上

  • 早安,老公大人14章

    原标题:早安,老公大人14章小说书名:早安,老公大人第十四章上车啊,我们去结婚许荣荣暗地里吞了口口水,双眼不合时宜地冒出了粉色泡泡,花痴了。她要的就是这种赶脚!帅气高大的兵哥哥,眼里只有她一个人,大杀四方无人能敌的气势,顾彦泽保证屁滚尿流哈哈哈……所以战熠阳走近来的时候,许荣荣的小爪子不由自主地攀上了他的手,水一样清亮的微笑着的目光专注地落在战熠阳的侧脸上。唔,战哥哥真的是越看越……耐看,也越顺眼。而且其实,他也不是那么吓人嘛!战熠阳只当小白兔受了委屈来投靠他,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表扬她这个明智

  • 豪门隐婚AA制14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AA制14章小说名字:豪门隐婚AA制第14章难道真的嫁不出去?乔薇眉目一僵,立即道:“明天不行,我明天有事!”这个广告片,明天就要和公司新推出的一款香水一起在时代广场上映,绝对不能再出什么岔子。“有事也不行!”黎美丽有些生气,“上次的事情黄了妈妈不怪你,妈这次给你找了一个合适的,你明天只要穿的漂漂亮亮的往那一站就行了,一定要去!”乔薇有些无语,深知她的性子,态度放软了一些,祈求加上撒娇道:“妈,我现在还在公司加呢,这两天真的很忙,过了明天行吗?后天,大后天,随便你挑,行了吧?”小

  • 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14章

    原标题: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14章小说:一睡贪欢:纯禽老公,坏坏坏第十四章防不胜防“安小姐!”突然响起的一道男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抬头,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好巧,我正想给你母亲检查身体,一起去吧。”安柔点点头,在医生的带领下,抄近道折回病房,刚好避开那几个人。只是,她一颗心刚落下,刚走到病房门口便被人一把扯到一边。几个年轻的小护士正面色不善的盯着她,一个个目含怒气。“你是不是那个勾引陆君霆的妓女?”“呸,真不要脸,以为设计了陆君霆就可以飞上高枝、当上阔太太了吗?”“……”铺天盖

  • 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14章

    原标题: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14章小说:先婚后爱:总裁的私宠014章深哥,跟你有绯闻的小明星在我这呢!或许是喝的酒太多,靳颜很想上洗手间。她下了吧椅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去,周围人太多,靳颜遂不及防被人推了一下,撞到了跟前的人,迷糊的道歉:“唔,对不起了......”她小手撑着那人的胸膛,想要努力站起来。“哟呵,这声音不错!”轻挑的口哨人自靳颜头顶响起。那人不仅没放开她,反倒是一把搂住她的腰,强行往自己怀中带:“哥哥带你去玩,怎么样?”乔慕白向来对投怀送抱的美女不拒绝,更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瞧瞧这纤细

  • 名门逃妻14章

    原标题:名门逃妻14章小说名字:名门逃妻第十四章:是不是捉奸夏知拿起书房的照片,看见里面二个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右边的男孩脸上笑意满满,粉雕玉琢,小时候就可以看出傅绍昕的模样了。另外左边一个,神情有些别扭,身子僵直,好像是刻意的跟人群保持着距离。中间一个打扮的如同公主的女孩是傅子靖无疑了。只是,没有听傅子靖提过她家里还有其他人啊?“哦,这个啊,是傅二少,傅绍昀,不提也罢,养不熟的白眼狼。”李叔提到这个名字时,全然不同平日里的祥和模样,就像这个照片里的小孩当真是个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傅绍昀?夏知突然想

  • 闪婚厚爱14章

    原标题:闪婚厚爱14章小说名字:闪婚厚爱第014章一心一意姚瑶很明显听得出顾斯言在维护乔宁夏,但她就像是跟乔宁夏杠上一般,揪着乔宁夏不放。“顾医生,宁夏不收就不收,扔掉又是什么意思?”顾斯言笑:“扔掉就是不要的意思,宁夏难道连这点选择权都没有?姚小姐如果真要咄咄逼人的追究,饭后我们可以再谈。”这事确实是乔宁夏做的有失分寸,但当着这么多发小的面,姚瑶非要追究,那可不光她姚瑶丢脸,连严季恐怕都要脸上无光。比的就是气度跟态度。“姚瑶,坐下来吃饭,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不要为了一点小事起争执。”严季适时出声

  • 爱情保卫战14章

    原标题:爱情保卫战14章小说名字:爱情保卫战第12章小姑子刁难下班时间,道路拥堵,车子开得很慢,两旁霓虹闪烁,繁华似景。顾媛靠在车座上,淡淡地望着窗外,略感疲惫。她预感张明媚的出现会引起麻烦,所以一直很小心,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当然这事儿不怪张明媚,她确实是在她眼皮底下受伤的,责任在她。只是,三年了,她对那份工作、同事都是有感情的,心中很不舍。下午去报到的时候,她特地买了些蛋糕请新同事,但她们不领情,背后还说她虚情假意。其实她也能够理解,当客服的,平时面对客人都要保持微笑,受了委屈只能往肚子里咽